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不少人在生活中都有过“腰背痛”的经历。引起腰背痛的原因很多,常见的有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疾病,但有一种疾病容易被忽视———强直性脊柱炎。我们发现很多网友和患者其实对于这个疾病还是存在有很多的疑惑和误区。本期《名医堂》,我们特别请到的是北京积水潭医院风湿免疫科的主任医师黄彦弘教授来给大家讲一讲关于强直性脊柱炎的知识。

嘉宾介绍

黄彦弘

北京积水潭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积水潭医院

擅长疾病:风湿免疫病如干燥综合征、系统性红斑狼疮、脊柱关节病(如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关节炎、骨关节炎、痛风、骨质疏松等常见病的诊治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什么是强直性脊柱炎?

    answer

    黄彦弘: 强直性脊柱炎,为什么叫它强直?主要是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脊柱的功能没有了,没有活动能力了,它发生一个强直性的改变。它主要的作用部位是中轴骨,我们说脊柱的部位,所以它简单地说就是强直性脊柱炎。但是这个病不仅仅局限于脊柱,包括髋、踝、眼睛,有些人的肠道、内脏都会受影响,随着研究发现这是一个自身免疫性疾病,只不过它主要表现在脊柱。
  • Question

    强直性脊柱炎的病因有?

    answer

    黄彦弘: 这个病是有很强的遗传倾向的。我们最强的是跟我们叫HLA-B27高度相关的,但是不仅仅是这一个基因,我们目前的研究大概是说它跟B27相关,但是它不是遗传病,因为它除了你带B27这个基因以外,还有很多的其它的因素共同作用下才能发病。例如感染因素,比如说泌尿性感染,肺部感染。还有环境因素,比如抽烟、饮食,这些都可能是他的诱发因素之一。
  • Question

    给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建议有?

    answer

    黄彦弘: 第一、对强制性脊柱炎要有一定的了解,可以上网查有关资料。第二、病人不能犯懒,除了吃药,锻炼活动很重要。疾病稳定时,药物是辅助的,功能锻炼是主要的。第三、找一个自己信任的医生,并且能够按遗嘱来进行治疗,不要盲目地去听从街边的这种小广告上的所说的包治。

访谈实录

名医堂195期:腰背疼痛总不好 警惕强直性脊柱炎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之前我们的《名医堂》节目邀请过专家来科普强直性脊柱炎的一些知识,关于它的诊断、预防和治疗。那我们发现很多网友和患者其实对于这个疾病还是存在有很多的疑惑和误区。今天我们又请到了北京积水潭医院风湿免疫科的主任医师黄彦弘教授,那请黄教授来具体地给大家讲解一下哪些问题是最常见的。黄教授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

黄彦弘:你好,各位腾讯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黄老师,我想先请您再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强直性脊柱炎。

黄彦弘:强直性脊柱炎,为什么叫它强直?主要是这个病到最后的时候,到晚期的时候是脊柱,所有我们的脊柱的功能没有了,它发生一个强直性的改变,就是说没有活动能力了。因为它主要部位是在中轴骨,我们说脊柱的部位,所以它简单地说就是强直性脊柱炎,是这样来的。但是这个病不仅仅局限于脊柱,那么其他的部位也可以有,包括髋,包括踝,还有眼睛,有些人可能会有肠道的一些问题都会受累,那么这个病还有内脏的受累,因为后边越来越研究发现这是一个自身免疫性疾病,所以只不过是它主要表现在脊柱。

主持人续续:它虽然叫强直性脊柱炎,但其实它是一种全身的疾病?

黄彦弘:是。

主持人续续:那它和普通的关节炎有哪些区别?普通的关节炎就是局部的地方疼,然后强直性脊柱炎浑身都疼吗?

黄彦弘:强直性脊柱炎最早的时候,一般它是我们叫隐匿性发病。

主持人续续:就是开始的时候察觉不到是吗?

