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尤其是体态偏胖的人睡觉的时候都很容易打呼噜,而且身体偶尔还会发生抽动,大多数人们都会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并没有引起注意。但实际上睡觉打呼噜也有可能是一种病,而且它有可能还诱发冠心病、心肌梗死这样非常危险的情况发生,所以本期《名医堂》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耳鼻喉科的主任医师叶京英老师来给大家讲一讲,关于睡眠呼吸暂停综合佂。

嘉宾介绍

叶京英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耳鼻喉科

擅长疾病: 睡眠呼吸障碍疾病的手术治疗,喉显微外科手术、喉部良性肿瘤、嗓音疾病的评估及治疗,儿童腺样体、扁桃体疾病的评估及治疗,慢性咽炎的治疗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什么样的打呼噜才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

    answer

    叶京英: 呼吸道窄到一定程度,气流不足以完成氧和二氧化碳交换,叫低通气,这样已经对身体有害了,但是如果是窄到一定程度,它完全关上了,完全不通气,这个暂停就完全没有氧和二氧化碳的交换了,会造成病人低氧,会造成呼吸暂停。
  • Question

    呼吸暂停综合征患者的发病群体有什么样特点呢?

    answer

    叶京英:高发人群是有年龄特点的,一般是45岁为核心。男性患病率要高于女性,肥胖人群要高于非肥胖人群,但是不尽然,还有刚刚出生的小朋友打呼噜呼吸暂停的, 而且4岁左右的小朋友呼吸暂停也是儿童呼吸暂停的一个高峰时段。
  • Question

    对于呼吸暂停综合征,什么样的患者不能做手术治疗呢?

    answer

    叶京英: 手术治疗笼统的来说,首先是有手术适应症的,再笼统的来说,不能接受手术治疗的是有手术禁忌证的。他肯定是不能承受手术风险的,比如说病人心功能、呼吸功能或者是肝功能他不能够承担麻醉,不能承担手术创伤,受伤毕竟会给病人带来一定痛苦,这样的人那是绝对不能选择手术的。

访谈实录

名医堂108期:警惕呼吸暂停综合征的潜在隐患


主持人续续: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尤其是体态偏胖的人睡觉的时候都很容易打呼噜,而且身体偶尔还会发生抽动,大多数人们都会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并没有引起注意。但实际上睡觉打呼噜也有可能是一种病,而且它有可能还诱发冠心病、心肌梗死这样非常危险的情况发生,所以本期《名医堂》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耳鼻喉科的主任医师叶京英老师来给大家讲一讲,关于睡眠呼吸暂停综合佂。

叶老师您好,欢迎您作客我们《名医堂》。

叶京英: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大家好,也非常高兴来到我们腾讯视频的这个节目,就睡眠呼吸障碍等等相关的问题或者是睡眠打呼噜还有睡不好觉,或者是睡了觉第二天不解乏等等一些问题跟大家进行一个交流,谢谢。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一下把睡眠所有的问题基本上都跟我们说了一下,我觉得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关于睡眠方面的问题,今天我们就想讲睡觉打呼噜怎么是一种病呢?什么样打呼噜的情况才是病呢?

叶京英:可能确实是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有睡眠的问题,因为睡眠是我们一个生理过程,人只有睡好了第二天才能够体力恢复好,那么我们就有劲了,精力充沛,而且还有睡好了以后第二天才有精神。还有一个问题大家可能会被忽略,我们很多功能都是在睡眠时候完成的,比如说我们的记忆功能,你只有睡好了,睡好了觉,你白天所从事记忆理解的问题第二天才能够被记住。

那么还有一些,比如说我们的免疫功能的调节,小孩我们内分泌的调节,像小孩生长激素方面的调节都是在睡眠的时候完成的,所以只有睡好了才有抵抗力,抗病毒,抗肿瘤,所以睡眠还是很重要的。

