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耳朵是我们获取外界信息、与人沟通的重要器官之一,也是五官的重要部位。当耳朵不好看时,会影响整体的美观效果。面对需要对耳廓进行修整或重建的患者来讲,我们需要对耳廓再造术进行更多的了解。本期《名医堂》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整形外科的专家郭树忠教授给大家讲解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郭树忠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整形外科

工作单位: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擅长疾病:各项美容手术,疑难复杂病例整形修复、耳、鼻、阴茎、阴道等再造,变性手术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为什么会造成耳朵畸形呢?

    answer

    郭树忠: 两个方面,最常见的是出生时少一个耳朵,个别孩子会少两个耳朵,因为各个地方统计的不一样,全中国大约有30万到50万的孩子耳朵畸形,四千个孩子中,就可能有一个孩子少长一个耳朵,这种情况是先天性的。第二个就是后天原因,外伤造成耳朵畸形。例如打架咬掉了,割掉了,耳朵孤悬于身体之外。
  • Question

    没有耳朵会有哪些健康问题呢?

    answer

    郭树忠: 第一、外观上不好看。第二、听力问题。听力会有影响,但是每个畸形程度不一样,导致听力所受的影响也不同。例如有人完全没有耳朵。叫作无耳畸形,有的人有外耳道听力,有的人外耳道完全是堵上的,听力就受影响。绝大部分耳朵畸形的人会有一部分听力,但不会和对侧完全一样。
  • Question

    对于耳再造术,您有哪些想说的?

    answer

    郭树忠: 耳再造术是整形外科领域里边应该是最难的手术之一,要做好这个手术,大夫需要有非常好的整形外科基本功,还有艺术的修养,所以我们说做好这个手术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所以整形外科医生要做这个必须,既使是一个好的外科大夫,还是一个艺术家,我们希望为更多的孩子更好的服务,让所有少一个耳朵的孩子都长出另外一个很漂亮的耳朵来,幸福地生活在世界上。

访谈实录

名医堂200期:耳再造术塑造完美 让患者重拾自信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耳朵是人体五官器官最重要的器官之一,当耳朵不好看的时候就会影响人体整体美观效果,那对需要修复或者重建耳廓的患者来讲,他们需要更多了解关于耳再造术方面的知识,那本期《名医堂》,我们就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整形外科的专家郭树忠教授来到《名医堂》节目给大家普及这方面的相关知识。 郭教授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本期节目。

郭树忠:你好,各位网友好,很高兴今天借《名医堂》这个节目和大家聊一聊耳再造术方面的知识。

主持人续续:郭教授,关于耳朵的畸形会有哪些畸形呢?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畸形呢?

郭树忠:两个方面,最常见的是生出少一个耳朵,个别人会少两个耳朵孩子,全中国有30万到50万的孩子,因为各个地方统计的不一样,大概在30万到50万,就生四千个娃娃有可能少长一个耳朵,叫天生的,先天性的。第二个就是打架咬掉了,割掉了,耳朵孤悬于身体之外的,特别是女孩打架容易咬的就是耳朵,其次才是鼻子、嘴唇,所以外伤也会容易伤到耳朵。

主持人续续: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一不听话我妈就会撕我耳朵,会不会也把耳朵撕下来。

郭树忠:这个有过,但非常少见。

主持人续续:这比较少见。

郭树忠:非常少见,更多的是咬掉了或者撞掉了,或者车祸。

主持人续续:那刚刚您说到小孩出生的时候就没有耳朵,那这个跟遗传有没有关系呢?

郭树忠:跟遗传有非常少,只有很少的人,你看我每年做五六百个耳朵,但只有一两个孩子,父母有、孩子有,绝大部分不是遗传,多数情况并不是遗传造成的。

主持人续续:那没有耳朵的情况是很可怕,除了外形上不好看以外,没有耳朵会不会影响听力还有其它一些健康的问题呢?

郭树忠:实际上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好看不好看,另外就是听力。听力会有影响,但是个人不一样,因为这个耳朵长出来以后,这种畸形程度差别很多,有人轻微的少一点点,有人几乎没有,完全没有的叫作无耳畸形,有的人有外耳道听力还可以,有的人外耳道完全是堵上的,听力就受影响。绝大部分人会有一部分听力,但不会和对侧完全一样,但是人并不一定需要两个耳朵,一个耳朵听视觉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续续:一个耳朵听没有问题。

郭树忠:对,两个耳朵有需要辨别方向,所以这些人,汽车从后面来了,或者人从后面走过来很难准确辨别方向,对声源的判断是有困难的,日常生活是没什么问题,很多小姑娘一侧耳朵有问题,从小到大同学们不知道,只有她爸爸妈妈知道,所以足可以看见对听力影响是有限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一个耳朵也没有问题生活,两个耳朵还是最好的。

