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我国儿童脑肿瘤的发病率仅次于白血病,成为儿童“第二”杀手,但目前对于儿童脑肿瘤的重视程度严重不足。我国每年大约有7000名左右儿童患上脑瘤。家长如果能提早识别孩子大脑的“健康警报”,对脑瘤患儿有非常大的意义。本期《名医堂》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副院长,张玉琪教授,来讲讲这方面的知识。

嘉宾介绍

工作单位: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擅长疾病:颅咽管瘤、鞍区肿瘤、三室内肿瘤、丘脑肿瘤、颅底肿瘤、脑干肿瘤、脑血管病。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儿童脑肿瘤和成人脑肿瘤它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answer

    张玉琪: 我做小儿神经外科医生20多年了,儿童脑肿瘤它的愈后绝大多数都是非常好的,许多种都是可以治愈的。而且所谓的恶性肿瘤,也能够治愈。我们所说的治愈,一个恶性肿瘤,比方说髓部细胞瘤或者是生殖细胞瘤,这都是非常恶性的肿瘤,经过我们的治疗之后,能活几年,对于医学来讲这就叫长期存活,它的治疗效果非常非常好。
  • Question

    儿童脑肿瘤是一个什么样的疾病?

    answer

    张玉琪: 儿童脑肿瘤简单说就是长在脑子里的或者是说长到脊髓和脑子这两大部位里的肿瘤,它分为先天性的肿瘤,后天性的肿瘤。有先天的,有后天的,先天性的肿瘤主要是由于胎儿在母体里面胚胎发育有些异常,形成的一种肿瘤。
  • Question

    儿童的发病时间有没有一些规律可循呢?

    answer

    张玉琪: 儿童的发病时间没有规律看到循。作为小儿神经外科医生,我们治疗的小孩现在已经扩展到了母体。就是在你怀孕期间,我们最近也是不断的发现有很多先天性的问题,甚至是肿瘤的问题,在母体里面已经有了,出生之后从母体怀孕到出生到成人,15岁到18岁都是小儿神经外科医生要处理的年龄阶段。他在所有的年龄阶段都有可能发生脑肿瘤。

访谈实录

名医堂80期:儿童第二大致命疾病 脑瘤或更凶险!


主持人续续: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我国儿童脑肿瘤的发病率仅次于白血病,已经成为儿童的第二大杀手。可是公众对于脑肿瘤这个疾病的认知度却非常的低。如果家长能够及早的发现儿童大脑里这种健康的警报信号的话,那对肿瘤的治疗意义其实是非常重大的。那本期《名医堂》,我们也特别荣幸的邀请到了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的副院长张玉琪教授来给大家谈一谈这方面的知识。张院长,您好!欢迎您作客《名医堂》。

张玉琪:广大的腾讯网友大家好,儿童脑肿瘤是儿童全身肿瘤的发病率占第二位,第一位我们老百姓都知道是白血病,它的发病率占儿童全身肿瘤的33%。占到第二位的就是脑肿瘤,占到儿童全身肿瘤的25%,换句话说10个儿童肿瘤里边就有两个半,将近三个小孩得的是脑肿瘤。所以这个发病群体是非常大,它的发病率据国际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大概占到了十万分之三到五。换算成我们中国13亿到14亿人口来说,每年新增的儿童脑肿瘤的数量就达到5万名左右。再加上历年存活下来的儿童脑肿瘤的患者,每一年,比如此时此刻我们需要治疗的儿童的脑肿瘤的数量在全国范围之内就不下于10万个儿童,所以是非常非常大的一个发病群体。我们得了脑肿瘤之后,我们家长关心的,我们能不能得到很好的治疗呢?这个时候我告诉大家一个信息,我们很不幸,我们全国的神经外科医生或者是脑外科医生,全国的脑外科医生大约只有15000名左右,在这15000名左右的神经外科医生当,真正搞儿童脑肿瘤的或者说小儿神经外科医生,那就少之又少。所以我们这么几十个群体的小儿神经外科医生要去做10万名儿童的手术,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影响我们社会儿童健康的一个大的矛盾。儿童肿瘤非常多,可是我们脑外科医生,尤其是小儿脑外科医生非常少,这是一个目前的状态。

主持人续续:那儿童脑肿瘤和成人脑肿瘤它有什么样的区别呢?以及它治疗上有什么样的不同呢?

