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在快节奏的社会中,很多人的都患有“难言之隐”,也就是大家难以启齿的“便秘”。便秘的时间越长,由毒素引起的慢性疾病就越严重,对于现代人来说,需要高度的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其中真正的问题就在于毒素积累。关键的问题是长期“便秘”导致肠道运行不流畅变成结直肠癌。本期《名医堂》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现为北京友谊医院普外分中心胃肠外科主任医师姚宏伟教授为我们讲解结直肠癌的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姚宏伟

北京友谊医院胃肠外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友谊医院

擅长:结直肠癌肝转移的外科手术切除以及综合治疗;直肠癌的手术治疗;直肠癌的影像病理诊断、围手术期综合诊治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越发达的地方,结直肠癌发病率越高?

    answer

    姚宏伟: 在中国北上广的比例是要高于二线城市,甚至农村的。北京市的大致统计,大肠癌发生率大约在十万分之三十二。也就是万分之三左右。其中男性和女性比,男性略高一点点。比如说男性有35,女性就30,就这么一个比率。所以男性的风险比女性略高一些。大致的发病年龄,好发年龄还是在60多岁。从我们的临床诊治能发现,它的发病年龄是在年轻化。
  • Question

    结直肠癌这个疾病的五年存活率如何?

    answer

    姚宏伟: 这一点我想我们还是比较乐观的,尤其我作为一个胃肠外科医生,负责这类疾病的诊治还是相对比较乐观的。整个消化道里边,我们说胃、肠、肝、胆、胰,这几个器官里边,都在腹部,只不过有的在肠的这边,有的在那边的,有在后边的,有在前边的。肠道是在消化道肿瘤里边效果是最好的,就是结直肠癌。
  • Question

    关于结直肠癌,有什么给网友们的建议和意见

    answer

    姚宏伟: 首先,大肠癌可预防、可筛查、可控。效果是在整个消化道当中是最好的一个。第二个,我想大家的误区要纠正,便血不都是正常的,做肛门检查不是为了查痔疮。第三,我想我们应该提高这种防病治病的意识。尽管工作节奏比较快,我们还是应该关注自己的健康。尤其是肠道很容易被观察到的。从粪便当中发现一些小问题,但是可能会为你解决大问题。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15期:你今天排便了吗?警惕结直肠癌的突袭!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很多人都有难言之隐,特别是现在患便秘的朋友越来越多。毒素长期在肠内积累,很多人都会担心自己会不会得肠癌。特别是我们又刚刚听到了一条非常痛心的消息,著名的央视女主持人肖晓琳,55岁,刚刚因结直肠癌去世。什么是结直肠癌?又有哪些好的预防方法呢?今天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友谊医院胃肠外科的主任医师姚宏伟教授,给大家详细讲解一下结直肠癌方面的知识。姚主任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姚宏伟:谢谢邀请,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姚宏伟。

主持人续续:姚主任今天我们讲结直肠癌,我们小的时候学生物的时候有大肠、小肠,那结直肠是哪个部位呢?

姚宏伟:结直肠其实就是大肠,大肠是我们的俗称,结直肠是我们的学名。

主持人续续:结直肠癌、肠癌和大肠癌,这是一个概念吗?

姚宏伟:平时一般大家老百姓说俗语,就说大肠癌,但是我们一般说术语就是结直肠癌。因为结直肠癌它还不太一样,结直肠应该是结、直肠癌,应该这么说,就是结肠癌加直肠癌,统称为结直肠癌,就是大肠癌。

主持人续续:这个结直肠癌的概念是刚才您讲的结肠跟直肠上面发生了恶性病变了?

姚宏伟:对,你已经到了一个段位了。

主持人续续:是您解释得清楚。

姚宏伟:我们看一个图,这个图就是我们比较完整的我们叫整个大肠。大家比较熟悉这个阑尾,就是这个小突起,就是阑尾,阑尾炎就是从这发的炎。阑尾是从盲肠这的一个突起,这个叫盲肠。盲肠再往上叫升结肠,它是往上走的。这块横结肠,基本是水平的,所以叫横结肠。这段是往下走的,我说的向下是指的食物运行的途径,当然到这是变成粪便了,就是粪便运行的途径。往下走是降结肠。这段相对水平又有一个弯曲,我们叫乙状结肠,类似于汉字的“乙”字,大写的“乙”字。在英文里面类似一个S,所以叫sigmoid,叫S或者叫S状结肠。再往下叫直肠,看它比较直,所以叫直肠。直肠再往下就是肛门了。结肠我们统称就是从盲肠转一圈到乙状结肠,这一段叫结肠,往下叫直肠,所以统称为结直肠。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小肠实际上不太容易发生病变呢?