郭树忠:两个耳朵最好的,因为有时候会有点比较不方便,比方说跟男朋友去看电影,男朋友必须坐在好耳朵那边,你要不说悄悄话会让别人听见,会有影响,但绝大部分没有影响,绝大部分职业不受影响,会有少数职业,比如乐队指挥,飞行员,宇航员,侦察兵,这些特殊的职业对声源的辨别很重要,这个职业一般做不了,99%的职业他们做都没有问题。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如果没有耳朵的话,最主要的还是影响我们的美观。

郭树忠:对,更多是外观,外观也不是影响很大,因为五官我们看的,咱们先看眼睛,然后看嘴,然后鼻子,最后才看耳朵,谈恋爱的时候谁注意对方耳朵呢,但是没了就影响他,少了一个耳朵,我们不一定关注耳朵好看不好看,但是我们会关注有没有耳朵,很多人一谈恋爱,对方少一个耳朵,自己想嫁,父母不一定同意,找工作也是这样,人家说我两个耳朵人都很多,为什么要你一个耳朵的人呢,所以会影响找工作,会影响婚姻,谈恋爱这些事情,所以心理上的压力还是很大。

主持人续续:其实老人都说耳唇越大,福气越大,有的人专门去做耳唇的一些整形呢?

郭树忠:有,有人要求,这两天就有人在微博上跟我问,郭教授,能不能把我耳唇做大一点?有的,有的人对相面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有时候人家看完说,因为你钱少是因为耳唇太小了,找个医生把耳唇做大了。

主持人续续:要做成如来的耳唇,钱才能多。

郭树忠:是。

主持人续续:原来这两种需求都有,一种是病态的,一种是为了美丽,更高的要求。

郭树忠:美丽的,当然还有很多,比如说招风,招风不是挺常见吗,美国的总统布什、奥巴马都是招风耳。

主持人续续:什么是招风耳?

郭树忠:耳朵立起来往前走了。

主持人续续:这个方向往前走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郭树忠:大部分人觉得无所谓,但也人觉得不好看,我们平时看的时候我们不太容易注意两个耳朵,但是两个耳朵一招风以后人家就看的很清楚,也有一些迷信的讲究,说招风耳不容易赚到钱或者有什么不好,有这样的说法,所以有些招风耳的想把耳朵往后做,也有长的不好看把长的不好看想做美化一点也有。

主持人续续:各种需求都有。

郭树忠:对,那是不是刚才您讲的这些需求里面是没有,全部都没有耳朵的这种是难度最高的一种手术呢?

郭树忠:难度最高,也是要求最多的,我刚才讲了耳朵并不是非常关注的地方,所以长的好看不好看,很多人不一定非常在意,但是有没有非常在意,所以耳朵要再造的人还是很多的,我刚才讲中国几十万人,三十万到五十万人需要做耳朵再造。

主持人续续:四千个孩子里面就有一个孩子生出来就没有耳朵。

郭树忠:没有或者耳朵太小了。所以我们的诊断有两个,先天性小耳畸形,还有先天性无耳畸形,有的啥也没有,一点痕迹都没有。

主持人续续:那没有耳朵,做一个耳朵上去,还让它长在上面,这个手术应该难度挺高的吧?

郭树忠:对。在我们专业来说是最有挑战性的手术之一。

主持人续续:您是说整形外科。

郭树忠:在整形外科手术里面,整形外科所有手术里面是非常有挑战,外国人说这是一个贵族手术,只有少数大夫可以做好的,很多大夫想做做不好,因为耳朵太复杂了,你想想看人身上的这个器官里边从形状上讲哪一个能比耳朵更复杂呢?我们耳朵有14个解剖结构,我们沟沟槽槽有14个。

主持人续续:14个解剖结构。

郭树忠:对。我们叫,你看外面叫,我看这有图片没有。

主持人续续:郭教授今天也是带来了图解,更好的讲解。

郭树忠:要说像这样3D打印的,外面叫耳聋,对耳聋,耳中,三角窝,三甲腔,耳皮,一共有14个,所以有很多的结构。我们做就是,某种意义上是做假,你要做的逼真,什么叫逼真?就和真的差不多,就是把这么多细微结构都要做出来。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做这个耳朵的话,就很困难,而且还要像真的一样。

郭树忠:因为你知道我们机器坏了,比方汽车坏了,方向盘坏了,换个方向盘,轱辘坏了换个轱辘,可是上帝造人,或者我们人类进化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零件,所以我们要造这个耳朵是全是用他的肉,用他的骨头,要拆东墙补西墙。

主持人续续:要用自己身体的组织。

郭树忠:完全重新造一个耳朵出来。

主持人续续:这个难度太高了。

郭树忠:对,所以是最富有挑战性的手术,我们这么说。

主持人续续:而且我们还听说这个手术也是经历了几代的进化、改革,然后现在所以做出这个耳朵能跟真的一样,完全看不出来是不是?

