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实录

名家13期 吴宜蓁:叱咤生物科技领域的传奇女性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健康名家》。生物医药行业是非常高精尖的领域,那在这个行业里面有突出表现的女性企业家其实是非常少的,那本期来到我们《健康名家》作客的这一位是美亚生物科技集团董事及总裁吴宜蓁吴总,来讲讲她的一些生活和工作上的经历。吴总您好,欢迎您作客《健康名家》。

吴宜蓁:你好。

主持人续续:吴总,我想问您为什么会选择生物科技这个行业呢,我觉得这个好像大多数都是男人涉足的行业?

吴宜蓁:我是不是要先介绍一下我自己。

主持人续续:您可以,您这样开始介绍就行。

吴宜蓁:OK,好,我是台湾人,我出生在台湾,然后居住在美国。其实在四年前我是一直从事金融行业。

主持人续续:金融行业的美女,突然转到生物科技行业来了。

吴宜蓁:对,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群博士团队,这是我整个下半生的,整个生命的一个改变,也是职业的一个改变。

主持人续续:那您原来做金融行业,应该也是做的风生水起的吧?

吴宜蓁:我最早做渣打银行,后来到了法国兴业银行做中国区的副总裁,法国兴业银行从零开始,一家一家的在中国布局,开了八家网点,我们法国兴业银行专门做高端理财,也算是私人银行这一块。一个偶然机会认识博士团队们,以后就改变我的想法,然后我毅然的把法国兴业银行这份高薪的工作辞掉了,成立了美亚生物科技集团。

主持人续续:其实有一个央视主持人叫张泉灵,她最近有写一篇文章叫《重新思考我的后半生》,您是不是突然也有这样的灵感?

吴宜蓁:是这样,当我从事金融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说我会换一个职业,完全没想过,其实我是因为偶然机会,我刚才也提到说认识一群博士团队。当时我们的李政道博士是血清干细胞之父,我好奇,就开始了解,当我发现这群博士们跟我们讲到自体干细胞、免疫细胞的时候,我深深的触动了,触动什么?因为我的父亲,我们家是做成衣,做布庄这块,生意也做的很不错,我的父亲很健康,但是有一天他突然倒下去,从发现到走只有五个月。对我来讲......

主持人续续:打击很大。

吴宜蓁:打击非常大,很多人问我,说我那段时间到底在做什么,我爸爸走的那段时间,我已经记不清楚了,痛苦到已经记不清楚。当我开始接触这些博士团队,刚开始是好奇、了解,后来是触动,特别是杨文光博士的免疫干细胞治疗癌症这一块,我当时在想,如果那时候我就认识了这群博士,不用说帮我的父亲完全治好,哪怕可以延长他的寿命,我们家的公司后续的一些规划就完全不一样了。我最爱的父亲也不会因为这样就离开我们。那我就想,有多少的家庭像我这样?如果我们的博士团队研究出的癌症治疗可以早点广泛应用,我的人生可能就不一样了,因为博士们只会在实验室里,他们只做研究,没有把技术广泛普及,其实要让大众现在就开始接受,而不是等到他已经只剩下生命五个月的时候才接受这个,他要是早期就接受了我们这个项目,对他的生命,对他的家庭,对这个社会都有帮助,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研究这块,我就到全世界去了解,我去了美国、瑞士、日本、法国等等,只要有人说这个干细胞很先进,我都会去了解,到底什么是干细胞,我了解了很多。我从它体动物的干细胞到胚胎的干细胞,脐带血的干细胞,到自体的干细胞,到底区别在哪里?当我了解后,越了解就越陷越深,我越觉得我应该要专业做这个。我要网罗全世界最优秀的博士到中国来,到这边来,对人类其实是很大的贡献,所以我就毅然辞职。

主持人续续:辞掉了丰厚薪水的工作,开始了创业。

吴宜蓁:对,我把工作辞掉了。当然我也要说服我们的博士团队们,他们必须是美亚的,技术入股到美亚的,属于美亚的,我也找了一些认同的企业家,他们也是知名的公司的老板、把我的理念告诉他们,我们一起,我自己也投资。我们的公司是在香港成立的,我们算是一个集团,在台湾是美亚创新,在大陆是美亚政道。以大陆来讲,北京是总公司,我们有我们的实验室,台湾也有实验室,台湾还做健康食品、新药、保养品等,大陆主要是Focus在研究方面。

