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麻醉医生,对大部分人来说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许多人认为一个麻醉医生的工作,不就是给病人打个针,让病人不疼了,然后就万事大吉了。其实不然,“麻醉医生是手术病人生命的守护神”,这句话说得一点也不过分。

嘉宾介绍

姚尚龙

武汉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

工作医院:武汉协和医院

擅长疾病:心血管外科、神经外科以及小儿外科的临床麻醉,对疼痛治疗、尤其是术后镇痛有独到的见解。

深度问答

  • Question

    麻醉医生现在主要工作职责都是什么呢?

    answer

    姚尚龙:麻醉医生应该从目前国内麻醉科主要有三大块工作,一个是临床麻醉,包括手术室内和手术外,门诊麻醉。第二块就是各种阶段性疼痛的治疗,阶段性疼痛治疗像术后阵痛,无痛胃肠镜的治疗,包括无痛分娩。还有慢性疼痛治疗,包括这个腰腿痛,椎间盘。当然还包括我们现在的危重病医学。
  • Question

    那我们现在通常麻醉的方法都有哪些呢?

    answer

    姚尚龙:麻醉方法刚才介绍了,有局部麻醉,有全身麻醉,有筋膜麻醉,有吸入麻醉,就是根据不同的分类用不同的方法,如果根据部位分的话就是有局部麻醉和全身麻醉之分。如果通过比较方法分的话,我们有吸入麻醉和筋膜麻醉,根据不同分类有不同的麻醉方法。
  • Question

    我们麻醉以后会不会引发一些并发症呢?

    answer

    姚尚龙: 应该说麻醉目前看来在社会上确实麻醉管理上或者有些病人病情特殊,麻醉意外,麻醉并发症也偶有发生,实际上在全世界,不发达地区,尤其比较落后地区这种麻醉不良事件发生比较高。但是在我们国家现在发达地区,你像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麻醉不良事件发生率已经降至了很低。

访谈实录

名医堂61期:手术的安全卫士--你不知道的麻醉医生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那麻醉对很多人来讲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很多人认为麻醉医生的工作就是给病人打个针,病人不疼了就万事大吉了。那其实不然,麻醉医生是手术病人生命的守护神,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过分。那今天我们也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武汉协和医院的副院长,麻醉研究所的所长姚尚龙教授来跟大家谈一谈这个麻醉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儿。姚院长您好,欢迎您来到腾讯《名医堂》。

姚尚龙:腾讯网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刚刚我们说麻醉医生是手术病人生命的守护神,这句话您是怎么样来理解的呢?

姚尚龙:作为一个麻醉医生对这句话含义特别深,因为社会上认为麻醉医生只是给病人打一针就完了,实际上在治病救人这个观点,在手术过程中麻醉医生时刻守护在病人身边,我们提心吊胆地关注着麻醉这个病例生命体征的变化。而病人的心跳加快加慢,我们随着他的快慢而变,他的血压升高降低,麻醉医生就随着升高降低而发生自己的这个有所改错。所以在手术过程中俗话说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如果一个小孩这个毛毛做手术和一个老人做手术,手术可能解剖上区别不大,但是麻醉医生却是像一个艺术家一样在调控着他的生命机理,所以俗话说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说的非常好,那麻醉这个词在医学上是怎么样来定义的呢?麻醉学科一个发展你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姚尚龙:应该说没有麻醉之前我们人类文明、社会进步都是一纸空谈,因为面对着疼痛,我们束手无策,因为痛不欲生的感觉,所以没有麻醉今天的人类的文明进步的一个标志,也标志着医学进步,如果没有麻醉学,没有医学进步的今天。十九世纪把麻醉学发现作为对伟大的发现之一,为了表彰麻醉医生对社会的贡献,科学战胜了疼痛,美国国会1993年批准了麻醉医生,今天做麻醉的3月30号作为美国医师节,现在西方很多国家把它作为医生的一个节日,因此麻醉已经作为医学史上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它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所以社会学家、史学家把麻醉作为人类文明进步的一个标志。但是早期的麻醉只是为了解决病人疼痛,保证手术进行,在这个麻醉发展过程中人们逐渐发现麻醉的安全,包括到现在已经扩大了舒适环境了。所以现在的麻醉已经不仅仅是传统的麻醉在手术室里保障病人的安全,而整个疾病的管理,包括在住院病人所有这个所有病例疼痛治疗,包括舒适化治疗,包括现在的无痛胃肠镜技术,包括分娩阵痛技术等等等等,因此麻醉学科还有一些危重病人抢救,麻醉医生,像汶川地震这些大灾害面前,麻醉医生作为第一线的救治队伍,所以麻醉学科在这个医学领域是一个非常,发展非常迅速的一个学科,也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说原来是一个小的概念,现在它的范围越来越大,那我们麻醉医生现在主要工作职责都是什么呢?

