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近年来,甲状腺疾病有明显年轻化女性化的趋势,临床观察发现甲状腺癌的发病率也在逐年上升, 是目前发病率上升最快的恶性肿瘤,。据统计每5人中就有近1人存在甲状腺结节的问题,而甲状腺结节患者有约三分之一是需要手术治疗的。

嘉宾介绍

姚宏伟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普通外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擅长疾病:胃肠道肿瘤的微创手术治疗和综合治疗、结直肠癌肝转移的手术和综合治疗、肠梗阻的诊断和导管治疗、甲状腺疾病的微创和美容手术

深度问答

  • Question

    甲状腺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

    answer

    姚宏伟: 我们管它叫维持人体代谢,我们说没有它或者它的功能强了它会怎么样,正常的话很难描述,如果说它如果功能增强了,那甲亢,那人就会吃得多、喝得多,但不长肉,体重可能下降,如果它的功能不够,我们叫甲减,那么人容易犯困,容易疲乏、水肿,如果正常的话,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 Question

    甲状腺疾病疾病为什么女性会得的比较多呢?

    answer

    姚宏伟:两个因素吧,第一,我觉得还是跟我们性别有关系,女性她跟男性不一样,从我们血液的里边来看,她有一种雌激素,那么雌激素和甲状腺疾病的成因是有关,而男性的雌激素是很低很低水平的。第二,和女性对自身的关注有关,女病人对于美观要求严格的话,会更注重。
  • Question

    现在所有的这种甲状腺手术都是需要动刀子的?

    answer

    姚宏伟: 不是,现在多用微创的方法。微创的方法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有雏形了,但是真正大面积地铺开还是从20世纪90年代或者是从我们新世纪的前十年开始的,就是2000年之后开始的。甲状腺的手术微创技术真正发展还是比较晚的,是从我们2002、2003年之后。

访谈实录

名医堂98期:甲状腺疾病的微创治疗和美容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近年来甲状腺疾病的发病率在逐年地上升,并且有年轻化、女性化的趋势,那据统计,每5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就有甲状腺结节的问题,那么这些患者有三分之一都需要进行手术治疗,甲状腺疾病应该如何尽早地发现,又怎么样安全地就医来治疗呢?那今天我们请到的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普通外科的主任医师姚宏伟教授来跟大家谈一谈这方面的知识。

姚老师您好,欢迎您做客《名医堂》。

姚宏伟:主持人好,腾讯网友大家下午好。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说起来大家都很了解,但是甲状腺在人体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功能呢?它是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您能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吗?

姚宏伟:首先甲状腺是我们的一个内分泌器官,位置呢就在我们脖子的中下部的前方,大约就在我这个领带结的后方就是。

主持人续续:哦,这个位置。

姚宏伟:它的体积并不大,一般来讲呢,它大约是大概5乘以3乘以2那么大,两侧各有一颗,重量也大约一侧有十几克的样子吧。

主持人续续:那它是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

姚宏伟:它的作用说起来呢,比较地模糊,我们管它叫维持人体代谢,代谢,比如说我们说没有它或者它的功能强了它会怎么样吧,说正常的话很难描述,比如说它如果功能增强了,那甲亢,那人就会吃得多、喝得多,但是不长肉,体重可能下降,如果说它的功能不够了,我们叫甲减,那么它会人容易犯困,容易疲乏、水肿,如果正常的话,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甲状腺疾病最近的这个发病率真的是在上升,并且我们每年都要体检嘛,我们经常有同事就会查出来有甲状腺节减甲亢、甲减这种情况很常见,那您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状况呢?

主持人续续:在这儿我想我们话分两头说,第一点确实我们发病率我们认为还是提高了,因为甲状腺疾病我们觉得还是和整个社会的发展还是有关系的,比如说社会发展了,我们的人的生活压力会增加,那我们典型地出现心理疾病的人会增加,那么心情的变化可能会影响甲状腺疾病的发病率。另外呢我们的饮食,我们的各种环境可能会有一些污染,都可能会增加甲状腺疾病的发病率,这是从大环境来讲,确实大环境在发生变化,因为社会总在进步嘛,它会增加,第二呢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目前的检测手段比原来的方法改善了,以前只靠手来摸,手诊,现在我们靠超生来检查,而且超生检查的这种精度也提高了,以前比如说5毫米的结节超生发现不了,现在用彩超就能够发现了,所以呢,发病率本身提高了,而检出率又提高了,二者合二为一,大家就觉得,哦,为什么怎么这么高的发病率呢?我觉得这是两个原因造成的。

主持人续续:那甲状腺疾病疾病为什么女性会得的比较多呢?发病原因是什么呢?

