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如今大多数人都认为治疗癌症还是西医的手术、放疗、化疗更靠谱,却往往忽略了中医在治疗癌症方面的优势。中西医结合是中国的特色,这种模式既重视西医对肿瘤的诊断,又重视中医辩证论治的特色;兼顾了患者与肿瘤的关系,使诊断更加完善和客观,使治疗方案更加全面和合理。本期的《名医堂》很荣幸请到了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中西医结合科暨老年肿瘤科科室副主任医师薛冬医生来讲解关于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薛冬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中西医结合科暨老年肿瘤科科室副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擅长:肺癌、胃癌、肠癌、乳腺癌、肝癌等常见实体瘤的中西医结合诊疗规范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中西医结合科是如何做治疗方案的呢?

    answer

    薛冬: 我们主要收治实体瘤的一些肿瘤患者。就像我们提到的肺胃、乳腺、肝肠这些肿瘤。根据这些肿瘤所处不同分期,以及病人的体质情况,我们为病人制定中西医结合的一个综合治疗方案。比如说这个病人现在需要做化疗,经过综合的考量以后,病人具备化疗的可耐受性,可能从化疗获益,我们可能会给病人提出化疗的治疗方案,同时配合中医中药的方法,起到有效帮助作用。
  • Question

    是所有的患者都会接受中医治疗吗?

    answer

    薛冬: 在我们临床实践里面,老百姓得了肿瘤或者罹患肿瘤以后,他往往会考虑到要不要看一下中医。我个人的观点可以来看一下、听一下中医大夫的观点,但是要找靠谱的中医,靠谱的中医院,或者靠谱医院的肿瘤科的中医大夫,系统的和大夫沟通,中医可以在什么时间介入,中医可以什么时间起到什么作用。听中医大夫的一个意见,可能对于病人的治疗策略的制定有帮助。
  • Question

    如何预防癌症这方面给大家一些建议。

    answer

    薛冬: 中医要在预防癌症方面能做些什么?就是中医理念、中医养生的一些观点,保持平和的心态,适当的饮食、锻炼,对于预防肿瘤发生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它和西医现在医学所提出来的16字的健康的观点,合理膳食、适当运动这些都是不谋而合的。对于肿瘤发生了以后,建议去倾听中医的声音,和中医的大夫讨论肿瘤治疗的策略以及中医医药对于你的肿瘤治疗起到什么作用。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10期:西医实证中医思辨,强强联合攻克癌症新思路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说到治疗肿瘤大多数人想到的还是西医的治疗方法,比如手术治疗、放疗和化疗,往往忽视了中医在治疗肿瘤方面的优势。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是中国的一个特色,它能够使治疗方案更加完善,使患者更加受益。所以本期《名医堂》我们很高兴邀请到了,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中西医结合及老年肿瘤科的副主任医师薛冬老师,给大家讲解关于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一些知识。薛老师,欢迎您作客《名医堂》节目。

薛冬:谢谢,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薛老师,刚才我们提到治疗肿瘤,大家是不是说话先想到的是西医的三部曲,手术、放疗和化疗呢?

薛冬:是这个样子,按照目前肿瘤治疗的现状,当患者确诊了肿瘤,我们首先会考虑这个肿瘤有没有手术根治的可能,如果没有手术根治的可能,我们会接下来想放疗或者化疗。对于绝大多数的肿瘤来讲是这样一个逻辑的顺序,确实如此。

主持人续续:是所有的肿瘤都要进行这三部曲吗?

