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说第15期:医疗进步一小步,人生跨越一大步_健康频道_腾讯网 健说第15期:医疗进步一小步,人生跨越一大步_健康频道_腾讯网
本期主笔

你知道吗?
我是一名医生

30年前,我从北京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到北医三院成为了一名消化科医生。后来,我离开了临床工作,历经中欧工商学院MBA,天坛医院总经济师,英智眼科医院总经理,和睦家医院副总经理,以及来到现在的北京明德国际医院院长等职务。然而,如果要我定义自己,我会很自豪地说——“我是一名医生”。

医疗服务不可以成为一个简单的商业行为,或唯利是图。这是我认为医生出身的管理人员与非医疗人员在管理医疗服务方面可能最大的不同。医生们理解,医疗的本质是治病救人,并且能够敏锐地看到,每一个医疗新理念的诞生,每一次医疗技术的革新,都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帮助他们实现大的人生跨越。

尊享医疗,不是一句空话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是儒家经典著作《大学》开篇的一句话,我们明德医院的名字正是由此而来。过去做医生的经历使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医疗这个过程不可以是愉快的?一直在想,创建一个医院,在那里就医是可以得到尊重和安全的。因此,明德建院的八字方针就是“愉快体验,尊享医疗”!
很多到过明德医院的人都欣喜地告诉我,当他们进入宽敞典雅的大厅,听到悦耳的钢琴声,闻到轻轻的咖啡芳香,看见各种肤色的客人,恍然间还以为进入的不是医院,而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这正是我想要的感觉!有研究报告显示,医院舒适的环境和人文关怀可以减少病人疾患痛苦的80%,由此可以减少镇痛药的使用。

关注生命质量,是私立医院的重中之重

作为私立医院,我们更关注的是公立医院不太关注,或者即使关注了也做不好的事情。譬如我们开展非常成功的糖尿病减重手术和超低位直肠癌保肛手术。前者被认为是“良性病”而不被重视,而后者因为需要更精良的技术和较长的手术时间而被更省事的肛门切除手术所替代。

糖尿病减重手术,医学一小步,生命一大步

“ 肥胖,似乎是一个被社会忽视了的群体。如果你有机会接触他们,就可以感觉到因为肥胖给他们带来的种种不便甚至歧视。他们一边抱怨命运的不公,一边寻求各种各样的减肥方法,锻炼,药物,节食等都会逐一尝试,过程痛苦却收效甚微,还容易反弹。
而糖尿病减重手术经过20年以上的临床实践,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公认为疗效确切的首选方式之一。手术后,病人的饮食摄入量减少,胰岛得到休息,糖尿病的各项指标就可以降下来,很多糖尿病人因此摆脱了药物依赖,不仅病情得到了很大改善,身材也恢复了正常,人生也出现了转机。

亚洲减重手术教父,打开另一扇门

在美国,糖尿病减重手术已经非常普遍,每年都有上万个病人接受这种手术。台湾中医药大学的黄致锟教授在十年前就专注到这个领域,十年的时间为世界各地的患者做了逾五千例糖尿病减重手术,没有一例出现严重的并发症,这个成绩成就了他“亚洲减重手术第一人”的美誉。
而在拥有庞大糖尿病人群的中国大陆,这类手术开展的晚,数量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很多三甲医院出于种种原因并没有重视这一术式,不少有意于此的患者找不到可以为他们做手术的医生和医院。

为了满足这些患者的需求,我们选择在这个领域和黄致锟教授合作,目前已有3年的时间,成功完成了三百多台糖尿病减重手术,为这些家庭找回了久违的幸福。明德医院还通过不断的公益手术,唤起社会对肥胖群体的关注。郑成月,刘婷婷,周春玲,吉韦加,一个个鲜活的事例,不但为这些个体重新找回人生的意义,更为许多寻求医疗帮助的糖尿病肥胖患者带来福音。

超低位直肠癌保肛手术,走在行业前列

超低位直肠癌手术治疗,因为病灶距离肛门太近,最简单的术式就是连同肛门切除,之后在腹壁造一个瘘口,使粪便从这个造口排出,病人术后的生活品质因此受到极大影响。此类患者都有一个强烈诉求:保留肛门。

然而,大部分公立医院为了降低术后复发率,或不具备完成保肛手术的能力(技术,设备,时间等)以及同理心,大多会采取简单的肛门切除术式来做低位直肠癌的根治,由此造成一些可以实施保肛治疗的患者永远丧失了保留肛门功能的机会。
超低位直肠癌保肛手术方面,日本医疗界处于世界领先的位置。机缘巧合,我们得以和这方面权威的日本专家合作,为一些在公立医院判为无法保肛的癌患者成功保留住了肛门功能。

阿图葛文德医生说,现代医学不断发展,技术日新月异,真正的考验已不再单单是祛除病人的病痛,而是医生热情亲切的服务以及将心比心的态度。我很骄傲地说,明德的医生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