姚宏伟:这个也有两个因素吧,第一点,我觉得还是跟我们性别有关系,因为女性她跟男性不一样的,从我们血液的里边来看,她有一种雌激素,那么雌激素和甲状腺疾病的成因是有关系的,而男性的雌激素是很低很低水平的,这是一方面。第二呢,和女性对自身的关注度可能有关系,女病人如果说对于美观要求严格的话,她会更注重,比如说我的面部和颈部是外露的器官,会更注重这些器官的检查,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您说是她脖子粗了会很关注。

姚宏伟:更愿意积极地去做检查,而男性呢可能对于事业,对于这方面关注度更高一些,而对于自身的健康状态关注度可能低一点,当然这个是次要原因,主要是和雌激素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甲状腺常见的一些疾病有那些呢?是不是就是我们说的甲亢、甲减还有甲状腺结节呢?

姚宏伟:常见的我们按照它的分类分两大类,第一类我们称其为叫功能性病变,就是它的功能出问题了,功能正常的应该叫normal,是正常,如果功能亢进了,我们叫甲亢,功能减低了,叫甲减,这是功能一甲状腺是内分泌的一个器官,它分泌一些激素,激素是会产生后续功能的,功能不好了,它就一定是出问题了,或高甲亢腺,或低甲减,第二就是说我们它的形状出问题的,这是两个概念,功能它一般来讲是和后续的血液学检查相关的,形态和我们一般做超生或者用手去摸这种形态学是相关的,比如说长一个东西,可能是良性,也可能是恶性,这叫形态学的异常,这种的话,平时我们老百姓讲的叫结节,甲状腺结节,我们医学上分良性、恶性之分,所以从两方面来看,一个是功能异常,一个是形态异常,功能异常就是甲亢或者甲减,如果是形态异常,那就是甲状腺结节,或者是良性肿瘤或者恶性肿瘤。

主持人续续:哦,原来甲状腺结节和甲亢、和甲减原来是这样一个关系?

姚宏伟:是两种不同的分类方法。

主持人续续:哦,是这样的,我还一直以为它们是并行的三种疾病。

姚宏伟:它可以甲亢同时合并结节,但是它是两种病,一种是形态异常一种是功能异常。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经常说甲状腺癌的一个发病率也是在逐年上升,那么甲状腺癌和甲状腺结节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姚宏伟:从广义来讲我们把所有的甲状腺的功能,形态学的异常,尤其是长结节我们都称为甲状腺结节性疾病,但是呢,结节里面我们至少还分良性和恶性,那恶性的来讲,一般还是以癌多见一些。当然还有一些别的类型的恶性疾病,比如还有甲状腺转移性的疾病,比如说一些甲状腺的淋巴瘤,但它不属于这种狭义的癌,都叫恶性疾病。但是癌的发病率,刚才主持人提到了这个发病率的问题,又回到我们刚才提的甲状腺疾病的发病率,癌的发病率确实也在逐年提高,这和我们刚才提到的发病率的增加,原因我想是一致的,第一还是因为我们大的环境在发生变化,因为现在整天上来讲,各种癌的比例都在提高,那么根据北京市我们的卫生部门的官方数字,我们现在从肺癌到胃癌、肝癌、大肠癌到甲状腺癌,各种癌的发病率都是在逐年提高的,这个我说了,还是跟大环境,跟社会发展程度相关的。第二个,甲状腺癌的发病率提高,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就是刚才我说到了我们的检测手段比原来的,第一个,改进了,第二它的精度提高了,原来特别小的甲状腺癌我们查不出来,而现在我们能查出来了,所以两个原因。

主持人续续:而且每年的体检也都会检查甲状腺这块的健康的一个状况。我觉得对检出率也是有一个很高的帮助的。

姚宏伟:对对对,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常规检查了已经。

主持人续续:我刚才在开始的时候也说了,现在每5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可能就患有甲状腺结节的问题,并且有三分之一的患者都需要做手术,那哪些甲状腺疾病都需要进行手术治疗呢?

