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说到人体的司令部,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大脑,却往往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脊髓。脊髓和大脑一样,都是人体复杂中枢神经的一个部分。如果脊髓出现了问题,就会出现很严重的反射功能障碍,就是人们所说的瘫痪。所以脊髓脊柱是至关重要的。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医师、脊髓脊柱外科中心的主任范涛教授,为大家讲解脊髓脊柱疾病的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范涛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擅长:神经外科常规疾病的诊断和治疗(颅内肿瘤、血管病、外伤、畸形)脊髓脊柱疾病的诊断及治疗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国内脊髓脊柱学科的发展情况是怎么样的?

    answer

    范涛: 我国随着医学的发展,尤其是西医医疗技术的开放和发展以后,所有的医院的科室都在细化,比如眼科有白内障科,专门做白内障,有的人专门做角膜,有的人专门看眼底。脊髓脊科柱是将从所有的专业合并起来,有从事脊柱的神经外科医生、从事脊柱的骨科医生,大家互相合作,共同组建脊髓脊柱科,专门治疗脊髓脊柱外科疾病。
  • Question

    我国科室的技术和国外相比有何不同呢?

    answer

    范涛: 从大体的方向上来讲,我们毕竟有大量的患者人群,所以我们在治疗脊髓脊柱的病例和技术上是没有问题的。无论从尖端的技术和治疗效果和对疾病的认识上都没有问题。但是有一点,对这种疾病的普及不如国外。很多的医生没有经过专业的脊髓脊柱外科的培训,所以他在治疗时,对这个疾病的认识和治疗技术的掌握上,就非常欠缺。
  • Question

    针对脊髓脊柱的常见误区,给大家一些建议。

    answer

    范涛: 平常我们所说的腰疼、腿疼、行走不稳、手脚不利索、身体麻木、甚至头晕,都和我们的脊柱和脊髓有关系。脊髓和脊柱这两个结构需要由专业的医生来做。既需要掌握脊髓神经知识的神经外科技术,同时也要了解脊柱生物力学的骨科概念。当大家得了脊髓和脊柱疾病时,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到专业的机构去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我们会有专业的脊髓脊柱医生为大家进行指导。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09期:腰酸背痛不是病?脊髓脊柱敲警钟!(下)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说到人体的司令部,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大脑,却往往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脊髓。脊髓和大脑一样,都是人体复杂中枢神经的一个部分。如果脊髓出现了问题,就会出现很严重的反射功能障碍,就是人们所说的瘫痪。所以脊髓脊柱的作用非常非常重要。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医师、脊髓脊柱外科中心的主任范涛教授,为大家讲解脊髓脊柱疾病的相关知识。范主任您好,欢迎来到我们《名医堂》节目。

范涛:您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范主任您在这个领域内做了这么长时间,您觉得国内近几年这个学科的发展情况是怎么样的?

范涛:国内现在应该说是我们国家随着医学,尤其是西医医疗技术的开放和发展以后,所有的医院的科室都在细化,比如眼科有白内障科,专门做白内障,有的人专门做角膜,有的人专门看眼底。所以眼科都从过去的眼科分出了亚专业。神经外科或者骨科也都存在。比如关节科、四肢骨都在分。普外科里头有两腺科,甲状腺、乳腺。甚至乳腺科和甲状腺科都分开了。脊髓脊柱也会存在这个问题,也要从所有的专业合并起来,现在就是说成立脊髓脊柱外科。我们现在也在有更多的从事脊柱的神经外科医生,从事脊柱的骨科医生。

主持人续续:也从骨科医生转过来的?

范涛:互相合作,共同组建脊髓脊柱科,专门治疗脊髓脊柱外科疾病。比如说我做腰间盘突出,你说这个是骨科,我就做脊柱手术这是骨科手术,万一神经受到影响了,那给谁做?还要转到神经外科去作吗?这种情况下就存在一个问题,我说我就是脊髓脊柱外科,脊柱、腰间盘手术我可以做,一旦神经有问题,遇到神经有损伤或者有并发症的时候,我就可以处理,不用找别人了。就把这两个科室自然而然合成脊髓脊柱外科。 所以我希望大家在得了我们将来的各个医院的亚专业发展,也是趋向于把脊髓脊柱外科能够独立出来。我相信在我的老师那一代,他们是没有的。当时就是有神经外科、骨科大家互相交叉地在做。我相信在未来得五到十年之内,我们国家也会和国外一样,在国外现在已经很明确,虽然骨科也在做,神经外科也在做,但是像在美国就有专门的Spine Center,就是专门的脊柱中心。所以这样的专门脊柱中心,这一部分医生既来源于神经外科,又来源于骨科医生,但是他们只做脊柱和脊髓的手术,所以叫Spine Center。Spine是脊柱的意思,Center就是中心。所以在国外现在已经专门把这个亚专业已经独立出来了。比如在国外有神经外科医生培训,有骨科医生培训,有的人专门有脊柱外科医生的培训,他通过毕业已经选择了脊柱外科,工作五年以后可以变成脊柱外科医生。我相信我们国家随着这近几年对疾病要求的提高,而且我还有一个倾向,我从95年开始从事脊髓脊柱外科手术以后,尤其是近十年来,涉及了更多的脊柱领域。

主持人续续:原来你一直在研究脊髓领域?

