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心衰是人类的健康杀手之一,那瓣膜病又是心衰的主要原因之一,今天我们特别高兴地邀请到了阜外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主任医师吴永健老师,谈一下关于心脏瓣膜手术的一些管理和治疗。

嘉宾介绍

吴永健

阜外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阜外医院

擅长疾病:冠心病的介入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早期诊断、重症心肌梗死的救治、主动脉瓣狭窄的介入置换、在冠心病合并糖尿病的早期诊断及治疗方面有较深入的研究。

深度问答

  • Question

    说到心脏瓣膜,在哪个部位是心脏瓣膜?

    answer

    吴永健:这个心脏就是一个发动机,这个发动机必须要把血抽回来,然后再把血打出去,然后再造成一个全身的循环,来供应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器官的营养和氧气,那么必须保证血液往一个地方去走。就叫做瓣膜心脏从右边打到肺动脉有个瓣膜叫肺动脉,所以这样就是全身有两个循环,一个是肺的循环,还有一个体循环,这两个循环就是由左右心室来完成的。
  • Question

    瓣膜病的话,它的主要几个病种是?

    answer

    吴永健:主要几个病种,瓣膜从形态来讲要么就是狭窄,打不开是狭窄,关不上叫关闭不全,所以比如说叫主动脉瓣膜狭窄、主动脉瓣膜不全,二尖瓣狭窄叫二尖瓣不全。就是左心房到左心室的那个门,那个门叫二尖瓣膜是两扇门,两扇门叫二尖瓣,为什么叫二尖瓣?两个长的形态上,有乳头肌接着,所以叫二尖瓣。那么右边从右心房到右心室三尖瓣,它就是三扇门。
  • Question

    我们瓣膜病有没有先天性的呢?

    answer

    吴永健:先天性的有,就是说先天性的各种东西都有先天性的,当然先天性更多建立我们是叫结构性的先天性心脏病,有些瓣膜是一生出来以后。正常情况下,我们主动脉瓣膜是三个瓣,三个瓣承受的力量一样,三点画成一个平面,三个相互之间的力量很均一,所以可以撑个九十年甚至一百岁,这个瓣膜都能工作。但有的人生下来以后,在发育过程中最后变成一个瓣膜。

访谈实录

名医堂133期:心脏瓣膜手术的管理与治疗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

心衰是人类的健康杀手之一,那瓣膜病又是心衰的主要原因之一,今天我们特别高兴地邀请到了阜外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主任医师吴永健老师,谈一下关于心脏瓣膜手术的一些管理和治疗。吴老师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吴永健:你好,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跟大家共同一起去谈一谈关于瓣膜病方面的一些知识。

主持人续续:说到心脏瓣膜,我觉得很多人跟我一样都不是特别了解,您能先跟我们介绍一下,在哪个部位是心脏瓣膜吗?

吴永健:这个心脏就是一个发动机,这个发动机必须要把血抽回来,然后再把血打出去,然后再造成一个全身的循环,来供应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器官的营养和氧气,那么必须保证血液往一个地方去走。这样心脏里边就会有几个重要的结构,就叫做瓣膜,心脏瓣膜大概有四个瓣膜,那么在心房和心室之间那个瓣膜分别叫二尖瓣和三尖瓣。然后在心脏和主动脉之间叫主动脉瓣。心脏从右边打到肺动脉有个瓣膜叫肺动脉,所以这样就是全身有两个循环,一个是肺的循环,还有一个体循环,这两个循环就是由左右心室来完成的。左右心室的这个门就叫做瓣膜,当血液。

主持人续续:房间之间的门。

吴永健:对,当心脏一收缩的时候,这个门就打开,血液就出去了。当心脏一舒张的时候,门就关上了,血液就倒不回来,不能倒回来,你就做无用功,所以有时候当瓣膜出现关闭不全的时候,就是能打开,但是关不上,结果最后血液打出去但回来,给心脏造成很大的负担,结果全身血液不够用,如果瓣膜打不开,就叫做瓣膜狭窄,狭窄以后,心脏使劲收缩,这个血液打不出去,打不出去的血液,结果全身血液不够用,老觉得乏力、头晕。如果假设再长时间,心脏老使劲,老使劲,心脏时间长了就没劲了,因为它要使劲才能把血液打出去,这样时间长了就造成心力衰竭,这样瓣膜病,主要的作用就是保证血液往一个方向走,像门开开也能关上去。但如果开不开或者是关不上。

主持人续续:关不好。

吴永健:时间长了以后就会造成心脏的衰竭。

主持人续续:那我觉得这个门它的作用很大,而且它老这样动来动去,它其实是不是患病的几率还是挺高的?

