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对于肿瘤这样的重大疾病,医院指定诊疗系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系统的工程,这时候全面、有效、经济的MDT模式,就日益成为医疗卫生系统的金标准。MDT对于患者来讲意味着什么?对于医生和医院又有那些好处呢?本期《名医堂》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深圳市罗湖医院泌尿外科的李伟东主任给大家讲解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李伟东

深圳市罗湖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中华医学会深圳市泌尿外科分会副主委

工作单位:深圳市罗湖医院

擅长疾病:研究复杂性肾结石的治疗,慢性前列腺炎诊治误区及其防范,微创经皮肾镜取石术治疗结石性脓肾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MDT的概念是什么?

    answer

    李伟东: MDT是Multi - Disciplinary Team的缩写,意思是多学科协同诊疗。是美国梅奥诊所在150年前就开始启用的一种机制,真正的MDT是围绕某个疾病,由多个相关学科的专家,共同组成一个相对固定的专家组,共同探讨形成诊疗方案,确保相关科室共同遵守,且对疑难病例建立起常态的讨论制度、集体的决策机制,可以形成可操作性的决议。这是他的一个中心意思。
  • Question

    特需门诊跟MDT得到的结果不一样吗?

    answer

    李伟东: 特需门诊和MDT不太一样,特需门诊一般都是针对某一种专科疾病,出诊的专家是一个人,这个人应该是对这个疾病很有经验,一般都是本院培养的有经验的,专业技术较为突出的高级职称医生。但是特需门诊他是一个专家,一个专家对这个病有些经验,但你说他要解决所有学科的问题,还是有些困难。特需门诊还是解决不了多学科会诊的问题。
  • Question

    罗湖医院MDT模式运用多时,取得哪些成果?

    answer

    李伟东: 患者受到裨益,不用去到处跑,找很多科室,以前要一个科室一个科室去跑,现在是我们这些科室围着一个患者转,给他带来的好处是降低了医疗成本,节省了时间,提高了诊疗效率,减少重复检查重复诊断,又能整体给他制订一个个体化的方案,其实对患者是有利的。为什么梅奥诊所能做到全球大家都认可,他这种方式还是非常科学先进的,其实患者是受益的。

访谈实录

名医堂214期:治疗肿瘤等疑难疾病 MDT模式有优势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对于肿瘤这样的重大疾病,医院指定诊疗系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系统的工程,这时候全面、有效、经济的MDT模式,就日益成为医疗卫生系统的金标准。MDT对于患者来讲意味着什么?对于医生和医院又有那些好处呢?我们今天很高兴邀请到深圳市罗湖医院泌尿外科的李伟东主任,以罗湖模式为样板,为大家详细讲解一下MDT的优势所在。 李主任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李伟东:大家好,很高兴和大家分享MDT新的概念。

主持人续续:李主任,可能很多患者和我一样不太清楚这个概念是什么,您能不能先跟我们普及一下MDT的概念。

李伟东:MDT是Multi - Disciplinary Team的缩写,意思是多学科协同诊疗。是美国梅奥诊所在150年前就开始启用的一种机制,真正的MDT是围绕某个疾病,由多个相关学科的专家,共同组成一个相对固定的专家组,共同探讨形成诊疗方案,确保相关科室共同遵守,且对疑难病例建立起常态的讨论制度、集体的决策机制,可以形成可操作性的决议。这是他的一个中心意思。

主持人续续:MDT是针对所有的疾病都可以和都需要的吗?

李伟东:对,一般来讲,临床上对疑难的、难以诊断和治疗的疾病,都可以用MDT,目前最疑难的病还是肿瘤,所以现在大多数MDT,主要还是针对肿瘤。

主持人续续:MDT是从患者就诊一直到随访、到康复,每一个节点都要发挥它的作用吗?

李伟东:一般我们是这样,它的目的是提供以病人为中心的个体化治疗,它在各个环节,可以发挥作用,可以节省诊疗程序,节省医疗时间,可以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比如说肿瘤患者,从开始诊断,到治疗,到后续病情复发并转移,涉及到多学科,所以可能从开始诊断到治疗到最后,都涉及到MDT。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也讲了,MDT是一百多年前美国的梅奥诊所先开始应用的。美国的医生对的患者没有那么多,这么多医生可以对患者服务。现在我们中国医疗资源很紧缺,医生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还能不能保证这么多医生为一个患者来做服务?

