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近年来甲亢、甲减、甲状腺结节等问题日渐困扰国人,甲状腺癌的发病率也是逐年呈上升的趋势,甲状腺癌跟我们想象中的一样可怕吗?面对甲状腺癌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的做好预防和治疗的相关知识呢?本期《名医堂》,我们特别请到的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头颈外科的主任医师张彬教授为大家讲解关于甲状腺癌预防和治疗的一些知识。

嘉宾介绍

张彬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头颈外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头颈外科主任医师

擅长疾病:甲状腺肿瘤、口腔癌、喉癌、下咽癌、涎腺肿瘤、面部皮肤癌等头颈部肿瘤。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如何去发现甲状腺癌?

    answer

    张彬: 大多数通过体检B超发现的,包括医生手去摸,一般是一两公分以上,自己摸也是两三公分以上才能摸得着长的东西。早期发现的多数是一些比较小的微小癌,一旦自己发现了确实瘤子比较大了。
  • Question

    甲状腺异常的现象和甲状腺癌有关系吗?

    answer

    张彬: 我们常常拿到体检报告,它会告诉你长了甲状腺结节,这样结节的发生人群大概四分之一。一般是通过B超发现的,自己可能摸不着,这里面大概只有5%左右是癌,大概95%都是良性的结节,所以不用担心。
  • Question

    治疗甲状腺癌的方法?

    answer

    张彬: 主要是手术治疗,第一步是手术治疗,手术之后,有一部分复发率比较高的患者会采用碘131的内放射治疗,多数病人做完后需服药,这种药像是替代治疗,但实际上也是进行预防治疗,预防复发,左旋甲状腺素基本上可以替代正常的甲状腺,因为甲状腺切掉了,不管是切一半还是全切,甲状腺功能就不够了,这时候你需要甚至终身来服药替代甲状腺。

访谈实录

名医堂184期:甲状腺癌并不可怕 预防治疗记住四要点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近年来甲亢、甲减、甲状腺结节等问题日渐困扰国人,甲状腺癌的发病率也是逐年呈上升的趋势,甲状腺癌跟我们想象中的一样可怕吗?面对甲状腺癌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的做好预防和治疗的相关知识呢?本期《名医堂》我们特别高兴的邀请到的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头颈外科的主任医师张彬教授来给我们讲解关于甲状腺癌的各种困惑的问题。张主任,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本期节目。

张彬: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来到腾讯和大家一块儿谈一谈关于甲状腺癌方面的知识。

主持人续续:张老师,我就有一个问题,我们每年体检的时候,体检报告上写上甲状腺异常的朋友好像特别的多,那这种我们日常发生的这种甲状腺异常的现象和甲状腺癌有很大的关系吗?

张彬:这么说吧,我们常常拿到体检报告,它会告诉你长了甲状腺结节,这样结节的发生人群大概四分之一。

主持人续续:25%。

张彬:差不多。一般是通过B超发现的,自己可能摸不着,这里面大概只有5%左右是癌,大概95%都是良性的结节,所以不用担心。

主持人续续:那也很高了,我们觉得。这个25%里面的5%,那这个发病率也很高。

张彬:是这样的。现在甲状腺癌发病率越来越高,可能你们周围的朋友都会听说周围有自己的亲戚或者是熟人有得甲状腺癌的,最近一期最新的关于甲状腺发病率,北京市的统计资料,2014年的资料已经出来了,女性的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已经升到了第三位,仅次于乳腺癌和肺癌,男性也上升到了第七位,所以说发病率是很高的。

主持人续续:我还在网上看到消息说,甲状腺癌是近20年发病率增长最快的实体恶性肿瘤。

张彬:没错。

主持人续续:那您觉得这个跟什么样的因素有关系呢?是因为环境太差了吗?

张彬:可能主要还不是这个原因。实际上甲状腺癌现在发现这么多,主要原因,甭管是在中国还是欧美,主要还是因为我们发现的多了,就是我们运用体检,通过B超这样我们发现了很多早期的微小的甲状腺癌,因此我们的甲状腺癌就显得升高了,这是主要原因。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是医疗在发展,人们的检查意识在增加,所以能够早期发现很小的这种癌症是吧?