那么换一个话题呢,就是很多人会意识到自己睡眠不好,那常常是失眠。比如说睡不着觉或者晚上睡觉过程当中总醒,自己会觉得我睡眠有问题。但是我们有相当一部分人他不觉得自己睡眠有问题,只是觉得第二天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睡的时间很长,而且我又睡的很香,第二天我就特别的疲乏,我还总想睡觉,那么觉睡不够。还有一种莫名其妙,我怎么记不住东西了,特别爱什么东西都记不住,愿意忘。再有其它呢,就是莫名其妙的我白天就出现高血压这类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那么实际上睡眠过程当中还有一个比较常见的隐性的一种病理状态存在,也就是说睡眠打呼噜,不光是打呼噜,他打着打着呼噜还会停,停以后呢,停一个时间他突然间一个大的声响,自己呼吸又恢复。那么这种现象,自己是看不见,如果有同室人睡眠的话同室人会非常紧张,他会发现我们这同伴睡眠的这个,他怎么会睡着睡着呼吸了,这样就怕他睡眠过程当中出现意外。有的时候会推他一下,有的时候他自己会恢复。好多朋友最关注的、最担心的是怕这口气喘不过来,是不是突然间会憋过去。这个是我们很多人关心睡眠呼吸暂停综合佂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主持人续续:那睡眠呼吸暂停综合佂它是不是真的有患者,就是喘不上这口气来呢,你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患者?

叶京英:这种情况呢是有的。

主持人续续:真的有?

叶京英:确实是有的。那么他呢虽然不是很常见,睡眠呼吸暂停综合佂,他在睡眠过程当中我们指的是呼吸暂停,这个暂停是暂时停止,它会自动的、自我保护性的把它恢复。那么如果这个呼吸暂停越停越重,越停时间越长,长到一定时间,它自我保护机制失灵了,不能再长了,那它就成为呼吸停止。那么这个病人可能会在睡眠过程当中出现猝死现象。那么更多的引起睡眠过程当中猝死的,诱发猝死的是他在这个暂停恢复的一瞬间他会出现血压猛的升高,心率加快等等这些问题,会诱发急性心率失常。特别是有一定心脏基础病的患者出现急性心率失常而导致病人死亡,但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佂这个疾病能够出现,或有这种潜在危机的病人还是非常的少见的,绝大多数病人他是由于晚上睡眠的过程当中反复出现的暂停,暂停呼吸停止恢复,停止恢复,让这个病人的睡眠反复的被中断,那他就睡不好觉,第二天会很疲乏。

主持人续续:就是他不断地被自己给憋醒了,是这样的。

叶京英:对,而且都是短暂的醒,他自己察觉不到。

主持人续续:自己还察觉不到。

叶京英:如果我们做监测,在脑电波上就会发现,他的脑电频繁的出现慢节律,该休息的慢节律出现快节律,再一个最重要的是他的血压会出现频繁的波动,心率也会出现频繁的波动,因为他不呼吸,血中的氧含量也会下降,下降以后又呼吸恢复以后又升高,这样给我们心脑血管就是一个一晚上都是频繁的刺激,这个刺激会非常大的,让这个病人就容易更早的患上高血压,更早的患上冠心病和脑血管的动脉的硬化和脑血管供血的障碍,这样的话造成病人更早的因心脑血管疾病而出现早的死亡。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说有这个病的病人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就他那醒的那个过程很短暂,他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醒,但是他的一些心脑血管可能他身体是有反应的,是不是这样的?

叶京英:对,常常病人是因为不明原因高血压,而且他高血压有一个特点,吃了降压药以后不容易被控制。还有一些人就是本来,我有一个例子,这家里面有五个兄弟姐妹,这五个兄弟姐妹都是跟父母比较有遗传特征,到了一定年龄很早,比别人家都早,他到接近40岁的时候就会出现高血压,不知道什么原因就会吃很多降压药。后来他其中有一个兄弟,他早早的知道说睡眠打呼噜这个可能是不是由于这个问题,他早早的去医院去做监测以后,很早就发现了这个疾病以后进行治疗。结果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人只有他到了这个年龄没有患高血压,所以说提早的控制这个睡眠呼吸暂停对高血压或者让心梗这些疾病晚的出现这是有很大帮助的。但是确确实实像您刚才说的好多人不意识,因为我刚才说的每次呼吸的恢复,它是我们称作微觉醒。

主持人续续:微觉醒。

叶京英:我们脑电图上会记录30秒的脑点的快频率,这个随之就会有肌肉肌张力的活动的增高,马上肌肉就不放松了,不休息了,开始活动了,心率也变快。这个我们记录一次微觉醒,这种微觉醒病人是一般自己察觉不到的,他觉得睡的很好,但是唯独他感觉到的就是睡觉以后第二天还是想睡觉。如果这个病情很重,他不是微觉醒而是完全把自己憋醒了,甚至有的病人憋醒了以后就觉得胸闷、浑身不舒服,这个时候他就会比较恐惧了,他自己意识到。但这种情况下多半都是比较重的病人。

主持人续续:那我觉得很多网友可能跟我一样有这样的疑问,就是什么样的打呼噜才叫我们的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那是不是所有打呼噜都是这个病呢?