吴永健:是的,全身最辛苦的一个地方就是心脏。

主持人续续:最辛苦就是心脏。

吴永健:对,其它地方都不动弹,全身动弹的地方只有一个是心脏,每一秒钟都不能停下来,都得不断地去跳,但心脏当中最辛苦的是这个门,因为每一分钟都要开启多少次。比如我们做一个疲劳试验,一般说这个疲劳试验是几万次、几十万次、几百万次都按这个来算,我们弄一个东西这样掰就掰断了,这就叫疲劳。所以我们安一个起搏器,电极我们也得做一个疲劳试验,看看心脏跳多少次电极才能断。现在新的生物材料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叫抗疲劳,有抗疲劳的作用,所以心脏瓣膜一辈子大概一分钟我们按70次去算,一个小时就是多少,就是六千多次,一天就是多少,一天平均八万到十万次,每天都得这样跳,时间长了以后很辛苦。这些瓣膜当中可能最辛苦的就是主动瓣,主要它这个地方承受的压力,是这四个瓣膜当中它承受的压力最大,所以到了年老的时候这个瓣膜最容易出问题,最后这个瓣膜就慢慢打不开了或者关不上了。

主持人续续:您说的太形象了,也就是说主动脉瓣膜的话,其实是最容易,发病率最高的,可以这样说吗?

吴永健:对,可以这样说。比如说一个房子,这个房子有一个门,一个窗户,然后就这么这个房子,这个房子可能最先换的是,多年失修,最先换的这门肯定是第一个先换的,因为每天要开开门,其它地方可能大概就相对来说弱一些,比如说大梁、墙这些可能就会弱一些,这个门肯定一定是最先要维修的话,可能是第一重要的。一个心脏对一个门来讲,每天开启也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瓣膜病的话,它的主要几个病种是?

吴永健:主要几个病种,瓣膜从形态来讲要么就是狭窄,打不开是狭窄,关不上叫关闭不全,所以比如说叫主动脉瓣膜狭窄、主动脉瓣膜不全,二尖瓣狭窄叫二尖瓣不全。

主持人续续:二尖瓣是?

吴永健:就是左心房到左心室的那个门,那个门叫二尖瓣膜是两扇门,两扇门叫二尖瓣,为什么叫二尖瓣?两个长的形态上,有乳头肌接着,所以叫二尖瓣。那么右边从右心房到右心室三尖瓣,它就是三扇门,你看这很简单。

主持人续续:主要问题就是狭窄,然后就是看哪个门在狭窄。

吴永健:对,比如说这两扇门,也可能是一扇就坏了,那扇还好点,但两个配合起来才能够关上,你开开两扇门的话,你说这一扇门坏了,那扇门好了,这个不行,所以这两扇门,二尖瓣这两个瓣也都不能动的话就变成狭窄,要不关上不,就关不全。

主持人续续:反正跟我们这个门的完全是形象是吻合的。

吴永健:基本上是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那哪些原因会造成主动脉?

吴永健:对,这个很重要,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国家都不一样,比如说中国,在五六十年代、六七十年代,一直到八十年代初期,还有一批活着的风湿性心脏病患者。

主持人续续:风湿性心脏病患者,风湿不是如果免疫?

吴永健:对,免疫,就是说年轻的时候,比如说十多岁老是感冒或者是有一些链球菌感染,感染以后就引起了身体的一些免疫反应,这些免疫反应就认为你瓣膜里边一些东西也跟外边来的东西是差不多的,然后就损伤它,最后把这个瓣膜就破损,就不断地变形,要就黏联,因为是黏性的东西,要不黏在一块,本来两个瓣膜是这么开的,结果把两个瓣膜黏一起去了,就张不开了。或者它变形,一变形以后,本来是这么长长的顶着,结果最后一变形就变短了,就关不上了这样,所以说现在的一收缩,把血打出去接着又回来了,长时间这样就做无用功。

主持人续续:就是有点像门受潮了,它缩水了是吗?