郭树忠:对,整个的手术里面,医生一直在研究一个好的方法,最早期的方法,这个地方,最早也是开始取肋部的脆骨,然后雕刻成一个很简单的样子,就放在这儿来,早期做出来的耳朵现在叫肉板板,有点像饺子一样,有一个基本的轮廓能立在这儿,但是这些细节都做不出来,这大概一百年前美国大夫就开始,尝试做。

主持人续续:一百年前。

郭树忠:一百年前,在这个基础上,美国大夫、日本大夫、欧洲大夫也都做了一系列的改进,大家不断地想方法改进,现在的方法已经到了第四代技术。

主持人续续:看来我还是看的少,我看到两代。

郭树忠:现在已经到了第四代技术,那么我们现在说第四代技术,应该说都是在原来基础上慢慢慢慢改进过来的。这个造的过程中把原来的一些不好的方法慢慢排除掉,好的方法慢慢吸引住,用一些新的方法,现在的效果最好,代价也最小,病人痛苦也最小。

主持人续续:刚才工作人员也给我们拿上来两个模型,这一个大耳朵,一个小耳朵,这是什么意思?

郭树忠:这就是真实的,这是一个病人的。

主持人续续:这是我们真实的耳朵大小。

郭树忠:这是3D打印。

主持人续续:这是3D打印。

郭树忠:对,这也是3D,这是为了教学用或者我们为了讲课用的。

主持人续续:把耳朵放大了。

郭树忠:因为大部分人耳朵一侧好的,一侧有问题,我们一侧好的耳朵做一个CT,三维CT,把它储存在计算机里面3D打印就可以打印出一模一样的,因为我们做耳朵最核心的或者最复杂的。

主持人续续:现在第四代技术就是用3D打印出来的耳朵。

郭树忠:3D打印只是一个辅助技术,我做的是看着这个做,老的办法,我做的时候是趴在病人的旁边看着对侧耳朵做,那挺麻烦。

主持人续续:我看你对侧耳朵雕一下,再看一下再雕一下。

郭树忠:现在我看着这个雕了,完全和这个耳朵一模一样,这就是一个病人的耳朵。

主持人续续:如果他两个耳朵都没有呢,那看什么?

郭树忠:我一般是看他父母。

主持人续续:看他父母的耳朵,然后模拟出来一个耳朵。

郭树忠:对,一般孩子们都希望长的和父母一样。

主持人续续:这样子。那现在我们做这个手术,它的一个基本步骤什么样的?

郭树忠:实际上是三个步骤,但是我们要解决两个问题。我们耳朵,一个是外面盖这个皮,耳朵外面有皮肤,这块皮要非常薄,要有很薄,要造一块这个皮,第二个里边这个支架,里边是软骨,这架子要好,形状的好坏取决于架子,就像我们女孩穿衣服一样,体型好穿衣服好看,体型不好穿再好看的衣服也不好看,但是同样体型好的人穿棉袄肯定体型不好,穿上比基尼就好看。

主持人续续:对。

郭树忠:所以我们挑战的就是,里边要有一个比较好的支架在里边,外面还要有非常好的足够多的皮肤来覆盖。这个手术我们第一期做的时候是要先造一块皮肤,造皮肤,实际上这个东西叫皮肤扩张器,你看它水囊开头是空的,完全没有的,然后我们把它埋到病人的有病的耳朵的地方,他不是没有耳朵吗,他皮肤在就好了,我们开个口把它放进去,放进去以后,这有一个把,这有一个注射壶,自己往里边或者家人往里边打水,每天打一点点,就像女的怀孕了,肚子娃娃长,肚皮长一样,慢慢抻着长,或者我们看着,人胖了,像我这样肚皮大。

主持人续续:您现在还可以。

郭树忠:反正就是接近这样一个过程。

主持人续续:就把这个皮给撑大,扩张了。

郭树忠:这就叫备料,你盖房子得备料,得准备好皮肤,所以第一步先把这皮肤扩起来,这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主持人续续:一般都是放在耳朵方面这个位置吗?

郭树忠:就在耳朵的位置,因为他本身没有耳朵,但皮在这儿,所以我们要把它撑起来造一块皮,这是三个月的时间,这是必须的,时间短,你造出的皮肤不够,就像我们穿衣服一样,你穿五尺布的衣服,我们拿出来做马甲,要不然袖子太短了,所以必须要有足够多的时间把这块皮造出来。

主持人续续:把这块皮造出来,这是第一步。

郭树忠:对,第二步,我们就要做一个基本的耳朵样子,就是盖一个毛坯房,所以第二步我们会取他的肋软骨,这就是我们取他的肋软骨,你看,每个人身上都有脆骨,就是咱吃的排骨的脆骨,人也有,叫肋软骨,我们取三个,取下,11号刀片先雕刻成这样这样的碎片,然后再根据他耳朵对侧的样子组装成这个样子或者这个样子。这个过程体现了一个大夫的艺术修养。

主持人续续:这真的是,用这两块骨头,然后最后做出了这样的一个耳朵。

郭树忠:对。

主持人续续:这是怎么做到的?

