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对于成人来说,心律失常感觉明显,有的会感到“心脏忽然停顿一下,像乘电梯一样有一种坠落感”,有的感到心脏突然猛烈冲击胸部,有的则觉得“心脏快跳到喉咙里了”。但孩子由于顽皮好动,加之又不会清楚表达症状和感受,因此小儿心律失常往往不易被发现。

嘉宾介绍

李小梅

清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中心小儿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清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擅长疾病:小儿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治疗、药物治疗和起搏治疗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小孩心率失常有什么症状,为什么不容易发现呢?

    answer

    李小梅: 小儿心率失常,它的种类不一样,表现形式也不一样,那么症状也就不一样。就同一个类型的心率失常,个人的表现也都不一样,多数情况下没有症状,所以经常被没有发现或者甚至是误诊了。
  • Question

    心率失常是孩子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呢,和遗传有关系么?

    answer

    李小梅:绝大多数都是后天的,所以它不归于我们平常说的先天性心脏病。心脏结构异常,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等等,这叫先天心脏病。那么对于心率失常几乎都是后天的,但是有极少数的孩子在胎儿时候就发生了这种心动过速或者三度房传导组织心动过缓,在胎儿时期发生,但是不叫先天性心脏病。
  • Question

    孩子处于一个生长的发育时间,心率失常可不可能自愈,长着长着自己变好呢?

    answer

    李小梅: 分不同的类型,比方预激综合症,它是结构上多了个肌纤维,这个肌纤维在3岁之内,少数的孩子可能自己退化,但是多数的孩子就终生会犯病,如果我们不去做射频消融,不去把这条道给它打断了,他一辈子面临随时发心动过速。所以生活质量很低,因为他不能剧烈的运动,不能上体育课,不能剧烈的运动,需要用药物去减少它。

访谈实录

名医堂99期:孩子心“乱”如麻 你该怎么办?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成人的心率失常很容易被发现,因为心脏会有明显的不舒适感,但是小儿的心率失常却不容易被发现,因为孩子比较顽皮好动,加之他们又不太清楚能够表述自己的感受和症状,但是这个病危害程度却很大,作为家长应该如何尽早发现并科学就医呢?那今天我们请到的是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脏中心小儿科的主任李晓梅教授,来跟大家谈一谈这方面的话题。李老师您好,欢迎您作客《名医堂》。

李小梅:腾讯的网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这个心率失常,什么是心率失常,那心率失常和我们通常说的心脏病是不是一回事呢?

李小梅:首先心脏病本身就是一个很范范的名词,就是心脏只要有病就叫心脏病,那这个心脏病能包括很多很多,比方大家最常见的心梗、心肌缺血、心率失常、成人的房颤,它都属于心脏病,那小孩像先天性心脏病,心肌炎、心率失常都叫心脏病,因为发生在心脏上。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说心率失常属于心脏病的一种?

李小梅:心率失常属于心脏病的一种,但是心率失常本身又是一个范范的名词,它会有很多很多的类型,不同心率失常的类型都有。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小孩的心率失常到底有一些什么样的症状,为什么就是不太被容易发现呢?

李小梅:小儿心率失常,它第一种类不一样,表现形式不一样,那么症状也不一样。就同一个类型的心率失常,他个人的表现也不一样,多数情况下没有症状,所以经常被没有发现或者甚至是误诊了。

主持人续续:多数情况还没有症状。

李小梅:没有症状,对。

主持人续续:那它的危害有哪些呢?

李小梅:它的危害也要看你心率失常是哪一个类型,然后它的严重程度,比方说新心动过速,他有时候,我们叫突发突指,突然发起来180、200多次甚至300多次,但是可能几分钟就过去了,那它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有时候它会持续甚至持续几个月、几年,可能不是很快,140、150,但它长期持续这么快的心率,最后心脏逐渐扩大、心功能下降,甚至发生生命的危险。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也是反复强调了心率失常也是很大一个范围,那它具体包括哪些病呢?