黄彦弘:疼的不厉害,很多病人是疼的不是很厉害,那么它最早的表现,典型的,最早的表现就是腰背痛,一般是早上起来肿,睡一觉起来就觉得腰酸背疼,不太舒服,活动活动就可以减轻。因为它疼的不厉害,很少有说我疼的起不来了,像这种情况,而且它活动以后能减轻,所以很多人是……

主持人续续:不以为然,因为我们觉得我们平时早上起来都觉得会哪儿不舒服,挺正常,觉得这种情况。

黄彦弘:是的,所以很容易耽误到很长时间,然后才来就诊。也有的人一就诊的时候就发现脊柱已经活动有一定的限制,受限了,不能那么灵活了,简单地说。当然我们的腰背是能弯腰很多方向的灵活性比较好。

主持人续续:当时就是不动了,动不了了。

黄彦弘:对,它就像一根棍一样,我们不可能要求我们脊柱达到像舞蹈演员、杂技演员那么灵活,但是比如弯腰,腿伸直了弯腰捡东西是可以的,这类病人到后期的时候他这个动作是做不了的。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到前期的表现,那其实很多人可能都会容易被忽视掉,那是不是现在强直性患者发现的时候一般都已经到了中晚期呢?早期发现率高不高?

黄彦弘:是这样,在十年前的时候可能还不算特别高,因为我们现在网络也发达了,大家也重视了,所以现在早期的病人还是比较多的,以前十年前的时候早期的病人就比较少,那么随着资讯的改善,尤其网络比较发达,那么很多的人会去看,所以现在早期的病人就比较多了,那么经典地来说,早期的时候这个表现叫交替性的臀区痛。

主持人续续:屁股也疼。

黄彦弘:屁股疼。如果我们照片子发现,就是在骶髂关节。那也有的病人现在一来,就说我骶髂关节疼。其实我说你骶髂关节在哪儿呢,其实真正的病人应该跟你说的是臀区痛,屁股疼。那么他从这儿开始,他上面可以到颈椎,到脖子这个地方,有的人脖子也动不了,那么下面一直到脚后跟,从跟腱那个地方都可以受累。

主持人续续:就是要保证患者的生活质量?

黄彦弘:是的,因为你只有关节有功能的时候,你才能保证他的生活质量。

主持人续续:现在我们医生对于这个疾病认知是不是很高呢?因为我听您讲,其实它跟很多普通的关节炎的一些症状表现其实有很多相似处,我们医生会不会主动鉴别这个疾病?

黄彦弘:现在随着医学的进步、普及,中华医学会,各个医学会的普及的工作做得比较好,我觉得医生的认知也不断地提高,而且随着各个地方要求,在医院建立科室的时候要有风湿免疫科,所以他的普及率是不断提高的。

主持人续续:听说这个疾病是只有年轻的男士才得是吗?

黄彦弘:对,以前是这么认为,在以前有流行病学调查,发现什么人容易得呢?青年男性,实际上就是我们最具有创造力的人是容易得的,但是现在看来不尽然。女生也可以有,40岁以上,以前的观点说40岁以上就稳定了,现在也有晚发病的,所以各种各样的情况都可以出现,但是总体来说还是青年男性居多。

主持人续续:您有没有接触过强直的女性患者?

黄彦弘:有。

主持人续续:真的有?

黄彦弘:对。

主持人续续:那就说明它的发病率也还是存在一定数量的?

黄彦弘:是的。但是我们没有做过流行病学的调查,因为你做了流行病学调查以后,你才知道它的确切发病率多少,这个工作很耗时间、耗人力,所以我看的这些报道、文献,是没有这方面的具体调查,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没有的。

主持人续续:我之前其实在网上还看到一个病例,一个8岁的小孩也得了这个强直性脊柱炎,那他这属于遗传得的吗?

黄彦弘:这个病是有很强的遗传倾向的。

主持人续续:真的有?

黄彦弘:对,我们最强的是跟我们叫HLA-B27高度相关的,但是不仅仅是这一个基因,我们目前的研究大概是说它跟B27相关,但是它不是遗传病,因为遗传病,就说你带了这个基因,肯定要得这个病,我们就能算出来,像有些遗传性疾病,我们是可以通过一些方法来预知的,但这个病是没有办法估测的,因为它除了你带B27这个基因以外,还有很多的其它的因素共同作用下才能发病。

主持人续续:那其它因素都包括哪些因素呢?

