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乳腺癌位列女性恶性肿瘤发病的第一位,大家对乳腺癌实际上是高度警觉的,所以很多乳腺炎的患者经常会被误认为是乳腺癌,那这样的错诊和误诊甚至可以高达80%,这样也会对患者造成巨大的伤害。本期《名医堂》,我们特别请到的是北京当代医院院长杜玉堂教授来给大家讲一讲关于乳腺炎的知识。

嘉宾介绍

杜玉堂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乳腺科主任、北京当代医院院长

工作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擅长疾病:浆细胞性乳腺炎,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的诊断与治疗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乳腺炎与乳腺癌常常被混淆?

    answer

    杜玉堂: 乳腺炎有好多种,一般的乳腺炎一般不会误诊为乳腺癌。例如哺乳期急性乳腺炎,它有高烧、红肿热痛为特征。一般产后容易发生,它有时间的特殊性,不易误诊为乳腺癌。但有特殊的一种乳腺炎,易被混淆为乳腺癌,叫做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它常常被误诊、误治并且治疗困难,特别是它的发病率在咱们国家是逐渐提高的。
  • Question

    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的症状表现?

    answer

    杜玉堂: 它以疼痛、剧痛为主要症状。先疼一段时间,两三天或一礼拜以后再出现一个肿块,先疼再红肿,然后出现肿块以后,当时不红肿,先肿块一段时间,有的隔一个月,有的隔半个月,有的甚至隔五个月以后再红肿的。总结就是先疼,之后发生肿块,最后红肿。然后最大的特征是腿上会长红斑。
  • Question

    发病人群的特点有哪些?

    answer

    杜玉堂: 我总结就叫三个“3”。要诊断这个病,必须懂得三个“3”的临床特征,哪三个“3”?第一,年轻33岁或者30岁左右的女人,就占一个“3”。第二,小孩两三岁,一般小孩都6岁以下,这有一个“3”,第三,病程俩三月,病程一般平均就是三个月左右。所以总结就是病人30多岁,小孩两三岁,病程俩三月,这样的三个“3”。

访谈实录

名医堂193期:后粉红时代乳腺健康 乳腺炎防治势在必行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乳腺癌位列女性恶性肿瘤发病的第一位,大家对乳腺癌实际上是高度警觉的,所以很多乳腺炎的患者经常会被误认为是乳腺癌,那这样的错诊和误诊甚至可以高达80%,这样也会对患者造成巨大的伤害,所以本期《名医堂》我们非常高兴邀请到的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乳腺科的主任、全国中西医结合乳腺病协作组的组长杜玉堂教授,杜教授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杜玉堂:你好,腾讯网友大家好。今天跟大家讨论一个特别新鲜的题目,这个题目就叫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

主持人续续:教授,我想先问,这个乳腺炎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它的怎么会常常地跟乳腺癌混在一起了呢?

杜玉堂:这个乳腺炎有好多种,一般的乳腺炎一般不会误诊为乳腺癌,因为它红肿热痛,红的肿了发高烧,在产后发生,叫做哺乳期急性乳腺炎,它以高烧、红肿热痛为特征。这个一般产后容易发生,这段时间内,产后一两个月之内发生,因为不容易误诊为乳腺癌,因为红、肿还发烧,我今天讲的这个病是叫做特殊的一种乳腺炎,叫做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这名字。

主持人续续:有点绕口。

杜玉堂:大概有十个字才能组成这个医学的名字。

主持人续续: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

杜玉堂:这个名字大概十个字。

主持人续续:对。

杜玉堂:所以这个名字比较长,说实话,应该说病人很陌生,不知道,很多医生也很陌生,因为它1972年美国才首先报道五例,所以1972年这个在医学历史上,对一个病来说,这历史算是短的。 像乳腺炎,像乳腺癌,这都一百多年了,所以这都是老病种,大家都很熟悉。这种乳腺炎,它是乳腺炎的一种,但比较特殊,特殊在它误诊、误治、治疗困难,所以这个病很特殊,特别是现在是一个发病率,在咱们国家应该说发病率是逐渐提高的。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疾病现在的发病率有多高?

杜玉堂:这个现在发病率不能统计,1995年的时候美国有一个全世界发病率的统计,各国的发病,就是土耳其最高,地中海国家最高。那是1995年的现状,才398例,反正三百多例。可是现在我们病人发病率太高,一个月就四百多例,你说这发病率。

主持人续续:你说的在国内?

杜玉堂:在国内。一个医院每月就要做到408例,去年我一年做到408例,一个月做到三四十例,这个病人通过我这几年看,每年每月例数都在增加。所以我认为它的发病率是在增加,但是没有统计,没有确切的数字。因为什么?因为诊断开始不明确,所以到我这儿以后做的病理才能诊断出来,所以我不知道在全国的发病率。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疾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疾病,它是有一些什么样的症状表现?

杜玉堂:这应该说是一种炎症,这种炎症在乳腺里边算是比较特殊的,有临床说自身免疫性疾病,就是叫做持发性超敏反应,就是很类似我们的过敏,我们过敏叫做继发性的超敏反应,这叫持发性超敏反应,就分四类,这属于持发性超敏反应。

主持人续续:超敏反应,这个词我也没听说过。

杜玉堂:就是现在把病灶反应分成四种,四个类型,这个属于持发性超敏反应,应该说是自身性免疫疾病,所以这个病就说是比较特殊。

主持人续续:那如果这个疾病早期的时候患者自己有没有一些感知,然后是不是主动到医院去就医的?