李小梅:首先我们会分它是心动过速还是心动过缓,都是节律发生了异常。那心动过速就是心跳太快了,心动过缓就是太慢了。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这个大家还是很容易理解的。

李小梅:对。但是造成心动过速的原因又有很多种,其中我们最常见的是一种叫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阵发性就是突然发生的,室上性的是在心脏的心室以上的部位发生的,当然这里又分成几个类型,那这个里头我们最常见的就是预激综合症。它就是心脏里头先天的多了一条甚至多条异常的传导纤维。我们正常人就像电路一样,我们正常人只有一条这样能让心脏传导的电路,但这种孩子这个多余的肌纤维有异常的传导功能,那它和正常的电路串联起来了成了一个环路,那么兴奋一旦在这个环路里就是异常了,我们叫折返,兴奋在了折返,每分钟180、200甚至300次的频率折返,就会发生心动过速,这是最常见的一个类型。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心率失常它的发病原因很清楚吗?

李小梅:原因也根据种类不同,它的原因不同。但是多数情况下,原因不明,比方说预激综合症,为什么心脏里这条肌纤维就存在了,异常了,传导兴奋得这个路径原因不清楚。还有最常见的一个就是早搏,大家就是说老百姓家长最关心就是孩子有这个室性早搏,这个发生率非常非常高,但是为什么就发生室性早搏了呢?原因也不清楚,有一部分我们就叫特发性的,所谓特发性,在医学上这个名词原因不清楚。还有就是心肌炎遗留下来的。

主持人续续:那心率失常是孩子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呢,是不是跟遗传也有一定的关系呢?

李小梅:绝大绝大绝大多数都是后天的,所以它不归于,我们平常说的先天性心脏病是心脏结构异常,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等等等等,这叫先天心脏病。那么对于心率失常几乎都是后天的,但是有极少数的孩子在胎儿时候就发生了这种心动过速或者三度房传导组织心动过缓,在胎儿时期发生,但是不叫先天性心脏病。

主持人续续:那哪个年纪段是这个孩子发病的高发时间呢?

李小梅:没有一个具体的年龄段,从胎儿到,比方我们儿童到14岁吧属于儿科,各个年龄段都比较多,都有。

主持人续续:那您接触的患者的话,从3个月一直到。

李小梅:从胎儿,从怀孕孕妇就找我,因为在肚子里心动过速,这个胎儿心跳特别快或者非常慢,然后产科医生,妇产科医生不会处理,那家长就会来找我。

主持人续续:从胎儿的时候。

李小梅:20多周,30多周就发生心率不对了。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胎儿治疗的话,那我们孕妇就要进行药物治疗吗?

李小梅:又分两种,一种是咱们说的室上性心动过速,胎儿他多了这条肌纤维,所以胎儿时期就有可能造成发病,但是没法直接给胎儿用药,而且孕妇用药,有一些药是受限制的,那么我们要选择相对安全,还要能透过这个,就是因为母亲和胎儿中间有一个胎盘屏障,要能透过这个屏障到胎儿血里头起作用的药,所以我们就要指导孕妇来用药。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说大多数孩子,其实心率失常他并没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症状,那作为家长的话,我们应该怎么样来尽早地发现呢?

李小梅:对,这个其实挺难的。因为我们又分不同的年龄阶段,比方3岁以下的孩子,特别是小婴儿,1岁以内的,他根本不会表达、不会说。那他发起病来,经常是这样,你表面看孩子特别好,看不出来,一听心跳,家长会觉得很可怕,咚咚咚咚咚咚数不清,但孩子表现不出来,除非持续一定的时间,他心功能不全了,精神状态不好了,脸色白了,才会可能才被发现,但是大孩他自己会叙述,我心里特别,心跳特别快,心慌,他就会说了。

主持人续续:那预防方法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就是经常性的摸一下脉搏,或者是说听一下心脏的声音,您觉得这个有作用吗?

李小梅:不用恐惧,不要人人自危的老去摸孩子的心跳,因为毕竟这个发病率还是比较低的吧。当然到现在为止,到底发病率是多高,国内外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因为很多孩子发病率不知道,大概的比例是千分之几。

主持人续续:千分之几。

李小梅:所以不用人人自危,但是对于早搏来说大概是百分之二十左右了,就是在孩子从生下来到他十四岁吧,不同的年龄阶段可能有百分之二十多的孩子会有早搏的发生在不同阶段,也是很多没有被发现,因为自己都没有感觉。那么可能是体检的时候、看病的时候正好被听到了,这样才被发现。

主持人续续:那如果这个病就是很厌恶治疗的话,他的危害会不会危害到生命?