黄彦弘:其它的因素就包括比如说感染。

主持人续续:感染?

黄彦弘:感染,我们常见的,比如说泌尿性感染,肺部感染。

主持人续续:这些都会导致强直性脊柱炎是吗?

黄彦弘:(这些都会触发强直性脊柱炎的)发生,就是你带有这个遗传背景,比如举个例子说,咱俩都带有遗传背景,可能你不得病,我得病,为什么?就是还有其它一些因素,感染是其中之一。还有就有一些环境因素,还有比如说抽烟,比如说饮食,都可能是他的诱发因素之一,但是到底你这个病人是哪个因素诱发的,我们现在不清楚。那么还有呢,为什么你会得,他不会得,是不是还有其它的遗传背景的存在?这个问题现在是没有研究透彻的。

主持人续续:现在强直性脊柱炎的发病率有多高,在我们中国?

黄彦弘: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我刚才说了,在以前的时候是说男女比,是10:1,现在好像我看到有个文章大概说是10:3左右,男女比。

主持人续续:女性越来越高。

黄彦弘:发生越来越高,以前不重视。

主持人续续:可能没查出来这个病。

黄彦弘:不是没查出来,女生发病特点是它的症状比较轻,没有男生重,但这也不是绝对的,我也看到有个女生也挺厉害的,到最后已经晚期了,骨强形成,就像一根棍似的也有,当然它的数量是少的。你刚才说在中国的发病率是多少,还是那样,我们目前来说是没有数据统计的,因为我的门诊看的强直性脊柱炎,病人比较多,但是我不能说以点带全,也可能强直性脊柱炎的病人都在我这儿,但是在人群里面他到底占多少,发病率是十万分之几,我们现在没有这个数据。

主持人续续:有些人说强直到40岁以后可能,或者再年龄大一点不发展了,就到这个层次了,所以很多人可能觉得这一段时间我忍忍就过了,这种观点是不是对的呢?

黄彦弘:以前是说强直性脊柱炎到40岁以后就是稳定的,那么现在我们……

主持人续续:进入稳定期了。

黄彦弘:对,稳定期。现在是分两个方面,第一个,你到40岁以后,年轻的时候发病这些人有相当一部分人,他到40岁是稳定的,但是稳定说明什么?一个就说,如果它不进展,就稳定。那么还有一个,它已经长死了,已经长成强直了,也可以就稳定。

主持人续续:就没有办法再恶化了。是这个意思吗?

黄彦弘:对,这个是我们不希望的。那么还有,有个别的人是从40岁或者再老一些开始得,也有。所以它不是一个定论,你刚才说这些人到40岁以后,他平常疼什么,我们不管它,一直熬到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观点是不好的。第一,你熬到那个时候,可能你前面脊柱强直了,我们说关节的功能就没有了,这是第一个不好的。还有你的生活质量就会下降,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你疼痛,那些病人实际上是挺痛苦的,那么他主要表现为夜间痛,晚上老是睡不好,因为疼,后半夜有些疼痛,虽然他疼的不像痛风那么剧烈,但可以蚕食,就像蚕吃桑叶一样一点一点来侵蚀你的身体,也是很痛苦,所以我还是建议,如果你确实有不舒服的话,有这些腰背疼痛还是及早来就医。当然我们的诊断标准,以前我们是认为,不能说我昨天腰背疼了,我今天就去看看,我们一般来说这种慢性腰背疼要有三个月以上,现在可能会放宽一点,也要一个半月,六周以上,你再来去看这样检测出的阳性率会高一些,对你的诊断会有帮助的。假如你仅仅就一晚上或者两个晚上疼痛,也可能是其它的疾病。

主持人续续:累的或者是亚健康。

黄彦弘:对,我曾经看有过两个病人都是腰背疼,两口子,他们俩都是,后来我觉得,我给他筛查了以后,他是没有任何的强直性脊柱炎或者我们叫脊柱关节病的证据,我再问问他,实际上他的卧具就是床不合适,我说把它换掉可能就好了,所以腰背疼的原因……

主持人续续:挺多的,不要太紧张。

黄彦弘:对,也不是说腰背疼就是强直性脊柱炎。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所有强直性患者到最后都会恶化到完全不动了,还是说有的人能到这个程度,有的人其实只是部分的?