张彬:是的。

主持人续续:早期发现有很好的意义。

张彬:可能对大家来说,癌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好像就是顺理成章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措施。但是对甲状腺来说,可能还不一定那么一刀切的理解为早期发现就好。

主持人续续: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并不一定好,对于甲状腺癌的治疗。我觉得这个理论真的是头一次听到,需要您给我们解释解释。

张彬:实际上说起来也是比较复杂,特别是你要有相关医学背景的人,可能谈起来比较容易,对老百姓来说,我们简单就可以理解成,因为好多甲状腺癌,像微小的甲状腺癌是陪伴我们,它也不发展,直到我们老死了,甲状腺癌也是一个微小癌,所以我们有的时候不治疗它也没有关系。从日本还有韩国的一些资料看,我们大概5%的女性人群要普查的话会发现有甲状腺癌。但是真正我们治疗的病人是非常少的,大概千分之一不到。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说到5%里面其实是很少的一部分需要治疗的是吧?绝大部分人都不需要治疗。

张彬:绝大部分人可能你要不去检查就没发现也就不用管它。这样的话,直到我们自然死掉了,它也不发病,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些。

主持人续续:那甲状腺结节和微小癌之间它们是有关系的吗?

张彬:说起来也有一些关系,但是它们之间不是一个癌前变化,最后变成癌的这么一个关系。

主持人续续:不是这样的关系是吗?

张彬:绝大多数良性的结节一辈子也都是良性的,一般说来没有证据从一个良性的一个甲状腺结节最后变成癌,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主持人续续:如果是查出来是结节,那它其实确认它就是结节,不是甲状腺癌。

张彬:结节只是一个形状上的描述,结节里边我们把它分成几种病理形状或者是诊断。最常见的是结节性甲状腺肿,什么叫结节性甲状腺肿呢?可能女性朋友都知道乳腺增生,结节性甲状腺肿就非常像乳腺增生,它是一个增生退行性病变,它本身根本就不是肿瘤,所以用不着手术,也不用治疗。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结节其实也是分很多种类,也分几种类型。

张彬:还有一小部分就是甲状腺癌,还有更小一部分是一些良性的肿瘤或者是一些炎症等等。所以说只要不是甲状腺癌,甲状腺结节一般说来是不需要治疗的。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甲状腺结节它的范畴其实更大,它是包含甲状腺癌的是吧?

张彬:对。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现在说甲状腺癌这个问题,您刚才讲这个微小的甲状腺癌可能是不需要治疗的,但是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微小,什么是微小?多大才叫微小,可能很多人一直会担心这个问题。

张彬:是的。这是专门有一个定义,直径最大径不超过1公分就是微小癌。

主持人续续:1公分是1厘米吗?

张彬:对。

主持人续续:那只是从大小这个形态上来做界线划分的吗?

张彬:目前是这样的。先是一个大的广义的小于等于一个厘米就叫微小癌。

主持人续续:那甲状腺癌它本身应该是也有分型的吧,我们医生做判断时是不是给他做手术,是不是给他做治疗,只是从大小上判断吗?

张彬:这个问题问的好,甲状腺癌我们从病理类型来讲一般可以把它分成四大类,从最常见的乳头状癌到滤泡状癌,髓样癌一直到最后未分化癌,它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一共是四种分型。

张彬: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那这四种分型里哪种是最常见的,哪种又是最凶恶的?

张彬:问的好,最常见的大概到目前为止可能占到了90%的都叫乳头状癌,碰巧这种癌是一个发展非常缓慢的一个癌,我们常常说的微小癌一般都是乳头状癌的这种性质,发展非常慢,大多数人都能治好,所以不用担心。最厉害的实际上就是非常罕见的一种叫未分化癌,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病,多数人治不好,一旦发现以后,可能半年之内人就去世了。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的未分化癌,那它就没有小的时候吗?

张彬:这个问题问的太好了。

主持人续续:问题是1厘米以下,我是未分化癌,那我不就惨了。

张彬:这种未分化癌,我们很少发现有一个厘米以内的,大家可以想象它长的这么凶猛,一旦出现的话,已经比较大了。所以说我们还很少发现一个厘米以内,我们做完手术,结果发现它是未分化癌,这种情况几乎没有。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在临床上遇到的这些甲状腺癌患者,他们是不是绝大多数都是体检B超的时候发现的,还是说能够通过自己手摸的一些诊断来发现辨别吗?

