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据调查,世界各国的癫痫病人的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目前中国约有900万左右的癫痫患者,同时每年新增加癫痫患者约40万,在中国癫痫已经成为神经科仅次于头痛的第二大常见病。癫痫是广为人知的一种疾病,但仍有很多人对它还是有着模糊的概念。今天是癫痫关爱日,让我们一起聊聊癫痫的那些事儿。本期《名医堂》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周健老师为我们讲解癫痫的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周健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专家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擅长:癫痫的外科治疗、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等功能神经外科疾病及脑肿瘤

深度问答

  • Question

    癫痫有些表现跟帕金森也挺像的都有点抖?

    answer

    周健: 对,咱们现在从癫痫的定义和特点讲一讲。癫痫的定义就是大脑的神经元,也叫神经细胞,那种过度的或者异常的放电引起的一系列的比如临床上我们可以看到的抽也好,感觉异常也好,还有一些植物神经的一些症状,比如突然脸红,突然恐惧。癫痫几个特点,它有发作性、反复性、阵发性。帕金森可能也是在抖,但是不吃药或者吃药控制不好的情况下,那个抖是持续性的。
  • Question

    癫痫疾病很容易被检测诊断出吗?

    answer

    周健: 如果单纯的判断它是不是癫痫,我们通过临床我们就可以判断,不需要任何的物理学检查。但是癫痫因为它产生的一些癫痫的特有的症状,刚才咱们说了,另外满足癫痫的几个特点,发作性、反复性、阵发性,满足这几个特点,同时,还要与一些疾病,比如说刚才您提到的帕金森,还有一些癔病,就是我们常说的精神病,给它鉴别出来,就可以诊断癫痫了。
  • Question

    给癫痫患者朋友们一些建议和意见

    answer

    周健: 癫痫病不可怕,只要经过正规治疗。主要治疗手段是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80%、90%的患者都能得到良好的疗效。现在社会这方面正能量还是很大的,所以对于癫痫患者而言有这个疾病也不要悲观。去医院接受治疗,癫痫专科的医生会通过检查给出明确的治疗方案。接受正规治疗之后,结果还是很令人满意的。所以癫痫患者一定要树立信心,跟医生共同战胜癫痫疾病。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13期:羊角风?羊癫疯?你对癫痫的了解有多少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据调查世界各国的癫痫患者数量一直在不断地增加,癫痫就是老百姓俗称的抽羊角风。在我国癫痫患者已经达到了900多万,这是一个广为人知的疾病,但是很多人其实对这个疾病的概念还是非常模糊的,所以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地请到的是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的周健主任,来到《名医堂》节目给大家讲解关于癫痫的一些知识。周老师,欢迎您来到我们《名医堂》节目。

周健:主持人,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周老师,癫痫是不是我刚才说的老百姓说的抽羊角风,抽羊角风是不是就是癫痫呢?

周健:也可以这么说,因为癫痫表现的样式多种多样,它包括运动型的发作,感觉性的发作,还有我们医学上常说的植物神经性的发作。大家老百姓说的抽羊角风是其中的一个,大家最常见的运动型的发作,一发作起来就是身体都僵直,脖子向后仰,我们医学术语叫角弓反张,就像我们的羊角一样。另外还有一些发作发出一种声音,打叫也好,有些人说那种声音似乎就像羊叫一样。就是两种说法,一个是形象的表现的样式,脖子往后挺,像一个羊角一样。一个是发声,可能像动物的叫声一样,两种说法。这是老百姓最常见的。

主持人续续:这是最常见的癫痫的发作的时候的一些症状。

周健:对。

主持人续续:听起来还是挺吓人的。我看电视剧里演羊角风发作的时候,还有口吐白沫,就这样哆嗦哆嗦,是不是这样的?

周健:对,一般地来说,发作的后期或者是发作的比较严重的一种表现。还有很多的癫痫它的表现各式各样,有些比较轻微的,只有癫痫病人自己才知道。比如一些感觉性的发作,发作的时候就是感觉比如左侧肢体发麻,一阵就过去了。

主持人续续:这也叫癫痫?