黄彦弘:它是这样,就是说如果是不经过治疗的,就我们说叫自然病成的,应该是滞后,只有个别人不会发展成强直,大部分都是要强直的。我们见到特典型的,他强直不是,因为在70年代之前,七几年的时候,我们当时治疗水平是有限的,让病人,因为强直到最后是弓腰驼背,就是像虾米一样弯下来,那么我们希望这病人姿态好看,让他睡硬板床,我曾经见过一个病人睡的特别好,但他关节功能没有,就是直直的,特别直,但是他没办法自己上下床,因为他髋关节这些已经全部强直了,所以他没有办法上下床,他确实挺直的。那么这个我觉得就是一个雕塑一样的,像这种情况也不是我们治疗医生所希望见到的状态,所以还是开始我们说的,就是这一类关节病的,治疗关节病的,我们最终的目标有的时候我们是不能把疾病完全根除的,比如说强直,我们现在不可能说强直完全治愈,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治疗的目标是什么?是最大限度维护你关节的功能。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其实随着时间的发展,我们医生的治疗理念是有改变的,原来70年代的时候告诉他,你要睡硬板床,要保持这个身体直立,现在在这个基础上更关注于他的活动性,跟正常人是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这个强直一个进展期是怎么样的,就是我从刚开始有背疼的情况,一直到中期到晚期,大概是有几年的时间呢?

黄彦弘:每个人是不一样的,这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要评估病人,我们在开始看病人的时候是一个点,就是你来看病是一个点,所以至少我们看病的人要把他以前看过的,尤其是影像,这些片子,还有他治疗的过程是都要有个了解,是什么,我们要初步判断他这个疾病发展的速度,然后它对哪些药物有效,是这么一个判断来评估,有的人发展很迅速,大概三五年都可以长成强直,也有的人会十年、二十年慢慢的,因为到40岁以后,我们除了强直以外,他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关节病出现。

主持人续续:这个病是不是越早发现,治疗效果越好的?

黄彦弘:是的,我们现在就希望早发现、早干预,干预就是治疗的意思。那么现在随着治疗水平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药物用在一个治疗上,临床应用上,所以病人是能够很有获益的。

主持人续续:得了这个病以后,就要终身服药了是不是?

黄彦弘:不是的。这个病我们叫长期服药,长期的意思就是。

主持人续续:长期,终身,这不是一个意思?

黄彦弘:不是,终身是这一辈子你得了就是不间断地吃,像吃饭一样每天都要用,长期我们是说治疗周期要按年来算。

主持人续续:其实好多病人,我觉得不管是长期还是终身,可能都会坚持不下来,比如说我今天疼,我吃了药以后不疼了,自己把药给停了,您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患者?

黄彦弘:有,这确实也有一部分人是这样的,因为疼痛是我们身体告诉我们的一个信号,说你有问题,但是你真正严重,控制住没有,能不能阻止这个疾病的发展还要靠一些辅助的检查,我们换句话说是一个客观的检查,因为疼痛每个人对疼痛的耐受是不一样的,比如说针扎一下,你可能觉得很疼,我可能觉得没事,所以我们不能单纯以主观的这种症状来判断这个疾病是不是活动,是不是还需要用药,是不是可以停药,所以我们还是有一些客观的标准。最常见的,比如血沉、c-反蛋白是这样来评价他是不是该停药。

主持人续续:就是不能患者简单地从疼痛这个角度来觉得自己是不是好的?

