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近年来慢阻肺的发病率越来越高,据预计,到2020年慢阻肺将成为全球第三大死亡原因。随着医学进步的发展,医护人员的主要工作不仅仅只局限于诊断和治疗上,对于患者身心健康的康复、减少疾病的复发也是非常重要的。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呼吸与微重症医学科的主治医师赵红梅教授来给大家讲讲关于慢阻肺的康复治疗。

嘉宾介绍

赵红梅

北京博爱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

擅长疾病:各种肺炎、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支气管扩张、肺癌、慢性肺病的康复治疗。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什么是慢阻肺呢?

    answer

    赵红梅: 慢阻肺从定义上讲,叫做气流持续受限,主要是和气道炎症相关,雾霾、吸烟都是导致它的主要因素。炎症颗粒持续作用会导致气道结构的变化,例如肺泡受损,破裂,融合等,由此会导致病人出现持续的呼吸困难、咳嗽、咳痰、喘息、胸闷等症状。
  • Question

    慢阻肺的危害程度是?

    answer

    赵红梅: 慢阻肺在它急性加重的时候会出现严重的感染、呼吸衰竭,甚至严重要上呼吸机,所以它的死亡率是很高的。人是一个整体,大脑需要心脏供血,心脏需要肺部供氧,如果呼吸都衰竭,心脏一定会受很大影响。慢阻肺还有全身的并发症,例如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骨质疏松,糖尿病,心血管系统都会受到影响。
  • Question

    肺康复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answer

    赵红梅: 肺康复不同于传统的肢体康复,它叫做脏器康复。首先要做运动心肺测定(在病人运动中采集一些数据来测定病人的心肺功能)。然后给每个病人制定个性化的运动处方。肺康复讲究的是对一个患者进行一个综合性的、多学科的、个性化的康复治疗。这整个康复治疗过程中最主要的核心和基石是运动,肺康复同时包括了运动训练、教育和心理行为等其他方面。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189期:治疗“沉默杀手”慢阻肺 运动康复至关重要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近年来慢阻肺的发病率越来越高,有预计说到2020年慢阻肺将成为全球第三大死亡原因。随着医学进步的发展,医护人员的主要工作其实不仅仅只局限于诊断和治疗上,对于患者身心健康的康复、减少疾病的复发也是非常重要的。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呼吸与微重症医学科的主治医师赵红梅教授来给大家讲讲关于慢阻肺的康复治疗。赵主任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赵红梅:主持人好,腾讯视频的网友大家好。那我也很高兴来到《名医堂》这个节目,然后跟大家一起分享慢阻肺以及慢阻肺的康复治疗。

主持人续续:赵主任,慢阻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疾病?我觉得很多人可能都听说过名字,但其实都不太了解。

赵红梅:慢阻肺实际上是从定义上来讲,它就叫做气流持续受限,然后它主要是和气道炎症相关,是包括有像现在的雾霾天,还有吸烟都是它最主要的一个危险因素,那么它这个炎症颗粒持续作用会导致气道结构的变化,比如说肺泡受损,破了,融合了等等,那么这个疾病最终导致大家就会出现,病人就会出现这种持续的呼吸困难、咳嗽、咳痰、喘息、胸闷等等这些症状。那么它不仅仅局限在呼吸道,它还有全身的并发症,比如说病人会出现活动耐力越来越差,那这种病人因为老喘,所以它还有一个问题,会出现很焦虑、很抑郁。

主持人续续:心理上也会出现问题,是吗?

赵红梅:对,所以他还有全身其它骨骼的问题,骨质疏松,糖尿病,心血管系统都会受到影响。

主持人续续:慢阻肺还会引起糖尿病、骨质疏松?

赵红梅:对,它是一个全身的炎症反应疾病,所以原来只是觉得慢阻肺只在肺,后慢慢大家就会发现它会引起全身一系列的疾病出来。

主持人续续:那也就是说这个疾病其实是一个还很危险的疾病,要引起重视的是吧?

赵红梅:对,它急需引起重视,因为从世界卫生组织它有四大慢病,一个是呼吸系统疾病,一个是心脑血管疾病,然后是肿瘤,还有一个是糖尿病,那这样的情况,那三个病其实大家都重视的特别好,比如说病人都会知道,我怎么样去,多长时间测一次血压,多长时间测一次血糖,这个病人都关注的特别好,那我要定期去察看我没得肺癌或者其它地方的肿瘤,他都会看,唯独像慢性呼吸道疾病,尤其慢阻肺这个疾病。

主持人续续:大家不太了解,认识度不高。

赵红梅:认识度很低,所以这个病我们一直在说它是高发病率、低知晓率。

主持人续续:可是我一听这个名字,慢阻肺,我老觉得这是一个不太打紧的病,就是好像跟感冒或者是说一些呼吸气管的炎症这些很像,就可能不太会危急生命,重视程度没有那么高,那一说到肿瘤、癌症,我们立马就提高警惕了。

赵红梅:对。因为这个其实可能还是我们有责任,因为我们作为呼吸科医生来讲,宣传得不够。所以很少看到呼吸科医生到媒体上去讲慢阻肺,讲得很少,其实这个雾霾天这么厉害,对呼吸道影响这么重,呼吸科医生真应该把这个普及工作做下去,尤其是这种科普性质的东西。还有一个就是这种呼吸道的疾病,它和心脏病有一个本质的差别,是我这样理解,因为我经常会跟病人也这样讲,如果你心绞痛一分钟都不会忍。