叶京英:打呼噜是睡眠过程当中比较常见的现象。因为睡眠嘛,我们知道肌肉放松,放松特别是你仰着睡觉睡眠的时候,我们舌头还有小舌头由于受重力的影响,它就会后坠,这样呼吸道就会比白天的时候窄一点,这个窄气流通过狭窄的时候就会让那个黏膜发生震动就会发生鼾声,如果这个鼾声它只是一个气道狭窄,让气流通过它出现一定的鼾声。这个呢对身体的影响还不是很大。

主持人续续:打呼噜是正常的?

叶京英:也不是说完全正常,正常睡眠的时候还是没有声音的,但是打呼噜单纯只是有鼾声而出现,这个对身体影响还不是很大的。但是如果这个呼吸道窄呢,伴着鼾声,这个呼吸气流的出、进,我们气流进来以后,进来呼出去才有氧和二氧化碳的交换,如果这个窄到一定程度,我们这个气流不足以完成氧和二氧化碳交换了,我们叫低通气。这个就会对身体有害了,但这个也不容易被察觉,但是如果是窄到一定程度,它完全关上了,完全不通气了,这个才就是说,我们说观察到这个病人打着打着呼噜不打了,停了,停了以后随着一个大的声音他又打了,这种呼噜一般推测去都有呼吸暂停的存在,这个暂停就完全没有氧和二氧化碳的交换了,会造成病人低氧,会造成呼吸暂停,我刚才说的呼吸暂停恢复的时候对心脑血管的刺激,高血压早的出现,甚至有些病人还会发生睡眠过程当中猝死,所以这种打呼噜提示我们他可能,他的呼噜伴随着有睡眠呼吸暂停的出现了,这种应该到医院去就诊了。至于打呼噜是不是一定是病呢?这个要到医院去做一个睡眠监测,这样的话才能够给出一个明确的诊断。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综合征的这些患者是不是都是年纪比较大的人呢,他的这些发病人群有一些什么样特点呢?

叶京英:高发人群是有年龄特点的,一般是45岁为核心。

主持人续续:45岁以上吗?

叶京英:45岁上下这个年龄段。

主持人续续:45岁左右。

叶京英:左右,这个年龄段患病率是最高的。

主持人续续:男性和女性有没有?

叶京英:男性患病率要高于女性,肥胖人群要高于非肥胖人群,但是不尽然,还有刚刚出生的小朋友打呼噜呼吸暂停的。

主持人续续:刚生下来的小朋友都有可能呼吸暂停。

叶京英:而且4岁左右的小朋友呼吸暂停是儿童呼吸暂停的一个高峰时段。因为现在小胖子特别多,而且现在儿童的腺样体,就儿童里边扁桃体,另外还有一团淋巴组织,我们把它称之为腺样体跟扁桃体一样结构,其实具有一定生理功能的一团组织长到呼吸道里边,这个腺样体和扁桃体肥大的儿童比较常见。

那么他如果,腺样体、扁桃体过于肥大,也会在睡眠的时候阻塞或者部分阻塞呼吸道,引起儿童的睡眠呼吸暂停。所以在4岁左右的儿童睡眠呼吸暂停也是比较常见的。

其它年龄段也都会出现,但是高峰年龄段还是45岁左右,同时肥胖男性人群。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您接触的这些患者,不光是这种中年的人群,竟然还有一群儿童,4岁左右的儿童?

叶京英:对。

主持人续续:那儿童如果得了这个病以后,他是不是对身体也有一个很大的危害呢?

叶京英:儿童的危害当然要,同样的呼吸暂停它的危害要超过成人,因为儿童在生长发育过程当中,所以他对儿童的身体发育是有危害的,他影响儿童身高的生长。我有一个,一对双胞胎的孩子,双胞胎的孩子长的都很像,结果一个是弟弟还是哥哥我有点忘记了,两个孩子都有腺样体、扁桃体肥大,都有睡眠呼吸暂停。其中一个小朋友就接受了手术治疗,长得很高,那么他是弟弟还是哥哥,当时身体要弱一点,他妈妈就没有让他接受手术治疗,到大了找我做手术的时候,就是没有做手术的,他们兄弟两个人大概都长到10岁左右了,这个提早在4、5岁的时候做手术的同胞的兄弟要比没有做手术的高出一头多。

主持人续续:差这么多?