黄彦弘:对的,因为我们特别忌讳有另外一种情况,现在街头上有很多小广告,就说它包治,因为他可能加了一些其他药物,可能疼痛就没有了,这个关节在无声无息中的坏死,这个是很可怕的。他不疼了,最后关节功能没有了,我们最害怕是这么一种状态。所以还是建议大家能到正规的医疗单位去就诊,去进行一个系统的评估。那么还有一个,我们就说有的病人说,为什么每次你都让我查血?其实我们查血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要评估病情。第二个我们这些药是长期用,我们在观察它有没有副作用,比如说它常见的副作用,白细胞的事,血色素的事,还有肝肾功,因为我也经常跟病人说我们这几个是一定要查的,是来看它的副作用。如果开玩笑地说,这个人可能用药特别好,但是副作用也大,肝功能坏掉了。那么肝脏要坏掉了,那可能有的那种坏死是很厉害的,那么如果坏死掉了,我说你也可能这辈子都不疼了,因为人就没有了,也不疼了。这个不是我们治疗的目标,所以我们每一次来评估的时候要看他的内脏的状况,肝肾、血常规,还有一些要查尿常规,这些都是要查的,另外一个要看他的疾病的活动性,我们最主要的两个指标就是血沉、c-反蛋白,还有超敏c反蛋白都可以用,当然你在评估的时候,可能还有其它的一些,比如说要除外其它一些干扰因素,因为那几个指标,不是说只有强直会使它升高,其他因素也会,所以找一个专业医生来进行评估,进行长期的随访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个病的治疗就是靠吃药来治疗的是吗?

黄彦弘:不仅仅是。在以前的时候没有那么好的治疗药物的时候,我们大概就是给他吃药治疗,那么现在有更多的,近十年,我们叫生物制剂应用到临床就发现确实有很多特别好的效果。

主持人续续:生物制剂这种药,我以为它也是吃的,它不是口服药?

黄彦弘:它不是口服药,生物制剂的剂型有几种,一种是皮下的。

主持人续续:注射是吗?

黄彦弘:皮下注射,大家知道胰岛素,胰岛素就是皮下注射的一个针剂,生物制剂有几种也可以皮下注射,还有静脉点滴的,目前来说好像是在口服的有,但是都用在临床研究阶段,还没有真正用在临床上。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有两种药物来治疗强直性脊柱炎。

黄彦弘:比较好的。

主持人续续:一种是我们原来比较传统的药物,还有一个现在是比较先进的生物制剂的药品。

黄彦弘:对。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到,我们得了这个疾病的这些患者是要长期用药的,那长期是指的多长时间的?

黄彦弘:按年来算。我们就说要一年左右。

主持人续续:吃一年,服用一年左右的药。

黄彦弘:连针,不是说吃一年左右,连针,我们刚才说生物制剂带上口服药要一年左右,但是每个人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在说个体化治疗,比如张三可能就是,也可能十个月能稳定了,我们都有一套的标准来评价这个疾病是不是稳定了,那么如果他稳定了就可以停药,那么李四可能一年半他才达到稳定的时候,他可能停药,这要……

主持人续续:每个人的个人体质情况不一样。

黄彦弘:是的。

主持人续续:停药就完全停药了,以后不用再服了?

黄彦弘:对,有一部分的人是可以完全停药,这个病是可以复发的,那么比如说他可以停上三五年这些都可以不用药,如果他复发的时候觉得哪儿不舒服,再来看,再评估是不是这个病复发,因为我们知道主要表现为腰背痛,如果他再出现腰背痛,你还要从头给他评估是不是这个强直性脊柱炎复发了,还是其它原因造成的腰背痛,然后你再决定下一步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那也就是说其实这个疾病如果你发现了,开始治疗,并不是一个特别可怕的疾病,是吧?