杜玉堂:这个病应该说是她自己感知很明确,首先是疼痛,疼痛很厉害,有的巨痛,疼的需要吃止疼片,有的不疼,有的只有胀痛或者压痛,就是说疼痛感觉每人不一样,有的巨痛,有的不疼,有的只有胀痛或者触摸的时候有摸痛,所以疼痛的程度不一,但是肿块是必须的,一般都有肿块,一摸一大块,尤其早晨起来以后,突然早晨起来发现一个大肿块,很大,就特别紧张,就去医院看病,所以这种病主动求医情况下要大于乳腺癌,因为乳腺癌早晨肿块是不疼不痒的,很小的小硬块,不影响生活,所以就不去看病。可是这个不一样,疼,还有一大块,一大块就害怕,所以必然要去看病,求医,所以求医是不晚的,问题不在这儿,不在病人身上,而在于什么呢?目前我们国家很多医生不认识这个病,觉得就是一般的乳腺炎或者认为是增生或者认为乳腺癌,所以当成别的病来治疗,所以误诊率就很高,文献有百分之百的误诊率,平均起来百分之八十左右,所以误诊率是非常高的,就是医生不能得到,第一时间不能做出正确诊断,这是它的主要问题,它主要的问题来源就是他不认识这个病,他不知道这个病名,不知道还有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所以他就很难诊断,所以这就是误诊的第一原因就是医生不认识这个病,不知道有这个病,所以他就容易误诊。

主持人续续:看来我是理解错了,我以为医生会把它误诊成乳腺癌,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杜玉堂:不是,也误诊成,他把这个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误诊为乳腺癌,因为早期就是一个肿块,皮肤也不红,尤其也不疼那种人,他首先怀疑是癌,一大肿块,也不疼,皮肤也不红,医生首先要考虑是乳腺癌的问题,所以他诊断误诊是必然的,就只有穿刺或者做其他进一步检查,你才能够接着诊断。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疾病的易发人群都有一些什么样的特点呢?

杜玉堂:这个病临床特征说实话是很特殊的,也不发生小孩,也不发生老太太,都发生在平均30多岁,33岁的年轻妇女,而且都是生过小孩的妇女,而且都是小孩6岁以下。

主持人续续:这个时间段还是挺明显的。

杜玉堂:这个年龄段,这个生理的阶段,人非常特殊,我总结就叫三个“3”。要诊断这个病,必须懂得三个“3”的临床特征,哪三个“3”?就是第一,你年轻33岁或者30岁左右,就占一个“3”。一个就是小孩两三岁,一般小孩都6岁以下,这有一个“3”,还有病程俩三月,病程不会很长,也不会太短,一般平均就是三个月左右,所以这样的话就是病人30多岁,小孩两三岁,病程俩三月,你看三个“3”。

主持人续续:您总结的真好,三个“3”我也记住了。

杜玉堂:要碰到这个年龄段的妇女要来看乳腺疼痛肿块,你就要考虑是不是这个病?三个“3”后边还有几句话跟着,它是先疼后红肿,肿块发周边,肿块不是发在中心部,在乳房是一个乳液,还有周围圆的范围,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一般发在周边地区,就离乳头稍微远点,然后它往乳晕这儿发展,肿块发周边,比较远一点,然后就是先疼后红肿,一般是先疼,刚才我说它以疼痛、剧痛为主要症状,先疼一段时间,两三天或一礼拜以后再出现一个肿块,先疼再红肿,然后出现肿块以后,当时不红肿,先肿块一段时间,有的隔一个月,有的隔半个月,有的甚至隔五个月以后再红肿的,就是先疼后红肿。然后最大的特征是腿上长红斑,就是说腿上。

主持人续续:腿上还长红斑。

杜玉堂:腿上长红斑。

主持人续续:乳房长了红肿,腿上还能长红斑。

杜玉堂:这是非常特殊的一种现象,在其他炎症里边几乎看不到这种现象,就是说这种乳腺炎合并症是非常典型的,结节红斑你知道吗,就是腿上,小腿上一片红,皮下一个结节,疼,这种人如果腿上长了好多红斑就走不了路,今天来了一个病人,她就坐轮椅,非常困难,她动不了窝,腿着不了地,踝关节肿胀,躯关节疼痛,还有一种就是叫做,就没有结节,光是皮肤红,一片一片红,叫做变应性血管炎,跟红疹一样,跟斑毒一样,但不是斑毒,斑毒是发烧的这种疼痛,它那就叫做变应性血管炎,有这种皮疹的现象,皮肤、关节,这类病人,一位乳腺病人,乳腺炎症病人或者乳腺肿块,她如果走不了路或关节疼,有人腰疼,有人腿疼,走不了路,那你就会想到这多半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那别的炎症里边几乎你看不到这种现象,没有说坐轮椅来看病看出炎症的几乎没有,就看骨科或者看别的科,走不了道,看关节,看风湿,这要坐着轮椅看,你看乳腺病有坐轮椅的,乳腺癌没有坐轮椅去的,所以这就很特殊的一种现象。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

杜玉堂:医生往往不认识,还把她介绍到,介绍到皮科去了,一看她腿有红斑,就介绍到皮科了,看风湿科,要不就看关节疼看骨科,把她弄到骨科去,实际上这不是骨科,也不是风湿科,也不是免疫科,这不是皮科,这是乳腺的病。

主持人续续:好神奇。

杜玉堂:这么一周折,你看耽误诊断。

主持人续续:是。

杜玉堂:所以就误诊,所以说造成误诊、误治的现象很普遍,因为医生不理解,病人也不知道,这种乳腺病还跟腿有关系,他想不到,一般人都想不到,所以当发生这种红斑的时候,那么你就要考虑到这种炎症不是一般的炎症,跟一般炎症不一样。其次就是你彩超一看,医生诊断完病人都要看彩超,彩超一看,病人有好多豆瓣,就跟地道战一样,这儿通这儿,这儿通这儿的,好多多发地回生,这种情况下有好多脓肿,然后它们相连,彼此相连,这种情况就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癌的话是一块,跟土豆一样,这个肉芽肿就是到处都是,你得找,别的地可能还有,因为多发散栽的东西,所以病人通过彩超诊断,彩超对人体也是无要害的,你可以重复进行,所以说彩超有豆瓣和红斑,那就可以诊断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了。 那么我总结一下,就是说病史三个“3”,肿块发周边,先疼后红肿,腿上长红斑。然后B超上彩超上有豆瓣,豆瓣就是地道的意思,实际上是个管道,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你要把这几个记住了,病人或者是医生,你都能够诊断这是一种小叶性乳腺炎,所以说记住这个口诀,我老说这是口诀,这个口诀很重要。你把口诀记住了,主持人都能诊断。