主持人续续:是。

赵红梅:你一定说我立马上医院,对吧?我心口有点不舒服,我肯定是立马我要到医院去,那么对于慢阻肺的病人来讲,就像我们之前讲,说这个病人如果说我去超市,我从家到超市,我可以是十五分钟,我就到了,我从超市回来,我两手拎满了东西还可以。

主持人续续:满载而归。

赵红梅:一年以后,我只能拎一袋东西了,两袋我拎不了了,然后我的速度也从十五分钟减成了二十五分钟,但是我会想是因为我岁数大了,因为慢阻肺的发病年龄主要是在中老年人了,他四十岁以后的发病率会比较高一些。所以他会觉得说,我这个岁数大了嘛,大家都能理解,对吧?没关系,等我再过一年,我一袋都拎不了了,我本来走二十五分钟,我现在走四十分钟,但是病人是觉得,我依然能去超市,我的生活还可以。

主持人续续:能够进行下去。

赵红梅:他只是对呼吸系统疾病这个运动能力的下降,他是逐步逐步的,他不会说突然一下,说我昨天还箭步如飞,我今天咵一下在床上动不了了,他不是这个概念。所以对病人来讲,我也没有那么迫切,我只是急性发作,憋的不行了,我用了药,医生给我治疗以后,我好了,我现在不那么喘了,所以它对康复的意识也就没有那么强烈了。

主持人续续:就是温水煮青蛙其实是最可怕的是吧?那刚刚我们说到2020年可能这个慢阻肺将成为全球第三大死亡原因,我觉得这个听起来还是挺恐怖的,那我们身边真的有这么多慢阻肺的患者吗?

赵红梅:有啊,在我们国家2013年的时候做了一个大样本的流调,然后就发现40岁以上人群慢阻肺的患病率能够达到12%以上。

主持人续续:12%,有这么高?

赵红梅:非常地高,也就是说你十个人当中就会有一个,新的数据已经出来,但还没有公布出来,比这个数字要可怕。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那么多人去重视它。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也简单讲了一下慢阻肺就是平时的一些症状,那其实可能跟我们一些感冒什么的一些症状很相似,是不是很多人都意识不到,说我自己有这个慢阻肺这个病?

赵红梅:对,就是这样。因为很多人对于呼吸系统疾病来讲,咳嗽,咳痰是一个共性的问题,你感冒也会咳嗽,肺炎也会咳嗽,那么相对来说慢阻肺也会咳嗽,肺癌也会咳嗽,这个咳嗽没有特异性的咳嗽,但是很多病人因为胸闷、憋气、呼吸困难,他第一时间不是上呼吸科去就诊,他是上心内科去就诊。

主持人续续:他总觉得是心脏不舒服。

赵红梅:因为病人会觉得我一憋了是心脏的问题,所以还有就是,我们的肺功能检查,因为检查慢阻肺到目前来讲比较公认的标准还是肺功能来诊断,那肺功能又不像说我扎一个手指血糖,我测一个血压那么简单。所以很多人在做起来,他又有一定的顾虑,他不会说是,而且尤其是我们体检项目并没有把肺功能当成一个常规体检去筛查,其实我们是建议在40岁以上有吸烟史的病人,不是病人,就是吸烟史的人,应该是每年去做一次肺功能,在你体检的时候。

主持人续续:我明白,您刚才讲的这个查血和心电图其实我们体检的时候每年都做,可是做肺功能这个是不是就是吹气,然后看你肺功能有多大。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我自己都没有太重视这个事,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感觉。

赵红梅:年轻人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或者是说你没有太多的高危因素,你不是说长期抽烟的人,这些可能就是这种高危因素低一点的话,年轻人倒不需要,我们倒建议40岁以上的人,有吸烟史或者以前就有比如得过很严重的肺结核的,或者原来有过支气管扩张,等等有肺部基础病的病人还是希望去做一个肺功能。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慢阻肺的高危人群就是这一类人群呢?您刚才说的这几个发病原因?

赵红梅:对,抽烟是最主要的致病因素。

主持人续续:抽烟,40岁以上的抽烟人群,很危险。

赵红梅:很危险。

主持人续续:那在临床诊断上,我们就靠肺功能的一些测试就能够诊断出来这个慢阻肺是吗?

赵红梅:对,基本上是靠肺功能就可以,靠肺功能来检测看你有没有气流的受限,而且这种气流受限在使用了舒张支气管的药物以后,是依然存在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药物不能够对它进行缓解是吗?

赵红梅:对,这种气流受限,不是,症状是可以缓解的,但是你从检查的这个数据来讲,为什么说这个气流受限是持续存在,不完全可逆的,就是它可以有部分缓解,不能恢复到正常,这就是哮喘和慢阻肺区别很大的。

主持人续续:对,说到这个症状,我觉得跟哮喘也很像。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那哮喘的话,我们都知道一到花粉季节什么的,哮喘病人就容易引起这样的反应,那我们的慢阻肺患者,除了您刚才讲的,就是做这些体力运动,那跟季节什么的,其他还有没有一些发病的原因?

