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在全世界范围内,甲状腺癌的发病率正以惊人的速度在逐年递增,就京津冀地区来说,甲状腺癌是近十年内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其中甲状腺微小癌的检出比率占到了50%左右。什么是甲状腺癌?什么是甲状腺微小癌?为什么近年来的发病率这么高呢?今天我们特别高兴地邀请到了天津市肿瘤医院的副院长高明教授来给大家解答这方面的问题。高老师您好,欢迎您做客名医堂。

嘉宾介绍

高明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

工作单位:天津市肿瘤医院

擅长疾病:甲状腺外科及甲状腺癌多功能颈清术、颈动脉外科、喉癌和口腔颌面肿瘤的切除及整复。

深度问答

  • Question

    甲状腺癌的高发人群有一些什么样的共同特点呢?

    answer

    高明: 甲状腺癌的患者女性居多,平均下来,一般情况下男女比例在三倍左右,再有就是中青年多,当然现在通过技术和检测手段的提升,可以较为准确地统计出各个年龄段的患病情况,虽然各个年龄段都有上升的情况,但总体还是中青年女性偏多一些。
  • Question

    大家常说的甲状腺恶性肿瘤是不是就是甲状腺癌?

    answer

    高明: 任何一个部位和器官里面可能都有着肿瘤隐患,总的来说肿瘤分为良性肿瘤和恶性肿瘤,恶性肿瘤就是平常我们大家所说的癌症,恶性肿瘤一般情况下分成两部分,一个就是来自上皮组织叫癌,还有来自软组织叫肉瘤。那么对于甲状腺这个器官来讲,它主体发生的还是自于上皮组织的癌。
  • Question

    那是不是有一定比例的甲状腺微小癌不需要治疗?

    answer

    高明: 目前来看,一些病人有相对惰性,发展速度非常慢,甚至可能长期带瘤生存,还有一部分肿瘤虽然是微小癌,但并不完全意味着是早期癌,它有可能对周围有侵袭,甚至发生转移。其实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把这些有侵袭性的微小癌鉴别出来。

访谈实录

名医堂160期:当心甲状腺癌的无声侵袭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在全世界范围内,甲状腺癌的发病率正以惊人的速度在逐年递增,就京津冀地区来说,甲状腺癌也是近十年内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其中甲状腺微小癌的检出比率占到了50%左右,那什么是甲状腺癌?什么是甲状腺微小癌?为什么近年来的发病率这么高呢?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天津市肿瘤医院的副院长高明教授来给大家解答这方面的问题。高老师您好,欢迎您做客《名医堂》。

高明:腾讯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听完我刚刚那个简短的介绍后,可能有些观众和我的疑虑一样,为什么甲状腺癌近年来的发病率这么高呢?

高明:的确是,从现在流行病学调查的情况来看,最近这些年甲状腺癌上升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它是女性肿瘤上升速度最快的一种肿瘤了。女性患者数量上升最快的肿瘤,也是特别值得关注,这种关注首先来自于我们专业人员,应该去关注,去研究,去分析,还有也应该让社会各界的普通百姓有所了解,既要科学的认识,又不要过度恐慌,我想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那这种情况是不是跟我们现在辐射、天气越来越恶劣有关呢?

高明:任何一个肿瘤它的发生过程当中都有着相对比较复杂的因素,可能不是一个单因素就能把它解释的,你刚才提到的因素可能只是致病因之一。

主持人续续:是一个因素。

高明:是一个因素,当然更多的可能包括我们最近这些年的检出技术的发生,像早期的亚临床的病情状况,就包括你刚才提到的微小癌,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主要是我们的检出手段越来越高明了,所以发现的就是越来越早期,是这样吗?

高明:早期的检出手段肯定是其中一个因素,当然还有其它的致病因素有可能参与整个发病率上升的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续续:那甲状腺癌的高发人群有一些什么样的特点呢?