杨宏伟:从大的方面来讲我们分成两大类,第一类是良性病,第二类恶性病,一般来讲良性病我们把它分出四小类,第一小类就是一个良性节节它明显影响到你的外观了,比如说,哎,美女您的脖子这儿怎么比别人高一块儿,一查,要说这良性的,但是您自己觉得它对你的形象、外观有影响。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能看出来的话,这个结节就应该是比较大的结节了。

姚宏伟:一般来讲,还是在3、4公分以上了才能看出来,3、4厘米以上,但是这个很难说一个定数,胖人就得大点,瘦人的话可能就小点能看出来,那么这是第一点。那么第二小类呢,我们管它叫胸骨后甲状腺肿,这个词很专业,可能一般的网友不理解,我打个比方,甲状腺它是一个蝴蝶一样的器官,蝴蝶翅膀分上叶和下叶,上叶就在这个位置,下叶呢会往下长,假如说在下叶上长一个结节,它有可能还往下长,再下是就是胸骨了,胸骨是保护肺和心脏的,是很结实的一块骨头,假如它往下长的话就会压迫胸骨后的重要的一些零件。比如说气管,气管被压了人就会憋气甚至呼吸困难,还有一些大血管,这些大血管呢,要么是供大脑的,要不就是往下来走供应腹腔里的肝脏、肾脏一些器官的,这个血管一被压迫的话导致这些器官缺血,所以都是碰不得的一些重要零件。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块的结节一定要把它拿掉。

姚宏伟:要拿掉,避免它引起一些致命性的一些后果。这是第二小类。

第三小类就是说我们说如果是这个结节它引起甲亢了,形态学上的异常导致甲状腺的功能异常了,那么这个也要做,如果甲亢的话,会引起一系列的后果,吃的多、喝得多,但是不长肉、消瘦,会影响人的代谢,那人的营养会越来越差,所以这个是必须要做手术的。

第四小类就是叫可疑发生癌变的。比如有些癌变的倾向,它的结节也不小,我们看到一些有癌变倾向的一些之指标,比如说它有钙化,它边界不清楚,它增长速度偏快,那这些的话也是需要把它闹掉的。

主持人续续:需要做手术的。

姚宏伟:对,需要做手术的。大致这么四小类吧。

第二类说的就是甲状腺的恶性肿瘤了,老百姓可能俗称叫癌症,但是恶性肿瘤其实有很多种,我们不妨把它叫做甲状腺癌吧,因为癌症是占到99%,还有一些罕见病我们今天不聊。刚才我们跟主持人聊到了,甲状腺癌其实它的发病率是有显著提升的,大环境是一方面,检出方法、检查率也是另外一方面,现在其实比较准确的检查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没有创伤的,一种是有创伤的,无创的就是彩超,现在靠我们这些高频探头做出的彩超是很清楚的,它在这些有经验的大医院里的超生科医生他能够有90%多的诊断的准确率,这很高了已经。因为甲状腺癌不同于别的肿瘤,它比较表浅,很容易就被超生扫到,不像肠癌、胃癌很深,在腹腔里面。

主持人续续:它的检出的准确率是非常高的。

姚宏伟:非常高的。这是一方面。第二呢,现在我们还有一种比较好的方法,我们叫超生引导下的穿刺活检,在超生看着它,用一根针扎到里面去,把它组织取出来一点点拿去做病理化验,当然这个是最最准确的,如果是说这个是癌,那就百分之百是没跑了,这个我们管它叫金标准,它比超生还要准,但是前提是你得能够扎准了,能够取到了,那么这种诊断的准确率是非常高的,接近100%的。这样的话我们通常是用于一些手术前病人的确诊,做一个超生引导下的穿刺活检。

主持人续续:那这么大范围的一些患者都需要甲状腺疾病患者都需要进行手术治疗,那是不是轻度的患者其实一些药物治疗也能够帮助甲状腺疾病的恢复呢?

姚宏伟:一般我们还是这么分,还是回到我们刚才的分类方法上,对于甲状腺的功能性疾病,主要靠药物治疗。比如说。

主持人续续:甲亢和甲减是吗?

姚宏伟:甲亢的病人我们给他吃一些抑制甲状腺分泌的药,那甲状腺的共蒙就会被抑制住了,当然它引起的一系列负作用也会得到抑制,比如吃饭没那么多了,体重也会慢慢慢慢地恢复,他的心率也会下降,甲亢会引起人的心跳加快的,我们的心慌,会很难受的。那么对于甲减的话,病人没有精神,水肿,通过我们给他补充甲状腺素,这个很简单,也很安全,也能够把功能调到正常,功能性疾病靠药物治疗这是有效的。但是说甲亢呢,我们话说回来,它是一类比较复杂的疾病,药物治疗有复发的,也有控制不住的,如果是药物治疗无效的,还可以选择一些放射性的药物治疗,比如说碘131经常做节目的,主持人可能知道,网友可能也会知道,如果说药物治疗碘131治疗无效,最后一个选择,那我们就是手术了,手术治疗它是属于创伤最大的,手术大家都知道,动刀嘛总要有风险。在脖子这个部位。