姚宏伟:对,主持人确实比较专业。小肠就是从盲肠再往前,大致是在腹部中间这个位置,这些是小肠。小肠再往上就是胃了。所以在胃和大肠之间这是小肠,小肠发生肿瘤的机会相对比较低,反倒是两头,胃、食道和下端的结直肠发生肿瘤的机会比较高。

主持人续续:我听说结直肠癌的发病率近些年也是越来越高,您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姚宏伟:说到发病率我想我们有必要普及一些基本的知识。我们国家这几年政府很重视老百姓的健康问题,也投入了很多很多的资金来支持。其中有一块资金是支持我们做全国性的癌症调查,包括胃癌、食道癌,常见的肝癌、肺癌、胰腺癌、膀胱癌这些。我们的国家的癌症中心也是我们国家的癌症的登记中心,作出这么一组数据,这个数据在去年发表在世界上最著名的杂志上,把我们国家的整体的癌症的发病情况跟全世界的同行们做了一个分享。这里边我可以把数据给大家做一个汇报分享。

主持人续续:就是新鲜的数据。

姚宏伟:还比较新鲜的数据。我们国家第一个高发的癌种是肺癌,当然肺癌还有很多别的原因,我们今天不是重点。结直肠排在了第五位。在2015年的时候,这个数据是2015年的数据,但是是在去年公布的。结直肠癌新发病率,估算病例是376000人。这一年估算的死亡病例是191000人,这是很庞大的数据。

主持人续续:对,它的死亡率还是很高的。

姚宏伟:对,这个数据在美国新发病例一年大约是13万多,死亡病例大约不到5万。所以我们可以简单地比一下,美国你看死亡病例占新发病例比例大约不到一半,而我们国家是19万比37万,就是超过了一半。其实作为我们的专业医生,还是觉得任重道远。第一个,我们发病的比例比较高,关键是死亡的比例要比美国还要高一些。所以我们的工作重点就出来了,怎么样进行宣教,告诉病人怎么来预防和检查;再就是提高早期诊断率,因为越早的话,它的治疗效果越好;第三,就是提高我们的外科手术技术,把它切得更干净,这样它复发的风险就会降低。

主持人续续:是的,其实我们跟发达国家对比的话,我们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姚宏伟:对。

主持人续续:近些年结直肠癌这个发病率越来越高,您觉得是不是跟我们的环境恶化,我们吃得越来越好了,或者垃圾视食品越来越多了,会刺激结直肠癌的这一段器官,然后引起这么高的发病率呢?

姚宏伟:这个应该是有关系的,我们还是看这张图,因为说结直肠是处在整个消化道的最下一端,就是食物运行轨迹的末端了。越往下它的毒素含量越高,因为好东西都被吸收掉了,营养物质都在小肠里吸收掉了。那么废物、残渣就会被逐渐地给分离出来,通过肛门排出来。所以这些肯定是相对来讲它是废物,有毒素,这些会多一些。在肠道里边住得时间久的话,肯定会对肠道有影响,这是毫无疑问的。 当然你说和我们的饮食有没有关系,确实有关系。因为饮食我们现在吃得越来越精细了,当然里面的添加剂会越来越多,尤其是一些方便食品、膨化食品,还有现代工业的污染化学产物,更快捷了嘛,方便面这些,它都会有添加剂。大家在买这些食品的时候,应该看一下它的成分什么。尤其是一些防腐剂,大家还是尽量少去买这些。因为保质期越长,可能防腐的成分越多一些,这些成分肯定对健康是不利的,它不是天然的,它是工业化的一些产物。当然它是安全的,但是它长期的影响还是潜在的。 第二个,我们还是以这种东西方作为对比,西方国家我们称之为发达国家,我们现在还是发展中国家。从癌症来讲,它整体上还是一个跟社会的发达程度相关的一个疾病。尤其结直肠癌我是研究这个的,我们会相对地更清楚一些。社会发展程度高了,它的发病率就会高。

主持人续续:越发达的地方,这个发病率越高?

