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人类从爬行到直立行走用了450万年的时间,可是有一种疾病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十五年的时间就会让你的脊柱严重受损,甚至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之上,那这种可怕的疾病呢,就是强直性脊柱炎。这种疾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会对人体造成哪些危害呢?需要怎样进行预防和治疗呢?今天我们特别高兴地邀请到了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的主任医师张奉春教授给我们详细地介绍一下关于强直性脊柱炎预防诊断和治疗的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张奉春

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协和医院

擅长疾病: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关节炎、脊柱关节病、系统性血管炎等各种风湿免疫病。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什么样人容易得强直性脊柱炎?

    answer

    张奉春: 首先,这个病和遗传是有关系的,所以叫遗传相关性疾病,有某个基因的人,大概有20%会得这个病。后来发现跟肠道感染,泌尿系统感染等一些细菌的特殊作用有一些关系,但还没能完整地破译它的病因,它是由很多原因共同作用下引起的体内的一个改变最终引起发病的。
  • Question

    早期有哪些症状可以判断是否得了这个病?

    answer

    张奉春: 第一,这个病发病多数人都是从腰骶部开始。所以有不明原因的,出现这个关节持续疼痛超过三个月以上,而且休息时候疼的更厉害,活动活动会缓解,早晨僵硬感,这样的病人都要考虑有没有这个病。另外,如果有家族史,有血缘关系的人有确诊这个病的,他对这个病应该非常重视。
  • Question

    这个病在风湿免疫科怎么确诊?

    answer

    张奉春: 第一是病人自身的感觉,出现关节疼或者说外周关节肿,关节早晨的僵硬,夜里疼这些症状;第二是做辅助检查,一个我刚才说的HLA -B27,有没有这个基因;一个是了解血沉和C反应蛋白是否不正常;第三是影像学估测,影像学估测包括普通X光片、CT、核磁,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可以做出诊断。

访谈实录

名医堂167期:拒绝强直性脊柱炎 大丈夫要“能屈能伸”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人类从爬行到直立行走用了450万年的时间,可是有一种疾病如果放任不管的话,15年的时间就会让你的脊柱严重受损,步履蹒跚的变成虾人,甚至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之上,那这种可怕的疾病也有人叫它“不死的癌症”,它就是强直性脊柱炎。那今天我们特别高兴地邀请到了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的主任医师张奉春教授,来跟我们详细地介绍一下关于强直性脊柱炎预防、诊断和治疗的相关知识。张教授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张奉春:谢谢你,主持人。

主持人续续:张老师我特别想问,强直性脊柱炎我们刚才讲它是“不死的癌症”,它是不是非常可怕的一种疾病呢?

张奉春:我自己觉得强直性脊柱炎是一个影响人很严重的疾病,但是把它作为很可怕或者冠以“不死的癌症”,这还是有点吓人了。

主持人续续:有点悬乎是吗?

张奉春:对,这个病过去很多人是这么说,叫“不死的癌症”,但是现在医学的介入,很好的治疗,实际上他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所以跟癌症还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但是好多人应该都不太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疾病?   

张奉春:如果通俗点,既然叫强直性脊柱炎,所以这个病一定是主要影响我们的脊柱。那这个脊柱,我们在医学上管它叫中轴关节,它影响这个脊柱呢,这个脊柱慢慢地就病变以后,把它一节一节的脊椎给连接在一起了,就像竹子节一样,这样就硬了,不能活动了,所以叫强直性脊柱炎。

主持人续续:就是这个脊柱现在是可以这样来回弯动,得了这个疾病以后这个脊柱就变僵了。   

张奉春:变僵了,直直的。所以强直。

主持人续续:这个疾病发病原因是,有什么发病原因?经常得这类疾病的患者是什么患者?   

张奉春:这个病从流行病学来讲,也就是通俗讲什么人容易得这个病?首先这个病是和遗传有些关系,所以叫遗传相关性疾病,在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这个基因,一个主要的基因被发现了,就是人组织相关抗原B27位点,有这个基因的人大概有20%的人会得这个病,所以它跟遗传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家族遗传。   

张奉春:对,这是一个原因,当然跟后来的发现,比如肠道感染、泌尿系感染一些细菌特殊的作用有一些关系,但是完整的破译它的病因现在还没有做到,所以它是由很多我们知道的原因,还有不知道的原因共同作用下引起的体内的一个改变,免疫学的改变等等,然后最终引起发病的。

主持人续续:我听说这个病年轻人特别爱得?   