张玉琪:儿童脑肿瘤,我做小儿神经外科医生20多年了,儿童脑肿瘤它的愈后绝大多数都是非常好的,许多种都是可以治愈的。而且所谓的恶性肿瘤,也能够治愈。我们所说的治愈,一个恶性肿瘤,比方说髓部细胞瘤或者是生殖细胞瘤,这都是非常恶性的肿瘤,经过我们的治疗之后,能活5年,能活10年,15年,20年,对于医学来讲这就叫长期存活,它的治疗效果非常非常好,好于白血病。这是医学肯定的。整体的儿童脑肿瘤的治疗是好于白血病的。

主持人续续:那儿童脑肿瘤是一个什么样的疾病?它的发病原因有没有很明确的呢?

张玉琪:儿童脑肿瘤简单说就是长在脑子里的或者是说长到脊髓和脑子这两大部位里的肿瘤,它分为先天性的肿瘤,后天性的肿瘤。有先天的,有后天的,先天性的肿瘤主要是由于胎儿在母体里面胚胎发育有些异常,形成的一种肿瘤。比方说我们说的脂肪瘤,下丘脑错构瘤,有一些著耳膜囊肿,当然还有其他的良性的脑肿瘤,这是一种先天性的。恶性的脑肿瘤,它的原因就非常非常复杂,总的原因我们并不是特别清楚。当然我们还在不断的研究恶性脑肿瘤的原因,它有环境的因素,也有物理的因素,也有化学的因素,也有遗传的因素,有病毒感染的因素,很复杂。我们医学界包括我们每一个医生正在为引起恶性脑肿瘤的原因,寻找它的原因。

主持人续续:它的发病率是逐年上升的趋势吗?还是一直保持得很稳定。

张玉琪:我刚才跟大家说的十万分人口有三个到五个的发病率,这是几十年前,国际世界卫生组织做的一个统计。随着我们现代检查技术的提高,特别是医学上的核磁和CT这两种检查手段技术的大力发展,而且它的推广和应用范围越来越广,它的发现率在大幅度增加的。可能它本身的人群的发病率可能没有变化,可是发现率高了。原先20年前,30年前,核磁共振和CT检查并不普及,或者是检查费用非常昂贵,不能推广到基层的时候,那么你的发现率可能很低。现在核磁共振和CT已经普及到县医院甚至是公社一级的医院,只要老百姓有些头疼脑热就去做检查,它的发现率非常高了,所以现在给社会,也给我们医学界一个印象,现在得脑瘤的病人越来越多,当然也包括儿童脑肿瘤,为什么会越来越多呢?其中就是CT和核磁共振的检查越来越普及。

主持人续续: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发现的患者越来越多。

张玉琪:对。

主持人续续:那得了儿童脑肿瘤以后,他的孩子有什么样的表现呢?我们的家长又应该怎么样来识别这种疾病呢?

张玉琪:得了脑肿瘤之后,儿童的表现千变万化,当然还是有规律可循。我们做家长的可以看到小孩精神状态逐渐逐渐不好了,反应迟钝了,头疼,有慢性头痛和急性头痛,还有有些儿童突然之间频繁的呕吐,尤其是吃饭之后频繁的呕吐,精神状态不好,这都是脑子里面有病变了,甚至是脑肿瘤的一种表现。另外还有一种非常常见的一种症状,我希望广大的家长朋友们要注意,就是小孩的近视眼的问题。近视问题,我们现在很多小孩都有近视眼,那么在你确定近视眼之前,我建议我们的家长给孩子做一个脑子的核磁共振或者是CT检查,排除一下是否有脑肿瘤。因为我们在临床发现的很多近视眼实际上是由于脑子里面长了肿瘤,压迫了视神经或者是造成了颅内压高,有脑积水的情况下他的视力明显的不好。这个时候我们很多的家长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近视眼,实际上可能是脑肿瘤。这个也希望广大家长要提高警惕。

主持人续续:原来近视眼背后还隐藏了这么大的健康的危机。那儿童的发病时间有没有一些规律可循呢?