主持人续续:对。大家一提到手术的话,心里就感觉很难受一下,能吃药解决的问题就吃药解决了。

姚宏伟:尤其我们说在脖子这种叫咽喉要道,这个部位的所有器官和组织都是和人的生命是密切相关的,比如说气管,管喘气的,颈部的大血管管着大脑供血的,后边的神经管着我们说话和发音的,都是很重要的一些零件吧,人体零件,都是碰不得,所以这儿的手术很精细。

主持人续续:那话说回来,说到我们这个手术治疗的方法,那是不是现在所有的这种甲状腺手术都是需要这种动刀子的?直接拉口子的,我们听起来让我们胆战心惊的方法呢?

姚宏伟:主枝人这个话题是我们外科医生比较感兴趣的,我相信也是很多网友比较感兴趣的,因为我想无论什么样的社会,都是需要科技推动它往前进步和发展的。

主持人续续:对。

姚宏伟:那么进入21世纪以来,其实在医学科技方面,有几个标志性的成果,或者叫革新,就是我们这种微创技术,微创技术。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手术这块也有一些微创的方法?

姚宏伟:微创的方法。其实微创的方法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有雏形了,比如说我们做腹腔里面的一些疾病,阑尾炎、胆囊炎和妇科的一些卵巢囊肿手术,都是可以的,但是真正大面积地铺开还是从20世纪90年代或者是从我们新世纪的前十年开始的,就是2000年之后开始的。甲状腺的手术微创技术真正发展还是比较晚的,是从我们2002、2003年之后。

主持人续续:2002、2003,也就是才十年。

姚宏伟:十年多一点的时间。因为这里边有它一个争议的问题,那么因为甲状腺我们说了,它就在我这个领带结的后方,其实就在脖子上切一个小口打开就是,很简单,切完了再关上又方便,为什么还要选择那些微创呢?微创方法其实现在我们也在且行且思考,那么我们在分析它有利,利跟弊怎么权衡,怎么进行比较,比如说我们现在常用的微创方法,我们可以从胸前,从乳房的部位打两个小口,在胸口中线这儿打第三个孔,三个小孔很小,5毫米,顶多10毫米,就是一公分的小孔就能够把这个部位的手术做下来,做完之后脖子很光滑,恢复好之后跟没有做过是一样的,对于很多种青年女性患者其实还是非常非常受青睐的。在我们医院做的手术,我最年轻的病人有14岁的,最大的年龄的病人大家可能想不到,还有65岁的。老年朋友他也有人对自己的外观很在意,艾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所以呢,主要取决于患者朋友对自己的美观需求有多大,其实我们对现代,对年龄这块我们并不要求太高,只要患者需要,那我们就来探索,来改进,精益求精地做这些技术。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说到,我有几个问题,就是您说为什么甲状腺微创手术它会比其它的手术要发展得慢这么多些年呢?是因为它有很多风险在里面吗?

姚宏伟:主要在于它有争议,我打个比方,比方说我们传统手术做一个胆囊手术,以前需要开一个刀口要20公分,很长一个刀口,20公分,而我们现在做微创手术,打三个孔就可以,每个孔大约是半公分到一公分,小孔很小了,很小,优势很明显,这么长的刀口现在变成这么大的孔了,而甲状腺呢?我们要开口的话也开挺长,大约4公分到6公分这么大个刀口在这个部位,切孔的话,打孔的话也很小,从胸前或腋窝,三个小孔很小,半公分到一公分,但是需要我们做出一个隧道,这个隧道是比较长的,大约会有17个厘米左右,大家可以量一量从腋窝到我们颈部要量一条直线,大约17个厘米。这条隧道是凭空多出来的,那么也是我们从颈部做手术所没有的,那么这个其实来讲,它的创伤是比我们从脖子做稍略微大一点点,但是由于我们用的是微创的技术,到脖子这儿创伤又变小了,所以这两个进行一个权衡和相抵,抵消之后我们观察到我们的病人术后的恢复,总体上来讲和我们开刀做是差不多的。比如说开刀手术一天出院,我们做微创手术,一天顶多两天,也能出院,也是没有问题的,患者对术后的疼痛感都差不多。

主持人续续:那它的风险会不会比传统手术要高呢?