薛冬:应该说针对不同的肿瘤,它的治疗的方式、治疗的顺序不一样,刚才我们所提到的手术、放疗、化疗,手术排在第一位。也就是说这种肿瘤具备手术根治的机会或者可能,我们可能会首先考虑手术。比如一些乳腺的肿瘤,胃肠道的肿瘤,或者呼吸系统的肿瘤,这些肿瘤如果早期确诊,具备手术根治的机会,我们可能推荐病人首先寻求外科的根治。当然了随着现代肿瘤治疗模式的不断变化,我们一些新的治疗肿瘤的模式,比如说术前的新辅助治疗也是需要考虑的,比如说一种肿瘤刚刚确诊,由于疾病的分期情况,首先进行手术的根治,可能手术的难度比较大。对患者的创伤比较大,或者在一定程度上不能达到根治。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术前的治疗,比如首先进行辅助的化疗或者放疗,把肿瘤一定程度的缩小或者我们争取到手术根治的机会。所以我们讲手术、放疗、化疗,貌似是一个前后的时间顺序,随着现在肿瘤治疗的模式不断地更新,或者一些新的证据不断地出现,这三种方式,其实它的时间顺序不见得完全就是首先、其次、再次的关系。我们现在的肿瘤大夫,给病人制定综合的肿瘤治疗的策略,需要遵循一个全程的治疗理念。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的实体瘤是不是一般都是您的这种理念? 嘉宾:对。

主持人续续:我们中西医结合科也是按照这个理念去做一些治疗方案的?

薛冬:对,在我们的治疗团队,因为我们主要收治实体瘤的一些肿瘤患者。就像我们提到的肺胃、乳腺、肝肠这些肿瘤。根据这些肿瘤所处不同分期,也就是我们肿瘤中的一个专业分期,一期、二期、三期、四期,以及病人的体质情况,我们会为病人制定中西医结合的一个综合治疗方案。比如说这个病人现在需要做化疗,经过综合的考量以后,病人具备化疗的可耐受性,可能从化疗获益,我们就会给病人提出化疗的治疗方案,同时配合中医中药的方法,对他起到比较有效、比较有帮助的作用。

主持人续续:更好的一个作用。 嘉宾:对。

主持人续续:可是近年来反对中医的声音挺多的,比如方舟子甚至提出了中医是最大的伪科学了,那么这样一个言论,作为一个中西医结合的医生,您怎么看他的这个观点呢?

薛冬:这样一个观点或者这样一种现象,我们称之为现象,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并且在某些时间,某些情况下,在某些特殊的背景下,这个话题又被大家拿出来讨论。这样一个现象,我们姑且称为现象的话,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在我看来,有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可能我们的社会也罢,医学同道也罢,对于中医在治疗肿瘤中的作用不甚了解,大家没有一个全局或者全面客观的了解。同时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有些中医的从业人员或非从业人员,他们的一些行为,对于肿瘤病人的治疗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所以造成了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所说的伪科学,甚至其他有一些更加尖锐的声音。比如中医把肿瘤病人给治死了,或者受什么祸害,我觉得是以上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对于我们中医治疗肿瘤的理论体系、这种现状不甚了解,这是外在的。那么内在的原因,确实有一些从业人员,我们姑且认为是从业人员,那么他自身的一些行为,有些都算不上医疗行为,可能造成确实不好的一种结果。

主持人续续:其实刚才最开始的时候,您已经给大家讲解了关于西医治疗肿瘤系统的一个理念,我们现在也想听听中医到底是怎么来理解这个治疗方案的这个事情呢?