郭树忠:这就是我们医生要有很好的艺术修养,你得会雕刻,就像木工做家具一样,你拿了一块木头要做出很象样的家具来,或者艺术家要做艺术品一样,应该普通的艺术家,人家用泥土、石块进行雕塑,我们用人体的组织进行雕塑,完全是一个艺术品,做的过程是一样的,所以这个过程做完了。

主持人续续:雕一个这样的耳朵要多长时间?

郭树忠:我需要一个多小时。

主持人续续:您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做这个?

郭树忠:我天天做这个,我一年做五百个,我做了好几千个了,我就是干这个事的。

主持人续续:做这个耳朵,每个模型都是差不多的还是也要根据这个?

郭树忠:人和人的耳朵差异很大,你要注意,日常生活你可能没注意,周围的人和人耳朵差异很大。

主持人续续:我以为是肉长的问题。

郭树忠:架子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原来架子不一样。

郭树忠:对,他的角度,他的大小,他的里边每一个细节都是人和人不一样,这都是个性化的,3D打印的模型,完全看他的个性化的耳朵来雕刻这个支架,这个支架雕的好看,样子好看,支架雕刻不好样子不好看。

主持人续续:我还有一个问题,取这个肋软骨的时候,这个手术是不是很大的一个手术?

郭树忠:不算大,因为对我们医生来说,对整形外科来说算一个中等偏小的手术,我们只开两三个厘米的小口我们去,快的大夫可能半个小时取下来,慢的大夫可能一个小时取下来。

主持人续续:慢需要一个小时。

郭树忠:那很仔细,因为里边是心脏或者心肺,你吃过排骨,你知道排骨里面亮的一面就是心脏和肺。所以大夫要对这块很熟悉,不熟悉你就小心捅到里边心或肺,杀人的时候最容易杀的就是这些部位。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还是很敏感的。

郭树忠:对,我们要用刀子仔细地把这个脆骨剥下来,而不能伤到里边的。这一个可以做到的,外科大夫天天弄这个。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取骨的话,只能是取这一块了是吗?

郭树忠:是,现在只能取自己的脆骨,肋软骨,因为其他部位的不够,也没法用,只有这个地方,也有人提出来我能不能用父母的,有很多家长妈妈想说让我自己受点痛。

主持人续续:对,因为小朋友那么小,家长愿意取自己的,那这种可不可以?

郭树忠:取完以后很快就吸收到耳朵,就变小了,不行,但还有一个塑料的,聚乙烯塑料,有卖的。

主持人续续:不取骨头,用塑料的来做。

郭树忠:对,但是塑料的东西,因为全世界大夫都,大部分大夫都试过了,这个东西,最后时间长了往外漏的比例很高,失败的比例很高,所以很多大夫还是放弃了。还是用自己的脆骨。

主持人续续:用自己的脆骨是最安全的。

郭树忠:对。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那小朋友做上的时候,比如他还很小,他的骨头会长,这样的话他的耳朵会不会跟着他一起长?

郭树忠:第一,会一块长。第二,人的耳朵长的先快,八九岁的时候耳朵已经和成人的耳朵差不了太多,百分之九十多了,你注意一下孩子们的耳朵,孩子们的耳朵,头长的大,小孩头长的大,耳朵长的大,小孩的耳朵跟父母的耳朵八九岁已经差不多了,差一点点了,所以我们做的时候会稍微放大一点点,本身还长一点点就会差不多弥补了。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这些,我们整形外科的医生已经都想到了。

郭树忠:对,我们天天做,观察,家长也提这个问题,孩子也关心这个问题,是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我们做手术做得多还是小孩的手术是不是?

郭树忠:时间是有,我们跨度,最小的我做过五六岁,最大我做过七十多岁的人,他说我要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我一辈子遗憾没有弥补,大夫能不能给我造一个耳朵,因为他总是觉得一生是一个遗憾,但绝大部分是小孩,十来岁的孩子最多的,做的最好看的应该在十岁左右的孩子做起来效果最好看。

主持人续续:十岁左右的孩子做这个手术是效果最好。

郭树忠:是脆骨最好雕的时候,因为我们雕刻的时候,你知道石头雕刻不好雕,木头好雕,越软越好雕,年龄越小,脆骨越软,年龄越大脆骨越硬,再大了可能就变成石头一样,变成骨头一样,雕起来很困难,所以我一般做起来给小娃娃做,但是太小也不行,有时候六七岁之前,很多家长说我上学之前把耳朵做了。

主持人续续:这样上学大家不会歧视他。

郭树忠:但是有一个问题,脆骨太小了,就像我刚才讲的你穿了一个五尺布的衣服,你拿来一个三尺布,我只能做出马甲来,耳朵太小了,将来就无法弥补了。实际上我们现在做的全世界绝大部分大夫都主张7岁以后给孩子做,7岁以后,身高大概要到1米2以上。

