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近年来,癌症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大多数癌症患者在初次就医时已处于晚期,多数患者已经失去根治性手术、化疗或放疗的机会,面对不可治愈的疾病,如何让患者在最后有限的生命中活得精彩,活得有尊严,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本期《名医堂》非常荣幸为大家请来癌症疼痛治疗领域的专家——来自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放化疗科的副主任医师邓涤教授为大家来谈一谈癌症姑息治疗的一些知识。

嘉宾介绍

邓涤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放化疗科的副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擅长疾病: 头颈部肿瘤、乳腺癌、肺癌等肿瘤的放疗、化疗及免疫治疗;恶性淋巴瘤的放疗、化疗以及外周血干细胞移植等治疗方案的优化和实施;

深度问答

  • Question

    那是不是所有的癌症患者身体都会非常疼痛呢?

    answer

    邓涤: 疼痛症状应该是晚期肿瘤病人一个常见的表现,它大概肿瘤早期,有30%到40%的发病率,在中期以后,可能就会多一点,50%到60%,晚期有报道就是说70到90%的晚期肿瘤病人都会合并为癌痛,所以癌痛的治疗对晚期病人生活质量影响有明显的影响,那么我们癌痛的治疗就成为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一个最基本的、最基础的一个治疗方面。
  • Question

    癌症患者吃止疼药有没有效果呢?

    answer

    邓涤:肯定有效果,因为阿片类的药物是癌痛治疗的一个精标准,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东西了,当我们不能够治愈疾病的时候,就控制用阿片类的药物控制疼痛,这是一个最好的手段。虽然它有很多很多副作用,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其他的手段能够完全替代这一个阿片药物在疼痛治疗的地位。
  • Question

    姑息治疗的定义是什么?

    answer

    邓涤: 姑息治疗是WHO给了姑息治疗一个明确的定义,它包括三个部分的内容。概括来说主要是对那些对治愈性治疗不反应的病人采取完全的主动的治疗和护理。强化对癌症患者生理症状、心理和精神需求的管理。主要目的是为病人和家属赢得最好的生活质量。非常的人性化。

访谈实录

名医堂109期:了解癌症疼痛姑息治疗 给患者最好的爱


主持人续续: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近年来,癌症的发病率也越来越高,大多数癌症患者在初期就诊的时候可能就已经到了晚期,那已经失去了放化疗和手术根治的一些机会,那面对这样的患者怎么要让他们在生命最后活得精彩,活得有尊严,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本期《名医堂》我们邀请到的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放化疗科的副主任医师邓涤老师来谈一谈关于癌症呼姑息疗的一些知识。

邓老师您好,欢迎作客我们《名医堂》。

邓涤:谢谢,观众朋友们,腾讯的网友们非常高兴,今天来到《名医堂》,和大家一起聊一聊晚期肿瘤病人一些状况,特别是晚期肿瘤它的疼痛的一些治疗的状况。希望能够给大家引起共鸣。谢谢。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所有的癌症患者,尤其是中晚期癌症患者都会身体非常的疼痛呢?

邓涤:疼痛症状应该是晚期肿瘤病人一个常见的表现,一个常见的,一个引起病人不舒服的症状,它大概在一个肿瘤的发生早期,大家可能有30%到40%的发病率,然后在中期以后,可能就会多一点,50%到60%,那到晚期有报道就是70到90%的晚期肿瘤病人都会合并为癌痛,所以这个癌痛的治疗对晚期病人生活质量影响有明显的影响,那么我们癌痛的治疗就成为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一个最基本的、最基础的一个治疗方面。

主持人续续:其实就是解决癌症患者疼痛的话,是晚期让患者活得更,就是活得更好的一个最基本的治疗理念,是这个意思吗?

邓涤:对,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疼痛的一个经验,当有疼痛我们就会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就会产生恐惧的感觉,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对疼痛的控制也就成为我们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甚至说一个人权提出来的,不痛这样一个人权要求。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我们常见的这些癌症里面,有没有哪种癌症是让人最痛苦的,有没有统计?