薛冬:中医对于肿瘤的治疗,对于所有疾病的治疗都离不开中医的理论体系,我们讲中医治疗肿瘤也罢,治疗其他的疾病也罢,它是基于中医的这一套理论体系。中医是什么特点,最突出的两点,一个叫整体观念,一个叫辨证论治。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来讲,从宏观上和微观说对于病人的治疗进行分析。比如我们讲的中医没有这种放疗或者化疗或者手术这方面的治疗这样明确的一些说就是针对某个方面或者某个环节,但是中医可以起到整体调理的作用。换句话说来讲,比如我们大家都很熟悉肿瘤的治疗手术、放疗、化疗,乃至最近出现的靶向治疗,包括免疫治疗等等。 中医在每一个环节,都可以找到它的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比如在手术的阶段,病人刚做完手术以后,中医能做些什么?对于手术后的病人,我们讲是一个气血亏虚,受到比较大的创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病人能够服用中药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接受中医的治疗,我们就可以帮助病人对手术的术后情况尽快地恢复。比如在放、化疗的期间,病人可能出现骨髓毒性,白细胞比较低,血小板比较低。这方面除了西医有非常好的支持治疗的方式,比如打升白针,升高血小板的针。但是中医来讲,会有中医的思路,比如我们讲了骨髓抑制的情况下,往往病人也有一些血虚或者肝肾不足的情况,我们给予一些中药,减轻他放化疗的副作用。再比如来讲放疗的病人,也经常出现一些副作用,比如说放射性炎症,口腔溃疡等,当然是基于不同的放射部位出现,病人的体质不同,我们可以应用不同的中药治疗。经过辨证以后,给他滋阴清热的药物治疗。甚至我们讲有些肿瘤病人到了一定分期,肿瘤比较晚,体力情况比较差,经过前期的一些治疗以后,体力情况比较糟糕,可能接受不了更多的放疗、化疗,或者我们讲叫侵袭性的治疗,那这种情况下怎么办?我们可以给病人姑息治疗或者缓和医疗,让病人舒服一些。在这种情况下,中医中药可能更多可以发挥作用,因为毕竟中医中药的治疗,在治疗的副作用方面相对而言是比较缓和的。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根据病人的体质情况,给予一定程度的抗癌治疗。这种所谓的扶正,所谓的抗癌,都是从中医的理论出发的,就是我刚才提到的中医的第二大特点,辨证论治。针对每个病人在治疗的不同时期,经过我们辨证的过程,了解它的证型,从而确定相应的治疗法则,给予相应的中药。这就是一个辨证论治的过程。

主持人续续:理论我想问一下,现在你讲的这一套中医理论是不是也是现代化,经过改良的一些,跟原来特别传统的概念是不是也已经改良了?因为中医可能会讲究人体是合一的,比如我们现在在做一些手术治疗,难免会切除一些器官,这些跟中医的理论也是有一些违背的?

薛冬: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说是中医的一种理论体系和西医,就是现在医学的理论体系不太一致,所以不能完全用西医的一种观点套用或者看待中医,就像我们所谈到的中医它是一个整体概念,你切除了某个脏器或者某个脏腑之后,是不是这个脏器脏腑的功能就没有了,这个话题我们曾经讨论了很久很久。但是中医看病,诊疗疾病,诊疗肿瘤疾病,一定不要离开中医的这种理论特点,就是我所提到的辨证论治。我们对于病人来讲,就是看他的正形,你是一个什么体制,在现阶段是什么正形,比如我们气血阴阳,表里寒热,你现在是阴虚是阳虚,甚至我们说是肝肾不足还是脾胃失和,是这样的情况,基于这样的理论为病人进行辩证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现在所有的西医大夫都能接受中医的这些理论,或者在治疗方面会加一些中医的治疗方法呢?

薛冬:其实这个问题对于我本人来讲,从的体验来讲,我觉得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这种工作并不在于西医的同道认可不认可,接受不接受中医在肿瘤治疗中能发挥一定的作用。因为他们接受的教育,他们的从业经历,是基于西医的理论体系,所以你用这种理论体系看待中医讲的辨证、论治甚至药物,确实大家接受上比较困难。再加上我们提到的有些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有一些在肿瘤治疗领域,有一些中医或者貌似的中医一些人员,他做出了不好的职业的行为。

