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每年的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护士节的基本宗旨是倡导、继承和弘扬南丁格尔不畏艰险、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勇于献身的人道主义精神。本期名医堂特别节目,我们一起走进艾滋病房里的白衣天使。

嘉宾介绍

孙静

北京大学院护理学院副教授育人无数 培养出许多在一线岗位奋斗的护士

福燕

北京佑安医院爱心家园护士长致力帮助艾滋病患者 曾获艾滋病防治突出贡献奖

深度问答

  • Question

    艾滋病护士会不会是危险性是很高的一项工作呢?

    answer

    福燕: 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液传播、母婴传播、性生活传播,当然,作为护士来说要给患者做一些侵入性的操作,比如说输液、打针、抽血等等,每天都要守候在病人的身边,那当然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作为传染病医院的护士,实际上是对我们的这些职业的训练要比较职业,要有安全的意识。所以呢,对于这个职业安全我们是非常重视的。
  • Question

    当代护士在心理护理方面是怎样做的呢?

    answer

    孙静:在心理护理发展的过程中,到现在,实际上有一个专门的新兴学科叫护理心理学,它实际上是把心理学的一些理论、技术用在护理工作当中,看护理工作过程当中的一些患者的普世性或者有规律性的心理问题,还有一些特殊的心理问题,比如说像告知过程中如何去告知,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什么样的身体接触的情况下,什么样的外环境,都还是比较有讲究的。
  • Question

    针对社区护理、家庭护理这类工作开展如何?

    answer

    孙静: 社区和家庭这一块实际上是国家一直在倡导的,国家特别提倡大家能够先到社区去,然后再到三级医院,这是一部分,从护士本身的角度来说,我们说这个家庭护理,其实两部分,一个叫family nurses,护士进到家庭,还有一个叫home care,在护士的指导下,家人和朋友就能够起到这样的一个护理的作用,或者说自身就能够自我管理了。

访谈实录

名医堂101期:向“天使”致敬 走进艾滋病房的女护士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

每年的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那护士的工作紧张而繁忙,甚至有这样一种护士,他们甚至每天都在面临着生死的考验,那今天这期特别节目我们就带大家一起走进艾滋病房的白衣天使。

那我们今天请到的两位嘉宾是,这一位是北京佑安医院爱心家园的护士长福燕老师,福老师您好,欢迎您作客《名医堂》。

福燕: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那这一位呢是北京大学护理学院的副教授孙静老师。

孙静:哎,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那刚才我们说到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那您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护士节的一个由来吗?

孙静:说到护士节,在这里,今天是护士节嘛,先祝护理同胞们节日快乐啊。

说到这个护士节,当然我们肯定要提到一个非常著名的伟大的女性,就是南丁格尔,叫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她是1820年5月12日在意大利的弗洛伦萨出生的,所以大家看到这个时间就知道了,5月12日是南丁格尔的生日,那么护士节也是为了纪念这各位大的女性,1912年设立的这样一个节日。南丁格尔她之所以伟大,一呢在于她比较著名的是参与了克里米亚战争,那么在战争中她通过一些科学的护理,包括清洁、营养、心理等等这方面,使得英军的死亡率从50%一下下降到了2.2%,当然除了比较著名的事件之外呢,她呢,还建立了护士学校,并且呢,写了很多的论著,所以说呢,南丁格尔对于护理专业的形成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然了,我们知道,她也叫提灯女神,为什么呢?因为在战争期间呢,她每天晚上都要提着灯,然后去巡视病房,所以对于战士来说,她可能已经是一个神一样的象征了,所以她伟大于此。在英国,十英镑的纸币上面就有她的这样的一个头像,所以非常伟大的一个人物,那么在1912年的时候,为了纪念她,就把她的生日5月12日作为国际护士节,那么咱们国家也是把5月12日作为护士节,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我们平时在医院,在病房里看到的护士,确实是每天都很繁忙,但大家看到的呢,都是护士在打针在输药,这样一些大家可能认为是比较简单的一些工作,那您认为,现代医学的护理工作和南丁格尔,甚至再早一些的有一些什么样的一个新的进展呢?

孙静:确实是,我们在网上也经常能看到,说护士是万能的,也确实护士就是万能的,按我的话说,其实这个题目还是挺进达到的,就按我自己的理解吧。我觉得护士可以说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确实是这样的,从文上说呢,大家可能不是所有的人都特别地清楚,那么从80年代恢复了,应该说83年在天津第一届我们的护理本科开始招生之后呢,每隔十年,大概护理都有一个特别大的进步,在90年代的时候,我们北医呢就是第一个开始招收护理硕士的,在08年在上海,开始招收护理博士了。2011年的时候国家。

主持人续续:哦,护理都已经开始有博士了?