吴永健:对,一样一样的,比如到了夏天,夏天一受潮就关不上了,到了冬天干燥,结果漏了一个缝,要不就是门变形了,推也推不开了,这就叫做,这是叫风湿性的,所谓风湿性,中国应该说咱们国家在贫穷的年代,在三年自然灾害或者到五十年代最困苦的时候,那个时候很容易身体营养不良,会造成一些链球菌感染,有一些风湿活动,大概在十几岁的时候得了这个病,到了三四十岁,四五十岁的时候这个病就出现了,慢慢症状就出来了,这是当时的风湿性心脏病。

那儿现在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富裕国家了,我们当年那些前辈们,就是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那些人,得了风湿病、有风湿病那些人,到现在基本已经过世了。就是说这个在中国。

主持人续续:已经基本没有了。

吴永健:也不是没有,也还是,但是没有原来那么多,那个时候非常多,一说心脏病基本上都是这个病,都是风湿性心脏病,然后不定地在换瓣,今天剪掉了明天换一个。现在中国这批人没有得风湿性心脏病都活到八九十岁,甚至更多,到了年老的时候这些瓣膜不是被风湿活动侵袭造成瓣膜形态的改变,而且年龄大了老化,疲劳了,一疲劳瓣膜就变得没劲,就变得钙化,一些钙质沉积,它抗疲劳,它要抗疲劳好的话,瓣膜一直这么很好的运动。当然它不能抗疲劳,这时候大概用了七八十年了,已经到七八十岁,最后慢慢开始钙化,钙化就打不开也关不上,这个时候叫做退行性的瓣膜性病变。现在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时代,所以这种瓣膜病会越来越多。

主持人续续:退行性的心脏瓣膜。

吴永健:对。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的心脏病跟瓣膜病能不能划等号?

吴永健:心脏病是所有的病,只要心脏不好都叫心脏病,心脏病里头,如果瓣膜出了问题叫瓣膜性心脏病,如果冠动脉出了问题叫做冠心病,这个就是不同的,比如心肌本身出了问题叫心肌病。

主持人续续:它还是一个涵盖在里面的。

吴永健:对,一出生结果最后发现心房跟心室都缺损,PAD等等,这些在心脏胚胎发育没发育好,出来以后这些病是先天出来的,叫做先天性心脏病。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瓣膜病有没有先天性的呢?

吴永健:先天性的有,就是说先天性的各种东西都有先天性的,当然先天性更多建立我们是叫结构性的先天性心脏病,有些瓣膜是一生出来以后。正常情况下,比如说举个例子,正常情况下,我们主动脉瓣膜是三个瓣,三个瓣承受的力量一样,三点画成一个平面,三个相互之间的力量很均一,所以可以撑个九十年甚至一百岁,这个瓣膜都能工作。但有的人生下来以后,在发育过程中最后变成一个瓣膜。

主持人续续:三个瓣能变成一个瓣?

吴永健:总在那儿呼扇呼扇,单独呼扇,这样的瓣膜,一个瓣承受的压力很大,所以很早就出问题了,一般四五十岁就出问题了,有的是两个瓣膜,相对来说好一点,但也基本上四十多岁出问题了。

主持人续续:如果这种结构有问题的人。

吴永健:因为用力方向不一样,更容易疲劳,更容易老化,最后四五十岁,人家能用八九十岁,他用四五十岁这个瓣膜就出问题,还有长了四个瓣,多长了一个,这几个瓣,三个瓣是最合理的,从力学角度上是最合理,所以有的人一生下来这个瓣膜就是先天异常,那么先天异常的瓣膜,我们从小的时候,以前我们不关注这个,现在都知道年轻的时候,小的时候异常就两个瓣,后来一个瓣,意味着他将来到了四五十岁得瓣膜性心脏病可能性非常大,甚至跑不掉。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但绝大多数还是退行性的多一点。

吴永健:对,退行性是因为瓣膜的多少,当然和身体其它因素,吸烟,血脂高,糖尿病,高血压,也有一定的关系,也会加快它的瓣膜老化过程,最重要的是动力学改变。当然还有一点个人体质,有的人就是特别容易老化,比如说有的人,人的耳朵到了八十岁、九十岁听力都没问题,有的人可能大概六七十岁耳朵就听力不好了,这是有个体差异的。身体瓣膜也是,有的人可能用个一百年也没问题,有的人说我还长三个瓣,我怎么五十岁就有问题,他跟不耐受的人个体差一模一样。

主持人续续:如果瓣膜有问题的话,那身体会出现哪个不良症状,比如没劲还是怎么,会疼痛吗?