主持人续续:这个年纪是最好的。

郭树忠:这个时候才可以做,但至于说一定7岁做了或者大一点做没有实质性的差别。

主持人续续:那取这个脆骨,大概要取十岁左右的小孩,要取多大的一块脆骨。

郭树忠:要取三根,这实际上三根。

主持人续续:这前面也是。

郭树忠:不,那是刀子,这是脆骨,这是没有分开,一共三个。

主持人续续:三根脆骨。

郭树忠:三根一小段,就是几个厘米,对整个胸廓没有什么影响。

主持人续续:这块还是会慢慢长。

郭树忠:会长,会有一个小疤,将来能看到一个小疤,其他没有什么影响,有些担心家长将来孩子会有什么问题,我说唯一担心将来要做好人,不要学跟人家打架,因为这个脆骨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家里面那个篱笆,篱笆是防狗的,脆骨也是这样,会保护内脏,如果你拿一个刀子捅,有的脆骨大的可能不一定捅进去,没脆骨了可能一刀捅进去了,所以做好孩子,别跟人家打架就没事了。

主持人续续:那好我们现在等于是把这个耳朵的模型雕好了。

郭树忠:然后我们做进去以后,就做出一个初步的样子来,就像我们叫它盖的是毛坯房,比方我在胳膊上,我是在胳膊上做的耳朵,因为他这个条件不行。

主持人续续:您把这个模型植入到他胳膊的这个皮下面。

郭树忠:对,因为我大部分情况做在这儿,偶尔情况做在这儿,我拿这个图说,实际上这也一样,刚做出来你看它和正常还不完全一样,比方这眼不够深,耳唇不够明显,所以再过三个月以后我要做一次装修,就像盖完房子,你先有备了料,盖了毛坯房,最后要进行一次装修,所以最少三个月装修。

主持人续续:在这儿要放三个月,在这儿也要放三个月。

郭树忠:对。

主持人续续:是同时的?

郭树忠:对,只要做这儿的就不一定做这儿,对同一个病人来说只能做一个地方,不论做哪儿,都是过三个月以后做一次装修,做一次修整。

主持人续续:这是毛坯房。

郭树忠:这是毛坯房,这有装修完的,这应该是装修完的,这是装修完的,看的更明显。

主持人续续:如果在胳膊上做的话,还要把它移植到里边去。

郭树忠:对。

主持人续续:那胳膊上不就也会留一块疤。

郭树忠:对。

主持人续续:所以还是直接把它。

郭树忠:能在头上做最好了,你看我在头上做的,这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了。

主持人续续:这的跟真的是一样的。

郭树忠:对。

主持人续续:原来是这样的,这叫小耳畸形吗?

郭树忠:小耳畸形,就是这样,像一个小腊肠一样。做完以后你看有了。

主持人续续:做完以后是这种效果。

郭树忠:对,从后面看。

主持人续续:这是左耳。

郭树忠:不是,这是照相摆的,应该就是这样就可以,所以这样你看她这头发就梳起来,原来头发永远是盖着,不让别人知道,然后做完以后她完全把头发梳起来就让别人看。所以基本上可以以假乱真,要是不太熟悉,找个男朋友不一定看得出。

主持人续续:郭教授总是担心她们找男朋友。

郭树忠:这是他们孩子担心的。

主持人续续:患者最担心。

郭树忠:患者最担心的是婚姻问题,第二个是找工作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整个从开始做这个手术,一共需要三个多月的时间。

郭树忠:一共是六个月的时间。第一次我们做这个小手术把扩张器埋在这儿,这一般是局麻手术,我们要造一块皮,这三个月,要等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中间她回到家里可以去上学,可以在家待着也行,去上学也行,上班也行,有时候是年龄大一点,30岁也可以做,每一天打一点点水,把这个包裹起来,鼓起来是不好看的,女孩可以用头发遮起来,男孩盖不住,周围人会看到,有的孩子怕不好看就休学,有的孩子无所谓就上学去了,只是每天打一点点,没有任何痛苦,三个月造出皮来,我们来,第二次叫全麻,取脆骨,然后雕刻成耳朵的样子,把里面水囊取出来,有很薄的皮,做出一个很象样的耳朵,这次住院时间会略微长一点,痛苦会略微有点,取完脆骨会有点疼,但是两三天时间以后就会好很多,到一两个礼拜就可以回家,回家就可以正常上学,然后再等最少三个月,但不一定三个月来修,就像我们盖完房子一样,我们可以当时装修,只要墙干了就可以全装修,也可以三年五年以后装修,有人十年八年以后装修,耳朵也是这样,最短的三个月,但是有的人五个月、六个月,甚至我最长有一个孩子真是八年以后来做第三次手术。比方说我无所谓,我有耳朵就上学了,然后要准备大学毕业了,要找工作,教授,你还是给我再修一下,更好看一点,我好找工作。

主持人续续:反正房子盖了,住毛坯的也行,住精装修的也行。

郭树忠:是。

主持人续续:是这个意思。

郭树忠:是。

主持人续续: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个耳朵黏在这里,是粘上的?