张奉春:对,这个病什么人爱得的第二个,就是这个病主要发生在20岁到30岁的年轻人,而且是男性多于女性。大概过去在没有很详细的医学进展之前,认为这个病的男女比例是10:1。

主持人续续:10个男人,1个女人。   

张奉春:对,但是现在由于检查手段更多了,现在的比例大概4:1。

主持人续续:那是说男的得病比女的要严重是吗?   

张奉春:对,在过去检测手段不多的时候,大概我们用普通X光片的时候确诊一个女性病人平均需要十年,而男性需要三年,这样的话很多比较轻的女性就被忽略了,但是现在我们的医学检查手段越来越先进,使得一些病情轻的也被诊断出来了,所以这样说呢,至少可以有一点,女的发病率比原来高了,但是女性得这个病比男性要轻。

主持人续续:发现的多了,但是它其实之前很多没被诊断出来。   

张奉春:总的来讲比男的要轻。

主持人续续:发病率有没有一个科学的统计数字呢?   

张奉春:这个病和人种相关,比如我们类风湿,常常和它混在一起的类风湿。类风湿和人种没关,大概黄种人、白种人差不多,但是这个强直性脊柱炎和人种有关,比如最多的患病是哪儿,红种人,印第安人,印第安人里面有两个部落,一个叫普玛(音),一个叫海达(音),这两个部落里边就是咱们刚才说的B27,在他们人群里边大概50%有这个基因,所以它的发病率是全世界最高的。

主持人续续:57%有这个基因。   

张奉春:50%有这个基因。

主持人续续:一半的人都有。   

张奉春:对,所以他得这个病的人就很多,他们人群里大概百分之二三十都有,而白种人大概是在1%,咱们黄种人,中国做过调查,大概应该是在0.3%左右。     

主持人续续:比白种人其实还是要低。   

张奉春:低一点,所以强直性脊柱炎在我们国家按这样去估计,我们应该有将近400万左右。

主持人续续:400万左右的患者,我们国家根据这个地区的分布有特点吗?还是都差不多?   
张奉春:差不多,这没有太大的区别,沿海地区、内陆地区,北部、南部没有区别。

主持人续续:那刚才我开场的时候说这个“不死的癌症”,其实我是在网上查过资料的,那是说明这个病原来看,就是特别地难治,现在经过技术水平的发展,其实它没有这么厉害了,是这样吗?   

张奉春:对,因为过去把像类风湿、强直性脊柱炎都冠以“不死的癌症”,为什么,他们真的是挺痛苦的,又没有很好的药控制,所以每天都在疾病的煎熬之中,所以不死但是是癌症,实际上那时候做过测算,得了这个病生命是比原来要缩短的,要比正常人缩短,但是现在由于技术的发明,特别是治疗学的这个发展,这个病应该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强直性脊柱炎没有提,比如类风湿关节炎过去认为比正常人少活五到十年,现在的统计认为和正常人生活期一样,我相信强直性脊柱炎也是这样一个情况,所以最好不要再叫“不死的癌症”。

主持人续续:不要这样说。   

张奉春:我们专业人员已经不叫“不死的癌症”,是老百姓这么叫。

主持人续续:那强直性脊柱炎早期有一些什么样的症状表现,我就可能会知道我是得了这个疾病呢?   

张奉春:这个问题我觉得观众应该非常的了解这个才好,第一,这个病发病多数人都是从腰骶部开始发起,这是腰,再往下不能活动的部分叫骶,骶髂关节这个地方。因为这个病首先发展是在腰骶髂关节,所以有不明原因的出现持续这种腰骶疼痛超过三个月以上,而且是夜间疼痛大于白天,也就是休息的时候疼痛的更厉害,活动以后会缓解,早晨僵硬感,这样的病人都要去考虑有没有这个病,如果我们再进一步说,问问他有没有家族史,我们刚才讲这个疾病是遗传相关疾病,如果他家里有家族史,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不管他是父系还是母系的,里边有被确诊这个病的,他这个要非常非常重视,应该到医院去做相应的检查,就能够比较容易地确诊。

主持人续续:我们认识到这个强直性脊柱炎大概的一个知识,就是您觉得这个强直性脊柱炎对于患者的影响是不是很大,还有对于我们这个社会影响的意义?   