赵红梅:慢阻肺一般来说它跟寒冷、受凉以后,病人会感冒等等这些都是它一些诱因,所以这种病人原来是在秋冬季节,天气变冷的季节会加重,但不是说接触花粉,没有致病源在里头。

主持人续续:这一点跟哮喘完全不同。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那也就是说我们的患者只要意识到自己是,如果是觉得自己肺功能有问题,然后去做检查的话,其实在临床上来确诊慢阻肺其实还是比较明确的是吧?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不容易造成误诊和漏诊?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只不过大家有的没有这个意识,就像您说的去心内科去看了。

赵红梅:对,他就走错了地方,还有病人可能觉得,如果查完了说心脏没问题,心电图是好的,但我还挺憋的,除非他说我咳嗽的受不了,我咳痰很厉害,他会到呼吸科来看的。

主持人续续:那所以除了我们现在做慢阻肺患者筛查,一般还是患者主动就医,有做这种体检的筛查之类的吗?

赵红梅:我们现在咱们还做不到,说提前筛查,因为我刚才讲肺功能在体检当中不是一个常规项目,我倒是挺建议有关部门能把它纳入到四十岁以上人群常规筛查。然后主要是病人有了症状以后才会来看,所以很少是说我们能提前把它筛进来。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慢阻肺它的危害严重程度那么高吗?会导致人死亡是吗?

赵红梅:对,慢阻肺在它急性加重的时候会出现严重的感染、呼吸衰竭,甚至严重要上呼吸机,所以它的死亡率是很高的,而且这种病人是全身综合反应,你在这个时候,你就想你全身所有脏器,大家都觉得说我是靠大脑来支配,我所有的活动是大脑来支配,那心脏是负责给你供血,谁给心脏供氧呢,这个肺很重要,你的呼吸很重要,如果你呼吸都衰竭,心脏也好不到哪儿去,也好不了了,一定是受影响,人是一个整体。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慢阻肺它的病程其实也是分轻、中、重度是吧?刚才我们讲的到最后的话,就是非常严重的这种患者。

赵红梅:它是这样,慢阻肺从分期来讲,分一个急性加重期,还有一个临床稳定期,那一般的,它不用轻、中、重分,现在分是用肺功能分级,有轻度、中度、重度、急重度,这是按肺功能来分,然后再按照它的一个是危险因素,就是他每年发病的频率,急剧加重的频率,还有他呼吸困难的情况,又把他分成ABCD四个组,这是国际分组,分成四个组,目的就是为了给你更好的治疗建议。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我们慢阻肺在临床上的治疗的话,主要是靠药物来治疗吗?

赵红梅:现在慢阻肺是这样,一个是,它分两个期,不同的期肯定治疗方法不一样的,急性加重期,我们首先要保命是最主要,缓解症状,让病人最大限度减轻痛苦,你想病人有的时候憋的时候真的是倒气倒不过来,我们可能会用各种手段,比如说呼吸机,有创的、无创的等等,包括雾化治疗,包括药物一系列的治疗,这是急性加重期,你就在治疗,根据它不同的程度,还包括你有抢救的成份在里头,这是急性加重期。那在急性加重期的时候,病人如果在你平常咳嗽、咳痰、喘,整个症状有了明显的变化,你出现发烧了,咳黄痰了,喘息加重了,包括你平常使用的药已经无法控制你这些症状了,你是要把这个药物加量来使用的时候,这个时候是叫急性加重期。我也提醒广大的网友,如果你家里有这样的病人,你在这个时候第一时间要上医院去,而不是在家里我自己判断到了哪一个程度了,这会贻误你的治疗时机的,所以你这个时候一定要去医院,那我跟广大的网友和病友来讲,我们更多的是要控制在稳定期的治疗,因为稳定期的时候你一定是在家里的,这个时候的治疗一定是有长期的吸入的支气管扩张的药物,那么同时加上一些康复治疗,对你来讲可以使你的生活质量得到一个质的飞跃。

主持人续续:那您刚才讲到这个康复治疗,是不是就是做一些简单的运动就可以了呢?

赵红梅:肺康复,其实不同于传统的这种肢体康复,它叫做脏器康复。所以我们在做脏器康复的时候,一个是你要评估病人心肺功能,评估他运动状态下的心肺功能,所以我们一般会给这样的病人来做一个运动心肺测定,就是你在运动中采集一些数据来测定你的心肺功能,你能耐受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每个病人给的运动处方都是不一样的,这个叫做个性化的运动处方,也就是说康复是讲究,尤其是肺康复,他是讲究的是对于一个患者进行一个综合性的、多学科的、个性化的康复治疗。而且这个整个康复治疗,它包含了很多的内容,那么最主要的核心和它的基石是运动,那么它同时包括了运动训练、教育和心理行为等等,但又不仅仅限于这些,它还有很多,包括还有营养等等,目的是什么?改善生活质量,提高健康相关的这种生活质量,然后提高你的运动耐力,还有就是关注病人的身心健康,而且还是需要使你这一次康复能够养成一个习惯,使你这一次获益能够长期地维持下去,使得你肺功能下降能够减缓。有一个观点,很多人都在问,赵大夫,我做了康复以后,是不是我这个慢阻肺就没有了?我是不是就好了?我想你是不是心里也有这样的疑问,是不是我就好了?第一个,做康复不能够使你原来已经形成的毁损的肺功能恢复成正常人一样。