张彬:这就是我们刚才谈到的甲状腺癌为什么现在这么多,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还有一些公司的福利比较好的给职工体检,大多数是通过体检B超发现的,所以我们体检可以发现了一个厘米以内的,一旦我们用人去摸,包括医生手去摸一般也得到一两公分以上了,特别是自己摸也得是两三公分以上才能摸得着长的东西,所以这两个人群是不一样的。早期发现的多数是一些比较小的微小癌,一旦自己发现了确实瘤子比较大了。

主持人续续:现在找您的患者绝大多数都是微小癌呢?

张彬:可能有60%、70%吧,从门诊看来,来看门诊的多数确实是你刚才说的微小癌居多,或者我们怀疑微小癌居多,因为我们诊断微小癌光靠B超不够标准,一般是通过细胞学穿刺,细针抽到细胞出来看有没有恶性细胞这样才能定性,所以我们大多数微小癌病人不一定要穿刺,我们只是觉得他是微小癌,但是没有完全确定。

主持人续续:所有的微小癌患者不一定需要穿刺来做判断吗?您刚才讲的,通过B超然后再加上病理检测的这种来确定他是不是微小癌是吗?

张彬:一般是这样才能确定它是不是微小癌,B超只是从它的形态看它像是微小癌,但是这个不是我们诊断的金标准。

主持人续续:乳头状癌,它会不会原来是乳头状癌,长一长就变成其它的分型,有这种可能吗?

张彬:从微小乳头状癌我们还没有真正发现,但是我们从超过1厘米乳头状癌,就是大体的癌我们发现个别从乳头状癌慢慢变成恶性癌度越来越高,从低分化最后到未分化,有这个过程。

主持人续续:它是会变的是不是?

张彬:但是它是一个比较缓慢的过程。但是我们没发现微小癌变成未分化癌,没有。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如果是自己在做体检的时候检查出这种微小癌了,那我们又不去做手术的话,那自己应该怎么样能够保护自己呢?我觉得应该可能也会去演变成这种比较恶劣的癌症吧?

张彬:是这样的。每个国家可能它的文化不一样,所以它采取的策略不一样,在日本它们是采用观察的方法,就是甲状腺微小癌就在原位,没有淋巴结转移也没有明确的生长,他们就观察,他们纳入了大概1000多例的患者已经观察了10年了,结果发现大概只有5%的人因为肿瘤生长或者是有淋巴结转移做了手术,其它的将近95%的人都没有再做手术,直接观察已经超过10年时间了。

主持人续续:95%以上观察10年,那就是说明这个癌症真的很惰性,真的很懒。

张彬:在美国最新的甲状腺癌协会有一个指南,我们叫ATA指南,他们现在就觉得因为微小癌太多了,治疗的话,除了给病人造成创伤,更多的是从保险支付这上面考虑,花很多的钱…

主持人续续:国家会从经济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

张彬:所以他们就觉得,一个厘米以内的干脆就不用去评价它,不用穿刺了。

主持人续续:连穿刺都不需要。

张彬:你就一个厘米结节,但是你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先别管它,如果超过一个厘米了,我们再来做细针穿刺,再诊断它是一个癌,所以说一个厘米以内的微小癌,他们觉得不要去评价它,是这个原则。

那么我们中国实际上前不久中国抗癌协会,甲状腺专业委员会也制定了一个关于中国微小癌的一个标准,它把患者分成中高低,分成三个危险度,那么对于危险度低的患者,这样的患者多数是5个毫米以内,就更小了。而且只要以前也没有家族史,颈部也没有做过照射,也没有淋巴结转移,这样的患者我们建议还是可以观察,不用管它。对于超过五个毫米以上的,但是也是没有高危因素的患者的话,你可以手术也可以观察。但是一旦有了高危因素,比如说肿瘤已经突破包膜了,虽然它的直径小于1公分,但是已经有淋巴结转移了,或者是颈部有过照射史,或者是他家里有人得过甲状腺癌,这样的病人就建议手术。我个人感觉,我们自己国家制定的规则可能更适合我们的国情。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有的患者本身查出这个来,但是又很小,可能手术的欲望应该也挺强烈的,毕竟自己身上有了癌症。那面对这样的患者,您一般是怎么样帮他们去做这些引导?