高明:当然一般情况下,从性别角度来讲,还是女性患者居多。

主持人续续:主要是女性。

高明:女性多,平均下来,一般情况男性和女性比例一般在三倍左右,再有中青年多,当然现在通过技术和检测手段的提升发现,各个年龄段都有在不断上升的情况,总体来说还是中青年女性偏多一些。

主持人续续:我们都知道甲状腺是在脖子这个位置,平时我们去体检,像甲状腺的,甲亢、甲减还有甲状腺结节等一些常见病,这些我们都比较常听到,那它与甲状腺肿瘤之间有没有一些关系呢?

高明:没错,你刚才提到比如甲亢、甲减这些是甲状腺功能变化的一个情况,那么甲状腺结节等于甲状腺里发生一些小的结节,有可能是小腺瘤,也有可能是恶性的。结节的话,一般我们从临床角度来讲还是偏小一点的,那么总体来讲,甲状腺结节里有一部分有可能是甲状腺癌。现在发现甲状腺结节的比较多。

主持人续续:非常的多。

高明:非常的多,以往的时候在临床检查时大家都靠手摸,相对来讲还显得粗略一些。最近这些年,包括影像技术,尤其是高分辨率的超声技术,我们检出这样的结节越来越多了,其中一部分结节可能有问题,也需要我们采取进一步的临床治疗。

主持人续续:就是如果发现有结节,不管大小,一定要引起重视了。

高明:应该是重视,最近这些年查体,像以往为什么发现少,可能大家都觉得甲状腺病发生率不高,包括很多查体中心,大家去检查的时候都忽略了,最近这些年查体甚至把甲状腺当做一个常规的检查的目标区域,因此在这种背景下检出的疾病也是越来越多了。

主持人续续:在结节非常小的情况下我们都能给它检测出来。

高明:没错。现在好一点的手段,经验丰富一点的,一毫米多将近两毫米的甲状腺恶性肿瘤都可以被检出。

主持人续续:一毫米,相当小。

高明:一毫米左右,我们就能通过影像学发现了。因此,可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我们对于这个疾病的早期诊断,从目前情况来看,发展的速度还是蛮快的。

主持人续续:好,那甲状腺肿瘤,甲状腺恶性肿瘤是不是就是甲状腺癌呢?有良性肿瘤跟恶性肿瘤之分吗?

高明:当然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恶性肿瘤是不是就是甲状腺癌?

高明:任何一个部位和器官里面可能都潜藏着肿瘤,肿瘤总体来讲分为良性肿瘤和恶性肿瘤,恶性肿瘤就是平常大家所说的癌症,实际上它是叫恶性肿瘤,恶性肿瘤中一般情况下分成两部分,一个就是来自上皮组织叫癌,还有来自软组织叫肉瘤。对于甲状腺这个器官来讲,它主体发生的还是来自于上皮组织的癌。

主持人续续:恶性肿瘤就是癌。

高明:极少发生以肉瘤这类改变的疾病,多数是癌。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回答了,我觉得也让我明白了魏泽西的滑膜肉瘤,它其实是一个恶性肿瘤,但是它不是癌是吗?

高明:可以叫恶性肿瘤,但是不能完全称作是癌。

主持人续续:我明白了,但是在我们甲状腺部位发生的这个恶性肿瘤其实跟甲状腺癌基本上是划等号的,对吧?

高明: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我们刚才提到甲状腺微小癌和甲状腺结节是不是一回事,反正都很小。

高明:不是一回事,甲状腺微小癌是这样的概念,在确定的时候,当时如果是个甲状腺恶性肿瘤,如果它的直径小于一个厘米的甲状腺癌,我们把它称作甲状腺微小癌,等于或大于都属于甲状腺癌里头的一种。以往微小癌占我们整个诊治的权重没有这么大,那么最近这些年随着我们技术的提升,甲状腺微小癌在我们诊治的权重在不断增大。一般的情况,像我们这样级别的医院,目前有50%左右都是微小癌。

主持人续续:50%左右的患者都是微小癌。

高明:可能在不同的医院里不太一样,这种微小癌的话,有的医院甚至达到了70%,我们有的时候从专业的角度来讲也觉得高兴,当然也有一些担忧的地方。高兴在哪儿?就是说我们从检诊的角度上来讲我们提升了,越来越多的微小癌被检测出了。当然有的时候肯定在一般情况下早诊早治,多数情况下他的恶性肿瘤治疗效果是好的,我们是期望这样的。当然最近这些年大家也有担心,说这么多微小癌,是不是所有都需要治。

主持人续续:都是癌了,还不需要治吗?