姚宏伟: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专业的问题,我很佩服我们的主持人。它的风险,我们是这么评价的,对于一个比较熟练的能够掌握这种微创孔技术的手术医生来讲,风险是几乎和开刀手术是一样的,但是呢,在你学习的过程当中,对病人来讲风险还是蛮高的,为什么呢?我们讲,这叫学习曲线,要走一些弯路才能够学会,所以呢,这个手术如果做的话,我们建议大家到一些技术条件比较成熟的大院来做。一般来讲,它已经渡过了学习曲线了。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讲这个手术其实有很大的难度在里面?

姚宏伟:它的难度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第一呢,我们需要从隐蔽部位做一个隧道,比如从腋窝到乳房做到我们的颈部前方去,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需要熟练地使用这些微创外科的仪器,内窥镜仪器,而直接做开刀手术,用手用普通线就可以了,这是这两个手术的主要区别。

主持人续续:那也就是说其实它对比传统的手术的方法,它的安全性和风险它是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是这个意思吗?

姚宏伟:在有经验的熟练的外科医生的手里是差不多的,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能够和我们平常的开刀手术可以比拟了,无论是手术时间,手术的风险、还是术后的恢复的速度,都是差不多的。

主持人续续:那其实它的优势最主要的一点就是?

姚宏伟:美观。

主持人续续:美观。它不会在脖子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疤。

姚宏伟:对。这个也是在早期的时候,它所带来的争议,因为它的微创效果呢?有,主要在脖子这儿,脖子这儿一没有刀口,第二用的都是有一些很精细的手术仪器在操作,所以在颈部局部它确实是微创的,但是呢它又多了一个额外的隧道,这个隧道是比颈部手术多出来的,当然就多一分创伤了,这两个可以进行一些个抵消,但是总体来讲还是会大一点点,但是因为这些病人都是一些中青年的病人,这个年龄的病人的体力比较好,他的恢复速度也比较快,所以我们总体来看病人在术后的恢复的时间上、程度上是差不多的。

主持人续续:那我想要问这个费用方面的话,是不是微创手术的费用要比传统手术高很多?

姚宏伟:这个还要是,我们稍微讲点医保制度吧,因为在北京呢,包括外地病人都是有医保的嘛,医保目前来讲,只覆盖到传统的开放手术,开刀手术,我们做微创手术它比起传统手术比较不一样的,除了技术方面,所用到的耗材,比如说用到内窥镜,用到的我们一些止血的设备,这些呢目前还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之内,大约比传统手术要贵两千块,这两千块医保是不覆盖的,再其余部分按医保报销。

主持人续续:那也没有高很多。

姚宏伟:没有高很多。

主持人续续:嗯。那我想说,就是像甲状腺癌这种比较大的瘤,或者是比较大的这种结节,是不是也能够通过微创的方法来治疗呢?因为很多比较大的肿瘤可能就是要用外科这种大手术来做,不知道微创的方法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姚宏伟:这也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因为这就谈到了我们关于腔镜手术能做什么?除了常规的一些中小的我们没有任何问题,就是我们能做到多复杂的手术?是这个问题吧?

主持人续续:对。

杨宏伟:比如说甲状腺结节,当然在城里比较少见了,如果我们到山区去,尤其是到一些相对偏远的,比如说以前我们去过四川的阿坝地区,那个地方呢病人甲状腺有多大呢?大家可能都想象不到,会有20公分,会有这么大的甲状腺的结节。

主持人续续:长在脖子这个位置?

杨宏伟:甚至比我们的脖子还要粗,20公分这么大的。当然这个也是由于以前我们的一些饮食结构里面它没有碘造成的,现在我们国家的基本的用盐里头都加了碘了,这样罕见的大肿瘤少见了,在城里面,尤其在城里面,我们查体非常地规范,年度有体检嘛,很少发现这么大的,但是偶尔也会有一些从边缘地区来的病人,可能有十公分的,十公分的肿瘤,就是这么大的肿瘤也能见到,但是我们常见的也就3、4公分的,但是呢,刚才主持人问我了一个问题,说上限多大?一般来讲呢,6公分是我们的一个上限值,6厘米,上限值。大约是一个鸡蛋吧,小鸡蛋那么大。这在甲状腺来讲已经很大了,就会明显地这块是隆起。

主持人续续:很大一个。

姚宏伟:6厘米是我们的一个界限。

主持人续续:其实已经能做很大范围的一个?

姚宏伟:很大了,6厘米在城市里面是很少见的。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说癌症能不能做?因为癌症手术我们知道,它跟良性病的区别在于,第一,它要切除范围要扩大,因为癌症肯定要切干净嘛,第二就是它会不会转移,转移的要不要切?就是淋巴转移要不要切?这两点在我说了,在有经验的大医院的这些外科医生的手里都是没有问题的,现在也是我们的常规手术,都是能够完成的。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这一块的话,其实跟传统手术基本上是差不多了?