周健:这种情况也是癫痫的一种表现,但是咱们不能说我一过性的发麻都是癫痫,那可麻烦了,因为这种就是没有明显诱因的,而且反复出现的这种情况,我们高度怀疑癫痫,当然我们可能还要进行其他的检查进行判断。比如我的手放在哪个地方压的时间长了,也麻了,我们不能说这样一麻都是癫痫,这可就乱了。

主持人续续:癫痫听起来有些表现是不是跟帕金森这个疾病也挺像的,都是有点抖、有点麻这样的?

周健:对,癫痫咱们现在从癫痫的定义和特点咱们讲一讲。癫痫是什么,它的定义就是大脑的神经元,咱们也叫神经细胞,那种过度的或者异常的放电,引起的一系列的比如临床上我们可以看到的抽也好,感觉异常也好,还有一些植物神经的一些症状,比如突然脸红,突然恐惧,这都可以。癫痫几个特点,它有发作性、反复性、阵发性。刚才咱们说帕金森,帕金森可能也是在抖,但是那个抖是一个持续性的,不吃药或者吃药控制不好的情况下,这个抖持续地。

主持人续续:一直在抖?

周健:对,一直抖,比如说我想干什么事情,抖的程度可能越来越加重,但是它不是说能自然停下来。但是癫痫通过它的特点来讲,一个是阵发性,癫痫一般来说就是持续时间相对来说短。大多数的发作都在一分钟之内,自然可以停止。

主持人续续:一分钟之内就立马能变好了?

周健:对,不用任何的干预就自然好了,这是癫痫的一个特点,阵发性,这是它的特点。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到癫痫是因为大脑的神经元乱放电导致的这个疾病是吗?

周健:对,异常放电或者说乱放电也可以。

主持人续续:这个大脑里面是怎么样来乱放电,是在大脑的哪些部位呢?

周健:咱们大脑任何部位如果产生这种异常放电都可以产生癫痫。

主持人续续:有没有一些比较经常发作的部位呢?

周健:好发的部位其实是在大脑的里边占的体积比较大的部位,因为占的面积大嘛,相对来说产生癫痫的几率也就比较高。再有一些因为我们科学发展的一定的程度,还有一些我们不认识,可能说位于大脑浅表的一些部位的癫痫,我们可能容易认识,可能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大脑的额叶、颞叶这些地方产生的癫痫,可能我们认为就相对多一些。

主持人续续:这个发病原因我们是了解了,发病人群的年纪是集中在哪个年龄段呢?

周健:癫痫从原则上来讲,任何年龄都可以出现癫痫。我们就是从癫痫的病因说,我们把病因说完了以后,大家就可以了解这个癫痫跟年龄有什么关系。这个病因可以包括很多,比如先天性的,妈妈怀孕受到一些放射线、一些药物或者一些咱们不是很清楚的原因,就可以导致胎儿一些先天的发育畸形。咱们指的发育畸形今天咱们讲的是指大脑的发育畸形,先天的发育畸形。比如小脑回,比如皮层发育不良,这些都是先天性的。这些可以造成癫痫。还有一些比如围产期,小孩出生的时候比如产伤、VK缺乏,新生儿的颅内出血,脑里出血以后,可能形成软化灶把大脑也破坏了一部分,将来的软化灶这个部位也可以引起。 另外出生以后,任何的年龄阶段,我们可能会出现脑炎,脑炎以后也有部分的人可以出现癫痫。再有脑肿瘤,脑血管疾病,甚至是说脑外伤以后,脑子里这些软化灶有大概将近三分之一的脑外伤患者可以出现癫痫。咱们笼统地说了,产生了癫痫的这些原因,你说脑外伤任何年龄都有可能会遇到。所以咱们从引起癫痫的因素来讲,任何年龄原则上都可以出现。但是对于儿童来讲,可能那些先天发育畸形遭到的癫痫的大多数都在儿童期可能就表现出来了,但是也有少部分,虽然是先天的发育畸形,但是癫痫的起病或者发病的年龄可能在成人,并不是说是先天的疾病产生,一出生就会出现癫痫,不是的。原则上来讲,我们的任何年龄都可以出现。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这个癫痫疾病是经常伴随着一些疾病一起发生呢?