李伟东:这个就是说对于一些疑难的患者,如果没有MDT,我们也要进行常规多学科会诊,因为对于疑难病例医院核心制度要求,如果七天诊断不出来,就要进行多学科的会诊,是为患者负责。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已经有界定什么是疑难什么是非疑难的标准,就是七天不能鉴定这个疾病的原因。

李伟东:对,诊断不出来了,就要进行多学科会诊。

主持人续续:我们国内引进MDT是什么时候?

李伟东:我们国内引进MDT也很早了,五十年代就开始用,最早是北京协和医院。当时大家也不是叫MDT,就是多学科诊疗。病人到了协和,往往都是比较疑难的,在下面各个医院诊断有困难,治疗上也有困难的,到了协和医院,他们就发挥多学科诊疗的作用,然后就把各个省级医院解决不了的疑难病例通过MDT解决。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子的,其实从一九五几年开始,在国内的经历也几十年了。您是泌尿外科的医生,您这边有没有遇到一个患者案例,通过MDT模式和没有通过MDT模式治疗效果的对比?

李伟东:我们也经常碰到,泌尿系统肿瘤最多见的是前列腺癌、膀胱癌、肾癌,以前是膀胱癌比较多,最近十几年,由于人口老龄化和诊断的进步,前列腺癌现在占第一位,所以我们科前列腺癌病人比较多。我们最近有一个案例,七年前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患者是男性82岁,术后第二年就出现前列腺特异抗原,就是PSA的异常增高。当时PSA达到了每毫升8.2纳克,临床上一般超过4纳克就属于异常,因为患者年龄较大,已经80多岁,就没有太注意。一直到今年再来复查,PSA已经升到每毫升50纳克,这就是非常高了,这个患者才引起注意,到我们医院诊治。住院之后经直肠B超引导下的前列腺穿刺活检,病理诊断为前列腺癌,诊断前列腺癌之后,我们给他做了一个评估,患者格林森评分达到9分。PSA50纳克,做全身ECT扫描,检查没有骨转移,临床诊断为局部高危的前列腺癌。由于80岁高龄了,这种前列腺癌临床上一般不能够进行手术治疗了,我们就组织了一个我们院的MDT。

主持人续续:就是晚期的一种情况,不具备手术条件了是吗?

李伟东:对,已经不是手术适应症,无法用手术切除来解决了。我们组织了全院MDT诊疗小组进行讨论,包括肿瘤科、放疗科、检验科、病理科,我们在一起进行MDT讨论。根据患者又高龄,又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等老年疾病,PSA又这么高,达到了50纳克,格林森评分达到9分,一般超过8分病情就比较重了,所以已经不是手术适应症了。经过多学科讨论,大家得出一致结论,决定给这个患者用冷冻治疗,就是氩氦刀冷冻消融治疗,我们3月份给他做经皮前列腺的冷冻消融治疗,手术之后,患者恢复得非常好。因为冷冻消融治疗它是没有出血的,患者比较安全,不需要给患者开刀,直接用冷冻消融刀插入到前列腺腺体之中,用局部的低温,达到-133℃,达到这个低温之后,细胞就会瞬间结晶,然后在复温的过程中,细胞就消亡了,整个肿瘤细胞就被物理疗法给杀死了。 因为他又没有出血,术后的恢复也比较快,患者也没有什么痛苦。我们出院后第一次给他复查PSA,就从50纳克降到8.6纳克,效果非常明显,患者也恢复非常好,很满意。所以说多学科会诊还是起到很好的作用,以往像外科医生,如果不能手术了,就没有太多的办法了,我们就考虑内分泌治疗和放疗、化疗,但是这个患者都不适合放疗化疗,所以我们采用冷冻治疗,也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氩氦刀其实是一种现在比较先进的治疗方法,可能是肿瘤科的医生并不是对这个最了解,进行会诊以后,我们也可以把大家的意见都融进来,然后采用最先进的治疗方案,是这个意思吗?