孙静:对,现在已经开始有博士了。2011年国家也是把这个护理作为一级学科了,也就是我们可以跟临床医学相并列了,对我们护理专业的发展来说,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么2012年已经有博士后流动站了,所以呢这可能跟大家平时的想法不是特别地能够匹配上,那么对于从文这方面来说呢,我们已经达到了跟其它学科一致的这样一个程度了,就是本科、硕士、博士沈指导博士后都有了,那说到武呢,因为我们这个专业就是一个,怎么说呢?实践性的专业。不论我们读到什么样的一个学历,不论我们再怎么去搞学术吧,那么这个专业实际上福老师也知道,他就是一个要接触病人或者要接触患者,所以我说武呢,我们可以前一段时间或者前来一直也在提倡优质护理,所以说对病人不论是洗头洗脚,到给患者做一些基础护理的操作,以及大家熟知的打针发药,其实现在的护理逐渐也在往专科护士上发展,所谓的专科护士比如说糖尿病的专科护士,造口的专科护士,临终关怀的专科护士,ICU的等等,也可能比如说艾滋病,未来也有可能成为专科的护士,就是在护理领域我们也有专家了。那么大家可能不是太知道的,现在实际上门诊已经开设了护理门诊了,就是比较常见的有糖尿病的护理门诊或者有一些造口的或者有一些康复的护理门诊,也就是说大家可能挂号知道要挂医生的号,以后去医院还可以挂护士的号。甚至包括在临床上,我们可能有会诊嘛,医生有会诊,其实也经常会请护士来会诊,比如说PICC的这样一些比较复杂的护理操作,那么医生也需要请我们的护理专家来会诊,所以我说能文能武就是我们护理工作的这样一个核心吧。

希望也能给大家解惑。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说这个护理专科,我觉得其实福老师啊就是在艾滋病这个疾病上的一个护理的一个专家了。

孙静:确实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的吧福老师?

福燕:专家吧倒也谈不上,但是因为从事艾滋病的护理工作时间比较久,我从1996年就开始照顾艾滋病的病人。那自己呢,感觉经验还是有一些。

主持人续续:那我刚才在开场的时候也说了,我认为您的工作是其实每天都面临着生死的考验,就是感觉,我自己在心里觉得您真的是这份工作是很伟大的,那您是不是跟我是一样的想法呢?您觉得会不会就是危险性确实是很高的一项工作呢?

福燕:那当然作为艾滋病来说,大家也都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液传播、母婴传播、性生活传播,当然,作为护士来说要给患者做一些侵入性的操作,比如说输液、打针、抽血等等,每天都要守候在病人的身边,那当然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作为传染病医院的护士,实际上是对我们的这些职业的训练要比较职业,要有安全的意识。所以呢,对于这个职业安全我们是非常重视的。

主持人续续:那您在刚开始的时候,会不会非常地害怕?也害怕自己会感染上呢?

福燕:实际上对于艾滋病,和乙肝和丙肝的传播途径都是一样的,那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有护理乙肝和丙肝的经验,对于艾滋病我们从内心来说也不是一个很害怕传染艾滋病,但艾滋病那三个字确实对于一个没有接触过病人的护士来说,内心里边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主持人续续:那您有没有对他们有一点歧视呢?

福燕:歧视?实际上我是认为,作为医生、护士,他是不歧视任何一个病人的,那对于在我们的,我们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是疾病的受害者,他们都是因为患病了,到我们这儿来求助的,那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不认为有其他的医生、护士。

主持人续续:用有色的眼睛来看待他们?

福燕:对,对。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面对的是疾病,而不是他以往的一些行为。

主持人续续:那您之前,在没有护理艾滋病人之前,是在做什么样的护理工作呢?那您觉得跟之前的工作有什么样的区别吗?

福燕:那我之前的时候实际上我是在一个普通的肝炎病房,我们佑安医院的,那时候叫重担区。

主持人续续:那也是感染的。

福燕:对对,它的传播途径实际上跟艾滋病是很相似的,也是在这样的一个病房。那再后来,是因为我们的艾滋病病房是需要有护士去参与这项工作,我是作为护士长,被派到这个感染科病房去照顾那些住院的病人。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感染护理的话,和不太感染,就是不容易感染的护理有些什么样的区别吗?孙老师?

福燕:实际上感染病房,作为佑安医院的感染科病房来说是收治和感染相关的一些疾病,比如说一些发热待查的,比如说一些呼吸道的,小儿呼吸道传染病,比如说麻疹、水痘、腮腺炎等等这些,包括艾滋病。

主持人续续:那福老师您做艾滋病护理工作也将近20年了,那您现在有接触多少例艾滋病患者呢?