张奉春:对,强直性脊柱炎应该说无论对社会,对个人还是家庭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首先得这病的人大多数都是正好是劳动的年代,会丧失很多劳动力,丧失劳动力的人会给社会带来很大的负担,给家庭带来很大的负担,他自己本身生活受到很大的限制。首先第一点,刚刚得病的时候对他生活没有什么影响,但是疼痛对人就是一个折磨,晚上睡不好觉,睡不好觉的人吃不好饭,吃不好饭这个人就变瘦,由于关节的疼痛,使他劳动的强度下降,他看病需要大量的财力支持他买药,所以他所谓的经济也受到很大的损失,家里有这样一个病人要照顾他,也会给家庭带来很大的负担,所以我觉得无论从社会,从家庭和病人本人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而这个病又不是像得了感冒,咱们忍三天、五天、十天就好了,它是终身性的疾病。

主持人续续:终身性的疾病,终身都要服药吗?   

张奉春:那倒不一定,从发病的机理和目前治疗水平来讲这个病是不能治愈的。当然我得再补充一点,它是完全可以控制得很好,但是控制很好可以再复发,或者我们停了药以后就可能加重,所以他要长时间吃药,尽管不叫终身吃药,但是长时间吃药,而且既使是缓解了,停药了也有可能复发。

主持人续续:也是要经常去医院做检查是吧?   

张奉春:对,所以总的来讲这个病折磨人一生。

主持人续续:那您那会刚才讲它早期的症状,像我们上班族经常坐着,经常会感觉到就是这个腰底会疼,那这个疾病早期的发生率是不是很高呢?   

张奉春:这个发生率,我们说发病率这是固定的,做流行病学调查,但是你说发生率、诊断率,这要视他所去的医院的这个水平。比如说这类疾病到我们这样级别的医院,有风湿科的,大概不会被漏过去,如果是一个挺有这方面经验的医生,他会告诉你,你到什么什么医院什么什么科做个检查,如果没有这方面概念的医生,他完全就把他作为一个常见腰腿疼就给治疗了,所以这样的话,就可能使这个病延误诊断,治疗也会延误。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说就是早期发现诊断很容易出现误诊或漏诊这个情况呢?   

张奉春:我觉得这个病的误诊或者延误诊断比例应该是非常高的,虽然我没有统计,就会非常非常高。延误诊断一定会延误治疗,那么延误治疗对于它的疗效也一定会带来很大的影响。任何一个疾病都是早期被治疗效果更好,所以这个病越晚越不好。比如我举一个例子,我们诊断这个病他还没有强直的时候我们经过控制,他就可能一辈子不出现强直。

主持人续续:您说可以控制住。   

张奉春:对,控制住,但没有经过治疗,老在自己忍着,有的时候自己不想忍,但没有人给他诊断,他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他就强直了,而一旦形成强直,用药物是不可逆转的,所以这样的话就加重了。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那也就是说其实公众和医生可能对于这个疾病的认知还没有那么的足,可以这样理解吗?   

张奉春:对,所以我们要通过各种医疗、医学上健康的这种媒体宣传,这属于医疗常识,把这种知识和它可能最容易出现的表现告诉大家,大家有了这个认识,有了这个印象,当有这种非常接近的症状时,就应该到医院让医生来做一个鉴定,到底是不是这个疾病,这样的话就比较容易使疾病不容易得到延误。

主持人续续:那张老师您觉得这个疾病的早发现、早治疗的意义在哪里呢?   

张奉春:我们任何疾病都是希望他能够有最好的结果和保持他的生活的质量,早发现的意义就在于我们能早期进行治疗和阻断,如果早期阻断就使他不出现残疾,那我随便举个例子,强直性脊柱炎,为什么叫强直?就是因为他脊柱形成逐渐改变成强直。从医学上观察,一旦出现强直,任何药物是不能逆转的,所以如果他是晚来的,显然影响它的功能,如果早来被我们诊断,我们经过治疗它不发展到这儿,那他当然他的社会工作能力、他的家庭、他本人。

主持人续续:还是能够正常生活。   

张奉春:对,会保持很好很好功能水平。

主持人续续:来看您的患者,一般是早期来的比较多还是到了中晚期才会找您?   