主持人续续:就是不可逆的。

赵红梅:之所以叫不可逆,所以你用什么办法它都回不去。

主持人续续:对的。

赵红梅:就像一个70岁的人,你说我经过什么样的整形,什么样的状态,能让他变成20岁,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在现阶段是不可能的,可能以后随着医学的发展慢慢,一切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但是对于这种,我们来讲,做肺康复是干什么?能达到什么?就是减少你的症状,使得你不会没完没了老是喘,咳嗽、咳痰,呼吸的症状会给你减低,还有减低你的,阻止你这个肺功能过快的下降,因为很多,我们正常人的肺功能是这样,从0岁到20岁会达到一个巅峰,然后从20岁往后就慢慢慢慢地往下走,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差,这个很容易理解。90岁的人和50岁的人肺功能一定是不一样的。那么慢阻肺的病人,每年的这个下降速率是很快的,我们做肺康复是阻止把你过快的速率减缓一点,把你陡坡变成缓坡,主要是这样一个目的。还有你这样的速度,还有一个提高的运动耐力,也就像我们刚才讲,你上超市去,你可能要走四十五分钟了,本来从十五分钟走成到四十五分钟,经过康复训练以后你依然走到十五分钟、二十分钟的状态,你依然可以拎着东西回来,我们能达到这样的目的。然后再有一个就是心情愉悦,你就想一个人天天,哪儿都不能动,很多病人告诉我都出不了门,下不了楼,你想想这样的心情。

主持人续续:慢阻肺患者就是一直躺在那儿,是不是?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一动不能动。

赵红梅:他一动我就喘,我坐在这儿没事,我一动就喘,那我就选择不动,这个是呼吸病这种病人最大的一个自我保护,其实人都一样,像我们也会这样。

主持人续续:找一个最安全、最舒适的状态。

赵红梅:对,比如说让你去跑马拉松,你说我根本跑不下来,我肯定不会拼了命去把这个马拉松跑下来,那么我跑一千米还可以,我就跑一千米,人都会这样,我跑到一千米不会很忍受,我就跑一千米。病人也一样,你让他走一站地我走不了,我不走正好,我不喘啊。所以我就不动。

主持人续续:刚才其实您讲的这个康复训练,其实它包括很多的方面,那它这个是在医院完成的还是患者要在家里就可以完成?

赵红梅:他完全可以在家里完成,我们在医院里只是给他评估了一个运动心肺的功能,然后我们给他制定一个根据他自己的情况制定出一个适合他的运动处方。然后我们是让病人,现在包括国际上的一些很多的研究,包括指南的制定,也是建议病人能够做什么呢,去做你在医院做一个两个月一个疗程这样的强化训练,就是因为我给你制定的运动处方,你回家是达不到这个强度的,你要在这儿做两个月这种强化训练。

主持人续续:先在医院做两个月的强化训练。

赵红梅:然后回去以后按照这个强度,你一定是衰减的,因为最简单的时候,我说你在这儿,比如我让你在跑台上走,我会监控你的心率、脉氧等等,你在跑台上按照我给你的强度走,你回家以后你达不到,都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不仅仅是病人,我们也是,我是每天都快走,但是你的速度可能就达不到我的速度和我给你的当量值,但是你一定会有衰减,所以就建议每半年来强化一次,这样的话可以保持你的持续获益不衰减。

主持人续续:那一般这个疗程是多久,还是每天都要这样做?

赵红梅:隔一天来一次就行,而且如果你说,实在说我觉得我不方便,我们会建议病人一周来次,剩下的时间再家按照这个,这样效果也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续续:可是我觉得可能大多数慢阻肺患者应该都没有这样的意识,我觉得一般人是不是会认为,哎呀,肺,吃药就能好,就可能觉得我为什么还要做运动。

赵红梅:对,确实是这样的,就像你说的不仅仅是患者们,有很多医生也没有,但是现在好了,从我们去年做了一年的肺康复巡讲,我带着我们学会这些专家,全国各地去做巡讲,去跟大家讲肺康复有多重要,那呼吸科的医生一定要重视这个肺康复,我们要在病人急性加重期的时候,甚至他在呼吸ICU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我们就要把健康介入进去,这样的话减少,能减少什么?

主持人续续:ICU病房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做康复吗?

赵红梅:介入进去,这样的话你带呼吸机的时间会缩短,你在ICU住院时间会缩短,然后你恢复的会快,拔管成功率会高,我们对医生的教育是把这一部分都加到早期当中,跟患者的教育,这一部分是医生去做,教育患者的时候,在你稳定期稳定一个月之内,一定要早期开始康复,越早开始你越获益,很多病人,一开始很多病人不理解,说我都喘成这样了,我去上个厕所我都喘,你还让我动,我怎么动啊?