福燕:应该是将近4000位吧。

主持人续续:将近4000位?这个数字真的挺惊人的我觉得。

福燕:实际上我是在1996年开始在感染科病房工作,那时候我们的病人,就是我认识的都是一些患病需要住院的这些患者。那在照顾他们的过程当中呢,我们就发现这些病人和其他的病人有很多的不同,不一样,他除去有躯体上的这些病痛,同时呢他们的内心还承受着非常大的痛苦,是因为比如说有很多的病人是隐姓埋名地到我们病房里来住院,他自己患病了,实际上那时候他内心呢是非常需要自己的亲情、友情,有他身边的人关注他,陪伴他,但是艾滋病的病人他们没有,他们可能要跟他的工作场所要说休个年假,跟自己家里人说我要出去旅游,实际上这时候是到我们病房里来住院了,实际上有很多病人在那个时候在1996年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有效的抗病毒药物,就是鸡尾酒疗法,那时候咱们还没有,所以那个时候的病人大部分实际上是一个临终的病人,大部分做的是临终关怀这样的工作。所以,看到这个病人在他生命的最后的这一个阶段,内心呢很孤独,很寂寞,他很无助,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就是因为没有家人的陪伴嘛,所以是我们的徐莲芝主任就去关心病人,比如说帮病人理发呀,我们的护士也主动地参与,比如说给他从家里带来一个自己做的饭,就是让他体会到家庭的那种温暖那种感受,比如说天气比较好的时候,我们还会带着病人走出医院,比如说去看看绿色,去公园走一走,来替代他的亲友做这样的工作。那么这件事情除去我们医生护士做,我们感觉也需要其他的人,只靠我们是完全不够的,那这时候呢,我们在1998年的时候,我们就成立了爱心家园,那么这个爱心家园实际上是希望能够有这样一个牌子,就是有这样一个平台,能够通过爱心家园,让一些爱心人士,一些大学生,他们能够通过爱心家园能够去接触到我们的患者,那通过我们的这些患者也会通过爱心家园能够了解到,哦,除去医生、护士能够不歧视他们,能够接纳他们,还有很多其他的热心的人士也会不排斥他们,让他们从内心能够有这种信心,有一个信念,就是他不完全是一个社会上的负担、一个累赘,他们需要积极地配合治疗。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艾滋病患者是不是,因为我们都知道,艾滋病是绝症嘛,那是不是得了以后,这个艾滋病患者就绝对给他判上死刑了呢?他在多少年之内就回去世呢?

福燕:实际上对于艾滋病病人来说,因为说法不一样,比如说一个人从感染艾滋病,一直到临终,那他的病程呢有人说是8至10年,有人说是6至8年等等,说法不一,但是说的都是一个平均的数字,就是不管是哪种说法,都是指的是那些没有治疗,发现晚了的病人。那我们在2007年开始呢,我们做主动筛查,就是说在2007年那个时候,其实大部分的病人都是我们曾经在这儿住过院的病人和我们建立了联系,定期来复查,我们保持随访的关系,建立了这样的联系,在2007年的时候,我们的吴昊主任承担了一个北京市科委的一个大项目,就是叫建立高危人员的队列,那时候呢,我们爱心家园还有一个专门的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干预、同伴教育,包括同伴教育在内的这样一个工作室叫田园工作室,也是在2007年成立的。那么通过同伴教育,我们介入的领域,比如说艾滋病患者的关怀,还有呢,就是在我们的高危人员当中,比如说在男男性接触人群当中,去鼓励他们,让他们保护好自己,用好安全套,还有另外一件工作,就是让他们能够早点做体检,做检查,就是有一个做体检的,把做体检当成一个习惯,把使用安全套也作为一个习惯。这样呢,我们就会有主动发现,比如说,那我们在2004年的时候,我们通过这样的一个方式,就是在高危人群当中,比如去公园去酒吧,动员他们来佑安医院做检测,我们在去年的时候我们发现了300多位感染者。

主持人续续:就是主动发现了300多位的新的感染者。

福燕:对,就是2014年。

主持人续续:是在北京地区吗?

福燕:北京地区,对。那现在呢,从2007年一直到现在,我们这种主动发现应该差不多有1800多位。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活动还是非常有效的。

福燕:对,那就是说对于主动发现呢,我们的这些感染者的朋友对他们的好处是,在他们身体很健康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阳性,在很健康的时候就可以用抗病毒药物,让这个病毒得到控制,让他身体保持一个健康的状态几十年不发病。

主持人续续:几十年都可以不发病?

福燕:对。那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对社会,因为首先一点,就是他知道自己是感染者,像这种情况呢,他们得到社会的这种理解、接纳、关怀,他们会有一种意识,就是不要让这个病毒传播出去。还有一点,就是他们积极地抗病毒治疗,大部分的病人在开始抗病毒治疗开始算起,三个月到半年,那个病毒都可以到检测不到的水平,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可以大大减低这个疾病的传播。比如说,我们是倡导全程正确地使用安全套,但是如果出现安全套破了或者脱落了的情况,抗病毒治疗和不抗病毒治疗,他的差异性是比较大的,如果他病毒到一个检测不到的水平,他传播的这种风险可以减低96.3%。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的?那我们爱心家园里面全都是我们佑安医院住院的病人吗?