张彬:你说的很对,实际上前不久你认识的一个人到我诊室来,她本身是学医药的,还是有医学背景的,她也是一个厘米以内的结节,B超怀疑就是一个癌,他从长远考虑,他肯定想我赶快把它做掉好。

主持人续续:因为他之前跟我沟通的时候,他都已经哭了,我觉得他很紧张。

张彬:因为我们每天门诊病人比较多,我花了大概十几分钟,将近20分钟的时间来给她解释,像她这么小结节实际上是可以观察的,我跟她讲了10到20分钟,但她的疑惑也没有解除。有这种情况。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掌握的原则就是觉得还是美国这个标准比较好,就是不评价它,因为你一旦不穿刺,它有可能是良性的,有可能是恶性的,并没有说它一定是恶性的,所以说结节本身没有确诊,所以你也就不用做手术。

第二个你一旦穿刺了,那肯定对我们中国人来说,一旦穿刺百分之百是癌了,那他肯定就要接受手术,就是这两条路。我觉得尽量不评价,假如说评价癌了,他们肯定下一步就是手术了,不像日本就是都已经穿刺肯定是癌了,还让他们观察,这个可能不符合我们中国的国情。

主持人续续:张主任,我有一个困惑,比如说肠癌,在预防的时候,会做一个肠镜,有看到小的结节或者是点就要把它切除掉,来预防这个癌症。甲状腺癌我们都已经发现小癌症了,那我做了就做了,我做个手术又怎么了,为什么国际上包括我们国家也都是反对大家去做这个小的癌症呢?

张彬:可能基于以下考虑,你刚才讲的不管是结肠癌还是直肠癌,它的死亡风险很高,你刚才讲的结肠发现早期的息肉以后,它实际上是一个癌前病变,它可能会变成癌的。

主持人续续:它的恶变的风险很高。

张彬:它的治疗效果很差,生存率比较低,不像甲状腺乳头状癌要是发现的早几乎百分之百能治好,像这种微小癌患者生存率跟我们正常人是一样的,即微小癌几乎能到100%治愈。

主持人续续:所以现在大的专家都出来呼吁,甲状腺癌的过度治疗的情况还挺多的,让大家如果有这种情况的话,其实应该放心,相信医生是吧?

张彬:是的。我们医生也有自己的困惑,因为一个是说服患者这方面花很多的时间,那么我觉得我们今天腾讯做的这个节目就很好,我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来谈的更彻底一些,让大家有一个科普宣传的背景。然后再到医生诊室来,我们交流的可能就更加通畅一些。

主持人续续:刚才我们讲了风险度不是特别高的这种分型的甲状腺癌,那其他这三种甲状腺癌,是不是都很恶性呢?

张彬:它是按级别来的,就像我们刚才最好是甲状腺乳头状癌,我们刚才讲的微小癌,但如果不是微小癌,治疗效果也非常好,一般也能到90%以上都能治好。

主持人续续:只要是小就好治。

张彬:主要是乳头状癌这种类型。

主持人续续:只要是这种类型,大一点小一点都比较好治。

张彬:对。第二个是滤泡状癌,这个治疗效果也是非常好的,接近跟我们的乳头状癌。第三种叫做甲状腺髓样癌。相比的话,髓样癌的治疗效果就明显差一些,它大概治好的机率大概有70%左右。

主持人续续:治好的机率有70%左右,其实跟其它的癌症比也是很不错了。

张彬:一到了未分化癌一下就掉下去了,真正治好的病人不多,有报道称大概有百分之十几的人能治好,80%到90%的人因为这个肿瘤还是死亡了

主持人续续:还好得这个癌症的人并不多,非常少。

张彬:非常罕见。

主持人续续:我们在甲状腺癌这几年,因为医学在进步,那您觉得关于这些癌症的一些治疗方面,甲状腺癌方面有哪些取得比较大的成果,在近几年。

张彬:说实话,甲状腺癌治疗,我们还是主要有三大手段,一般是采用手术治疗。

主持人续续:手术治疗为主。

张彬:主要是手术治疗,而且第一步就是手术治疗,手术完了以后,有一部分复发率比较高的患者可能会采用碘131的内放射治疗,大多数病人做完以后要服药,这种药我们听起来像是替代治疗,但是这种药实际上也是在进行预防治疗,预防肿瘤的复发,叫左旋甲状腺素,它基本上完全可以替代我们正常的甲状腺,因为你的甲状腺切掉了,甭管你是切掉一半还是全切,但是你的甲状腺功能都不够的,这个时候你就需要甚至终身来替代你的甲状腺来吃这种药,就是左旋甲状腺素,这种甲状腺素也是起到防止你肿瘤复发作用。所以主要是这三大手段。