主持人续续:主要是实验室。

吴宜蓁:实验室,还有推广。人家很多问我们说,你这个项目到底是什么?干细胞我们都听过,干细胞到底是什么?其实我们项目在大陆的项目有三大块:一大块是保健,延缓衰老。还有一块,就是储存。储存你的最健康的干细胞、免疫细胞。还有一块是杨文光博士的学术,在研究的免疫干细胞治疗癌症。杨文光博士选的是癌症里面最难的课题,就是脑癌这个课题,脑癌里面的胶质瘤这块,一般医学大家都知道这一块,这是最难的一块。选择这个研究。我们必须一期一期通过FDA,杨博士这块已经通过了第三期的FDA,我们还要继续走,癌症这块必须要一起去临床的,现在还没有说已经可以做成疫苗,杨博士已经研究快十年了,就一期一期,快十年。这就是整个集团的项目。

主持人续续:那我刚才听您讲,包括您的家庭背景,其实没有人去做生物科技这方面的,您突然做这样的一个决定,我觉得生物科技对专业性要求还蛮高的,刚才讲您要飞到世界各地做一些考察,但您之前是完全空白的一张纸,那是不是有很多困难或者说您没有想到的一些挑战?

吴宜蓁:挑战很多,像刚开始只是好奇,因为爸爸的因素,我要去了解。因为我想杨文光博士的研究,如果让更多人去了解,其实能救很多的家庭。所以我要了解,就像您刚刚讲的一样,你去了解你不是学医的,你连门槛都不懂。

主持人续续:可能人家说的一个名词你都不懂。

吴宜蓁:对,刚开始人家说周边血,自体干细胞周边血,自体很了解,但周边血是什么,当时问我这句话,我就卡住了,周边血好像我也不太懂是什么。我去哪里,我都不是专业的,但我可以找专业的,我可以询问专业的,我请专业的帮我了解,我会请很多博士,比如说我去美国,我找到了雷根医院里的博士,我请他给我讲解,我请他带我了解这边的科技到了什么程度,我去法国,我可以请我的朋友,一些学医的来研究我的报告。我也请我这些科学团队或者是一些医生朋友,帮我去了解。最重要的是,我是从商的,但是今天一个科技如果没有把它去发扬光大,它就一直在实验室里研究,研究了最后干嘛?我想要给人类服务,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所以我学习过程当中对我来讲是挫折很大的,很多人就像您刚刚提到一个问题,你是从事金融的,你来做生物科技谁会相信你。而且一个女生好好的中国区的副总裁不做,你把工作给辞了,你来从零开始。我当时问了十个人,十个人都反对。

主持人续续:包括自己的家人。

吴宜蓁:家人不敢说,我妈妈是一年以后才知道我转行的。

主持人续续:辞职都没有跟他们说。

吴宜蓁:不能说,家人会替你担心,因为他们也不了解医学,你突然一个转型,很多人会说,就像我的朋友,他们都好意告知我,说这个不行,你好好工作不做干嘛?但是我有我的想法,我第一个看到就是像我父亲这种人越来越多,因为现在的空间、现在的食物、现在的各方面,而这个爆发力太大了,像我的父亲这种经历很多家庭都有,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像在中国,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我们在之前可能不在乎健康这块,可能只在乎追求金钱就好了,但其实最重要的是,如果今天没有健康的身体,其实都是等于零。这种经历让人非常的受伤害,整个家庭其实没有好身体是没有幸福可言的。一个家庭如果幸福,健健康康就是幸福的首要,这是我的想法。健康产业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续续:对,朝阳行业。