主持人续续:三个“3”。

杜玉堂:你腿上长着红斑,你看着是乳腺炎,她长红斑,跟乳腺有什么关系,一般人想不到。实际是一种过敏状态,是自身免疫状态,有人并发症还奇怪,头疼,就是她乳腺炎表现头疼,头疼的特别厉害,还有就是牙疼,还有脖子疼,背疼,腰疼,还有这种现象。特殊现象就是干咳,没有痰,老咳嗽,咽部老痒痒,老咳嗽,这种现象,这种病人都是肉芽肿的并发症。有了并发症以后,如果再加上乳腺的一个炎症,那你要想到这是一种特殊的炎症,这不是一般的乳腺炎,一般的乳腺炎不会有这些并发症的。

主持人续续:是的。那这个乳腺炎是一种急性的疾病还是一种慢性的疾病?

杜玉堂:应该说是慢性病,但是发病比较急,发病比较快,常常在一夜之间发病,早晨起来突然间发现一大硬块,发病来说比较急,但也有慢的,也有的有先驱症状,就是先关节疼,先红斑,先腿上关节疼,长结节红斑,两个月以后才出现乳腺症状,我们给它叫前驱症状,就是乳腺没发病之前的时候已经有其它的症状出现了,有的人当然这属于个别的有前驱症状,有人头疼,先头疼,最后再乳腺再疼,所以这叫前驱症状,也可以叫潜伏期,它有开始有些这些现象,然后逐渐发生乳腺的症状。发病来说,应该算是慢性乳腺炎,但这个慢性病不像你想象一下,不是跟结核一样发病三个月,不是这样,它也挺快的,有的一夜之间就发生挺快,所以发病应该算比较急的,但是总体来说它还是个慢性过程,它最后红肿破块也好不了,所以应该算作慢性乳腺炎。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杜教授讲得特别好。我以前完全不知道这个病,听您讲了一下我很清楚了。

杜玉堂:这不光是像您年轻的妇女,像年轻的妈妈,都应当知道这个病。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

杜玉堂:因为她就知道一个乳腺炎,就很难诊治了,如果一生九知道一个急性乳腺炎,不知道别的病,那很难诊断成这个病,因为脑子没有想到这个病,医生都没这个知识怎么诊断呢?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

杜玉堂:我们这几年主要做的工作,我们在治这个病,研究这个病,也要大力的推广宣传普及这个病的知识,要不然大家都误诊,都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最后都是一个人乳房破到36个洞,你看见过吗?破了36个眼。

主持人续续:不能想象。

杜玉堂:不能想象。

主持人续续:这因为她没有及时的就诊,正确的就诊。

杜玉堂:没有及时的就诊,没有正确的诊断,正确的治疗,今年破一个,明年破一个,最后破了36个洞,你想她能洗澡吗?所以这病人痛苦,你可想而知。这个病说是病程三个月,有的人六年,时间长了六年,那么长的时间,你想想六年,几年之内这样的痛苦,那简直是,我老觉得这个难以忍受。

主持人续续:您说36个洞,我就难以想象。

杜玉堂:时间很漫长,那痛苦可想而知,她的生活质量,你想她不能洗澡,她也不能好好地穿衣服什么的,肯定不正常了,这样女同志她的家庭或什么,抱小孩都会受影响,所以她生活质量肯定是,你想肯定会不方便的,换药非常痛苦,塞纱条,这种病人我们应该说是一种这折磨,忍耐力再好都忍受不住,有些人就说几乎崩溃,到了这种状态。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很多人会做切除乳房的手术?

杜玉堂:有些人没办法,一般的县医院以下一般采用单个乳房切除,把乳房切掉,切掉以后也不行,也复发。

主持人续续:切掉以后也复发?

杜玉堂:对,肉芽肿手术相当困难,肉芽肿,肉芽肿,很多很多小肉芽,所以你只要留下一个,它就复发,这个病非常非常困难,你要提到复发率的问题,那国际上对这个病手术的复发率是15%到50%这么高的复发率。

主持人续续:15%到50%。

杜玉堂:平均在38%。就这么高的复发率,所以外国医生都不敢做,怕复发,老复发,你说医生肯定有影响,影响信誉,不愿意做,所以采用激素治疗,吃激素,你不是自身免疫性疾病,我就给你激素吃,大家知道好多自身免疫性疾病都是吃激素的,比如红斑狼疮或者什么都是吃激素,长期吃激素,你知道像你这样的主持人,你要吃三个月激素,你都不会当主持人了,所以就不适合,吃激素的副作用很大。

主持人续续:这个疾病的治疗,大家一般都会采用激素的药物来治疗?

杜玉堂:对,不能手术,觉得复发率高,就吃激素。吃激素,有人说吃激素变小以后再做手术,有人这么治,有人吃激素,有些能变小,你只要一减量就反弹,就复发回去,就来了,还得接着吃,一个人吃18片,吃了两片的时候就复发了,就反弹了,然后再从18片开始吃,你说这个。

主持人续续:一天吃18片,这个药量很大。

杜玉堂:这么大量的激素吃,你想能没有副作用吗,所以激素治疗也是一种办法,但是也能治好一些人,比如轻度的或者对激素效果反应非常好的人,她也能治好,但是还是复发,还有30%的复发率。有一些人根本就不耐受激素,一吃激素就全身疼或者睡不着觉,还有很多反应,所以不耐受激素的副作用,有些人干脆就拒绝,我不吃激素,我害怕,人家不吃激素,所以这激素的疗法,有一定的有效率,有效是很快的,就起效。

主持人续续:这在国际上的治疗标准就是这样子的?