主持人续续:你给他运动的时候,他不会喘吗,他也会喘的。

赵红梅:所以我们运动处方为什么叫个性化的,是因为你不同时期不同的状态给你定的,如果你一开始连上厕所都不行,我肯定不会让你上跑台去跑,我们会给你一个适合你的方法,让你去做,给你一些,所以你达到很好的状态的时候,尤其是说有的病人说我就能走一分钟,没关系啊,你就走一分钟,停下来,你休息五到十分钟再去走,我们很多病人都是这样在走的过程中,直到一周以后,两周以后,他自己就,你不让他来他都来,因为他获益了。

我给你讲一个例子,我们最开始做,我在十年前,十多年前最开始做肺康复的时候,那个老先生就是,平均一年要有七到八次住院,次次抢救。

主持人续续:很危险。

赵红梅:每回急的不行,所以他们家以后老住院老住院,家属跟我们也熟了,然后家属就特别有意思,经常就直接把他推到病房来,都不经过门诊、急诊,直接推病房住院,后来我每回都动员他,我说你做做肺康复,你试试,他说的我都动不了,我怎么做啊,后来到最后,这都过了几年,我说你每年住这么多回院,你这命早晚就交代到这儿,老这么住院。那时候他才六十几岁,岁数并不大,后来有一回他就同意做了,做了一个星期以后,他自己说我天天来行不行,你别让我一个星期来三次,我天天来,到最后他自己才说,我一开始就是为了给你面子,说咱们俩这么熟了,我老不同意,也不合适。但是我做完以后,我就觉得我确实获益,那个病人现在你知道他的状态,他基本上两三年都不会住一次院,而且他和他老伴两个人,又能去海南玩去,又去什么,反正到处旅游了。

主持人续续:旅游也可以。

赵红梅:旅游也可以,非常好。还有一个病人也是,我前段时间,上个星期去专家门诊,我还说,我说你玩疯了。一个五十几岁的女性,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她原来就是,小时候是哮喘,她这么多年一直觉得就是哮喘,她也不规律的用,反正就是频繁地上急诊去推药去,只要一发作就去推药。后来有一回她在急诊因为抢救都插气管插管了,呼吸机都上了了,然后就收到病房,等我们给她拔了管,呼吸机推掉以后,我再一次,我说你不像单纯的哮喘,你现在是哮喘和慢阻肺重叠了,这两个病同时都有了。

主持人续续:这两个病很容易同时都有吗?

赵红梅:岁数大,长期以后,你的可逆性的气流,而且你又不好好地去控制,哮喘的管理又不规范,所以它发展到岁数大了以后,这个气道的损害就变成不可逆了,所以它两个病就重叠在,又有哮喘的因素,又有慢阻肺的因素了,然后我就说,我说你做做康复,后来她倒还挺配合,她说行,那我就做吧。然后就做了一个疗程,发现做了一个疗程以后,她说我觉得我挺好的,我再做一段时间吧,她等于又接着做了一个疗程。然后这样到夏天了,她说,赵大夫,我想出去旅游一趟,我说你上哪儿啊?她说我想去云南。我说你能把这海拔降低点吗?你这个,她说我这辈子活到这个时候还没坐过飞机呢,因为我不敢出门,她说可是我觉得我这半年特别好,一点都没犯过也不喘,而且她比较规律的用药,依从性,讲了很多,给她做了很多宣教,然后她就依从性还比较好,后来就开始,说去趟,她说可是家里都定好了,都想说这么多年她都没出去过,那她丈夫也没有出去过,就因为陪着她,都不能走,一家人都不能走。现在她就觉得她挺好的,就说去,我说那你去那儿带着什么什么,我说不行,你就赶紧回来。结果她特别好回来,告诉我好着呢,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一年跑出去好多趟,她说我可算知道喘气是怎么回事了,她说原来我就是脖子像被人勒住了一样,没有正常通过气,她说我现在一口气呼呼就喘到底下来了。

主持人续续:我们都觉得呼吸其实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可是对这样的患者来讲。

赵红梅:很痛苦。

主持人续续:很奢求的一件事情。

赵红梅:对,她说我突然觉得把这个气都喘,这个气一下子吸到底的感觉太美妙了,然后她就会一直都在坚持,每年,我说你无论怎么样,每年两次的强化一定要来做,所以她就一直,我们现在这种病人有很多。

主持人续续:是患者真的是受益的。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能够实实在在地看到效果。

赵红梅:她感觉到至少是她的生活质量改善了,她要不天天在家里,她说你不知道我原来在家,因为她老生病,你想想你家里头老是有一个老生病,家庭关系肯定也会不是那么和谐,所以她就说,他们都不爱管我了,都那个什么,我说你不好好的,你本来可以好好的呀,所以她现在她觉得夫妻感情也特别好,两个人老出去旅游去,去年一年告诉我走了四五个地方,我说你可真行。

主持人续续:比咱们出去的还玩得多。

赵红梅:对,我们没有时间,然后她就可以去旅游,出去玩去,所以特别高兴。

主持人续续:是,真的挺好的。

赵红梅:整个精神状态都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赵主任,我知道,其实我们以前说到康复,多指的一些运动康复这些,那其实内脏康复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个挺新的概念,然后您这十多年来一直都在去推广普及这个事情,我觉得应该遇到的困难也应该还挺多的,而且还有一个,就是这套理论知识、实践方法是从国外直接引进过来的吗还是跟我们研究中心自己家独创的方法呢?