邓涤:没有这个,只要是癌症,他到晚期,他可能都会合并有多处的远处转移、局部复发一系列,以及因此引起一系列的并发症,那么对这个他都会导致病人的不舒服,也就是以疼痛为代表的一系列不舒服,这个没有什么特殊的一个肿瘤。当然这个,我们平时更常见的,可能也就是我们更常见的一些肿瘤,比如说肺癌、鼻炎癌、乳腺癌、前列腺癌、胃消化道,可能在我们实际工作当中碰到更多,碰到更多不是因为这些疾病更容易出现转移和疼痛,而只是说在这个人群的基数比较多,其实只要是一个癌症,他的晚期、中末期都会出现这一系列的症状。

主持人续续:可是我们会觉得治疗这个癌症疼痛它可能就是是一个不能根治的,没有根治这个病因的情况,那会不会很多患者就是对这一块并不是很重视,会忽略掉。

邓涤:现在的问题,您这个话可能对了一半,不是病人不重视,而是病人非常重视他自己的生活质量,但是因为他有些,比方在这个里面麻醉药成瘾性的顾及问题,以及我们医生对这个理解的问题,导致有一部分病人没有得到很好的止痛治疗,但是我们应该的目标让所有这部分病人都得到一个很好的、很恰当的一个疼痛治疗,这应该是我们做疼痛的,做癌痛医生他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主持人续续:那想到缓解疼痛,我们想到最简单、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吃止疼药,那对癌症患者吃止疼药有没有效果呢?

邓涤:这是肯定有效果,因为为什么?因为阿片类的药物是癌痛治疗的一个精标准,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东西了,当我们不能够治愈疾病的时候,就控制用阿片类的药物控制疼痛,这是一个最好的手段。就是阿片药物虽然本身有很多很多副作用,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其他的手段能够完全替代这一个阿片药物在疼痛治疗的地位。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说癌痛患者的癌痛治疗,也主要是靠服药物的方法来治疗?

邓涤:对,这一个就是癌痛的治疗有规范化治疗里面,就是包括ACCA指南的成人癌痛的,包括WHO三级止痛的都提出来了,那么就是说个体化的用药、按时的用药,里面就是说用药途径的问题,应该是用药途径以病人更合适,损伤更小的,又有效的方式来进行用药,这就是我们临床最可以接受的一个方式。那么在这最常见的方式就是口服,但是可能有一部分病人他长期口服无效,或者他刚开始无效的情况下,这也要考虑别的一些用药方式,比如说直肠用药,破皮用药,甚至就是说有一些有创性,一个就是鞘内注射,皮下静脉注射和皮下注射,这都是我们常用的选择方法。目的只有一个,病人合适。

主持人续续:病人感觉不疼了,身体舒服了。

邓涤:对,病人合适就行。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癌痛的治疗和缓解就是治疗疼痛疾病里面最高级别,最不容易控制或者对医生要求最高的呢?

邓涤:这个从生活质量的这个标准来说,癌痛首先控制癌痛是我们要做提高生活质量的基础工作,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控制癌痛也才是我们,我们才能后续工作能够很好进行的一个基础,那么在这个,就是说癌痛也就在临床工作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就是表现在这里。

主持人续续:那您能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国目前癌痛治疗的一些现状吗,包括癌痛控制的一些相关数据?

邓涤:这个癌痛的,应该来说现在大家是比较普遍的,因为从最新的报道,我们每年大概有死亡的肿瘤病人大概有250万左右。

主持人续续:每年死亡有250万?