姚宏伟:在中国北上广的比例是要高于二线城市,甚至农村的。

主持人续续:“富贵病”。

姚宏伟:是“富贵病”。比如北京市卫计委每年都要出一本叫《北京市居民健康白皮书》,就是我们北京市民健康到底怎么样,这里边也会分析各种癌种的发病率,每年比,有什么趋势。在北京市大约是这么一个比例,每十万人的大肠癌发生率大约在三十二左右,就是十万分之三十二。也就是万分之三左右。其中男性和女性比,男性略高一点点。比如说男性有35,女性就30,就这么一个比例比率。所以男性的风险比女性略高一些。大致的发病年龄,好发年龄还是在60多岁。但是现在我们也能够观察到,或者从我们的临床的诊治或者能看得见,它的发病年龄是在年轻化。经常会有一些比较年轻的,我个人诊治最年轻的有20岁左右的。

主持人续续:20岁左右就大肠癌了,太可惜了。

姚宏伟:对,而且它能够呈现越年轻的病人,它这种发现的越偏晚,效果越偏差。以为毕竟他对自己的状态,会觉得我很年轻,不会得这个。而且有了病会扛一扛再看。在出诊的时候就会比较晚,这样的话效果一定好不了。我想各个年龄段的朋友都应该注意结直肠癌,它确实跟我们的吃喝拉萨相关的。

主持人续续:是的,我们刚才也说到这则新闻,就是肖晓琳女士,她也是55岁得结直肠癌去世的。正好是在发病年龄期对吧?

姚宏伟:对。

主持人续续:像结直肠癌这个疾病它的五年的生存率是怎么样的?是不是一个特别恶性的癌症呢?

姚宏伟:这一点我想我们还是比较乐观的,尤其我作为一个胃肠外科医生,负责这类疾病的诊治还是相对比较乐观的。整个消化道里边,我们说胃、肠、肝、胆、胰,这几个器官里边,都在腹部,只不过有的在肠的这边,有的在那边的,有在后边的,有在前边的。肠道是在消化道肿瘤里边效果是最好的,就是结直肠癌。

主持人续续:恶性程度没有那么高?

姚宏伟:没有那么高,比起胃癌、肝癌、胰腺癌、胆道的癌症,它是明显的属于效果好的。而且也比较容易早期诊断出来。我说一个数字大家可能就能够比较出来。结直肠癌它的五年存活率总体上能够有60%左右。

主持人续续:还是挺高的一个数字。

姚宏伟:胃癌的数字就要除以二了,肝癌的话,还要再除以二,胰腺癌可能还要再除以二。

主持人续续:胰腺癌是癌症之王。

姚宏伟:对,我们用一个简单的数字,用“二”来做对比,都除以二。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特别清楚了。您刚才讲到我们跟美国的治疗以后的效果来对比的话,其实数字还是差,基本上还是差一个“二”的水平。是不是因为我们早期的发现率比较低?

姚宏伟:我想这个应该是最主要的因素。在中国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在我们的大城市,像北上广大城市,包括一些二线的省城市的医疗水平逐渐地接近西方国家。北上广诊断水平应该来讲,跟美国、跟欧洲差不多。因为这些大学的附属医院,教学医院,这些对外的联络,包括我们对新生事物的接受程度都是比较高的。我们现在政府也在推这些诊疗的规范化、标准化,现在我们国家整体水平是在提高的。这块高了,为什么那个比例还是那么高,可能因为我们在早期诊断做得还不够。我们发现的时候,我们叫分期就比人家晚了,已经到了中晚期了。人家可能中早期得更多一些。这样的话,治疗效果再怎么好,它的疾病的状态在那摆着的。所以效果自然而然就会差。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患者提高疾病预防的意识,包括早期发现的意识是特别重要的。所以我们马上转过来要问这个问题了,这个结直肠癌早期有什么样的症状,我能知道自己可能存在这样的风险呢?

姚宏伟:这是很难回答,也很令人揪心的话题。早期癌症都没有症状,什么癌都没有症状。

主持人续续:它不便血什么之类的吗?

姚宏伟:真正有便血的,一般提示至少是中期了。大家看到这是一个食物或者粪便的运输通道,为什么我说肠癌容易早期发现,比起肝、胆、胰、胃,因为它处在消化道的最下边。我们可以从我们的排泄物,就是粪便上寻找一些端倪。比如说粪便里有血了,那肯定不正常了。老百姓可能第一我是不是痔疮了,当然这可能是误区,有可能,我们一会儿还要说。 第二,这个粪便是不是咱们最近习惯不一样,要不然稀了,要不然干了,这都可能提示肠道本身出了问题了。还有的时候粪便今天看着有点浓,或者有点别的异样的东西,不是我们常见的黄色的条状的,正常的。出现了一些反常状态,我想这个都应该引起你的警示,提示你的肠道出问题了,我们就要去看医生。不能说我再停一停,说便血了,我再看一看,我是不是痔疮了。

主持人续续:痔疮的也应该去看一看。

姚宏伟:对,也应该去看一看。尤其中老年的便血的情况下,痔疮是一个常见因素,但是肠癌同样也是一个常见因素。

主持人续续:早期的时候一点其它症状都没有了,您刚才说的看到粪便有这种情况的话,平时可能每天生活习惯不一样,或者吃的喝的不一样,粪便呈现不同的状态是很正常的。所以早期的话真的没有一点端倪我们可以去自己做一些检查吗?或者在体检过程中应该增加哪些项目可以帮我们做一些筛查?