李伟东:对,肿瘤科的医生他有很多治疗方案,包括像前列腺癌,首选是手术的方法,如果能做手术,用手术的方法这就最好。

主持人续续:我们知道手术为主,放化疗为辅,肿瘤治疗三部曲。

李伟东:前列腺癌比较特殊的就是对放化疗都不敏感,所以说像其他的肿瘤,手术不行做放化疗,对它还不适合。前列腺癌一个是手术治疗另一个是内分泌治疗。现在还有几种其他方法,像粒子植入的近距离治疗,还有一些光动力的治疗,像氩氦刀冷冻治疗,在美国也是首选的治疗方法,对于前列腺癌。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刚才讲到多学科联合会诊的一些优势和好处,我觉得患者来了,可能都希望自己能有这么多医生为他服务,来了以后是不是可以要求说我需要这些医院对我进行多学科联合会诊,可以这样吗?

李伟东:这个啊,其实患者不知道这个多学科会诊,他来了希望我找你这个医生,你把病给我治好,患者都是单纯的这个想法。我得了这个病,我找到你,你给我做手术治好。但是病情是千变万化的,早期的,我们泌尿外科医生一看,你这个适合做手术,把前列腺根治了就好了。就我这一个科室一个医生,我就把这个病给你治好了。但是到了中期到了晚期特别是转移了,这个病情就复杂了。这个时候我们外科医生就搞不定了。像过去需要哪个科,比如这种情况下请放疗科看一下,能不能做放疗。

主持人续续:就是让外科医生主动要求放疗科的大夫来。

李伟东:一定是第一个医生主动要求,然后呢后来他不光是一个科的事,你请了放疗科,他可不可以做化疗,可不可以做冷冻治疗,可不可以做其他治疗,我们就请多学科的医生来,包括病理科,影像科一起,来一起做对这个病人最好的个体化治疗方案。到底是冷冻好,还是放疗好,还是内分泌治疗好,通过讨论,决策一个最好的方案给患者。

主持人续续:这一套系统,也是有这些需求,然后自然形成的。以前可能是不是靠外科医生自己刷脸去做,就是我要找这个科那个科的医生。现在呢形成规范性的治疗方案。

李伟东:对,形成固定的模式了,这样一个相对比较固定,另外大家做出决定,要共同遵守,不能说提完之后不执行,既然是多学科的诊疗,做出这个决定,你就要遵守,这样给患者节省了时间。否则看完你这个不行,还要到放疗科问能不能做放疗,又到肿瘤科,能不能做化疗。其实我们通过一次会诊,就把治疗方案定下来。定下来之后,就按照这个方案去治疗,这样对他就很有利。

主持人续续:医院都有一个叫特需门诊,在特需门诊,我们可以享受特殊的医疗待遇。比如我在特需门诊挂大专家,挂李主任您的号,跟在普通门诊,然后挂一个可能级别稍微低一点的医生,得到的MDT结果也是不一样的?

李伟东:特需门诊和MDT还不太一样,特需门诊一般都是针对某一种专科疾病,出诊的专家是一个人,这个人应该是对这个疾病很有经验,一般都是本院培养的有经验的,专业技术较为突出的高级职称医生。还有一种是通过多点执业,从外院聘请来的知名专家,包括深圳市的“三名工程”,聘请了很多全国的知名专家团队,也是这种形式。但是特需门诊他是一个专家,一个专家对这个病有些经验,但你说他要解决所有学科的问题,还是有些困难。比如说可能他有一些放疗的知识,但是对人家专科来讲,还是不如人家专业。比如泌尿外科,对前列腺癌、前列腺增生,我这么多年有很多经验,但是涉及到冷冻治疗,光动力治疗,近距离治疗这些东西,我还是没有人家专科的医生他来的专业,你认为这个患者适合,但是他一看这个患者的凝血功能不好,其他功能不好,不适合做。特需门诊还是解决不了多学科会诊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多学科会诊里面的专家,是不是都是医院里面的顶级专家?

李伟东:对,我们选择的一定是我们医院,在他那个领域最强的专家,才能进入MDT里来,否则你要不是最强的,你制定出来的方案不一定是最好的。

主持人续续:我刚开始还以为是谁的患者,哪个医生就可以进入MDT组织,看来不是这样轮流的,是固定的。

李伟东:医院组织MDT,一定是各个科室最好的。

主持人续续:像咱们罗湖医院MDT模式里面,专家都分哪几个学科?

李伟东:我们现在外科有这么几个,泌尿外科有,普外也有,妇产科也有,都根据自己的专科特点来找。像泌尿外科需要跟影像科、病理科、肿瘤科、放疗科,这些我们共同组成一个MDT会诊小组,这样的话这个病能手术的我来解决,不能手术的由肿瘤科、放疗科、病理科他们来一起给我们指定计划,出方案,然后我们按这个执行。刚才那个病例,因为不能手术了,最后我们选择物理疗法,选择冷冻消融的方法。

主持人续续:我们知道医院在传统上也有一个会诊的治疗流程,MDT跟会诊又有什么样的区别?