刚才你提到的有什么进展,确实也有一些进展,但是它主要是针对晚期的碘131已经都治不好的抵抗的病人,已经肺转移了或者是局部长到很大,手术切不了。那么我们现在有一些叫做靶向的药物治疗。

主持人续续:靶向药物治疗主要是针对中晚期的甲状腺患者是吗?

张彬:不是中晚期,就是晚期。

主持人续续:没有中,就是晚期。

张彬:就是已经其它办法都不行了,这只是一个暂时的延长生命的一个过程,你要靠靶向药不可能把这个病完全治好。

主持人续续:我们现在国内治疗的方法和手段跟国际比较先进的国家还有没有差距呢?

张彬:我想还是应当有差距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要考虑到我们的国情,我们的国情就是地广人多差异大,在上海、北京这种大的医院,大的中心可能治疗水平接近国外的先进水平了。但是在偏远的地区甚至是县城,甲状腺治疗还是很不规范的。我们因为常常看见有治的不好又复发的病人,又到我们北京这些大医院来治疗,这种情况是非常常见的。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癌在全国推广的规范化治疗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张彬:极其重要。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这些偏远地区具体都存在哪些问题呢?或者是比较典型的对我们这些患者造成很大困扰的问题。

张彬:首先因为我们刚才讲了,甲状腺结节是非常常见的,在一些基层单位,它就不区分到底是一个增生的结节还是一个癌的结节。反正它都把它当成良性都切掉了。

主持人续续:就跟我的意识似的,我觉得查出来有问题,最好做手术。

张彬:因为患者也不知道,说你脖子长了一个东西,你需要手术,包括患者会很快接受他的意见,就把它切掉了,这样就存在一个适应证把握的不好,或者是叫做过度治疗这么一个情况。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四分之一的人有结节,我们有多少亿的人需要做这种手术呢?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续续:如果我做了这样的手术,是不是也会引发一些副作用或者是一些其它不好的反应呢?

张彬:当然坏处很多,假如是良性的结节,本来一辈子都不需要做手术的,你做了手术。首先对女性病人这个地方有一个切口,不好看,这是首先能看见的,首先能想到的是不好看。实际上甲状腺周围的结构是非常复杂的,有气管,有食管,有发音的神经,还有管我们身体的钙磷代谢的旁腺,包括甲状腺本身是一个很重要的代谢器官,你把它切掉了,可能会有一些并发症,出现嗓子哑了或者是出现缺钙的情况。其次就是良性的结节,你切掉以后,它本身甲状腺就在增生,你如果切掉以后,患者要是不吃我刚才讲的补充甲状腺素的话,他的结节很快就复发了,比以前还长的快,所以要长期吃药,要不吃很快又长了。所以千万不要做手术,做了以后,应当说是弊大于利。

主持人续续:其实后面引发很多问题。

张彬:对。所以这就基层医院存在问题,我觉得这是主要的问题。也就是对于良性结节过度治疗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甲状腺癌的问题。甲状腺癌是需要一个规范化治疗,你比如说对于我们甲状腺癌要分两块治疗,一个是甲状腺本身,另一个特点是甲状腺癌容易淋巴结转移,转到颈部侧面去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强调一个规范化的甲状腺切除,这个时候你切除的时候尽量不要损伤患者的神经,不要损伤他的甲状旁腺,这样就会减少它的复发率,保证病人的生存质量,这一块很重要。

第二是关于淋巴结转移,实际上我们知道颈部的解剖是特别复杂的,能够要做一个规范化的比较彻底的清扫,对外科医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多数基层医生是对淋巴结清扫是做不好的。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一般的需要做手术的这种甲状腺癌的患者,一般都有淋巴转移呢?