张奉春:随着年代的发展不一样了,比如80年代比较多的是中晚期的,90年代逐渐少了,到现在我觉得多数都是早期。

主持人续续:有一点腰酸疼痛到处找、来看。   

张奉春:对,有一些人来太早,不是他也往那儿想,真正很强直已经变少了,要按照过去比例来讲,我们看到强直性脊柱炎,就是人,咱们是直立的,有的人强直,叫他转身也不行,还有一些人老疼,老弯腰,缓解这个疼,强直变成弯的了,可以变成这个程度,但是现在我们看到强直性脊柱炎这种情况已经很少了,过去来这种情况非常多,全弯着腰来找你看病。

主持人续续:弯着腰我想到了驼背。   

张奉春:驼背是这么驼,他是这样的弯,他直弯,他脊柱,因为他弯了一点不疼,越来越就弯了,人完全是这样的,跟那种驼背一比是有区别的。驼背有的是胸椎往后凸,他不是,他直。

主持人续续:那大家会知道这个疾病要去看风湿免疫科吗,我觉得我也是最近受了很多这种健康教育,所以才知道这个疾病要看风湿免疫科的。   

张奉春:从道理上来讲这个疾病应该去看风湿免疫科,但是由于咱们国家风湿免疫科发展非常晚,出去往前追溯的话,风湿科医院最早开始成立这个科也是在1979年,你们觉得很遥远,但是对于一个疾病来讲,这不早,像心脏病,人家都几百年了,这是很晚。再有一个发展比较慢,比如我在2007年,做过一个中国风湿科医生从业人员调查,大概在中国只有2200个风湿科医生。

主持人续续:才2200个。   

张奉春:对,而2000年,美国有多少个?美国有5000多个风湿科医生,中国多少人,13亿。美国多少人,3亿,所以可见中国风湿科医生有多缺,但是2012年我又做过一次调查,我们已经涨到4000多了,那么去年中华医学会风湿学又做了一次调查,好像有6000人,所以我们预计中国风湿科大概至少发展到10000个医生才能够使得这样的科室普及到各个医院,他普及到各个医院的时候,得这种病的人一定会去找首先找风湿科看,但现在没有普及到这个程度的时候,那什么科都有,最多的应该是骨科,没有骨科还有人到外科,如果因为这个病还会影响除了关节之外的器官。

主持人续续:神经。   

张奉春:比如影响眼睛。

主持人续续:还会影响到眼睛?   

张奉春:有的影响到肾,去看肾内科,有的人影响心脏,就看心脏科,所以病人的分布非常之广,但随着大家对这个疾病认识越来越深刻,在那个地区只有风湿科,他们都会去风湿科看,说的再远一点,我们也别光强调风湿科的重要性,这个病最早期风湿科看,一旦出现很严重的畸形,需要矫形就得骨科,因为骨科可以做手术,我们风湿科做不了手术。

主持人续续:这个疾病您刚才讲眼睛会有问题,肾也会有问题,实际上并发症很多吗?   
张奉春:也不应该叫并发症,并发症都是因为这个病之外的被合并了,这应该说这个病可以,是个全身性疾病,它是主要引起中轴关节受影响,同时可以影响外轴关节和其他器官全身性疾病。所以很多人把它说,就定为关节炎是不对的,是全身性疾病。

主持人续续:我刚才讲的。   

张奉春:对,比如这种病要诊断,百分之百会影响到脊柱,我们把关节分成中轴关节和外周关节,中轴关节主要指的是脊柱,现在还有人把髋关节算上,因为它也影响了髋关节,除了这些以外,还影响手、肘、肩、膝、踝,这些都叫外周关节,关节里边有中轴关节、外周关节,还有其它器官,比如这个病很多人影响到眼睛,引起叫虹膜睫状体炎,治疗不及时,反反复复会引起视力下降甚至失明,它也可以大概有5%到15%的人,随着年代,它的病程长短不一样,影响心脏,特别是主动脉瓣。也有有8%的人大概影响到肺,引起肺内的纤维化,或者一片片的影子。也可以影响肾,叫IGA肾病,会出现蛋白尿和血尿,当然也可以影响神经,出现下肢麻这些。所以对不同的器官的影响,它的治疗也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   

张奉春:对。

主持人续续:真的是全身都是有问题了。   

张奉春:对,所以他应该一定要认识到这个病是全身性疾病。

主持人续续:刚刚您说各个关节都有问题,我立马想到关节炎什么,是不是早期误诊成关节炎的情况也挺多的?   

