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生活质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尤其是对于运动的要求越来越高,随之而来的运动康复也显得越来越重要,于是康复医疗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并且得到重视,那么什么是康复医学?跟我们的日常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运动损伤后该怎么进行康复治疗呢?所以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康复医学中心的运动康复专家葛杰老师来给大家讲解这方面的问题。

嘉宾介绍

葛杰

北医三院康复医学中心运动康复师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擅长疾病:运动损伤及其术后康复,骨与关节损伤及其术后康复,运动疗法。

深度问答

  • Question

    进行运动康复的患者什么人群比较多?

    answer

    葛杰: 职业运动员、专业运动员,因为他们对运动的要求更高,现在随着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大家运动意识、健康的意识越来越强,大家都参与到运动中来了,所以受伤的几率也更高了,那么对运动的要求也更高了,所以我的患者中,咱们老百姓越来越多了。
  • Question

    我们平时的运动有哪些误区?

    answer

    葛杰: 咱们现在运动有一个误区,流行什么或者周围的朋友圈里在做什么的。实际上应该有一个更科学的方式,就是通过一系列的测评,发现自己的身体特点,身体素质,适合哪一类,就可以把这一类作为比较长期的。比如有人因为跑马拉松受伤,有人联瑜伽受伤,他可能本身不适合这个。
  • Question

    疾病康复和我们这个运动康复有什么区别呢?

    answer

    葛杰: 其实没有区别,原理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开始的时间和方式不同,比如像脑血管意外,我们几乎是无法预测的,所以在疾病发生之后,临床体征稳定之后开始康复的介入。但如果像刚才说的颈椎和腰椎,可以在损伤跟疾病发生之前就开始介入,比如我从看手机开始,颈椎病的发病率就可以降低一些。

访谈实录

名医堂168期:康复医学 为你的运动保驾护航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生活质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康复医疗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并且得到重视,那么什么是康复医学?跟我们日常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所以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康复医学中心的运动康复专家葛杰老师来给大家讲解这方面的问题。葛老师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葛杰:你好,各位观众好,非常高兴能来到《名医堂》节目,跟大家分享我的所学和专业知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能够让大家生活的更健康、更快乐、更加健康和安全的享受运动。   

主持人续续:那我觉得康复医学最近是特别热,这个词总是出现在我们视野里,但什么是康复医学?它的大的范畴是什么呢?   

葛杰:其实康复医学可以说涵盖面非常非常广,因为它只要是涉及到人类的功能的全是在康复医学的范畴内。比如咱们熟悉的偏瘫、中风之后肢体的康复,还有骨折手术受伤之后的康复,还有甚至于包括运动功能的测评,大家比如都知道,学校中小学都有学生体质测评,那么实际上他测的就是学生的柔韧性、灵敏、反应等等各项身体素质,那么这也是人类的运动功能的一个表现,那么涉及到整个中华民族的体质的一个发展,其实所以说是康复医学涉及了怎么能想到的几乎所有方面。   

主持人续续:我以前觉得康复就是生完病没好再治一治,然后叫康复,这样的范畴是不是太小了?   

葛杰:对对对,可能咱们可以把康复定义成广义的跟狭义的,刚才我说的所有涉及到功能方面都叫康复,可以说是叫广义的,那狭义的可能定为伤后或者病后的临床康复治疗,可能是大家更多的理解到的康复。   

主持人续续:那为什么最近这些年康复医学这么火呢?是因为大家意识提高了还是运动损伤以后的人越来越多呢,大家越来越喜欢运动了呢?   

葛杰:实际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生活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康复医学就应运而越来越发展,你看原来比如像我最早开始从事工作那是1998年的时候。   

主持人续续:快二十年了。   

葛杰:快二十年了,曾经我跟一个患者说,我说你做了这个手术需要康复怎么怎么样说,然后他直接告诉我的是,我知道这个对我有用,您能跟我说多少我就算多少就可以因我手术的费用都是借的,我没有钱康复或者我没有时间康复,但是现在大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而且对运动要求越来越高,那么对于功能的要求自然跟着提高,所以一定要有康复来做这个保驾护航和提高他的运动水平,让他更快乐的享受运动。比如现在的极限运动,原来就没有这个词,所以没有做那么多危险的动作,那出伤的几率就低,之后他能恢复到正常上下班可能就够了,但是现在他可能还要想去奥森跑步,还想去参加半马,还想参加攀岩等等这些,他对功能要求自然就高,所以康复跟着越来越受重视和越来越必要。   

主持人续续:那葛老师是研究运动康复这方面的,那您接触的患者是运动员比较多吧还是我们的普通生活中的人群比较多?   