姚宏伟:差不多,但是也有一些我们做不了,我打个比方,比如说第二次手术,第一次做过一次了,又复发了,那么它里边会粘得很厉害,原来的正常结构已经消失了,我们一般不建议再做第二次用腔镜做,因为第一次已经有刀口了,你何必第二次再从别处再打几个孔呢?用原口就可以了。另外呢,再就是对于一些特别肥胖的患者,他的脖子短粗,这样做起来我们会非常地困难,他的安全性不如直接开刀来得安全。所以呢,对于一些特殊的病人,我们会进行甄别。

主持人续续:就是医生会给他一些建议,是应该做微创手术比较好还是做传统的手术比较好?

姚宏伟:对。医生呢我们会掌握一个原则,什么原则呢?我们做手术,第一是为了治疗疾病,对吧?同时要考虑安全性,不能把这两个放在后边考虑,说我为了美观,把安全性和治疗疾病这个原则可以丢掉了,那这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这一点说得非常好。

姚宏伟:所以在安全的前提下把病治好,如果能够兼顾美观,三者合一那是最好的。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微创手术它能不能根治这些结节或者是,能不能根治结节?它的复发率是不是比传统手术高呢?

姚宏伟:我们外科医生能保证的就是能够把你的病变切干净,但是呢,再长不长,并不取决于外科手术,打个比方,这跟甲状腺它好比一块地吧,它和你的土壤有关系,可能跟农民的劳作没有关系,就是我怎么劳作可能改变不了土壤的本质,土壤它长草它还得长草,但是你可以施肥,可以除草,但是土壤的本质决定了它容易甲状腺的本质决定它能长结节而不是说我们没有,你能够发现的我都能够给你切干净,这个没问题,所以复发不复发可能不取决于我们手术的技术,但是说手术切除得不彻底也会有复发的情况,但是这样的情况在我们比较规范的医院里边,术前检查能够查得很清楚,手术能够切得很彻底,一般是不会发生的。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说,甲状腺的微创手术是从02、03年开始做的,那现在也就是十年多一点点的时间,那么这项技术是不是很成熟了呢?您认为。

姚宏伟:这个技术呢,它是起源于日本,我们中国大陆呢大约是从04年开始,也有十年了,一项新技术在我们这种叫泱泱大国,有这么多病例,它很容易就成熟了,因为我们的病例数太多了,任何一个大医院,我们医院每年就要做一千多例这样的手术,甲状腺手术,那么会有很充分的这种经验的积累,技术上我想现在没有问题。但是呢,我说的这种成熟仅仅限于一些中兴城市,综合性的大医院,真要说是你到了相对偏远地区他可能都没有见过这种技术,更不要说做了,在一些大的我们讲大的医学中心,比如说北上广大城市,一些大医院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三个城市也是我们一些大的医学中心的所在地。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选择这种微创手术患者的话多不多呢?他们会不会觉得才仅仅没几年,就觉得会有一些风险在里面,就不去做这样的手术?

姚宏伟:我们调查过,在不同的城市,它选择的比例也不太一样,比如在广州,就比北京要高,第一呢,再从经济方面,可能广州在医保政策或者自费上面病人更舍得花钱,第二个,南方人可能对于美观。

主持人续续:比北方人更讲究一点?

姚宏伟:更讲究一些,因为在北京,我们有时候,我们病人我们说在我们这儿你可以选择这种,可以选择微创都可以,病人说我对美观不是那么在意,甚至有些是年轻女性,但是绝大多数年轻女性都是愿意用这种方法,也有一些年轻的不这样,那么我的一个朋友他从深圳过来,他说在广东如果一个年轻女性不选择这样的技术,人家就会认为你脑袋出问题了,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广州的一个医生跟我说的。

主持人续续: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杨宏伟:深圳的一个医生跟我说的。他是这么认为的,我说这是北京啊,这是首都,大城市,如果说我们到了一些二线、三线城市他甚至都不知道这种技术的话,那病人当然就无从选择了,只能选择唯一的一种方法,所以呢,第一个跟观念有关系,第二也跟这个城市对这个技术的掌握的大院医生掌握的程度有关系,但是总体来讲,北方好于南方,大城市中小城市。

主持人续续:哦。也是跟每个地方。

姚宏伟:南方好于北方。

主持人续续:也是跟每个地方的人爱美的程度来决定的。

姚宏伟:对。

主持人续续:那您碰到的患者在哪个年龄段集中得比较多?然后他们都是一些怎么样的一个看法呢?对这个手术。

姚宏伟:我们做了一个统计,在我们医院做过几百例的微创手术当中呢,85%的病人集中在20到40岁。

主持人续续:很年轻啊。

姚宏伟:20到45吧,中青年吧,中青年女性,我最大做过65岁的,最小的做过14岁的。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是不是在北京的,列举北京,在北京的话,是不是现在所有的医院都可以做这个手术呢?