福燕:爱心家园里边实际上我们是由我们的医护人员以及我们的志愿者共同组成的这样的一个NGO的一个组织,那实际上它的一个最初的雏形是对艾滋病患者的关怀,那现在呢,我们的工作也在外延,比如说我刚才讲到的主动检测,那么在以后的时候,现在我们比如说对于社会一般人群的宣传、教育,比如说对大学生的宣传教育等等这些也是我们一个工作的目标。

主持人续续:那您说,是主动出击这些高危人群,对这些高危人群进行教育,刚才您也有提到同志,同志圈里面,然后还有大学生人群里面,还有哪些人群?

福燕:当然也会有社会一般人群。

主持人续续:社会一般人群也有?

福燕:对,那我们是把一个艾滋病防治的理念,把这样的一些信息,通过我们的这些活动,比如说走进大学校园,比如说走进社区,用这样一些形式和我们的目标人群有一个互动,这样是让很多人有两个理念,首先一个呢,就是要有一个艾滋病防治的知识,那么希望他们能够了解艾滋病,能够让自己一生健康,还有另外就是对艾滋病要持不歧视的态度,能够给他们以理解和接纳,能够让艾滋病患者受到鼓励。

主持人续续:那么现在艾滋病患者是不是就是出现在同志圈里面呢?其实我们知道还有母婴传播,还有输血液的时候有传播,那么现在像这两种传播的话还多不多呢患者?

福燕:现在血液的传染,我们是非常少。

主持人续续:非常?

福燕:对对,因为我们有《献血法》,这方面实际上咱们国家管理得是非常好,我们没有发现有新发现的血液感染的人员。那么母婴传染呢,特别是在北京,这种母婴阻断也是做得非常好,在佑安和地坛都是在做母婴阻断,但是我知道,据我所了解到的,还都是成功的,没有失败,就是没有给孩子,生的都是健康的宝宝,没有给孩子传染上。

主持人续续:那像艾滋病患者的话是不是北上广比较经济发达的大城市会比较多一些呢?

福燕:这个是不一样。那对于北上广可能城市是比较发达,那我们发现感染人群比较多,我觉得从另一个侧面也是证明发达的城市他对艾滋病是能够给他们一些很规范的治疗,让他们有勇气做检测,还有一方面,就是我们做的工作是比较深入,能够让那些不知道自己是感染者,甚至于不敢做检测的人,让他们能够主动地来参与检测。

主持人续续:那我觉得您刚才多次提到了这个爱心家园,这个爱心家园不仅教给艾滋病患者一些实用的治疗、护理的知识,那我觉得它可能对他一些心理的辅导或者说大家抱团找温暖这种感觉肯定也是很多。那您能不能讲一下这个里面的例子还有我们在爱心家园里面实际上都做了哪些工作,在心理辅导这一块。

福燕:作为我自己来说,我是要给那些新发现的阳性感染者做告知,那通过我告知,刚才我已经说了数字,1800左右。那就是说,我们在给感染者告知,实际上我是告诉坏消息的那个人。那当然,从他来这儿做检测的时候,你检测前是要给他们做咨询和辅导的,就是让他们心里边有一个对坏消息要有一个预知,让他有一定的思想准备,那我们是有快检,就是有这样快检的项目。那我们的这些高危人员到了爱心家园,他们会在十几分钟就能够拿到一个初检的结果,那这时候,如果发现阳性了,那后边我们要做一对一的这样一个告知,那之后呢,再做告知的过程中要评估他的需求,比如说他希望能够看到,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会告诉他,如果积极地治疗,他们会有很好的高质量的生活,几十年,不发病,我们也会告诉他,但是毕竟我们这样给他讲的时候,他也会认为医生、护士都是很好心的,他们会安慰我们,会讲一些安慰的话,他可能也不会一下就会相信我们讲的这些,所以我们会有转介的服务,比如说给他再转介到我们的同伴教育园,就是让他们建立联系,甚至于在我们的爱心家园,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体检,来取药等等,那他们可能在聊天的时候,有的人就拿起药就吃了,就这样,所以他也会看到,哦,这人已经吃药了,看起来很健康,他拿了药,你看他很匆忙地就去上班了,他也会看到,自己的未来的生活,会有信心。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福老师真的说得特别好,也印证了孙老师刚才说的,其实护士的工作真的是一个非常综合的系统的工作,就是不仅要当医生、当护士,还要当亲人、当朋友。真的是这样,所以说,心理辅导这一块,真的是非常重要,那么我们平时您在带学生,是怎么样来做这块工作的呢?