葛杰:这和您刚才说的问题正好相关,就是原来普通老百姓对运动的意识和需求没有那么高,所以那个时候我的患者几乎都是运动员。   

主持人续续:专业运动员?   

葛杰:职业运动员、专业运动员,因为他们对运动的要求更高,现在随着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大家运动意识、健康的意识越来越强,大家都参与到运动中来了,所以受伤的几率也更高了,那么对运动的要求也更高了,所以我的患者中,咱们老百姓越来越多了。   

主持人续续:那也有一点是说过度运动也会对身体造成伤害,那您经常碰到哪些运动会给我们造成伤害呢?   

葛杰:其实咱们现在运动有一个误区,就是说流行什么或者周围的朋友圈里在做什么的。   

主持人续续:都做什么我们就玩什么,因为有共同话题。   

葛杰:对对对。实际上是应该有一个更科学的方式,就是通过一系列的测评,发现自己的身体特点,身体素质,适合哪一类,那么我可以就把这一类作为比较长期的。   

主持人续续:还要根据身体啊,我们都觉得是由脑子来支配的,觉得我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葛杰:比如前一段我接触过不少,因为跑马拉松造成的损伤,还有更早几年瑜珈比较热的时候,瑜珈造成的损伤,以至于后来网络上都出了一个词叫瑜珈病,实际上这个提法本身就有问题,这不是瑜珈造成的病,而是不当的练习瑜珈造成的病,其实跟瑜珈没关系,比如说女性来说,可能柔韧性特别好,比如像伸胳膊的时候,男性一般能伸到平,女性还能过一点,叫过伸,对对对,就是关节松驰这种反应。   

那么如果本身我就有关节松驰,也就说明我不稳,有不稳的因素存在,灵活跟稳定就是矛盾的,我过于灵活就没有那么稳定,那么我要练习了某些以牵伸加灵活为主的运动,那我可能就越来稳定性越差,所以出伤的几率越高,还有像马拉松,一般都是先从五公里、十公里、半马、全马,就是在享受运动的过程中你会希望推进自己的极限,然后来体会战胜自己的快乐,体会运动的这种提供的乐趣,但实际上每一个人的身体条件未必都一定适合跑半马和全马,比如说我已经有骨性的关节炎,髌骨已经有软化或者我本身就有一个踝关节韧带的损伤,有一个不稳,那可能十公里就是我的极限,我是怎么样去把这十公里跑得更好,而不是只要我能跑到十公里,我就要到十二,我就要到四十二,所以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就是做运动之前,尤其这种极限的、剧烈的运动还是应该先考虑自己的身体情况的。   

葛杰:对对对。   

主持人续续:那平时您接触到我们经常损伤的一些部位或者疾病都有哪些,从我们身体角度来讲?   

葛杰:最常见的有几类,比如说髌骨软化。   

主持人续续:髌骨软化。   

葛杰:对。就是膝盖的髌骨的软骨的软化,因为咱们现在全国。   

主持人续续:跟关节炎有点像。   

葛杰:关节炎是整个的软骨,其实一个是过度用,另外一个就是咱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决定了没有什么大的体力活动来锻炼股四头肌这些相关的肌肉,所以咱们的肌肉都相对薄弱,但是又更多的站、坐、走等等,就造成了一个劳损,这是一个。另外还有比如说肩关节的。   

主持人续续:肩部。   

葛杰:打羽毛球的人挺多的,动作未必有那么规范,就既使是规范了,他不像专业运动员那样,他是从基本动作一点一点练起来的,就随着我的功能提高,我逐渐逐渐这样增加技术水平,而是说随着打得激烈,我今天可能突然做了一个我能力达不到的就容易受伤。另外更多的可能就是颈椎、腰椎的问题,比如像咱们的坐姿,咱们如果看周围的人,看他在用电脑的时候,经常会发现坐着坐着就变成这样了,后背弯着,腰也弯着,头前伸着,离这个屏幕越来越近,但实际上头每离开身体中线1厘米,颈部就多受约等于一个头的重量,这样的时候大家就是二十几个头压在脖子上,所以为什么有一个低头族,就是看手机多了,就因为这样姿势太多了。   