杜玉堂:咱们国家的治疗,医学标准应该都是来自国际,应该这么说。

主持人续续:吃激素类的药物,其实它对应的人群是比较有限的是不是?

杜玉堂:对,开始适应一些个别对激素敏感的人或者对轻型病例,吃激素可以治愈一些病人,除了复发之外还是能治好一些人的,复发,吃激素,复发,再吃激素,反复吃激素,实在不行,变小以后,肿块不是很大,复发,等变小以后再做,有人这么干。

主持人续续:其实这个病挺难缠的。

杜玉堂:真是挺难缠。

主持人续续:疑难杂症。

杜玉堂:在医学上属于疑难杂症,非常难缠的一个病,而且反复的复发,做手术也复发,吃激素还复发。

主持人续续:吃药有人还不管用。

杜玉堂:有人还不管用,所以这个病是比较难缠,在咱们国家有些人就吃中药,当西医治不好就会到中医治这个病,吃中药,吃中药也是很漫长,不是说吃几副药就能好。吃半年,那天天熬汤药吃,有的人也好,有的人也不行,反正最后都不行了,最后的还是要手术,手术就是说要看怎么做,我的话说就看谁做。那么手术,跟手术者的经验相当有关系,不是说这肿块就在这儿,我就切点肿块,不是这么简单,肿块有肿块切除术,有区段切除术,还有的你说把乳房切除,单独切除术都不行,单独切除术,你想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的把乳房都切了,她会怎么办?

主持人续续:生活质量严重下降。

杜玉堂:肯定不符合现代治疗方案,肯定人家不会接受这种疗法,也不会提倡这种疗法,是不是这样?那么做肿块切除,你想想有肿块,把肿块切除,区段切除,这统统叫做手术的方式,这类手术方式,一般的手术,一般医生做这种手术复发率很高,你做完了,快的,第二天就给你颜色看。

主持人续续:第二天就。

杜玉堂:我们叫做闪电般复发,复发相当快,不像乳癌,做完以后五年复发。

主持人续续:有个生存期。

杜玉堂:有个复发率的问题,时间问题。这个肉芽肿,你要做不好复发相当快,我们叫闪电般复发,复发了,你说医生还想做吗?还敢做吗?病人还信任你吗?她就不想再做了,所以就到处求医,所以我们来的病人,目前来看都是外地做手术复发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失败了。

杜玉堂:破了好多好多洞,破了很多刀口,又长不上,我们再做手术,感觉很困难,但是经过我们十多年的努力,对于这些手术的方式,打开一看知道哪儿有病灶,我们的手术复发率2%以下,至今2016年几乎没有复发。

主持人续续:这么厉害。

杜玉堂:所以我们对手术的方式是很有,就是要经过一个漫长的十年的研究过程。

主持人续续:那杜教授,你接触这么多病例,跟患者,而且我知道您之前其实一直是在乳腺癌,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您怎么就去研究这样一个疑难杂症的小病种的领域呢?

杜玉堂:这很特殊,你觉得很奇怪,因为东直门外科乳腺科,乳腺科,是北京最早的1982年我建的乳腺医院,1977年我建的乳腺科,所以对我在建乳腺科方面是最早的。

主持人续续:您一直在做乳腺的研究。

杜玉堂:乳腺的手术,各种手术,乳腺癌。

主持人续续:碰到过的患者实在太多了。

杜玉堂:那么1972年的时候,我在东方医院当乳腺科主任,我发现那会叫做浆细胞式的乳腺炎,我还不知道有这个病名,2002年,我就发现这一例病人,我怎么也治不好,浆细胞没有这么困难,怎么手术都不行,后来我觉得这个病很奇怪,那还是新疆一个女的,治不好,后来我就开始,怎么这炎症这么难治,我一查文献才知道,国外上报道有这么一个病,叫做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这个病很难治,手术复发率很高,我就知道它这个,起码国外有文献,咱们得看,咱们得研究,然后看国际上发展,第三世界国家发病率最高,地中海国家发病率最高。

主持人续续:经济不是特别发达的地方。

杜玉堂:对,就是说贫穷的地方,发展中国家,你还是穷点,是不是?哪里污染最重,哪里就会发病率高,所以地中海是全世界的,地中海严格来说是一个大湖,地中海地中海嘛,叫海,实际上理解为湖,大家16国全排污,都不治理,所以地中海污染很厉害。像土耳其就发病率很高,地中海周边国家,像西班牙也属于发病率高的国家,那像日本就发病率比较低。

主持人续续:干净。

杜玉堂:欧美的白人发病率很少。

主持人续续:比较低。

杜玉堂:很少,当然这病可能跟遗传基因,跟易感性可能也有关系,但是我们国家,我从2007年开始研究,刚才我不说了吗,2002年我发现这个病,当时我不知道怎么治,后来我就研究中药治,西药治,整半天也不成,也整失败,然后我手术也复发,所以我到2007年,我才开始正规做这个手术,这样2007年到2017年,正好十年。

主持人续续:这完全您是自己摸索的手术方法和治疗方案。

杜玉堂:对,早期,早几年我也复发率20%,我也很头疼,做完一天复发,那也是很难办的事情,我们只能说免费给你做,复发免费做,再复发给你做,当然病人是痛苦的,但作为医生来说也是觉得很无奈或者很自责,但是你没有办法,后来我就努力研究这手术方式,怎么做才能不复发,怎么做才能恢复乳房外形,尽量恢复外形的形态,所以我研究,在乳晕半径开半个圈,做整个乳腺的手术,所以这样才达到复发率既要降低,我现在说是2%以下,可能比这还要低,然后就是要求外形尽量地恢复,实在恢复不了我也没办法,你来的太晚我也没办法,你如果早期来,应该是外形基本不变,你可以看看我们术前、术后的照片对比,有的做完跟没做一样,但有的就不行,这根据手术时机非常有关系,时机要早,所以手术的问题比较复杂,所以我们只能说做手术是可以治愈这个病的,这个手术时机要掌握好,要早,手术方法和方式要特别讲究,需要有相当经验的医生才可以做这个手术,否则你做了也是复发,复发了还不如不做,因为你不做,你一做的时候统的哪儿都是,本来这个范围不大,你一做反而就很大。我们做的时候就是,我老说你是个裁缝,你把这西服做怀了,你现在让我改,我得拆了重做是不是?这活一般不爱接,是这样吧?