孙静:其实刚才福老师说的都是特别具体的,真的是做了很多让人感动的事儿。要说,因为今天护士节嘛,说这件事,从南丁戈尔时期,她在当时克里米亚战争的时候,她就用到了心理护理,比如她倾听,她让战士给家写信,这些都是一些心理知识。像咱们国家最早的中医方面跟护理有关系的有一本书如果没记错的话,叫《待疾要语》 ,里面就提到了说病人或者患者生病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性格迥异,然后提到了照顾者要体察患者,然后也说到了尽可能地用我们的这种护理或者说在照顾的过程中既可能做到转怒为欢、转悲为喜这样的。所以在心理护理发展的过程中,发展到现在,实际上有一个专门的新兴学科叫护理心理学,它实际上是把心理学的一些理论、技术用在护理工作当中,看一看我们护理工作过程当中的一些患者的比如说普世性或者有规律性的心理问题,还有一些特殊的心理问题,实际上这两个是我们护理工作中常见的,比如说像告知过程中如何去告知,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什么样的身体接触的情况下,什么样的外环境,都还是比较有讲究的,因为我们也做过一点。

主持人续续:原来连告知都是有一个重点学习的。

孙静:对,确实是这样的,因为我也做一点临终关怀的研究或者看一些这样的书,确实是怎么告诉患者坏消息,或者这个坏消息怎么在跟家属在交代的时候,确实有很多的这样的一些要求。是这样的。另外,在整个的护理患者的过程中,其实心理护理贯穿着始终,比如说我们的沟通,除了患者本人,比如如果是小孩的话,父母,对吧,如果是肿瘤患者的话,包括他本人和整个家属的情绪,从一开始的不接受,到愤怒,到抑郁,然后到有的可能想自杀,然后慢慢地区接受这件事,坦然面对这件事,护士要面对非常多的这样的过程,甚至一些发泄途径,都要发泄到护士身上,所以说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能像心理医生那样去只做一个心理咨询,因为患者可能不仅仅是一个焦虑、抑郁,他可能在整个治疗过程中都在不断变化,所以只有护理亲身跟他接触,随时随地在解决和发现各种问题,然后处理各种问题,就是这样的一个很琐碎的过程。

主持人续续:那可是福老师,我觉得我们做这个工作的话,每天会面临生生死死,然后还有护士,比如说汶川地震,像这种突发事件,我们也可能会面临很多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场景。那其实护士本身自己也是有心理问题的,那这一部分问题谁来解决呢?

福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实际上在我们给艾滋病患者做告知,就告知坏消息嘛,以及以后的跟进,在他不接受的那一段时间,要有支持,有陪伴,实际上在那一段时间里边,我们护士还有我们的同伴教员如果再能够争取到他家人的配合,那这样的话,就才能够帮助患者慢慢地从他内心很危机的那段时间里边走出来,那当然就个体是不一样的,那作为孙老师来说,她是做护理研究的专家了,就是说作为我自己来说,我也是因为工作的一些需要嘛,我也是在努力地去学习一些心理学,比如说我还要考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也是因为为了方便自己,更能够有得力的方法给我们这些患者。那对于我们这些患者来说,我最近看到的一些资料,比如说作为一个人来说,他的心理的因素,对于健康来说,他心理的影响因素,有的教科书上讲是60%,有说是70%,实际上这一块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何况对一个艾滋病的患者。实际上每一个患者来说,在知道自己拿到那一纸阳性报告的时候,其实都是一种打击,一种创伤,就是内心的一种创伤,那那个时候怎么样能够让他这个创伤得到修复,能够伤口的愈合,那我们可能要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说我们每天中午会有一个午餐,就是和我们的这些新发现的阳性感染者朋友。比如说有一次我接到一个电话,上午的时候,因为上午我们都是,每个医院都是一样,上午时间是最繁忙的阶段,那这时候我就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小伙子,其实我心里很着急,但是他的语速很慢,他管我叫姐嘛,说姐,我今天没上班,我说你为什么不上班?因为他是拿到那个阳性报告不是第二天就是第三天,因为是很近的一个时间,我对他是很有印象的,他说我没上班,我说你为什么不上班呀?他说我现在一个人在家里,我说吗你一个人在家里干什么?他说我自己一个人我坐在阳台这儿,实际上我听他讲这个话的时候,我心里就一惊,我真的就很担心,但是呢,我又要让自己尽量地去平静,我说那你既然,我要表现得比较轻松一点,我说既然你不上班,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傻坐着干吗呢,我说你还不如来找我呢,你还不如来我们办公室呢。他说我去你们那儿干什么呀,我说你来了,我要有时间,我就跟你说话,我没有时间你就在我们这儿傻坐着呗,就是半开玩笑的那种,那他说,他过了一会儿他说,那行吧,他答应了我觉得其实心里边就觉得轻松一点,等到我知道他来了,来了之后就在我们办公室,就在田园那个办公室,因为那里出出进进会有很多的朋友来,我看见他坐在那儿了,我看了一下他的表情,我感觉也没有凭我的经验来看,他也不会现在就会有什么意外的事情,我就去忙我的工作,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一推门进去了,我看他们好多人就又吃又笑在那儿吃东西,他这个时候手里拿一个大包子,他举着这包子,咬了一半的包子,举着这包子很开心地跟我说,姐,你看,我吃的这是第三个包子,我说哎呀,你太棒了,他说,哎呀,姐,这是我三天以来吃的第一餐。就是说这几天他都没有吃东西了。

主持人续续:打击还是很大的。那会不会经常有患者把您那里头当成精神支柱了,应该会有吧?