张奉春:这个关节炎是个非常大的一个范围,强直性脊柱炎也是关节炎。

主持人续续:也属于关节炎。   

张奉春:也是关节炎,但是我刚才讲了它影响中轴多数都影响,但是有40%的人影响外轴关节,就是你们看到的关节肿了,而且它影响外轴关节,如果和类风湿关节相比较,它更多影响的是大关节还有下肢关节,以及不对称的,什么叫不对称,对称就是这边肿这边也肿,它常常不是,这边有这边没有,大关节就指的是肘关节、膝关节、踝关节,它更多影响这儿,而类风湿关节更多影响是小关节,是对称的,这边有,这边也有。所以它会有这么一种区别,会有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就是自己也能够判断出来。   

张奉春:也能判断出来。但是要在这儿说,我们抛开强直性脊柱炎不说,凡是有关节肿的一定要到医院去看,它和关节疼不一样,疼谁都可能有关节疼,有的是功能性的,但是一旦任何关节肿了,就一定要到医院去看它,一定有问题。

主持人续续:肿了比疼更可怕。   

张奉春:对。关节肿一定是非常严重的。

主持人续续:要去查一下到底是为什么。   

张奉春:对,是什么原因。

主持人续续:这个疾病在我们风湿免疫科是怎么来做确诊的呢?   

张奉春:这个病确诊,大概有这么几方面,第一个,病人自身的感觉,还有关节疼,或者外轴关节肿,有关节早晨的僵硬,夜里疼这些,还有我们要了解有没有家族史,这是要了解的所谓的临床表现和他的体征。第二大一块,做辅助检查,辅助检查里边有两个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HLA-B27,有没有基因?因为这个病里边90%都有这个基因,阳性,这是一大块。第二大块,我们就要了解血沉和C反蛋白是不是不正常。越快说明这个病的活动,现在活动性越强,所以他帮我们诊断和估测,第三大块就是影像学,影像学包括普通X光片,CT,核磁,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我们根据它们的表现可以对他做出诊断。

主持人续续:其实这个病的确诊在我们风湿免疫科是非常流程化,非常科学化的,可以这么说吗?   

张奉春:应该说是一个不复杂的过程。

主持人续续:不复杂,主要对这个病有认知。   

张奉春:对。

主持人续续:然后去按照这样的流程去做诊断、判断的话,其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张奉春:对,包括我刚才说的东西也不一定都要做,比如影像学,普通X光片、CT、核磁,有的地方一来三个全做,大可不必,如果连普通X光片都能诊断,我们就不做CT了,不是说都要做,当然有的时候我们估测这个病我们有活动,核磁会对我们有帮助,因为核磁它可以反应出来这块炎性表现,如果这个病这块有炎性表现,就证明它还在活动期,经过治疗炎性表现消失了,我们可以估测这病人进入稳定期了。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   

张奉春:对。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诊断出来,就要开始治疗了,那治疗原则大体上是怎么样的?   

张奉春:治疗原则,刚才讲过这个病是不能治愈的,但是我们有一个目标,让这个病保持稳定,不向前进展,然后提高他的生活质量,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我们的目的是这样的,那主要是要以药物治疗为主吗?   

张奉春:这个病的治疗应该是综合性的,但是药物无疑是最重要的,比如说我们说综合治疗,他应该起居、生活应该怎么去注意。

主持人续续:日常生活这也很重要,是吧?   

张奉春:对,主持人我想反问你一句话,你觉得得了这个病,关节有这个病,应该休息好还是活动好?

主持人续续:应该适当运动,我觉得。   

张奉春:对,有的人我们看了很多得这个病人的,结果那个地方医生告诉他,你这是关节炎,以后如何如何,你应该卧床休息,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病得了,就卧床休息,一定会越来越重。

主持人续续:对,因为我们做过关节炎教育的时候,专家是这样说的,说这个关节总是运动会损伤关节,一定要少运动。   

张奉春:但是这个病和有些关节不一样,它实际上得病的最主要的位点不一样,比如类风湿关节它影响关节里边的滑膜,引起骨破坏,而这个病更多得在哪儿,我们叫腱端附着点,一个肌肉的肌肤形成肌腱,肌腱跨过这个关节附着在这个骨上,当肌肉一收缩,这个关节就活动。如果老不运动,这个地方就越来越硬化,以后的运动能力越来越弱,所以我们说得这个病的时候一定要做适当的运动,不要卧床,而且这个病还有一个特点,你休息以后会加重,活动以后会减轻。