郭树忠:长上了。

主持人续续:就是跟我们正常耳朵一样这样很牢靠吗?

郭树忠:非常牢靠,不会有任何问题,完全长在这儿。地基我们是打的牢靠。

主持人续续:刚一开始的时候会不会比较脆弱,要保护它。

郭树忠:那比方做完了睡觉,开始的时候就不能,要小心不能碰了,起码要是这一侧是睡枕头,起码要三个月到半年以后,长牢靠以后,要不然你睡就压坏了,长牢靠是好了以后,也不能睡硬枕头,我们陕西有人睡石头,睡砖头的枕头,那就不行。荞麦皮枕头可能都够呛,要睡就睡现在的羊枕头、软枕头,就没有问题。其他也没有什么,打架,我也碰见过打架打破了,我们再补补,或者打篮球碰破了,也有可能,一般没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续续:那还是挺好的,跟正常的一样。

郭树忠:应该和正常一样,大部分做完以后就忘掉了我和正常有什么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忘掉了我的耳朵是整形外科的郭教授做的。

郭树忠:因为人看耳朵,没有几个人仔细去研究你的耳朵,你也没有说拿镜子天天看耳朵长啥样,咱们看眼睛、鼻子,所以耳朵有没有对他的心理压力非常大,有了以后好看不好看都不是最主要的,这个造出来和正常还是有一些差别,比如软硬度,脆骨是硬的,咱这耳朵软骨是软的,所以做出来的耳朵有点偏硬的,摸上去不是那么软,我说你看跟媳妇打架的时候,如果媳妇要揪耳朵,你把好耳朵给她,不然揪疼,如果有可能,如果打架要揪耳朵,这个耳朵摸上去有点偏硬。 另外看上去细节可能不会完全一样,因为我们是用三个小脆骨做的,现在世界上认为能够百分之八九十像已经是非常像了。另外我们看耳朵,谁同时能看好两个耳朵呢,我们得这样转着头看,所以很少有人去比较,这个手术做完大部分人很满意就在这儿,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美容器官,有没有很重要,但是做完是不是特别好看,倒不是最重要。

主持人续续:有没有人不适合做这个手术呢?

郭树忠:很少,比方有心脏有病了,全身有病了就不适合做。

主持人续续:取不了软骨是吗?

郭树忠:也有个别人骨头骨化了,全剩骨头了,我碰到一两个病人,我用电锯雕,雕出来形状不是那么好看,也可以做,不好看,再就是极端例子,像胳膊上,这没有条件,没办法,我在胳膊上做,这个做的过程要负责很多了。

主持人续续:没条件没办法是指这块怎么了?

郭树忠:这块受伤了,皮肤全坏掉了,没法扩了,我在胳膊上做,胳膊上做还要移到头上去,还要缝血管,血管一个毫米左右,那是很难的。

主持人续续:我刚才还听您的工作人员说,这个您在手上做这个,还上了央视的一个新闻。

郭树忠:这个全世界都知道,世界上,外国媒体有150多家都报道这个。

主持人续续:您跟我们讲讲这怎么回事?

郭树忠:这个孩子受伤,是车祸,他块头皮全坏了,坏了补的皮,要造耳朵没法造,所以我先在胳膊上也是埋了一个抗张器,然后我造了一块皮,然后取他的软骨雕刻了一下造出耳朵的支架,这个做完以后,我们最近又把这块耳朵给他移到头上,移到头上有一个血管,一个血管就有一个毫米细,三根血管,我在显微镜下放大十几倍,把血管接上,现在活了,所以他就有耳朵了。

主持人续续:这个等于现在世界上首例在手臂上。

郭树忠:有人做过,尝试过,但是做的像我这么好看的没有。大家都尝试,看这个方法能不能做的更好看,但是像我这样子很像模像样不多。

主持人续续:刚才他拿这一图我就惊讶了,我说我必须拍下来,发个朋友圈,没有见过这样的。

郭树忠:是,刚做成,这个事情很感兴趣,所以到处在转发这个微博,是非常难做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那个受伤的小朋友他脸部的整形以及耳朵的修复都是您给他做的?