高明:是这样,那么是不是有这样和那样一些问题,就是有的时候存在着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想一会一点点展开,其实对于微小癌来讲,有一些病人的确需要我们采取一个积极治疗态度的,对于有一些病人有可能它的发展速度是比较慢,甚至我们认为它是相对惰性的状态,可能以观察的态度,但是这种观察也是非常科学的,就是要有定期复查等一些情况。而且这种观察,我们设置了很多指标来衡定它。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也就是说在甲状腺微小癌的治疗方面,它的一些规范性不是特别的完善,可以这样理解吗?

高明:反正大家在努力,从国际上来讲,目前情况下,大家有个大的条框一样临床的诊断和治疗的原则,但是的话,从更加细致的、严谨的,还需要更多的循证医学的证据以后提出来,好在国内,我也是牵头,我们中国抗癌协会甲状腺癌专业委员会,我们率先在国际上自己就是制订了我们中国的专家共识,那么这个也有点难度,我们历时一年多,几十个专家,那么也是包括我们自己的一些经验,那么还是率先在国际上出台了我们自己的一个微小癌专家共识,我想会对大家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

主持人续续:推动规范治疗方面也是做了很大的努力。

高明:对对对,因为近些年它上升速度非常快,如何从我们专业角度更加科学、合理的应对,是我们作为学术组织、专家来讲必须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续续:可以这么理解吗,微小癌就是甲状腺癌一个早期?

高明:一般可以这么认为,但少数病例并非如此。

主持人续续:可以这样理解,那我们为什么要把早期专门提出来,就是这么重视这个问题,因为以前应该是这个微小癌的概念比较弱,是吧?

高明:因为我讲,就是以往可能发现的少,大家并不是过多的关注。

主持人续续:就是以往原来是条件不好,完了就长得特别大才发现我得了甲状腺癌,是这样吗?

高明:有可能是,以往的概念出来好长时间,但是以往技术条件发现的少,往往可能是做其他肿瘤或者比如说我们叫偶发性这样的微小癌,就会做良性的瘤子,可能在做的过程中最后病理发现了有这种微小癌的存在,那么就是偶发型的。这种情况和现在不完全一样,我们现在从临床角度来讲,更多的检查出来更多的这样的微小癌,可能百姓们大家也越来越重视,区别查体等等的情况。

主持人续续:是一个一毫米的小结节都被发现了,就别说一厘米的癌症了。

高明:因为这种高分辨率在显示屏放大了,可以看到它的特性。

主持人续续:那甲状腺微小癌的话,它是有一定比例不需要治疗的吗?

高明:这非常难来界定,从目前情况来,可能有一些病人有相对惰性,发展速度非常慢,甚至可能长期带瘤生存。还有一部分肿瘤虽然是微小癌,但并不完全意味着是早期癌,它有可能周围有侵犯,然后发生一些转移等,其实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把这些有侵袭性的微小癌鉴别出来,那么对于有侵袭性的这种微小癌,也就是说我们大家必须要积极的一个态度,但是对于相对惰性一点可能有观察的态度。

主持人续续:那取决于什么这个怎么来判断呢?

高明:当然这我们特别重要的课题,现在我们也投入很大的精力,从临床观察包括我们做一些基础的研究等等,希望在这方面有所突破,那么其实前不久的话,就是大家非常关心的,因为甲状腺癌多了。

主持人续续:太多的。

高明:非常多了,所以身边啊,朋友啊,同事越来越在得,所以大家越来越关心。再有包括韩国等等周边人群,包括在前年的时候一篇英格兰杂志就提到过度诊断、过度治疗的问题引起关注。另外最近媒体包括大家通过微信都在传,就是说可能说甲状腺癌已经有一种癌不叫癌了,以前可能不是这个样子的,那这篇文章的话也是引起了我们业内非常大的关注。美国专家联合做了一些研究工作,率先在《纽约时报》以科普的角度分析这个问题,说特殊类型某些,它的治疗不需要那么积极。