主持人续续:对,您刚才开始的时候就说了,我觉得挺奇怪的。   

张奉春:对,所以一定要鼓励病人做应该适合他的运动,比如说做柔韧性的运动,哪怕做做广播体操,多做做伸展运动,这些都是对他非常有利的。第二个,我们老强调药物治疗,有时候忽略了对病人心理治疗,这个病人,你想一个年轻人,正想展翅高飞的时候,突然告诉你你可能得了一个终身治愈不了的疾病,会影响他的前途,会影响他的生活,他会想得很多,他会有很大很大的心理负担,所以很多人就会得抑郁症,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告诉他,这个病是可治的,是可以控制的,能够让你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所以我们要做心理治疗,要做运动方面的治疗。第三方面才是药物治疗,当然到最后这些药物也不管用。

主持人续续:这是大专家的态度。   

张奉春:药物不管用,关节畸形影响他功能,这时候就得借助外科做手术,比如一个人都这么弯了,晚上躺着睡觉都不行,就得坐着,这个时候得做矫形,把他的脊柱给矫形到这样,或者一个膝关节损伤不能动了,那就在外科做一个关节置换就可以恢复了,所以总的来讲治疗是包括这样一大组,而不是偏废只强调哪一点,有的人药物控制不好是跟他心理有关系,有的人药物控制挺好,但是他心理承受不了自杀了,所以我们这个治疗应该是全面的。

主持人续续:明白,我之前就是在采访您之前,我还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然后有提到说抢救型治疗,您有听说过这个词吗?   

张奉春:强化治疗。就是出现了髋关节损伤,都预示这个病会进展比较快,出现残疾的时间要早,出现关节外表现,比如我刚才说眼这些,他的治疗不能像针对中轴关节那些地方慢慢悠悠慢慢悠悠,咱们观察几个月看它变化,这时候要强化,上来就选择比较强的治疗方案,让他眼睛别出现失明,让他关节不要过早地进化,进展,出现强直,所以应该叫强化治疗,不叫抢救治疗。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那也就是说这个疾病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几个节点的表现是吗?   

张奉春:对。

主持人续续:一个就是您刚才说的髋关节。   

张奉春:髋关节受累。因为比如说我们说这些病,来一个病人,我们会在心里想这个病人估测他的进展会不会快还是慢,如果你内心一看这个病人肯定是那种快速进展型的,你给他选择的范围比较强。

主持人续续:先给他控制住。   

张奉春:对,给他控制住,比较强,如果一看慢慢悠悠这种,我可能就给他用的很弱的方案,因为强的方案或者用什么药呢都是对不同的人是有区别的,药物都是这么多,用的好不好就像同样的食材,人家做出来的饭很好吃,一级厨师,做得不好,看着倒胃口也一样,所以好的医生把这些药运用的恰到好处,那是最高明的,所以这个时候要根据病人不同的表现,你要用不同的药,比如再举个例子,眼睛都得虹膜睫状体炎了,反复得虹膜睫状体炎,这个人会失明,一个眼睛对人有多重要,所以就要用非常强的方案。

主持人续续:这个强直性脊柱炎,按它的严重程度是不是也有分级别的这样的?   

张奉春:对,严重程度,首先说它的期,我们从骶髂关节分期,受损一般分四期,就是骶髂关节受累一级,二级,三级,四级,到了四级就完了,就都已经闭合了,而且要出现强直了,是这么分。但功能分级还有一些他能不能自己照顾自己,在社会上能不能从事劳动,这是从它的破坏上来讲。但是并不等于他现在的严重程度多少,比如这个病人虽然已经到了四级,我们经过治疗把它控制住,他可以现在不活动,可以不用怎么特别做治疗,这是第一。第二,尽管这个病人来的很轻,可是我估计它进展会很快,它现在表现炎性很重,他也算是比较严重的。比如说来一个病人,他虽然这个地方是四级,可是我们一测,他的血沉和C反蛋白反应都很好,也没有中轴关节受影响,外轴关节也没有受影响,那他现在就属于比较轻的或者已经进入稳定了。来了一个病人,虽然病程很轻,但血沉上得很快,C反蛋白上的也很快,然后关节肿,外轴的器官眼睛也受影响,或者肾也受影响,这属于很重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不完全按照一二三四级这样来看。   

张奉春:不完全按照分级,严重程度不完全按照分级。

主持人续续:刚才我们提到药物治疗,就是一般的药物治疗有传统的药物跟生物制药,生物制药有什么优势吗?   

