用镜头记录生命,用健康诠释生活

美国著名现实主义作家杰克•伦敦曾经说过:“一个人来到这个世上不容易,无论如何不能对不起生命。” 用镜头记录生命,用健康诠释生活。在这里,我们只为造就生命健康而拍摄。

健康频道纪实图片故事栏目《生命》

分享至
>
114
幕后:
策划:
策划:
xuxu
编辑:
编辑:
乐乐

出品:腾讯健康

投稿邮箱:2426700396@qq.com

版权声明:腾讯网原创策划
欢迎转载或报道,

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北大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中心首开3D打印肾脏先河

作者:薛京

两年前,美国维克·弗里斯特再生医学研究所所长、外科医生安东尼·阿塔拉在TED大会演讲时,当众捧出了一个3D打印而成的肾脏!当时很多人都在想,什么时候中国也能拥有这样的技术。目前,北京大学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中心圆了这个梦想,该医学中心已利用3D技术打印出了十余个和真的肾脏一模一样的肾脏原型。


“这个就是长了肿瘤的肾脏。”医学中心副主任张弋教授拿起一个肾脏原型告诉记者,“肿瘤旁边这个是肾静脉,静脉壁很薄,手术时特别容易碰到,因此,这将是一台非常难做的手术。”


然而,利用计算机断层扫描(CT)打印出病人肾脏的3D原型后,医生能够清楚地看到病人肾脏上的血管位置,肿瘤位置,在手术实施前用这个肾脏原型进行演练,可以大幅提高手术的成功率。


张弋指出:“每个人的肾脏都是不同的,不仅大小不一样,在人体内所处的位置也千差万别。根据不同的肾脏原型,我们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不同的术前准备,对手术的设计是非常有帮助的。”


此前,外科医生在进行手术前,摆在眼前的资料只有病人拍的各种片子,看了这些二维的片子后,医生再在脑海中构筑、重建,然后生成3D的立体的影像,最后再制定手术方案。


“这一过程需要长期的实践,你才会在手术中迅速找到病变的部位并准确切除。”当了二十多年外科医生的张弋教授并不讳言,这个过程需要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现在有了3D打印的肾脏原型,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不仅可以使外科医生对病人的肾脏和肿瘤有直观的了解,在实际手术中能非常精准地在一个较小的区域操作,在医患沟通方面也能大显身手。”张弋说。

如何与患者沟通是每个临床医生都要面对的难题。由于患者不具备相应的医学常识,当医生向患者讲解病情时,患者往往不得要领,不知所云。张弋指出,“临床中存在太多无效沟通,它不但造成医患关系的疏离,也增加了医患纠纷的可能性。”

有了3D打印技术,这种困扰医患双方的难题就得到了有效的解决。由于打印出来的是患者“自己”的器官模型,医生面对模型跟患者讲解时,就能有的放矢。而患者对于自身病情,手术过程,以及术后效果等等,会因此有一个直观的了解,减少对手术的恐慌,主动配合医生进行术前术后的治疗。

“把打印出来的原型用于医学培训,不仅有助于年轻的医生获取知识,也可以让枯燥且无新意的教科书重获新生。”张弋强调,除了帮助外科医生设计手术和进行有效的医患沟通外,打印出的原型在进行医生培训时,也是大有作为的。

“我们最初用3D打印肾脏时遇到了各种挫折。”由于在国内没有先例可以借鉴,张弋坦言他们的尝试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困难重重,比如寻找拥有相关资质和技术的厂家,比如资金等等,摆在他们面前的困难一个接着一个,但当打印出的原型一个个摆在他的面前时,他非常庆幸当初接下了医学中心那彦群主任给他的这个挑战。

对于两年前安东尼·阿塔拉捧出的那个3D打印的粉红色肾脏,张弋至今记忆犹新,当时就有人说这是一个可以移植的肾脏。张弋找到医学中心的那彦群主任告知他这一消息时,那主任笑着说:“这个当然是个讹传,但这无疑是一个寄托了美好希望的讹传。我们一直走在探索如何终结器官捐赠的路上,3D器官打印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尝试,我期待这个寄托了美好希望的讹传成为现实。”

今天,张弋知道,他们向那老描绘的“现实”前进了一大步。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1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