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银屑病俗称牛皮癣,是大众非常恐惧的一种疾病,但是在医生眼里,银屑病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是大众给它背负的误区太多了。10月29日是世界银屑病日,那今天我们特别邀请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皮肤科的主任医师庞晓文教授来跟大家讲解银屑病的相关知识及治疗方法。

嘉宾介绍

庞晓文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

擅长疾病:银屑病、自身免疫性大疱性皮肤病、结缔组织病、变态反应性疾病及性病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银屑病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

    answer

    庞晓文: 银屑病是一个免疫相关的疾病,首先它是一个慢性病,反复发作,跟基因遗传、免疫都相关,这个病主要累及的是皮肤,主要表现是在皮肤上出现非常清楚的红斑,大量脱屑,伴有瘙痒症状。但是目前认为银屑病并不是单纯累及皮肤的一个疾病,它还可以合并有其他系统性的疾病,比如说肥胖,还常常合并心血管疾病、累及精神神经系统,比如高血压、冠心病、抑郁等。
  • Question

    银屑病有哪些治疗的方法?

    answer

    庞晓文: 银屑病的治疗分为系统用药,即我们所说的口服、肌肉注射和静脉;还有局部的外用药、物理疗法,包括药浴治疗、光疗、紫外线等。还有大家比较关注的生物制剂,疗效比较肯定,能把患者很快地从很痛苦的泥沼里拉出来,而且毒副作用相对比较小、比较轻,对身体伤害方面要好得多。
  • Question

    根据治疗的目的,治疗的原则是什么?

    answer

    庞晓文: 首先是正规,偏方可能只对一部分人有效,对于绝大部分人可能就是没效,甚至会有毒副作用;第二点是安全,在治疗上绝对不要急功近利,一时把皮损压下去了,并不解决今后的问题,一定要有效和安全兼顾;第三是个体化治疗,每一个患者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而且就一个患者来说,每一个时期多少有不一样的情况,所以要积极配合医生进行个体化治疗。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23期:对歧视说“不”! 正确科学的认识银屑病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银屑病俗称牛皮癣,是大众非常恐惧的一种疾病,但是在医生眼里,银屑病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是大众给它背负的误区太多了。10月29日是世界银屑病日,那今天我们特别邀请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皮肤科的主任医师庞晓文教授来跟大家讲解银屑病的相关知识及治疗方法。庞主任,您好,欢迎来到名医堂节目。

庞晓文:腾讯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庞主任,我们首先想问您银屑病到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

庞晓文:首先银屑病是一个慢性病,反复发作,跟基因遗传、跟免疫都相关,这个病主要累及皮肤,主要表现是在皮肤上出现境界清楚的红斑,大量脱屑,可以伴有瘙痒症状,目前认为银屑病并不是单纯累及皮肤的一个疾病。

主持人续续:它不只是单纯的皮肤病是吗?

庞晓文:对。它主要累及皮肤,但是它还可以合并有其他系统性的疾病,比如说肥胖,银屑病患者肥胖的发生率是非常高的,涉及到脂代谢紊乱、糖代谢紊乱、高尿酸血症等代谢紊乱,还常常合并心血管疾病,比如说高血压、冠心病等;另外就是累及精神神经系统,比如说抑郁、比如说其它精神性疾患;另外还合并一些肿瘤的情况。所以现在看起来银屑病并不仅仅是一个皮肤疾患,它实际上是可以累及多个系统的疾患。 我们知道如果一种疾病的患病率特别低,对人类的危害可能还不是那么大,但是为什么我们越来越重视银屑病?就是因为银屑病的患病率不低,而且还在不断升高。在世界范围内,比如说在欧洲,患病率为1-2%,100个人里有多少人患病?就是2个。

主持人续续:100个人就有 2个人得银屑病?那么这个比例非常高?

庞晓文:对,比例是比较高的。当然患病情况与人种、地域和生活习惯都有关系,在我们中国银屑病的发病情况相比欧洲调查的情况数值要小一些。

主持人续续:比白种人要低的发病率?

庞晓文:对, 1984年,我国进行了一项全国银屑病流行病学调查,平均的患病情况在中国是千分之一左右,这是1984年流调的结果。到了2008年,又做了一个小范围的流调数据,显示银屑病的患病率已经增加到0.47%,从1984年的0.123%到了2008年的0.47%。

主持人续续:就是增加了三倍?