张奉春:治疗这个病的确像你讲的分两大块,第一块叫传统的药物,还有一个叫新的,叫生物制剂,什么叫生物制剂,就是科学性,用人工基因重组的方式,基因工程生产的药物,跟过去传统,用化学合成,弄个分子式不一样,所以这是生物工程的,这是化学合成的,在传统药物有两大类,一个就是我们叫做非甾体抗炎镇痛药,非甾体指的就不是激素,它有抗炎镇痛作用,那就用得最多,像芬必得、布洛芬,双氯芬酸钠,消炎痛是常见的,这个药对这种病是有效的,可以有效地控制他的疼痛,甚至现在有研究证明,对他有一点延缓作用,但是很弱,延缓作用。这是一类。第二类叫改善这个疾病药物,但是这个目前除了生物制剂,改善这个疾病的药物实在太有限,大概在国际上认为可能有些效果,就是叫柳氮磺吡啶,有人做过调查,大概有效率只能不到60%,而且缓解的程度也不大,所以这个药用的效果不太好。还有一类就是糖皮质激素。糖皮质激素这种病长期治疗副作用太大,所以也不大提倡使用,除非出现眼睛损伤。所以最近十几年进步最快就是生物制剂,这个生物制剂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出现,所以被医学上尊称为是医学治疗学的一个革命性的进展和里程碑式的进展,这个药物应该说治疗这类疾病,如果不考虑别的因素,它目前是最有效的,而且它缓解到的程度什么,可以缓解到这个病人,就不再认为自己是病人,就好到那种程度。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真的是里程碑式的进步。   

张奉春:一定是里程碑式的进步。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也是根据这个病的发病原因,您刚才讲了在60年代的时候,我们是发现它的基因改变,用生物制剂的方法治疗它更好。   

张奉春:因为这个病我们发现有基因了以后,再研究,特别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实际上从80年代就开始研究,研究这个最好的是一个英国的人叫麦尼,应该叫肯尼迪·麦德克斯·伊斯德丘斯(音),那么一个学院的人,叫麦尼,他做这个研究,研究十几年,他证明这个病里面有一个因子,叫肿瘤坏死因子,它在这个关节里起核心的作用,如果把它一去除,这个病就缓解了,所以他针对这个来去做这个基因,所谓的生物学研究,重组基因,分析这个,拿这个东西筛选,这个东西结合,把这个东西再提炼出来,就出现一个肿瘤坏死因子拮抗剂,这个东西一打进去之后发现这类疾病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治疗上有效率非常非常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药物。

主持人续续:我想这个疾病的治疗的方法,我们跟国际上是完全接轨的吗?   

张奉春:其实随着中国的大门的开放,以及中国经济发展,我们在引进外来的东西的速度上,实际上我们现在不仅在这一个疾病上,在很多很多疾病上,跟国际上治疗是没有区别,没有任何区别,但还有另外一点,如果一个年轻人,你看刚才我们讲这个病主要是二三十岁的男孩子多,他正是要工作的时候,实际上有的时候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如果把他病控制好了,他可以出外面去工作,实际上从这个经济角度来算,这个价值有的时候还是核算的。

主持人续续:那在国家层面上,对这个药物有没有一些扶持政策或者是我们的医保政策有没有在做偏向呢?   

张奉春:开了几次国家医保的会议,应该说在不同的地区已经开始逐渐有倾斜了,但是比较好的是会,应该是国家能够掏一部分,然后还有一部分个人负担,这样的话尽量减少双方的负担以后,会使这些病人能够得到最好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那张老师在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工作这么多年,我自己感觉风湿免疫科在近些年的发展速度是非常的快,您有一些什么样的感受,包括我们国内、国外一些先进技术进步,您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更全面的?   