所以我曾经推行过一个,因为咱们不可能真的离开手机,我提出过一个健康用手机的方式方法,比如说同样是看手机,我是这样看的话,那颈椎受了很大的力,对颈椎的健康非常不利,那如果我把手机抬高,比如我这样,这个姿势在看手机,我只要低下一点视线就可以,头还是能保持正的姿势,同样完成必须完成的工作,我身体姿势跟日常生活不良习惯的改变,就能让健康更好地维护下去,这就是咱们老说的健康管理这件事,健康需要日常生活中每一个细节在更准确的、更精细的多分出一点注意力来管理。   

主持人续续:管理自己的身体。   

葛杰:对对对。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的打羽毛球或者爬山造成一定的损伤,这我还可以理解,我们日常生活中像低头看手机,属于生活习惯,也属于运动损伤?   

葛杰:对,您说的这个特别对,大家一想到运动损伤,老想到的是在运动中受的损伤。   

主持人续续:对对对。   

葛杰:实际上咱们就在这儿坐着也是在运动,因为有很多肌肉在收缩保持这些姿势,整个脊柱跟下肢也在受力。   

主持人续续:您这样说我坐着也在运动,我感觉好开心。   

葛杰:人体几乎没有完全不受力的时候,所以它的运动系统一直是有负担的,只是负担不同,所以所谓的运动损伤可能更多的应该理解为运动系统受的损伤,而不是只有在运动中受的损伤。那我跑步的时候,如果这么算的话,我跑步的时候崴脚算运动损伤,那我上班路上走路崴脚就不叫运动损伤了吗,实际上它也是运动系统的损伤。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说康复我们还知道有一种,就是疾病的康复,得了疾病以后,比如您刚才说的中风什么这种疾病,这个康复跟我们的运动康复有什么区别吗?就是在做护理方面。   

葛杰:其实没有区别,所有的原理和理论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开始的时间和方式不同,比如说像脑血管意外,我们几乎是无法预测的,所以在疾病发生之后,临床体征稳定之后开始康复的介入。但如果比如说像刚才咱们说的颈椎和腰椎,那这个可能就是我可以在损伤跟疾病发生之前就开始介入,比如我从看手机就开始,我颈椎病的发病率就可以降低一些,如果还是再发了,那么我接着后来临床康复跟进。   

主持人续续:那其实好多人都觉得,就是康复这事不是个大事,就是可能我多注意锻炼一下,或者用一些仪器、设备,让自己可能更舒服一点,按摩更舒服一点就可以了,那这个中间是不是有很多误区?   

葛杰:对,您说的对,确实有很多误区,因为貌似康复是很简单的事,甚至于咱们。   

主持人续续:就是仰着,有一点这样的感觉。   

葛杰:或者有的人以为它是疗养,或者有的人以为它是按摩,有的人把康复跟理疗划成了等号,实际上理疗只是康复中的一小部分,那甚至于有很多人到了医院看,不也就是站着动动或者躺着动动,或者被别人动动胳膊、动动腿,不就是这么简单,那我自己照着做不也就可以了吗?   

主持人续续:专业性是怎么体现的。   

葛杰:对对,实际上比如说咱们用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大家可能现在都知道静蹲是什么,就是靠着墙蹲着不动,练习股四头肌,来预防膝关节的软骨损伤或者软骨损伤之后提高功能的。那么到底要蹲多高?每个人肯定是不一样的,到底蹲多久?到底是每天练一次还是隔天练一次?那我现在膝关节正在疼,我是要咬牙坚持练还是我要等不疼了再练,还是什么时间介入等等,这些细节都是要有特别强大的理论体系来支持的。所以可能我们跟患者说的一句话就是,你每天练一回或者你隔天练一回,貌似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实际上我们是要综合很多,就像刚才说的测评的结果,临床检查的结果,针对伤病的病因和病基做了一个全面的分析,我才得出了一个结论,才能告诉患者你是天天练还是隔天练,你到底要动十下还是二十下,要用你最大的力量练,还是一般的力量,50%的力量练等等这些,这些细节全是要有太多的理论支持。   

主持人续续:也是,是在临床上也是不断积累才得出的。   

葛杰:对,既有理论知识也有临床的积累,我曾经给患者举过一个例子,我说你在看人家大厨切菜的时候是不是也觉得很容易,很快就能切出很细的丝,但是你去切一下就不是那样,所以你看着我们可能就是拿着胳膊拿着腿比划一两下,但实际上我的力度、我的阻力是什么样,我具体方向是什么样,全是既是要又学又是要有临床经验在的,不是比划几个动作。   

主持人续续:我们都知道三院的运动康复专业在全国排名第一,在三院我们骨科运动医学科和康复科之间是怎么样来协调工作的呢?   