庞晓文:对,它一直在不停地增长,原因是什么?很多患者或者朋友都会问“银屑病到底是怎么得的?为什么会得银屑病?”到目前为止,银屑病并没有一个所谓的“根治”的方法,主要问题还是在于银屑病的发病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它涉及的环节非常多,它并不是单一的一个病因引起的,也并不是一个环节出问题,它涉及到人体的很多环节,有内因,也有外因。关于内因,现在已经认为它跟基因、体质确实有一定的关系。为什么我们经常说紧张、焦虑会诱发银屑病?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紧张都会有银屑病对吧?

主持人续续:对,每天都会紧张。

庞晓文:为什么他紧张了就没得银屑病?为什么我一紧张了就得银屑病了?这还是和人的体质有关系,和基因的一些缺陷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这个病遗传吗?

庞晓文:对了,这也是患者经常问的问题。我们说虽然银屑病的发病是跟基因背景有一定的关系,但是银屑病缺陷基因并不是一个,而且也并不是带着这个基因就发病。它发病的情况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因为现在我们定义银屑病的遗传病因的时候,我们说银屑病是一个多基因遗传病,我们就叫多因子遗传病,并不遵循常染色体显性、常染色体隐性遗传规律,它是多因子遗传,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它虽然有缺陷基因,这些缺陷基因一般是不发病的,基本上绝大部分人是带着这个基因一辈子不发病的,为什么会发病?就是跟外界的因素有关系了。打个比方说:一桶炸药放在那儿,它是不会随时爆炸的,我们必须有一个导火索,我们要点燃它,它才能爆炸。所以虽然说银屑病有一定的缺陷基因在里头,但是完全可以一辈子不发病,你只要不点它、不去刺激它,它基本上就不会发病。 所以这就提示到银屑病会不会遗传?它的体质可能会遗传,但是发病并不是说你父亲、你母亲有你肯定就有,那不是。我们现在调查的银屑病患者有家族史的情况只有10%-30%左右,就是大部分人的父母都是没有银屑病的,他可能就会觉得我父母没有银屑病,我为什么会得?它是和外界的因素诱导是有关系的。 所以我们说银屑病的发病虽然说有一定的基因的背景,但是它并不是绝对遗传的。所以不要盲目恐惧,说我有银屑病了,我孩子肯定是有银屑病的,那不一定,你孩子完全可以跟正常人一样好好地一辈子不发病,都是可能的。

主持人续续:这个银屑病的发病年龄是集中在哪段时期?

庞晓文:银屑病的发病年龄,绝大部分的银屑病并不是说生下来就有的,所以大家不必恐惧,说孩子一生下来赶快看看有没有银屑病,我们的发病年龄大部分都集中在青壮年,比如说十几岁到三、四十岁岁的这段时间最容易发生。

主持人续续:过了30、40岁是不是就能好了?

庞晓文:也不是,我们也有90多岁发病的,因为外界某些因素刺激到了,它可能就表达出来了,这种情况并不特别少见。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叫银屑病特别文绉绉的,但是说到牛皮癣就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如果身边有牛皮癣患者,大家会不会担心长时间跟他接触会被传染上?

庞晓文:对,这就涉及到患者确实非常容易问的一个问题,就是银屑病到底传染不传染?我举个例子,绝大部分社会上的人没有专业知识的时候,他对于银屑病是非常恐惧的,不仅仅是病人,病人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自己讨厌,浑身掉皮,然后周边人一看他掉皮就都躲得远远的。 我曾经有一个亲身经历,就是我在实习的时候,有一次被派去给病人测血压,在门诊,病人特别多。挤得满满一屋子,结果轮到一个患者了,他是银屑病,一伸胳膊,然后哗啦哗啦开始掉皮,红一块白一块的,等我弄完袖带以后,再一看,原先周边一大堆人围在那,等我弄完袖带以后,屋里除了我和这个病人以外,人全都没了。

主持人续续:只有你跟他了?

庞晓文:只有我跟他了,这个房间里原先挤得满满的,病人一下子全都吓跑了。我一看,怎么这么清净了,没人了。

主持人续续:所以还是让人挺恐惧的?