姚尚龙:麻醉医生应该从目前国内麻醉科主要有三大块工作,一个是临床麻醉,包括手术室内和手术外,门诊麻醉。第二块就是各种阶段性疼痛的治疗,阶段性疼痛治疗像术后阵痛,无痛胃肠镜的治疗,包括无痛分娩。还有慢性疼痛治疗,包括这个腰腿痛,椎间盘都在麻醉科范围内。当然还包括我们现在的危重病医学,我们很多ICU也是麻醉学科参与了大量的工作,因为他们有器官插管的抢救技术。所以说应该说麻醉医生现在的工作范围不仅仅在手术室内,手术室外,涉及到医院的各个领域,包括危重病人抢救,插管。

主持人续续:那您觉得麻醉除了给患者减轻痛苦以外还能为患者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呢?

姚尚龙:应该说麻醉从目前社会上对麻醉的了解是很神秘的,可能麻醉应该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双刃剑,一般正面是保障病人安全,为手术创造条件,但是也有麻醉不当,导致病人意外死亡的事情发生,比如上社会上大家都知道的迈克尔杰克逊事件,就是因为麻醉药物不当导致迈克尔杰克逊的死亡。包括一些麻醉意外死亡的整形医院的,叫王什么,意外整形事件,整形死亡事件。我想对麻醉医生来讲更多的是保障病人的安全,给病人创造一个良好的恢复环境,这是我们麻醉医生主要的职责。

主持人续续:那麻醉的范围是什么?什么情况下需要进行麻醉呢?

姚尚龙:应该说从手术的角度,任何一个手术都需要麻醉,他不可能讲在没有麻醉状态下,所以我们在临床麻醉分工,从按照麻醉的这个不同的状态分成全身麻醉和局部麻醉,这局部麻醉包括我们筋膜麻醉和神经麻醉。但更多的人关注的是全身麻醉,但是局部麻醉大家也很关心,应该说所有的手术都是要麻醉,没有麻醉不可能做手术,病人不能在疼痛。像过去关公刮骨疗伤那样做手术,在现代社会已经不可能再走这条老路。

主持人续续:太不人道了。

姚尚龙:对。

主持人续续:那姚院长您从事麻醉这个工作有多久了?

姚尚龙:我从事麻醉工作快三十多年,快四十年了,三十多年。

主持人续续:已经有三十多年了,那您觉得在您的工作中您觉得哪个手术或者哪个部位的麻醉难度最高呢?

姚尚龙:应该从麻醉方式上来讲,操作方式上来讲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哪些病人?比如讲合并重要器官的改变,包括他有心脏不好,你就讲包括做个阑尾炎,单纯一个阑尾炎没有太大难度,但一个心脏心梗病人来做阑尾炎,或者是一个重度的呼吸衰竭的病人来做阑尾炎,那就意义不一样。所以我们一般认为麻醉根据麻醉分级,我们来分级,四到五级,麻醉相对大一点,因为他也是属于抢救性手术,我们既要保障手术进行,更要保障病人的安全,所以麻醉主要把安全放在第一的话,应该从危重程度和病人合并器官改变这种程度,麻醉选择还是有难度。

主持人续续:那面对这种比较难度比较大的手术,作为麻醉医生他的心理当时承受力怎么样?

