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实录

名家第19期 生命滙——面向精英人士,做全球领先的医疗服务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健康名家》。企业家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当今社会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身上承担的巨大责任的企业家也常常没有时间管理自身的健康,因此他们也是健康问题突发的高危人群,而生命滙就是一个面向企业精英人群提供医疗服务的平台,为企业精英人士的健康带来了希望,今天《健康名家》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的是生命滙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陈力女士,让她来和我们一起谈谈关于她和生命滙的成长之路。陈总,您好,欢迎您来到《健康名家》。

陈力:你好,续续。腾讯的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到腾讯视频《健康名家》和大家分享健康和美丽。

主持人:陈总,我看您的经历,您原来竟然是一位临床医生是吗?

陈力:是。

主持人:一点都不像。

陈力:你心目中的医生应该是长什么样的。很严肃?

主持人:对,没有这么时尚,没有这么女神。

陈力:所以我们一直在做的叫美好医疗。

主持人:因为我们其实也拍很多医生类的节目,知道每一个医生的理想好像都是想建一所医院,所以这个是不是您当时的一个理想和初衷呢?

陈力:其实应该说在医院工作的时候还相对比较年轻,大概是我就大学毕业以后的前十年,所以那时候的唯一的心愿是当好一个好医生,然后尽可能的让我的病人,也就是找我看过病的患者不要再回来,因为我最开始六年是皮肤科医生,皮肤病是有一大概80%左右是特别容易诊断的,但是总是反复回来的,就比如像湿疹,还有像荨麻诊,他是会反复回来找你,所以当时唯一的心愿就是我的患者能够被治好。

到后面的四年我做的是肿瘤。当时的唯一心愿就是他们能够活下去。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开始还没有想那么多,一直到后来,因为自己的年龄,以及各方面的阅历,比如像传统的我们说三甲医院也好,还有我们传统的医院,其实在治病这方面已经做得越来越好了。但是在疾病的预防,衰老的预防,还有持续健康管理这方面,应该是说目前还能够见到的,无论是相应的专业的机构也好,还是从业的专业人员也好,都还很少,所以应该说我们需要服务的内容,先是以自己还有周围人的第一诉求为基础,后来才发现要完成这些诉求,得建一个医院,是有点倒过来的顺序。

主持人:并不是说当时做医生的时候就想建医院,其实当时比较简单,想法比较简单,就把病人看好就好了。

陈力:对,就做一个好医生就好了。

主持人:后来您又去这个国外上学,然后工作。是不是在国外也看到一些这种健康管理的机构,所以也让您对这生命滙的这个定位也有了更清晰的一个概念呢?

陈力:非常对。因为我在英国待了十年,这十年当中首先是一个人在那儿居住,开始是我们是留学生,后来工作,然后慢慢的开始融入了英国的社会,这当中感同身受的一个亲身体会是感慨英国的私人医生和家庭医生的制度,无论是当地的英国人,还是像我们去英国留学或工作的,甚至像是我爸爸妈妈去探亲,哪怕呆个三个月半年左右,只要进入一个社区,就比如说我们选择在一个社区居住下来,第一件事情,大家要做的就是去跟社区的家庭医生报到。

主持人:先跟医生去报到。

陈力:对,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搬家的时候首先转移的是你们全家的健康档案,然后会去另外一个社区,找社区的家庭医生报到,所以整个社会大概有70%左右的疾病是在家庭医生的这个层面上就得到了治疗,只有那些相对比较专科,比较重大的疾病才会转到医院,其实像我们跟我们的私人医生、家庭医生关系是非常密切的,他们会定期的来找你的孩子打疫苗,或者是说比如像是我父母年纪大了,还有我的怀孕期间,他们很多时候会主动上门来给你提供一个持续的医疗服务,所以这也是咱们国家一直在努力做的分级医疗,就是把一些常见病和持续发生的疾病是放到了社区,只是我们国家在这个领域,全社会还需要做更多的努力才能达到。

我们现在合作的一个很棒的家庭医生,他曾经在纽约做家庭医生,也是谭盾、郎朗的家庭医生,每到christmas party的时候这些名人都会送来祝福,用他们的话来讲,就是,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所以,这样的经历对我以往的从医方式有了很大的改变和启发。