李伟东:会诊一般多学科的,比如泌尿科要做一个前列腺癌手术,做手术之前要做术前检查,一检查发现这个病人的心脏有问题,有的时候还有高血压还有糖尿病,这个时候一般采取术前会诊,这个不叫多学科会诊,术前会诊是解决手术围手术期的问题,他心脏不好,用一些心脏药物控制稳定,高血压,给你用一些高血压药物,稳定了可以手术了。这种一般叫术前会诊,这个也是好几个学科。但是它是给你一个辅助支持,使你能完成这个手术,而不是制定患者综合的治疗方案,从头到尾。

主持人续续:会诊只是在术前的一个评估的流程?

李伟东:这是我们外科,内科也有些会诊。比如来一个消化科病人,但是病人的心脏又不好,肺脏又不好,可能需要先请心脏科的主任会会诊,看心脏怎么调理一下。然后呼吸科再会会诊,把肺脏解决一下。这样病人住到消化内科,他也把其他两个科疾病都看一下,这种属于会诊。

主持人续续:我理解会诊医生是不是不是那么固定?比如今天消化科的大夫在出诊,然后把他请过来给我们看一下。

李伟东:这个理解非常对,会诊不固定,人员也不固定。不一定说一定要主任看,他赶上哪个医生值班,中级以上的都可以来会诊。所以MDT还是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MDT级别比会诊更高级。

李伟东:对,更高级,而且对患者是治疗的总体方案。

主持人续续:那我想问一下这么多医生来给这一个患者做服务,在费用上会不会对患者增加负担?

李伟东:目前从我们集团多学科会诊来讲,还是按照医院内会诊来收费,非常低,可能会各个诊断,一个治疗方案,按照会诊费,我们医院本身收20、30,这是现状。和国外MDT还不一样,和大医院应该也不一样。其实MDT会诊,应该是有专项收费,因为第一个都是顶尖专家,第二这些专家聚在一起给你制订一个方案,对你整体方案要负责任的,应该有更合理的收费,能够使MDT维持下去。如果老是像目前这种情况,大家一忙于自己的手术,时间长了不一定能保持那么好。国内有一些私立医院的高端会诊他的定价是不一样,它的多学科会诊可以定很高,你要市内专家会诊是一个价,省内专家、国家级专家,完全都不一样的。现在医院还没有实行。

主持人续续:其实公立医院更需要一个制度的保证,来支持MDT能更长远的发展。

李伟东:对,我觉得需要有一种激励机制。

主持人续续:对确实是。深圳罗湖医院集团是全国第一家区域集团模式的创建者,你觉得这种模式的优势体现在哪里,也想让您讲解一下什么叫区域医院集团模式?

李伟东:区域医院集团,起码在深圳是首创,2014年新来的院长孙喜琢来了罗湖之后和卫计局郑理光局长他们两个想法不谋而合,想成立一个医院集团,医院集团的初衷就是要打造一个区域性的医疗中心,我们提出这个目标也是建立一个东部区域性医疗中心。他就把我们罗湖医院、罗湖中医院、妇保院、慢病院和老年病院这五家医院合在一起建立一个集团。还有一个目的是把区域48家社康都管理起来,这48家社康再加上5个医院,组成一个集团,这样就给后来我们国家的医改,叫分级诊疗、双向转诊,现在我们正在提倡这个,全国都在做,叫双向转诊。在我们集团,比如我们做了一个手术,做完手术病人恢复要很长时间,这个时候我们就把病人转到社康管理。社康第一时间发现疾病,肿瘤、结石他处理不了,介绍给我们上级医院集团,我们是一起的,这种一体化,双向转诊特别容易。这样就给医改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后来马书记看到我们的这个方式很好,就在深圳率先推广,各个区级医院都成立集团,宝安医疗集团,龙岗医疗集团。后来到2016年,国家卫计委也开始向全国推广医联体,也和这个是一个性质。主要还是要把双向转诊做起来,做起来之后最大的好处,解决我们国家看病难,看病难还是因为病人有病都想去大医院,我得了病我想去最好的医院,造成大医院特别忙特别累,小医院又没有病人。我们成立医联体之后,落实分级诊疗,一级一级来,小病先到社康,社康觉得处理不了到二级,二级到三级。这样就缓解了看病难,国家卫计委医改最终的目的是要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对,多大的病去哪个医院看。