主持人续续:但是找您来的活一般都是这样的。

杜玉堂:都是让我拆了重做,所以我感到很无奈,我没办法,我得做。

主持人续续:所以您得多到我们媒体来宣传疾病知识。

杜玉堂:所以就是一个,你得想办法研究这个病,你既然研究这个病,你就有责任治疗这个病,你应该把病人治好,所以就得,我们经常遇到一个我们说老大难,老大难的问题,你得解决,所以很艰难的走过这个十年的路程。

主持人续续:听您讲了以后,我就觉得感触还是挺深的,您之前一直在做乳腺的主任、院长,接触这样的患者是非常多的,这个疾病等于是乳腺这个疾病里面是很难攻克的一种,您觉得是您的技术新高度,应该是这样的,要战胜它。

杜玉堂:因为退休了以后,你要是再做乳腺癌,全面研究乳腺疾病,你有时候就力不从心,你条件也不一定具备了。

主持人续续:或者您已经,这些都已经觉得。

杜玉堂:要选一个力所能及的,我能做这个事情的工作,比如说这是炎症,炎症可以治疗,可以解决,手术可以研究,可以改进,不需要什么先进的设备,什么现代的什么什么,不需要那些东西。比如说现在我研究乳腺炎,靶向治疗,基因,我没有这个条件。

主持人续续:要团队。

杜玉堂:需要一个强大的基础条件,退休以后,所以说单向匹马了,你要想一个力所能及的,你做点什么,你做什么适合于你,你考虑,你非要研究乳癌,那乳癌是我一个人治得了吗?那乳腺炎,挨着乳腺癌可以,这毕竟是一个炎症,它也不会死人,也没有大的风险,顶多就是外形不好看,但是你把这个病解决了,切除她的痛苦,就是好事。我现在有些病人,这病不要命,你死不了,那死不了的病就不治吗?

主持人续续:不是。

杜玉堂:尤其是妇女来说,对乳腺的病,虽然说目前没有发现因为这病死亡的病例,但是长达半年甚至几年的痛苦,你可想而知,这病难道就不治吗?就观察,不管它,有人就不治,叫做等它自愈。

主持人续续:可以自愈吗?

杜玉堂:有些人可以自愈,自身免疫性,有些人可以好,就跟你过敏一样,你可以好,这个可就。

主持人续续:当然也有的人是。

杜玉堂:有些人叫可遇不可求,就这种情况,有些人是运气好,有些人没有临床症状,就过来了,有些人就不得了,不一样。有些人能自愈,大多人不能自愈怎么办?我讲,你跟烂柿子一样怎么生活,我说你死不了就不治吗,总得治的,所以死不了的病也得治,现在医学上很多病死不了,那也得治,那就出现一个怎么治,就出现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所以就得研究,所以你要退休了,你没有这么庞大的基础条件,你也没这么大的团队,那你搞一个力所能及的工作,研究什么?我就选一个疑难杂症。

主持人续续:您是闲不下来的。

杜玉堂:就是说你做乳腺做时间长了,你对乳腺这个行业你就知道多深多浅,什么深你就试,过不去就别那个,你力量达不到让你让我搞基因,我哪懂,不可能再搞这个,所以就搞一些力所能及的,就是你的精力达到的东西,所以就选择。

主持人续续:就选择了这个研究方向。

杜玉堂:而且这个病说实话,西医不外治。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了吃激素。

杜玉堂:复发率高,而且反复发作,病人就埋怨,你看你没有给我治好,是这样的情绪吗?所以医生就不愿意治,而且她住的时间长压床,一住三个礼拜,四个礼拜,有人住一个月,公立医院床位都这么紧张,哪有一个乳腺炎住这么长时间,所以不可能的。所以这么压床,而且容易反复发作,而且这是怎么也治不好,你直接做也不行,什么都不行,打针也不行,它是无菌性炎症,抗生素是没有效的,所以很多病人在这医院里边就是,上午就是消炎,打针,输液,头孢,青霉素都给,都这么治。

主持人续续:效果也不是特别理想。

杜玉堂:就是个别人有效,大多数人都还是效果不好。

主持人续续:其实您不光给患者解决了问题,您给大夫也解决了一些问题。

杜玉堂:现在我在网上QQ群写了很多文章,我们网站,也写了很多科普文章,就告诉医生们,你能够鉴别肉芽肿和一般的炎症也不同,这个病应该怎么治,我也就讲了很多的科普文章,目的是为了推广,也是为了宣传,也是教育更多的年轻医生。我可以说,我如果拿这个题目去给医生考试,我说百分之八九十医生不合格,不及格。

主持人续续:您都是查了半天文献才查到国外有这个疾病的治疗方法。

杜玉堂:对。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一直在提到肉芽肿,这个词好像大家都不是特别懂,您能给大家解释一下吗?