姚尚龙:那当然了,麻醉医生不仅仅是对难度大的手术,对难度小的手术心理压力也很大,说话讲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所以任何一个麻醉都可能涉及到病人的安危,哪怕做一个包皮环切手术,病人可能都有生命安危。所以因为麻醉医生的工作,他就是生命的卫士,所以我们麻醉医生为什么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天八个小时以上守护在病人身边?也就说临床医生而言,麻醉医生的时间压力和工作压力是最大的。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现在通常麻醉的方法都有哪些呢?

姚尚龙:麻醉方法刚才介绍了,有局部麻醉,有全身麻醉,有筋膜麻醉,有吸入麻醉,就是根据不同的分类用不同的方法,如果根据部位分的话就是有局部麻醉和全身麻醉之分。如果通过比较方法分的话,我们有吸入麻醉和筋膜麻醉,根据不同分类有不同的麻醉方法。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非常多的患者和病人对这个全身麻醉都非常的恐惧?

姚尚龙:是的。

主持人续续:那作为我们麻醉医生在给病人就是做手术之前会不会有一些心理安慰或者?

姚尚龙:对,每个病人麻醉前我们都要进行麻醉谈话,实事求是讲我们在谈话过程发现很多患者家属对麻醉存在的误区,第一担心麻了以后醒不过来。

主持人续续:对。

姚尚龙:第二担心麻醉对他的智力有影响,可以放心地告诉大家,由于现在科学技术的进步,麻醉药物的进步和麻醉方法的改进,包括我们临床检测手段提高,我们过去麻醉靠经验,现在麻醉靠科学,在科学的方法下我们麻醉是安全的,能够99.9%的病例能够平稳的度过麻醉期。所以现在全世界麻醉,发达国家的麻醉死亡率已经降低到二十万分之一,也就二十万分之一。

主持人续续:非常非常的少。

姚尚龙:像我们国家来讲基本上好的地方也十万分之一,甚至更好,所以对大多数这个患者来讲你们可以放心,这个麻醉是安全的,而且麻醉也不会影响大病人的智力发育,从目前的这个大量数据不会影响到他的智力发育。像我自己是个病人,也做了多次麻醉,我觉得我还是比较聪明。

主持人续续:尤其是很多小孩做手术的时候,大人都会怕对他以后的智力?

姚尚龙:这是家长我们也能理解,毕竟这个麻醉方法对小孩对他有智力担心,但是经过一次短小的手术严格来讲是没有太大的影响,我们很多做了心脏手术的孩子考大学考的很好,甚至成了名人的都有。我一个博士生就是开了心脏手术到现在还做了博士,学习成绩也很好。

主持人续续:我们麻醉以后会不会引发一些并发症呢?

姚尚龙:应该说麻醉目前看来在社会上确实麻醉管理上或者有些病人病情特殊,麻醉意外,麻醉并发症也偶有发生,实际上在全世界,不发达地区,尤其比较落后地区这种麻醉不良事件发生比较高。但是在我们国家现在发达地区,你像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麻醉不良事件发生率已经降至了很低。

主持人续续:有人说就是一台好的手术的成功,其实有一大半的功劳都归功于麻醉医生,我们麻醉医生在一台手术过程流程是怎么样的?

姚尚龙:应该说病人开刀之前必须要完成的就是要给他创造好的手术条件,就是麻醉医生要做得工作。我们最近这个中央台在我们那儿做节目的时候他体会到麻醉医生一天简单工作,如果这个心脏手术,包括一个复杂的手术,麻醉前我们要做得准备时间大概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左右,甚至更长。这包括我们全麻的麻醉的诱导,气道的建立,筋膜疼痛的建立,各种检测手段的应用,所以现在的麻醉应该是方法也比较多,麻醉医生在手术前要做这么多准备,手术中我们要关注病人手术的进程,而且对手术创造来良好的条件,病人也不能动,也不能知道手术过程都发生什么,所以也就说麻醉医生既要保证一定的麻醉深度,又要保证病人在手术后能够即使的恢复过来,所以麻醉医生所以上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像一个艺术家一样的,操纵着整个手术的进程,保障手术顺利进行。

主持人续续:但是其实您刚才说的这些其实很多病人和家属都是不是很了解的,因为麻醉医生是在其他的外科或者是医生的后面的?