主持人续续:影响了整个行业。 嘉宾:对,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经常开玩笑讲,在什么样的领域里骗子比较多,神医比较多。这在肿瘤领域是不能被忽视的。除了医院里有医务人员,还有一些不能被称为医务人员的一些人也在做着中医大夫执业范围内的事情,这些都起到了不好的影响。 同时,还有一点我们必须要讨论到的,对于肿瘤治疗,因为肿瘤是恶性程度比较高的疾病,对于每一个患者,对于每一个家庭,乃至对整个社会来讲,都是稍显沉重的话题。所以对于肿瘤病人每一步的策略的制定,每个治疗计划的实施,乃至实施过程的每一个步骤,都需要我们万般小心认真地去对待。基于这样一种情况,我们现在往往该讲的中医是不是非要完全按照以前传统的中医,就是望闻问切,不去看CT检查,不去看核磁检查,不去看病例诊断,不看他的基因检测结果,这样对于病人来讲是不负责任的。 就像谈一个最常用到的例子,我们肺癌中有一种病理类型叫小细胞肺癌,大家都很清楚小细胞肺癌是一种恶性程度比较高,细胞增殖速度比较快的一种恶性肿瘤。对于这种疾病,化疗是一个相对比较敏感,可能快速见效,使肿瘤能够缩小的治疗手段,但是化疗确实还会有一些副作用。在我们的临床经常遇到这样的病例,病人看过我们西医的同道,说确诊了是小细胞肺癌。西医的同道建议做化疗。病人的家属说我的父亲岁数比较大,觉得体质比较弱,或者虽然没有弱到医生认为说不能接受的程度,但是家属顾虑化疗的副作用,那你给我吃点中药,薛大夫,我就完全想用中医的保守治疗。我们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该如何去讨论。我们仔细甄别病人的情况,他的体力情况,如果觉得这个病人是可以耐受化疗,就是耐受性上相对而言是可以接受的,是安全的,你会给病人只用中药治疗而放弃化疗吗?我不会作出那样的一种选择。因为基于我们对西医治疗肿瘤的认识,如果可以的话,这个患者做化疗是可能让他获益最大的一种治疗手段,而单纯中医中药达不到这样的疗效。所以应该把这样的事情告诉患者及家属,让他们在得到所有的信息之后再作出决定,最有利于患者的决定。 为什么我一直认为中医治疗肿瘤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呢?绝不是只要我受过中医的培训,经过很好的师承,我就可以给肿瘤病人作出最佳的治疗策略和判断。我坚持认为,中医的肿瘤医生需要更多的学习西医的知识、新的治疗理念和方法。再比如来讲,现代的肿瘤治疗,有很多的靶向药物。靶向药物与传统的细胞毒类的化疗药物是不一样的,它的机理和毒副作用都不尽相同。那么当你了解它的毒副作用,以一种新的方式呈现出来以后,你再用中医的理论辨识辩证,可能会有一些新的中医的治疗方法。讲一个临床上常见的例子,在临床上经常用到一些神经毒性的化疗药物、奥沙利铂、紫杉类,病人化疗后出现手足麻木。我们尽管有西医对证的药物在使用,但是目前看来对于病人的疗效不太好。而且这种手足的麻木确实会影响病人的生活质量。中医来讲,按照中医的辩证会有一些认识,我们认为是经络的原因,是血瘀的原因,基于这样一种理论,我们可能给病人做一些口服的药物,或者外用泡洗的药物,从临床实践看来,对于这类病人是有帮助的。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的中医应该多了解西医,西医应该多了解中医,大家应该开放一点。

薛冬:对,我觉得是这样,互相了解对方的这种治疗的特点、理论体系,最终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为了患者从我们的治疗中获益。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也提到中医有一些从业人员,他们打着中医的幌子,所以患者能找中医大夫的话,应该去比较正规的大医院找中医的医生对吧?

薛冬:对,我从来在临床上就有一个观点,非常建议患者可以去多个专业,甚至去多家医院,听不同大夫的治疗意见,进行一个汇总。因为现在大家的认知水平很高,并且资讯很发达,大家获取信息的渠道会很多。在就医这个问题,在就诊肿瘤的这样一个话题上,我建议大家互相沟通,互相交流。患者可以互相沟通交流,医务人员之间,西医、中医甚至其他的不同专业的医务人员之间,也可以更多的去交流,从而制定对患者最有意的治疗方案。

主持人续续:薛医生我还有一个疑问,我一想到中医就是特别厉害的中医,应该是您年纪特别大,白发苍苍,甚至留着大长胡子,就是这样的,就是望闻问切,就是他用这一个方法,他就能知道您全身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所以有没有人觉得您太年轻了,在看中医方面?