郭树忠:对。因为他就是面临,谈了个女朋友,想结婚,对方说这能结婚吗?你这个新郎一上来都少一个耳朵,亲戚朋友不笑话死,所以一定要做一个耳朵,所以我主要的任务是造一个耳朵同时要成全一对年轻的婚姻,一家的幸福,所以我们说看上去是很小的事情,但最后成就的是很多人家里的幸福,美容手术或者整形手术,表面上看少一个耳朵,又不影响吃,又不影响喝,但对人的心理影响很大,做完让他心里感觉我和你一样,我们也是个健全的人,然后不受到别人的歧视,然后他自信地在生活中可以做自己的工作了。

主持人续续:我听您讲这一段,我其实特别有感触,因为去年我们也接触过一些整形外科的专家,他们跟我说整形外科医生不光是做技术工作,做医生,其实同时也是要是一个很好的心理导师。

郭树忠:对,我们是外科医生里面的心理医生,我们是拿手术刀的心理医生,我们用手术刀做心理治疗,因为终极目标是让人家感觉到幸福,让人家感觉到欢乐,愉悦,让他生活质量提高,让他能够自信,所以这个纯粹是一个,和我们做个头发,买件新衣服穿感觉是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对,所以我觉得整形外科医生遇到的这些故事,患者故事应该还是特别地多。

郭树忠:我们的故事非常多,每个病人后边,因为你知道人最感性的是心理里面的故事。

主持人续续:最难治的也是心理病。

郭树忠:心理的,或者爱情,生死问题,这都是我们整形外科每天面临的问题,你说少一个耳朵,谈恋爱谈的非常好,那女孩也非常喜欢他,那妈说不行,他少一个耳朵不能进,我不能让他做我耳熟,必须造一个耳朵,做完以后看上去是很小的手术,但最后演绎出来是非常幸福的家庭故事。

主持人续续:郭教授您讲这个讲得很轻松,但是我知道,我之前在网上有看到说这个手术其实是很复杂的一个手术,您能不能再给我们总结一下,这手术您觉得做了这么多例,您觉得一些技术的难点都在哪里呢?

郭树忠:难点大概有几个方面,第一,你要造出一个很好的皮来,这一块很多大夫做不到,是因为皮肤扩张技术要做得很好,做不好,扩到中途可能感染了,皮肤太薄,坏死了,手术彻底失败。

主持人续续:第一步扩皮很有难度。

郭树忠:不是每个大夫可以掌握的,这是整形外科最基本的一个工作,但是这个有一定失败率,所以做的好的大夫成功率非常高,并且扩出来的皮又薄,血液循环好,我刚才讲只有薄才能做出好看。第二步就是支架的雕刻,那个是很考验大夫的,不是外科功底,是看艺术功底,你纯粹是一个雕塑,要是拿来一块骨头雕个耳朵很好雕,它是三个小条,拿三个小条要雕着,编织出一个耳朵来,这是大夫三维空间的想象能力要很强,所以你必须要有艺术方面的修养,有的年轻大夫跟我做。

主持人续续:您还学过雕塑吗?

郭树忠:我跟雕塑老师的关系很好,我有搞艺术的朋友。

主持人续续:是蹭来的知识是吗?

郭树忠:对,我是业余时间学的,包括绘画,包括雕塑。

主持人续续:这是整形外科的素养。

郭树忠:这是做好整形外科必须基本的素养,但是即使这样也不是每个大夫能做出很象样的耳朵。

主持人续续:确实,因为每个人的美感是有不同的差距。

郭树忠:要做的和对侧耳朵一样就很难,这是第二步。第三步也是最后还要修整,最后这个痕迹要不明显,我们最后缝合是像做双眼皮的缝合方法,小针细线,很仔细地缝,接缝越少越好,因为病人也罢,顾客也罢,最后是希望做出耳朵别人看不出来,没有多少痕迹,所以所谓的第四代耳再造术和以前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不需要植皮了,老的办法前面全部要植皮,植皮以后颜色和周围不太一样,有点像补丁的感觉,植皮的周围会长疤,一长疤就不好看了。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

郭树忠:我们做的很重要让所有的痕迹降到最低,找对象的时候开始看不出来,将来结婚了摸着有点硬。

主持人续续:好棒,除了在整形外科除了耳朵要用骨的这种支架,还有其他的部位也要用骨头来做支架?

郭树忠:也有的。比方说做鼻子,鼻子没有了,鼻子再造的时候要做。

主持人续续:我听说鼻子是取耳肋骨。

郭树忠:那是垫高一点点,没有鼻子的时候,老鼠咬掉的,人咬掉的都有,狗熊咬掉都有,狗咬掉也不少,我碰到不少,那要造耳造鼻子同样要雕塑,还有特殊的,男性生殖器做的时候也要雕,也要用软骨支撑。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有很多部位,您必须得跟雕塑的。

郭树忠:所以,我们那个医院旁边就是西安美院,我跟雕塑系的老师关系很好,我们俩很熟,我时不时去看看他,他做的雕刻作品我看一看。

主持人续续:这样子。还是觉得好多您讲到的,我们之前其实都没有想到。

郭树忠:对,我们这个专业是很特殊的专业,和一般的外科大夫不一样,一般外科大夫比如胆囊炎我们进行胆囊切除,切完就完了,整形外科是塑型的专业,涉及到很多形体方面。

主持人续续:身心灵美都得掌握。

郭树忠:最后解决的是心灵问题,所以他是一个知识面要求很广,大夫的修养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积累,还有艺术方面的修养,不光艺术修养还有心理很多知识,你终极目标不是说造了耳朵,是造了耳朵以后,心理感觉好。

主持人续续:生活更幸福,这是我们郭教授做的事情。 那郭教授,最后我想还问一问,我们国内你刚才讲是第四代技术,那和国外有没有一些差距呢?