范涛:对,后来我觉得脊髓和脊柱是分不开,我就更多地涉及到脊柱,比如颈椎病的治疗。我们用显微手术治疗颈椎病。

主持人续续:你原来做肿瘤手术的,这么高,现在做颈椎病,您有没有觉得会比较什么?

范涛:我们都在做,从治疗上讲,在疾病治疗上讲,没有什么重病、小病,没有什么高技术,什么技术的差别。肿瘤的病人是病人,颈椎病的病人也是病人,只要能治好了,就是一条生命。所以在治疗拯救这个生命和治病的时候,我觉得在疾病的大小这些没有什么等级,也没有什么大手术、小手术。我经常给我的病人讲,大手术、小手术都是一条生命,都需要医生认真和精心地对待。所以这个是没有问题。 在治疗颈椎病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发现,我治疗颈椎病和腰间盘的时候,我会发现我们的病人也慢慢地对这个疾病随着认识的增加,就是我在治疗这个颈椎病、腰间盘时我发现,这部分病人的教育素质和文化程度都比较高。因为他们已经在认识到这一部分了。有很多从美国回来的人,颈椎病和腰间盘有问题了,他首先咨询神经外科医生,因为他知道这一部分需要更精细地去保护神经。随着大家对专业的认识,我相信更多的人会知道。你比如我现在做的颈椎病和腰间盘里面,可能文化层次和受教育程度一定要比大众化要高的多。

主持人续续:他们会主动选择这个科室?会有了解?

范涛:对,他会有了解,所以跟人的受教育程度和文化程度和你的普及是一定有关系的。比如我治肿瘤,多少年来都是神经外科医生在做,所以我治的肿瘤就是非常按比例的,因为这个肿瘤不是受国教育就不得肿瘤,不能说没受教育肿瘤就多。所以在我的病人里边,文化层次就是大众化,既有受教育少的,也有受教育高的,这是肿瘤的这一部分病人。包括涉及到脊髓的先天畸形的,只要是脊髓外科、神经外科,基本上患者人群很均匀。但是在治疗颈椎病和腰间盘的时候就很明显,因为大部分腰间盘和颈椎病,大家都是分散在其他的科室里头。但是在我治过的颈椎病和腰间盘的病人里面,基本上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最少也在本科以上。所以他们就慢慢地接近这些东西,会选择更好的一个技术为自己治病。 其实我在讲的这个外科医生,无论是骨科医生还是骨科脊柱医生或者神经外科脊柱医生、神经脊柱医生,我们实际上并没有更多的观念把这个专业分开。而更多的是应该是推广和普及指导病人,要选择脊髓脊柱外科,既从事脊髓又从事脊柱外科的医生,专业培训的医生,治疗这两方面的疾病,才能更好地把技术带给患者。

主持人续续:我们的患者的意识要提高,通过我们专家范主任经常做科普的宣传,我们的患者接收到的这些信息,他们应该去选择正确的就医的途径。

范涛:对,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从技术层面来讲,我们现在国内科室的技术和国外的科室技术是不是同步的呢?

范涛:从大体的方向上来讲,这些治疗技术的尖端,因为我们毕竟有大量的患者人群,所以我们在治疗的病例和技术上是没有问题的。无论从尖端的技术和治疗效果和对疾病的认识上都没有问题。但是有一点,对这种技术的普及不如国外。主要集中在这几个大的医院里边或者集中在一些比较有名的医生里边,但是对普及起来却比较落后。 就是很多的医生没有经过专业的脊髓脊柱外科的培训,所以他在治疗这个疾病的时候,他对这个疾病的认识和治疗技术的掌握上,就非常欠缺。还是走那个大框框,神经外科走神经外科,骨科走骨科,这种情况下是有差别的。