吴永健:你想想,这很容易理解,如果血液打不出去,全身血液不够用的,他就会觉得没有劲,如果打不出去的话,这个血压就低,咱们血压低,必须把血打出去,血液才能打到脑袋上去,结果打不出去,血压就低,就开始头晕,头晕眼花,全身乏力,这是血液打不出去。血液打出去又回来积到后边去了,后燕怎么办?就开始出现水肿,一般要是肝脏增大、浮水、尿少、腿胀,因为它打不出去就开始积在静脉系统,就开始出现这些问题,而这些所有加起来就叫做心衰的表现。打不出去,瘀在后边都是心衰的表现。

主持人续续:而且它是不是还容易引发其它一系列的疾病呢?

吴永健:当然,肯定是。比如说一旦出现了瓣膜长时间的这么不能得到纠正的话,要心衰症状出来以后,瓣膜本身,因为瓣膜都高低不平,细菌很容易在上头待住,就会形成心内瓣膜,心内瓣膜死亡率很高。

主持人续续:瓣膜炎?

吴永健:叫心内瓣膜,就是瓣膜里头,瓣膜上有高低不平,不光滑了,细菌容易在上面待住,一待住容易生长,生长以后最后变成一个,瓣膜就变形变得更快,短时间就变形,心衰加重。

主持人续续:明白,就是有虫子在上面了。

吴永健:对,招虫了,本来这个抛光,牙齿为什么我们都用烤瓷的,抛光抛得很好,牙齿非常光滑,不容易出这个东西,牙齿会保持非常健康。但牙齿属于小锯齿了,然后都是小眼了,细菌很容易长,所以牙齿实际上变坏掉,这都很容易,都是身体相通一样的理解。

主持人续续:心衰的话对心脏猝死是不是也?

吴永健:对,如果一旦到了心衰以后,比如说像主动脉瓣膜的狭窄,有时候一下过不来,一下容易猝死了,所以老年现在这个主动脉狭窄,死亡率是所有心脏病当中最高的,有时候可能大概这一口痰咳不出来,或者是低一下头,一下上不来这个劲,一下就没了,而且他一旦停了心脏以后,你想复苏还很困难,因为这个血是压不出去,复苏非常困难。

主持人续续:如果我发现了有这个疾病的话,我就要赶紧的积极的治疗呢?

吴永健:所以这个病实际上比其它病应该更容易发现,因为好多要给他做CT、核磁、超生,这个最简单的,一个听诊器一听就知道了。

主持人续续:听一下就知道了。

吴永健:对,尤其心脏有杂音,一听到杂音了以后赶快下一步做检查,看看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是哪个部位,是关不平还是狭窄,然后就可以考虑下一步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发现有问题的话,一定要赶紧积极治疗吗?

吴永健:不一定,现在在治疗当中有好多的一些标准,医生要根据一些标准来制定,就是有的人可能做得太早并没有太大意义这个手术,有的人做太晚了已经没有机会了。所以说他现在规定好了,哪些病人是手术最优先考虑的,得有一个手术窗口,在这个手术前边可以再等待,先吃点药控制发展,因为毕竟做瓣膜手术以后你得吃一辈子的药,而且天天听着里头搭拉搭拉的响,瓣膜机械瓣要响的,自己也能听得见。然后人家说自己听不了自己的心跳,那个时候就能自己听见自己的心跳。

主持人续续:就可以自己听见噹噹噹的响了。

吴永健:对,所以尽量能晚一点做就晚一点做,但是不能太晚做。

主持人续续:有危险。

吴永健:一个有危险,一个是做效果不好,所以医学上规定好了哪些病人在什么时间做手术,这个很明确的规定。

主持人续续:这个疾病跟其它疾病不太一样,其它疾病来讲早发现早积极治疗,然后就可以延缓这个疾病,那这个疾病的话,其实早发现我们只能观察。

吴永健:只能观察,平时注意点就行了。

主持人续续:那如果根本的解决问题只能是做手术来治疗了?

吴永健:对,因为这个瓣膜一旦出现病损之后,你吃药只能改善症状,就是说让我的不要那儿乏力,不要那么喘,这些问题可以解决,但这个病最终还可以再继续发展,因为它的。

主持人续续:没有办法组织它的发展。

吴永健:对,因为它是形态学的概念,硬件出问题,必须得换了。要软件出问题,咱们拷贝一个。硬件出问题,那电脑一起换掉,所以到最终必须把瓣膜换掉。

主持人续续:手术治疗。

吴永健:对,手术治疗是它的标准治疗。

主持人续续:手术治疗现在的方法有哪些?