邓涤:对,而且预期到了2020年大概有300万,那么在这个里面他可能有70%到90%的病人都会合并有癌痛的,那么也就是这部分病人他都是需要癌痛治疗的,那么癌痛治疗,那么就是说我们现在癌痛治疗有几个,就是说现象,第一个就是说任何一种阿片类的药物并不是对所有的癌痛都会有效,这是第一个。第二个,现在对这一个病人有效的一个阿片类的药物,对这个病人不一定是会永远有效,那么在这一个处理上面,就需要我们工作人员、医务人员要保持一个,就是对癌痛,我对他来总结有几个:第一个,有一个明确的规范。第二个,他的内容并不是太多。第三个,需要我们的医生要去关注这个癌痛。那么在做这个癌痛的时候,需要我们要保持一种有爱心去做,而且在做这个过程当中,你不能说做一次就完了,而且要有一个恒心,一直要为这个病人整个的一个有限的生命期内都要去做。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除了这一个癌痛的规范化以外,另外我们还要关注那些病人他的一个,就是出现难治性癌痛的情况下,我们如何处理它?在这个里面要及时跟病人进行一些阿片药物的一些调整,这是我们要保持一个癌痛的很重要的,也有关经常会被忽视掉这样一个重点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的。那患者能不能自己控制,自己来调节药量,因为我在网上有看到一个词叫“自控镇痛数”,这个的话是不是患者可以自己控制?

邓涤:因为这从疼痛,其实我们医学上面绝大部分都是一个客观的表现,但是这个疼痛是一个很特殊的,它是患者自身的感受。包括这个疼痛的概念里面就是强调疼痛就是一个患者自身的一个概念,自组的一个概念,也就是说患者说痛就是痛,患者说有多痛就是多痛,患者说什么时候痛就是什么时候痛,至于这里面可能有一些其它因素,其实我们在临床工作当中很容易辨别病人在装痛,或者病人因为这个,他就有欺骗,欺骗吗啡药物。

主持人续续:您是可以看出来。

邓涤:很容易能分辨出来,所以在这里,我们一定要相信病人他说痛的时候,他就真的是需要得到我们的治疗,得到我们关注。那么在这个基础之上,那么这个癌痛应该是在医生的指导之下由病人来做一些很大很多很多的评估,比方说你治疗癌痛的第一步就是癌痛的全面评估,这个你就要相信病人,要让病人去,然后你治疗过程当中,你这个药有没有效,你要相信病人的评估,因为这个阿片类药物止痛,它个体性非常非常大,不同的人相关的癌痛他需要的阿片类药物是不一样的,那么同一个人在同一个状态下他所需要的阿片类药物也是不一样的,那么这一系列都决定阿片类药物到底怎么用,应该是医务人员在专业知识指导之下,要避免自己来控制。那么在这个表现最突出的就是癌痛的最常用口服的治疗情况之下,是经过一个很好的,经过既定已经换算成一个稳定的剂量以后,病人来按时给药,同时在按时给药的情况之下又要给他准备,按照一定量给他准备按需给药,也就是这个病人可能每天早晚各一次,12小时各一次的情况之下,他中间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爆发痛,在这些爆发痛如果病人自己觉得需要挽救的时候,这个时候病人手头要有自己,就已经有这种自我解救的药放在手上,这都是体现癌痛,要相信病人,病人自主性,这里面虽然有阿片类药物安全性的问题,但是经过临床工作过程当中,病人能很好和义务人员配合的药物的使用。

主持人续续:那我想问一下,您是怎么样来看出癌症患者是不是真的疼痛呢?

邓涤:这个刚才就是说疼痛其实是一个人的,控制疼痛是一个人的人权,这是第一个。第二个,这个癌痛的评估,这个疼痛是主观的。

主持人续续:我们是有这种数据或者有机器能检测他的疼痛级别吗?

邓涤:没有,这个都是要相信病人给自己一个评估,那么在这个里面,现在用的比较多的就是NRH法,NRH评分法,也就是说你要告诉病人,就是说你自己感觉,当你不疼的时候为零分,当你想象中最疼最疼为十分的情况之下,那么你现在的状况或者24小时,最近24小时之内,你最疼,给自己一个多少分,你最轻给自己一个多少分,你平均又给自己多少一个分,完全相信用这样一个表,一个划线法的表显示给病人看,让病人自己去判断自己的那个疼痛的一个评分。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那我们在开始的时候说到癌症的姑息治疗,那这个姑息治疗是指的什么,它的定义是什么?