杜玉堂:这叫乳腺炎症,慢性炎症好几种疾病,刚才我讲过一种叫哺乳期的那种,就是说发高烧,红肿、热痛你一来看病,她就把脑袋包上,包的倍验,然后捂的厚的衣服,一看就是产后。

主持人续续:坐月子。

杜玉堂:坐月子,一看就是产后妇女,是急性乳腺炎,叫做急性哺乳期乳腺炎,除了这个之外,乳腺炎症里边最轻的里边我们叫做瘘管,学名叫ZUSKN,它是正规的病理名词,它实际上是乳头内翻、乳头内陷,乳头的跟部瘘管有问题,局部发炎,反复的流浓,这个病史可以很长很长时间,反复发展,最长可以33年,这么长的病。但是它可以好,好了生活都照常的,她可以跟一般人的一样生活,但是它想犯就犯,反复发作,这个痛苦比较小。也好发于年轻人,十几岁没结婚的小学生和中学生、大学生,爱得这个病,多半是瘘管,那个病炎症非常小,就在乳头,乳晕的周围,破馈。

主持人续续:瘘管。

杜玉堂:瘘管,我们叫小瘘管,有人管它也叫浆细胞,这是不正确的名词,乳腺的慢性炎症都有叫浆细胞乳腺炎,不是好多人一看浆细胞乳腺炎,这不正确。还有一种就是浆细胞乳腺炎,我们叫浆乳。

主持人续续:就是您一开始说的原来的老名。

杜玉堂:以前我也叫浆乳,写过文章,我也叫浆乳,我也搞不清楚这病和肉芽肿有什么差别,我也和它一样。这个浆乳实际上是显微镜下,病理叫浆细胞性,将细胞是一种免疫性细胞,比较特殊一点。

主持人续续:它只在乳腺有。

杜玉堂:其它地方也可以有,甲状腺炎,皮肤,浆细胞性炎症是哪儿都有,很多地方都有,其他地方炎症,将细胞性炎症的名称没有叫起来,没有流行起来,唯有在乳腺炎症里边流行比较广,而且深入人心,大家比较记住这个名词了,这实际上到1933年,1925年有人发现这个病,1933年有人确定这叫做将细胞性乳腺炎。到1951年的时候美国大病理学家,乳腺专家改名字,这名字不合适,叫导管扩张症,导管扩张以后,导管里边东西流出来,引起周围的炎症,就叫做导管扩张症,这叫做浆细胞性乳腺炎,现在给它改名叫导管扩张症或者叫管周炎,导管周围发生的炎症,有浆细胞,就所以好多人把这叫做浆细胞性乳腺炎,实际这浆细胞性乳腺炎名字是过时了,1951年就改了。1956年就应该比较流行了,好像咱们国家还大量地使用这个将细胞的名词,一下子好像改不了,得慢慢逐渐地学习才能改。这是这种炎症是导管扩张的基础上发病,这个年龄比较大,都是50岁左右,当然年轻的也有,但主要平均年龄是50岁,发病率不高,不是像肉芽肿这么高,发的中心区在乳头后边,刚才我说了肉芽肿是肿块发周边,这个浆乳是发中心,发周边意思就是和浆乳进行鉴别,你要发到乳头后边来,考虑可以是浆细胞性乳腺炎,导管扩张,发在中心部,所以发病的部位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年龄也不一样。

杜玉堂:导管切除就没事了,就不复发了,所以这个病不是世界难题,早已经被人研究过的病,这个病已经被人家,就跟阑尾炎一样。

主持人续续:切除。

杜玉堂:没有什么可研究,没有什么,不算疑难杂症,可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这十个字的名字,是不是十个字?

主持人续续: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正好十个字。

杜玉堂:十个字的名字,医学名词里边比较长的,比较啰嗦的,我们常常就简称肉芽肿,英文缩写就是GLL,或者IGM,三个字头代表了。那这个病可就跟咱们所说的浆乳不一样了。第一,没那么特殊,刚才我说了三个“3”,你得符合,一看你30多岁,20多岁,27、28岁,小孩准得两三岁,如果这个女的40多岁,那么这个小孩一定是二胎,刚生完3岁,就是说它的年龄,比如接近40岁的人得这个病,那它一定是第二胎,二胎生的越多,现在讲放开二胎随便生,如果放开二胎,在咱们国家现有条件下,我想这个肉芽肿发病率会越来越多,一胎的小孩就十多岁,不生第二胎,那女的是不是就到了四五十岁就没事了。如果你到了38、39、40岁还想生第二胎,你势必还有一个危险期。

主持人续续:因为生二胎的越来越多,这样的患者。

杜玉堂:这样的患者就越来越多,所以小孩6岁以下,小孩两三岁的时候最容易得这个病,所以这种年龄特征,就是说非常特殊。你到我们病房看一下住院病人,大多数都是,都差不多,跟你年龄差不多,都是年轻,非常年轻,有的才25岁。

主持人续续:生宝宝生的早。

杜玉堂:小孩都四五岁,外地有的小孩,南方结婚很早。以北京来看好像很小,可人家不认为小,人家早就结婚了,都是很年轻的妇女,没有岁数大的。这个年龄段不一样,将细胞的年龄段很老。

主持人续续:而且将细胞的很容易治。

杜玉堂:将细胞的病很局限,手术完了就不复发。也没有这么多啰嗦事,也没有腿上起红斑,也没有头疼,也没有咳嗽并发症,也不会发烧,这个病人,还有刚才我忘了说,并发症发烧也是一条,有人发烧40度,好几天发烧下不去。

主持人续续:杜教授,您自己十年了,研究这个疾病的治疗,您觉得您的治疗在原来的治疗基础上有一些什么样的改善?这十年内遇到了一些什么样的困难?您觉得印象特别深的?