郭树忠:应该说我们耳朵再造在国际上已经最前列,世界上用的很多还是传统的方法,我们今年7月份要在北京开国际耳再造会议,中国的耳再造,中国整形外科在世界上能拿的走的前面只有少数几个领域。

主持人续续:哪几个?

郭树忠:比方组织工程,曹教授做老鼠咬耳朵那个组织工程,比方我们做的换脸,我做世界第二个换脸。

主持人续续:换脸可以做是吗?

郭树忠:对。

主持人续续:把他的脸移到我的脸上。

郭树忠:对。

主持人续续:这好神奇。

郭树忠:还有外科,我们做器官,耳朵里,我们有几位教授,北京两位,上海一位,加我,我们四位教师多次在国际大会上做报告,外国大夫还是很认可我们的,我上次在欧洲整形外科年会上讲完以后,全部大夫起立给我长时间的鼓掌。

主持人续续:好棒。

郭树忠:说教授活做得不错,因为我们中国人手还是比较巧,这不是一个特别大型的手术,对设备的要求很低,我就用尖刀片,他们用11号刀片,他问我教授,只用这11号刀片可以雕出耳朵?我说yes。我们可能更多的是在艺术方面,这方面我们做得不差,所以我们在国际上做出的耳朵,就看谁做的像。

主持人续续:谁做的美。

郭树忠:谁做的像,谁做的代价小,所以应该是说这个是国际上公认的中国整形外科大夫耳朵是做的在前面的。

主持人续续:好棒,您有没有给老外做过耳朵?

郭树忠:做过,我做过少数的,我想将来长远的我是想做一个世界的耳再造中心,想全世界的病人都上我们这儿来,这完全有可能的。

主持人续续:太厉害了。而且刚才您提到换脸,其实我也特别感兴趣,换脸大概是,因为人的脸受伤了。

郭树忠:脸受伤了。

主持人续续:有一些电影演这样的,把脸换过来以后,生活都改变了。

郭树忠:对,并不是简单的说你跟你那个同事换脸,那做不到,她也不愿意把脸给你,有人这么跟我说,我要哪个电影明星的脸,我说人家不愿意给你,更多的是他受伤了以后,另外一个人去世了,像我们换心、换肝一样,他愿意把脸捐出来,我们把脸给他换了。这个是世界上已经做到了36例。

主持人续续:做了36例换脸手术。

郭树忠:这是比较新的,这是难度非常大的,我做了17个小时的手术,那是应该在我做过手术里面难度最大的手术,全世界大夫也公认,因为有的病人,有的国外团队十几个大夫要做二十个小时才能把手术做下来,这是最有挑战性的手术。

主持人续续:郭教授,我觉得您天生有做整形外科优质医生的这个基因,就是先天很多可能决定了您做这科能做得很厉害。

郭树忠:那倒不一定,我最近在我的微博上写这个。

主持人续续:手很巧,我小的时候画画总是三分。

郭树忠:什么人适合做这个,实际上更多的感兴趣,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不仅仅是说你做出耳朵好看来,是做完耳朵以后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很多孩子来了以后很自卑,像我刚才打照片的女孩,长头发一直盖着,等我一直做完以后,她每次路过西安都要来看我一下,她把头发梳的高高的,我说你再头发没放下来,她说我从此以后头发再也不放了,我一直高高的,她说我十几年,她十几岁做的,她说我十几年从来不敢让别人看到我的耳朵,我现在要告诉别人,我有两个耳朵,所以你这个时候医生心理上你会感到,你累一点,成就感就不一样了,外科医生很有成就感,整形外科医生成就感更强一点,因为我们看得见。包括我们做美容手术,比如做个双眼皮,做个鼻子,做完以后女孩很漂亮了。你看她觉得自己很好看,男朋友陪着,男性朋友赏心悦目,你不是觉得很美好的一件事吗?

主持人续续:确实,确实。今天采访到最后,希望郭教授对我们耳再造术给大家总结一下。

郭树忠:好的,耳再造术是整形外科领域里边应该是最难的手术之一,要做好这个手术大夫需要有非常好的整形外科基本功,还有艺术的修养,所以我们说做好这个手术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所以整形外科医生要做这个必须,既使是一个好的外科大夫,还是一个艺术家,所以我们希望将来有为更多的孩子服务,让所有的孩子都有少一个耳朵的孩子都长出另外一个很漂亮的耳朵来,幸福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就是整形外科大夫的内心。

主持人续续:好,再次感谢郭教授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