黄彦弘:对,目前来说应该不是很可怕的,比如刚才你说的女性,女性我手上,我治疗过的病人,也有结婚,生孩子,都不受影响的。

主持人续续:我一直以为这个疾病特别可怕。

黄彦弘:以前你没有治疗手段的时候,你当然就会觉得它很可怕,那么现在治疗手段越来越多的时候,你就觉得它没有那么可怕。那么还有关于男性,男性我们在门诊的时候经常被问到,我能结婚吗?我能生孩子吗?实际上可以的,结婚、生孩子都可以,那么就是说要有点,比如说你吃药在什么程度上,我现在可以要,什么时间段,当然这个是有讲究的。

主持人续续:那也就是说治疗的这种方法,实际上越来越先进,然后结果现在这个病看起来就没有像原来似的那么恐怖,那么可怕。

黄彦弘:是的。目前我们现在,比如你到门诊看好多人就关节很灵活。

主持人续续:跟正常人一样,完全一样。

黄彦弘:是,没有弓腰驼背那种形态的人就少得多。还是归结于我们医学的发展,药物研究的进展,用在临床中的这种治疗的药越来越先进,这些都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提到两种药物,那生物制剂的药物跟普通的药物它的区别到底在哪里?

黄彦弘:我们以前治疗,就说药物治疗,以前我们叫口服的消炎镇痛药,我们还有柳氮磺吡啶,网上都说了很多,柳氮磺吡啶是一个最经典的,我们叫慢作用药。那么还有甲胺蝶呤,这两个药是最经典的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两个药。那么它的特点是什么?起效比较慢,一般大概说完全起效大概要六到八周能够起效,一个半月到两个月。

主持人续续:真的挺慢,吃完药要两个月才能有效。

黄彦弘:还有前提,前提是你对这个药反应好,有疗效,也可能你对这个药,每个人不一样,也可能你对这个药没有疗效,那可能这个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就……

主持人续续:耽误了。

黄彦弘:是,还有有的人有副作用,短期副作用我们很快能看出来。

主持人续续:副作用倒是挺快,作用倒是很慢,是这个意思吗?

黄彦弘:不是,有的副作用会显现很快,就不用了,那么也有的长期累积的副作用也有,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很多人容易有副作用,对吗?

黄彦弘:不能说很多,只能说有一部分。

主持人续续:有一部分人容易有副作用。

黄彦弘:就是出现,不能说容易,就是说有部分人会出现副作用,所以要评估,生物制剂的好处是什么,起效快。[这一段建议删除。]当然这一类药也是,中国古语说是药三分毒,一样的,所有药确实会有一些毒性,我们叫不良反应,那一周我们来给他评估有没有,那么生物制剂我们用起来的话,它的近期肝肾指向的这种损伤是很低的。

主持人续续:比传统药物来讲,在这方面要好很多。

黄彦弘:发生率低很多,但是长期的,比如长期下来,因为副作用来讲,可能会有原来隐藏的感染就容易复发,尤其是结核这一类,所以我们在用生物制剂之前也是要充分评估这个病人的状况以后才开始决定给他用。

主持人续续:那他的这个作用原理是不是跟传统药是很不一样的呢?

黄彦弘:不一样,传统药的话,不同的药物作用不是特别清楚,目前来说这些口服药还是没有完全弄清楚的,那么生物制剂,因为主要是对发病机制的不断地研究,然后就发现你在哪个位点能控制它,生物制剂目前来说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我们在临床应用主要是我们叫TNF-α抑制剂,主要作用在这个靶点上。

主持人续续:其实它这个是更清晰,然后原来的可能作用原理没有那么清晰。

黄彦弘:对,可以这么理解。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这个药物在这个疾病的治疗上应用了多少年,是不是很成熟呢?

黄彦弘:这个生物制剂对于强直性脊柱炎来说,还是比较成熟的。它不是算一个开拓性的,就是目前这个节点,咱们俩今天2017年在说,它不是很开拓,如果在1997年说的时候它可能就是比较开拓性的应用。目前来说这个生物制剂应用还是比较成熟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应用时间比较长,比较成熟,效果也比较好,可以这样说?