张玉琪:儿童的发病时间没有规律看到循。作为小儿神经外科医生,我们治疗的小孩现在已经扩展到了母体。就是在你怀孕期间,最近有一个上海的网友在不断的咨询我,在怀孕期间,他做母体的胎儿的核磁检查发现有问题,我们最近也是不断的发现有很多先天性的问题,甚至是肿瘤的问题,在母体里面已经有了,出生之后从母体怀孕到出生到成人,15岁到18岁都是小儿神经外科医生要处理的年龄阶段。他在所有的年龄阶段都有可能发生脑肿瘤。当然有些脑肿瘤有一定的年龄段的一些特点,并不是说某个年龄段不发生肿瘤,所有从母体怀孕开始到出生到他生长每个阶段都有可能发生脑肿瘤。

主持人续续:那它的治疗是不是外科手术是脑肿瘤治疗的唯一方法呢?

张玉琪:不能说是唯一方法,应该说是重要的方法之一。肿瘤不光是良性肿瘤,恶性肿瘤,它的基本的治疗原则还是先手术,将这个肿瘤切掉,大部分切掉或者是完全切掉,如果是恶性肿瘤,那么我们有后续的放疗和化疗这两个辅助性的手段。所以放疗和化疗它之所以叫辅助性的手段,就说明它不是一个根本解决脑肿瘤的一个根本的方法。当然现在随着我们科技的发展,医学技术的进步,我们有些肿瘤可以通过非手术的方法使这个患脑肿瘤的儿童得到治愈。比方说生殖细胞肿瘤,这是一个非常恶性的肿瘤,可是如果能够得到正确的诊断,我可以不用手术,就通过化疗和放疗就可以彻底治愈。当然这是极个别的肿瘤,绝大多数的肿瘤还是首先要通过手术,手术将肿瘤切除之后再进行放疗和化疗,使得儿童脑肿瘤得到一个全程的治疗。这可能会预示着他将来得到一个好的治疗结果,好的愈后或者是长期的愈后。这是目前儿童脑肿瘤主要的治疗三大方法。

主持人续续:儿童脑肿瘤是良好性肿瘤的患者多还是恶性肿瘤的患者多呢?

张玉琪:这是我们社会和广大家长关心的问题,在十年前,我主管天坛医院小儿神经外科的一组病例,1200多例儿童脑肿瘤的一个统计,五年时间的一个统计,良性肿瘤在肿瘤学分类里边,良性肿瘤只占到了不到10%,91%左右的儿童脑肿瘤是恶性肿瘤。

主持人续续:挺吓人的。

张玉琪:从你的反应也反应出了非专业人士的一个担心,儿童肿瘤91%都是恶性肿瘤,是不是预示着它的愈后就不好呢?根据我个人的长期的行医经验以及国内外的大宗的儿童脑肿瘤的治疗的资料来看,绝大多数,可以说90%的儿童脑肿瘤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只有大概10%或者是20%的脑肿瘤的治疗效果不好,可能手术以后半年、一年、两年、三年肿瘤复发了,小孩牺牲了。绝大多数能够复活,治疗的效果和治疗的病理的类型是相反的。所以我也希望广大的家长朋友们,如果小孩得了脑肿瘤,千万不要放弃,要努力的给小孩一个好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还是要有信心,要保持乐观的心态。

张玉琪:对。

主持人续续:那做了这个手术的话,它的后遗症多不多呢?

张玉琪:这也是广大家长关心的一个问题。大家都说开颅之后,开颅手术是非常吓人,在西医学里开颅手术或者是脑外科是金字塔尖,开颅手术多多少少会对儿童造成一定的伤害,主要的伤害,比方说智力问题,或者是认知功能,或者是智力会有一些伤害。比方说特殊部位有可能运动有一些伤害,有些特殊部位它可能小孩非常肥胖,有些特殊部位,比方说安区这个部位小孩的视力会受影响,小孩的性征发育,身高的发育都有可能会受影响。当然根据不同部位的肿瘤和手术的部位不一样,它的并发症也不一样,总的来讲会有一些伤害。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如果是选择做手术的话,在术前应该做好哪些准备和检查项目呢?

张玉琪:检查项目要非常详细,尤其是对于脑子的手术,不光要检查脑子的相关的功能,还要检查心、肝、肺、肾一些很多很多脏器的功能,还包括血液的功能很多很多。最近几年,我在学术界提倡一个要检查儿童智力。这个项目目前在国内很少很少有人做,实际上它影响着我们儿童手术之后的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一个因素。就是家长关心我小孩手术之后会不会傻,他的智力会受影响吗?将来他上学,他能不能够应付上学,这是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做研究的一个方面。

主持人续续:那小孩的手术时间是不是越早越好呢?