杜玉堂:这个病当然你要说疑难杂症,必然有疑难的地方,要不然你要治疗就好了,像阑尾炎一样一开刀就好,阑尾切除,就没有什么好研究,犯病就切,肉芽肿不是这么简单,我刚才讲了复发率也是很高,也是很头疼,做完就复发,这病真奇怪,怎么就复发?我做的挺干净,怎么也复发呢?是不是?这就确确实实你很头疼的,作为医生来说,你手术失败,就跟你做什么事失败是一样的,对不对?那就得考虑。

主持人续续:打击很大。

杜玉堂:就想怎么失败,为什么哪儿不行,为什么又怎么复发,就想哪儿没找干净。

主持人续续:您一直在找是不是干净这个问题上研究了很久是吗?

杜玉堂:一直想怎么把病灶找干净,病灶是不是藏在其他的后边,你是不是看不见,那我切开一缝我看看行不行,我发明了乳腺探查术,这个词我提出来的,就是说大家知道,你们听说过开颅探查、开腹探查,比如腹部有急腹症,咱们也不知道诊断是什么病,我就开腹探查,有这医学名词,开腹探查是很常见的急腹症的一个手术名称,你怀疑阑尾炎还是胃穿孔,那我不知道,我就开腹探查,探查完打开一看我看什么病治,这叫开腹探查,这在医学上是有这个术式。开颅,脑瓜子长什么瘤不知道,不知道什么病,我可以打开看看,开颅探查术。开胸探查也可以,你肺里长个东西也不清楚,那我可以开胸探查,那都可以的,有这个探查术,这探查术并不奇怪,但乳腺探查术就奇怪,乳腺不是个腔,是个内部的,里边是个死坛,就是说乳腺腺体和脂肪组成,没有空腔,你打开根本看不见。

主持人续续:那您怎么看?

杜玉堂:切开一条口看看,切开一条缝看看,所以切开探查,开开看,乳腺探查术。所以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发明,就是这个术式发明。

主持人续续:这样做的话,就是如果,这可能没有病灶,您把它打开了,那会不会就是造成一些过多的伤害或者什么样的?

杜玉堂:对,有可能,就是说你是有这个探查疾病的好处,还有一个问题是你说的,开这个口会长不上,或者局部会有积液的问题,会有渗出的问题,术后会想办法,我们术后会有积液,还有的病人告诉,我这乳房怎么一条缝一条缝,摸着感觉有道沟,但这是极个别的,一般人摸不着,就是研究探查术。

主持人续续:首先我们在查出病灶方面。

杜玉堂:怎么找干净这病灶要下工夫。

主持人续续:这是第一步。

杜玉堂:第一步,再就是我们怎么样改变这人的免疫状态,这人肯定自身免疫出了问题,不知道,就是病因上是不明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得这病,但是知道可能是自身免疫性疾病,就得想是不是用点中药来试试,用我们中医工作很多年,就用中药来研究,用中药来治这个病,事先给你先吃中药,术后的时候你导管扩张或者有乳汁溢出,我们就给你吃中药,逐渐萎缩,导管,比如扩张,你不扩张。

主持人续续:吃中药能够让血管缩小。

杜玉堂:吃中药能解决这个问题,防止你以后再发病,所以研究中药,这是中药的研究。另外一个化炎颗粒,就是叫紫草扬戈汤也专门治这个,另外一种治疗慢性炎症,非常好,扬戈汤本来就是治疗慢性炎症,所以我们加了紫草就挺好。除此之外就是说病因的预防,我说病因虽然不知道,但是诱因非常清楚,比如说你吃紧急避孕药,你吃完紧急避孕药之后一个月之内发病,我们都认为这是避孕药诱发,紧急避孕药,吃一次,然后就不怀孕。

主持人续续:诱发乳腺炎。

杜玉堂:诱发肉芽肿。

主持人续续:前面已经有了一些要发病的情况,吃这个就会诱发还是没有什么情况吃这个?

杜玉堂:没有什么情况,单吃这个药就会诱发。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药还挺危险的。

杜玉堂:所以紧急避孕药,按说是不能够常吃的,按规定,一年好像不让超过两回,有些人不管这个,着急了就吃一个,着急了就吃一个,一年吃五十片,我说你这避孕药当糖吃呢?所以吃避孕药吃的太厉害,当你体内累积的雌激素水平就很高,半衰期得一个月才排干净,大概得三四个半衰期,半衰期是一个月,完全排干净得三四个月才能排干净,你就老这么吃,她排得完吗,代谢没完,在体内等于累积了这些药。所以像还有就是说外伤,有小孩一脚,小孩一脚给踢伤了,你懂得抱小孩,小海一脚踢伤了,小孩脑袋顶一下,她一疼又诱发,还有粗暴的按摩,美容院觉得挺好的,万一这美容师手法不是很好呢。

主持人续续:会揉坏了。

杜玉堂:会把管挤破,外伤能诱发,还有的人坐公共汽车撞一下,正好撞在胸部,诱发,所以还有好多种外伤,对应性外伤能引发肉芽肿。还有喂奶喂最不好的那个乳房就容易得肉芽肿,比如两侧,应该是一样的,这个妇女可能她老是右边抱孩子,左边老不喂,因为她不习惯左手,就抱过来往右边抱,这小孩老吃右边,右边吃的挺空,这边不吃,乳房就会大小不对称,一个高一个低,还不光是形态问题,不喂奶的乳腺容易乳汁淤积,就容易诱发肉芽肿,所以喂奶喂的不通畅,喂奶喂的少那边容易得,这叫哺乳障碍,就是不正常。第二就是吃那些精神病的药,抑郁症的药。