主持人:很多的触动。

陈力:对。非常贴心,而且家庭医生对我们非常了解,他会管理你的全生命周期,很多人会因此一辈子没搬过家。

主持人:一直住在那里。

陈力:对,他对你非常了解,对你们家的每位成员的情况、生活状态,还有家族史、遗传病都非常了解,所以这是第一个启发,就是怎么样用一种持续的完整的,还有系统的,对你非常了解的这样的一种医疗服务来在基础层面能够帮助到你全家人的健康,这是当时的一个启发。

第二的话就在英国,我其实做过两份工作,第一份的话是在女王大学,一边是在读研究生,一边在皇家维多利亚医院,从事临床工作将近四年,主要从事与癌症治疗这方面的相关工作。

期间,每天你看到最多的就是癌症的晚期病人,大部分是晚期患者。其实你与他们见面之后,你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再回来,或者说你还能够再见到他们,因此那个感受还有那种压力其实也蛮大的,所以心中想的就是怎么样能够让癌症这件事情能够得到好的控制和管理。

当然我们知道这是全世界的一个难题,但是如何能够减少它的复发率,提高生存率,其实就是一条,我们就要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这个过程当中会给我留下了很多思考,想我将来能做些什么。

在英国的第二份工作是在宝洁公司的医药部,她主要做的是与衰老,还有更年期以及引发的骨质疏松这样的随着年龄增长,尤其是在更年期这个阶段的一些疾病治疗,所以这个过程中我必须要去学习更多与抗衰老及因年龄增长而引发的相关退行性疾病的知识,还要去攻克这种衰老性疾病带来的诸多问题

因为我当时的工作是跟英国的前20名最顶尖的专家做沟通,所以也是逼着我去把这方面的知识学得非常透。

回想一下,就这三段经历中,首先在中国的临床作为一个皮肤科医生,后来到了英国是做癌症治疗方面的工作,第三段是与衰老和尤其是更年期的管理这方面的工作,所以其实这三段经历也让我在这三方面医学领域中学到了相关知识,积累了相关经验,然后把他们贯穿在一起,就产生了生命滙抗衰防癌的定位,其实也是与这段经历密不可分的。

主持人:是有太密切的关系了。

陈力:再加上我自己与全家都很受惠于整个英国的私人医生与家庭医生这样一个持续性的管理系统,所以这也是我们生命滙现在整体健康管理的一个基础。

主持人:所以这是您在英国当时接触到的就是肿瘤,还有抗衰老方面都是这种顶级的专家和顶级的医院资源,对吧?

陈力:对。

主持人:所以其实也特别希望能够把这种顶级的医疗服务能够带到中国,让我们的中国的高端人群能够享受到这样的一个很高品质的医疗服务。

陈力:是这样的,说的非常准确,所以我们生命滙国际抗衰防癌医疗中心,不是一个药厂,我们不参与上游技术的研发,但我们的责任是要到全球去找最好的技术、产品、药物还有医生,然后把它们带到中国,让中国的精英人群不出国门,就能够享受到国际上最先进的癌症预防、衰老预防、持续性健康管理的医疗服务。

主持人:那其实刚才您介绍了您自己的经历,那我觉得不管是在医院工作、在大学工作、在宝洁工作的话,都是在一个很大的一个平台上,如果是说跳出来这个平台自己做一番事业,那其实是另外的一个境界和另外的一个做事方式。是什么样的一个契机,让您能够跳出大平台,自己做事情的?

陈力:我曾经的工作要么是在大型的医院,要么就是像宝洁公司这样的世界500强,它整个的系统也好,历史也好,还有你周围的支持的这些体系也好,其实是非常完善的,像宝洁公司已经有一百八十年的历史,我在英国工作的皇家维多利亚医院也是上百年的历史,在中国也是在三甲医院工作,其实你就不用去考虑这么多,你只需要做好一名医生就好。

那自己来做企业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记得当时有一位企业家说过一句话,你无论在多大的平台上做再高的职位,只要不是创始人,你所面临的责任和压力是完全不一样的,哪怕在一个小一些的公司做一个创始人,后者的压力都会要大很多,因为你什么都要学,什么都得管,从工商注册,环评、产品选择,专家选择等等,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都需要你亲力亲为。

其实当时决定离开宝洁来做这件事情,应该说是一时的冲动,有一个笑话,你可能听过,有一个国王想把女儿嫁给全天下最勇敢的人,于是就把天下的勇士全部召集起来,宣布城墙下面的河中有无数的鳄鱼,哪位勇士能够从河这边游到对面,谁就能够成为我的迎娶我的女儿。