薛冬:确实是,因为中医离不开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就告诉我们,中医是基于很多经验的积累,尽管西医同道也是对于经验的积累、临床积累很重要,但是中医来讲,你所看过的病例,你所看过的病人不一样的正形,换句话说,你号过的脉,你所看过的舌象,可能都会给予你今后从业或者今后临床实践中很多的帮助,确实有这样的一种现象。

主持人续续:中医有一点经验主义了?

薛冬:我们都非常愿意向老的专家、老的前辈去学习中医肿瘤治疗的经验。因为中医和西医不太一样的一个地方,我们很多的这种经验也罢,治疗方法也罢,我们的得到是从很多的病人的实践中得来,和西医从实验室、从动物身上、从分析水平、从细胞水平这种得来的不尽相似。我总是在说中医在几千年过程里面,一直在从事着就是临床研究。这和西医是不太一样。对于我们来讲,这也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一个话题,不论年长年幼,如果从事中医肿瘤这个治疗行业,一定要注意向前辈、老专家学习、继承。

主持人续续:现在培养中医专家,跟原来古时候不太一样,原来都是家族主义的,然后这样往下传的。现在中医还是很开放的态度。

薛冬:对,您所提到的家传的或者有师承的,确实是中医比较别具特色的一种现象。比如某个一家或者某一个派系传递下来,确实如此。但是在肿瘤治疗的今天,知识更新得越来越快,大家更多地要去学习、融合,掌握更多的知识。我想知识也是没有国界的,也是没有行业区分的。我们完全可以去像所有有益于我们这些医疗领域或者人员去学习。

主持人续续:现在中医在治疗肿瘤这个方面的话,是不是都是一些辅助治疗呢?

薛冬:中医在肿瘤治疗中所发挥的作用和地位的问题,客观来讲,针对不同的肿瘤以及肿瘤不同的阶段,它所发挥的作用是不一样。就像我们提到的手术阶段,那么病人术后如果可以服用中药,可以给病人使用一些改善他术后的并发症,或者帮助他尽快恢复的一些中医中药的方法。但前提就是病人可以服用。比如胃肠道肿瘤病人刚做完手术,他的饮食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口服中医的汤药,可能不太现实。比如放化疗期间经常有这样病人问我,薛大夫我正在做化疗吐得很重,我想用点中药。中药我们知道口感上稍微差一些,苦一些,不太容易接受。他消化道反应已经很重的情况下,你再去给他喝一个口感很不好的中药,这种情况让病人会获益多少,我们就会稍微的等一下。因为西医在止吐方面已经有了非常非常好的药物和方法,那就没有必要说给病人吃点中药预防呕吐,所以这就是一个新的知识不断地运用的过程。有些病人肿瘤进展得比较快,却不再具备侵袭性治疗可能的情况下,除了针对症状的姑息治疗,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多的发挥中医中药的作用,再通过中医辩证以后,在抗癌力量方面适当地加强,这就是中医发挥作用更多的一些地方。所以回答您刚才的问题,应该是针对不同的肿瘤,不同的分期,不同的疾病的特点和病人的体质情况来确定。

主持人续续:我理解是不是中医主要的目的是来提高这个患者的生活质量?

薛冬:目前来讲我们做的比较多的确实是如此,比如说提高病人生活质量,让他的症状,肿瘤相关的症状能够减轻,相关的痛苦能够减轻。但是中医有没有抗癌的作用,有没有减轻病人的术后复发、转移,我们客观来讲,需要更多的数据,更多的研究,来加以证实,加以客观严谨地分析这件事情。但是从中医理论讲,通过整体的调节,对于病人体质的改善,应该对于病人的预防肿瘤的复发、转移,乃至说让病人获益,都是有帮助的。但是我们现在需要更多、更客观的一些研究来进一步证实这一点。

主持人续续:中医治疗的方法刚才您多次提到了药物的一个治疗,还有其他的一些辅助的方法吗?