姚宏伟:现在我们觉得比较遗憾的是,早期的癌症真真正正地没有症状。我们只能宣传或者教育我们的患者朋友们,或者我们的普通的大众们,应该注意一些如下的症状,如果有问题,还应该去就医。 第一,我说的大便的情况发生改变了,就是跟平时不一样了。平时是黄色的、条状的。假如说大便有黑色的或者出现红色的,红色的有可能不是血,有些是吃一些带颜色的食物有可能大便的颜色发生改变。颜色不对的话,应该去看一看。这是大便,这是最最直接的,也好判断的。 其他的,比如近期肚子老疼,无论左边还是右边,还是正中的位置老疼。肚子疼的话,常见的原因,最多见的还是肠道的问题。当然包括大肠,包括小肠。这个我想我们一般的朋友们,我们的网友们,可能没有这种经验到底哪个部位出问题,还是去看看医生。我们帮你来判断,我们还有一些更先进的仪器可以帮助我们去检查。 再其他的症状都是不乐观的症状,比如我最近瘦得很多,消瘦了,也可能跟肿瘤有关系。肠道肿瘤也会出现消瘦,当然别的肿瘤也会。还有比如我最近大便拉不出来,肚子胀。

主持人续续:便秘吗?

姚宏伟:有便秘,也有的就是腹胀。大家看肠道是一个管状物,长了一个肿瘤,有可能导致这个肠道不通畅。早期可能就是你说的便秘,再到中晚期有可能引起梗阻,我们叫肠梗阻了,就是肠子不通了。那种堵就会很严重了,可能病人就不排气、不排便了,可能就要看急诊了。 这是我们跟肠道相关的一些相对特异的症状,我说的大便异常、腹痛、消瘦,或者有不明原因的腹胀。

主持人续续:那在临床上我们通过一些什么样的早期筛查的方法,比如我自己感觉不到,我可能定期去医院检查一下,照一下CT或者B超,怎么样能够做一些筛查工作呢?

姚宏伟:这是一个好问题,也是我今天想过来重点要说的问题,因为这个确确实实能帮助我们把大肠癌的诊断、治疗水平提高一个层级的大的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大肠癌属于一种可防、可控、可治的疾病,不像胰腺癌。我们现在对胰腺癌的手段真正很有限。但是对大肠癌来讲,我们是可防、可控、可治。 为什么这么讲呢?可防我们说了我们的饮食调节,或者我们的一些具体措施,比如戒烟戒酒这些都是可以预防的。可控就是我们早期发现的话,控制就很容易了。我们有些很多手段,我们管叫筛查,大致分成四类:第一类,就是我们查大便,我眼睛一看,看不太清楚。我们有手段,比如说大便里有没有血,因为在肠癌早期的时候,这个肿瘤会生长比较快,局部供血可能供不上,血管可能会破裂,破裂的话,可能出一点点血,很少,但是我们肉眼看不出来。这些血和大便混在一起,颜色也没有发生改变。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化验,把这些痕迹量的血,我们叫痕迹量的血化验出来。这是一种办法。这个也是在我们国家的我们目前有一种体检制度。

主持人续续:我们每年也会做体检。

姚宏伟:单位福利有体检吧?

主持人续续:但是没有查大便。

姚宏伟:你可能会忽略掉,其实大便是我们一个基本的选项,叫血液、尿液、粪便的常规化验。

主持人续续:以后要把这项加上,最起码我要把它加上。

姚宏伟:要加上。对,粪便里面有一项叫潜血试验,潜血就是潜在的一些血液,就是你看不见,潜伏,看不见的一些血液,能给化验出来。

主持人续续:是,很多人都觉得太麻烦,要验尿还可以。

姚宏伟:麻烦,尿好留,便不好留。这种上不了大雅之堂的,恰恰能帮我们反映一些肌体深在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续续:下次一定把它加上。

姚宏伟:需要化验大便潜血。这几年科技发展很快,经常听到基因检测、精准医学,这些词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在做一些研发工作,有些东西已经出来的一些产品,就是我们能够化验大便里的一些大肠癌基因。这些基因可以发生在大肠癌的早期,甚至是在大肠癌还没有变成癌的良性肿瘤的时候,它就已经有体现了。

主持人续续:这个也是用粪便来查吗?