赵红梅:是这样,肺康复其实你要说它的历史吧,它没有那么久远,它不像说搞肢体康复,大家搞的时间又很成熟,又很久远。

主持人续续:我们一想就是因为这叫康复。

赵红梅:这种肢体的康复,接受度特别好。为什么这样呢?因为这个病人,你比如说我昨天还好好的,我今天一下子脑梗了,然后我就偏瘫了,你最强烈的欲望就是说我能自己走,我能这个肢体活动起来,但是在做这个肺康复的时候也是曾经这个慢阻肺也是这样,病人都喘,以前的治疗方法,医生一定是告诉病人说,你待着别动,因为你一动就喘,所以你不要动,那么多少年来都是这样治,就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有个医生就觉得都不动这个事情,对病人生活质量特别差,眼瞅着看,比如说五十岁的人得了慢阻肺,那基本上就越来越差,瘦的跟什么似的,人就不行了,所以他就开始试着让他的两个病人,他就带着他动,带着他运动,然后逐渐逐渐给他加量,后来他发现这两个人状态非常好,比不动要好得多,所以他就在五几年的时候,最早他提出来一个以运动为核心的肺康复。那到了70年代的时候,就被美国的胸科医师协会重视,他们就出了《指南》共识的东西,就命名肺康复。我们国家开展起步会比欧美国家包括日本要晚一些,所以我们最开始也是从《指南》,从文献,包括到日本去学习,把这些先进的东西学回来,但是在我们这些年的实践当中,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情不一样,欧美可能现在肺康复在我们国家医保体系里还不被报销,是不能报销的,那这样病人负担就会很重,我们就会结合我们的国情,给病人一些我们的这种小的改进,什么的,让病人加入我们一些传统医学的东西,给病人给他一些锻炼的方法,这样可以保证又经济而且还达到目的。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的。所以就是说有国外引进的方法,也有我们自己。

赵红梅:自己自创的一些方法。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您这边一共接受过多少慢阻肺的患者来做肺康复?

赵红梅:如果这么多年下来还是挺多的,我觉得病人也逐渐逐渐,几百个病人还是有的,病人还是逐渐逐渐接受了,而且病人是最好的宣教者。

主持人续续:对对。

赵红梅:他会在看别人,我们会让病人说你做肺康复,病人说我不做,我以后再说吧,他不好意思跟你直接说我就是不做,但是他会那以后再说吧,然后我们就让他去看正在康复的病人,让病人以现身说法告诉他,我到底获益没有,是不是医生在忽悠你,然后你那个什么?所以他一看到别人做,很好,他也会去做,所以这样的话,你有一个示范作用,所以病人就会觉得,还是不错。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所有的慢阻肺患者,您觉得适用于这种训练呢?

赵红梅:不是所有的,康复也是有一些标准的,绝大多数人是可以的,那么有一些人,比如说你是急性心梗,急性冠心病,在半年之内的我们不主张你去做。

主持人续续:有一些并发症。

赵红梅:对。还有就是说你有关节病,关节问题了,你走不了,所以你下肢运动是不能做,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告诉你做一些上肢运动,做一些呼吸操,或者是说打一下太极拳,八段锦等等这一系列的,就是不太用你膝关节的,因为很多老年人他会有关节的疼痛,退行病变等等这些,所以你就加一些适合他自己的运动,总之就是动比不动好,然后就是从《指南》上来讲,从我们一些经验上来讲,越是强度高的训练,病人获益越好。

主持人续续:那其实您刚才讲到,不断讲到每个人运动方法不一样,很个性化,那其实如果说个性化的话,对于我们医护人员其实工作量,还有信心程度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那能有多少人来跟这些人?

赵红梅:我们其实在做康复,现在可能是我们现在设备能够,理论上来讲应该是一对一的去看,这个就会比较,如果他在做训练的时候,所以我们现在基本上是两个人看三台设备,因为确实一对一实在是人力没有那么多。

主持人续续:中国的医疗环境大家都了解的。

赵红梅:因为每一个人的,为什么要做个性化?因为每个人运动方案不一样,比如咱俩,咱们做完运动心肺测定,你一定是比我要好,因为你年轻。

主持人续续:那也不一定,我体育成绩很差的。

赵红梅:你运动耐力可能比我好,所以给你的强度跟我可能就会不一样,这是每个人运动的量是不一样的,那还有就是适合你的,能够做到的一些也不一样,那可能有的病人开始状态特别差,我可以让他用卧位踏车,以六十几度、七十度这种倾斜的一个仰卧、半仰卧踏车状态,他就可以,等他状态好一些,通过这个锻炼他状态好一些就可以到另一位踏车上或者走平板,还有一个连踏车不行,很差的状态,可以让你平地走,给你限定速度,六分钟步行你来走往返的距离,但即便是这样,我经常会把这个功课布置给病人,说你回家做,你家的房子也够大,你也可以走下来,但是基本上完不成,也就是说病人一定是在医生的督导下或者医护人员督导下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所以每个星期至少两个月来一次医院做一次强化,强化的目的就是你至少每个星期两到三次来做,才能保证这个效果。要不然你说我这一次锻炼完了,一年以后,他就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了,这个获益值最长保持在一年的状态。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个事情坚持实在是太重要了。