叶京英:对,所以它对儿童的生长发育是有影响的。再一个对儿童的智力发育也有影响,对心脏、胸廓的发育,对颌面部外形的发育都有影响。但是不是所有的打呼噜的儿童都会出现这个,我说的是比较重的睡眠呼吸暂停,但是儿童如果是在睡眠的时候打打呼噜,特别是他呼吸的时候伴着张口来呼吸。

主持人续续:用嘴来呼吸。

叶京英:对,他没有呼吸暂停,但是长时间的张口呼吸,对儿童的颌面部结构发育还是有影响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他用嘴呼吸的话是不是说明他的鼻子这块也是有问题的,所以他才用嘴呼吸,还是说他习惯性用嘴呼吸呢?

叶京英:当然是由于鼻腔通气有问题,绝大多数才会用嘴呼吸,也就是我刚才说的长在鼻腔后面,我们的呼吸道的和鼻腔相通的这个位置,咽腔和鼻腔相通,也就是准确医学上说叫鼻咽部这团腺样体结构如果过大的话,睡眠过程当中一躺着睡觉的时候,他的软腭,就是小舌头那个位置就容易和肥大的腺样体挨在一起了,让这个呼吸道不同场,呼吸道不通常他就会张口呼吸,张口呼吸以后,口腔呼吸量大,儿童的颌面部在生长发育过程当中就会出现硬额比较高,鼻腔部发育,鼻梁比较矮,上颌比较向前翘,下颌收缩等等一系列,我们把它称之为腺样体容貌这样特征性的面部表现,所以儿童的打呼噜、张口呼吸家长还是要引起注意的。当然我们首选还是用药物治疗,短时间的就是危害不大的药物来进行治疗,如果能恢复了,这个就好了。因为随着孩子的生长,那么腺样体会逐渐逐渐萎缩,颌面部向正常结构方向去发展,那这个症状就消失了,它是一个阶段性的。确实有一部分小孩在这个阶段性的腺样体增生肥大的这个年龄段,他频繁的出现打呼噜,用药物治疗,治疗以后他又复发,治疗以后又复发,那么考虑到长时间使用药物带来的副作用,甚至药物治疗以后无效,那么一部分孩子在这个时间段他要接受腺样体和扁桃体的切除手术。

主持人续续:手术治疗。

叶京英:让他的呼吸道通畅。

主持人续续:所以说宝宝睡觉的情况就是作为家长一定要关心和注意。

叶京英:这个还是要注意的。有呼吸暂停的孩子睡觉还是很痛苦的,就是有的时候虽然有些孩子,4、5岁的孩子就跟家长分室睡眠了,但是睡眠过程当中确实是孩子是否张口,睡眠过程当中是不是有不安宁,就是异常的翻滚,特别是这种小孩他喜欢趴着睡。

主持人续续:对,小孩子喜欢趴着睡,挺多的。

叶京英:大概还是腺样体肥大的孩子喜欢趴着睡,因为他趴着睡,他的舌头它就不往后坠了,软腭,就不容易往呼吸道,它往下,往下因为我们上面是颈椎,它是骨质,它不会塌陷,这样气道相对要宽一点,所以有这种病理性结构的孩子他都喜欢趴着睡觉,这也是一个不正常的特征性的表现。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睡觉的事,如果我是平时是自己睡觉,那我有没有什么方法能检测出来我是不是有这个呼吸暂停呢,是一定要让别人来提醒我说,我可能是有这个呼吸暂停吗?

叶京英:睡觉嘛,当然是我们一个人体的特殊的生理时期,它是没有意识的时期,所以说自己要发现一定是痛苦达到一定水平,比如说完全把你憋醒了你才能发现。那么再其次就是我们提示自己出现了白天怎么睡也睡不够,我就是特别想睡觉,甚至有的人嗜睡到什么程度,我要关注到做一件事情,比如我说听课,听一些没有意思的讲课的时候,我可能会睡着。但是有的人在讲课的时候他会睡着。

主持人续续:讲课,就是集中注意力这样讲课都可以睡着?