周健:对,癫痫的病因或者是分类,分两大类,您说的就是属于第二类,叫继发性癫痫。就是说它有一些引起癫痫的明确的病因的,比如说脑子长肿瘤了,或者不管什么原因造成脑外伤,脑内形成的软化灶了,这些引起的癫痫都叫有具体的原发病的,有具体的原因的,这些是继发性的癫痫。还有一类就是目前为止,我们判辩不清到底是时间原因,我们把这一类叫原因不明的或者就叫特发性癫痫,这类就是专门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情况比较复杂,发作原因是各方面造成的是不是?

周健:对,癫痫的原因好多好多。

主持人续续:很多老百姓特别关注这个癫痫这个疾病的诊断,去医院做检查做诊断是不是就很容易发现这个疾病?

周健:对,其实从癫痫的诊断上来讲是不依靠任何的物理学来检查的。

主持人续续:观察就可以?

周健:对,关于它是不是癫痫,当然了我看是癫痫,是什么原因,或者癫痫灶位于哪个部位,当然要进行一系列的检查。如果单纯的判断它是癫痫,还是不是癫痫,我们通过临床我们就可以判断,不需要任何的物理学检查。但是癫痫因为它产生的一些癫痫的特有的症状,刚才咱们说了,另外满足癫痫的几个特点,发作性、反复性、阵发性,满足这几个特点,同时,还要与一些疾病,比如说刚才您提到的帕金森,还有一些癔病,就是我们常说的精神病,给它鉴别出来,就可以诊断癫痫了。

主持人续续:其实这个疾病诊断还是比较容易的?

周健:对,相对来说,疾病的诊断还是容易的,但是病因的诊断相对来说就复杂一些了。

主持人续续:明白,总是有难的地方,有容易的地方是吧?

周健:对。

主持人续续:那病因的诊断是不是决定了我们癫痫的治疗方案是不是能够正确呢?

周健:我觉得您说得特别好,因为每一个癫痫病人可能都是个体化的,原因都不一定是一样的。我们现在目前来说,诊断为癫痫可能还不是我们达到的目的。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一看就看到了,这个患者自己都能知道了。

周健:对,我们需要进一步的往深一步地探究,什么原因引起的,我们知道了什么原因引起的,跟随下一步的治疗方向是哪一个治疗方向,是内科的药物治疗,还是外科的手术治疗,跟我们的引起癫痫的原因是直接相关的。比如说刚才咱们讲的,脑子里的结构也没有什么异常,那种特发行的癫痫,我们就要首选通过药物治疗。像这类的癫痫,将近三分之二左右通过正规的药物治疗能去根,能得到比较好的疗效。比如说肿瘤继发的或者是一些发育畸形导致的癫痫,可能就得需要我们外科的手段去处理了。用药可能就控制不好了,或者叫用药最终控制不好叫药物难治性的癫痫了。

主持人续续:我想问一下,这个癫痫如果早期发作的话,我们不去治疗,不去管它,它会不会发作得频率越来越高、越来越严重?所以这个疾病我们是不是应该越早治疗越好呢?

周健:对,对于癫痫来说,只要一旦我们诊断明确了,还是要尽早地积极地治疗,不管是外科治疗也好,还是药物治疗也好,都要积极地采取治疗。为什么呢?因为发作本身就会人体产生一些伤害,比如说发作的时候,比如我在路上街上对人身安全都有问题。另外癫痫不发作的时候,大多数患者脑子里也在大量地这种癫痫样放电,这种异常放电。

主持人续续:是说放小电的时候外在就没有反应,放电比较大的时候就开始有反应?