邓涤:姑息治疗是WHO给了姑息治疗一个明确的定义,它包括三个部分的内容。第一个就是对象,就是只要是面临着生命威胁的这个病人和他的家属,这都是我们姑息治疗的一个对象。然后我们在对这一部分对象,我们要给他做什么事情,也就是说我们要给他一个疼痛以及其它出现的一些临床症状,心理需求,灵性需求,他的社会需求,这一系列需求上的解决,最终这是第二部分。第三层的意思,就是我们给病人做的这个生活质量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提高患者的,姑息治疗最终的目的是为了给患者提高他的生活质量,那么也就是生活质量,并不仅仅是包括疼痛,也不仅仅是包括病人症状的缓解,而生活质量的提高是为了体现在患者的社会需求上面,他的心理的舒缓上面以及他的灵性需求,灵性需求其实我们可以简单的把它理解,就是这个病人患了病以后,围绕他自己,包括他自己,包括他家人,包括他周围的一系列,包括他过去,包括他的将来,他在想什么,这就是我们把灵性这样一个,我们要知道这部分患者在想什么,我们只有知道他们能够了解到他们想什么,我们才能够针对性的跟他提供一些服务,来提高他的生活质量,那么也就从这一个整个概念和工作内容也就知道了,我们癌痛治疗是提交生活质量的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提高生活质量的前提和基础。因为你如果癌痛,你没有给病人一个很好的癌痛控制的话,而你单纯的关注其他的方面,病人是没有经历,也没有体力,更没有心情来跟我们沟通这一些问题。

主持人续续:那么也就是说姑息治疗是一个很综合、很大的一个概念。

邓涤:对。

主持人续续:那癌痛只是它一个其中部分。

邓涤:一个物质基础,或者一个症状上面很重要的一个表现。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姑息治疗只是针对肿瘤方面的治疗叫姑息治疗吗?

邓涤:不是的,刚才谈到面临生命威胁的病人都会接受姑息治疗,那什么叫面临生命威胁?这又是一个主观的概念,我们可以打个比方,就是最近韩国的MERS,他也许可能类似于比较严重的流感,那么这种情况,也就是说当一个病人得了一个感冒的时候,他会不会感觉到有生命危险,可能当我们年轻人没有感觉到,但是我们知道有老年人他的体质下降,他的免疫功能下降,很多都是因为感冒而去世的。也就是当一个病人知道自己来日不多的时候,当他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他也是会,这个会不会就是我的终点,也就是说这并不是说癌症才是,仅仅只有癌症才威胁病人的生命,其实我们很多日常更多的,像心脑血管的疾病,像中风,像病人瘫痪在床,以及还有很多治不好一些少见的,比方说唐氏症和糖娃娃这一类的,其实这个都是面临这一系列的,他们都是需要得到姑息,姑息说白了就是减轻症状,我们姑息经常跟减症联系在一起,姑息就是为了减症,减症就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也就是说不仅仅是针对肿瘤病人,其实针对我们所有人,有这种生命威胁感觉的这种病人。

主持人续续:那其实刚才您说到姑息治疗它是一个很大的概念,那我们的平时减少症状,然后减少疼痛是其中一个部分,那我想问您的是,我们的医务人员是怎么样来做具体的工作来实施姑息治疗的?