主持人续续:这些药。

杜玉堂:诱发乳素升高,乳素在病当中是重要的细胞因子,所以乳素对肉芽肿来说是很重要的细胞炎症因子,所以你就要精神病的药物、抑郁症的药物容易诱发肉芽肿,所以好多这种原因,我们尽量避免,还有受污染的饮食,有人老说我吃螃蟹就得这个病,吃了大螃蟹,吃两只,吃八只就得这个病了,所以我们也怀疑这大虾、螃蟹可能是激素喂的,所以我们提出人工饲养的海鲜尽量少吃,所以我们这种饮食也要特别注意饮食卫生,因为现在我们国家饮食卫生确实是一个问题,好多你也不知道它什么东西,难免,所以这个发病率高可能跟这个因素也是有关系的,为什么第三世界国家的发病率高呢?不能不考虑跟环境有一定的关系,所以我们中国为什么成为肉芽肿大国呢?我们中国在发病率上,在源头上我们绝对第一,因为从手术的类型来,我一年要做400多,四五百例,我这十年我能做多少例,就是我前几年做得少,近几年做得多,最近几年,一年五百个递增,你想想看这病人可想而知,发病率,从我的角度来看,发病率增加相当地快。

主持人续续:还有大家都知道杜教授在研究这个疾病,慕名而来的比较多。

杜玉堂:这是一个因素,但是我也看见发病病人确实在增加,不能否认,这天数越来越少,我就没病人了。所以应当说是发病率在增加,因为就像你所说的,全国不能统计,比如咱们国家乳癌有统计,为什么?你要得一个乳癌就要上报,国家最后有一个统计数字,咱们国家乳癌一年发病多少,国家有这要求,这乳腺炎谁统计?都变成诊断成一般炎症了,你诊断成增生了,那这个病更不能统计了,所以就不能统计它的发病率,但是我想它实际发病率应当很高,只不过有的病人在当地治,因为没有钱,因为她就不愿意手术,或者等等原因,还有的她本人想来,她丈夫不同意,她丈夫同意,她婆婆不同意。

主持人续续:所以什么样的患者都见过了。

杜玉堂:这就难说了,我老说女人经济要独立,你要自主。

主持人续续:得个病自己要决定。

杜玉堂:要不然得个病还得看丈夫同不同意,还得看她婆婆同不同意,你说争取那么多关,人家就说你什么病,乳腺炎,乳腺炎跑北京治,乳腺炎我们这儿治不了,我们这儿这么多大医院,治不了乳腺炎,他老这么想,可是现实就这么样,当地三甲医院,楼好高好高,二十几层,那对这个病就治不了,怎么办?就需要上网一查,就想来到北京,她来不了,为什么呢?她没钱,所以好多好多造成这个妇女这个病人延误治疗,等她说服了他们家了,她来了,她这红肿也破的差不多了,你说是吧?还有这个病,也发生在哺乳期,也发生在妊娠期,并不发生在哺乳期,当然25%是出在妊娠期,怀孕的时候得。

主持人续续:这不在您三个“3”里?

杜玉堂:怎么不在?也在这个年龄段,就是发病时期不同,有人在怀孕三个月,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发这个病,妊娠期肉芽肿,哺乳期肉芽肿,都可以发病,大概占我们病的25%,所以我不赞成叫非哺乳期乳腺炎,有人管它叫非哺乳期乳腺炎,这不对,这不是在非哺乳期,就是在你妊娠期和哺乳期发病,你叫哺乳期合适吗?所以我就说什么病就叫什么病,肉芽肿就是肉芽肿,浆乳就是浆乳,导管扩张就是导管扩张,瘘管就是瘘管,乳腺结核就是乳腺结核。

主持人续续:而且现在大家对这个疾病细分也是越来越细致了。

杜玉堂:就应当细化,什么病就是什么病,不能说统统给一个起综合的名字,非哺乳期就不同了,非哺乳期病种多了,怎么治?起一个笼统,就跟我们说急腹症一样,不管什么病都叫急腹症,那急腹症怎么治?

主持人续续:各种各样病因的急腹症。

杜玉堂:我怎么治,所以叫做非哺乳期乳腺炎,这么一个大名字,一按,一扣,这怎么治疗啊,这麻烦了,所以这名称是不对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经济在发展,医学也在进步。

杜玉堂:应当细化,具体化,你是什么病就怎么治,应当是这样,所以不应该给它扣大帽子,你是非哺乳期,她不是哺乳期,不是这样的病,所以这个病就很特殊,多种原因造成它误诊、误治。

主持人续续:今天我觉得长了好多知识,原来乳腺这块问题真的是错综复杂,以前我们讲乳腺癌讲得会比较多一点,所以今天听您讲这样一堂堂我觉得见识了很多。

杜玉堂:乳腺癌是国家规定的重点的一个算大病种。

主持人续续:是要命的病,专家专门呼吁这个病。

杜玉堂:专门研制乳癌的防治,专门有这个机构,医生专门研究这个问题,乳癌发病率确实咱们国家也是挺高的。

主持人续续:女性发病第一。

杜玉堂:所以这个病也确实应该研究,这也是很对的。

主持人续续:这是提升生活质量。

杜玉堂:其中之一,这是乳腺病的其中之一,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乳腺炎怎么没人研究呢?乳腺炎症,乳腺炎也需要研究,它也很痛苦,而且这个发病率也在增加,所以我们应该呼吁一下,应该正确地认识乳腺的炎症,尤其重视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

主持人续续:这十个字,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那杜教授,采访进行到最后,也希望您再用简短的话总结一下今天我们的内容,也再给大家一些警示。

杜玉堂:我们年轻的妇女或者整个医学界都应该重视乳腺炎症的研究,因为我们不光是,乳腺里边不光是乳腺癌威胁女性的健康,还有乳腺的慢性炎症,尤其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这个病,治疗起来困难,而且痛苦很大,而且发病正在增加,希望广大的医学界,就是广大的医生认真研究这个课题,不要再继续地误诊下去,因为医学不断地前进,世界的科学在不断地前进,医学也不断地发展,我们不能老停留在原来的水平上,管它叫浆细胞,管它叫这个误诊,就不对。我要作为一个医生,应该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提高自己子诊治水平,才能够为人类造福,才能尽到自己的责任,我想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那好,大家跟我一样,记住这个名字,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好的,今天再次感谢杜教授做客我们《名医堂》节目,我们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