张玉琪:小孩的手术时间没有明确的界定。一般来讲,发现了肿瘤,越早做那相对手术越容易,而且从手术造成的脑子的伤害和肿瘤本身造成的脑子的伤害,这两方面,越早做手术它的伤害会越轻,所以发现肿瘤要及早治疗,手术放疗和化疗。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知道儿童大脑还没有完全的发育好,那这个手术和成人手术相比,它的难度在哪里?是怎么样来保证它的精准度的呢?

张玉琪:这就需要我们手术医生熟练的精细的操作。所以小儿神经外科医生和成人的不一样,它要求你动作非常的轻柔,动作非常的准确,不能造成手术的副损伤。还有儿童的后续的智力发育问题,当然小孩跟承认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同,就是小孩的脑子的可塑性比成人要好,这是我最近十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它的可塑性跟成人完全不一样。成人脑子伤害之后,传统医学观念就不可恢复了。儿童不是这样的,儿童有绝大部分的儿童的脑子可以恢复,这预示着将来的很多很多功能能够得到改善,这是儿童跟成人不一样的。前提是脑外科医生一定要有非常非常高超的手术技术,使得手术的损伤减少到最低程度。

主持人续续:那儿童脑外科医生它的训练的过程也是非常严格的吧?

张玉琪:这又是提到另外一个,医生的培训,尤其是年轻医生的培训。在西方,神经外科医生的培训,大学,医学生毕业之后要培养七年才能成为一个神经外科医生,从神经外科医生要想成为一个小儿神经外科医生还要经过另外的5年到10年的大的神经外科医生的培训,才去做小儿神经外科医生,所以它要求更难。比方说美国,美国的神经外科医师协会有6000、7000人,可是小儿神经外科医师协会要求你入会的资格,每年必须做完150台手术,而且连续做多少年,经过了多少多少年大的普通的神经外科医生的培训,你才能成为小儿神经外科医生协会的一个会员,所以它的要求比一般的神经外科医生的要求要更高。这是国外的一个情况。在咱们国内小儿神经外科医生的培训稍微差一些,不像西方这么严格。当然我希望我们全国的脑外科医生多多来做小儿神经外科医生,因为我们需要救治的儿童太多太多。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说小儿脑神经外科医生本来是金字塔的尖了,儿童的这一块更是尖上的捡了。

张玉琪:小儿神经外科是神经外科的一个重要的分支,我们首先是神经外科医生,然后在我们专业才是小儿神经外科医生。神经外科在西方医学里边,包括我们现在中国的绝大多数的医院都是西医性的医院,不是中医性的医院。在西医体系里边,神经外科这个专业是金字塔尖,叫做皇冠上的宝石,这个是不容置疑的。西方的每一个医生都知道这个观念。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肿瘤长在大脑哪个部位都需要开颅治疗,如果是长在脑干的部位的话,还可不可以做开颅手术呢?

张玉琪:脑干是生命第一中枢,所谓的生命第一中枢是管呼吸和心跳这两个功能。在几十年前我们脑外科医生不敢去碰这一块。随着现代医学技术的发展,随着我们很多显微技术的发展,显微镜的发展,我们现在可以做这块技术,绝大多数的脑干肿瘤我们都能做。说到儿童的脑干肿瘤,在天坛医院,我们统计几百例上千例的脑干肿瘤,儿童脑干肿瘤占了三分之一,所以它占的比例非常非常大。所以脑干肿瘤对于我们每个神经外科医生是一个挑战。当然现在我们所有的脑干肿瘤绝大多数我们都能够进行手术,手术效果根据不同肿瘤的性质和具体脑干的不同部位有些差异。可是从手术来讲,我们都能做。

主持人续续:这是让人非常欣喜的一个答案。

张玉琪:比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要好得多,很大的进步。

主持人续续:说到一个很实际的问题,现在我们做这种手术的治疗费用高不高呢?是不是一般家庭都能够接受的?

张玉琪:费用,咱们的医院绝大多数都是公立性医院,国家对每一种手术,每一个操作部位,你使用的每一个纱布都有它的收费的明确的标准。不高。相对国外,我们的收费非常低,比方说脑肿瘤在国内,一个脑肿瘤手术如果很顺利大概5万到10万左右,国外要几十万美金。因为我在国外当过两年神经外科医生,国外的费用可以说是天价。我们国家一个脑肿瘤只需要5万到10万,非常便宜。今年年初欧洲的一个小孩到我们医院来治疗,总共才花了5万块钱,他说不可思议。一个脑肿瘤,欧洲的小孩到我这儿来做手术,手术费用5万块钱,他说不可思议。对于他们西方来讲那是天价。

主持人续续:整个在培养医生的一些过程中,其实国家还是需要出很多的费用的。小儿神经外科除了脑肿瘤这个疾病以外,还有哪些疾病是比较常见的呢?