周健:我觉得可以这么说,白话是这么说的。从理论上来讲,咱们叫量变到质变,它这种放电积蓄,积蓄到一定程度,就产生临床症状了。就是我们看到的这种癫痫发作了。但是不发作的时候,脑子里也在不停地在癫痫样放电。这种放电是跟我们人脑这种正常的生理放电是不一样的,它是要打乱我们生理放电的生理的节律的,特别是对大脑发育没有完全成熟的儿童来讲,特别的重要。因为大家知道,人的大脑成熟可能在10岁以上,12、13岁左右。在这个阶段没有完全成熟的时候,这种脑子的异常放电,不但可能有癫痫发作对机体造成影响,这种平时的大量癫痫放电,会对智能的发育起到了阻碍的作用。我们在临床上也碰到了好多很可爱的小孩,爸爸过来说,我这个孩子在没有出现癫痫之前,特别的聪明,特别好。出现癫痫了,没有一年、两年,怎么觉得语言也不行了,智能也不行了,出现了智能的倒退。

主持人续续:会影响智商?

周健:对,就说明癫痫发作和发作间隙的这种大量癫痫放电,对智能的发育对人体危害很大。所以刚才您谈到一旦诊断明确,尽早地要正规地治疗。

主持人续续:刚才提到您说现在有三分之二的患者,用药物治疗就可以做到治愈是吗?

周健:可以达到一个很好的治疗效果或者不再发作了,就是去了根了。

主持人续续:还有三分之一的患者需要进行手术治疗?

周健:对,刚才咱们也提到了看它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癫痫,根据不同的原因,选择是药物还是手术治疗。

主持人续续:说到神经外科的手术治疗,我觉得很多网友朋友可能跟我一样,觉得这是特别高精尖的手术,会比较担心,您能今天详细给我们讲一下,我们在做癫痫手术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吗?手术的原理和过程是怎样的?

周健:好的。因为癫痫是不是可以做癫痫手术,换句话说能不能通过癫痫的手术使患者获益,我们就要评估。最早在2015年之前,他们认为药物只有一条,药物难治性癫痫才适合外科治疗。换句话说先吃药,药物控制不好了,服药比如两年以上,还是控制不理想,构成了药物难治性癫痫,这样的话才考虑进行外科治疗。 那么今年近年来国际抗癫痫联盟组织,就是ILAE这个组织又新加了一条,适合外科治疗的新加了哪一条呢,就是颅内大脑里面存在着明确的引起癫痫原因的病理灶的时候,打一个比方,脑子里一查存在一个低级别的肿瘤,我们一做脑电,这种放电就是在肿瘤周边,换句话说这种癫痫样放电就是这个肿瘤引起的,我们当然不用去吃药。吃药预示着你吃多少药,也控制不住。因为你吃多少药,这个肿瘤不可能减少,不可能消失,它引起的癫痫肯定是控制不好。像这一类的病人没有必要先去吃几年的抗菌性药物,就可以直接进行外科的手术评估,进行手术治疗了。 对于外科的手术治疗,癫痫外科的手术方式有很多种,比如说局灶性的切除,最大切除的手术就是大脑半球切除手术或者叫做大脑半球性的手术。

主持人续续:听着是好大的一个手术。

周健:对。

主持人续续:大脑半球都被切除了?

周健:对,咱们谈到大脑半球这个手术,大家不要觉得这个手术很可怕。当然这个手术是比较复杂的,也是很大的一个手术。因为大家要知道做大脑半球的手术,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半球,肯定这个病变涉及到了一侧的半球,我们才去做。我经常给大家打一个比方,我们做这个半球像什么,就像一个苹果烂了一半,如果及时把烂的一半切掉的话,剩下的好的一半可能还能保存几天。如果这个烂的一半没有及时给它切掉,好的那一半可能用不了一天可能也就烂掉了。刚才我打这个比方,因为癫痫这如果一侧半球放电的话,它要影响对侧的半球的。整个的人的发育一切都受坏的半球的影响,如果我们及时把坏的半球给它切除掉,这个人不但不像老百姓想的半个脑袋切掉了以后,会是什么样。不是这样的。反而比手术之前,各方面都要有进步。