姚宏伟:用粪便查。你可以想我长了一肿瘤之后,大便在这摩擦,这个肿瘤会脱落一些细胞下来,会掉下来。这些细胞含有一些基因,我们叫遗传物质,含有基因的。我们找到一些特性的基因,大约有八到十个,我们一查。因为这个基因正常在平时的细胞里是没有的,出现的话,会提示你肠道出问题了,可能长肿瘤了。可能是良性的,如果早期治疗,效果就很好。这个是目前的一个还比较新的进展。

主持人续续:现在用大便测基因的方法,是在每个医院都可以开展吗?

姚宏伟:目前真真正正没有进入我们的临床序列,它现在还属于自费的项目。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上网搜一搜,粪便基因检测是搜得到的。很简单,在家就可以处理,用一个小勺,大约挖五克左右,密封好之后,有专门的检测的机构给我们检测,会给你出一个报告。这个报告给我看的话,应该还是请专业的医生来判断。

主持人续续:刚才我们也讲到留粪便的情况,有时候去体检中心,现在没有感觉,便不出来,是不是在家便出来拿到体检中心也可以?

姚宏伟:这个没有问题。

主持人续续:这个时间要多久?

姚宏伟:一般来讲,前天晚上或者当天早上留的都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基因它相对还是稳定的。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应该注意在家留好了,拿过去就可以了。

姚宏伟:对。所以我们把粪便的检测作为大肠癌最最基本的一个检查。因为它简单、易行,而且又经济,很便宜。当然基因检测相对会贵一些,它现在毕竟还处在我们叫精准医学,相对前沿的科技所能够提供的一些服务会贵一些。第二个检查,大家可能比较熟知,也比较恐惧的,就是肠镜。但肠镜的医生并不是常规推荐的肠镜,我们仅仅对一些我们认为有高危因素的人群做的推荐。比如说大便化验有问题的,有血,里面化验潜血,但是这种你看不见,我们叫潜血实验阳性的病人。

主持人续续:就是先要进行大便的检测?

姚宏伟:这个是肠镜的前序检测,有问题的才建议你做。这是一类人。第一类人,就是大便有问题的人群。第二类就是我们认为一些高危的人群,比如说他有家族史,他有肠癌家族史,有遗传的这种风险,我们也会建议他做肠镜。做肠镜之前也要做大便的检查。对肠镜的推荐的程度会比普通人群会高一个级别。大致上就这两类人群。一类是大便潜血有问题的,第二类,他有肠癌高发风险的,尤其是有家族史的这些人群。

主持人续续:所以通过这样的检测就能把早期的肠癌给检测出来吗?还是说在癌症没发生之前就能检测出来?

姚宏伟:如果在这一类人群还没有症状的时候,就通过这些方法是可以做到早期诊断的。他没有症状,是可以做到早期诊断的。

主持人续续:说到肠镜,大家可能心里特别恐惧,因为我们知道胃镜可能会做得比较多一点,从嘴的食管往下做。这个肠镜是从肛门这个部位往上做吗?

姚宏伟:这两个还是不太一样,胃镜大家知道,过了嘴,过了很直的食管就是胃了,距离比较近。肠镜第一个从肛门进,大家会觉得有心里上异样的感觉,会有不舒服的感觉。第二,它确实不舒服,它的路径更长,大家看,要拐这么多的九曲十八弯,还要走到正常的一个路径来。这个路径大约会有80到100厘米,就是将近1米的路径,还是很长的。胃镜一般来讲,我们到40、50公分,就是一半的路程,仅仅走了半程。肠镜它的风险也比胃镜相对高一些。大家知道胃,都吃过猪肚,挺厚的,胃也是在人的内脏当中比较厚的一个器官。厚的话,保护程度就会高一些。检查的时候,发生风险的程度会低。比如破裂、穿孔。肠比较薄,路径也长,所以做肠镜的风险是高于胃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做肠镜的话,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

姚宏伟:有风险,而且有痛苦。现在我们说有无痛肠镜了,从静脉打一针睡觉药,睡一觉,大概睡十几二十分钟就可以起来了。这个术后程度也会提高。在我们一些大的中心,做都很成熟。基本都是流水线,安全性都没有问题。如果大家对肠镜恐惧的话,可以选择这种无痛肠镜,这都是可以的。

主持人续续:我还听说检测肠镜的话,还能检测出肠内的息肉,这个息肉是不是跟这个癌症也有一些关系呢?