姚宏伟:北京,我们统计过,北京可能不超过5家医院能够做这种手术。

主持人续续:只有不超过5家医院?

姚宏伟:不超过5家医院。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北医三院这块的发展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姚宏伟:我们是从05年开始论证这个技术和这个项目,从06年开始做,到现在为止应该做了500、600例了。

主持人续续:都是很成功吗?您觉得。

姚宏伟:核心数据啊,我们大约是98.5%的成功率,还有1.5%的病人要做不下来,改成开放手术,我们考虑到安全性,因为病人的安全是我们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觉得这个技术做起来不安全了,当然这个往往是因为结节比较大或者结节跟重要的器官有关系了,比如说它跟器官或者我们的神经有关系的,如果我们愣做下去可能碰到这些器官了,就会导致严重的问题,比如说病人碰到气管了,那对你的呼吸有影响,碰到你的神经了,对你将来的发音会有影响,那我们一定是为了安全把它改成开放手术,但这个比例很低很低。我们检索过同期的国内外的报道,一般来讲,大约都在2%、3%甚至还有5%以上的报道,当然这个我说了,还和我们技术开展的阶段有关系,我们发生的这些开刀的病人多半发生在早期,在我们还在探索、学习这个技术的阶段,近期很少很少,几乎没有。

主持人续续:现在已经是非常成熟了我们这块?

姚宏伟:现在来讲应该在99.5%以上都能够成功的。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说到这个问题,我觉得其实甲状腺疾病如果你在网上一搜的话出来很多很多消息。

姚宏伟:发病率抬高了,老百姓关注太强烈了。

主持人续续:而且有很多民营医院还有一些。

姚宏伟:鱼龙混杂。

主持人续续:辨不清楚你应该怎么样去选择医院,怎么样去选择医生,在安全就医这方面您能不能给大家提一些建议。

姚宏伟:我想这个应该也是我们这个栏目的宗旨,为大家提供一个规范的诊疗方法。我想这样,因为我们都是从正规的医学院校学习毕业,在一些大学的附属医院工作,我们的观念还是遵从于传统的外科书,就是经典的外科书上的原则来,那么对于甲状腺疾病原则上,刚才我们说的,功能性疾病靠药物治疗,一旦是形态学发生问题了,长了结节了,那么请外科医生帮你判断要不要手术,因为不是所有的结节都需要手术,典型的良性结节,多发的,比较小的,一不用吃药二不用手术,只要你每年定期复查,如果没有变化,可以持续观察,它可以几十年没有变化,可以一辈子不用手术,这样的比例还很高,可能有50、60%以上的病人是这样的,可能不需要药物和手术治疗,它可以安全地伴随您一辈子,这是第一个,请到正规的综合性的医院里去找外科医生给您做个评估,我们医生会手诊一下,另外会给您化验一下功能有没有问题,另外还要做一个彩超,判断它的形态有没有问题,假如说有问题了,那就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地确诊,到底是良性还是恶性,这个方法我刚才也提到了,超生就会有一个很好的初期判断,如果对于判断不明确的,我们可以做穿刺活检,拿到一个病理学的报告,那个是最准确的,如果是恶性的,这个原则上是必须要做的,要做手术的。如果是良性病,刚才我们说了,四小点,如果大的,影响外观的,长到胸骨后了,引起甲亢了或者可疑要癌变了,还得手术治疗。现在呢我也看到了一些别的报道,一些射频或者先进的进口仪器来治疗的,至少现在我想都没有,可能我们不能去肆意地去评估评判这种方法的对与错,但至少它没有一个大按照范围的治疗经验在做保障,它的效果也许会好,也许会不好,我们也接手过这样的病人,来了之后,效果不好的,要到我们这儿两做二次治疗,这种治疗就非常非常麻烦了,已经动过一次了,我们再做就非常麻烦。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刚才说得非常清楚,就把安全就医的这几步骤以及我们医生的评判标准也是说得很清楚给我们网友朋友们。

姚宏伟:这是我们的责任,替病人把好这一关。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有说这个微创手术是从日本先流传过来的,那是不是现在日本的技术是最先进的?那我们现在的技术跟他们之间有没有一些差距?