庞晓文:对,因为银屑病给人的视觉冲击还是比较强的,银屑病是一个慢病,甚至于它的预后可能还比糖尿病要好,大家都知道糖尿病也是慢病,糖尿病的预后就是神经损伤、心血管损伤等,最后他可能截肢、可能是脑卒中,但是一个糖尿病患者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敢于说我是糖尿病患者,但是大部分银屑病的患者一般不愿意将自己的病公之于众。

主持人续续:是的。

庞晓文:我们在临床中也经常会有患者跟我说“大夫,你给我写诊断的时候不要写银屑病,哪怕是写得湿疹、得皮炎都可以,但是一说银屑病,周围人肯定会看不起我”,银屑病患者会有一个比较沉重的心理负担,周边的人对银屑病也会有一些歧视在里头。 我们说银屑病,以前人类认识银屑病的过程也可以看到这么一个情况,人类第一次的相关银屑病的皮肤损害描述最早见于3000年之前《圣经》,《圣经》描述过银屑病的疾病状态,当然当时没有把它说成是银屑病,但是现在一看描述的就是银屑病的疾病状态。《圣经》描述认为银屑病是上帝对人的惩罚,你有罪,所以让你得这种病,甚至于当时把银屑病放到麻风的范畴里,认为银屑病就是麻风,所以是非常受到歧视的,一旦发现你得了这个病,他会把你圈禁起来,不让你上街,不让你跟大家接触。

主持人续续:从3000年前这个疾病就被歧视了。

庞晓文:对,一直到1809年才把银屑病逐渐地从麻风的范畴里剥离出来,认为银屑病并不是麻风,它是一种皮肤的损害,而且是不传染的。

主持人续续:是不传染的是吗?就是跟患者日常的生活接触甚至摸一摸都是没问题的是吗?

庞晓文:没问题。我们曾经有这样的例子,就是夫妻有一方是患了银屑病的,他们夫妻俩过了一辈子,就是配偶,都没有得银屑病,这种情况是常见的。就是说银屑病本身不是一个传染性的疾病,它并不是因为各种微生物的感染导致的,所以大家不用特别恐惧的。我经常在患者就诊的时候,会摸一下患者的皮损,看看他的皮损情况和厚度等,有的时候病人可能都会觉得不好意思,说“我这么脏,你别摸我”,他自己都觉得心里头底气不足,但是实际上我会告诉他“这个银屑病绝对是不传染的”,我怎么摸他、怎么接触他,都绝对不会传染给我的,所以说病人也不必有特别重的思想负担觉得这个病是传染的,我不敢跟你接触。然后病人周边的这些人也没有必要说他得了银屑病了,我离他远一点,一点关系都没有,咱们不必盲目地恐惧。

主持人续续:一般的银屑病的发病部位在哪?

庞晓文:我们说银屑病主要是皮肤的损害,理论上来说,它可以累及皮肤的任何部位。

主持人续续:就是在哪里发病的都有,不是说集中在哪一块发病的是吧?

庞晓文:对,当然我们说银屑病的好发部位,比较好发于身体的伸侧,比如说一条胳膊,尤其是初发的时候,它容易发生在伸侧。

主持人续续:这一面是吗?

庞晓文:对,这一面。曲侧也并不是说不会发生,我刚才说了任何一个部位都可能会发生,就是说好发部位,常常是后背、四肢的伸侧以及头皮这些部位比较好发。

主持人续续:所以一般先长的话就先长在这儿,然后就开始慢慢蔓延了是吗?

庞晓文:对,我们曾经做过一些统计,比如说头皮是最常首发的一个部位,就是首发在头皮上,然后是胳膊肘的伸侧,这也是非常好发的部位。

主持人续续:头皮长了头发不会掉吗?

庞晓文:不会。

主持人续续:它还看不到了?

庞晓文:对,所以有很多病人就是头皮里头有一点,而且被头发遮盖了,他也没必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别人也看不见,他只要通过生活中的一些调理,这些皮损还是能治愈的,我们银屑病的皮损是完全可以治愈的,除非一些非常严重的情况需要我们积极去治疗,轻度的银屑病是完全可以通过自身的自我调整,我们叫它行为方式的调整,完全是可以自然消退的。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长得比较轻的一些人就可以自己慢慢变好,不一定非得要用药物去做治疗是吗?

庞晓文:没错。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不是所有的得了这个病的,以后都必然蔓延到全身?

庞晓文:并不是。

主持人续续:不是是吗?我一直认为是长了以后就没治了,然后就长得全身都是。

庞晓文:不会,也有病人经常有这样的疑问,说我的银屑病已经得了二十年了、十年了,是不是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重?并不是,我们曾经做过一些调查和临床研究,实际上银屑病的严重程度,即皮损分布的严重程度跟他的病程是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续续:没有关系的?