姚尚龙:应该这句话说的很对,麻醉医生是幕后英雄,无影灯下的无名英雄,这个我在87年《人民日报》海外版上专门写了一下无影灯下的生命卫士是麻醉大夫,当病人做完手术的时候他知道的一定是外科医生,但是为外科医生创造的麻醉医生往往是默默无闻的工作。就像我曾经说过麻醉医生存在的最大的价值是病人不知道我们存在,有我们的麻不能让他知道,他昏昏沉沉的来,迷迷糊糊的走,但这几年来病人也逐渐了解到麻醉的重要性,他也知道麻醉涉及到病人的安全,也希望手术能够找个优秀的麻醉医生,好让麻醉医生来保障他的安全。

主持人续续:那目前我国的麻醉医生的现状是怎么样的呢?

姚尚龙:现在全世界每年有2.3亿多台手术,这些手术大部分需要麻醉,麻醉医生短缺的现象在全世界都存在,包括像美国、欧洲,西方的一些国家,但是没有中国这么明显。中国每年有几千万的手术,但是麻醉医生严重短缺,所以目前看来我们麻醉医生的工作状态是白加黑,五加二,所谓白加黑就是白天加晚上,每天是看太阳没出山就到手术间,晚上到八九点钟才回家,而且休息天五加二,就是一个星期五天,周末周六还要加班,所以这是导致我们麻醉医生严重短缺,而且如果一个医生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工作,他的疲劳感是非常严重的,所以现在中国的麻醉医生是非常短缺的,所以导致很多麻醉医生在超负荷下运转。

主持人续续:非常的短缺,然后也非常的辛苦的在工作,那为什么会造成这种情况发生呢?

姚尚龙:造成这种情况现在看来有多方面的因素,第一个因素是医疗需求的增长过快,不仅麻醉医生,其他医生也缺这是很现实的,尤其是优质资源的医院。第二个就是目前麻醉医生的用以从事麻醉医生的人不足,不足的原因是什么呢?社会的认同感不够,他对职业认同感,他做得工作没得到社会的认同,包括同行人的。作为我个人,我对我自己职业充满信心,但是我们大部分麻醉医生,尤其是基层的麻醉大夫,这个职业认同感有待于社会,包括我们的管理部门提高。第四个原因就是目前国家对这个专业没有明确的人员编制的要求,如果有人员编制的要求的话,一个麻醉医生一天只能工作八个小时,就像开车一样你不能疲劳驾驶,所以这种短缺的现象不仅影响到麻醉医生的健康,同时也影响到病人的安全。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这一块儿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需要国家也需要提高重视。那其实我在之前有看到一些新闻报道,就说麻醉医生在两年内已经猝死了八位,而且是在全国各地,您认为这是与哪些因素有关系呢?你刚才说的工作的疲劳程度是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呢?

姚尚龙:这个现象我觉得是值得关注,一个专业短短两年内有八位年轻的年富力强的大夫突然猝死,引起我们这个专业同胞的关注,所以网上也是说了。当然有人讲他是累死的,我不完全同意这个观点,一个累了很难把一个人累死,但是疲劳是一个致死的重要诱因,因为疲劳以后它会诱发一些疾病的发生,导致他突发疾病。比如讲我们报道的富阳的一位大夫,他就是因为连续两天加班,做了近二十台手术,几乎没有休息,最后突然发生猝死。

主持人续续:20台手术没有休息,那得工作多少个小时?

姚尚龙:他连续两天,24小时几乎没有休息,所以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想我们应该能够要关注麻醉医生的健康,一方面这个麻醉医生的工作时间强度大,影响他本人的健康。同时也会影响到病人的安危。就像我们疲劳驾驶到一定的时候,他的应变能力,处理能力会大大的降低。所以这个事件给我们这个专业人士敲响了一个警钟,要呼吁建立麻醉医生的职业保护,要建立合理的麻醉医生的编制,保障麻醉医生有充足的时间来运转生命卫士的保障。

主持人续续:刚才其实我们也简单的提到麻醉是外科手术的辅助科室,那您是怎么来看待麻醉的地位和麻醉医生这个职责?