吴永健:说现在治疗有很多种方法,当然瓣膜的治疗方法非常多,要根据瓣膜病损的程度,根据这个病人的年龄,根据病人的全身情况,然后它是狭窄还是反流。

主持人续续:刚刚您说的是变形还是受潮了还是返程了。

吴永健:对,比如有时候瓣膜挺好的,这个瓣膜也没变化,但是一地震了以后煤矿增宽了,煤矿增宽,门原来这么宽,现在这么宽,结果这个瓣膜还是那么大,就关不上了。当然心脏扩大的时候,这个瓣膜也扩大,瓣膜倒是看起来听好的,结果到最后关不上了,这个时候要是瓣膜这么好,这个门都挺好的,你把门换掉没有意义。

主持人续续:有点可惜。

吴永健:你把煤矿再缩小点不就行了,所以做到手术这样,我们就把半环用一个塑环术把这个半环再缩小一点,不就关上了吗,反正就跟平时干活一样。

主持人续续:跟木匠干活一样的是吧?

吴永健:医生跟木匠没太大区别,所以完全根据你道理上、形态上什么改变,当然有时候你看见这个瓣膜都乱哄哄的,然后都变形了,都变形了,又钙化了,这没法弄,怎么办?换一个膜,换一个新的膜。这个膜还不一样,你看什么材料的,比如换一个生物瓣,生物瓣就是用猪和牛的心包,然后经过加工之后做一个膜,这个一般用十到十五年,四十岁的人要换成生物瓣以后还得再换一次,再开一次刀很麻烦,所以一般这些人员换一个机械瓣,这块金属大概能够用到终生。

主持人续续:时间会长了,终生就可以了。

吴永健:肯定金属的要比生物瓣要耐用。

主持人续续:要结实。

吴永健:但是它有一个特点就必须,因为它是个异物,就得要吃药,是抗炎药,不吃抗炎药,上头形成血栓就打不开了,这是有两种,门有两种。

主持人续续:有两种材质。

吴永健:就材质,就像我们这个门是铁门还是木头门,木头门大概用个二十年,刮风下雨,木头门坏了得换一个。

主持人续续:但它看起来比较好看。

吴永健:比较舒服,比较温柔,但要铁门的话可能用个一百年都没问题,所以换门材料不一样。所以现在心脏手术,要不就帮你把根基、门框做一做,要不就把门换掉。

主持人续续:大体的思路是这样,我知道您说的很幽默、很轻松,但在心脏做手术风险也是非常大的。

吴永健:对,在心脏做手术,你要把瓣膜弄掉,心脏跳着是不可能的,你得用体外循环把心脏停下来,然后先用另外一个心脏代替着心脏,不能叫脑子、全身器官停了血,你做完以后不就人不行了吗,所以先用一个体外的,身体外的心脏帮助这个心脏先转起来,把这个心脏先停下来,停下来以后把它都修补好了,然后再把外边人工体外循环也是一个人工的心脏,把它停下来,然后再把这个心脏接上去转。

主持人续续:大家知道心脏对于人体来讲这个部位太重要,就是事关生命,是不是风险也很大?

吴永健:那是发动机,风险是很大的,所以说现在比如说有些人,到了90岁了,90岁的人开一下刀,你想把心脏停下来就可能永远停下来,就做不了了。还有我们做开胸,一定得用呼吸机,呼吸机肺得好,你一麻醉以后,这个肺天天咳嗽,还有肺都乱了,然后结果你心脏都做好了,这肺跳不起来,肺不能呼吸,这也不行。年龄大了以后肾脏也不行,本来肾脏功能在下降,你再停一下。

主持人续续:手术的负担更重。

吴永健:你再停一下肾脏负担更重,不管怎么样,这些病人做完了手术以后都不太好,这时候大概在老年人当中大概有个1/3还要强的人使用各种条件,虽然手术是很好的手术,但是对他来说不合适,那就没法治疗,就等着。

主持人续续:身体条件不好不能做这个。

吴永健:对,但是也不行,得活着,不能说我身体不好就失去生的权利,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都得有生的权利,不能说我现在我的呼吸功能好,但是我心脏好,给我修补修补还可以用的,所以现在有些新的方法,你既然开胸不行,那我不用开胸。 主持人续续:传统都是开胸手术,现在是有微创手术。

吴永健:对,现在整个医学是在微创的发展,这是比较人性化的,你所有做得了、做不了都是向着微创发展,尽量能够让创伤小一小,这是对生命的尊重。人少数痛苦,住院也是住个几天就出院了,原来做个大手术十天半个月出不去,然后痛苦的要命,现在医学是在微创下发展的。现在对于做不了手术的人,开不了胸的人,你也得叫他好好活着,现在使用微创的方法,就是减少了他的创伤,然后他就可以接受了,所以这些年有些新的发展,不用开刀,也可以。

主持人续续:用微创手术的方法换瓣膜。

吴永健:对,现在医学不可思议的,像现在医学的发展确实很快,比如得了胆囊炎、胆结石,不用开刀,直接用一个胸腔镜就做了,创伤就一个小口,睡一觉起来以后看见一个小疤,但是手术已经做完了。

主持人续续:心脏病也能这样吗?