庞晓文:对,实际上银屑病皮损的严重程度跟什么有关系?是跟他自身的状态,就是神经、内分泌和免疫当时所处的状态有关系。他状态好的情况下,银屑病是能消的。状态不好,他就开始轰轰烈烈地起,就是皮损的严重程度越严重,他的身心状态紊乱得越明显。

主持人续续:除了我们能看到掉皮以外,您刚才讲的,他自己本身还会疼或者痒吗?

庞晓文:是这样的,我们也曾经在临床中做过观察,发现银屑病最常见的自觉症状就是瘙痒,我们曾经调查过,80%到90%的患者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瘙痒。您看银屑病的英文名词叫psoriasis,这个词根实际上就来自于拉丁语的瘙痒,所以说银屑病的自觉症状主要是瘙痒,如果他继发一些湿疹皮炎改变、继发感染的情况也会出现疼痛,但基本上疼痛不是他的特征的自觉症状,瘙痒还是比较明显、容易出现的。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说除了皮肤上有一些表现以外,还有一些合并症特别容易发生,您刚才还讲了抑郁这个情况,这些都是怎么样产生的?

庞晓文:先说抑郁的问题,国内的一些其他的学者曾经做过一些心理调查,提出了一些问题。总结出来以后,发现银屑病患者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些心理上的问题,90%的患者可能对治疗出现失去信心,,我们认为银屑病是一个反复发作的慢性疾病,他好了又犯,所以90%的患者治来治去,治到后来,他可能就会失去信心,破罐子破摔,有很无奈、很沮丧的心情,50%的患者可以出现抑郁,也就是一半的病人都会出现抑郁这个症状的。

主持人续续: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

庞晓文:对,然后10%的病人甚至于有自杀的心态,曾经闪过要自杀的念头,所以银屑病患者他的心理疾患是比其他的慢病更要严重一些的。

主持人续续:因为全都长在面上了。

庞晓文: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就是银屑病主要累及皮肤,在皮肤上肉眼可见的这么大的、这么明显的,又红又掉皮,这会给人的视觉造成一个不良的冲击,导致大家都会对这个疾病产生一种恐惧心理,所以说对于患者本人,他会有自卑心理,你看我身上长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周边的人嫌弃。即使有很多人知道银屑病不传染了,他可能还是会嫌弃,脏不拉叽的,还成天掉皮。甚至有银屑病患者常常会自我嫌弃,他自闭,患者就经常说“我自己看着自己都腻歪,所以我不愿意去交往,我自卑了,我天天就愿意闷在家里,我也不愿意去游泳,只要是脱了衣服的场合我都不愿意去,然后我一伸手,我手上也有的话,我跟人家握手我都不愿意,因为我怕人家嫌弃我”,所以说银屑病的患者会有非常沉重的心理负担,所以合并抑郁症的情况特别多。 刚才说了银屑病主要是累及皮肤,但是实际上还有一些合并症的情况,合并症非常多。比如说自然人群里,也会有一些糖尿病、高血压、高脂血症、高尿酸血症等等情况,但是在银屑病这个人群里,这些疾患的发生率要比自然人群高得多。也就说呢,曾经在国内外都做过相关的调查,发现银屑病跟很多疾病是相关的,相关系数非常高。比如说银屑病伴发高脂血症、高尿酸血症、痛风、糖尿病、糖耐量异常、冠心病、脑卒中或者是其他的一些精神肿瘤的情况,它都具有一定的、非常高的相关性。

主持人续续:就是提示他,你的免疫力很差了,所以也会得其他的疾病?

庞晓文:这就涉及到另一个误区的问题。很多病人会跟我说“大夫,我得了银屑病了,我免疫力很低,你给我增强点免疫吧”,我们临床中有很多病人经常会跟我提这样的要求,所以在这里,我也给大家把这个误解澄清一下。 我们刚才说银屑病的发病是和免疫相关的,免疫系统在银屑病的发病中起到一定的作用,它的作用在于哪?银屑病的免疫功能并不是低下的,而是紊乱。

主持人续续:低下和紊乱是两个概念?

庞晓文:对,两个概念。紊乱是什么概念?就是该低的高了,该高的低了,我们说得通俗一点,银屑病的免疫是免疫功能失调,然后局限性的免疫亢进,是亢进的问题,并不是免疫功能低下的问题,不要盲目地使用免疫增强剂,银屑病的免疫过程是非常非常复杂的,它涉及的并不是一个环节,也并不是某一个细胞、某一个因子出现问题,是整个的免疫功能呈紊乱的状态。这样的紊乱状态会导致某些细胞因子或者是某些免疫的相关细胞过度地增生。

主持人续续:过度兴奋地增长了是吧?