张彬:我们先不讲微小癌。

主持人续续:说要做手术的这些人。

张彬:一般超过1公分以上的甲状腺癌,那么50%都有转移。

主持人续续:50%都有转移。我们做的时候同时要做甲状腺跟侧面这个淋巴。

张彬:对。

主持人续续:而且这一部分的手术对我们外科医生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是吧?

张彬:非常的高,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在医学界,不仅是我们普通的观众,就包括医学界很多人也认为甲状腺是一个简单手术,除了专门的甲状腺外科,头颈外科做也一块,还有很多科室都在做,连妇科医生都有人在做甲状腺手术。

主持人续续:这个我倒没听说过。

张彬:以为甲状腺比较简单,实际上甲状腺手术我认为是一个非常考验医生的技术水平和他知识和能力方面的一个手术。比其它的很多手术要难的多。

主持人续续:难道能比开颅手术更复杂吗?

张彬:从某种意义上讲的话,它的这种要求的精细程度就接近于我们的神经外科医生了,因为我做这种手术的时候也是要戴上放大镜,戴上头灯做这个手术,把它放大了,这样你做起来就更加精细。

主持人续续:那微创手术本身有什么优势吗?

张彬:像刚才我们已经谈到它的优势了,好看,在脖子上没有斑痕,把切口做的比较隐蔽,腋窝或者是乳晕,这样从美观上考虑,这是它的最大优势。

主持人续续:那在甲状腺癌的治疗上面,手术方法,微创的方法用的多吗?

张彬:说实话用的不是很多。

主持人续续:解决不了什么根本问题是吗?

张彬:首先它的适应症是比较窄的。在我们国内的微创手术是通过内镜来做,它的适应症是非常小的,首先是针对一些病灶比较小的,或者是淋巴结没有明确转移的患者来做。一旦淋巴结有转移了或者是瘤子超过1公分以上,周围已经有侵犯了,那么这种病人可能做这种微创不是特别合适。

主持人续续:所以一般我们是要做切开是吧?比如说淋巴转移的话要做整个脖子的切开。

张彬:一旦有淋巴结转移的话,我们在脖子上做的切口就比较大,大概有十多二十公分长。

主持人续续:那真的是会不好看。

张彬:但是好在我们现在做这种切口跟以前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也有发展的地方。

张彬:我们可以做一个皮纹的切口来做淋巴结清扫。

主持人续续:按照底下稍微偏低一点。

张彬:还不一定是很低,因为我们学美学的人,整形的人都知道,切口越低斑痕越大,比如说在胸部有一个切口那是非常难看的,一旦这个切口做到眼睑就看不见了,老天相对还挺公平。越是暴露的地方越不容易长斑痕,所以说在颈部也是,你要是太靠下了的话,斑痕是比较重的,稍微靠上一点点斑痕是反而小一些。我们的切口就沿着这个皮纹做,这样的话很多女性大概过四年五年,这个地方就看起来不是很明显。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癌的复发率高不高,再次手术的人多不多?

张彬:实际上是很高的。就在美国这样的地方复发率能到20%左右。考虑到我们国内的治疗不是很规范,那么我们国内的复发率到底有多少,我们国内也没有具体的统计,但是我们估计会超过30%。

主持人续续:做过手术再来隔几年查又有癌症,然后又来做手术是吧?

张彬:是的。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过程还是挺痛苦的。

张彬:好在甲状腺癌二次手术治好的机率也挺大的,不像有的癌复发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甲状腺乳头状癌复发了以后,它生长的慢,我们还可以再做。甚至有一部分甚至出现肺转移了,只要它对碘131这个同位素治疗有效的话,甚至有50%以上还能完全治好。从治疗的角度上来讲,这种癌对二次手术效果是不错的。但是对病人来说,你让他做了两次、三次手术对他来说,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和负担。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就是要推广规范化治疗,尽量降低甲状腺癌的复发。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降低这个复发率是不是需要医生跟患者一起来配合?然后把这场战役打好呢?

张彬: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患者能具体参与的不是很多。主要是手术的方式,手术的范围,可能还是有很多医学知识武装的医生来做这个决定。患者具体要求什么,他可以询问,但是做决定最好还是由医生来帮他做决定。

主持人续续:所以患者最主要的是要找到正确的医院,找到正确的医生。

张彬:从患者的角度来讲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他做了手术的患者,他要定期去医院做一些检查,或者是在饮食上生活习惯上也要有所注意吗?