主持人续续:我明白了,医生跟患者都需要教育。

范涛:就是这样。更多的比如说我们现在我从国外回来,大概从2005年开始,每年都有脊髓脊柱外科的培训。无论你是哪个科的医生,只要是外科医生就行,就是你可以做手术的医生都可以到我这来培训。我会告诉你脊髓的就剖,脊柱的就剖。告诉你脊髓手术怎么做,脊柱手术怎么做。这样的话你在做手术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两个合起来。比如做脊髓手术的时候遇到脊柱问题了,我经过这方面的培训我要保护脊柱的功能,无论做固定也好,做融合手术,非融合手术,你都接受过训练。你做脊柱手术的时候也是这样,遇到脊髓有麻烦,你受过这方面的培训,你对脊髓和神经的结构有了解,这样再做脊柱手术的时候也不会手术无措。虽然做脊柱手术做得很好,一旦脊髓遇到问题,OK,我一起就做了。这种情况下才是比较全面的脊髓脊柱外科医生。这也是我们一直想给大众进行普及的,想通过这期节目让更多的人知道脊髓脊柱外科是在什么状况,这些医生需要哪些训练才可以这这么做。

主持人续续:范主任您从医这么多年,您觉得在这个领域内最能够体现医生的专业水平度的一个手术是什么样的一个手术?您有没有一个经历过的案例给大家分享一下呢?这个手术太高精尖了。

范涛:您比如说我们最早大概在20年以前,脊髓里边长了髓内肿瘤,刚开始大家知道脊髓的手术,它的软硬程度跟豆腐一样,里边有一个肿瘤。我需要在豆腐中间切开,需要把豆腐里的肿瘤拿出来,而且豆腐一点损伤没有。这是我们最传统最经典的神经外科手术。我们可以非常精细地把它再放大八到十倍的显微镜底下做到清清晰袭,肿瘤切得干干净净,而且脊髓保护得非常好。甚至包括脊髓表面的血管,很薄薄的蛛网膜,我们都可以分得非常好,这就是我们最精细的脊髓手术。 但是,出来问题了,有的病人把瘤子拿掉了,脖子不行了,骨头取掉了,做完手术以后,一看脊髓功能很好,但是病人的脖子直不起劲来。我曾经遇到一个女同志就是这样,脊髓里长了海绵状的血管瘤。当时她在当地其他地方做手术,第一次医生做了这个手术以后,她就发现这个肿瘤虽然切除了一部分,但是没有切除干净。那么就是当时手术效果的精细程度还是不够。最主要她发现脖子没有劲,脖子直不起来,到我们这里一查,我看第一个需要再做一次手术,把肿瘤切掉,因为要把出血的根源拿掉。第二个,这个脖子已经骨头没了,我们需要给它做一个内固定,强化它的支撑功能。结果做完手术,我们把脊髓的手术做了,把脊柱的手术也做了,她的脖子一下就有劲了,就抬起来了。从我们自己的经验上来讲,有很多病人实际上是脊髓的手术和脊柱的手术来同时做。不是像大家想象的一定要脊柱是脊柱,脊髓是脊髓,绝对不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实际上由于前面有手术有问题,再找您做一些修复修补的病人特别多?

范涛:这种情况下就会困难了,相对来讲医生的压力也大,像我的压力也很大。有一次我在手术台上,在到别的医院做手术的时候,其他医院请我做手术。他们就知道脊髓脊柱外科的专家来,他们知道我既做脊髓的手术又做脊柱的手术。旁边有一个医生在做脊柱手术,突然一下不小心硬膜破了,等于神经的袖套破了,这个神经一下就跑出来,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他想我就是做脊柱手术了,这个脊髓一下破了,我怎么办。他就想范主任来了,脊髓脊柱的专家来了,让我来。我同样我去给他处理在这个脊柱手术中间脊髓发生的一些问题,我会把神经还纳回去,在显微镜下还纳回去。再用很细很细的针,用很小很小的针,把袖套缝起来,这个我们是可以做得到。因为他把硬膜衣服弄破了,这个东西就鼓出来了,我会把这个东西再还到衣服里,再把破的衣服缝上。这种精细的手术我们可以做。等我们做完以后,他再接着进行他的脊柱手术。这个道理告诉大家什么,脊柱手术和脊髓手术一定不能分开,如果这个医生做脊柱手术,而不涉及脊髓的手术,那这个脊柱手术的质量不能达到100%的完美。这个是一样的。对于脊髓的手术也是这样,如果光做脊髓手术,对脊柱功能不了解,也是一知半解。我一直为什么强调脊髓脊柱的手术一起做,叫脊髓脊柱一起做。脊髓得了疾病,脊柱得了疾病,都是压到脊髓了,都是压到神经有问题,在处理这方面问题的时候,医生一定有有脊髓外科训练的背景和脊柱外科训练的背景。

主持人续续:其实最收益的是患者。

范涛:对,说得好。

主持人续续:我们现在做这个手术全部都是做开腔手术?

范涛:开放手术。

主持人续续:不能做微创?

范涛:有微创,现在有很多的微创手术,有很多椎间孔镜,我们都在用。

主持人续续:是打三个眼这样的?