叶京英:对,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就是说开车,经常我的病人会跟我描述,他为什么来就医,因为他在高速路上驾驶,他就是有一个不可克制的困意,没有办法他就会自己刺激自己,比如在高速路上不能停车,他就会大声喊叫,会自己拧自己,去刺激自己。但是呢,我有的朋友他出了三次的车祸,追尾,他就克制不住,一定撞了一下打一个盹才醒过来,所以这样的话就是病理性的嗜睡,头一天晚上睡的很好,这种情况就体现想到是不是睡眠有问题了,再就是我说的频繁出现高血压,还有些朋友就是很早的年龄,40多岁就去装支架,做搭桥手术,迫不得已,因为他已经发现有心梗,这样的话医生就会说,为什么这么早就出现心梗,你是不是睡眠有打呼噜,有呼吸暂停这个问题,一去医院监测才会发现有呼吸暂停这些问题。

主持人续续:原来有高血压、冠心病这样的病人,如果逆向推的话也可以推到这个睡眠上的问题,所以去监测一下,去检查一下也是有必要的,您觉得?

叶京英:对,特别是反复用药不好控制的,现在我们内科大夫大部分都知道,如果频繁知道出现不好控制的高血压,我们叫做顽固性高血压,或者是有冠心病,或者是有脑血管疾病的、脑卒中的,都会问这个病人你有没有睡眠打呼噜?如果有打呼噜的问题都要去监测一下,否则这个病因不去除,他其他继发来的疾病就很难被控制。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睡眠呼吸暂停它会不会越来越严重呢,还是说他的一般病情不会发展呢?

叶京英:刚才我们说了睡眠呼吸暂停的发生和年龄有关系,以45岁为核心,随着年龄的增加,根据我们流行病学调查,到65岁以后和70岁以后,随着肌肉的萎缩,它会减轻。

主持人续续:自然会减轻。

叶京英:会减轻一些,但是什么情况下会让它改变轻重呢?主要是体重的变化。

主持人续续:减肥。

叶京英:对,减肥是改善气道通畅程度一个非常好的措施,体重的突然增加会让病人出现呼吸暂停,那么发现呼吸暂停以后,有意的去控制体重,是治疗呼吸暂停的一个非常好的手段。

主持人续续:其实首要的是我们自己解决自己体重的问题,您觉得这个是第一位的是不是?

叶京英:体重是呼吸暂停的重要原因,那控制原因还是治疗疾病一个最好的手段。而且控制体重,我们对所有的疾病,我们都是一样的,从医生给病人诊断一个疾病,给病人治疗建议的时候,第一还是选择改变不良的生活方式和改良生活行为,能把病理现象纠正,这是第一首选的建议。其次才选择一些需要口服药物,能选择口服药物不选择注射药物,能选择药物不选择手术治疗,也就是说能选择低创伤、低成本的治疗,不选择高创伤、高成本的治疗,当然我们纠正一些不好的生活方式,它是一个既成本低同时又对身体没有其它副作用的,这是我们治疗疾病首选的建议。对呼吸暂停尤其如此。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有这个呼吸暂停这种情况的患者,他在睡觉的时候的一些比如说姿势或者是说睡前或者睡后的一些方法,对他缓解这个症状有没有一些帮助呢?

叶京英:这是有帮助的。

主持人续续:也是有帮助的。

叶京英:我刚才说的就是由于睡眠的时候肌肉过度放松了,由于地心引力的关系,他才会由于舌根后坠才会阻塞气道的,如果你侧身睡眠的话。

主持人续续:侧身睡眠。

叶京英:对,舌体的一些,就是脱坠的软组织就会向一侧去摆动,这样的话另一侧,就是朝上的气道就很容易有通气,所以侧卧睡眠是预防和治疗轻度呼吸暂停一个非常好的生活方式的改变。

主持人续续:那我就很奇怪,因为睡眠是一个比较还比较私密的事情,那到医院去检查的话,医生是怎么判断我们是不是得了这个疾病呢?

叶京英:到医院去呢,我们说所有睡眠疾病,不光是睡眠呼吸暂停,还有其它的睡眠疾病,比如发作性睡病,还有老年人的快动眼期的睡眠障碍等等,甚至包括一些干扰睡眠的入睡的其他一些疾病我们都要监测。监测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睡眠你是安心睡你的觉,但是我们要把一些生理信号引出来,我们监测你睡眠过程当中脑电的变化、心率的变化和血氧的变化等等所有生理信号的变化,来评估你睡眠过程当中是正常的还是一个病理状态。那么对于一些睡眠行为有异常的病人,我们睡眠的时候在室内要安装连续的红外的。

主持人续续:睡眠行为有异常,这是什么意思?