李小梅:有可能。因为就是说也是看,比方这种心动过速太快了,200多次,如果持续了,每个孩子不一样,有的时候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可能心功能不全,最后造成了心率衰竭,但是真正造成生命危险的还是极少数,但是早搏,多数早搏是不需要用药物治疗,因为药物也不能根治。但是我们不建议上体育,就不要剧烈的运动,因为其实很多孩子他平常没有症状,但是你像北京市,体育中考,加试,体育加试,但有时候会有晕厥甚至猝死,这种多数都是因为心脏的时间,而且往往是一个恶性的心率失常,运动诱发了,然后当时诱发了一个室速,严重的室速,这时候就心脏几乎不受血,造成急性的,一过性脑缺氧,造成晕厥甚至死亡。

主持人续续:就是如果身体有这方面问题的话,其实就应该注意有很多运动或者是可以避免的这种保护自己的方法?

李小梅:对,就是说如果你发现了,比方孩子有这些早搏,我们尽量地避免剧烈的体育运动,但是实际上有的时候是不知道的,就是真正造成这种能晕厥、猝死的这种恶性的室性心率失常。就比方我们知道知名的有一些运动员发生的这个,我们现在都叫离子通道病,是因为你在胎儿时候基因就异常了,有的是遗传,有的是变异了,那么他注定,比方我们运动诱发的室性心动过速,平常没有问题,好,非常好,但是运动就会诱发他室速突然晕厥了,但是你平常做检查是做不出来的。还有情绪激动,这种孩子也有可能诱发致命的,但是发生率很低,所以不用太紧张,但是如果他发生运动的晕厥,就要到医院来好好地做检查。

主持人续续:我们知道孩子他是处于一个生长的发育时间,那这个心率失常可不可以自愈呢,长着长着自己变好了呢?

李小梅:又是分不同的类型,比方这个预激综合症,我说最常见的室上性心动过速,它是结构上多了这个肌纤维,这个肌纤维在3岁之内,少数的孩子可能自己退化,但是多数的孩子就终生会犯病,如果我们不去做射频消融,不去把这条道给它打断了,他一辈子面临随时发心动过速。但是对于这种室性早搏非常高发,但是它是一个极限性的疾病,可是时间特别特别漫长,可能会七八年、十几年,多数孩子是这样的。所以生活质量很低,因为他不能剧烈的运动,孩子要限制,不能上体育,不能剧烈的运动,甚至有的时候早搏太多了,需要用药物去减少它,可是药物是有毒性的,你不可能吃七八年、十几年,那么他今后怎么办呢?当然现在有的部位室性早搏,我们可以做射频消融来根治。

主持人续续:这个早搏的发病率是不是很高?

李小梅:很高,刚才我说到就是在14岁之内不同的年龄阶段,你如果都去做动态心电图,24小时动态心电图,发病率大概百分之十几到二十几。

主持人续续:还是很高的,将近1/5了已经。

李小梅:嗯。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在临床上是怎么样来确诊小儿心率失常,是不是通过心电图呢?

李小梅:对,确诊,有的孩子很难,他比方说突然心跳过快,一下子过去了,你抓不住他心电图,没有心电图很难确诊,当然如果有的时候大孩和家长叙述的很清楚,突然心跳非常快,而且数了大概200多次,然后突然嘎嘣好了,反复的发作,那我们就明确首先他有阵发性的异常的心动过速,但是更多的孩子或者他持续存在,比方早搏,听到了,那么你去做动态心电图去看每小时、每天有多少,这个都是能够确诊的。但是有少数的很难确诊,就是因为比方说我说运动诱发的室性心动过速,运动以后突然晕厥了,可是他这种室速一般就是很快就过去了,你当时是抓不住的,那么你只能怀疑你就很难去确诊。

主持人续续:那如果是确诊了以后,我们应该怎么样就医呢,那现在的通常情况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李小梅:治疗方法,就医就是当你发现它节律不太正常,或者快了,慢了,不齐了,或者有症状了,那么你要去找专业的医师看病,不是一般的儿科医师,要是专门治疗,因为这个专业太专了,来看病,然后通过心电图,动态心电图来确诊。那么如果确诊了以后,又要分为不同的心率失常治疗方法是不一样的,轻的不需要治疗,或者比方说早搏,你给药也不是根治,那这个早搏不严重,对孩子没有特别严重威胁的时候,我们肯定不去拿一个有毒的药长期的服用,又不能根治,所以我们叫风险和效益比。你确实需要治,不治有危险了,那我们去拿药去治他,这是早搏。那么对于心动过速来说又分不同的类型,那么对于这种室上性心动过速,我们就是需要可以,在年龄小的时候靠药物去控制他,不让他老犯病,那么到了适合做射频消融的年龄,我们射频消融来根治他。那么对于心动过缓就看缓到什么程度,如果缓到我们心脏不难受,心跳太慢,心脏扩大,心功能下降,快也是心脏扩大、心功能下降,慢也是。那么就要植入心脏起搏器了。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提到了射频消融是可以根治心率过快这种情况的,那您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这是什么手术?