葛杰:我们可能是在全国最先提出来骨科康复一体化的概念,也就是说。   

主持人续续:突出了康复的位置。   

葛杰:临床科室和康复科室最紧密的结合,让所有来三院坐诊的患者尽可能在接受手术后,最早开始有康复介入,尽快提高功能,同时不需要手术,也就是说伤病程度没有达到手术适应症的,能直接接受康复治疗提高功能的。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康复在整个治疗中的一个疗效的比例或者怎么样,它的重要性有多少?   

葛杰:我曾经举过例子,就是咱们临床科室做的所有手术就像安装了电脑的硬件,那么具备了结构和硬件之后,功能因为受伤也好,因为疾病久了也好都会下降,也就是说你的软件旧了或者可能出问题了,那么我们是负责装个新的软件或者把你的软件升级到匹配的硬件的功能上来提高功能的,所以实际上是一个临床医学的必要的补充和从手术后到能正常生活之间的一个必要的桥梁。因为并不是说具备了功能,具备了结构就一定具备同等的功能。功能是要后来练习出来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您用这个硬件和软件这个比例,我觉得特别形象。在临床上我们一般经常跟骨科和运动医学来做配合,那社会上一些健身房或者我们也有一些知识上给他们一些指导。   

葛杰:会有的,因为从运动训练的角度,理论和康复中对运动功能练习,理论上都是一套理论在支持,那么只是针对人群不同,健身房针对没有伤病的健康人群,他如何尽快地去提高功能或者享受他想完成的一项运动,那我们针对可能更多是风险相对高的,需要更多临床支持和临床医学的基础知识的这些患者的。那所以说我们也可以在理论上给予相应的支持,甚至于是一个互相的交流,因为他们有他们的经验,比如说同样的一个练习,在健身房里可能他们会设计的更容易一些。   

主持人续续:会有趣味性。   

葛杰:会好玩,对对对。   

主持人续续:我们医学就比较死板一点。   

葛杰:相对比较枯燥一点。所以是可以互相借鉴的,因为从人体的运动功能就是靠这些理论来支撑的,所以无论是针对健康人还是针对伤病术后的患者,练习的原理是一样的,只是针对人群不同。   

主持人续续:那一个受过运动损伤的人,我觉得他康复以后,就是什么叫康复呢?然后还是有一个很宽的范畴,就是我们康复成功的一个标准是不是也有一个级别呢?   

葛杰:您说的这个,我们经常也会被问到,比如说患者就会问我多久能康复,或者我到什么标准有说明我康复了。   

主持人续续:对,怎么鉴定您这个康复给我做好了的。   

葛杰:其实有两个不同的标准,那么一个标准是咱们刚才一直在说的各种测评,就是说有确实的客观的临床的指标,比如说我的肌肉萎缩了,那么我要把肌肉练好,练好之后我有仪器去测定力量到底有多大,然后我可以量肢体的维度,看是粗还是细,然后还有专门的一些动作来让你做,做完之后评价你的动作完成的质量,那么如果够好,是合适。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我不知道该做哪些,那最简单的标准就是,做你原来不能做的那件事,现在能做了就是你康复了。比如我原来上楼梯疼,现在上楼梯不疼当然就是康复。   

主持人续续:就算好了。   

葛杰:对。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说明运动康复,我们的康复师是最主要的环节吗,还是说要患者配合,家属配合,有几方面的因素?   