薛冬:那就是中医治疗的方式,比如说我们除了讲的传统的口服的药物,我们有一些丸散膏丹,这些大家都知道,中医的药丸,一些散剂,一些膏剂。其实在所有治疗方式中,我们最多的,也是我最为推崇的,对于肿瘤病人来讲,体现中医特色治疗的一种方式,就是我们讲的辨证汤药。

主持人续续:辨证汤药。

薛冬:给病人把脉,看舌象,通过望闻问切整体分析,诊察这个给病人以后,得出病人的证型,给病人开出一张处方,这张处方就是针对这个病人在现阶段的情况。这样一种方式是更多的更加真实的反映中医治疗疾病的一个特点。针对病人自身情况开具的辨证汤药,是中医治疗肿瘤最佳、客观、有效的一种方式。其次,我们当然现在除了有口服的丸散膏丹等中成药,还有一些中药的注射剂,有抗癌的,扶正的药物,还包括一些足浴的,甚至泡洗的,甚至外用的一些药物,现在都会有不同的给药方式。但是这些药物都是基于中医的理论得来,也应该按照中医的理论给病人使用。在肿瘤治疗领域绝对不存在什么样的神医或者神药。某个病人说我吃这个大夫的药很好,你也用他的这个方子吧,这种情况是我极为反感的。有患者说,有一个神医,因为这种传说或者称号,使得病人拿到一个方子,一吃吃几个月甚至半年,或者不同的病人都在吃同样的或者非常类似的方子。我本人来看,这已经在违反了中医辨证论治的这样原则。我们试想所有的肿瘤病人,不同的肿瘤类型,不同治疗阶段,它的证型会是一样的吗?如果证型不一样,得到的辨证论治的方式怎么会是一样的呢。所以想给大家讲一点,在肿瘤治疗领域没有什么样的神医或者神话,也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神方,或者一张方子从头吃到尾,如果有这种情况,大家应该是擦亮眼睛,仔细辨识一下。

主持人续续:所以应该经常去找医生,然后看着调方子,根据现在身体的情况是吗?

薛冬:这是比较客观的诊疗的行为,定期找医生复诊去看,如果使用中药的辨证处方。除非说我们医生经过判断以后,病人的体质情况或者证型变化不大,有些处方可以适当地服用的时间长一些,但这也是可以允许的。但是不管哪种方式,都要基于中医的辨证论治。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现在的所有的患者都会加入中医的治疗方法呢,大家对这个的接受程度现在是怎么样的?

薛冬:在我们临床实践里面,老百姓罹患肿瘤以后,他往往会考虑到要不要看一下中医。我个人的观点,可以来看一下、听一下中医大夫的观点。但是要找靠谱的中医,靠谱的中医院肿瘤科,或者靠谱医院的肿瘤中医大夫,系统的和大夫沟通。中医可以在什么时间介入,中医可以什么时间起到什么作用。听中医大夫的意见,可能对于病人的治疗策略的制定有帮助。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这样,我还听说有些患者得了肿瘤以后,内心很恐惧,他到处去找一些神药的方法。比如说很多人去印度,说印度的抗癌药特别厉害。在中医的角度来看,比如印度或者藏药、苗药,就是这样一些方式方法我们会融合进来吗?或者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薛冬:印度的传统医学,我了解得不多,但是提到的苗医苗药、藏医藏药,维医维药,这都是我们国家的传统医学的范畴,确实像这样的一些传统医学和中医一样,是经过了长期的实践所得出来的临床的方法。但是他们也和中医同样具备一些弊病,就是说不具备明确的机理的研究,甚至在安全上值得我们进一步地去细究。但是不可否认它们会有相应的价值存在,但是它的价值如何被客观地评估,甚至在临床上去使用,我觉得还需要很长的道路去做,有很多工作需要我们去做。

主持人续续:这些民族医学里面中医在治疗肿瘤方面确实是做得最好的、最完善的?

薛冬:至少它所占的比重是最多的,因为不仅仅是肿瘤治疗领域,在所有的治疗领域,在祖国传统医学这样一个层面来讲,应该是中医比较多的。

主持人续续:我想问一下,现在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国外人的接受情况怎么样,我们有没有做一些普及?