主持人续续:不需要这么积极。

高明:我们国内把它翻译过来以后,就觉得好像它就不是癌了,实际上在翻译包括在定论的时候不是特别准确。今天讲,我们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个类型的话,它应该叫做,我们叫有包膜型的,一个甲状腺叫滤泡亚型的乳头状癌,那么实际上这篇大家在研究的时候,其实国外是把它分成两类,其实他病例并不多,中国这样的病例相对多了,一个是109例非侵润型的。

主持人续续:惰性的。

高明:还有101例侵润型的,这样来分析的话,还是认为非侵润型这种包裹性的滤泡亚型,前边好多定语,它尽可能相对的对人的危害不大,你在做治疗的时候,其实做一个局部的切除应该就是差不多就够,因为它复发率非常低,但并不是意味着共性,还有更多亚型的甲状腺癌,并不是意味着那些都不是癌,都不需要治疗,这是俩概念,有时候大家一听挺高兴,说这个结节多了,可能不需要治疗,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概念,后来的话我们从专业的角度又给大家进行了相应的解释和警示,这样会更好一些。

主持人续续:那这种惰性微小癌患者比例能达到多少,会不会很多?

高明:应该会有,我估计不像我们想象的这么高。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跟我说的,我觉得已经过半了,但它是我们挑选患者时候的一个检测,并不是我们碰到患者的一个比例。

高明:对,所以现在的话,微小癌大家特别关注,另外从各种研究,从国外过来的等各方面信息,也让大家觉得可能有时候时好时坏,有时候觉得这个很厉害,有时候觉得是不是又不是了,所以大家的思想波动也挺大的,其实我们更应该从正面的,从专业的角度给大家科学的去解释,我想这样才能正确的去引导大家。

主持人续续:那我知道其实我身边同事他们有查出有甲状腺结节的,这个结节有时候过一段时间就消失了,就没了,那微小癌是不是也会有这种情况呢?

高明:一般的不会,其实有的结节消失了,它也是跟不同的一个诊断手段,不同的医院,不同的医生都有关系,有一部分可能还是由于并没有完全发现,微小癌一般情况下,不应该有,像即便是刚才说的包裹性那种微小癌,即便像那种类型也不会消失,只是它相对的静止,发展的速度很慢很慢。其实这种现象,为什么有时候把中国自己的东西一定要弘扬呢?其实在我们医院里,我们大约在30年前就发现甲状腺癌里面有一种包裹性的,我们当时叫包膜型的甲状腺癌,一般给大家认知的,一般认为恶性肿瘤,癌,没有包膜,像螃蟹一样到处伸展,实际上我们很早以前,在30年前我们就发现了有这种包膜性的。所以我们在外科处理,尤其那阵特别关注这种淋巴结的情况,所以我们那阵像老先生们,大家就提出来,我那阵也在医院里,大家就提出对于这种有包膜的甲状腺癌不需要做颈淋巴结的清除术,带有侵犯包括侵出的包膜可能需要相对积极一点。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一定要把我们自己好的资源把它分析好,把它逐渐地把这种经验跟大家去共享,我想这应该说也是非常非常关键的。像我们最近在做的这些工作,虽然国际上还没有这样一个共识,可能我想里头也会有这样和那样的一些不足的地方,但是我们迈出这一步,下一步如何更好的定期再去修正,有更多经验再去修改它,我想这也是非常关键。因为现在大家无论用专业的角度还是社会上大家太关心这种现象了。

主持人续续:明白,我们经常去做科普,有人跟我说,甲状腺癌是在恶性肿瘤里面是恶性程度比较低的一种肿瘤,那其实它的五年生存率都还是比较高的,我想问的就是甲状腺癌它的一个基本分类情况,是不是也有,您刚才讲的有惰性的,是不是也有凶险程度特别的?