邓涤:姑息治疗,你首先医务人员有这个意识,就是说我现在这个病人来了,他有哪些需求,这意识上,你如果没有这个意识就会视而不见,如果有了这个意识以后,就会判断这个病人他的目前状况是什么,如果这个病人他存在的疼痛,我们就会知道可能首先要控制到他的疼痛,然后再往后面走,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是疼痛就提到我们的第一位,虽然疼痛这个药物的这一个止痛其实还有很多姑息手段,包括放疗,包括化疗,这都是我们可以,以及其它有一些很多的手段,这都是我们可以利用的,那么这个病人来了以后,比方说这个病人是疼痛来的,我们要做的事情第一个,首先就是要给病人一个全面的评估,这一个量化的、动态的,一个贯穿于始终这样一个评估,而且这作为一个疼痛的评估是我们建立一个疼痛诊断的最基本的这一个证据和基础。那么在给病人一个疼痛评估的情况下,你才会相应按照这个疼痛的治疗规范,给他调配好这样的合适止疼药物,那么在全面评估和动态评估情况下,你才会当病人他的病情有变化的时候,你才能及时的发现,你才能及时地把他的药物进行一些调整,这个都是反映到我们病人疼痛的日常的工作当中的方方面面和每时每刻都会表现出来,所以这个就是说我们做癌痛里面提到最多要同理心,什么叫同理心,也就是急病人之所急,那么这个病人急什么,他是在痛,也就是我们要感知一下病人痛他会是什么心理状态,而且要抓紧时间把这个疼痛想办法给予控制,这才是就是说我们在贯穿整个姑息治疗始终要做的疼痛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我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一个患者他来到我们医院,然后我们判断他是需要做姑息治疗,那也就等于是基本上认为这个患者的生命已经没有太长的时间,那会不会对这个患者,包括患者的家属会有一定的心理压力呢?

邓涤:心理压力是肯定会存在的,刚才就谈到,当病人得知这个东西的时候,病人或者病人家属得知这个东西的时候他会在想什么,因为我们每个人知道,每个人都可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那么当这个问题没有落到我们自己头上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没有体会到他的重要性,但一旦落到我们自己身上,我们就体会他这个重要性,那么在这个里面其实也就是我们人文关怀里面更重要的,就是你是要全人照顾,这个全人照顾包括病人身体的、心理的、社会的、灵性的,那么在了解这个以后,要和病人家属一起去舒缓这个病人的心理上的一些负担,那么怎么来舒缓他的负担?我的理解就是他的灵性需求、他的灵性困扰可能是引起他心理的根本原因在,那么我们掌握了这个病人他的一个需求以后,我们再针对性的做一些药物上面,或者是开导上面,这一切都是心理方面的工作,这才是我们很好的一个途径。否则的话,我们可能会一个抓不到终点,二还更会吓唬,把病人吓唬住了,在这个里面也就是说我们自己要首先具备这样一个知识,然后通过一些,也就是在这个里面,人文关怀里面提到最多的是一个陪伴,是一个陪伴患者,以及陪伴患者家属,或者是跟患者家属一起去陪伴患者,那么在这个里面其实我们医务工作人员追求的是高质量的陪伴。这和我们普遍的祥林嫂式的一种诉说和祥林嫂式的一种倾听是不一样的,这个我们必须掌握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再给他一个高质量的陪伴。在这个里面,他在姑息治疗的内容就非常非常的多,那么在这个需要我们自己医务人员自己首先去要修炼自己,让自己具备这方面的知识,然后再去给患者提供一个更好的服务。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说姑息治疗就是,虽然给患者打上了一个标签,也就是说就是对他的生命的时间长度打上了一个标签,那实际上的话,也是我们在治疗的过程中,一个很特殊的一段时期,如果这样做的话,那在社会上会不会有一些争议,有哪些因素制约我们现在癌痛治疗的发展?