李小梅:射频消融是我们叫介入治疗,现在很时髦,比方说冠心病,咱们现在知道放一个支架,它也叫介入治疗,就是创伤非常小,但是技术非常难。那么射频消融,我们是从大腿跟还有上面我们穿刺锁骨下静脉,然后把几根电极顺着血管放到心脏不同的部位。因为这种,就比方说刚才室上性心动过速有异常的传导路径,但这个肌纤维异常了,你是看不到的。有的家长说你做个超声,拍个片子是看不到的,甚至你做心脏手术,把心脏剖开来,你也看不到这条肌纤维,它跟所有的肌肉长到一起了,跟心肌。那我们怎么办呢?就是把这个管子放到心脏不同的部位去记录它的一个电的活动,很复杂,那么根据不同部位,甚至我们在台上要不同的变动这个管子,记录它不同地方的心房的传导、心室的传导,什么各个部位电的活动,然后谁先谁后,怎么个传导顺序来评价它哪一类型的心动过速,位置在哪儿,要非常非常精确地找到它,然后用所谓的射频电流转化成热能,50多度,50度左右,把这肌纤维烫坏死了,它烫还死了就没有传导功能,那么这条环路,异常的环路就不存在了。

主持人续续:就通了。

李小梅:不通了,原来它的兴奋能够通过异常的环路传导,因为我们正常人就一条道,单向的从上头窦房结,就像党中央司令部来支配我们,通过这条电路把指令传给心脏的不同部位,你该收缩了,你该收缩了,你该舒张了,统一指挥,就一条道。但这种孩子至少多了一条,多的这条跟正常。

主持人续续:至少多了一条,还有的?

李小梅:有的我最多打掉七条旁路的,多数就一条。那他跟正常就成了一个环路,环路摆在这儿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当各种条件匹配,我们说一个相对的,什么传导的速度,我们说不定期,比较复杂了,所有条件匹配的时候,这个兴奋就,本来这条道不用,还是直走这条道,但是在特殊情况下,他就沿着环路就折返了,以每分钟200次的频率折返,折返一次收缩一次,心跳就200多次,那我把多的这条给它打断了,烧焦了,就这白话就烧焦了,它没有传导功能,留下来正常的这条道不会再犯心动过死了,这是个原理。这是对室上速。

那么对于室性早搏或者室性心动过速它不是这个原理,它是在心室有一个异常的兴奋性,就是说比方我是山东人,然后党中央来支配我、控制我,但是现在我造反了,我的兴奋性超过你的中央的这个能力了,那么我这儿就出现了异常的搏动。

主持人续续:跳动就快了。

李小梅:它的跳动超过了最上级的兴奋性,本来是越往下越低,它的兴奋性越低,但是这个地方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它的兴奋性高了,所以出现异常的,我们叫早,提前搏动,早搏。那么我们要找到这个部位把它也是给它烫下去,把它这个兴奋的心肌细胞烫坏死了就好了,但是手术起来很难很难,看不见摸不着,然后一个孩子一个样,你看着心电图一个样,进去还是不一样,所以难度高、风险大,要求医生的各方面的知识水平,你的悟性,你的责任感,你的心灵手巧吧,还要稳,还要胆大心细等等原因,你的素质综合到一起才能把这个手术做好。

主持人续续:那我听您说,觉得我的心感觉都纠在一起了。

李小梅:我们做起来非常紧张。

主持人续续:而且孩子的心脏应该是很小。

李小梅:非常小。所以操作起来,因为你想这个管子在心脏里头不同的部位,你又看不见心房心室在哪儿。

主持人续续:看不见完整的。

李小梅:对,我们在X光底下看到是一个平面,你只能看到这个心脏的外形,你要非常了解在这种,我们在不同的侧位上、平面上,你的心房、心室瓣膜血管在哪儿,然后操作管子,管子在心脏里要去不同的地位打弯,可是我们是在体外打弯转圈操作,所以要求你有非常的,还得到很精细的部位找到它,差一点点你是打不掉它,或者再偏一点你可能把正常传导素打断了。

主持人续续:那把正常打掉了。

李小梅:那是我们最不愿意发生的并发症,心跳很慢了,得安起搏器了,三度房传导组织,一个严重的并发症。

主持人续续:那李老师,我觉得您操作这么难度的手术,应该是做了非常多的手术来积累这个经验?