高明:对,你说的对,你刚才这句话如果细致的说,可能95%以上都说对了,但是还有一部分也不能完全这样去概念,我们现在如果甲状腺癌总体生存好,是把甲状腺癌总体合在一起算它的五年或十年生存率,我们甚至会算十五年、二十年的生存率,因为甲状腺病相对生存期长,我们那样才能分析出来它的差别来。但实际上在甲状腺癌当中,我们分成四大类,比如最后一类,我们叫未分化癌,甲状腺癌一般是乳头状癌、滤泡癌、髓样癌,还有未分化癌,未分化癌一般生存期比较短,它的危险程度在全身恶性肿瘤中排在前几位,多数病人生存期在一年以内,发现几个月的时间内,因此它的恶性程度还是偏高的。

主持人续续:要看哪个类型。

高明:对了,而且现在还有一点,有人发现乳头状癌,他们都觉得它轻,实际上乳头状癌也有低分化的,分化不好的,但是它的可能以往我们大家不太重视,现在也是发现它的愈后相对来讲也差一些,所以甲状腺癌恶性分布就像个频谱,从最早见到比较分化比较好的高分化,逐渐到分化型,到低分化,到未分化,那么后面这个阶段低分化和未分化以后就不好,虽然它的病人占的权重不是说特别多,而且我们整体更多现在都是,就是高分化或者分化比较好的,但是并不能代表所有甲状腺癌都是非常良性或者说它是良性愈后的,因此我们还应该高度重视,而且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去理解一个疾病的话,除了这种恶性程度之外,分期非常关键,还是早治相对要好一些。

主持人续续:分期非常关键。

高明:对,一般决定一个治病治先看它的病理类型,其次看它的临床分析,其次看它的正规治疗程度。

主持人续续:这四个分型是不是也是越早发现越早治疗越好?

高明:这是肯定,一般情况是这样,尤其后面几类,早发现、早治疗,尤其正规及时的治疗,我想会对病人肯定是有好处的,否则的话,可能贻误了战机,就跟打仗一样,贻误了战机可能就有问题,但对最早期的一部分病人,刚才大家提到会不会存在过度治疗。

主持人续续:微小癌也是按这四类分的吗?

高明:它不是,一般情况下微小癌只是按肿瘤大小来界定。

主持人续续:种类是四个。

高明:种类是四个,而且在微小癌当中,尤其最近发现绝大多数都是乳头状癌,相对来讲相对轻一点。

主持人续续:恶性程度比较严重的因为它长的速度太快了,最早期没有发现出来吗,可以这样理解吗?

高明:这恰恰是我们搞专业的人特别需要去研究的,一个就是对那些恶性程度偏高的,中高度,恶性这部分肿瘤更好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长得最快、最害怕的。

高明:恶性瘤子怎么重就是长得快,对周围有侵犯,还容易发生转移,这是我们搞专业的人必须要面对的,因为我们见得多了以后,因为像在我们天津市肿瘤医院,好多晚期包括其他医院治疗不太正规到天津来,你在治疗完见多了以后还是觉得真的好多病人要及时正规以后不会发展到这样。那么再有一个就是从分歧的角度来讲,一般情况下我们还是建议就是早诊早治,挺好一个疾病,愈后可能比较好,但治疗晚了有时候效果也是偏差一些。?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现在甲状腺癌治疗一个基本原则是什么?

高明:基本原则还是这样的,我们觉得还是一个,就是首先我觉得要是规范性的诊治非常关键。我想无论是外科还是现在大家特别提倡MDT综合治疗,如何给一个病人更规范的一个治疗,我想这是非常关键的。第二个,我还是在这里强调,尤其对于有一些疾病的话,就是分类的甲状腺癌,我还是强调应该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早诊早治。第三个,我也是强调,从未来的角度来看,我们也是应该多学科联合更好一些,那么从以往可能更多强调外科,那么随着时间的延续。

主持人续续:外科就是直接切除?

高明:直接切除,综合治疗。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是全部切除还是根据部位切除部分?

高明:那是不一样的,得根据个体化,现在大家都提个体化,提精准,它的具体方案出来以后,我们一定要根据病人当时的情况来给病人合理的治疗。那么我们在治疗过程当中,我刚才提到是外科,外科仍然占有非常重要的权重,主体治疗是外科,但不代表有了外科其它不考虑它了,还应该考虑内分泌等等大家联合在一起,这样理念会好一些。还有就是说从未来的角度来讲,大家可能更加的关注我刚才说的基本原则,包括一些分子诊断,分子治疗,都有可能。

主持人续续:这是很先进的治疗方法是不是?