大家虽然很想但却不敢,这时看到突然有一个人跳了下去了,在一群鳄鱼的追逐当中飞快的游到了河的对面,于是成为了他的驸马,当时就有人问他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你能够跳下去,他说,其实我是被人推下去的。

对我来讲其实在走出这一步的时候,首先是看到这是一个非常被需要的领域,因为我当时离开宝洁的时候是40多岁,我很清楚已经不再是20多岁,可以连续上三天的大夜班,然后用清水洗把脸,就可以又回到临床接着干的一种状态。

当你过了40多岁,面临的就是精力、压力,还有睡眠等等各方面的问题,已经不再具有20多岁的活力,还会特别容易长胖。

主持人:我看您没有。

陈力:像我在20多岁的时候,我一顿可以吃一个两个猪蹄,但现在吃一顿火锅要好几天才缓的过来,而且你不会想第二天再去接着吃。

其实这跟整个人的代谢有非常大的关系,同时,也看到我的父母还有我周围的朋友都已经开始进入到这样一种状态,睡不好吃不好,还有各式各样的问题,比如:疼痛、精力、记忆力,还有长胖等等这些问题的出现,甚至我们这一代人,从三、四十岁就开始有慢慢离开的情况,更何况我父母的那一代。

首先我是看到了有这么大的人群,有这样的需求,那他们该怎么办呢?我们都知道去医院看病的困扰,第一你不知道该看哪个科,你会发现当你看这个科的时候,他会建议你去另一个科室,然后你转了一圈下来,并不知道该看哪个科,为什么?因为衰老是一个全身各个器官逐渐衰退的过程,它不只是一个单器官的问题,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现有的医疗体系是没有一个系统的平台来为我们提供综合的抗衰防癌解决方案。所以这是当时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我就想,既然没有,那我们就尝试创办一家抗衰防癌医疗结构,更何况在国外见到这么多好的机构,还有产品和技术,把它引到中国来,以“无知者无畏”的心态,开始了创业之路。

开始后,才发现有很多很多的困难需要去解决,但是这时候已经退不回去了。在我就读第三军医大学的时候,第一份工作是在军区总医院,所以身上有军人的那种绝对不放弃的一种执拗,所以就一直往前走,直到今天。

主持人:咱们生命滙是从2012年创立的是吧?

陈力:是的。

主持人:那您觉得从刚开始创立,到今天是不是在您的这个计划之内呢?很多事情是按部就班的完成,还是有很多超过您想象的发展的空间?

陈力:生命滙的方向从来没有变过,我们可以把2012年的商业计划、运营计划拿出来看,所有的文字上都表明我们要做抗衰老,要做重大疾病的预防,所以方向从没变过,初心也没有变过,只是过程中有很多方法的调整,无论是产品也好,技术也好,专家也好,都在不断的摸索和完善,甚至在试错的过程。

可以说当时的第一年和第二年基本上是摸着石头过河,凭着自己的专业底子,还有周围的这些专家的支持在不断探索,也非常感谢在生命滙成立第一年、第二年以及后来越来越多 的客人把他们的健康托付给了生命滙。

所以为什么能坚持下去,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敢辜负。因为生命滙刚刚成立的时候,国内还很少有这样完全用严肃医疗的态度和资质来做抗衰防癌的这件事情的机构,却有越来越多的客人把他的健康而且是全家的健康托付给我们,所以真的是不敢辜负,当然相继而来的困难是远超出我的想象的。

主持人:远超出您的想象。

陈力:对。

主持人:其实我刚才您觉得您提到这一点特别好,就是用严肃医疗的态度去面对抗衰老和肿瘤的这个防治。我觉得国内一说到抗衰老,大家可能就会想到一些皮肤的护理,很多机构也会打着抗衰老的口号去做一些的治疗,可能都不属于严肃医疗的范围,那您觉得您开的这家抗衰老机构和别人家有什么不一样吗?

陈力:您说的特别对,其实在早几年间,也就是我们刚刚开始做的那几年,很多同行机构做的不仅不属于严肃医疗,甚至都不属于医疗,就比如说大部分人对于衰老的理解只停留在皱纹这些脸上的事情。