薛冬:这个在国外来讲,我觉得应该不是普及的问题,普及就是我们日益成熟的东西,推而广之告诉大家去用。在国外据我所了解,在欧美的主流医学体系里面,中医中药被归为整合医学的范畴。其实就是类似于我们国内谈得比较多的中西医结合。但是他们是相似相近,但又不绝对的等同。它把中医中药甚至包括国际上其他地方的一些传统医学,都归为整合医学的范畴。整合医学是最近这几年或者十几年越来越多的研究,越来越多的目光,被吸引到整合医学的范畴。但是它毕竟不是一个主流医学。所以为了被主流医学所认可,或者进一步扩大影响,还需要做很多的工作。中西医之间这种差异是明确存在的,我们不要轻易地否定对方的价值或者对方的这种效用,我们需要更进一步研究、去讨论,来去探索它,来了解它。因为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中医中药或者传统医学在几千年的人类发展或者历史长河中,所曾经发挥过的作用和现在在发挥的作用是你不能忽视的。只是需要我们这一代人做更多的事情、做更多的工作,了解探究它的真相。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也需要经常和国际上这些比较优秀的医生探讨一些经验方面的问题?

薛冬:对,因为在我们的这个团队或者我们这个专业和国际的交流也是越来越多,比如我们有国际肿瘤整合医学的大会,在肿瘤领域的这种整合医学,也会讨论一些中医在做的一些工作和国际的同道去互通有无,互相地去交流。因为随着这样一个大的环境大的背景,这样的交流会越来越多,并且我认为这样的交流是非常有有意义的。

主持人续续:我们西医在治疗肿瘤方面这几年的发展是非常快的,刚才你也提到了。 嘉宾:对,飞速的发展。

主持人续续:免疫治疗,靶向治疗,成绩是非常大的,中医在这块您觉得进展怎么样,有一些什么新的成果跟大家聊一下吗?

薛冬:成果方面,并没有非常具体的例子,比如说像屠呦呦教授获得诺贝尔奖那样的实例。但是有一个比较好的现象,这种比较好的现象就是越来越多的西医同道或者国际上的主流医学,可以来倾听中医的声音,可以和中医在一起讨论一些话题,做一些事情,我们一起来探索这件事情。这就是一个非常有益的开端。

主持人续续:这样大家都接受,然后认可彼此的价值,发挥的作用也就越来越大。

薛冬:大家可以坐在一起讨论一些,比如说在我们的医院,有十几个肿瘤的多学科治疗组,目前,这种多学科的参与是一种规范,或者我们认为可以让患者治疗获益的一种医疗行为。令人欣喜的是我们的中医中药学专业也加入到了一些多学科治疗的团队之中,和西医同道不同的学科,大家在一起讨论患者的治疗方案、治疗策略。

主持人续续:就是每次做MDT的时候也都有咱们中医的团队和同事是吧? 嘉宾:对,尽管不是所有的疾病,所有的MDT,但是已经在一些MDT里,我们做了这种很好的尝试和探索。

主持人续续:也是说明我们的作用非常的大。

薛冬:逐渐会被大家所认可。

主持人续续:是的,在节目最后,薛主任希望您给大家再总结一下今天的采访,在中西医结合领域就如何预防癌症这方面看看能给大家做一些建议吗?

薛冬:其实您说的是另外一个非常好的话题,关于肿瘤的预防。我们知道按照大家所认知的,世界卫生组织在九十年代曾经提出过三分之一的癌症可以预防。现在又做了更新,40%的癌症是可以预防的。作为一个肿瘤医生,我们更多的是希望我们的老百姓,处在第一个40%,是可以预防的,不要发生。中医在预防肿瘤方面提倡的,就是中医理念、中医养生的一些观点,保持平和的心态,适当的饮食,适当锻炼,对于预防肿瘤发生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它和西医现在医学所提出来的16字的健康的观点,合理膳食、适当运动等都是不谋而合的。对于肿瘤发生了以后,中医中药的治疗方面,建议大家倾听中医的声音,可以和中医的大夫讨论肿瘤治疗的策略,以及中医医药对于肿瘤治疗起到什么作用。但是提醒大家一点,要找靠谱的中医。

主持人续续:这个最重要了。再次感谢薛主任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结束,我们这期就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