葛杰:实际上康复最终的效果的体现,更多的可能受制于患者的配合,比如说最简单的例子,我发现你哪儿有一个什么问题,然后我制订了一个运动处方,比如我每天要练什么,或者隔天练一个什么。   

主持人续续:您帮他定一个处方。   

葛杰:对,完全不相信或者完全没执行,那就不会有效果的。   

主持人续续:首先得是自己有这个意识。   

葛杰:对,因为有一些治疗是被动的,那么他只要接受了被动的治疗就行,但是人体的运动功能是要靠主动练习才能提高的,所以我们只能提供方法,具体该怎么做这些细节来指导,但是不能替代患者去锻炼。我不能帮他练出力量来,只能是我提供给他方法和指导,然后他根据我这个去练,我可以去纠正和调整他,但我不能替代他去练,如果没有患者甚至于家属的配合,我有再好的方式和方法最终也实现不了效果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他的思想主动意识是最关键的。   

葛杰:对对对。   

主持人续续:那您这边有没有这种患者的例子,就是通过您这边的一些康复治疗,他从最开始一个什么状态能恢复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葛杰: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多。   

主持人续续:应该挺多的。   

葛杰:尤其比如像职业运动员,因为他们对功能的要求比普通人要高很多,咱们是能正常上下班,能正常生活就行,他们追求的就是更高、更快、更强,就是推进人体极限,所以比如像很早的,咱们有一个羽毛球的冠军叫高凌,她就曾经因为膝关节里边有一个游离体,但是离尤伯杯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如果她做一个手术把游离体取出再恢复性练习,再参加比赛可能是来不及的,所以我就给她设计了一套针对肌力和本体感觉的运动处方,那么她坚持每天练,随着关节稳定性的提高,那么游离体掉出来卡的几率越来越少了,最后她是如期参加这个比赛,取得一个比较好的成绩,那么之后她再去做这个手术,取出那个游离体。   

主持人续续:您就是先给她开一个处方,让她先练着先扛一段。   

葛杰:对对对。   

主持人续续:然后过了这个比赛以后,然后再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是这个意思。   

葛杰:对对对。因为他们对功能的要求可能是有时限性的,不像咱们,因为没有那个比赛非要参加,我可能就现在做这个手术可以。   

主持人续续:那您现在是不是在大街上一看这些人,一瞄过就知道他这有问题那有问题,一走路,一动,会不会有?   

葛杰:您说的动作分析,其实是。   

主持人续续:您每天看这些,有职业习惯。   

葛杰:对,看很多,比如谁的站姿是什么样,谁的坐姿是什么样,他这样的站姿或者这样的坐姿可能更容易诱发出什么样运动系统的风险,或者就像您说的这个人的走路姿态有点异常,我可能就会看一下他是踝的问题,是髋的问题,还实际上是上肢甚至脊柱的问题造成他走路姿势有问题,咱们有体会,腰疼的时候走路姿势跟你平时走的是不一样的,所以看多了之后你就会发现,一个是经验,另外一个是客观的去做动作的分析,姿态的分析。   

主持人续续:您这个眼睛能赶超B超。   

葛杰:没有没有。   

主持人续续:而且您刚才一坐在这儿就说我们这沙发太软了,会对腰椎造成一定的损伤。   
葛杰:对。是。因为就像您刚才说沙发软、硬或者床的高低,实际上他都应该从人体工程学的角度去做一个评价,看看是不是适合你自己的状态,比如你个儿高和个儿矮的人,坐的椅子肯定是高矮不一样,比如现在的椅子经常是可调的,调高一点,调低一点。   

主持人续续:但是我都是瞎调的,没有什么科学依据。   

葛杰:实际上比如说像沙发和床,一般来说都是跟自己小腿的高度一致的,那么再坐上的时候,人就不会窝在这儿,因为窝在这儿坐久了,腰背的肌肉疲劳了之后就会坐成这样,或者像现在经常咱们说的“北京躺”什么,就是躺成这种姿势。   

主持人续续:“北京躺”很有名。   

葛杰:实际上这个姿势就是对脊柱健康非常不利的一个姿势,但同时又是肌肉最放松的一个姿势,所以当人们疲劳了之后会不自觉地就做出这样的姿势。   

主持人续续:就是特别舒服的状态跟特别健康的状态,它不是一种状态。   

葛杰:对。   

主持人续续:有冲突的。   

葛杰:未必是一种状态,有的时候是一种状态,但有的时候你最舒服的姿势反而是对健康最不利的一个姿势,只不过因为那样肌肉不用收缩,我觉得轻松,所以我就做出那样的动作来。   

主持人续续:就跟人家说美食家和营养学家永远是冲突的。   

葛杰:对,好吃的一般都不健康,不健康的一般都好吃。   

主持人续续:是的,我们还知道当运动员或者我们平常做一些剧烈运动的时候,受到损伤以后,去做这种康复,就是去做手术或者去做康复的一些动作的时候,可能不光是身体上的一些伤害,可能在心理上也有很多伤害,我们在做康复治疗的时候,会不会对他们的心理做一些引导呢?   