吴宜蓁:朝阳行业,我要选择这个,因为我的管理经验,因为我管理一个私人银行,我用管理一个财富的经验去管理今天的有钱人。我们以前是管理他的财富,他的钱,管理他,就是在帮他赚多少钱。但是我们要转行,我们关心的是他的健康,我们管理他的健康对他来讲是更受益的。还有我的生活,不光是我的,像我们在银行的时候,因为我们是私人银行,都是非常高端的客户,他们非常有钱,但是他们健康出了问题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财富对他们来讲是一个零,这是我看到的,不光是我的父亲,还有我的客户。还有影响我最大的是我一个同事,她是一个上海女性,做到非常高职位,跟我一样位置,非常漂亮,能干,学历高,每天都风风火火,来来去去,到处出差,非常的敬业。有一天突然她的家人打电话给我,叫我去看她一下,因为我知道她在住院,我们都很年轻可能感冒,生病几天就好了,没在意。但是那天晚上我就去看她,我到现在想到这一幕,我都想掉眼泪,她是一个很美的女生,一进房间,看到她的整个脸肿的跟冬瓜一样,整个变形了,我都快认不出来她了。然后我当时在想这是她吗?那个走路非常快,说话语言非常犀利的人吗?我当时傻眼了,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我记得那天晚上是平安夜,我看完她的第二天,一大早朋友就告诉我她走了,她得的是肝癌。

主持人续续:肝癌很快。

吴宜蓁:对,一个年轻、学历非常好、风风火火的一个女生。 主持人续续:太可怜了。

吴宜蓁:她的孩子才6岁,她就这么走了。其实那时候我的感受就很大。想必我们这个生物科技这种治疗也好,这种健康团队也好,对人类是多么重要,我们在追求金钱的时候,我们为何不想我们如何追求我们的健康?我那时候就在想说,为什么人一定要等他生病的时候才想起健康?为什么没有在他亚健康的时候,甚至他健康的时候,就让他更健康呢?不要生病,少生病,让他健康,维持他最好的状况呢?这是我想的,亚健康这块也是以后我们集团发展的时候,侧重很大的一块、很多布局是朝这方面发展。让人健康的时候更健康,人都会有走的一天,但是我觉得人活着要有尊严,在你80岁的时候,像博士讲的,80岁的时候我要随心所欲的是掌控我的公司,让人有健康的身体,我想登山就登山,我想去走路就走路,这是一个完美的人生。我们的李政道博士、杨文光博士他们注重这个理念,这也是往后我们要求、追求的这一块。

主持人续续:其实刚才听您讲,我觉得您现在做的这个事情也其实跟金融业也有关系,您这是健康银行。

吴宜蓁:对,之前是储存金钱,现在是储存你的健康。

主持人续续:所以还是相通的。

吴宜蓁:对,是相通的。

主持人续续:您现在做这家公司也快四年了,那随着这四年的成长,您觉得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和感受吗?

吴宜蓁:我们最早是在香港成立,然后成立了台湾公司,同步北京公司也成立了,北京作为我们中国的总公司,然后还有我们的实验室,我们在北大昌平园区也做了我们的实验室,还有在徐州也有我们的实验室,我们的布局是全国的布局。目前在上海、深圳、广州、云南都有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现在还在洽谈跟美国的雷根医院、希奈医院,跟他们的合作,我的布局是要成为中国,不光是中国,我希望是亚洲,甚至全世界干细胞领域的领军人,我们集团就是这样子来布局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您刚才讲到干细胞,包括移植和储存,其实这块是比较新兴的行业,大家都有所耳闻,您是怎么来做实验室跟市场接轨的,这部分事情是怎么做的?

吴宜蓁:实验室是这样:我们有李政道博士、杨文光博士,实验室必须是国际认证的实验室。

主持人续续:实验室,我们全部是自己建立还是跟人合作?