姚尚龙:过去在麻醉学科没有单独成立之前,大部分麻醉属于外科辅助,但现在麻醉科已经成为二级学科,特别是我们国家89年卫生部明文规定作为二级学科,这次我们卫计委在搞住院医生规范化培训又把麻醉学科作为二级学科单独进行训练,应该说从学科目前地位来讲是一个得力的二级学科,不次于一般的其他的临床学科。但是由于它学科的特点,它接触病人时间比较短,而且不像外科医生长时间的,每天跟病人接触,这样我们在临床上工作常常是处于一个相对被动的状态,病人不做手术他很少找你做麻醉,而不做治疗你也很少给他做一些疼痛治疗,所以我想这个麻醉学科从目前发展的趋势,我们已经跳出了单纯的手术保障的范围,我们应该介入到医院的很多数字化医疗,包括无痛胃肠镜检查,还有一些特殊的检查,包括一些特殊的治疗,像电除颤治疗,包括癫痫性治疗等等,这都是我们的工作。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说到麻醉学科的这个发展,麻醉学科是什么时候在我国独立出来?

姚尚龙:应该说麻醉学应该是1842年在美国第一例麻醉开始到现在是,前年是170周年,我们国家真正麻醉学发展是近三十年的事,一九八几年,卫生部,原卫生部12号文件规定麻醉学科作为临床学科。尤其是近二十年来我们学科发展很迅速,我们人员规模已经扩大到近八万人左右,而且我们的麻醉方法,麻醉手段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相媲美。我们麻醉学科的发展、进步也很快,有涌现了一大批在海内外知名的麻醉学者,在国际上都有名。

主持人续续:那也是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姚尚龙:对。

主持人续续:也是很让人欣慰的?

姚尚龙:对。

主持人续续:其实国家也越来越重视对麻醉学科的发展,那您觉得如何让麻醉医生能更安全的行医?

姚尚龙:应该说第一个麻醉医生安全行医我们国家第一步对麻醉医生本身的培养开始,我们希望建立规范的麻醉医生培养制度,我们过去的麻醉医生培养是师傅带徒弟式的,什么师傅带什么徒弟,所以这样培养医生的质量和水平不可比,也就说在基层医院,小医院差的带的徒弟就差些,大医院就强一些,所以一旦规范化培训之后我们医生都是一个素质。其他科医生一样,中国的医生制度一定要走规范化培养的途径。第二要提高麻醉医生职业的认同感,卫生部既然把麻醉学作为一个临床学科,也希望我们各个卫生行政部门,包括医院真正把它当成临床学科来建设,但是在目前很多二级医院中麻醉学科并不是当做临床学科来建设。第三我们希望建立规范的麻醉科的工作流程和我们编制,要有规范的编制,要保证我们麻醉医生充分的人员,避免疲劳麻醉,过渡麻醉以后过度疲劳以后导致病人的以外发生,所以我想包括还要改善我们的工作环境,包括我们的工作条件,这样多方面努力使我们麻醉水平在提高,麻醉人员的职业安全得到保障,同时也使病人的安全得到保障。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讲的是从医院,还有社会的一个角度?

姚尚龙: 包括媒体。

主持人续续:我们也有责任,那作为麻醉医生怎么样能从工作中得到满足感呢?您能给他们提几个意见吗?

姚尚龙:应该说作为给麻醉医生工作得到满足,我觉得应该至少要从两个方面,一个是精神方面,精神方面主要是对麻醉医生的认同,包括我们的管理部门,包括我们社会,这次我能到腾讯网做这样的宣传,也希望广大的网友对麻醉更多的支持,给我们更多的正能量,这样哪怕我工作地位再低,大家对我认可了,我认同感高了我也会做得好,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从待遇上,因为麻醉医生是最辛苦的,而美国这么多年来,连续多年麻醉医生的收入高居榜首。我们也呼吁我们国内来改善我们麻醉医生的待遇,使他们的收入跟他们的工作的付出能够得到一定的体会,对他的职业认同感会。第三个要改善我们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条件,避免疲劳麻醉,如果长时间像这样的超负荷,长时间在一种恶劣的工作环境下工作,我们的麻醉医生很难能够继续把这个工作做完或者职业认同感会逐渐下降,而且甚至会出现一些职业倦意现象,所以这个要引起社会关注。

主持人续续:那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讲了,就是很多人认为麻醉医生就是对病人打个针让病人不疼就完事了,那您认为什么样的麻醉医生叫一个好的麻醉医生?然后他的成长道路的话是需要走几个阶段呢?