庞晓文:对了,就是功能亢进了,不应该亢进的亢进了。所以这样的情况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就是皮肤上的血管有问题,这些因子会刺激血管增生,血管的扩张、渗出,然后血管出问题了以后,皮肤表面的表皮细胞在这些因子的不断刺激下它长得特别快。正常人一个表皮细胞一个新陈代谢的周期是28天左右,相当于一个月新陈代谢一个周期,但是银屑病不是,在这些因子的刺激下,银屑病的一个表皮细胞的一个新陈代谢的周期非常快,是3天到4天就一个周期。为什么银屑病会有大量的掉皮?这些皮是什么?就是新陈代谢的过多的脱落的已经死掉的细胞,所以说银屑病的免疫是一个失调的状态。它的免疫失调并不是单纯的免疫失调,实际上它的发病是非常复杂的,它实际上是整体失调。人体怎么样维持一个健康的状态?我们是一个健康人,这个健康人是什么概念?是你的整体调节是正常的,人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机器,这个机器是健康的,他是正常运转的,你得病了,肯定是有哪一个部门有问题了、哪一个零件出问题了,出问题以后,它的运转就会不正常,那么就会出现所谓的疾病的状态。银屑病的发病实际上也是一个整体调节出现紊乱的一个问题,我们非常明显地在皮肤上看到了,皮肤上看不到的比如说糖代谢也有问题,也是一个整体调节紊乱的问题,糖尿病现在也是一个行为方式疾病,高血压也是一个调节异常出现的问题,高尿酸血症、痛风、肥胖等这些全都是整体调节,涉及到神经、内分泌和免疫功能整体失调。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种病最难治了,疑难杂症。

庞晓文:对了。

主持人续续:如果说就这一块有问题,我们把这一块的问题解决了就可以了,全身性的疾病真的很难治。

庞晓文:对。

主持人续续:其实在采访您之前,我也看了很多关于这些疾病的知识,图片打开真的是触目惊心,我记得之前有人跟我说做外科手术很可怕,说外科手术的医生心理很强大,后来有人说“不对,是皮肤科的医生心理最强大”,所以我觉得对您也是一种考验。但是长得是什么样的疾病的样子都有,轻一点的觉得还能过得去,有的真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红,太可怕了。

庞晓文:是,银屑病也有分很多型。

主持人续续:就是他外边的表现也是分很多型的是吧?

庞晓文:对,所以银屑病可以非常轻,我们刚才说的头皮上有一点,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也可以特别重,就是体无完肤,全身都红了,都掉皮,我们叫做红皮病,还可以全身起脓疱,发高烧,全身的状态都非常不好,我们叫它泛发脓疱型。还可以累及关节,关节有损害就是关节病型。银屑病分为寻常型、红皮病型、脓疱型、关节病型。

主持人续续:就是在它的外在表现上要分这几种类型?

庞晓文:对。

主持人续续:现在银屑病这个病,能不能治?

庞晓文:银屑病从发现一直到现在也这么多年了,所以人类一直在跟银屑病作斗争。

主持人续续:而且我们知道网络上一些虚假的宣传以及电线杆上贴的很多是关于治牛皮癣的疾病,是不是说明它真的太难治了?

庞晓文:我们刚才说银屑病的发病原因和发病机制是非常复杂的,就像一个大拼图一样,医学界的很多人也在努力去揭示银屑病发病的原因和机制,到目前为止,说实话这个大拼图并没有完全拼上,今天他拼一点,明天他拼一点,我们希望最后一点一点地能把它拼出来,但是到目前为止,离拼出来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 所以说银屑病的病因和发病机制非常复杂,它并不是一个病因,某一个环节出问题,它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环节,这就决定了它的治疗也是非常复杂的。 任何两个病人就连双生子,照理说,同卵双生都得银屑病了,治疗方法是不是一样呢?我曾经治过这么一对双胞胎,同卵双生的,都得银屑病了,两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兄弟俩一直都在我这儿治,我给弟弟的治疗方案和给哥哥的治疗方案就是不一样的,所以他对治疗的反应也存在一些差异。

主持人续续:要个性化治疗?