叶京英:比如说大家说睡眠行为异常最比较常见的就是说梦话、梦游,这种睡眠异常对人体伤害还不是特别大的,像比较常见的还是一种快动眼期的睡眠障碍,老年人比较常见。他们晚上睡眠的时候会出现一些自己的一些伤害。再一个就是睡眠当中,在睡眠过程当中的癫痫的发作,这些都是要我们有个视频的监测的,所以到医院睡眠监测的时候,隐私在医院所有的监测录像都是要保密的,对病人要有隐私保护的,但是一晚上睡眠的行为要进行一个红外视频的连续监测。

主持人续续:就等于是也要在家里做监测,然后医生根据这些内容来判断是不是得了这个病?

叶京英:监测,传统上最经典的是在医院的睡眠监测中心来进行监测。

主持人续续:是也要在医院睡一阵子是不是?

叶京英:在医院睡,各种生理信号有在医务人员监视下去完成这些生理信号的收集和监测,包括视频信号的监测,但是现在随着我们监测手段的进步和监测设备的不断改进,好多便携式睡眠监测就可以让病人把一些简单的睡眠监测设备连起来以后带回家,第二天他有个记录装置,他就可以就是到医院来下载以后,可以被医生读取。那么我们现在更多的简便的睡眠信息量不是非常大的,就可以通过我们,就这种现在这个互联网可以在家里面做监测,通过互联网在医院里边就可以观测到病人睡眠的各种生理信号的变化了。

主持人续续:现在比较火的移动医疗。

叶京英:移动医疗。对。

主持人续续:那其实我觉得很多人就是睡眠如果睡不好的话,他们会不会觉得吃个安眠药,然后可能就,一般的人都会靠这个方法来解决,那吃安眠药的话对我们缓解这个病的症状有没有帮助呢?

叶京英:就睡眠呼吸暂停来说,吃安眠药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有危险。

主持人续续:还有危险?

叶京英:对,睡眠暂停的病人一般他都很少表现为入睡困难,他倒下就睡,而且睡眠过程当中他是靠自我的保护性机制,来让他的呼吸暂停终止,如果吃了更多的睡眠药以后,不仅仅会加重呼吸暂停,他会肌肉松驰,加重呼吸暂停的发生,而且让病人的保护机制变得迟钝,他保护反射没有了,那么他这呼吸暂停,自己的保护不能让他纠正、停止,他会越长越长进入呼吸停止,我们说进入急性呼吸衰竭,病人就会出现死亡。所以说我在临床当中碰着就是由于呼吸暂停猝死的病人常常是发生在大量饮酒之后,他也相当于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物,这样的话对呼吸中枢是一个麻痹,所以出现了我说急性呼吸衰竭,有病人就很不幸,在到医院的途中就已经死亡了。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说安眠药不能,也不能随便吃了?

叶京英:安眠药不能用于呼吸暂停的病人。安眠药最好在医生建议下使用,不要自己随便去买安眠药来吃,所以安眠药是一个处方药,在我们药店一般是买不到安眠药的。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它的治疗方法的话,主要还是以药物治疗吗还是手术治疗呢?

叶京英:目前就是比较遗憾的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没有什么有效的药物来进行治疗。

主持人续续:没有有效的药物进行治疗?

叶京英:对。所以一般情况下就是能够改变生活行为来治疗的是最好的,比如说减重,或者是改变睡眠姿势,有意识的控制侧卧睡眠,除此以外就要积极的改变上呼吸道结构了,一种保守的治疗方法就让病人佩戴呼吸机。

主持人续续:呼吸机,还要佩戴呼吸机,会觉得很累。

叶京英:觉得是一个很难接受的。

主持人续续:对,我好好的为什么要佩戴呼吸机呢?

叶京英:以为就像抢救的病人一样戴着面罩,管道又连机器,其实把它称之为呼吸机是一个比较通俗的、简便的、民间的一个说法,我们叫持续正压通气治疗仪,那这个机器它不是说帮助你呼吸,而是这个小机器它会产生一个正压力,外边的气压通过它产生一个正压力,通过管道和密闭的面罩,把这个正压力,空气的正压力进入到我们的呼吸道,它对松驰的呼吸道起一个支架,支撑的作用,把它支起来,让它不塌陷了,那这个呼吸道就能够维持通畅了,这个呼吸还是靠病人自己来完成的。所以很简便,很小的一个机器,对病人也没有什么损伤。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是症状比较轻的病人可以用到这个机器吗?它能根本性解决问题吗?