姚宏伟:息肉是肠镜重点要去查的对象,因为真正发生癌变的机会它还是相对少。刚才我们讲了十万分之三十二,就是万分之三左右,但是这个息肉的话,这个数量级可以乘以十,甚至乘以一百。就是有息肉的人,发生的比例是很高很高的。

主持人续续:这个息肉和癌症之间是有关系的?

姚宏伟:我们现在医学上有证据表明,息肉它是癌症的前序变化。一般来讲,癌症都是怎么起源的呢?比如说我们在盲肠这个部位长一个癌,就是盲肠癌了。开始是正常的盲肠,没有问题的,正常的一个盲肠。它局部的细胞可能是有基因突变,可能是由于局部毒素的问题,导致这个细胞开始发生变化。先变成一个不正常的细胞,但它也不是癌细胞,就是长出一个良性肿瘤。良性肿瘤慢慢变大,良性肿瘤好比就是息肉。

主持人续续:良性肿瘤就是息肉?

姚宏伟:良性肿瘤就是息肉,我们讲叫结肠腺瘤。腺瘤慢慢变化,变成就是早期癌。早期癌慢慢变成中晚期癌。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所以您平时经常做的手术是有去息肉的这种手术?

姚宏伟:去息肉的手术往往归我们内科镜的医生来做,我们是外科医生,外科医生一般做的是中期的手术多。

主持人续续:已经癌变了的手术。

姚宏伟:对,癌变了的手术找我们做得多一些。我们再做一个模拟肠镜,比如我的手术肠镜,进来之后,先走到头,到头之后没有问题,是通畅的。再开始往外退,边退边看,退着看。这有一个息肉,会在这个图片上给你标上“息肉”,部位1有一个息肉。这个部位2又有一个,到部位3,到部位4,会给你标上。有些息肉特别简单的话,肠镜医生当时会给你切掉了。

主持人续续:一边做肠镜,一边就做切除了?

姚宏伟:对,特别小的比如就两三个毫米的就拿掉了。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有证据了,这个息肉尤其是这种腺瘤性息肉,就是一种癌前病变,不拿的话,它将来就有可能会发生癌。你想我这么一个简单的手段,能够预防肿瘤,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医生肯定会把它拿掉的。当然比较大的息肉,我们可能需要准备。比如我们要约一个专门的时间,把肠道清理干净了之后,再做一个无痛的肠镜把它给切掉。这是大的息肉会这样。如果更大的话,可能需要找我们外科医生了。要把肠道要切断,再把肠道接上,就是局部切不掉了,就得这么做了。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如果是真的不幸得了结肠癌,我们在治疗方面是不是也是以手术为主呢?

姚宏伟:结肠癌现在我们还属于有比较明确的手段能控制的疾病,不像胰腺癌,不像有些肿瘤的肺癌,手段比较少。结肠癌第一个它的这种癌的种类就比较好,我刚才讲到了在消化道里面是最好的一种癌种。容易早期发现,也容易切除。切除之后也有很多很多药物,能够进行我们叫保驾护航,就是我们说的化疗。所以目前还有一种以手术为主,综合治疗为辅的一套治疗策略,能够对它进行管控,这是可以的。

主持人续续:在结直肠这么长的一段路途当中,哪些部位是比较高发的或者说是比较危险的部位呢?

姚宏伟:这是一个专业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太长了,一米多长呢。

姚宏伟:确实是,在这里边大家看,一般来讲,越往下它的毒素越浓缩。因为在这个部位的粪便一般还是稀水样的或者糊状的。越往下水分慢慢吸收,到下面慢慢就变成了成形的条状的。所以我们能知道,越往下毒素的浓度会越高。也就是对局部的刺激相对越大,道理是这样,越往下,癌症发生的概率越高。

主持人续续:就是越接近肛门的部位。

主持人续续:越接近肛门的部位,也就是说直肠的部位发生癌变的机会是最高的。在我们国家结直肠癌当中60%的是直肠癌。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是最接近身体外部的这个部位,就是有点肛门的这个部位?

姚宏伟:对,大家看这个模型,这个模型大家侧面看就是直肠,相当于在图片上是这一段,比较直。

主持人续续:肛门的这个部位。

姚宏伟:比较直,肛门就在这个位置,再往下就是臀部了,我们叫屁股了。这块肠子确实比较直,叫直肠。

主持人续续:这段肠子一般有多长?

姚宏伟:大约能有15到18个厘米那么长。

主持人续续:其实是挺短的一段?