吴宜蓁:自己建立的,美亚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因为什么?SOP非常重要,每个环节都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公司是一个营销的板块。营销可能很多人问我说,那你怎么营销?我们这块主要是延伸李政道博士的研究成果,李政道博士其实在十五年前,现在的四年级小学课本上一直有登他的事迹,他通过基因配型救活一个杭州小姑娘,台湾的一个年轻人把骨髓捐出来救活了一个杭州的小姑娘,最早的时候博士团队是在研究救白血病人。

主持人续续:对,白血病在骨髓移植方面。

吴宜蓁:两个DNA配型成功以后就可以救活一个人。博士团队在研究的同时发现,其实配型是不容易,我们骨髓里的干细胞,其实我们自己可以自用,那怎么用?就可以做一些保健,修复我们的机体,让我们机体会更健康,修复我们受损的器官,我也做了延缓衰老这个项目,并且我也储存了我的干细胞。

主持人续续:效果是非常好的。

吴宜蓁:非常好,因为我们做完之后,不光是嘴巴说你看起来年轻,没有用,没有数据。要看你的体检报告,我们做项目之前你需要体检,一份报告要给实验室评估,一份报告要给我们的三甲以上的医院评估,我们合作医院评估,评估两边都同意你做,你符合我们的条件才可以做我们的项目,做完以后,一年以后我们建议你去体检,对比一年前的报告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你三高,比如说你有其它的问题,像我刚开始是胃不好,我有严重的胃病,干细胞也叫万能细胞,可以自我修复,可以把我的胃修复。你说这是治病,不是,它是保健,它属于保健。很多人说现在的细胞来治疗病这块,我说治病一定要临床,就是你一定要通过临床才可以治病。我们保健这块,是把以前李政道博士他的研究技术,运用到美亚这块,用来延缓衰老。例如我,我做完以后,我就回了台湾去体检,一体检,我很高兴的一件事情说,医生告诉我,你的生理年龄只有25岁,这是非常开心的。我马上把我的干细胞存起来,存起来有一个好处,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白血病人,他的配型刚好跟我配型成功了,我可以把它捐给他,我将最健康、年轻的干细胞,捐给他。还有一个好处,万一若干年以后,我的机体有问题时,我可以用它救自己,或者说没有问题,用它让自己更年轻、更健康。

主持人续续:其实说到延缓衰老,大家一直都会比较局限于面部的衰老,那我们在开发的项目,其实是整体身体的延缓衰老。

吴宜蓁:是,身体。其实人年轻,当然面部、身体的保养很重要,但如果你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老化了,你的表面上就像一个墙,它已经渗水了,我们去刷一层粉,暂时把它盖住,但水还是会渗出来,人也是一样。如果你的机体已经衰老,那其实外表也只是暂时,像18、19岁的小姑娘,活力四射,她的眼神就是年轻,她的机体就是年轻,我们真正年轻是从内到外让自己更年轻。这也是博士团队教我们的。

主持人续续:这个项目实际在推广上做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吴宜蓁:我们现在推广效果非常好,将近四年的时间,通过前面的筹备期,现在基本上是有口碑了,像我做好了,我会让我妈妈做,我让我的姐姐做,我让我的亲戚做,告诉她这个是好的。

主持人续续:大家都愿意。

吴宜蓁:愿意,因为她看的到效果,比如说我们很多客人,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客人,女性,她是一个企业家,一年疗程做完以后,她整个人开心的不得了,第一个是她瘦了,其实不是减肥,我们跟减肥没有关系,为什么瘦?因为新陈代谢好了,她的新陈代谢好,她自然就变瘦了,干细胞也修复了她皮肤,她的皮肤也自然变好,整个人看起来阳光,因为她身体好。身体不好其实很痛苦,她不想动,她想休息,身体好就活力四射,她又办了一个Party庆祝,特别公告大家,她的Party很多人说,你怎么整个人都变了,你做了什么,现在大家都想整形,你做了什么,没有,怎么感觉你整个样子变得那么年轻。就是因为机体改变,改变了她,让她变得很年轻。

主持人续续:非常的棒。

吴宜蓁:对。

主持人续续:当时为什么把总部设在北京呢?