李伟东:对,这样大医院就不会那么忙了,这次北京的医改非常好,改了最大好处是什么?大医院的急诊量和门诊量都下降了,就不那么累了。为什么?它把价格提起来了。把诊疗费提高了,把药费零加成降下去了,诊疗费一提高,挂一个急诊专家号要50块钱80块钱,以前患者得了一个感冒,也跑到大医院急诊看,现在我不去了,我去社康,我不用花这些挂号费,他也能看。这是很好的一个先例,北京做的很好,我们深圳也在学。

主持人续续:深圳是改革的前沿,很多制度深圳也走在最前面。刚才您一直提社康,在北京来讲,社区卫生院的意思吗?

李伟东:对。我们叫社康中心,其实每个城市都有第一线的,我们叫全科医生,深圳在全国打广告,全科医生招聘年薪30万,也引起很大的震动。把社康做好了,我们还引进了澳大利亚社康管理中心医生,现在又有丹麦的,国外好多社康医生已经进入我们罗湖了。

主持人续续:直接聘用的国外医生吗?

李伟东:对,澳大利亚和丹麦的都有。

主持人续续:就是学习他们全科医生需要具备的素质?

李伟东:对,其实社康做好了,是咱们医改最大的成功。我去德国柏林医院,他们已经没有门诊了,医院是没有门诊的。

主持人续续:只能由社区医生来转诊。

李伟东:对,先由社区医生看了之后,说你需要到弗朗西斯科医院,来了之后直接住院做手术,前段都是由社康来做,这样减轻了大医院的负担,来了就做手术,效率也特别高,也特别好。咱们离那一步还差得很远,如果能达到那一步了,社康医生就是全科医生已经做得很好了,看病难解决了,肯定解决了。大医院不会有这么多的门诊量,把医生累成这样,患者还不满意。其实还是分级诊疗没做好,现在卫计委就推分级诊疗,分级诊疗,双向转诊。我们罗湖又提出非常好的医改关键词叫“三少一好”,“少”是让我们辖区的居民少生病、少住院、少花钱、看好病。但是提出这个问题,当时大家也很疑惑,你让辖区居民少生病少住院少看病,你这医院不就没有患者了吗?没有患者你就没有效益,医院怎么生存?后来我们孙院长想出一个办法,我们和我们区医保局签订合同,叫“医保打包付费”。假如去年我这个辖区居民看病花了一个亿,今年经过我们的预防,经过我们到社康做工作,患者生病少了,住院少了,医保的保费费用就降低了两千万比如说,这两千万补偿给我们医院,否则医院无法生存,病人得病都少了,医院黄了也不行。所以通过这种医保打包付费的方法,来解决医院发展和生存基金的问题。现在全国都在去我们医院学习这个经验。

主持人续续:这是一个特别共赢的模式,患者也受益,医院也受益,社保局也受益,院长非常英明。

李伟东:对,他这个思路已经得到了国家卫计委的肯定,也符合2016年初开的国家大健康会议,健康中国。今后我们把卫生的重点预防上,预防了,病人健康了得病少了,治疗不就少了吗?

主持人续续:是给国家省钱了,给国家挣钱了。

李伟东:其实患者受益了,我不得病了。像我们社康现在做好了,我们把社康底下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降下来,如果把这个降下来之后,那他三高引起严重的后果,像脑卒中、脑出血、偏瘫、心梗、冠心病就少了,病人健康了肯定少住院了,最符合我们国家大健康观念。病人少生病了,也少住院了少花钱,从医疗卫生,我们把钱投入到预防疾病病、维护健康上,治病花钱少了,其实这是未来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续续:其实我觉得咱们院长的理念真的非常先进非常好。

李伟东:是啊,国家卫计委李斌主任都到我们医院考察,也推广这个理念。

主持人续续:现在社康的医生有多少名,患者在这个集团流程中,是不是真的能得到非常多的实在?