姚宏伟:对,但它确实是发病率最高的一段,在我们国家能占到60%多,就是三分之二的大肠癌是发生在这个部位的。所以我们在检查当中,我们有一类检查,我们叫乙状结肠镜。就是这个肠镜很短,只做到这就可以了。痛苦度就小很多了,就更容易接受了。它能够探到60%多的容易发生癌的部位。另外三分之一更多的会集中在这一段,就是在盲肠这一段。横结肠、降结肠发生的概率都很低很低。

主持人续续:姚主任我想如果这个直肠癌离肛门这么近,我们平时在体检的时候,也有肛门的一些检查,这个对于结直肠癌的预防有没有作用呢?

姚宏伟:这个是有的,这个可能是大家比粪便检查更不容易接受的一个方法。

主持人续续:一般人都把它给划掉了,不去做肛门检查。

姚宏伟:对,但是作为一个外科医生,这些平时都是我们来查的,恰恰是最简单、最易行的一种办法,因为也不用你去留大便,也不用你把大便拿来做化验。医生给你用手指,外科医生戴一个手套,用手指伸进来,我们叫触诊。肠道是一个管状的,我们摸一下。但是医生的手指长度是有限的,我的手指大约八公分左右,我只能摸到八公分。但是我说了,越往下发生癌症的率越高。即便在直肠里边也是靠下的部位发生的概率是高的。所以医生是能够帮你查到最容易发生癌变部位的大肠。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个动作的检查还是很重要的。

姚宏伟:对,将来在体检上应该划勾的,应该请医生给你查一下。尽管我们可能只有五分钟到十分钟的不适感,但是能够给你降低风险,降低隐患。

主持人续续:我一开始一直以为这个检查的话,只是检查叫痔疮这个疾病,原来它还能做一些早期癌症筛查的作用?

姚宏伟:对,它主要的作用是作为早期癌症的筛选。

主持人续续:我一直以为它只是检查那个痔疮。我觉得体检很多流程上都是非常科学的,我们最好不要做单独的喜好性的判断。

姚宏伟:所以在这给大家纠正两个误区,第一个便血不都是痔疮,第二个,做这种肛门的检查,不是为了查痔疮,主要是为了查癌症,查直肠癌

主持人续续:其实痔疮的这个小病的困扰对于癌症筛查来讲,它的疾病的一些表现还是有点像的,所以可能会掩盖了这个疾病的一些情况。

姚宏伟:对,另外我再给大家提供一点信息,痔疮的表现跟直肠癌有不一样的地方。有什么不一样呢?因为痔疮更靠近肛门,痔疮是肛门的一个疾病,它的血会相对更鲜一些。而直肠是在肛门的里边,出血之后会先在直肠里存一段时间,只有你排便的时候才会出来。存一段时间这些血就会发生一些变化,它有些会被分解,有些会被吸收。一般来讲,它不会是那种纯的鲜血,当然个别也有,刚刚出血会有,刚刚出血就排便了,也是鲜血。出现的血迹比较暗或者跟大便混在一起的话,往往不是痔疮。

主持人续续:痔疮的血都在表面上。

姚宏伟:对,它在表面,它离肛门很近,有的时候还没有排便就出来了。假如如果在盲肠这,出了血,会伴着大便走全程,肯定会混在一起。所以大便检测会是暗红色甚至是黑色的,所以它不会是鲜血的。

主持人续续:这两个出血不同,我其实之前就知道,但是我总记不住到底是痔疮的血比较新鲜,还是癌症的血比较新鲜,这次您给我讲了这个原理,我就明白了。一个还要经过很长的路要走,一个是直接就排出来了,所以两个有明显的区别。

姚宏伟:对,我想这个应该是最容易普及的一些癌症的检查的知识。大家掌握起来没有任何困难,不需要很深的科学道里去理解。

主持人续续:我们也知道肿瘤的治疗,就是手术为主,放化疗为为辅,再结合一些先进的治疗手段,您觉得这些年结直肠癌,您觉得发展得比较快的一些治疗方法是什么?可以给我们讲讲最新的理念。