黄彦弘:可以。

主持人续续:其实生物制剂的药物跟我们传统的这种药物要配合来使用,不是说用了这个就不用那个,用了那个就不用这个。

黄彦弘:我建议配合起来使用,你也可以一直用生物制剂,标准的治疗,但配合起来使用的话,它取长补短,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你能达到最经济、实惠的,在经济方面也能达到一个最佳的状态。

主持人续续:其实我们的医生也都是时刻在为患者考虑的。

黄彦弘:对,因为这一部分人,青年男性比较多,大部分都是刚踏入社会或者是在高中阶段,那么他自己去创造财富的能力没有那么强,所以他就不可能去自己挣了钱就……

主持人续续:投入在治病上面。

黄彦弘:对,所以我觉得还是选一个比较经济实惠,又能把病控制住的好的方案来说是比较好,所以我们在治病过程中肯定是要考虑他的经济因素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看它的治疗效果,治疗效果还是非常好的,所以有关部门也会去看这些问题,也会慢慢地去拓展或者推进这些工作,毕竟对患者是有益的。

黄彦弘:对。

主持人续续:其实今天听您讲了这么多,我觉得强直性脊柱炎真的不是一个可怕的疾病,其实是有防有治的,现在医疗进步,发展这么快,所以如果能够早早地确诊,早早地治疗,是不是完全可以控制和治疗好的?

黄彦弘:是的,完全可以让病人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他的关节功能不受损。

主持人续续:其实最后我也想,黄教授在您这么多年的临床上的经验,有没有一些案例讲给我们,就是需要警告大家,可能我这些问题里面没有提得到的,因为我真的没有接触这些患者,能不能再给我们讲一些患者特别容易犯的问题?

黄彦弘:我觉得强直性脊柱炎,第一个,我们在最经典的病人对这个病,希望病人对这个病有一定的了解,因为我自己的观点,我觉得治病这件事是医生和病人合作。

主持人续续:要配合好。

黄彦弘:对,要合作好了,这个病能治得好,第一个,我们希望这一类病人还是对疾病有一定了解,当然我觉得网络的功能功不可没的,现在很多病人,我说你们去查一查,他们都能够查到,这是第一个。第二个,这个病实际上一定是不能让病人犯懒的一个病,所以他自己的锻炼,活动很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除了吃药还要活动,要运动。

黄彦弘:对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在门诊也跟病人说,就像门轴老不用就生锈,生锈怎么办呢?我们大家都有经验,给那门轴上上点油,其实我们后面还有很重要的动作就是来回晃这个门,这样晃,所以我们药物只能相当于油的作用,自己的功能锻炼,关节的活动去锻炼,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尤其是在最后疾病稳定了,我也跟我的病人说,比如说我们评估基本上稳定了,大概就一点,一个药或两个药口服的时候希望他更稳定的时候,那时候可能药物就是辅助的,他自己的功能锻炼是主要的,是这样的。这是希望大家都能引起重视,就是功能锻炼是很重要的。那么第三个,希望能够去按医嘱来进行治疗,不要盲目地去听从街边的这种小广告上的所说的包治。我觉得很简单一个道理,那么如果这个病包治了,我想可能诺贝尔医学奖或者任何一个医学奖发给他那一天就不远了,现在是没有,我想所以他可能就会有他的一个问题,大家需要动脑筋想想。还有再强调一个随诊的重要,我们刚才说了一定要定期地复查,有的人比较远,现在因为普及的比较多,我给病人的建议,给网友的建议是什么?找一个你信任的大夫,你长期到他那儿随访,你去把你的不舒服或者怎么,你交给他,你让他调整就好,不一定都要去大的医院来,只要是他有一些专业的知识背景,我看咱们国家各地都有这一类的,只要有风湿免疫科,我想这个病在风湿免疫科应该是个常见病,应该都能够处理得了的。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也讲了,其实医生对于这个疾病的认知和治疗程度,现在也是提升得很快。

黄彦弘:对。而且也有一定的普及。当然了,也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是如果稳定的话,如果你开始调整好了,诊断明确,也没有必要来回这么跑。

主持人续续:自己身体上也有一些感知,到底是治得好不好,如果是觉得治疗效果不够好,还是建议多去找一些医生做一些咨询。

黄彦弘:其实我还是觉得,有一个彼此信任的问题。所以我刚才说了,你找你一个信任的医生,你到他那儿随诊,因为确实我们看到有很多外地病人来看病很不方便,这样能符合国家的政策,减少大医院的这些压力,我觉得这些也确实是希望大家都能注意到的。

主持人续续:再次感谢黄主任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我们这期节目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