张彬:对,我们甲状腺术后的病人我们都是要定期复查的,简单来说一般就是半年要查一次。但我们也分低危高危的病人。

主持人续续:也会给他做标签是吧?

张彬:就看你的瘤子有多大,有没有淋巴结转移,切没切干净,这样就知道病人复发的危险度。特别是我们做了甲状腺切除,又做了碘131的病人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指标,就是一抽血,看那个指标就能显示你的瘤子有没有复发,我们叫甲状腺球蛋白,通过这个测量,也能判断瘤子到底是完全消失了,还是没有完全消失,或者是复发了。这样我们建议病人半年一次或者是一年一次复查,一些人治疗很多年没有复发,我们让他两年或者是五年再查一次,就是不同的建议。

主持人续续:其实医生还是最重要的,患者定期来检查就好了。

张彬:信任你的医生,遵医嘱就行。

主持人续续:那张主任,节目最后,我也特别希望您能给我们网友朋友们一些建议,就是我们平时怎么样来保护我们的甲状腺,来预防甲状腺癌的发生。

张彬:一说到甲状腺预防,我们就要谈一谈它的致病的原因,我们知道甲状腺癌有很多原因发生,但是真正已经肯定的就是射线的照射,我们说的射线就是指的这种高能的高频的射线,比如说X线和γ线,和手机的电磁波没有什么关系。

主持人续续:那这种射线我们平时日常生活当中接触不太到吧。

张彬:乍听起来接触不到,实际上甲状腺癌一开始致病可能跟儿童和青少年时期接触这种射线有关系。我们现在最主要还是医源性的射线。你比如说孩子得了肺炎,就去拍胸透,照片或者是做CT甚至拍牙片,这样都会有射线照射到我们的甲状腺,有这种可能。

主持人续续:哎哟,这一点我还真没想到过,原来小孩的检查没有什么问题尽量还是不要做。

张彬:尽量不要做跟射线有关的检查,这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这会影响到我们甲状腺的健康。

张彬:这有可能会得甲状腺癌。这是最主要的,其他的因素我们知道有关的,刚才谈到跟长结节性甲状腺有关系,结节性甲状腺当中的病人得癌的机率要比不得结节性甲状腺肿的机率要高,它不是因为良性的结节性甲状腺变成癌的,而是致病因素很相似,比如说我们的食用碘太多了,或者是碘太低了,都会造成甲状腺长结节,但是同时又会引发甲状腺癌的可能性。在这里我可能要跟大家讲一下关于加碘盐的争论,现在比较肯定的是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日常生活中吃的食物中的碘都不会引起甲状腺癌吧?

张彬:不会的,放心好了。我们指的高碘是指非常高,就是有的农村的饮水里边有很多碘,那么他就吃了很多的这种碘。

主持人续续:就是水很咸吗?

张彬:不是咸,这种碘是没有味道的,是通过化学测验才知道它是不是含有碘。还有相反方面就是缺碘也可以引起我们长结节甚至是长癌,所以说我们加碘盐大家不用特别担心,它的剂量是比较适中的,一般不会引起我们的甲状腺癌。

主持人续续:不会由食物引发。

张彬:食物也不会。第三点我们讲到肥胖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这还跟肥胖有关系。

张彬:这个是有非常明确的因素。特别是在我们临床当中,我们就发现很多男性患者都是胖子,很少有很瘦的人得了甲状腺癌。

主持人续续:胖男人容易得甲状腺癌。

张彬:女性当然从道理上讲,胖的女人更容易得,但是因为甲状腺癌本身就偏爱女性,可能跟女性激素有关,这方面可能跟男性比,还没有女性胖的特征那么明显。

第四点我们就讲一下假如说你家里边已经有人得了甲状腺癌了,那么我们知道这个甲状腺癌就是有其中大概10%几的人有这种遗传倾向。所以说假如亲属当中有人得甲状腺癌,那么我们建议你每年做一次普查,看看你会不会得甲状腺癌,特别是家属当中已经有两个人得过甲状腺癌了,这个时候其它家族成员要警惕一些。

主持人续续:遗传因素也是一个很高危的情况。我觉得您说的这四点都是特别实打实的。

那好,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就到此结束了,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