叶京英:它是保守治疗,也就是说这个治疗方式对病人没有什么伤害,但是它可以治疗比较重的病人,但是不舒服、不方便,因为他有面罩戴在鼻子上,戴在口鼻上。

主持人续续:对,因为夏天比较热,本身比较热,还有一个东西呼在上面肯定是不舒服了。

叶京英:对,这个面罩是一个负荷,还连接一个管道,再加上还有一个携带负荷。

主持人续续:好隆重的睡觉方式。

叶京英:经常出差的时候还要每天都要背着这个呼吸机去走,所以不是很方便的。那么这个如果你不戴它了它肯定就没有效果了,所以戴着呼吸机肯定要长期使用的。

那么就像,目前我们还是提倡个性化的治疗,提倡我们说精准治疗,精准治疗,广义的精准治疗,不是说狭义的针对遗传特性或者基因口的基准治疗,我们广义的精准治疗还是说这个治疗手段恰到好处,不过也,就是说治疗医疗干预一定是有伤害的,是吧?就是说能不选择医疗干预我们不选择医疗干预,选择的医疗干预越小越轻,对病人的伤害越小,这个医疗干预又到位,这个我们把它精准来把它。

主持人续续:个性化治疗。

叶京英:用这个概念来说明这个医疗的一个理念。所以,针对每一个呼吸暂停的病人,我们在医院除了对他监测,诊断有没有呼吸暂停和呼吸暂停的程度以外,我们还要来分析他呼吸暂停的原因,是肥胖引起来的还是儿童的腺样体、扁桃体肥大引起来的,还是鼻腔通气,鼻腔有狭窄引起来的,还是颌免不得骨结构发育不好引起来的,还是遗传的肺泡通气功能不好,还是呼吸中枢他在睡眠的时候通气控制功能不好等等不同的原因引起来的,针对不同的病因来选择不同的治疗方式,是选择手术,我们要评估一下他是不是手术能够解决问题的,同时间的手术对他来说利弊、风险有多少。根据病人的不同的病因、不同的特点来选择有针对性的,最好针对病因的治疗方法,这个是最合适的。

主持人续续:那说到这个手术治疗,那什么样的患者适合手术治疗,什么样的患者一定不能做手术治疗呢?

叶京英:手术治疗笼统的来说,首先是有手术适应症的,再笼统的来说,不能接受手术治疗的是有手术禁忌证的。那么先说什么样的病人不适合手术治疗呢?那他肯定是不能承受手术风险的,比如说病人心功能、呼吸功能或者是肝功能他不能够承担麻醉,不能承担手术创伤,受伤毕竟会给病人带来一定痛苦,这样的人那是绝对不能选择手术的。那么有没有手术适应症呢?我们一定要评估,手术有不同方式,针对鼻腔的、口腔的,针对舌根的,针对颌骨结构的不同的手术,它所能够解除的咽腔解剖结构上的不正常,和这个选择的手术方式是对应的,也就是说通过手术能够解除他咽腔,就是呼吸道结构上不正常的一个形态特征,而且我们还要评估这个形态特征的通过手术方式的纠正,这个病人的呼吸暂停就能够消失,这种我们才能够为他做手术。基本上是由于腺样体、扁桃体肥大引起来的,有明显的呼吸道解剖结构异常的我们为他进行手术,如果由于肥胖来的我们就不会让他进行手术了。

主持人续续:减肥就可以了。

叶京英:对,由于像呼吸控制功能不好来的,我们就不会建议他做手术了。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您遇到的大部分患者实际上都是不用做手术的,就是靠自身或者说一些其它的方法就可以解决自己的这些问题了呢?