吴宜蓁:这也是一个故事,其实我们集团一直在想,是把香港作为总部还是上海作为总部,还是北京?我评估一下,我个人想北京,用现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接地气一点,我觉得可能很多科学家、很多医院、医疗资源都在这边,我们现在另外一个实验室在北大医疗产业园区,这样的话对我们科学家也好,对我们在医学上的交流来讲是非常接地气,所以放到北京。

主持人续续:是很好的选择。

吴宜蓁:谢谢。

主持人续续:那您因为从事这个行业也有一段时间,您觉得其实我们知道最好的是在美国或者台湾,然后包括我们大陆,现在它的氛围或者是您觉得它行业发展的一个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吴宜蓁:其实说实话,现在目前美国还是领先,但是跟很多行业不一样的地方,其实在美国最早期,干细胞是禁止的,最早他们认为是上帝造人,像克隆这种,我们可以用生物科技这种来制造一个,视频上有看到在老鼠上面有一个手指头或者做一个耳朵,因为美国他们认为说,这个是伦理的问题,所以有段时间是禁止的。

主持人续续:停止了。

吴宜蓁:停止了。奥巴马上台以后又恢复了,为什么能通过这块?其实美国也有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跟他的距离并不是很大,台湾其实在这方面研究也是一直很领先,一直在做。我是觉得中国以后未来是领军的,为什么?我们的资源,我们在美国很多的华人在研究这个非常顶尖的项目,华人也是中国人,我觉得应该把一些优秀科学家都引进到中国来,我们也可以像高铁一样成为世界NO.1,因为我现在做了生物科技这块,干细胞这块,我跟医院打交道的时间是非常的多,其实我也去美国看过,我们国家的医疗水准是非常高的,只是我们的人口比较多,我们的医疗的环境比较差,但我们的技术还是一流的。

主持人续续:不是差在服务上,不是差在技术上。

吴宜蓁:我们的服务要跟上,其实我们的技术是非常棒的,因为我们两边都在走,我能看的到,我们医疗技术也非常好。但是我们的服务,还有我们医院的管理,还有我们的服务是比人家差很多。

主持人续续:因为我们的患者基数大。

吴宜蓁:对。

主持人续续:研究的案例比较多。

吴宜蓁:案例太多了。

主持人续续:因为现在很多国外医院他们都过来找中国的患者。

吴宜蓁:是。

主持人续续:收集一些大数据。

吴宜蓁:是,现在美国的希奈医院,他们希望跟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是在研究干细胞,心脏干细胞这块,我们会跟其它医院合作一起到中国来做临床。

主持人续续:其实我们跟国内外的先进医院都有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

吴宜蓁:对,非常密切。因为我们的博士团队,李政道博士原本是在美国红十字会实验室当主任,他下面全部是白人,杨文光博士是在橡树岭,橡树岭研究这块大家都知道,也是在那里当研究员,都是NO.1。跟他们合作的也都是世界顶尖的人,而且同时他们两位也是实验室,就是国际认证的审查员之一。

主持人续续:那企业发展到三四年这个阶段,您觉得是不是符合您当时的预期,还有对未来的规划,您是怎么想的?

吴宜蓁:我们的规划是在预期之内,但是我们会加快脚步,因为不光是在中国,在国际上,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我也刚从英国回来,也看到一些英国生物科技的发展,他们也在大步地往前走。我们可能要更快的速度推动这块,我们是按照预期的步伐在布局,在走,但是我觉得应该再加速一点。

还有一点,未来的话,我希望跟全世界的干细胞研究所结合,包括我们在中国的实验室跟国外的实验室怎么样能结合在一起。因为科学这个东西是无国界的,因为这是救人,怎么把国外好的、最先进的东西引进到国内,我们希望再出诺贝尔奖的是我们中国人。