姚宏伟:没有问题,这块也是我比较擅长的,我是比较专业的结直肠癌外科医生,主业就是做这个。大致刚才主持人说到了,我们大约分四块,第一块就是手术,第二块就是化疗,第三块是放疗,第四块就是先进的手段,尤其以这种我们叫基因治疗、靶向治疗,这些都是针对某个基因做的比较精准的治疗。我们一个一个说,但是时间不会很长。 首先手术,现在我们完全是进入了叫微创外科时代。比如说任何一个部位的肠癌,现在手术90%的手术都是通过打孔来做的,在肚皮上打几个孔就可以把它切掉,再开一个小口,把它取出来。甚至有的手术可以不开口,这个很奇怪,不开口怎么把肿瘤取出来呢?打个比方,比如这是直肠癌,在腹部上打几个孔把它切掉。通过肛门,因为肛门是一个很自然的一个通道,它可以排大便,也可以通过这把肿瘤拿出来。这样肚皮上就有几个很小的孔,就跟筷子那么大的小眼。这样的话,恢复好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甚至有的手术都可以通过肛门,把器械放进去,把它切出来,再把肠子接上去,整个肚皮上没有任何的痕迹。这种我们称之为叫做自然通道手术。用肛门是一个很自然的通道,你在肚皮上打孔,它不是自然的,这是我们目前的一些进展。 现在我们在叫做国家消化疾病研究中心有医院,我们的90%的肠癌手术都是这么做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通过肛门来做的?

姚宏伟:不是,是通过这种微创。这里面有10%是通过肛门来做。因为直肠癌是可以这么做的,完全可以考虑到癌症的这种完整切除,还考虑到患者朋友要求美观,要求微创,要求没有疤痕的这种需求,因为科技确实带发展。

主持人续续:手术的受伤也越来越小。 姚宏伟。所以手术的进展是得益于我们现在工业的这种进步,有各种的先进的这种机器、器械的使用,这是可以的。当然手术在这里面,我们叫以手术为主,刚才主持人说的很正确,以手术为主,其他为辅。包括化疗、放疗,还有一些基因、靶向治疗为辅。化疗大家说这个很恐惧,我能不能行啊,会不会脱发啊,会不会导致我起不来床啊。肠癌的方案,我可以负责任地讲,肠癌的方案是比较温和的,相比其他的癌种,化疗方案是比较温和的。比如说某些癌种,像乳腺癌、肺癌,它会脱发,它的方案一样会脱发。肠癌的方案里,脱发的方案非常非常少。当然化疗药都会引起一些恶心、乏力等一些不适,这是不可避免的。化疗我们用老话讲,就是以毒攻毒。化疗学名叫细胞毒性药物,中医讲叫以毒攻毒。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能没有八百,有可能自损两百。医生肯定会评价它的利大于弊,才可以给病人选择某些药物,而且病人又需要这样的。 放疗是属于一种局部治疗,跟手术一样,手术就是切一个瘤子。在肠癌当中放疗仅仅适用于直肠癌。为什么?因为直肠是在人的骨盆当中,骨盆是很窄的一个器官。大家看这个结肠癌在我们腹部,腹部很宽阔,我们可以切除得范围很大。只要这个肿瘤能够切除,我们可以把它切除范围放大,保证它的安全性。我们来看直肠,下面有一个漏斗一样的一个,这是骨盆。骨盆的话,骨头切了的话,人就散架了。所以需要有的时候切不净的话,需要补一下放疗。放疗它也是一种局部治疗,我们叫烤电。把这个手术切不到的一些癌细胞,通过放疗把它杀死。放疗的副作用整体上把化疗要小,属于一种局部治疗。 第四类刚才主持人讲到的前沿科技,我们叫基因治疗或者靶向治疗,它是选择肿瘤这些靶点,这个癌细胞上面有一个靶,这个靶呢,我有一种药是只针对这个靶的,别的细胞没有,好细胞没有,只针对坏细胞。只抓坏人,不抓好人。杀敌一千,自损没有。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当然目前这些方法,第一个,科学还在发展,靶点找得比较少。目前肠癌上有的靶点大约那么一两个,可选择的药物就那么一两种。而且价格不菲,还不在医保范围内。医生会根据病人的经济情况,是否需要,做一个综合判断。

主持人续续:其实您刚才讲的,我觉得可能手术跟化疗用得会更多一点。

姚宏伟:这是两种基本的治疗。

主持人续续:在结直肠癌这个领域。由于时间关系,姚主任今天的采访进行到最后,最后我希望您再总结一下我们的采访内容,再给我们网友朋友几句建议和意见。

姚宏伟:好的,我想首先是正能量,大肠癌可预防、可筛查、可控。效果是在整个消化道当中是最好的一个。第二个,我想大家的误区要纠正,便血不都是正常的,做肛门检查不是为了查痔疮。第三,我想我们应该提高这种防病治病的意识。尽管我们的社会发展得程度比较高,工作节奏比较快,我们还是应该关注自己的健康。尤其是我们肠道很容易被我们观察到的。我打一个比方,说胰腺怎么观察,不好观察,完全是靠我们的医务人员。但是肠道,通过饮食调节,通过粪便的观察,是能够发现端倪的。从粪便当中发现一些小问题,但是可能会为你解决大问题。

主持人续续:再次感谢姚主任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