主持人续续:那没有其他的功能会受到影响吗,如果切了半脑的话。

周健:这就是我们要谈到的手术前的评估,我们要评估这个癫痫灶在什么位置,我们准备切除的大脑半球或者准备切除的区域有没有什么重要的功能。我们做了这个手术,我能会把癫痫控制到什么样,是去根了,是减轻80%还是什么样。另外患者的功能状况,我们有没有损失,最后我们要评估一个利弊,我们手术取得了利要远远大于弊的情况下,我们才采取这个手术。所以刚才谈到了术前评估,并不是说药物治疗不好,拿来我们外科就一定能外科手术,我们要评估。评估好,癫痫灶聚集在什么位置,位置有没有功能,评估好,手术获益和手术有可能造成的一些不良的情况,这个我们要权衡好。任何一个手术方式都有它的严格的手术的适应症的,它的适应症制定的原则就是手术完要利远远大于弊。所以我们要按照癫痫外科的严格的手术的适应症来把握。

主持人续续:这个癫痫外科的手术都是开颅的这种大手术吗?

周健:也不尽然,癫痫外科的手术包括一些切除性的手术,刚才咱们讲的大脑半球的手术是最大的切除性的手术。包括切除性的手术,切除性的手术相对来说是根治率很高的手术,像半球、颞叶都是根治率能够达到80%以上,根治率很高的手术。还有一些比如说满脑子放电,那么我们就是可以想像我们就不能进行切除手术了,切哪啊,不能把整个脑子都切掉。但是药物又控制不好,这种情况下,我们有一些缓解性的手术方式或者神经调控性的手术方式,比如不开颅的,迷走神经刺激,比如不需要开颅的像我们脑子深部放一些深部的刺激电极,这些都是一些治疗的方式。所以都需要我们术前的评估,根据不同的术前评估出来的结果,我们选择最适合的患者的手术方式。

主持人续续:刚才听您讲了这么多手术方式,其实我也大概了解了。我觉得您刚才讲到国际联盟制定标准,就是不断地在认可我们外科手术在治疗这个癫痫病上的一个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是不是也是因为前些年的这种检测的手段不是很发达,看不到放电的那些点,现在是在这方面进步很快,我们可以能够清楚、准确地清除到这些放电的点,所以才不断地认可我们?

周健:我觉得您说得特别的好,而且现实也确实像您所说的这样。咱们随着科技人类的进步,我们对某一个东西的认识,某一个现象的认识,可能会越来越深。比如说像现在我们通过影像学核磁可以看到皮层发育不良其中的一种类型,Ⅰ型,现在通过影像核磁片一看,很清楚就看到这块是一个病变,是一个发育不良的病变,经验多的医生一看就是,FCDⅠ型,局灶性皮层发育不良。但是在十年以前,影像学是看不出来的。

主持人续续:设备不行?

周健:对,设备不行,我们是随着比如影像学技术的发展,我们很多过去从影像学看不出来的,现在我们能直观地看到。还有一些检查的方式,比如现在我们的应用,我们医院是在2012年引进了全亚洲第一台机器人引导的向脑子里放立体定向电极来探测癫痫灶。在十年前,再往前说,五年前、十年前,咱们国家没有,这个技术也没有。可能一些位于大脑深部的癫痫灶我们可能探测不到,像这一类的患者虽然很局限,我们探测不到,也没有办法进行手术。因为我们手术的前提是两个,一个是你得知道癫痫灶在哪,第二个,我还要知道它没有重要的功能,我才可以做。所以跟您说的是一样,各个方面的进步,比如影像学进步,刚才咱们说的脑电就是属于电生理方面的进步。可能成就了我们对这个癫痫的认识越来越深,可能对一些癫痫的过去不认识的原因,我们现在明白了,适合外科手术的这类患者也就越来越多了。

主持人续续:现在我们这个技术进步了以后,癫痫的发病的点,就是检测的准确率是不是很高?做完手术比如有十个点,只做掉了八个点,还有剩两个点。或者手术做完了以后,它的复发率高不高?