邓涤:随着我们的认识,我可能不太同意您刚才用“标签”这个词。

主持人续续:因为我听到“姑息”这两个字,我会觉得压力很大。

邓涤:所以每个人对它的一个认识,是跟这个人的个人阅历有关系的,其实讲一个中国的笑话,就是说古代一个财主家生了一个儿子,两个秀才去做恭贺的时候,有一个秀才说,你这个孩子一定会中状元,他就得到一个很好的招待。另外一个秀才说,你这个儿子将来一定会死的,最后被那财主打出来了。回头想想这两个秀才,谁在说实话,对吧?所以也就是说我对这个,我们病人当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生命有限的时候,这个对他来说是不是一个标签?这个就是看每一个人对待这个的认识,就是说你如果当这是一个悲观的事件,你可能就会认为我怎么这么倒霉,这个事情怎么落在我的头上。而当你意识到这就是自然界的一个新陈代谢,或者自然界一个正常现象,就像一个树叶子一样,春夏秋冬以后,春天发芽了,冬天掉下来,就是如果认识到一个人的一生,也是这样的一个循环过程的时候,也许我们能够更好的理解,就是说生命威胁和这一个有限的生命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也就是当这个时候,其实我们感觉到我们的很多病人,当这个时候他追求的并不是说我还有多长时间,而他追求的是我还剩下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我能做什么。那对受这样痛苦,对我的一辈子,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的生命会不会有意义,我的生命会不会因为出现疼痛而变得没有意义,病人往往想的更多是这个,那么这个正是灵性深层次的内容。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已经对我实施呼吸的心理治疗方法,我听了您这几个问题我得好好反思一下。

邓涤:没有没有,您谦虚了,谦虚了。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知道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宁养院已经成立了,并且专门针对姑息治疗的,您能不能讲讲您这边科室具体发展的情况。

邓涤:这个就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宁养院,其实这个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和李嘉廷基金会一起合办的一个慈善项目,我们的服务病人是一个居家的病人,而且这部分病人是有,主要是那种贫困的晚期癌症合并癌痛的贫困这部分病人,这部分病人是住在家里的。我们这个项目在全国有32家,我们是2001年成立的,到现在已经服务了6000多病人,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是逐渐学习的过程,那么就是当我,我是武汉宁养院的第三任主任,当我在学习这个过程当中,我认识到这个姑息治疗,其实我们病人谈到姑息治疗,像你刚才说的他听到会不会很害怕,但在这个里面其实更多的是一种人文关怀,包括他的症状的治疗也好,包括刚才说灵性的舒缓也好都是一种人文关怀,那么在整个,如果你理解到这个,也就是说你在整个为病人的安宁疗护服务的过程当中,你把这个人文关怀贯穿在整个服务的始终,这个我觉得才是我们对病人全面的一个照顾。那么这个照顾里面,疼痛的治疗,这是一个重要的内容,刚才前面已经讲了,这就是说它是一个基础,也是一个前提。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我们宁养院已经接受多少例病例,效果怎么样?

邓涤:6000例病人,这个我们进行一些总结,服务6000例病人,在早期我们在4000到5000多的时候,我们的总结,我们的疗效基本上跟大家报告的一样,我们阿片的治疗大概疗效在85%到90%之间,这是第一个。然后经过,在难治性癌痛里面经过不断给予阿片的调整,种种方面阿片调整,对这部分病人也能达到60%到70%的疗效,也就是说对常规治疗的疗效不好10%的那部分病人,再给它特殊的,包括PCA,就是病人止痛棒的基本上能达到60%到70%的疗效,而且在这个情况下也就是我们能追求作为宁养的这一个能够追求的就叫生死两相安。

主持人续续:宁养。

邓涤:宁养就是安宁的宁跟列宁的宁,养就是我们生活那个养活,就生养的养。在这种情况也就是安宁疗护,追求最高的目标是生者不会,就是说不会因为这个打断他的生活节奏,死者他安安心心就走,毫无遗憾走,简单就叫生死两相安。

主持人续续:这6000瓶基本上也都是最后的生命在我们宁养院度过的,那我觉得您接触这么多患者,肯定让您感动的地方,有没有这样的一些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