主持人续续:机器人也可以用来做心脏手术,以前我就知道达芬奇的心脏做肿瘤的,他们会比较多。

吴永健:对,做心脏手术也可以做,当然现在达芬奇都不用要了,直接从体外,从几个血管就把它手术做了,把心脏手术瓣膜换掉了。

主持人续续:这比较成熟的吗?

吴永健:这应该说现在有十多年,十二年的历史,十二年的历史发展非常快。

主持人续续:非常成熟。

吴永健:现在在西方国家已经基本上是常规了。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现在我们来做瓣膜手术,主要方法是用微创方法吗?

吴永健:不,到目前为止,世界上主要方法还是开胸,但是微创手术因为只有最近十多年的时间,不断地完善,可能现在很多专家觉得,未来这些年微创手术要不断替代常规手术,因为它毕竟人性化,效果又很好,早期以前你摸索的时候,由于技术不成熟,那边已经成熟,虽然创伤大,但是你成熟,做一个成一个,为什么你把不成熟的东西做常规的了?当不成熟慢慢变成成熟了就行了,说今年有一个人做一个研究,在西方国家,都可以做的,什么都可以做,比较一下,微创做了以后,和常规开胸以后,究竟谁好谁坏,结果一看,明显不开胸效果更好,未来很可能常规开胸这些也要通过微创方法可以处理了。

主持人续续:目前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限性呢?

吴永健:目前西方国家没有什么局限性,在中国还有局限性,因为中国刚开展不久。

主持人续续:主要是体质或者是大家接受不接受的问题,并不是手术效果的问题?

吴永健:我觉得接受不接受是次要问题,因为很多人都希望做,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方面的问题,咱们国家还没有立项,国家还没有允许你做这个东西,国家要从老百姓的考虑,不能说上来以后就铺天盖地做,先由部分单位逐渐地摸索,等到中国已经摸索差不多了,政府说你现在可以放开做了,这只是从老百姓的角度。第二个,可能大概费用的问题,因为毕竟做一台手术费用很高。

主持人续续:一开胸手术要高很多?

吴永健:大概一倍的关系,因为它相对微创,要舒服一些,大概是一倍的关系。

主持人续续:而且不可以走医保是吗?

吴永健:对啊,关键问题现在还没有进医保,医保还没有任何它,现在什么东西都是一个过程,等到一定时间以后,国家也说了,这个做常规,医保也可以跟上去,到那个时候在中国变成常规了。现在有很多西方国家,德国、法国已经常规了,我们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主持人续续:瓣膜病微创手术现在在医院里开展情况,只是一些大的综合医院或者像阜外医院这种比较高层的医院才有?

吴永健:对,现在目前国家只有几家医院能做,在摸索。

主持人续续:只有几家能做,比我想的范围内还小。

吴永健:对,比你想的范围还小,国家的十二五、十三五都在解决这个问题,十二五我们已经做了一些探索性的东西,十三五继续探索,一般需要两个甚至三个五年工作计划能把一个手术变成常规。比如当年的搭桥手术,搭桥手术从七五、八五一直到十五全都是来联合攻关,基本上到十五的时候,搭桥手术已经在中国变成常规了,所以这是国家整体的一个发展的战略。

主持人续续:明白,其实我知道很多,刚刚您也讲了胸腔镜、腹腔镜,就是这种微创手术的解决疾病的方法,其实在其它科室也都发展的很成熟,您觉得是不是在心脏这块微创发展还是比其它科室要稍微慢一点?

吴永健:怎么说,既快又慢,很矛盾,当微创在其它的系统当中都在开展的时候,心脏呢,当时以为心脏是一个特别动不得、武不得的,有高风险,所以它就晚,但一旦出现了以后,结果它比所有都快得多,比如现在我们给心脏放支架,支架大概中国一年是五十万人接受支架手术,像其它哪有一个手术能有这么多人,一年就得五十万人。

主持人续续:因为心脏出现的问题太多了。

吴永健:太多了,所以它发展特别快,比如装起搏器,比如说像射频消融房颤,过去有时候得需要开胸手术,现在这些东西都不需要了,尤其搭桥手术,以前搭桥手术要很危险的,现在大部分病人都可以通过支架来解决了,所以只有很特殊、很重的并病人通过搭桥可以解决,这说明整个微创在心脏的方面发展还是很快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是既慢又快,起步稍微慢一点,但是发展起来比别的科室都迅猛。

吴永健:对,都迅猛多的,是的。

主持人续续:关于疾病,做手术以后的术后管理,是一劳永逸的吧,做手术以后?