李小梅:一个月两百多台。

主持人续续:一个月两百多台?

李小梅:不不,一年两百多台,一个月十几台、二十多台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那做一个这样的手术时间应该也非常长吧?

李小梅:那是看,一个是看你的经验,你越没有经验肯定时间越长,再一个看他的类型,有碰到难做的可能会三个多小时,甚至更长时间,但是很少。一般的我们是一个多小时到两个小时,就全过程,需要麻醉、针灸全过程,到最后还要压迫血管这样的,所以我现在一天,像昨天做四台,他们已经很不习惯了,太少了,但是在别的院可能两到三台就会觉得很多了这样,因为我平常要做五六台,最多的时候要做七台,很累的。

主持人续续:主要是您操作很熟练,经验很丰富。

李小梅:对,这是一个。再加上病人也多,你不这么做做不完,非得一台接一台要很紧凑地去做。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知道成人也有射频消融这个技术,那它跟小儿有什么样区别,并且您觉得它的,小儿应该是难度更高,是不是这样?

李小梅:对,就是说在操作起来小孩更难操作,第一穿刺血管很细。那成人那个很粗,小孩很细,你穿刺就很困难,然后心脏小,它的容积,你管子在心脏里想去各个部位,它就挡着你,因为我们用的管子都是成人的管子,美国的,没有很细的管子,所以那它这个管子弯度很大,在很小的腔里你想操作这个难度也比较大,想去哪儿,不像成人那样很大的腔,我想去哪儿很容易过去了。当然也分类型,因为我们这种有一些类型跟成人恰恰是一样的,有一些是不一样,小孩有小孩的特点,那么成人难是难在房颤,当然这个在小孩好在我们不做也很少发生。对。就是操作起来风险更大,而且小孩需要麻醉,成人是清醒着去做的。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说明,其实这个手术的创伤也是比较小的呢?

李小梅:创伤非常非常小。就是在大腿跟很小很小的口子,几乎过几天就看不出来了,因为做完了管子拨出来,伤口压一压就止血了,第二天就下地,要小点小孩没有心理负担的,活蹦乱跳,第二天你再到病房看,你根本不知道他做过手术,但是要大孩,他心重,他会想我心里毕竟打了他,这难受了,什么那儿疼了,他心理负担比较重。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做这个手术,他的并发症有一些什么样的呢?

李小梅:并发症最严重的是生命危险了,那就是他的发生主要是心脏穿孔,那心脏穿孔,反正我听说成人,我都是听说过的,但是在我这儿没有发生过,那个可能跟他粗暴操作,真正说射频把它打穿的少,还有管子捅的比较太生硬这样。那么我做了21年的小孩射频消融手术没有发生过,它是跟你的操作的水平还是有关系的。另外第二个严重的并发症就是我们正常传导素被刚才说到被打断了,被损伤了,那就会心动过速,但是心跳太慢,三四十次,就需要安起搏器,是我们特别不愿意发生的并发症。特别是在有的类型,它的多余这条道离正常的这条道太近了,你要打多余这条道,正常这条道可能就会被损伤,因为你肉眼看不见,那么你想一个孩子一辈子要安起搏器,家长不能接受,我们也是很难受的,所以这是我们术中特别紧张的一个怕发生的并发症。那么一个跟你的经验、操作水平,你的细心有关系。另外就是当你标到就是比较危险的部位,就不要再冒险去打它了。

主持人续续:那被打掉的部位会不会再生长起来,会不会有复发的危险?