李伟东:我们有48家社康,现在有230名医生,每年都在增加。

主持人续续:230名医生,每年都在增加,1个人30万。

李伟东:他还要和辖区居民签合同,签完之后,你就是我们管理范围之内的了。

主持人续续:就是他负责谁谁的健康,这些都要签合同的。

李伟东:我们有罗湖健康APP,进入这个平台,签约之后,患者所有的医疗档案医疗情况都记录在我们的管理内,你到任何医院看病,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面,我们现在已经签约了50万,以后每年还要增加。

主持人续续:面已经铺得很大了。

李伟东:对,铺得很大,健康管理就上去了,患者得了病,你到任何一家医院看病,我们的档案上记录上都有。

主持人续续:我们罗湖区集团医院一共有五家,我在这家医院看病,再转诊到那家医院看病,流程上是不是很顺畅,比我去别的区看有什么不一样?

李伟东:这个是这样,如果是我们集团内部,我们集团内部所有像影像检查、化验检查都是互认的。

主持人续续:是统一标准的是吗?

李伟东:而且我们就是在一起的,我们集团五家医院的是一个影像中心。

主持人续续:信息共享的。

李伟东:对,信息共享的。大的化验检查也都是在一起的,五家医院集团已经合在一起了,所以我们的检查我们的方案都是互认的,你在中医院到了我们医院,所有这些东西都不用改变,都是一起的。

主持人续续:那李主任我们知道医院,患者非常重要,也是非常珍贵的资源,这样大家在一起,不是有点吃大锅饭的感觉,利益怎么样分?

李伟东:其实这一块应该说各个省都没有很好的解决。我们国家目前来说医院绩效这一块都没有很好的解决,我们想把它变成有激励,但是有很多政策限制,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说总体上你医院今年服务对象整体上增加了,政府给你的医事费的补偿也增加了,相关的绩效一起增加了。

主持人续续:都上去了。

李伟东:对,都上去了。

主持人续续:像一个小组,大家把事情都做好就好了。现在罗湖医院MDT模式已经运用了这么长时间,您觉得取得了哪些成果?

李伟东:还是对患者有利,患者不用去到处跑了,去找很多科室,以前要一个科室一个科室去跑,现在是我们这些科室围着一个患者转,给他带来的好处是降低了医疗成本,节省了时间,提高了诊疗效率,减少重复检查重复诊断,又能整体给他制订一个个体化的方案,其实对患者是有利的。为什么梅奥诊所能做到全球大家都认可,他这种方式还是非常科学先进的,其实患者是受益的。

主持人续续:从医生的角度来讲,会不会给医生增加工作量?

李伟东:会增加,但医生也认可这种方式。确实一个医生解决不了患者所有的问题,以前是我做完了,我这不行了我说我这做不了手术了,你去肿瘤医院吧,去那看一看,到他那再检查一遍,再做一次。这样患者各个部门折腾,又费时间又费钱,又要走很多部门很多医院,现在我们在一起,帮他制定一个方案,一下就解决了。我们也愿意这么做,虽然工作量增加了,也没有什么报酬,但是我们还是愿意,因为对患者有利,还是应该做的。

主持人续续:制度的问题应该早晚会解决。

李伟东:对,我们希望决策层把这个做好了,可能对MDT发展也有利。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现在从中国的诊疗系统现状来看,MDT模式是不是中国诊疗系统发展的方向和趋势?

李伟东:应该是,现在强调以病人为中心,任何一家医院,评三甲也好,检查医院,最终的目的就是以病人为中心,围着病人转,以病人为中心,那就要给病人提供最好最高效的个性化治疗方案,MDT就解决了这个事,所以现在各个医院都在推MDT模式,越大的医院,病情越复杂的医院,MDT越发挥作用。

主持人续续:李主任您作为罗湖医院集团MDT项目运作团队的主任,您认为在整个MDT中,除了软件用的是医院最好的专家最好的医生,在硬件方面,会不会也参差不齐,有什么需要提升的地方?

李伟东:这就根据医院发展情况,如果医院的肿瘤科很强,我们医院现在既有手术治疗,像腹腔镜,我们下一步还要引进机器人手术,这是从硬件上。另外,深圳市唯一一台伽马刀也是在罗湖医院。下一步像冷冻消融治疗,光动力治疗,近距离治疗,方法越多,给患者选择的范围就越大,就越有利,硬件上也需要提升。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区和卫计委对我们很支持,很多设备我们都走在深圳的前面,还是有利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咱们院长啊,不管从硬件方面,还有医院包括卫生系统的理念上也特别先进。