邓涤:这样的故事其实太多了,我们的服务的病人基本上我们终位服务时间大概是60多天,有服务时间很长的,也有服务时间。

主持人续续:两个多月。

邓涤:对,一般两个月,我们终位服务时间大概两个月左右,60多天,也有服务时间很长的,十几年的,也有服务。

主持人续续:十几年都有。

邓涤:对,也有服务几天的,但在这个里面我们深深体会是病人他对生命的一种理解,他也许大概没有生病的时候,他对生命没有那么深的理解,当他面临生命是有限的生命期的时候,他对生命的理解,以及他一系列的经验传递给我们,传递给我们的义工的学生们或者义工,那么这个时候让我非常感动的。其实在这个里面我感觉最深的,有一个病人服务时间最长的,在我们那儿服务13年,当他刚开始不接受,到最后接受的时候,我们每次到家里去,一直在反过来劝导我们要好好保养身体,而且在这个服务过程当中,这个病人一直13年躺在床上,他想了很多很多的办法,目的只有一个,自己能就做的事情他一定会自己去做,他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我在这个里面就体会了,就是说我们的患者他对生命的理解,他对自己生命意义的理解,这个是达到一定升华。也许我们在学习灵性的时候,灵性是人人都有,时时刻刻都有,但是我们平时很难感受到的,但是其实说句实在话也是很容易感受,当我们有一个追求,有一个要求不能满足的时候我们会不舒服,甚至会痛苦,这个其实也就是一个灵性困扰的过程,那么当我们的晚期癌痛病人,当他面临着一个生命威胁的时候,这就是一个更大的困扰,这也许对一个人来说是一个,虽然不可以说是一个最大的困扰,但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困扰的情况之下,他能够在这个时候,他能够通过自己的学习,能够通过自己的感受或者通过旁人,包括我们对他的一些开导,一些跟他一些陪伴,在这个里面他体会到生命的意义,这是我们做姑息治疗一个最高境界。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地让我们自己去有机会体会我们生命的意义。

主持人续续:考虑自己的。

邓涤:对,我们生命的意义。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今天跟您聊了很多,收获也很多。

邓涤:谢谢,谢谢。

主持人续续:不光讲了医学上癌痛的方法,最近有帖子经常说,如果你的生命还有十天你会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类似这种,感觉离自己很遥远,实际上其实我们在平常生活中也应该觉得做出一些最有意义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邓涤:这是我们工作医的一方面,你就说当我们体会当我们生命只有一天,只有一个月,一年,终身的时候,我们想做什么,这是我们做死亡教育,死亡教育就是跟灵性很重要的一部分,做死亡教育我们经常去了解,其实这个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其实这里面最痛苦的不是只活一天的人,最痛苦的是如果你长生不老的情况,你什么都干了,你到最后什么都干不了的时候才是最痛苦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当一个人生命有限,不管生命有限,不管他是一天、一年、一个月、一年甚至十年的时候,其实他想做的事情,回过头来想一想,很大一部分都是和家庭有关系,这个也就说明一个什么,我们人是离不开家庭的,所以在这个里面,就是说我们要做的姑息治疗也要紧紧地围绕患者和患者家属以及他的家庭来进行一些工作,开展一些工作,所以这才是,也许是我们进行一些工作的一个有效的途径之一。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那我们节目最后,邓老师您再给我们总结一下我们今天采访的内容,也给我们广大网友一些关于生命,生活的一些建议。

邓涤:您客气,客气。今天觉得针对姑息治疗,我们谈到的,我想我不知道是一句话还是几句话,我就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第一个就是说人文关怀是我们整个邓老师的一个最佳的表现。那么这个姑息治疗里面,除了关注癌痛以外,我们还要关注病人的很多其它心理、社会、灵性的需求,当然这里面癌痛的治疗我们一定要把它放在一个足够的高度,也就是说癌痛的治疗是姑息治疗主要的目标之一,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要熟练的掌握这一个阿片的药物它的使用,甚至要介绍给病人,教会病人自己去怎么使用,那么在这整个过程当中,还是前面提的,你有明确的规范,而且内容也并不太多,并不太难,而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去关注这一个癌痛病人,我们要有爱心去做这个癌痛的工作,而且在这个工作当中,我们始终要有信心、恒心,自始至终的做好这份工作。

主持人续续:确实要有爱心做这份工作?

邓涤:对,这就是我们今天谈的内容一个小小的总结。

主持人续续:那好,再次感谢邓老师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我们这期节目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邓涤:谢谢主持人。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