高明:对,都介入到甲状腺癌,可能以往我们是常规进行临床分期,慢慢可能分子分期就会介入进来。

主持人续续:临床分期,您说的四种,分子分期更精准是吗?

高明:对,相对来讲可能更精准一些,在它的基础上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一些分子靶向治疗等等一些情况,尤其对晚期的患者。

主持人续续:就是说这个医学技术发展还是很迅猛的在癌症治疗方面。

高明:我自己感觉,也干了快有三十年了。

主持人续续:有三十年吗,看起来不像。

高明:差不多了,从自己本身角度来讲,还是觉得外科,我觉得最近这些年我们的发展速度还是蛮快的,很多的专业技术、材料、手术技巧真的跟以前不同日而语,而且中国人我觉得还是我们手还是比较巧,而且病例非常多,那么从临床的经验上来讲,我觉得从这方面来讲,我们并不弱,甚至有些地方我们会领先。因此的话,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觉得这些年发展速度很快,还有就是最近这些年的一些其它的分子诊断、分子治疗等等方面的技术,我觉得发展也非常快,我想对于未来,对于尤其是一些晚期病人,我想也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那您今天说的分子治疗,其实之前我们做节目也有讲到免疫治疗、生物治疗,这是一个类型的吗?还有靶向治疗。

高明:这里面更确切地讲,是生物治疗里的范畴,现在大家以往比较关心的可能是一些免疫因子,包括细胞因子等等一些治疗,可能属于这里头。还有就是我们大家现在特别关注的分子靶向治疗。我刚才说的可能说是分子,实际上更确切一点,可能未来还有更多是分子靶向治疗,那么根据它的一个特殊靶点这样来治疗,可能从未来有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续续:靶向治疗在甲状腺癌治疗方面,其实作用很大。

高明:没错,现在的话,像在天津,我牵头的可能有十来项各种分子靶向药物,涵盖这四类各种肿瘤的,它分别不同的分子靶向药物。

主持人续续:四类肿瘤。

高明:四类肿瘤都有。包括髓样癌,未分化癌的靶向药物。

主持人续续:四个分期。

高明:我想从未来的时候可能积攒更多的经验,可能未来会有更多的这样的病人会得到这样的更先进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今天其实我们讲的一个主要的话题也是微小癌,那在国际上这个微小癌是不是现在也是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呢?

高明:应该是,就是说从目前的很多的国家和地区,最近这些年大家都发展甲状腺癌上升的速度非常快,已经引起了真的非常广泛的。

主持人续续:是全球范围内的。

高明:对了,非常广泛的一种关注。那么从目前情况来,在很多国家统计的结果来看,它也是微小癌占有一个重要的比例,那么一般的情况下,都得占30%、40%、50%这个样子,那么在这么一种背景的情况下也没有道理,也没有理由,大家不去分析和研究它,当然大家在分析和研究方面还是遇到一定的困难,有的就决定通过某一项局部的要求,就觉得可能这种治疗是不是存在的一种过度治疗的现象,那么病例少有可能会这样。可能如果病例多了,更多的多中心联合分析以后,其实未来的时候还应该更加的精准,更加精准其实还是应该把微小癌,虽然它是一个单纯尺寸的概念,我有时候会说,到讲课也会讲,其实微小癌不代表是早期癌,也不代表是一个低危的患者,有可能是高危也。可能到三期甚至四期。

主持人续续:就是微小也可能到三四期,个头大小。

高明:就是个头大小,但有时候微小癌也会转移,转移以后分期就上升了,也会侵犯,侵犯了局部分期也上升了,因此这些都是应该引起我们关注,所以我们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应该积攒更多在微小癌方面的临床包括基础研究的经验,我们合理划分,把它的危险分层划出来,对中高危患者我们还是要采取积极的态度,对于相对低危的患者,我们可能采取一个观察的态度。这次我们也是,应该一个多年前开始,刚刚有新闻发布会把中国专家共识推出来,希望能给大家提示,但是这里面有好多细节的东西,大家一定要仔细地看、认真地学,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说这个病人去观察,一定要按照他的标准来界定,究竟哪些标准,而且定期要对他有相应的随访,观察是一种态度,也不是不治疗,就是说不管他,几年不管他,有时候也会出问题。另外的话从专业的角度在分析的时候,我们也界定了一些标准,如何给大家提供一些相应的一些参考的标准。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微小癌个头这么小,研究起来难度挺大的吧?