李小梅:有可能,我们整体的复发率统计下来,我们科,就我自己做了这二十多年,那么我在前年也牵头把国内的,就全国小儿射频消融的资料做了一个多中心的统计,复发率在5%左右,我们分析这5%的原因,其中有一半就像你刚才说到打掉这个位置可能是这条旁路,也可能是异位的兴奋点又回来了,又出来了,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你肉眼看不见组织的变化,我们只能是记录它的电传导,那么我们把这条旁路烧了以后,它没有电传导功能了,我们就是成功了,一般我自己不管多忙,我会观察15分钟,那么有的时候在观察过程中它又回来了传导,我们会继续标继续打,那么你打掉这一部位,如果它当时是个水肿,不传导了,水肿恢复了,它坏死了没有问题,但是水肿恢复了,可能功能又恢复了,就是复发,因为你可能差了一点点,但涉及到它了,因为我看不见,所以你越准当然越好,但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还有一半复发的是另一条道,或者是另一种类型,我做的有两个孩子有一年暑假,做过三次,三种类型都发生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主持人续续:等于他做了三次这个手术?

李小梅:还是三个不同的类型。第一次是旁路,多了一条旁路。第二次是一个双径路,也是多了,但是他房室结,本身是另一个类型,后来又复发了,过了两年又来,一做,心房噗咚,特别倒霉,三种类型发生在一个孩子身上,做了三次,当然最后都做成功了。就是说各种各样的复发的原因,那家长就会问或者可能主持人就会问我,那要多另外,比方他有两条道,为什么你一次不把它打掉,非要只打掉一次,等着再犯病我再打另一条道,这是家长经常的疑问。那实际上这条道我看不见,我不知道它存在,只有它有电传导功能的时候,我才能知道它的存在。那么就像我们两个人在共同的同事在工作,你的能力强我的能力弱,肯定你做得多我做得少,甚至我消极怠工,我不干了。长期的你在工作,我在消极怠工,那么当你突然辞职不干,反正不管什么原因你不干,我可能有两种表现,一种表现我立刻接上来。一种表现我的能力还在适应性的不去做,然后慢慢慢慢没人做了,那怎么办?我一点点开始做了。如果说是第一种的状态,我把第一条道打掉了,第二条道立刻就有传导功能,我马上就能发现还有一条道。那我在台上肯定是接着标接着打,这也是经常会发生的。但是当你把第一条道打通,第二条道没有任何的电活动,我无从知道还有第二条道,可是它过了一段,时间不定,也可能几天,就前一段我做了一个两年以后复发的,我说不可能啊,两年复发。上台以后,在那条道的上边和第一次打的下边各一条道打掉两条道,第二次,就前两个礼拜做的这种。

主持人续续:就是要看每一个人不同的状态,然后之后才能决定是不是要进行这种第二次的手术?

李小梅:就是说我第一次治好了,多数情况下,百分之,就复发率只有5%,多数一条道,而且打掉就好,就没事了,但是少数过一段又复发了,复发原因我刚才说了一半是原来那条道又长上了,还有一半是另外的道或者另外的类型,不管哪一种原因,复发了我们再做。因为创伤很小。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这个手术是不是现在就是治疗这个,就是心跳过快最好的一个方法?

李小梅:对于多数的来说,比方刚才说到径发性室上素,年龄,只要是年龄适合手术了,已经作为一个首选的,而且是唯一的根治方法。

主持人续续:唯一的根治方法。

李小梅:你用药只是暂时把它控制了,但是吃着药也会犯病,或者不犯病你停了药他还会犯病,你只有给他这条道彻底打断了才真正的根治。

主持人续续:其实我们知道我们国内现在小儿儿科医生本来数量就很少,那您刚才又讲其实这个手术风险又很高,那心脏中心小儿科医生是不是更少了呢?

李小梅:非常少,就是说还有就是我们整体儿科的落后,在国际上也是这种状况。那我是从1994年4月份做的第一例,因为我是1993年底才回国,1994年4月份做到第一例,做到现在应该说是21年了,那么国内成人也是1991年实际我们国内开始做成人的,几乎是同步的发展,发展到现在,我曾经有过一篇就是讲座,那么成人现在有700多家医院在做射频消融,而我们儿科现在大概十一二家,十一二家里头真正做的好的大夫寥寥无几,就是比方2014年,到了2014年大家已经有了一个飞跃,比较好的,因为我们成立了小儿,中华医学会的小儿心率学工作委员会,经过几年努力,我是主任委员,带头的,筹备这个成立大家积极性大大提高,有了自己的组织,那么都在积极地去做,既使是这样,到了2014年这一年超过100例的只有4家,剩下的那几家就是十几例、二十多例。

主持人续续:您是说一年超过?