庞晓文:对,这就涉及到我们一定要评估,然后进行个体化的治疗。这么多年人类总结出来的治疗银屑病的方法非常多,我们说方法和各种药物层出不穷,有几百种、上千种千奇百怪的治疗方法、药物都有,但是于我们来说,治疗银屑病就涉及到我们掌握的一个原则,我们治疗银屑病一定要有一个原则:第一、要有效地、迅速地、控制银屑病的病情,不让它进展,减轻患者的症状。第二、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第三、尽量地减少和预防银屑病的复发,它的主要问题在于复发的问题。 根据治疗的目的,我们的原则是什么?首先是正规,我们治疗银屑病,浩如烟海的治疗方法和药物,哪个是可用的?哪个是不可用的?我们一定要正规。什么叫正规?正规就是经过绝大部分人的验证认为它是安全和有效的,这就叫正规。大家喜欢找偏方、找秘方,偏方偏方,它都是偏的,可能只对一部分人有效,对于绝大部分人可能就是没效的,甚至会有非常严重的毒副作用,这个东西是不可取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正规。另外第二点,在有效的同时是安全的。你不能光追求疗效,皮损临时下去了就是好方法,?并不是。我们说有停药以后反复的问题,我们不能急功近利,在治疗上绝对不允许急功近利,不要看它一时的皮损的消退,我们要为患者以后着想,患者自己也要有这样的意识。今后你怎么办?现在你把皮损压下去了,并不解决今后的问题,所以我们一定要有效和安全兼顾。第三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个体化治疗。也就是说每一个患者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而且就一个患者来说,他每一个时期的治疗也是不一样的,他年轻的时候的治疗方案当时是有效的,现在50多岁又复发了,复发的时候他再去找20岁发生的治疗方法再去治往往是没效果的。

主持人续续:根据这次的发病情况是吗?

庞晓文:对,一定是根据当时的病人的情况来进行个体化的治疗,我们首先要评估患者的病情的严重程度,就是皮损累及的范围,皮损目前是在进展期、静止期还是在消退期,皮损的分型、分期、皮损受累的面积以及身体的整体状态,他其他系统有没有损害?是不是合并有高血压、有糖尿病、有高脂血症、有脂肪肝等?有没有关节的损伤?这些问题我们都要考虑到。我们在给患者制订治疗方案的时候,一定要根据患者的整体状态进行评估,并不是光看一眼就完了的。评估好了以后,我们来评估他是轻度的、中度的还是重度的,他有没有合并症?身体的整体状态能耐受到我什么样的治疗?他是不是能耐受我的治疗?我们都说“是药三分毒”,很多药物都是在发挥治疗作用的同时会有一些毒副作用,我们怎么样能把毒副作用控制在最低,让疗效达到最高,这都需要我们利用医学专业知识去分析和判断,所以患者尽量不要盲目自己乱治。

主持人续续:我一直以为牛皮癣就是皮肤病,然后抹一点药控制住了,但是听您说起来,除了外用的药,还要有口服药以及其他的一些药物联合治疗是吗?

庞晓文:对,目前来说可以把这么多的银屑病的治疗方法和药物大致划分一下,银屑病的治疗分为系统用药,即我们所说的口服、肌肉注射和静脉;还有就是外用药,即局部外用的外用药;还有物理疗法,包括药浴治疗、光疗、紫外线治疗或者分子激光等这些治疗;其他的还有一般的心理治疗,刚才我们说了银屑病患者的心理状态是非常不好的,如果把患者心理状态改善,改善心态对我们的治疗效果会有非常显著的影响。

主持人续续:就是说他积极了、开心了,这个效果明显就会变好是吗?

庞晓文:对,我们说心态的力量还是比较重要的,我们临床中,医生都会有体会。为什么这个医生用了以后效果不好,同样的药另一个医生用了以后效果就好了呢?这跟患者的心态、心理配合程度、接受医生的程度是非常有关系的。所以心理治疗实际上对于银屑病来说也是要贯穿在治疗的整个过程里的,这样对于药物的效果就会达到不可估量的效果。

主持人续续:庞主任,我觉得治疗银屑病还是需要有方方面面的专家来联合治疗是吗?皮肤科的专家是只能看一方面吗?还是我们会做一个联合门诊?