福燕:对,可能在最初的时候,他们是容易这样,那当然啊,我也一直在提醒我自己,就是你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是希望能够打造一个团队,比如说我们这个团队当中,还有其他的护士,还有同伴教育员、有志愿者等等,还有其他的医生,和我们一起在做这件事情比如说他对我给他的咨询,给他的指导他比较满意,但是我也希望他能够跟其他人去建立联系,因为他获取的这个信息是不一样的,那比如说我们每个月还会请我们的专家给做讲座,那比如说我们的李在村主任,他可能很多人也是非常知名的,比如说有的时候我们赶在周末的时候给做培训,那我就会觉得比较歉意地就跟我们主任说,我说,哎呀,你看,好不容易的一个周末,又让你牺牲了你的时间,他很认真地跟我说,护士长,你千万别这样说,我非常愿意做这事儿,是因为每天病人挂我的号,进了我的诊室,我是每个人最多5分钟,10分钟了不起了,那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们讲这么多,但是你们把病人都组织在一起了,我要把这个病要面对的一般的问题,我要给他们讲清楚,那我希望他们在进我诊室之前一般性的问题都解决了,我针对他个体的问题。所以我们用这样的一种形式和让我们的患者能够了解知识,能够和我们的医生在这样的场景下见面,能够形成一种互动的关系,把治疗的教育,比如说我们也会在做培训的时候讲患者的自我管理,拿出去你患了病之后,我们国家有面关怀的政策,政府承担了很多的责任,作为医生,作为护士,他们承担了很多的责任,作为患者自己,你要负什么样的责任,比如说我们也会跟他们讨论,什么样的患者是一个让医生欢迎的患者,我们也会讨论这样的话题。

主持人续续:还有这样的一个定论?就是让医生欢迎的患者?

福燕:对,那我们也会在。

主持人续续:需要做到什么呢?

福燕:那当然就是要有问题直接讲,不要拐弯抹角,比如说你要见医生之前,要把自己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做一些准备工作?

福燕:做一些准备,比如说你都有什么样的问题,一二三条逐条地去讲,你出了医生诊室之前,你可能要回顾一下,医生,你看我理解得对不对,我第一要怎么样,第二要怎么样,地三要怎么样,就是要去复述、要怎么样,这样提高他诊疗的水平,就是他自己的效果。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很积极地来面对医生。

福燕:对,对,对。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在医学院的学生在培养的时候,是不是在心理辅导和这样的一个,也有一些临床上的交接呢?

孙静:课程上是有专门的护理心理学或者心理学的课程,但是实际上从教学上可能心理方面的时间还不是特别地多,当然主要还是让他们,得告诉他们,这是肯定的,另外我们还有沟通的课程,沟通对于我们医学院的学生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一门课程,这个也是在心理护理过程当中护士必须具备的一个技能。其他的可能就是要在临床上去滚,慢慢地去摸索。

主持人续续:像我们在艾滋病房的护士,因为大家知道,艾滋病是传染性很强,并且社会上很多人都是会用有色的眼光看待这一类患者,那么作为经常接触艾滋病患者的护士,那您觉得您有没有被一些有色眼光看待呢?

福燕:在比较早的时候确实。

主持人续续:是吧?

福燕:嗯。因为我在比如96年、97年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哎呀。

主持人续续:为艾滋病房?

福燕:福燕很奇怪,她去那个病房,而且她还带着病人去春游,是不是这人有什么问题啊或者之类的,最早的时候确实那个时候有很多人不能够理解。那这几年发展过来,其实我们也看到了这些变化,那比如说我身边的人,他们很多人也会认为,哎呀,比如说她们会开玩笑,说你有什么困难,你们可以找谁谁谁去解决,但是这福燕是做什么什么样工作的,她是,你要得了艾滋病,也可以去找她帮忙之类,她们是那种开玩笑,但是也感觉是跟那时候比起来轻松了很多,特别是我们一些年轻的护士。比如我们年轻的护士要谈恋爱,要结婚,那时候比如说给介绍男朋友,也有人可能会认为,你在什么地方工作,比方说她在儿科、心理科就觉得自己的工作是很体面的,她在什么地方工作,比如说在感染科,那你的病人是艾滋病病人,也有可能会有人感觉到不安,对方会感觉到不安,那是不是很恐怖、很危险等等,也有人可能会那样想。但是我们的护士,我特别发现现在的年轻人,他们非常有主见,他们有自己的职业的规划和要求,比如说我们也一起聊天的时候,也会问年轻的护士说你在我们病房会不会影响你恋爱什么的,那我们的护士说,说他要这个水平都没有,我看就算了吧。

主持人续续:还是很热爱自己的工作的?

福燕:对对对。

主持人续续:那您的家人当时有没有反对呢?