高明:也难也不难,主要是用心,更多的专家大家联合起来一起去努力,我想就是可能就会,我们会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不过目前情况下病人非常非常多,压力比较大,临床医生,包括我自己在内,每个星期手术那么多,病人那么多,的确压力很大,拿我们可能在天津举例,去年就做了5502例甲状腺癌,5000多例甲状腺癌,有的大夫一天可能做10例甚至更多的病例,而且还有都是稍微晚一些,所以的话相对来讲大家压力非常非常大,每天差不多得50例到70例这样的病例,这么大的一个工作量,所以有时候做科研的,做研究还是带来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但不管怎样,就是作为我们既然是作为一个专业的人员,就应该更多去分析,那么另外国内的很多的专家,很多医院专家大家也是特别有这样的共识,我们也特别有共同的志向,总结大家一起来为这个领域我们多做一些工作,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出台更好的一个指南或者专家共识来供大家来参考。

主持人续续:我们知道天津肿瘤医院在甲状腺癌研究和治疗方面都是在全国最领先的位置。

高明:还可以,算之一,客气一点。算之一。好多医院好多专家也都不错。

主持人续续:其实在推动微小治疗方面其实做了很多工作,我们现在全国范围内,那我如果是真的得了这个肿瘤,我们当地来治疗,我就想很知道是不是能判断它是不是有规范治疗或者说一个很正确的治疗,患者怎么来选定医院和医生?

高明:你刚才举的这个例子,当然我不希望发生,咱健健康康的,当然现在谁也不好说未来是怎么个情况,我当然肯定是建议这样,就是有了病以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到正规的医院,正规的去得到一个正规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而且现在这么混乱的情况,前一段时间爆发了一些事情。

高明:包括你们从媒体角度也应该给大家正确引导,包括给大家推荐应该推荐专业的医院、专业的人员,这样给病人得到很好的治疗,否则的话时间长了以后,我们的病友包括病友家属也好对媒体不相信,对医生、医院不相信,这样会形成更多的问题。所以既然是我们从专业的角度,我希望从你们媒体的角度,我们从专业的角度,为什么我们要做,我们从2010年制订了中国第一个甲状腺癌的指南,2012年四个学会共同制订了甲状腺结节和甲状腺癌的指南,今年我们有一个微小癌的指南。之所以做这样的东西,就是为了推行一种规范,那么其实我们自己的一份责任就是把我们如何把我们专业人员,包括我们也有责任去做科普的宣传,把大家引导到一个正确的道路上来,而且要充分的,我们要有自己的自信,其实我们在2010年和2012年版,推出自己的指南的时候,比如刚才讲到一公分到四公分甲状腺的疾病,我们在做手术的时候提出的理念,当时就可以采取腺叶+峡叶切除,去年美国ATA的指南出来了才是这样。但当时他们提出来,延续了很多年要做全甲状腺切除,去年才改,我们在之前就提出来。其实现在讲,好像就是说大家都有一个不断积累、不断完善的过程,我们要充满着自信,而且也让更多的病友去相信,我们从专业的角度会不断地去努力,那么把更加科学的一些东西提供给大家。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也就是说我们国家现在甲状腺癌的治疗方面,也是处在国际领先的位置?

高明:应该我想从诊断,包括基础研究,应该总体来讲我们并不弱,应该最近这些年,我们的临床的资源非常丰富,而且我们越来越重视了,越来越重视,很多医院从临床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跟以往相比较而言,我觉得进步的非常非常快。外科、综合治疗,各种理念,诊治水平都提高非常非常快,在国际上我觉得我们不落后,另外基础研究方面,由于是在国内多家医院率先的开展了一些工作,像这些工作应该讲都是在国际上我觉得处在相对领先的。好在因为甲状腺癌是最近一些年发展比较快,大家来关注,以往无论从临床基础研究发展的不是特别快,所以现在多做一些工作,有可能就处在一个领先的状态。

主持人续续:其实您刚才讲的也是我们看到非常值得欣慰或者是欣喜的地方,那您觉得现在的难点是在哪里呢?