张玉琪:小儿在小儿神经系统整个疾病谱里,脑肿瘤只是它的疾病谱当中的很小一部分,它有很多与脑子,与神经发育有关的先天畸形,这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发病比例,比儿童脑肿瘤的发病比例要大得多。先天畸形也是我们需要处理的,最简单的,老百姓知道的先天畸形就是脑积水,先天性脑积水,它的发病率非常非常高。还有儿童脑瘫,我们说这个小孩脑瘫了,也是一样,他都是中枢神经系统,脑子发育有问题,也需要我们外科来处理。

主持人续续:那刚才您说到脑积水,这个疾病也是非常常见的。那我们如何早期来识别呢?什么情况下需要到我们神经外科来治疗呢?

张玉琪:脑积水分成年龄段,在两岁之前的小孩脑积水,一个非常主要的一个表现就是头颅的异常增大。

主持人续续:脑袋忽然长得很大。

张玉琪:不是忽然长得很大。是逐渐长得很大,那么我们传统的老百姓的观念叫做大头小孩聪明。实际上他已经脑积水了,由于小孩的颅骨的骨缝没有闭合,所以随着颅压,脑积水的增加,它的骨缝裂开了,所以他的头颅越来越大。所以现在每一个新生儿都有一个出生的表,那张表里有头围的正常值,身高的正常值,还有体重的正常值,这三项指标,希望我们每一个孕妇每个月要去对照,尤其是头围。如果头围的增长超过了这个表上的增长,比方说一岁小孩应该是45到50之间,他超过了正常范围,那就预示着脑子有可能脑积水了。在三个月以前,我们遇到了一个三岁多的小孩,他的头围已经巨大到这么大,超过一倍多。当然那是极个别的一个现象。所以说只要是在两岁之内,他的头围的增长超过了你那个量表的正常范围之内,一定要赶快到医院找脑外科医生,或者是找儿科医生,找出它的原因,这是一个脑积水最最常见的一个表现。超过两岁之后,他的骨缝闭合了,由于脑积水之后,小孩的一个表现就是头疼,剧烈的头疼,或者是吃东西呕吐。如果有吃东西呕吐和小孩不断的头疼,希望家长要注意到医院找脑外科医生或者是儿科医生做一个头颅的检查就可以了,就能发现脑积水。

主持人续续:原来头颅的围度这么重要。

张玉琪:非常重要。

主持人续续:我知道小孩一段时间就会体检。

张玉琪:每个月要量一下他的头围,最简单,在家里自己量,量完之后对照那个量表,正常发育表就知道小孩的头围的发育是不是正常。

主持人续续:那脑积水的治疗也是需要做开颅手术治疗的吗?

张玉琪:脑积水的治疗不需要开颅,一岁之下的脑积水我们做一个分流术就可以了,分流术简单来讲就是在头皮上切一个两公分的小口,在肚皮上切一个两公分的小口。我们家长看到的就是这两个小切口,我们通过一个特殊手段,把一根特殊的管子插到脑子里边,另一端插到腹腔里边。把水从脑子引到腹腔里边就解决了脑积水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这个疾病其实不是很厉害的一个疾病。

张玉琪:从手术操作角度来讲,很简单。我们每个神经外科医生都会操作,可是对于儿童的生长发育来讲,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问题。我们很多的脑积水的家长,当我们医生看他的脑皮层已经非常非常薄的时候,可是家长还说,我的小孩非常聪明。那从我们医学来讲,你的小孩不可能聪明。因为你的小孩的脑皮层已经非常薄了,正常应该这么厚,你这么薄,甚至是像纸一样薄,你不可能聪明。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及早的治疗,避免小孩的脑子受到伤害,影响小孩的正常的生长发育。

主持人续续:我看到有一些报道,就是关于儿童颅咽管瘤,我之前看到报道说,您在做小孩的颅咽管瘤是世界上做这个手术量最多的医生,而且这个疾病是让外科医生都非常头疼的一个疾病。您能介绍一下这个疾病的情况吗?