葛杰:你说的太对了,心理康复永远是康复的第一位。   

主持人续续:是第一位,竟然是,我以为身体是第一位的。   

葛杰:在教科书上写的一般是列在后面,但实际从实际操作中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比如刚才咱们说了配合不配合的问题,如果医患之间没有一个足够的信任跟良好的配合,有时效性真实的交流,那所有的运动处方不可能真的实现,累了你就不练了,或者我说重要,但你完全不相信,你根本不去做,或者我告诉你,这个练习有危险,做十次就够,但是你自己会觉得,我既然十次有效果,我是不是二十次效果更好。   

主持人续续:我更好恢复。   

葛杰:就自己偷偷的加到二十次,实际上都是不对的。另外还有您说的受伤对心理的影响,职业运动员可能表现得更明显一点,有可能他到上一次受伤的这个动作的时候,心理就会有一点阴影,然后就影响了他完成这个技术动作,影响他发挥。咱们普通人也是一样,因为下楼,比如穿高跟鞋下楼摔了一次,可能再穿高跟鞋下楼就会特别特别小心,因为又怕那个情况出现。所以除了身体上功能的提高,还要有更多的适应性的练习,来帮助重新找回心理上的自信,神经上的控制,文体感觉、协调性等等,来克服这个心理的障碍和阴影,才能从身心双方面的角度来恢复健康,因为健康本身,健康的定义就是身、心健康,适应社会,是三方面的功能,身体要健康,心理要健康,还要具备应有的功能。   

主持人续续:所以我们做康复治疗的时候还要经常劝患者,要跟他聊天,做开导。   

葛杰:是这样,一个是开导他的工作或者鼓励他的工作,另外我刚才说了社会功能这事,所以可能在其他临床学科的时候不太问你生活中的事,但是康复中我们要问很多生活中的事,比如您的职业是什么,您这个职业要求什么样的动作,比如电焊工,他要全蹲,蹲一天完成这个工作,所以同样的膝关节的问题,他可能优先要考虑到能不能完全屈曲,能蹲着完成他的工作。那对于教师来说,他可能要一站站一天,那对他同样的膝关节,他可能要优先考虑直立的功能,所以我们甚至于要问患者家里住几楼,有没有电梯。   

主持人续续:很细节的问题。   

葛杰:他能不能回家还是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回家,所以康复是一个特别事无巨细的事。   

主持人续续:那还有这样一种情况,就是比如说您去做这种运动处方,那如果是经验不足的康复师他们去做,会不会造成这种过度治疗或者是说治疗后的二次伤害,这样的情况多不多见?   

葛杰:咱们在临床中会有体系来保障,就比如说年轻的治疗师一定要有老的治疗师带,那么治疗师设计的所有处方还要由康复医师来最后再审核,来提出相应的要求,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就能尽可能地避免了您说的经验不足造成的。但是还是有可能造成,就是咱们刚才说的沟通跟交流的问题,患者私下加了治疗或者改了他认为合理的方式的练习,那么造成这样的,或者是过犹不及,或者是欲速则不达,这是经常有的事,越着急然后冒险尝试他没能达到的功能,反而受伤。   

主持人续续:效果越不好。   

葛杰:对,经常有这种事。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在整个康复治疗过程中,我们也有不断地一些标准的数据,做一些监测呢?   

葛杰:是的,比如最常见的下肢的伤病跟手术之后咱们都用柺,拄柺,那么我什么程度就可以不用柺了呢?如果单纯地按时间来算,每个人身体状态不同,可能对我来说四周,我力量强四周就能脱柺,对一个力量弱的人来说,四周脱柺,他自己的关节周围的力量不够,还打软呢,四周就不行,所以实际上是有别的标准,比如说我最常用的是,是否能单腿稳定地站立一分钟,如果能单腿稳定站立一分钟,那么在步行中,我抬起另一条腿的零点几秒可能是相对安全的,我就可以脱掉那个柺,不用柺去走路,因为你在步行中总有一条腿抬起来迈出去的那一瞬间,那一条支撑的腿就是在单腿站立,单腿站立那一个瞬间积累起来就比较多了,我走十步就不是零点几秒,我走一千步就凑够一分钟了,所以我能够保证一分钟都是稳的,那么我走这几步的距离肯定是安全的。所以康复是一直在评定中进行的,就是您刚才说标准的问题,我每治疗和练习一段都有一个标准拿出来评测一下,看他是不是达到这个功能可以结束,还是还不就,还是哪个多哪个少,怎么调整处方和计划。   

主持人续续:我们一般康复的训练是在家里完成还是在医院完成的呢?   