高明:难点当然是这样,其实作为一个临床医生,有的时候我觉得还是从目前情况,我觉得相对来讲稍微难一点的地方,一个就是对于中晚期恶性肿瘤的这种综合治疗。其实好多说治一个甲状腺癌没事的,我们见到好多都没事,的确没事,一个是发现的早,还有治疗及时;还有让我们很多专业人员很痛心,晚期的癌最后方法不多,病人也很痛苦,这其实是对于我们,无论从外科角度,从综合治疗角度,从新的生物治疗角度,我觉得都是我们一定要有更大的上升空间去努力的。还有一个就是刚才提到的微小癌的领域,因为肿瘤发展相对来讲比较慢,病人涉及的比较广,观察起来比较难,涉及到人文、伦理等等方面因素,因此对这一类病人如何尽快拿出相应的分子分型,更好的提供把体系性和分体系性鉴定出来,我想是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说涉及到人文和伦理了,这个我不太明白。

高明:反正就是更加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更加的人性化的一个治疗方案。

高明:对对对。

主持人续续:我们能尽量保留它的部位不做切除就尽量去保留。

高明:那个一般现在我们都是尽量的从更加科学、有理论依据的,有相应的指南去参考的,一般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那微小癌它的早期症状是不是非常的不明显?

高明:对,其实甲状腺别说微小癌了,很多早期的甲状腺癌,甚至可能直径大于微小癌的这个尺寸了,有好多也是没有症状的,因此的话为什么我们当时就很多年以前,就是我们也率先包括从媒体大家都宣传建议大家早诊早治,因为当时我们见到很多病人不疼不痒,也没有感觉,就发现偏晚,有时候治疗效果就差了,而且可能会牺牲一些器官、组织等等,令人术后生存质量下降,不仅生存期会明显缩短,生存质量也下降,这样相对来讲问题多很多了,所以的话,所以认为他没有症状,没有症状,没有感觉,因此在这种背景情况下,所以可能有的时候发现的就晚,好在最近这些年大家就更加注意查体了,有些比较早发现了,发现早以后,发现多了,大家又出新问题,有的说我就不治了,所以好多事情都这样,好像能掌握一个合理的度,可能会好一些。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微小癌的检出其实绝大多数都是靠体检查出来的是吧?

高明:应该有是这样一个情况,现在查体发现越来越多了,我们肿瘤医院里头一般我们都是叫头颈肿瘤外科,后来我们天津就把它细化了,分为一个是叫甲状腺肿瘤科,一个叫颌面耳鼻喉科,现在在肿瘤专科医院里还有好多叫头颈外科,现在一般情况下甲状腺癌都到头颈外科,在综合医院里一般都是在普外科里,有时候分出甲乳外科,当然最近治甲状腺的人越来越多了,学科也越来越多,甚至学术组织也越来越多了,我还是希望大家推动学术发展,推动学业规范,这是最重要的,但如何给患者提供一个更加科学、规范的治疗,我想是大家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总体来讲最近这些年我觉得发展的速度很快,而且规范真的做的越来越好。我觉得做得越来越好。

主持人续续:那好,那节目最后,高院长再给我们关于甲状腺健康方面给大家一些预防,日常保护的一些知识。

高明:因为我想就是刚才我们聊了很多,甲状腺癌的话,我想最后要说的话就是既要重视但不要太担心,既要重视,毕竟它是恶性肿瘤,一部分发生转移、侵犯等等情况,因此建议大家应该正规及时去处理。当然也不必太过于的担心,因为绝大多数还是治疗的效果还是非常好的,而且早期的病人挺多,那么这类病人的话,总体预后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还是从战略和战术上去分析怎么去重视,因此希望大家也不要过于的紧张。就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而且如果有问题的话,找到一个对的医院、对的专家也非常重要。

高明:你说的太对了,应该这样,但是如何引导大家去找到正确的医生和医院非常关键,也是我们大家共同面临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是的,那本期《名医堂》到此结束了,再次感谢高院长作客我们本期节目,我们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