范涛:有的打一个眼就够了,不到一公分的小眼就可以了。但是这种手术的适应症、使用范围是非常有限,一定要选择好。我现在有很多病人来了问我,范主任我这个病能微创吗。其实大家的目的,大家对微创的理解,实际上就是用最小的手术创伤获取最大的治疗效果。这是大家对微创手术期待的。但实际上传统意义上的有些微创,有的人说很小的切开,看着口子小,结果里面的肌肉结构、韧带结构全受损伤了,光一个口没有意义。

主持人续续:不能纯粹从外边来看。

范涛:对,不起作用也不行,但是传统意义上椎间盘孔镜的微创手术我们也都在做,尤其渗透到脊髓手术、脊柱手术的都有。我们现在可以通过一个很小的不到两公分的通道,就可以把脊髓的肿瘤切掉。但不是说所有的肿瘤都可以通过这种技术来切,我们一定要选择好病例才可以。很多椎间孔镜也可以把椎间盘摘掉,但是这涉及到腰间盘突出的程度、部位、年龄的大小。比如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他的骨质结构增生的话,你做微创手术就要非常把握这个,有时候可能做一次不管用,做两次不管用,这时候就有可能选择传统的开放手术。但是传统的开放手术虽然看长去是开放,但是我们的切口也可以很好。有时候在显微镜底下,只要磨一个很小很小的洞,就可以把它做到很彻底地减压。这个情况下来讲,实际上是你对这个技术的认识。

主持人续续:现在开放手术在近些年来,它的技术还有一些观念也是得到了很快的发展?

范涛:实际上现在开放的手术也像微创和精细手术、精准手术有靠拢,只是传统意义上说了一个微创,实际上是指切口,是辅助工具小切口的手术。但是现在所谓的开放手术,在显微镜,在精准定位的情况下,这个切口本身也很小了,现在已经能做到非常小的切口,能解决很大问题。

主持人续续:像这种一般的腰间盘突出,还有颈椎病的患者,做完手术以后多长时间能回家?

范涛:这是常规。颈椎病的手术也基本上都是第二天、第三天可以出院。

范涛:腰间盘手术一般情况下,最快的就是上午做手术,下午就可以回家。这是常规。颈椎病的手术也基本上都是第二天、第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主持人续续:也是一个创伤非常小的手术?

范涛:创伤非常小的手术。即使有的时候做的阶段很长,而且现在有的都不用拆线,我们皮内缝合,然后病人就可以回去了。

主持人续续:我一听要动脊柱、动脊髓,心里还是比较忐忑的。

范涛:对,比较忐忑,因为涉及到将来的生理功能、将来的大小便、将来的瘫痪,所以大家都会很在意,脊髓的病绝对不可忽视。

主持人续续:安全性上没有问题?

范涛:现在基本上都是非常非常安全,你要说所有的病里头,跟你得病的程度、部位都有关系,当然从总体的治疗效果上来讲,有效率和治疗效果还是非常非常的好,应该说超过90%以上。如果再很好的受过专业训练的脊髓脊柱医生做这方面的手术,无论脊髓疾病,还是脊柱疾病,效果都是非常不错。

主持人续续:这一点大家完全可以放心。

范涛:完全可以放心。

主持人续续:范主任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这次的访谈就快要结束了,最后特别希望您再给我们这次访谈做一个总结,尤其关于脊髓脊柱方面大家存在的一些常见的误区,需要您再给大家强调一下。

范涛:这个也是非常好的一个主意,总的来说,我们的对话主要中心思想告诉大家,就是说平常我们所说的腰疼、腿疼、行走不稳、手脚不利索、身体麻木、甚至头晕,都和我们的脊柱和脊髓有关系。这是第一点。有的时候你考虑你疼,这跟脊髓脊柱有关系。 那么脊髓和脊柱是两个不可分割的结构,脊髓是一个神经结构,脊柱是一个骨科的支撑结构,这两个结构需要由专业培训的医生来做。既需要掌握脊髓神经知识的神经外科技术,同时也希望有了解脊柱稳定性和脊柱运动功能的一些涉及到脊柱生物力学的骨科概念。这样的情况下,当大家得了脊髓和脊柱疾病,平常说的脊髓上长了肿瘤,椎管里面有肿瘤,椎管里面有血管病,有颈椎病了,有腰间盘突出突出,这些都是和脊髓脊柱相关的疾病。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接受更专业的到专业的机构去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我们会有专门的脊髓脊柱医生为大家进行指导。

主持人续续:今天确实我最受益的就是腰间盘突出、颈椎病,实际上我们应该先去脊髓脊柱外科去看一看这个情况。

范涛:对。

主持人续续:再次感谢范主任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就到此结束了,我们下期再见。

范涛: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