李小梅:一年超过100例的,这在成人,我们都做七八百例、一千例,人家一个院。我们是超过100,那时候都觉得100例不可能,在小孩,都觉得很难,现在能超过100例的4家,只有我自己是去年200多例,去年208例,今年,就2013年208例,2014年是228例,唯一一家超过200例的。就是这种状态了。如果要说起搏器,就加了一个更更落后,现在只有3家医院能有植入起搏器的资质和在职植入起搏器,儿科。

主持人续续:那您觉得造成这种现状是什么呢?

李小梅:多种原因,一个就是儿科整体的落后,再一个就是小孩的风险和难度,再一个就是也跟这个行业,就是我们有一些社会问题,就是这个学术团体没有给我们重视和支持。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这个其实也需要全社会的一个支持,因为毕竟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应该更注重健康。

李小梅:他们很痛苦,我这儿病人统计起来80%是来自全国各地,虽然我在北京,来自全国各地,那我这经常有家长,比方广东的,深圳的,他有广东的家长,他是清华毕业的,然后他停薪留职,在我们旁边租了一个房子带着孩子,两年,在我这儿给他治病,现在好了,回去了。然后有的是在东北,反正就这种情况太多了,发了病当地治不了,收不了,就连夜坐火车过来,或者从很远的外地打着120过来,就这种太多了,所以很痛苦,这些家长很痛苦。在当地得不到一个规范的有效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那即使这样的家长,应该也是属于这种比较幸运的,条件比较好的家长,然后来找到您给他的孩子做手术?

李小梅:对,因为现在好在网络比较发达了,所以他们能在网上查到这个信息然后过来,但是还有更多的孩子实际上接受着一个不规范、不正确的治疗,甚至干脆就放弃治疗了,所以我现在成立了工作组,我又是带头的,那去年因为刚成立,我又开始组织巡讲,就是要把这些知识普及到边远的这些儿科医生,希望能够逐渐地,当然太难,因为他看心电图就难,等等的,他们也觉得难,但是那种渴求,对知识渴求非常受欢迎,我们去巡讲。来给他们提高他们知识,也希望造福于这些病人,让这些孩子能够得到一个正确的,相对正确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在发达国家的话,儿科心脏衷心的发展,已经是很发达了?

李小梅:也不是。对于儿科的小儿心率失常,因为我们会写文章,会国际交流,都是比成人差的很远,都是非常落后,这在国际上,好像从我在1991年到1993年在德国读博士的时候就发现,所有的好像都是儿科远远落后于成人,好像是一个国际的态势。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

李小梅:对。

主持人续续:但是我觉得李教授真的是这么多年专注于儿科心脏中心,真的也是一个非常非常艰苦。

李小梅:很艰苦,很艰难,没错,你非常理解我,很坎坷,很艰难,所以我们在去年成立中华医学会心脏起搏电生理分会,黄成新主任,他是主任委员,然后在成立我们小儿心率学工作委员会上的发言,我们都特别感动,他说在儿科心率学上这一个荒芜的土地上,我们几个人在二十多年辛勤地在开发,在开垦这片荒地,坚持到今天。现在大家说有自己的学术平台了,有自己的一个权威的,就是权威的行业来认可我们了,那么我们在这儿就能做更多的工作了,来发展小儿心率失常这个领域,希望它今后能够更加,我们如果发展得好了,实际是造福这些孩子和家长。

主持人续续:对的,造福于我们的广大大众。

李小梅:大众,他求医无门,上回我就说广州的家长过来,大就说我有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我能跟其他家属探讨这些家长,因为这些家长都是心率失常孩子家长,他在别的地方说满眼看到先天性心脏病,我跟他没有共同语言,这样。

主持人续续: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本期访谈快要结束了,最后李老师再给我们总结一下今天访谈的内容,再给大家一些建议?

李小梅:好,第一小儿心率失常它的发病率不是很高,但是对孩子是有一定的危害的,当你发现心率的节律不整或过快过慢,要到专业的医生要就医。第二心率失常有很多种类,那么治疗方法是不一样的,那么还是要听从专业的医师的一个劝告和他的指导。那么主要的治疗方法就是轻的可以不治疗,观察。那么重的我们可以靠心率失常药物治疗,或者选择射频消融治疗,那么过于缓慢我们要植入起搏器治疗,那么家长要对于不需要治疗或者药物治疗等等你要来进行随访,定期到医院去做检查,做动态心电图检查,做心脏彩超检查,然后来求得医生一个正确的指导这样。

主持人续续:那好,再次感谢李老师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那本期访谈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Tencent AI Lab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