吴永健:我觉得这是特别值得去谈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做阑尾炎,如果没有并发症,我也做过阑尾炎,当天晚上肚子疼,下半夜就给你切了,切完第二天休息一天,就回来上班了,所以都是急性病,做完了就没事了,但心脏病是个慢性病,你只要得了心脏病就一直要带到老,除非先天性心脏病那些可能会好一些,但是像搭桥,像瓣膜,这些病人做完以后,后期的管理就显得非常重要,受那么多罪,花那么多钱,结果最后不注意,这个将来要出问题,这是一个悲哀,所以出院后长时间的管理和自我管理显得非常重要。比如说换支架的病人,怎么上支架将来不倒了,换了瓣的人,怎么导致将来瓣膜的状态良好,除了吃药之外,还要注意生活习惯,心理状态,饮食,各个方面都得注意,能够保证你这个手术的成果,能够持续时间更长,这就是术后的管理。

主持人续续:其实得了心脏病,它是一个全身问题的一个集中,并不单单只是一个心脏的问题,是要解决自己的生活习惯。

吴永健:是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做心脏手术,我觉得对患者和患者家属来讲压力非常大的,在做手术的时候,我们怎么选择一个医生,就是怎么样选择医生或者做完手术以后,怎么样患者能评估这个手术是不是做得很成功?您从一个专业医生角度能给大家一个建议。

吴永健:我觉得你说的非常有意义。

主持人续续:因为我大大做过手术,所以当时我们家都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吴永健:我是觉得中国现在发展目前的状况,整个国家发展非常好,医学这个行业从技术层面上发展的非常好,国家有很多大的医疗中心,而且这些医疗中心不管设备、技术、人员各个方面实际上有些不比国外差的。

主持人续续:对的,在治疗领域。

吴永健:对,尤其你看到阜外现在建了新的大楼,我们现在里头所有的手术室、导管室都是全世界绝对一流的,都是最先进的,而且我们中国一些医生有大量的病人,他们长时间做的手术,一年做的手术相当于美国人医生五年做的还多,他积累的经验一定比国外更多,设备也好,人员、技术也好,经验也多,我觉得现在就是可供选择这些中心特别多。但我觉得每个医生在现在的社会当中,每个医生都会有一个研究的方向,因为每个人精力是有限的,每个医生可能在这个领域当中会看的非常非常好,而在其他领域当中他可能没有优势,并不是说这个医生有名,他看的什么病都看得好,不是的,他只是在某一点上非常有名,你在选择一个医生的时候,一定得了解这个医生在哪一个方面非常钻研,在这个小小的领域当中他非常有经验,那我觉得这个有时候得需要,就相当于我去商场买东西一样,琳琅满目,到处都是摊,然后我想买件什么样的衣服是最合适我的,那你得要花点功夫。现在找医生看病,有那么多医生都叫心脏科教授,但是每个心脏科教授研究不一样,都不一样的,再说医生不同的年龄,兴趣点也都不一样,比如以前我专注于做冠脉的手术,现在更多精力放在冠脉的复杂病变上去,同时把瓣膜再去做好。当然除了做瓣膜之外,我想着做完这么重的病人怎么管理,我现在也对这个感兴趣。

主持人续续:术后管理这一块。

吴永健:对,不能说我做完一个扔一个,做完一个扔一个。

主持人续续:随着年龄跟阅历的增加。

吴永健:就是说一个医生到了不同的时间也不一样,所以我觉得选一个医生,有的人得看对眼,我跟这个医生聊天,我觉得他能说到我心里去,我非常相信他,这个心上的知识很重要,比如有些医生很有名,结果我一到他跟前我就很反胃他,我觉得他怎么我都觉得不舒服,那你就可能再去找个医生,所以我今天在这个,不是在讲学术,我在讲如何来就医,如果我是病人,我可能会会要考虑各个方面,而不仅仅是说这个医生一定有名,实际上有些很有名的医生不一定能够把这个手术做好,而另外一个从来没有名的医生很可能做得很好,这个有时候得需要去看看医生。