周健:不同类型的癫痫的复发率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它确实是有复发率的?

周健:对,并不是说100%,可能我谈到了一句,对于癫痫外科来讲,最好的手术,大脑半球形的手术和颞叶的手术,这是疗效最好的两大类。它的根治率,五年左右的根治率,在80%到90%左右,没有突破90%。所以我们对这一个疾病的认识,还是相对局限的,还没有完全认清它。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做完手术以后,我们也应该去密切地观察这个患者的一些表现的情况?

周健:对。像一些比较好的癫痫中心,术前的评估,手术,以及术后的随访,都要很完善的。术后的随访也是极其重要的。我们外科进行了切除性的手术,手术以后还要连续随访至少两年。比如术后三个月、术后六个月、术后一年、术后两年,做完手术不再发作了,也要进行四次复查。这四次复查要干什么呢,要看你的影像学,你做完了手术,特别是有些进展性疾病的手术,还有没有发展。再有一个,做完手术了,脑电放电是什么样了,还有没有发作,没有发作到两年的时候,我们要减药),减药的依据有两个:第一个,两年来没有发作,挺好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评价这个手术是不是成功?

周健:对。

主持人续续:两年内没有发作。

周健:再有一个标准是连续两次的脑电图,连间歇性放电都没有。因为它不发作了,我们就叫发作的间歇期。间歇期咱们前面讲了,没有做手术的患者,间歇期也在大量地放电。我们看间歇期有没有放电,如果几次复查,间歇期也没有放电了,我们可以逐渐减药到停药就可以了。

主持人续续:就是两年随访结束了以后,再评价病人是不是还要继续再治疗?

周健:对,有些虽然没有发作了,但是脑子里还有放电,可能还要延续多服药一段时间。又没有发作,脑子里也没有这种放电,就可以减药到停药了。这就是癫痫的治愈了。

主持人续续:我们的手术的标准就是要治愈癫痫这个疾病?

周健:对,其实我们的治疗的目标,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我们是力求通过我们的手术,不让患者去发作了。但是刚才咱讲的无发作率,最好的80%、90%,剩下还有发作的患者,是不是也是通过手术获益了?答案是肯定的。我们过去没有通过手术治疗,服药物肯定是控制不住。我们通过手术治疗,虽然还有发作,我们配合着药物,造成不发作了,或者手术之前我吃了三种、五种药物,还是控制不住,我术后一种很少量的药物就控制得很好。其实这都是通过手术获益了。

主持人续续:其实刚才您还讲到满脑子都放电的情况,我们可以在脑子里装电极迷走神经这个来控制它症状的一些表现,这个是能够治疗这个疾病,还只是说延缓它的一些进展呢?因为我们讲帕金森的时候,我记得老师当时说,不管怎么样,这个疾病都是慢慢在退行性疾病,只不过是说让它的症状轻一点,但不是说治疗的作用。

周健:迷走神经刺激是在咱们人体两侧都有迷走神经,一左一右,我们通过把刺激器放在左侧的迷走神经上,达到缓解甚至治愈的目的。但是它是起到一个什么作用,目前来说从全球来讲,迷走神经治疗癫痫是三个学说,最后它的真正的原来还没有明确地阐明,现在只是学说。但是从临床观察这个现象,做迷走神经的患者有将近6%到11%的患者可以无发作。可以去根了,无发作了。那么有发作的患者还是占大多数,关于它是什么原理,目前还是不清楚。有将近60%左右的患者通过迷走神经刺激,可以缓解像刚才您讲的满脑子放电这种情况,不能做任何的切除性的手术。药物可能治疗不好,迷走神经刺激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主持人续续:现在在国际上我们知道这几年医疗技术进步非常快,在国际上这些年您觉得在癫痫疾病的诊断、治疗方面有什么先进的成果?我们中心跟国际上是符合做到接轨的?