葛杰:有不同的方式,那么有的练习只要患者能自己掌握了,或者大家能自己掌握了,因为比较相对来说风险很低,而且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掌握,所以可能在医院做一两次之后,我们会教会患者怎么去做这个练习,那么他的风险是什么,该怎么注意保护,他的动作的要领是什么,该怎么注意,就可以在家完成,但是还有一些,就一定是要在医院完成的,或者是需要借助特殊专门的器械,或者是这个动作本身需要特别精细,那么你自己可能兼顾不到那么多,就需要我们这样的治疗师时刻保护着和把控着这个动作完成,才是更安全、更理想,甚至有的完全就是被动治疗,就是需要我们来操作才能完成的。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知道近几年这个康复医学真的特别火,现在我们国家就是这个康复科室的设置跟国外还有一些什么样的不同,是不是在做接轨这样的?   

葛杰:对,咱们一直在希望跟国际上最先进的水平和模式在接轨,一直也在做这个工作,这几年确实也是进步的越来越好,但是由于很多方面的原因,咱们比如说咱们人手不足,这是很多的,像我这个职业,康复治疗师这个职业,在全国保守估计人才缺口好几十万。   

主持人续续:太多了。   

葛杰:这其实还是最保守的估计,是因为有的医院还没开展这项业务。   

主持人续续:不是所有医院都有康复。   

葛杰:现在已经都有了,但是大家发展的方向肯定不太一样,比如有的偏传统的康复,比如按摩跟针灸多一点,有的可能是偏手法和理疗多一点,那么大家发展的方向不同,所以会有一些地区上和不同医院之间的差异。   

主持人续续:明白,所以大家受了运动损伤之后都跑到三院来做康复。这我没说错,前一阵子在飞机上碰到一个在广东那边他们踢足球的,受到伤害以后,受到损害以后就到三院这边做运动康复。   

葛杰:因为我们这边开展这项业务早一些,可能相对经验多一些。   

主持人续续:全国患者都比较多,是吧?   

葛杰:确实是,我的患者天南地北的都有。   

主持人续续:您现在是不是也经常到处去讲课,普及一下我们科里先进经验和知识?   

葛杰:会有。一个是我们专业人员之间的交流,大家共同交流提高专业技能。另外一个,我也做了一些科普工作,就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康复是什么,知道一些康复的理念,纠正一些应有的知识中的误区怎么把它调整过来。   

主持人续续:其实现在看到在医院里面有康复科,刚才您说的每个医院康复可能发展情况不太一样,但我在社会上,一些社会场所也经常会看到有这康复那治疗什么的,就是他们的层次跟我们医院的是不是有一点这种鱼目混淆或者是说技术水平不够,他们也去打这种牌照呢?   

葛杰:实际上就是刚才咱们最早说的问题,那么在大康复的广义的理念内,凡是提高功能都是康复,可以这么简单理解,所以运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不同的场所开都是康复,但真要牵扯到“治疗”两个字一定是要有卫生部的、有国家的认证才行,因为治疗只有在医院才能进行,其它任何场所你可以做康复练习或者体验或者这些,但是绝对不能是治疗,治疗只有在医疗机构才能进行。所以康复治疗只有在医院里才有,其它的牵扯到整体功能康复这个词广义范畴,可以很多地方都能存在。但是这个要求是不同的,准入和门槛是不同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就是说如果我们去做治疗的话,要找这种很正规的医院,正规的科室,要看好了才去做。   

葛杰:是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我最主要的是担心,如果没治好的话,把那个病会更加的加重,我觉得康复有这个方面的问题。   

葛杰:对,确实有这种可能性。   

主持人续续:您这儿有没有碰到在其他地方治了更厉害,跑到您这儿来治的?   