主持人续续:要很好的交流。

吴永健:对,我觉得当下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看病的时候一定要找到熟人,我一定要找到熟人心里才踏实,这个我觉得倒是不一定,因为中国可供选择的医院有很多很多,但是你一定要选择一个,就是这个经验得至少要有经验的这些医生,还有一个治疗机构非常很完善的,你不能做手术做一半说缺什么东西,这很麻烦的。

主持人续续:经验值很重要,还可以沟通、交流。

吴永健:对,刚才你提了第一个问题,我怎么去选择一个你必须选对的医生。比如原来有一个人,在我很年轻的时候,我当时特别关注非典型性的胸痛,我对这个很感兴趣,他为什么不典型?然后常规吃的一些药不管用,我就在那么琢磨,有一天有一个病人,他说我已经看了十个最著名的医生,我现在再找个小大夫看看。

主持人续续:当时您是小大夫。

吴永健:对,我最后居然给他看好了,他高兴的不得了,因为正好他找对了,你正好对这个东西特别感兴趣。所以有时候你说你做一个,你找人看病,有时候确实很难,咱们经常去上网查,我要看看是哪个城市、哪个医院和哪个医院里的哪个医生是最好的,当然这样找是可以的,当然还有其它因素要考虑在内,这是我在这方面。至于关于做得怎么样,那么现在医疗,现在在国家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那么一个医疗做成什么样子国家有一个标准,所有医生都说你做得很好,但是你没有标准,现在国家有标准,叫质量控制,这么多医生在做这台手术,我有多少多少个标准评价你这个医生做的怎么样,比如做指甲手术,我要评价说,你一年当中做了多少支架,你做一千例和五十例是有差别的。第二,你做一千例当中,你发生并发症的发生率是多少。你的一千例当中,你的难度系数是多大,不能光做简单,也不算这个。然后你做一台手术,你占用的时间是多少。你做这台手术总共花销多少,同样一台手术,三万块钱把这个手术做得很好,结果弄了六万块钱这个手术做的很不满意,所以有很多指标来评价这个医生的水平。所以现在我就觉得,整个医疗越来越规范化了,所以我在这里利用这个机会,也跟大家,跟一些朋友们说一下,从医生角度来说,怎么来去看待这个行业。

主持人续续:但是您觉得规范化的话,其实对于患者,对于医生其实都是一个越来越好的方面。

吴永健:我觉得对医生来说,至少有一个标准可循。对于患者来说,我知道在同一个标准情况下,我应该去选择什么样的医院和什么样的医生。

主持人续续:好,我大概也明白了,非常谢谢吴老师今天来到这期节目,最后的时候您再给我们电视机前的网友,给一些健康建议,关于心脏方面的。

吴永健:好的,我想一个健康的心脏一定是全身健康重要的部分,因为心脏是个发动机,那么保证心脏的健康要从每一天做起,首先要有一个很好的心态,心脏病要有很好的心理状态,不要把好多事情看的太极端了。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软件能影响硬件。

吴永健:对,现在的社会医学特别强调人的社会状态,社会适应状态,我觉得要有一个很好的,不要把工作,把其它看的太重。第二,饮食。病从口入,一定要平衡饮食,暴饮暴食,或者过节食都不是好的办法,五谷杂粮保健康,老百姓长时间积累的东西都是我们最正确的东西。然后要定期做一些必要的检查。

主持人续续:体检、检查。

吴永健:要学习一些必要的知识,不要说我本来是这个病,有些人死扛着,说明显是这个病,说我没有,我不去看,结果到看的时候不可收拾了,所以一定要相信医院,相信医生,相信科学,不要跟科学作对,也不要跟医院和医生较劲,现在每个系统的人当中都有一些好人,有一些不愉快的人,当然不能用个别不愉快的人来否定了整个行业,甚至于会影响,现在我当医生特别想对这些朋友们讲,只有相互之间的理解,相互才能和谐。让一个医生在非常平和的状态下为你看病做手术,这个病才能看好,如果天天都弄得医生每天焦躁的厉害,心里上诚惶诚恐的,我想他不会给你看好病的,所以一定是这个社会,尤其在医患关系方面,我现在在任何场合下要维护一个好的医患关系是治病的第一关键,如果你相互不信任,几乎这个病就没法看了。

主持人续续:做不好事情了。

吴永健:对,所以我在这里面也是从一个医生,代表更多中国心脏科的医生,然后祝大家心脏健康,身体健康。

主持人续续:那好,我们本期才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吴永健: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