张玉琪:颅咽管瘤是儿童的一个非常非常特殊的肿瘤疾病,我们全世界的脑外科医生一提颅咽管瘤就知道它是一个特殊的儿童的肿瘤。它的治疗效果不是特别理想,所以在十年前,我们国际上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神经外科医生就说颅咽管瘤是对世界所有的神经外科医生的一个挑战。之所以是一个挑战是因为颅咽管瘤它长在一个特殊的部位,我们叫做第二生命中枢,第一生命中枢是脑干,它影响着呼吸和心跳,第二生命中枢影响着我们除了呼吸心跳之外,我们生长发育的一切一切都归第二生命中枢管。所以在这个部位动手术会影响到病人甚至是小孩的很多很多方面,所以它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关键是全切除非常困难,如果进行了勉强的全切除,它的愈后非常的不好。这是全世界神经外科医生遇到的一个问题。那么从将近20多年前,我开始研究颅咽管瘤,到现在手术很多,有些自己的体会,治疗效果还非常的满意。全切除率,从我个人的手术来讲,肿瘤的全切除率达到了95%以上,手术的死亡率很低,手术的死亡率1%左右。当然天底下没有最安全的手术,没有不死人的手术,颅咽管瘤也是这样的。在20年前,我们的国家颅咽管瘤的手术情况是大概15%的全切除率,我们现在可以做到90%以上,95%以上,当年20多年前我们只能做到15%。做到15%的全切除了之后,大概又有50%多的病人就死掉了,所以说它是非常非常复杂的疾病。

主持人续续:当时手术做得很成功,术后这个小孩过一段时间就?

张玉琪:50%的小孩手术以后,我们说的手术以后就是手术以后30天以内小孩就死掉了。因为手术的原因。

主持人续续:很复杂?

张玉琪:非常复杂。所以儿童颅咽管瘤是对全世界每一个神经外科医生的一个挑战,到目前也是一样。当然从我个人来讲,积攒了一些经验。在治疗效果方面还是可以。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我们其实这个手术的治疗是比世界的发达国家的水平还要先进,可以这样理解吗?

张玉琪:从我个人来讲,我很自豪的说,而且我也很负责任的说,我们的治疗效果在全世界绝对是领先的,非常领先的。第一个它有指标,第一个我们做的数量非常多,全世界应该说是第一位的。第二个,我们的手术治疗的效果非常好,死亡率非常低,治疗效果非常好。所以我们有我们的评判的指标来说我们在儿童颅咽管瘤方面我们做的是世界的先进行列。

主持人续续:张院长,我知道您之前在天坛医院小儿神经外科做主任做了很多年,现在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做副院长,您觉得有什么样的区别?您能给我们讲一下您的感受吗?以及现在的一个工作状态。

张玉琪:如果从大的来讲,我还在中国,我并没有出国,我的服务对象还是中国的病人,不管是在天坛医院还是在清华大学,它的服务对象还是中国的病人,它的服务对象没有改变。那么我自己的感受就是说,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段,我们这个层次阶段之后,我想更重要的可能是教育。教育使我们后续的,我们的医生把我们的经验传给后续的医生,使我们的年轻医生经过多少年之后,能够更好的超过我们,它的数量会更多。清华大学这个平台能够为我提供更大实现我在教育这方面的理想,所以到了清华大学这个教育的平台。教书育人,这是我的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愿望。我希望把我的经验传授给我的学生,传授给年轻医生,使他们更好扩展我们神经外科医师的整体队伍以及这个队伍的素质。一个是数量,一个是质量,这个可能只有通过教育这个才能实现。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张院长说得非常好,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本期访谈快要结束了,最后张院长您再给我们总结一下我们今天的访谈内容吧。给我们网友一些建议。

张玉琪:希望广大的网友,希望我们全社会重视神经外科,重视你的脑健康,我提出的叫脑健康,神经健康。在这个基础之上更关心我们的儿童,关心儿童的健康,更关心儿童的脑子的健康,智力的发育。比方说他的头疼,视力不好,所谓的近视眼很多很多问题,头大,所谓的头大,小孩聪明,很多很多我们的传统观念,很多的传统思维可能是需要一些改变。如果你有些改变,增加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可能对你的小孩,对整个社会整体的小孩的健康,尤其是脑健康,正常的发育会有好处,这个我是非常非常坚信。

主持人续续:那好,再次感谢张院长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我们本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张玉琪:再见!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