庞晓文:因为现在世界的趋势是专科化,实际上我觉得分得太专科了、太专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为什么?人体是一个整体,并不是独立为政的。最后弄得分科太细了以后,就是大家都各自为政,自己管自己。比如说银屑病经常合并高血压,我们现在发现有很多问题,心内科大夫可能就负责高血压的问题,我们银屑病皮肤的大夫就负责皮损的问题,都是从各自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就像盲人摸象似的,这个人摸了大腿,这个人摸了鼻子,我觉得大象就是鼻子,他觉得大象就是大腿,这都是片面的。对于医生来说,一定要有一个全面的整体观,我既要考虑他有皮损,我还要考虑他有其他的问题。 举一个病人的例子,这个病人合并高血压和银屑病,因为发现他的银屑病非常难好,皮肤病的大夫给他治疗银屑病治了半天,对什么药物的效果都不好,而且好不容易控制一点,一下又反复了。为什么?后来仔细询问发现这个患者有高血压,他高血压以后心率也快,他还有抑郁,他又有抑郁症、又有高血压、又有银屑病,这样的状态我仔细再一问他,吃着抗抑郁药、降心率药、降压药,然后还吃着银屑病的药,我给他仔细地分析了一下吃的药,有十几个药。这么多药互相之间都是有影响的,比如说他吃的降压药、降心率药,降心率药是心得安,一种β受体阻滞剂。这个药对银屑病就有加重的作用,他一直在吃。然后还吃了降压药,降压药用的是卡托普利,卡托普利又能加重银屑病。然后再看他治疗银屑病的药,用的复方甘草酸苷,大家知道复方甘草酸苷有水钠潴留,升高血压的作用。他的治疗就互相打架,你从这个角度上来,我从那个角度上来,用在患者身上以后就造成了互相冲突,然后对他的整个病情,高血压控制不好,银屑病也控制不好,心率也是不行,然后反反复复,患者的心理问题更加严重,情绪更加不好,抑郁症更加发作,所以他的整体状态就非常不好。 所以我一直在想我们能不能站得高看得远一点,有一个整体观,把银屑病在整体上去考虑,这样通过调理心态,正确的行为方式,高血压和银屑病都是能缓解的,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后的方向之一。

主持人续续:我们知道过了这么多年,关于银屑病的治疗方法或者药物上有没有一些比较创新性的进步呢?

庞晓文:我们一开始治疗银屑病就发现芥子气外用是有效的,治疗史已经很长了。还有一两千年前我们就发现光疗对银屑病是很有效的,什么长波紫外线、中波紫外线,中波里边又是宽谱的、窄谱的中波紫外线,不断地在发展。另外药物也是一样,外用的药、口服的药,药物都在不断创新。目前来说比较热点的就是所谓的大家比较关注的生物制剂。我们现在所说的生物技术、生物制剂是指免疫生物制剂,基于我们近五十年来的免疫学和分子生物学的飞速发展,对于各种疾病的发病机理在不断地深入和深化。我们刚才说,就拿银屑病来说,银屑病并不是免疫功能低下。

主持人续续:只是说它紊乱。

庞晓文:它紊乱了,紊乱在什么地方?有一些什么样的东西、细胞或者是因子会参与到这些紊乱的状态里去?现在也都在研究。比如说参与到银屑病里的一些免疫细胞就是T淋巴细胞。另外,细胞因子包括白介素——白介素1、6、白介素17,以及干扰素、肿瘤坏死因子α。这些因子就是参与到银屑病的发病之中的,在银屑病的发病环节里边的水平是增加的。

主持人续续:这种生物制剂用上以后就能调节,把高的调节低了,就是有选择性的?

庞晓文:对,所以现在比较时髦的一个说法就是生物制剂就是生物的一个导弹,它叫生物靶向技术,就是专门某一个环节出现的问题去把过高的降低、过低的提高,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主持人续续:明白,原理上我们听起来觉得还是挺不错的,在临床上它的实践效果是怎么样的?还有没有一些副作用?

庞晓文:不要以为生物制剂一点副作用都没有,我们现在说疗效,任何一个药物都是有偏性的,什么意思?就是它会纠正身体的偏性,它本身就是一个偏性的东西,人体为什么会出现疾病?是人体不平衡出现偏性了,所以才用跟它互补的偏性的药物去把它纠正。就是这么一个理念。这就导致任何一个药物都不是四平八稳的,它在发挥治疗作用的同时会有它的毒副作用,就是我们不希望出现的作用,对身体造成伤害的不希望出现的作用就叫毒副作用,也就是说一定要去全面地估量一个药物,生物制剂也是一样。它在发挥治疗作用的同时,仍然是有副作用的。我们要用得好是非常好的,用得不好,滥用它,照样对人体也是有害的。 生物制剂的疗效上来说,它是比较靶向的治疗,所以疗效上是比较肯定的。我们说免疫抑制剂照样也是疗效很肯定的,但是免疫抑制剂全面抑制免疫功能,好的、不好的免疫都受到抑制,所以毒副作用会比较大,生物制剂它目标更明确,并不是全面抑制免疫功能,而是把不好的免疫做一个调整。

主持人续续:就是不去作整个抑制了是不是?