李伟东:孙院长从大连中心医院来的,很早就是全国十佳明星院长,我们为了把他聘过来,费了很大的力气,他来了以后,不到三年,就把我们医院变成全国知名的医改医院,很有魄力。我们区领导也特别支持,我们区领导给他提出口号,有求必应,只要罗湖医院提出来,我们有求必应,区政府也给很大的支持,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我们现在引进一个学科带头人,三百万的安家费还给一套房,近三年我们内地引进了很多博导、学科带头人。

主持人续续:上面非常重视这个事情。

李伟东:对,孙院长也很有魄力,整体医院实力有很大的提高。

主持人续续:所以我们MDT模式肯定会越走越好。对大家共赢的模式也越来越好。

李伟东:另外去年我们泌尿外科也被深圳市政府批准“三名工程”项目,是A级项目。深圳在全国率先开展“三名工程”,2014年就在北京搞了一个“三名工程”的启动会,意思是名医、名院、名诊所,叫“三名工程”,我们现在已经投入几十个亿了。比如说我们科是“三名工程”的A级单位,我们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现在是海军医科大学,上海长海医院,我们引进他们作为我们“三名工程”的依托单位。

主持人续续:也是有点医联体的概念吗?

李伟东:这个不是了,这是我们市政府的一个项目,宗旨是把国内水平最高的医疗资源引进到深圳,以我们科为例,我们就把长海医院这个团队引到深圳,市政府五年给我们一千五百万就做“三名工程”,有疑难病例需要做一些复杂疑难的手术,我们就可以请长海医院的专家团队来了。他也给我们出门诊,疑难病例给我们会诊,我们也不断派人去那里进修学习,这样把他们的先进技术引进到深圳,特别是一些复杂的病人,以前可能要自己跑到北京上海去看,现在不用了。你在我们这看,你的诊断我们直接发过去,让他们帮我们诊断,有什么疑难我们互相讨论,诊断下来之后,给我们制定治疗方案。其实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MDT,以前的MDT是一个医院,多学科。我们现在是多家医院,和国内最顶尖的医院建立一个MDT,就不是我们本院的MDT,这种更高层次的MDT,得益于“三名工程”。

主持人续续:未来还可能有国际上的MDT?

李伟东:对啊。包括前一段时间我们本院的一个老主任得了前列腺癌,我们请长海医院做了会诊,最后送到那里做了一个前列腺癌根治术,以前没有“三名工程”你想去他那里住院要排队的。

主持人续续:还得找关系。

李伟东:深圳有些患者说我不想去上海,我就想在你们科做手术,那也没有问题,我们可以把他们的专家团队请过来,在我们医院做。这种对深圳市民是很大的福利,患者不用多花一分钱,所有的费用都是“三名工程”出,我们请专家,政府给你拿钱。

主持人续续:我们公司总部在深圳,跟深圳的接触非常多,我们知道深圳是一个很年轻的城市,得病的患者可能都是年轻人比较多,所以长期以来,深圳专家方面可能都是骨科,就这种年轻的疾病会比较多一点。随着慢慢的城市建设时间越来越长,老龄化慢慢凸显,医疗稀缺还真的非常紧迫,可以看到市政府领导层在医疗方面做很大方面的投入。

李伟东:实实在在投入,说起来全国应该都非常羡慕,我们市政府计划,到2020年在医疗里投一千个亿,“三名工程”这几十亿只是一部分而已,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宝安区医院,一个扩大改造项目,把宝安医院扩大一下,宝安区政府投资62亿给医院扩大,还不是新建。深圳在医疗上的投资是非常巨大的,未来五年,深圳医疗会有很大的改善。

主持人续续: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采访进行到最后了,最后也希望李主任再跟我们总结一下今天我们讲的MDT,给观众朋友们一些建议和意见。

李伟东:MDT是未来我们医院医疗卫生单位提供给患者非常好的模式,这种模式从传统一对一模式变成了几个学科围着一个患者转,这样就会给患者提供最快捷的、最有效的、最个体化的治疗方案,让患者不用像以前一个学科一个学科跑,多家医院去求医,又等待又排队,有了MDT模式之后,患者会得到最佳的治疗方案,而且花钱最少,用的时间也最少。我觉得MDT模式,可能在我们国内会做得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好,我也希望政府部门能给MDT模式很好的激励政策,这样这个模式会发展得越来越健康,越来越好。

主持人续续:那好。再次感谢李主任做客本期名医堂,我们这期节目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李伟东:谢谢!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