赵红梅:对,所以一定要有督导,所以我们专门有护士打电话,有工作人员,您今天的训练程度有多少?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

赵红梅:您今天要做什么什么。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部分随访这部分工作也很重要。

赵红梅:工作量很大。

主持人续续:还得不断地催患者,帮助他完成。

赵红梅:对,因为现在全民健康,大家都对这个运动会。

主持人续续:意识越来越强了。

赵红梅:意识越来越强了,所以督导工作比原来好做多了,你一说病人主动就告诉你,包括我的病人到我的门诊来复诊的时候会告诉我什么时候运动了多少,拿一本给记下来,写的很认真的。

主持人续续:没准还可以用我们微信记步,每天走了多少多少步,您可以刷他的朋友圈直接看到。

赵红梅:我们是希望能,我们也在开发一些这种APP,能够把它的在运动状态的,因为你光走步,我看不到你消耗了多少,我们叫代谢当量值,你能达到一定的值才可以,所以这些可能需要一个研发,把它弄出来。

主持人续续:专业的。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那您做肺康复训练的患者是所有都是慢阻肺患者吗,还是其他肺部疾病的患者也需要做肺康复,大家有没有意识到的?

赵红梅:对,我们不仅仅是慢阻肺,包括肺动脉高压的,包括肺间质纤维化的病人,就是所有慢性呼吸道疾病的病人都适合做,包括支气管扩张的,哮喘的这些都可以做,那还有肺康复不仅仅局限在呼吸系统疾病的病人,那么它还有什么呢,比如说大家说脑卒中以后都是在做肢体康复,但是脑卒中以后的肺康复也非常的重要。

主持人续续:脑卒中的肺康复。

赵红梅:脑卒中的肺康复是这样,就是卒中以后,很多病人会影响他的吞咽功能,影响他的呼吸道的呼吸功能都会受损,所以要锻炼他的呼吸机的力量。这个也是很重要的,减少他的并发症等等。

主持人续续:不光是慢阻肺患者。

赵红梅:不光是慢阻肺,那么还有就是比如说脊椎损伤的病人,尤其是高位脊椎损伤的呼吸功能障碍非常的明显,病人,很多这样的病人是死于肺部感染,他反反复复的肺部感染,因为他自主能力差,没有阔气能力差,没有办法往外咳出来,怎么样去训练这些病人。

主持人续续:就是每一个疾病它遇到的问题都不一样,是吧?我们其实对待方法也是不一样的。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其实康复这个学问也真的是很大,听您讲了以后。

赵红梅:很大,而且肺康复涵盖非常的广,不仅仅是内科病,比如说病人胸腹部手术,上腹部手术的病人,围手术期的康复,术前康复和术后康复就会减少你术后并发症的出现,减少你抗生素的使用等等非常有好处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近些年可能大家对这个康复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了,好像也知道就是一些疾病,我一定要去做一些康复,包括现在还有,我知道的一些比较浅,像产后康复,大家最起码这个意识在提高。而且我还有听说康复它的医学发展是跟国民经济是完全成正比的。

赵红梅:对,是,你看我们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时候大家都属于吃不饱的状态,没有人意识到康复,也没有人在搞康复,随着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康复越来越被人重视,之所以现在肺康复不像我们最开始做的时候那么困难,就是病人你跟他讲他就会有意识,他就说,可能原来我们基本上是说十个病人,你动员,反复动员,有一个能参加就算不错了,现在基本上是说,你跟别人说你需要做一做康复,他第一次不做,你再动员他两次就会做,而且现在根据通讯网络,信息比较发达,我们讲完以后,我们会跟病人,或者有时候病人岁数大,就跟他孩子讲,你上网去查一下,你看看国外这些病人是不是需要做康复,病人能获得什么,人家就回去查,查完以后回来找你说我们还是做吧。

主持人续续:知道确实这一部分也是在疾病治疗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赵红梅:对,其实康复和临床不是说它是临床的补充,它一定是临床同时并驾齐驱的,就是和治疗是同步进行,而且它会延续的更长,它会让你,多简单啊,没有副作用,你用任何药都会担心它的副反应、副作用,没有副作用,经济实惠,我们教病人做一些呼吸操,然后教你打打八段锦,我们传统的医学加进去对病人确实是有好处的。那么还有我不需要大的设备去进行训练,你就是走就行,达到我给你规定的速度就可以。但是像这种雾霾天,很多人说雾霾天我就没法走了,对不对?你可以在家走,你可以在家做一些呼吸操,用一些简单呼吸训练器锻炼一下你的辅助呼吸机的功能。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但是对病人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要坚持,要听医生的话,这一点其实也很难的。

赵红梅:非常重要。

主持人续续:现在的人有一个毛病都懒。

赵红梅:但是我发现相对于老年人来讲,就岁数大的人来讲,反而会勤快一些,比年轻人勤快,因为他白天没有事情做,你就想年轻人你要上班,你工作一天你回家特别累,你就想你回家就想待着了,尤其你加个班,到家八九点了,他就不愿意动了。那老年人,他一天,他从早上起来一直到晚上没有事干,我也跟很多病人,跟我的病人给他建一个本子,然后我给他写上你要做哪些,你回家去记去,下回复诊的时候交作业,我会给他留作业,你每天做了多少,那老年人很认真的。