葛杰:这个倒是也会见到,是因为就是咱们刚才说的,各个医院发展的方向可能不同,有可能他对某些伤病的治疗经验没有那么多,所以一开始可能采取的措施或者走的方向有一些偏颇,那么可能会影响了患者功能恢复的进程,后来又到我们这里也是有的。   

主持人续续:也还是存在这样的情况?   

葛杰:对。   

主持人续续:由于时间关系,最后我还想问您一下,就是平时日常生活中,我们怎么预防这种运动伤害?如果我真的很不幸受到伤害以后,我怎么样做第一时间的处理,能把风险降到最低,两个问题。   

葛杰:先从简单的说起,怎么处理急性损伤的问题,这里有一个原则,叫RICE原则,米饭,RICE,当急性损伤发生的时候,先是r是rest,休息,别再动了,不是像咱们想的崴了脚之后赶紧活动活动。   

主持人续续:活动活动血。   

葛杰:应该是制动。   

主持人续续:不要动了。   

葛杰:接着是给予适当的加压包扎,如果身边有弹力绷带或者有手绢,或者有衣服,做一个简单的加压包扎,压迫这个患处,别让它越来越肿,甚至出血越来越多,然后就是要冰敷,冰敷实际上不一定非得用冰,凉水可以,咱们买到一个凉的矿泉水甚至买到一个冰棍也可以,就是要利用这个降温,让毛细血管迅速的收缩,避免它更多地出血,另外还有抬高患肢,比如说我崴的是脚,我可能赶快平稳把脚抬高,那么重力,把血液积累到下部分的会少一些,就不会越来越出血,越来越肿,可能是上肢,我举高一点就会好一些,是这样的,所以应该是及时的制动,而不要去冒险活动,因为你不知道伤的是什么位置。比如我是一个韧带的断裂,可能断端是这么远,我及时固定了它还有愈合的机会,但是我马上就开始来回活动,也许就把断端回缩拉长了,只有手术才能把它再接回来,甚至于手术的机会都变差了。   
主持人续续:所以乱动的话风险很高,一定不要乱动。   

葛杰:对,风险很高,所以先是制动,然后抬高患肢,然后适当的找到合适的东西加压和冰敷,那么这个就能第一时间让损伤更轻,为后续所有治疗和临床处理打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的。然后再去医院看病。   

葛杰:对,尽快去医院,咱们好知道轻和重。您刚才说的运动损伤的预防,实际上是特别大的一个问题,它牵扯到很多方面,比如刚才咱们说过,咱们了解自己的身体,适合什么样的运动,这也是预防损伤中的一块。我一定要勉强自己去从事自己不适合的运动,我天生就瘦弱无力,我还要一定去玩举重、搏击什么的,那受伤几率自然会高。   

主持人续续:有的人很不服就要挑战一下。   

葛杰:对,挑战自己,我曾经给患者解释过,我说咱们的身体机能,一是获得性就是遗传的,二是几十万年进化来的,以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战胜这两件事吗,你要是能,你就试战胜,实际上肯定不可能,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更多了解运动的知识,比如羽毛球或者跑步,那跑步绝对不仅仅是跑的事,羽毛球也不仅仅只是打球的事,职业运动员是做了好多相关基础训练才完成他这个动作。   

主持人续续:才能使劲去挥球拍。   

葛杰:对,咱们只是买了一双鞋使劲跑那是不对的,你根本不知道适合你的步幅、步速、跑步的姿势是什么样的,那下肢的力量、上肢的力量,核心躯干的力量是不是够,都不知道,所以要有相应的知识和做相应的练习,再去开始你想做的运动,受伤的几率才会低。另外,还有从心理上要注意什么呢,有几项,一个是充分的认识,另外一个攀比的心理一定不要有,每个人天生的身体素质就不同,运动技能的方向也不同。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这点说的特别好,因为每天看VC运动的时候大家都会比攀。   

葛杰:但实际上你根本不适合走那么多或者跑那么远。   

主持人续续:对啊,我就这么想的。   

葛杰:对对对,你想的太对了,好多人就是被攀比心里督促的,怂恿他自己去完成他完成不了。   

主持人续续:不一定能完成。   

葛杰:不一定能完成的动作才受伤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是方方面面的,大家主要提高意识。   

葛杰:对,提高意识,提高相关知识来重视这件事。   

主持人续续:好的,那再次感谢葛老师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那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