福燕:我认为如果家人要是有一些担心或者怎么样,那是我们自己没有把工作做好,是因为你没有让他知道你做的这件事情,如果你们能够很好地意识、习惯,避免职业暴露,实际上对于我们护士来说,那就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工作。其它的,比如说对于一些社会的歧视、偏见,我觉得这些是需要我们去给家里做工作的。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都知道,疾病是三分治疗七分护理,也说明了护理的重要性,那您觉得在艾滋病这个疾病上面,这个护理工作您觉得这么多年的发展,有一些什么样的新的成就和一些成果呢?

福燕:那从艾滋病的护理上来说,就是说,以往的时候,我们要给患者一些关爱,比如说告诉他们你如何如何地去做,那现在呢,我们跟以前的变化就是我们在给我们患者做教育的时候,我们除去告诉他,比如说你要有很好的医从性,要很好地去治疗,我们还会教他们一些方法,比如说你可以查阅什么样的资料,或者你可以去什么样的网站去看、去关注什么样的文章等等,是这样的一种。那对于我们的这些患者的朋友,我们是希望能够让他们有一个学习的能力,还有一个健康的行为方式的能力。

主持人续续:就是提高他们的自主护理的意识。

福燕:对对。比如说对于他们来说,有的人有熬夜的习惯,有人有应酬,要喝酒等等这些,那这些我们在做培训的时候,这也是我们护士要给他们做的一些比较重点的主题,和他们一起。要学习,要讨论。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孙老师,我们护理工作的话跟医生的衔接实际上也很重要的,那您能不能从这方面讲一讲我们这个护理的?

孙静:对,刚才您说到的三分治疗、七分护理嘛,其实咱们《黄帝内经》也说了三分治七分养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医生呢就是负责诊断,然后制定医嘱或者做具体的手术,拿出此之外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护士来做的,护士是跟患者接触最紧密的,一直会跟患者接触,甚至会成为患者最信任的人,我们不是有一个国外经常做调查嘛,最信任的职业护士一直都是排在前三甚至是第一的。所以对于护士来说,我们举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这样可能大家理解起来比较容易理解,比如在ICU病房,这个时候是要求护士12小时甚至24小时一直呆在患者身边的,有的是没有意识的,有一些患者是有意识的,在这个过程中,护士要比如说做清洁,然后要做执行医嘱,最少要两个小时监测一下生命体征,然后出量,这些都是他需要做的,还有一旦发现异常,要跟医生进行通报或者汇报,然后另外翻身、拍背,鼻饲、影响、大小便这些都由护士来做,如果有意识的患者可能还是要跟他有一个沟通,在这里面还有包括跟家庭跟家属的沟通,所以总体来说,护士是跟患者接触最密切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也可以想象,那么一个护士和一个患者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那么其它的比如说慢病,道理是一样的,我们其实从病房来说,护士一直在做非常非常非常细致和具体的工作。

主持人续续:所以说白衣天使来形容护士,真的是非常恰当。

孙静:特别需要奉献精神,没有这个精神也很难支撑我们去从事这样一个职业。

主持人续续:而且护士,现在应该使绝大多数都是女性吧。

孙静:有男性,男性大概能战刀,前几年的数字大概有两万左右吧,现在也是临床上比较重要的一个群体,在北京的很多大医院急诊室、ICU、手术室其实也不是特别说大家的,哦,一个男护士,还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了。

主持人续续:护士这个职业被男性也是越来越接受?

孙静:对,我想老百姓也会逐渐地接受男性在这个护理队伍当中,他们也会起到他们自己独特的特别重要的作用。职业其实不是特别分性别的。

主持人续续:那像针对这一类特殊的疾病,我想家庭护理,还有一些社区护理应该也特别重要,那在这一块的话,我们现在的工作开展得怎么样呢?

孙静:对,社区和家庭这一块实际上是国家一直在倡导的,国家也是特别提倡大家能够先到社区去,然后再到三级医院,这是一部分,从护士本身的角度来说,我们说这个家庭护理,其实两部分,一个叫family nurses,护士进到家庭,还有一个叫home care,在护士的指导下,家人和朋友就能够起到这样的一个护理的作用,或者说自身就能够自我管理了,大概是这两个部分,那么对于护士进到家庭来说,其实比如说现在存在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吧,就是急诊室的一些老年患者,不太愿意出院或者从三甲医院出来,因为比如他们带着鼻饲或者带着尿管或者有伤口或者有压疮,回家之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护理,所以在这里我也是跟观众朋友们说一下,那么这些呢大家都可以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去寻求帮助,有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可以派护士到家里去做具体的操作的,但是至少在中心或者在家里会有一个这样的指导,当然各个地区发展的不一样,能够提供的服务也不一样,但是好的呢,可以比如说上门,肌肉注射、静脉注射深入换导尿管,还有一些健康咨询,那么大家可能家里有小孩的都知道,最少国家要求的要有家庭访室,孩子生下来7天和28天,所以这个也是我们在推崇家庭护理的一部分内容,这是必须要做的。其他的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到社区里去咨询。比如说有的妇女需要保胎的,也可以上打针,这些都是可以的。

主持人续续:那艾滋病的家里护理的话,现在家人对艾滋病患者的关注度和接受度是不是也越来越高呢?