庞晓文:对,所以相对来说它的毒副作用要比免疫抑制剂小得多。 打个比方,我们刚才说肿瘤坏死因子TNF-α,这个因子在银屑病还有其他很多疾病,如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疾病里TNF-α都能发挥作用,所以TNF-α的拮抗的作用在身体的很多疾病里边都能发挥作用。因为我们说这些疾病里,TNF-α水平都是升高的,我们针对TNF-α的抑制剂把它的水平降下来,降下来以后的以上很多疾病都会得到缓解,这是治疗的疗效方面。 同时,临床验证也是非常有效的,各种与TNF-α相关的免疫炎症性疾病都是有效的,比如说类风湿性关节炎、银屑病、强直性脊柱炎、溃疡性结肠炎、虹膜睫状体炎等,这些疾病TNF-α都是发挥作用的,TNF-α抑制剂对于这些疾病全部管用。 但是也有一个问题,就是过度的问题,所以任何药物都是不能过度使用的,适当地把过度升高的这一部分TNF-α拮抗了,但是不能把它完全拮抗。为什么?TNF-α在正常的免疫里头是发挥正常作用的,它维持生命的一些活动。比如说正常的抗感染免疫,TNF-α有抗感染、抗肿瘤的生理作用,如果你过度抗了,肯定也有问题。所以在生物制剂的禁忌症里,有肿瘤的尽量不选择使用,有感染的,你本身就有结核,乙肝、丙肝等病毒性肝炎的,不主张使用。就是这种有感染和肿瘤的危险倾向的人是不主张使用的。

主持人续续:庞主任,刚才听您讲了这么多,我们对于生物制剂药物也有一个全面的认识,我不知道现在这个药物在全国的使用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一些公益活动或者医保来推动这个药物的使用?

庞晓文:生物制剂的疗效是很肯定的,能把患者很快地从很痛苦的泥沼里拉出来,而且毒副作用相对比较小、比较轻,但是目前影响它广泛使用的对于咱们中国人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哪呢?就是它的价格,它的价格还是比较贵的。目前生物制剂用于治疗银屑病,生物制剂一年的花费是五六万到十几万不等,而且在中国的绝大部分地区,它是非医保用药,就是我们说的自费用药,完全靠患者或者是家庭自己去承担。我们知道银屑病的治疗是一个长期的治疗,所以说生物制剂也并不是说用三个月就根治了,那不是。仍然需要一个慢慢减量、逐渐减量并长期维持的治疗。怎么样能够让患者能够承受得起经济的费用?我们现在也在呼吁把生物制剂弄到医保里去,可能现在国家也在研究生物制剂入医保的问题,这是一个方向,就是说入医保的问题。另外,在目前的状态下,没有入医保,病人怎么来应用得起?还有一些基金会来做一些公益和慈善,比如说阿达木单抗现在有一个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它有一个项目是专门针对阿达木单抗的,比如说买5支捐助5支,这样就能把费用降一半下来,这对于患者来说也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主持人续续: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采访进入到最后。希望庞主任再总结一下今天的采访内容,再给银屑病患者一些意见和建议。

庞晓文:银屑病是一个长期的慢性疾病,它可能会困扰患者终生。所以银屑病的治疗永远不是一个药物或者一个治疗方法能够根治的,它的治疗实际上是防重于治。我们知道银屑病是一个复杂的疾病,它的病因非常多,有内因,也有外因,对于基因的治疗,我们现在还远远没有能够达到广泛应用的程度,我们还在研究,在基因不能修复的情况下,我们完全是可以通过外界的环境因素、控制危险因素来达到银屑病的预防作用的。为什么现在世界卫生组织把银屑病归到行为方式疾病?是因为我们可以通过纠正我们的不良行为方式来把银屑病进行控制,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刚才说过银屑病是可以自愈的,对于轻症的患者,你可能不需要用这么强的药物去干预它,通过患者的自我修复能力是完全能够自我修复的。所以说患者:首先第一,不能怕它。我们了解这个疾病了以后要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第二,我们要有方法。光有这个心也不行,我们要有一定的技术和方法,这个技术和方法都是要靠我们医生和患者的共同的配合,共同要付出各自的努力,共同携手来把银屑病控制,我们的明天应该是更美好的。

主持人续续:再次谢谢庞主任,10月29日是世界银屑病日,也请大家关注银屑病患者,对歧视说不。那我们今天的名医堂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