主持人续续:对对。

赵红梅:他会跟你交说,你看赵大夫,我这个星期的作业完成的还不错,但是我那个星期完成的不好是因为什么什么,他会告诉你。

主持人续续:我们有几次活动跟中关村社区,做老年人讲课,健康大讲堂,把课放到线下去讲,那些老爷爷、老奶奶拿本子记那些话,记得比我们上学时候做笔记还认真,可能到我们年纪大的时候可能也那样。

赵红梅:对,因为你告诉他,只要他意识到你对他好,他就会认真地去做,所以我有个病人也是特别有意思,我说你每天要做什么做什么,都坚持了几年了,我说你把那本翻出来看看你有多少进步,你从第一开始你做的到你现在做的,比那个时候,比你几年前还要好,你想想,他可高兴了,特别高兴,所以再讲个小插曲,这个病人特别有意思,他每回回来看病的时候一定会给我带一个小礼物,有时候是一块七巧的小巧克力,有时候就是给你带一个橘子,反正他每回就觉得,就把你当成家里人了。

主持人续续:他老来老来。

赵红梅:对,他也觉得他的生活确实改变很大,然后他就觉得,后来我就觉得你说,我也特高兴,虽然每回给你带的小东西真的很小的小东西,就一块很小的小巧克力,就说你要是出门诊饿了你就先吃一块。有时候给我带一个小苹果,说带一个苹果,说的,这个苹果吧特别好,我给你带一个,你中午吃完饭吃,有的时候真的挺感动的。

主持人续续:是,也可以看到赵主任工作的推进越来越容易,大家接受度越来越高,还是一片大好,这个行业。

赵红梅:尤其现在很多医生也重视这个问题了,我就觉得我们去年一年做的学会专业巡讲。

主持人续续:是在全国范围内吗?

赵红梅:我们是在全国范围内,我们去年讲了六个地区,就每个地区讲今年我们还会有。

主持人续续:六个地区,六个城市吗?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去给呼吸科讲吗?

赵红梅:我们去给医生讲。

主持人续续:所有的医生讲?

赵红梅:呼吸科医生讲,我们当时讲说一定是呼吸科医生重视了,这件事情才能往下走,因为你医生都不重视,因为现在很多医院你知道病人特别多,来的多数都是急的、重的,医生大量的精力都是用在了说我赶紧让你别喘了,因为这个病人来了以后他的期望值很高,来了你就得让我不喘了,我就觉得我治好了。如果说我治了俩礼拜我还喘,那家属一定有意见,病人有意见,他很痛快,所以医生至关重要我赶紧让你先不喘,你不喘,只要你不稳定,你赶紧出院,下一个病人还在这儿等着呢,因为病人太多了,床位又满足不了。所以这样的状态下,其实我们是希望跟医生讲,把你的康复提前到你给他治喘的状态,这个时候急性期的时候你就要把康复介入下去,以至于他出院,我们希望以后比较好的模式是把这个康复推到社区,让社区医生做起患者的监督,而不是让三甲医院来做这个,三甲医院给你做这个方案,给你制定一个运动处方,然后我们去进行培训社区医生,让社区医生把这个工作担任起来,让病人在家门口就可以做肺康复,其实这个无论从医疗资源来讲,从病人的时间的资源来讲,其实都是很好的。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也应了习大大的一句话,我们要治未病,病没发生的时候我们先把它预防好。

赵红梅:对。

主持人续续:赵主任,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节目确实也要到最后了,那最后也特别希望您能给我们大众网友一些建议,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如何保护我们的肺?特别是在这种雾霾比较恶劣的天气下。

赵红梅:是这样,雾霾的防范其实可能在现阶段来讲,我们只能从自身防护来讲,你出门是一定要戴口罩的,而且要戴防PM2.5的口罩,普通口罩就不行,那么家里头也是如果你有条件,你可以装一些巡风系统,其实雾霾还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没有办法说短时间之内就把这个给改变了,那还有就是,平常的身体状态其实还是挺重要的,无论你有多忙,你给自己半小时的时间,你哪怕说我不能去跑步,那你做一些其他的,你做做瑜珈也好,如果雾霾天你出不去,你做做瑜珈的柔韧训练等等这些,反正你就是只要运动起来就会好。那么对于四十岁以上的人,关键的一点还是戒烟,吸烟是整个呼吸系统疾病里最严重的一个危害,危险因素,你去除掉这个危险因素,你的呼吸系统的保护,你不能说我一边抽着烟,一边抱怨雾霾,这就没有道理。你把毒都吸进去你不觉得,你把毒放出来你也不觉得,你放给别人你也不觉得,然后你再抱怨这个雾霾怎么样,这是没有道理的。然后就是我们还是建议,虽然这个体检没有把它完全纳入在里头,但是如果你是吸烟人群,四十岁以上,建议你在每年体检的时候去做一次肺功能,如果你已经诊断有慢阻肺,我们也建议至少三个月一定要复查一次肺功能,还有就是康复很重要,有的时候甚至于比你用药还重要,会使你切身感受到你整个状态的好转,生活质量的好转。

主持人续续:那再次感谢赵主任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

微信扫一扫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