张奉春:我觉得的确像你讲的,中国的风湿病在最近十几年应该是有非常快速的发展,而这个发展不仅在从业人员的数量上,还要从技术上,这个技术上检查手段、基础研究都有非常大的发展,我相信将来一定会有更好的治疗方法以及诊断方法的问世。我自己觉得如果要说对这个疾病,我自身的体会来讲,我觉得还是要提高我们对它的认识,然后能够早期的诊断,给它早期的治疗,医生对这样病的治疗一定要分层,轻、中、重,关节损伤、关节外损伤,然后给他用不同的方法,让病人得到最大的利益,减少他最小的负担,这样的话会对病人,我自己会觉得更好。

主持人续续:其实张老师今天来主要就是讲,包括帮大家提高就是重视这个疾病的意识。   
张奉春:对。

主持人续续:自己意识提高了,我觉得其实我们医生再帮助你去做一些治疗,其实这样是最好的。   

张奉春:是的,医生在治疗上一定要把握一点,你当对一个疾病不是特别熟悉的时候一定要看看这个疾病的指南,这个指南有国际制定,也有国内制定的,这个指南里边会给大家提供很多很多你在这上面应该走哪条路,怎么去一步一步开始治疗,切不可以完全凭借自己的感觉,那个会给病人带来很大的负担。所以各个国家对它都有一个指南,比如去年美国ACR,什么叫ACR?就是美国抗风湿病联盟,那这个在世界上非常知名,它就制定过指南,把这些疾病分了一些层,那他特别强调对传统的治疗方法不好,或者是这个关节一得病就影响髋关节的时候,就要考虑使用生物制剂。

当然这里边做了很多很多比较,生物制剂就也是肿瘤坏死因子抑制剂分两大类,我们管这个叫受体,一个致病因子来了,啪,往这儿一结合,传导下发病。现在生物制剂有两种,一种是什么,把这边堵上了,找不着门进不去了,他也不发病。还有一个像拦截导弹似的,往这儿飞,啪,拦截上,这东西没了,这块没有了,所以它也做了这些比较,就发现针对强直性脊柱炎来讲,这个单抗,我们管这个叫单抗,比受体融合蛋白来的更强。所以这个药要分两种,因此一个好的医生,他应该能够分清在不同情况下用哪个药更好,国际上也做了很多研究,比如在强直性脊柱炎之外的,还有一个类似的疾病叫银屑病关节炎,就得了牛皮癣得关节炎,也一样,是用单抗要好于受体融合蛋白,还有一种叫炎性肠病性关节炎,就是溃疡性结肠炎,克隆氏病,这种肠道疾病也会得关节炎,也是单抗要好于受体融合蛋白。所以一个好的医生一定要针对病人不同的情况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法,甚至不同类的药物,才给病人能带来最大的效益。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也就是说风湿免疫科有很多疾病,其实用生物制剂的药物都是很好,而且生物制剂的药物又分成不同的种类、不同厂家的生产,然后医生也是要全面地去了解这些知识。   

张奉春:对,我们不同的厂家,不同的作用靶点可能会有区别的。

主持人续续:会有不一样。   

张奉春:对。

主持人续续:这个好深奥,我觉得,还是要真得好好经常性地去研究。   

张奉春: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在媒体上或者在一些科普上,都做一些科普文章,都讲一讲,会使更多人去了解它,也不是盲目用药,盲目用药也会带来不同的反应,因为是药三分毒,用的不好会带来副作用。

主持人续续:这些药都是国外的药吗,国内有生产吗?

张奉春:首先这些药都是产自于国外,但是现在国内已经有公司在生产这类药物。

主持人续续:就是国内的其实进步也还是挺快的?   

张奉春:应该说我们中国各方面进步都很大。

主持人续续:收入也在进步,技术也在进步,对疾病的认识也在进步。   

张奉春:对。

主持人续续:由于时间关系,今天访谈快结束了,最后张老师您再给我们总结一下,把我们今天的知识要点再跟网友朋友们分享一下好吗?   

张奉春:好的。应该说强直性脊柱炎是一个相对比较常见的以影响关节为主要的全身性疾病,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我们大家了解了这个疾病的主要临床表现,到医院去做检查,应该这个病会及时的得到诊断,一旦诊断,应该及时的治疗,那治疗的时候要跟医生,根据你个人的情况,跟医生协商,具体用什么样的办法来治疗,只要这个疾病治疗得当,应该对人的影响是不会那么大的,能够更多地保留人的生活质量,他的工作能力。因此,这个病不可怕,只要医生和患者共同努力,完全可以把这个病控制好。

主持人续续:好,那再次感谢张教授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