周健:现在咱们全球来讲,都在讲究癫痫的精准定位,近年来我们中心2012年引领了咱们国家癫痫的精确定位的手术方式。就是立体定向电极的颅内植入精确地探测癫痫灶位于什么部位。特别是对一些以前做过手术的或者癫痫灶位于深部的,过去一些检测办法达不到的,我们都可以进行了。

主持人续续:这是设备的更新吗?

周健:对,设备的更新,设备更新也伴随着理念的更新。

主持人续续:所以我们也要经常去国外学习交流这样子?

周健:对,其实现在我们的交流不只是说去国外,我们中心每年也是大量的医生出去,也把外面很多的知名的教授、专家请进来,我们中国抗癫痫协会每年的这些会议,都要请一些外面全球知名的癫痫内外科专家来讲课。也组织国家的癫痫的专家们出去学习、参观、访问。现在的交流很密切、很频繁。

主持人续续:我们知道神经外科手术是整个人体最高精尖的部位,难度最大的一个手术。所以是不是目前来讲如果患者选择了癫痫手术的话,其实承担的风险并不是很高,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手术了?

周健:对,现在对癫痫外科这些手术的方式都是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手术的安全性还是很高的,就那我们中心来讲,手术的并发症,包括一些颅内出血、感染这些情况,总体我们外科的手术并发低于3%,所以安全性还是极高的,97%以上的患者都是很安全、很正常的。

主持人续续:那太好了。我觉得大家可以放心了,刚才您讲到切半脑的手术,我觉得很多朋友可能听了跟我一样紧张。其实还是安全性也是非常高的是不是?

周健:对,安全性还是非常高,当然你要选择一些经验很多的癫痫中心,比如说我们中心大脑半球的手术做得将近200多例了。

主持人续续:光切大脑手术就200例了?

周健:对,大脑半球的手术就将近200例了,每年我们做的癫痫手术是400到500例,现在我们做了3000左右的例子癫痫外科手术了,所以还是很安全的。

主持人续续:患者是不是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

周健:对,我们有一个统计数字,我们医院所有来的进行外科手术治疗的患者,90%以上是来自于外地的患者。

主持人续续:说明我们医院在功能神经外科上的领导力还是非常强的。

周健:跟大家互相学习。

主持人续续:本次节目最后也希望周老师再给我们总结一下,让我们网友朋友们能够更清楚地了解癫痫这个疾病。就是再总结一下,给患者朋友们一些建议和意见。

周健:好的,癫痫的发病率在我们国家千分之七左右,所以患者的人群还是一个庞大的人群。有将近900万到1000万。癫痫病不可怕,只要我们经过正规的治疗,最主要的包括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经过正规的治疗,绝大多数的患者,80%、90%的患者都能得到一个良好的疗效。所以有这个疾病,大家不要灰心,比如说我不好见人。

主持人续续:容易受到歧视。

周健:对,跟我们国家的发达程度可能还是有相关的。但是现在像今年中国抗癫痫协会,“628”国际癫痫关爱日的主题就是走进校园,就是对儿童癫痫或者学生时代的癫痫的患者,大家要关心他,而不是说漠视他,或者歧视他。现在我们社会这方面我们觉得正能量还是很大的。所以对于癫痫患者,我们有这个疾病,也不要悲观。我们去正规的医院接受正规的治疗。我去医院接受治疗,关于你选择药物治疗,还是选择手术治疗,我觉得癫痫专科的医生会通过检查以后,给你一个明确的为什么你是适合药物治疗,你适合手术治疗。不管是哪一个,大家接受正规的治疗,结果我觉得还是很令人满意的。所以癫痫患者一定要树立信心,跟医生共同战胜癫痫疾病。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刚才说得特别好,在前些年的话,这个疾病其实是很容易被歧视的。但是近几年大家的观念是有改变的,很能正视这个疾病了。

周健:是的。

主持人续续:好,再次感谢周老师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