姚尚龙:一个成熟的麻醉医生按照一个医生的成长跟其他成长不一样,他是一个时间的结合,我们粗略的算了一下,如果从小学、中学读到大学,再读到硕士、研究生毕业,如果到真正从一个合格的临床医生估计要经过近二十年左右的教育,因为我们的本科教育五年,研究生教育五年就十年,再加上我的小学教育和中学教育,再加医生规培,这样就将近二十年,因此他付出的成本相当大,他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还要经过临床实践的滚打,所以现在国外普遍实行的住院医生三加二模式,也就三年规培,两年专业训练,所以这样的模式才内容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医生,所以一个优秀的麻醉大夫应该是经过系统的训练,正规途径培养出来的,而且应该在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下按照严格的麻醉相关的规章制度才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麻醉大夫。

主持人续续:那您从业了有三十多年,那在您从业的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一些比较突发的,让您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

姚尚龙:应该说我从业三十多年,从国内的各种医院都经历过,尤其是在基层医院我们麻醉的工作环境,工作状况还是令人担忧,无论是我们人员的素质,我在九十年代曾经到地市州医院看,那当时大学本科毕业生都不少,但这几年。我们也到雅安去了,我们每支医疗队中都有麻醉大夫,比如他现场的救治,气道的管理,休克的治疗,靠麻醉大夫。第二需要手术的病人,每一个手术病人都要麻醉大夫,所以我去年雅安地震我到成都跟卫计委的领导在一起讲,在地震期间参与治疗队伍最多的人是麻醉医生,因为每个医疗队都有他,每个手术病人都要麻醉大夫参与。所以我想麻醉医生在灾害雨雪中的作用不言而喻,所以也就说我们是灾害雨雪的主力军。

主持人续续:就是现在我们除了这种灾害管理,还有我们通常接受的这种手术中的麻醉,刚才您有讲像我们在很多无痛化管理,比如癌症,还有胃肠镜这一块儿,但这一块儿的发展怎么样?能跟我们详细说一下吗?

姚尚龙:应该说这就标志着麻醉发展的三个阶段,麻醉最早的阶段是解决病人的疼痛问题,保障手术进行,但由于当时方法比较简单,药物也不怎么先进,所以解决疼痛的同时也给病人带来一些伤害。所以早期的麻醉死亡率是很高的,早期的心脏手术麻醉死亡率可以高达40%,也就是一百个开心脏的病人四十个要死亡这是早期。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麻醉方法的改进,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得到很大的提高,也就说由早期的止痛逐渐发展到,关注到病人的安全。但尤其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安全已经逐渐得到改善的情况下,我们更多的涉及到病人舒适化医疗。就是病人要手术过程要全程舒适,过去开完刀病人要忍痛,痛的痛不欲生然后给他打个止痛针。而现在我们的手术过程其中强调全程无痛,手术前、手术中、手术后,所以术后阵痛也应运而生,所以有多项方法能够帮助患者在手术促进病人的康复,已经成为麻醉科从单纯的止痛到保障维持病人康复的一个重要性。

主持人续续:哎呀我觉得现在的麻醉发展自己都感觉很发展的很快,比如说现在很多同事去生孩子然后就是无痛分娩,这个无痛,那个无痛,其实都是我们麻醉医生在后面做了默默的贡献?