主持人续续:美亚集团的。

吴宜蓁:也不是美亚集团的,是中国的,在世界上有名的,所以我希望推动这块。

主持人续续:那我觉得您的志向不光是在商业或者是说营利这方面,其实对社会的贡献,对于过细的荣誉其实也是非常的看中的。

吴宜蓁:是。在我创建美亚之前的第一天,我就觉得是对社会要做一点什么,听起来好像是在讲一些大的话,其实不是。因为我们在成立美亚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在救助贫穷的白血病孩子们,到目前为止,我们跟军区总医院合作救了十几例白血病的孩子,他们家境非常贫穷,如果我们不救助他们,他们可能几个月就没有生命了。我们伸出援手,也呼吁我的朋友们还有社会人士跟美亚一起来救助他们。我觉得对于一个企业来讲,营利是必然的,为什么?你不营利无法去做,那是在空谈。但是在你营利的同时,你有没有想到,对社会做一点什么贡献。我们集团也一致通过,用我们的营利的5%来救助那些孩子们,16岁以内白血病孩子,我们定点的去做这件事情。因为我觉得现在很多公司都是向钱看,向钱看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尽社会的一个责任,对一个企业来讲你能不能担当这个责任,这也是我跟董事长,我们一直在探讨这个问题,并且落实实际的行动,这还不是想。因为想没有用,很多人都会想我赚了钱以后做什么,我觉得你从第一天开始,你就开始做,能做大做小没关系,你要去做,实实在在,也不重于宣传,就是做,来帮助别人。

主持人续续:而且我们在医疗健康行业,实际上更应该去做这样很落地,刚才您说很接地气的事情,真正的去帮助这些白血病的孩子。

吴宜蓁:对,现在白血病的孩子越来越多。有的孩子是非常的贫穷,曾经我记得在一个微信看到,呼吁大家不要喝饮料,孩子得白血病全部是喝饮料喝的,其实并不是,他们必须去看看这些白血病的孩子,关怀他们,其实这些孩子们家境非常贫穷,他们没有钱去买饮料。

主持人续续:都没有钱买饮料。

吴宜蓁:是,所以基本上是社会的空气、污染等等导致。

主持人续续:确实刚才跟您交谈中,您也不断地在提到实验室,我觉得肯定实验室在我们公司业务里面,或者在您心中应该是非常重的一个位置,那我们公司在这快的投入或者您觉得它的发展,您能跟大家聊一聊吗?

吴宜蓁:实验室是博士们在里面研究、研发的一个地方,我们是国际认证的零级,对公司来讲是一个命脉。很多人告诉我说,他们做干细胞,他们没有实验室,我有时候就有点纳闷,你没有自己的实验室,你怎么能推广这份业务,实验室为什么要是自己的实验室?为什么要国际认证?因为所有的流程必须按照国际认证SOP的流程进行,我们的实验室跟一般研究的实验室又不太一样,研究的实验室我可以失败99例,1例成功就不得了,在我们这里是要百分之百全部成功,你不能有0.1的失败。所以我们每一个环节都是非常的严格,我们的实验室不输于国外任何一家实验室,因为我们的博士团队他们对这方面的要求非常的严格。我们目前是在北京和徐州都有实验室,也在上海跟复旦大学合作,准备在复旦大学设实验室,甚至各个地方政府也要求跟我们合作,我们去考察,看看能不能在那边设立实验室。但实验室也不能设太多,为什么?因为它需要博士的控管,因为它必须满足一定的标准,不是你想建就可以建。连风向都要注意到,比如实验室在这边,我隔壁刚好养动物,那样都不行,因为风可能将污染带到我们的实验室,只要0.1的污染就不行。

主持人续续:要求非常严格。

吴宜蓁:非常严格。国际认证也非常的重要,比如说当这个实验室的主任他必须有国际认证,但是这个主任离开这个实验室的时候,这个国际认证是没有用的,这张证照就废掉了,所以是非常严格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在这快的投入,资金的投入也非常大。

吴宜蓁:对,几千万到上亿,每个投入都非常高。

主持人续续:整个行业都是很烧钱的行业。

吴宜蓁:是非常烧钱的。其实研究就是烧钱,但是如果能研究出来一个,对我们现在来讲是不得了的。杨文光博士的研究方向跟李政道博士的研究方向是不一样的,杨文光博士研究的是免疫细胞治疗癌症这块,他在美国的FDA都通过第三期,他要研究第四期,到中国来还是要再继续临床,但是有参考数据了。杨文光博士免疫细胞治疗癌症这块,有人说用了一年、两年,那是不可能的,他是花了十年的时间,一期一期的去临床,那其实是非常少见的。

主持人续续:虽然我们公司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们博士研究的时间其实是非常长的。