叶京英:两方面,一方面靠自身,就是调节生活方式,这个能解决问题的占的也不多,大概占20%左右。那么手术是随着手术技术的改进,他的适应症会越来越多,他的手术方式和手术技术的进步带给病人的创伤小、痛苦小,这种手术的不断创新,手术所涵盖的解剖结构异常的范围就越来越广,但是就目前的手术技术大概只有20%左右的人适合手术。中间这60%的人大部分,绝大多数还是适合呼吸机治疗。

还有一部分人他适合一个综合治疗,就是说减重,有肥胖原因,同时也有继发的呼吸控制原因,继发就是说你长期长期缺氧,你呼吸中枢对缺氧就不敏感了。还有这个人又有先天解剖结构上的异常,这样的话我们可以通过呼吸机治疗一段时间,把呼吸功能的,有些呼吸功能的异常是可逆的,恢复到一定水平,那么病人再有减重的意识和减重的行为,最后他还有一点很轻微的解剖结构异常,通过外科手术,很小的外科手术就可以矫治的。那这样子的病人通过综合治疗就恢复他一个完整的生理性的睡眠,这是对一些重症病人多因素参加的、多种治疗方法联合使用的,最后获得一个比较好的治疗效果的一种治疗模式和理念。

主持人续续:原来是这样的。那您刚才有提到说这个睡眠中心,其实我特别想了解一下,就是因为您现在在清华长庚医院,就是我们长庚医院耳鼻喉科在治疗这个疾病上有一些什么样自己的特色吗,或者您介绍一下您这边团队的情况呢?

叶京英:长庚医院耳鼻喉科在治疗这个方面有它比较独具的特色和在学术上的优势,和技术水平的优势,是它的团队在外科手术方面有比较丰富的经验,这是一个方面。第二方面,就是支撑它的睡眠监测中心对睡眠呼吸暂停病人的,不光是诊断技术和对他的病因学评估方面有一套准确的最先进的评估手段,比如说这个病人是由于结构异常引起来的,可以通过测压,通过CT,通过形态学手段进行评估,准确的评估他的形态是不是有异常。另外还可以通过睡眠监测,自己总结出来的开发的软件来评估他睡眠过程当中肌功能是不是有异常,如果是肌肉功能异常的就不能选择单纯的改变外科结构来治疗的方式。另外,这个团队另外一个优势,它是一个多学科医生共同组建的和参与诊疗行为的一个睡眠中心。那么一个病人他如果就是存在刚才我说的多个因素,呼吸控制功能有异常,他同时又有扁桃体和腺样体肥大,他同时可能还有颌骨面部发育的异常,同时这个病人还合并一定程度的心脑血管的疾病,这样的病人到清华长庚医院睡眠中心完成监测以后,就会有一个医生、两个医生或者三个科室的医生共同为他讨论诊疗,给出一个多学科、多种治疗方法相结合的一个治疗手段和治疗的步骤,这样的话给病人能够最个性化的、最针对病因的,刚我说最精准其实我觉得是利弊关系最划算的一个治疗方法和治疗方案。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叶老师一直在从病人的角度来考虑最划算,然后伤害最小。

叶京英:我指的这个最划算不是说花钱或者是这个方面,主要是身体,因为任何一个治疗,我们吃一片药也有这一片药给带来的一些负反应,包括各种各样的一些所谓的一些营养药。所有的治疗它都会带来一定的一个损失,只是我们接受的这个治疗对他生活质量,对他的病理状态,对他的寿命利和弊的评判,这是我们医生给出治疗方案最重要的一个理念,所以说特别是针对这种多原因、多学科的疾病联合导致的,就是跟多学科相关的一种疾病,一种综合症,那么我们多个学科的参与和针对不同病因的个性化治疗,尤其显得更为重要一些。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叶老师今天讲的非常好也非常全面,我是对这个睡眠的情况有了一个很具体很详细的了解。那节目最后,您再给我们的网友朋友们一些关于睡眠健康方面的建议,您再给我们总结一下。

叶京英:跟网友朋友们,睡眠方面的建议,第一个要重视睡眠。因为睡眠太重要了,占人体1/3的时间。第二个,我们人体的很多的重要功能是在睡眠过程当中完成的,千万千万不能去剥夺睡眠,剥夺睡眠等于把自己的健康给剥夺掉了。那么再有一个方面就是大家要关注睡眠方面的一些科普知识,知道我们白天当中出现了哪些现象可能跟我们睡眠当中的不正常行为有关系。最后,还是大家就是良好的睡眠,睡眠醒醒是我们一个主动,就是我们高级功能和我们躯肌功能相结合的一个生理现象,它很大程度受到我们心理因素的干扰,所以我们白天要做白天要做的事,见日光、晒太阳、躯体运动,晚上特别临睡前要避免强光刺激,避免过度的精神的刺激,那么到一个舒适的环境来进入睡眠,这个对我们健康和精力,和工作能力都是非常之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那好,那再次感谢叶老师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