姚尚龙:是的,因为现在这个需要无痛诊疗的项目越来越多,对麻醉医生医生的需求也越来越,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因为你生个孩子,做个分娩阵痛,假如病人出现的一些意外,家属是接受不了,所以我们不仅仅要保障这个患者的无痛,更重要的保障安全,特别是像产妇,我们保障的是两条命,母子安全,甚至是几代人关注的。

主持人续续:也是责任非常的重大,那说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最近我们的医患关系非常的紧张,这个医闹事件也是在不断的发生,但是发生这种事件一般网友和大众他们都会比较偏袒那个患者,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姚尚龙:实事求是讲我是医生,我也是患者,我开了三刀,应该医生跟患者之间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我们的敌人是什么?是疾病,如果我们自己内讧必然会影响到这个疾病的治疗,因此从这个高度角度我也希望我们大家理性一点考虑这些问题,应该说没有一个医生不想治好病人的疾病,这是肯定的。而没有一个病人不想在医生的治疗下能够恢复健康,但是由于医学是一个确实是不可决策的一个学科,它带有很多的偶然性,个体差异,因此在治疗的效果和治疗的时间,治疗的花费,包括治疗最后给病人看到的结局有时是不一致的。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希望都要理智的考虑,作为医院应该反思,在这过程中我们应该有哪些值得改进的地方,作为患者应该更多的跟医院进行沟通,寻求一个怎么样合理解决问题的方法,用任何过激的方法都是造成两败俱伤。因为你不仅治疗不好疾病,带来不了更好的效果,现在我们国家也做了一些法律上的要求,大家得不偿失,所以我呼唤尽管医患关系目前有些紧张,但是我想如果我们每个人换位思考,我是医生,我也得病,我也做个病人,如果能够都换位思考,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是有帮助的。我常说一句话,理解是我们相互沟通的一个桥梁,如果能理解了我们可能更多的问题就得到妥善的缓解。所以我也呼唤尽管医患关系很紧张,但是我认为我们医生跟患者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我们的疾病,只有我们携手共进,才能把我们疾病打败,要不然的话必然会对疾病造成一个有机可乘。

主持人续续:姚院长作为一个院长也是非常有高度的来看待这个问题,那您认为在医生怎么样能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姚尚龙:自己的合法权益首先要自律,所以我是医师学会的权益会长,自己要提高自身的素质,这也就是医师学会的根本工作,自律,自律了以后才能谈问题,我们要规范我们的行为,规范我们的医疗诊疗这个过程,也规范我们就医行业的一些行规。如果我们离开了这些规矩可能病人不满意,这是第一个要自律。第二个要合理的威权,在法律的范围内通过正常途径程序维护自己的生命权、健康权,包括我们应有的一些合法权利,所以威权,尽管目前我曾经前不久讲过一堂课,中国医生威权之路何其艰难?确实很难,但是我们仍然在这条难的路上还要努力,我们希望我们公共努力能够探索一个中国医生合理的威权之路,避免一些恶性事件的伤害,也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双方都是损伤,医生被杀了,杀人犯绳之以法都是损害。如果把这些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中何乐而不为。所以我觉得我相信我们通过努力会把这个症结会解开,但是我也更呼唤社会要理智点看待这些问题,出现这个问题你也不是当事人,不要推波助澜,我们希望能够解决问题,但并不是靠这种相互争夺的方法来解决,理性的解决才是最终的解决方法。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说的真特好,要理智的去理解这个问题,那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本期访谈也差不多结束,那您能不能再给我们总结一下,我们今天这个访谈,再给我们网友一些实际的建议。

姚尚龙:应该说非常感谢腾讯给我们这次机会,对我们这个学科进行专访。正如刚才主持人所介绍的,麻醉学科是一个既陌生也神秘的学科,我希望通过我们这个访谈,使我们更多的患者能够理解麻醉,了解麻醉,关注麻醉,从而对麻醉工作给予更多的正能量,因为我们需要你们的支持,使我们工作做得更好。我们也会在你们的支持下,为你们创造更好的医疗工作,甚至生活的环境,改善我们医疗服务,对病人而言他的康复是最重要的,当然更希望我们通过媒体这个平台能够给我们麻醉大夫,跟所有社会各界能够达成一个良好的交流平台,使他们通过这个平台对我们的工作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主持人续续:那非常感谢姚院长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相信大家跟我一样都了解了麻醉医生真的是生命的守护神这个词。那我们本期访谈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Tencent AI Lab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