吴宜蓁:对,像我们李政道博士、杨文光博士,他们基本上都研究了四十年以上。

主持人续续:四十年以上。

吴宜蓁:四十年。

主持人续续:他们智慧的精华全部在我们集团上体现了。

吴宜蓁:是,因为我们后来整个买下来,就是技术入股,但是我们公司好像才四年,他们的研究在美国,在法国,然后回到台湾和到大陆的研究,这些我们全部买下来,其实他们的研究都是四十年以上的,科学家们都是这样。我们公司还有成立科学家咨询委员会,这些作为我们一个后盾,比如说像长庚医院的张承能,他是我们台湾十大名医之一,我们徐州附属医院的鹿主任,他在血液科已经三十多年了。还有军区总医院的封院长,他是儿科医院的专家。还有原来长庚医院的黄俊雄院长,他是做膝关节,制造膝关节的,他也是我们台湾政府一些高级官员的医疗召集人。等等这些,还有简主任,他是台湾医院的一个副院长,人家叫他台湾一把刀,专门做高创伤的刀,原本是主任,现在是副院长。

主持人续续:所以我们这边不光是要求血液科的专家,其实各个科室的专家都有。

吴宜蓁:是的,我们需要不同的专家做。

主持人续续:知识后盾。

吴宜蓁:对,后盾,所以叫科学家咨询委员会,作为我们集团的后盾。

主持人续续:那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访谈也快要结束了,其实我觉得您作为一个非常杰出的女性创业者,包括之前在金融行业也是做得非常棒,能给我们女性网友们一些关于职场方面的建议,您看您总结一些心得给大家。

吴宜蓁:职场上,我觉得女性在职场上是比较辛苦,因为我们的生理,还有我们的一些情绪,我觉得在做一个公司的时候,可能最重要的就是情绪的稳定。

主持人续续:要稳定。

吴宜蓁:对,要稳定,比如说我看到很多职位很高的女性,有时候情绪会不太稳定,就会比较辛苦一点。所以不光只会工作,也要培养自己的兴趣,自己的爱好,自己的生活。其实我很怕人家叫我女强人。

主持人续续:还好我没用这个词。

吴宜蓁:我觉得我一点不强,那只是我的工作,所以要把生活和工作分开。要有自己的一个业余爱好,我经常打坐,每次我会打坐半个小时,因为我很忙,所以我会利用时间,因为我看到很多职场的女生,把自己弄得很累,很辛苦,她没有其它,只有工作和工作,我希望她在工作之余……

主持人续续:也要享受生活。

吴宜蓁:享受一下生活。

主持人续续:好,那今天采访我们就到此结束,再次感谢吴总作客我们本期健康《名家》,我们下期再见。

执业经历


吴宜蓁 美亚生物科技集团董事及总裁
曾任:

  法国兴业银行中国区个人银行副总裁

  英国渣打银行台湾及中国区副总经理
现任:

  中华文明教育基金会董事长

  中国科学家协会副理事长

  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理事

  美亚爱心小细胞项目发起人


美亚生物科技集团:美亚生物科技集团成立于香港,在北京、上海及台北设有全资子公司,并即将陆续在全球其他重要城市成立子公司和实验室,同时筹备建立癌症基金会。

  美亚结合美国及海峡两岸生物科学家团队,以脑癌权威杨文光博士及"血清干细胞之父"李政道博士为首,全面投入自体干细胞再生技术研究,为高端人群定制了改善亚健康、延缓衰老的生命力计划。而且拥有以吴宜蓁董事及总裁为首的管理团队及刘振玮董事长为首的顾问团队,团队力量全面覆盖到法律、金融、生物科技、管理、健康保健等多种领域。以“安全、有效、关怀”的文化理念服务于关注健康的高端客户人群及亚健康人士。

  美亚是生物科技领域尖端技术商业化的孵化器,拥有完整的经营与科研团队,为每一项国际认证的实验成果制定计划,让改变未来的生物技术真正服务于人类。

  美亚关注全球生物前沿科技,致力于尖端技术的商业化运作,是全球先驱的生物科技商业应用化平台。美亚,让科学家成为您的生命状态理疗师。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