姚宏伟:这个就是,这个我们可以说一下,目前来讲在全球,以东亚地区最为发达,整个微创技术最发达。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这类疾病在这块地区发病率最高呢?

姚宏伟:这个在全球发病率差不多,差不多,但是东亚地区,这个跟我们的人种可能有关系,因为我们从大家可以看到奥运会,我们东亚的这几强中日韩三国,在技巧类的项目上我们占优势,比方说乒乓球、羽毛球这些方面我们占优势,而对于一些耐力方面我们可能比较不占优势。外科医生也是这样的,比技巧方面的在亚洲,我们应该是领先于全世界的,中日韩三国。

主持人续续:杨老师非常幽默。原来医学跟体育之间也是?

姚宏伟:有时候是相通的,艺术是相通的。那么我们现在中国的外科医生,一些大城市,但是我们国家还有我们的特点,我们幅员太辽阔了,地域差异太大了,大医院跟小医院、沿海跟内陆、一线城市跟三线城市,明显不一样,在这些大城市里边,我们的技术是能够跟全世界同步的,微创技术,包括现在还有一些新的一些3D手术,我们现在可以做这种3D,就跟我们打电子游戏一样,3D的,模拟3D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二维的,不是这样的,3D手术,甚至一些机器人手术,都是能够做的。这是我们目前国内的现状。所以大家应该还是很乐观的。

主持人续续:那其实大家应该尽量地到大城市来就医。

姚宏伟:如果您对自己的美观有特殊要求的话,那么到大城市选择一个比较好的医院来就医,这个还是非常值的,费用也并不高,刚才我们给大家算过这笔帐,费用并不高。

主持人续续:那最后我们想请您讲讲我们平时应该怎么样来保护我们的甲状腺,预防甲状腺疾病的发生呢?

姚宏伟:第一个就是说你对于大环境的改变可能是无能为力的,社会发展,你能阻碍吗?无益于螳臂挡大车呀,当然我们只能调节我们的小环境,第一个,比如说规律地睡眠。

主持人续续:生活习惯。

姚宏伟:生活习惯。规律的生活习惯,充足的睡眠,保证你有一个比较好的心情,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想比较安全地饮食吧,因为肿瘤的形成是一个多因素的,它也跟遗传有关系,也跟环境有关系,也跟饮食有关系,也跟污染有关系,那我们能到从口这一关把好,甲状腺疾病我们说到吃,不得不说到碘的问题,因为这个可能也是很多网友一看到自己甲状腺有问题,都要上网去搜,我是碘多还是碘少,平时我们看门诊病人问我最多的问题,其实碘呢,我们对这个关注度还并不太高,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目前我们基本的国策里边推广了盐加碘,国家已经替我们把好这一关了,给我们算好了盐里边加多少碘合适,大家不用特意去关注这些,我们处在像北京这么一个相对内陆的城市,也接触不那么多的海产品,如果是沿海地区的话,可能还真要限碘,这个我还是有这种建议,因为这些地区的海产品多一点点。

主持人续续:多一些。

姚宏伟:多一些,像内地城市的话不牵扯到这个问题,所以平时呢无所谓。

主持人续续:稍微咸一点也不用那么太。

姚宏伟:也不需要吃那些无碘盐,因为碘对人很重要的,甲状腺需要它来合成,需要它发挥作用,所以对于碘这块,对于像北京这样的内陆城市不需要特殊地去关注,但是如果说您有了甲状腺疾病之后,比如说甲亢,或者甲减的话,那对于碘我们还是要关注的,对于甲亢的病人呢,碘我们还是原则上对它少摄入,因为碘是它的原料,多了的话会导致它功能的增强,那这样的话甲亢会加剧或者不好控制。而对于我们一般的甲状腺结节性疾病,跟功能没有关系,碘只和功能有关系,它跟形态关系不太大,除非你摄入过多,可能会引起甲状腺结节的增加,但是那个是很慢的过程。所以呢,这是关于饮食这块。

第三一块就是正好自己的心情。

主持人续续:心态。

姚宏伟:心态。有些研究表明呢,甲状腺疾病的发生可能和情绪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心情病。

姚宏伟:对,但是您能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吗?好像很困难,因为大环境、小环境很多因素决定了你的心情,像今天我来做节目,我见到这么漂亮的主持人我心情就很好,我一回去要值夜班,碰到很多急诊,晚上要夜班手术那心情可能就不好。

主持人续续:碰到很多痛苦的病人可能心情就会低落一些。

姚宏伟:对,也会跟着病人一块儿低落。对,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那好,那我们今天再次感谢姚主任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那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