主持人续续:对,那就是说现在对于我们的这些住院病人来说,其实大部分人还是能有家庭陪伴的,有家人,但是这个是要有对于每一个患者来说,他都会有一个这样的历程,很艰难地走出这样一步,因为很多的患者会认为自己感染了艾滋病,首先有人会认为,说,哎呀,我得病我死,我也不怕死,但是我感觉我特别对不起我妈妈,对不起家人,或者说有人,哎呀,觉得我会不会把我家人传染上等等,会有各种的。那比如说我们在鼓励他们,因为我们每次比如说做培训的时候,我们都会讨论一个话题,叫告知不告知,就是你要不要告诉自己的家里人,比如说我在5年前,我在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我就会问我们那些来参与培训的这些朋友,我说你们都谁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亲人了?那时候举手的人是很少的人,比如说在上个周的周日的时候我们做了一期培训,哎呀,我就觉得,我突然发现,哎呀,变化这么大,很多人都举手了,我还让那些举手的人分享自己的经验,他们自己也说,我只想告诉你们没告诉家里的这些朋友们,实际上爸爸妈妈远远比你自己想象的要强大,他们发自自己内心地去讲这些。比如说我们刚才的那个,说到我们护士,要守在病人的身边,发现的问题比较多,比如说我们医生其实在很多方面也是很依靠我们的护士,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个住院的病人,我早晨的时候看到他,因为是一个年轻人,还在读大学,他就是经历了这样的一个过程。他当时是发烧了,被诊断肺炎,其实是很危险的,他的CB4也很低,就是说他的免疫指标是很低的,实际上这时候是有生命危险的,但是他就自己斗争了两天,就是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自己家里人,医生会说,哎呀,他这种情况首先有生命危险,还有一个,他要查明他感染的原因,但是,他的检测的费用都没有。那之后呢,我们在说这件事的时候让一个病友听到了,那个病友说,哎呀,这么年轻,太可惜了,说我给出点钱吧,就说我给他送过去吧什么之类的,就会是这样,他自己也会感觉到,啊,你看,这些都是不相识的人他们鼓励我,我自己也不能放弃,我们是告诉他其实家里人,爸爸妈妈他们一定不会因为你患有艾滋病,就会抛弃你,那一定不会的,我们也会这样鼓励他。等到第二天早晨的时候,他跟我说,说已经给妈妈打电话了。

主持人续续:得到家人的支持的话,其实对艾滋病患者的话是很大的一个,给他们更大的一个能量。

福燕:他告诉我说他前两天几乎没怎么睡,在第二天早晨给妈妈打电话之前一整夜都没有闭眼。

主持人续续:可以理解他那种心情。

孙静:我们也是鼓励患者跟家人做告知。

福燕:对,我们要鼓励,要告诉他自己的家里人,因为不管是医生、护士、志愿者,是替代不了他的家人的。

主持人续续:亲人的。

福燕:对。那因为告诉自己家里人的时候,他希望跟他妈妈说那三个字的时候我能够在场,那这时候我认为这是他最最重要的事情,我一定要在场。告诉他妈妈这件事情的时候,那种场景,我觉得也能够去体谅妈妈,那肯定她是特别崩溃的,就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是非常优秀、非常有前途,怎么会跟这件事情有了关系?非常失望的,一定会有那样的一个过程。之后,又哭了几次,但是事情做得还是非常好的。这是上午的时候告诉妈妈的,等到下午的时候,实际上对于他自己来说他已经非常疲惫了,等到下午的时候他就睡了一会儿,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告诉我说,哎呀,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第一次睡的5个小时的觉,睡得很安心的。这样对于他来说,帮助他恢复体力,能够积极地应对他的这些病症,这些都是非常有帮助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福老实说得真好,而且让我们感觉到心里特别感动,也更加了解了护士这样一份平凡又很伟大的一份工作。

那最后两位老师再给我们网友一些健康的建议。简单几句话就好。

孙静:对,就像主持人说的,我们这个工作,一呢特别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可,知道我们护理工作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呢,其实我们护士要求真的是不高,得到一个社会的认可,对我们来说就很满意了。也希望我们这个护理专业能越来越好吧。

主持人续续:好,福老师。

福燕:对于这个社会来说,在发展,对于我们这个护理的学科,也在进步,我们作为护士,我们除去做基础的细致的护理,我们还可以做医生的助手,做患者的知心的朋友,能够体现自己的专业的价值,实际上作为我们每个护士来说,真的要好好珍惜的。

主持人续续:好,那我们本期访谈就到此结束了,再次感谢两位嘉宾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也在此祝我们护士节的护士们,节日快乐,谢谢大家!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Tencent AI Lab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