其实不能说哪一个器官衰老是更重要的,而是说你只有达到了内外的抗衰,才可能呈现一个年轻的状态。

比如我们外在的皮肤,你用再多的技术也好,护理也好,如果你体内的各项器官不平衡,各项功能是处于一个衰退的状态,你体现出来的气色一定不会好,对吧。

一个人如果状态不好,看他的肤色和眼睛就会知道,他的精力也会反应在脸上,所以衰老绝对不是一个外在的事情,也不仅仅是表面的事情。

第二,其实当时国内更多的还是一些商业机构在做这件事情,其中有大部分机构都没有医疗牌照,也就是说并不是一个医疗机构在做这件事,比如像最著名的那个绿豆汤事件,就是你喝点绿豆汤,就叫抗衰老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所以觉得当时有一种特别大的冲动和动力,就是从专业的角度,能让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什么叫衰老,如何定义衰老,以及你有什么样的方法能够让你活得比年龄更年轻,所以这也是我们生命滙在抗衰老促进会上负责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定义中国国人的衰老数据,什么叫衰老?以及什么样的数据能够呈现国人衰老的趋势。比如说现在我们是从免疫的角度,就你的免疫如何衰老,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心脑血管,骨骼,皮肤,还有内分泌的角度,以及荷尔蒙水平通过不同人的变化趋势和器官体系去衡量定义什么叫衰老,然后再通过哪些技术来预防和延缓,让我们活得比年龄更年轻。

主持人:那其实皮肤这个衰老只是我们抗衰老其中的一个小的部分是吧,您刚才讲了我们其实身体其他的器官也要关注这样一个衰老的情况。

陈力:当然。比如说你的胃肠如果衰老了,你的肠道菌群就会或多或少的出现问题,有益的益生菌太少,不好的细菌太多,就势必会影响到你的消化,势必会影响到你的免疫能力,因为我们80%的免疫是在肠道,所以这样的情况,整个人呈现出来的就不会是好的气色和好的精力的状态。同样如果是我们的免疫衰老,我们身体的健康和疾病当中有90%都跟免疫系统相关,那当免疫比较弱,呈衰老状态的时候就容易生病,就会引起各式各样的重大疾病,包括癌症,癌症其实是一种衰老型的代谢性疾病,是一个慢性病。

主持人:那这一套抗衰老的管理体制,您是从英国直接应用到我们这边吗?还是说也结合了一些我们中国本身的需求特点?

陈力:从开始的时候应该是说不仅是英国,我们在生命滙的初创期,其实每一年我们都会去到全球各个医疗先进的国家,到全球去甄选,其实我上上个月还去看美国和日本类似的机构,今年主要是去美国,以色列和日本。

相对来讲都是医疗发达国家,去看他们是怎么做的,有些什么样好的技术、专家还有产品,我们可以持续地引入中国,不断的去更新。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这个领域,在这些医疗发达国家,无论是研究和应用方面都会更加的前沿和先进,我们首先是把国外的这些好的技术专家和产品引入中国,其实我们知道我国中医也是一个巨大的宝库,怎么样把中医和西医更好的结合起来。

其实国外很多衰老疾病的预防,也会用到自然疗法叫nature medic。

这个自然疗法和中医是有很多的异曲同工的相似之处,比如说它的对于人的健康的评估,注重的是整体的平衡,器官之间的平衡,而不是单器官的的评估,同时,它使用的治疗手段很多时候是用到了一些自然的,从植物提取或从营养的角度来做一个调理,有很多的异曲同工之处,所以我们各地生命滙抗衰防癌医疗中心也有中医诊疗中心。

主持人:西医加中医一起的是不是?

陈力:对,我们有内科、外科、妇科、皮肤科、医疗美容科,其中也包括中医,其中我们就有用到中西医结合的医疗方式。

主持人:那关于肿瘤预防方面,您觉得我们本身有哪些样优势和特色呢?

陈力:其实肿瘤最核心的问题还是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如果我们发现癌症,并且处一期的情况,早期发现的话,差不多80%都能治愈,是像美国和日本这样的医疗发达国家,基本上癌症的治愈率,所谓治愈率就是五年的生存率,基本上可以达到70%以上甚至80%,而中国却只有30%。

就是因为大部分癌症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所以生命滙能做的事就是用尽可能先进的筛查的手段,能够让肿瘤的这个发现和发生,尽可能早,这就关系到了,肿瘤筛查的技术这一块,过去我们都是靠影像学,甚至美国和日本用的是影像学来去寻找这个早期的肿瘤,但是你要知道,哪怕再先进影像学,像是常见的PET-CT,但它绝对不应该应用与筛查阶段,现在已被误导,用在早期筛查,其实以它的辐射量是不应该用在筛查的,因为做一次PET-CT相当于吸了30年的烟。

而且它本身就有致瘤的作用,就有引发癌症的作用,因此它应该应用于已经确诊有很高的癌症的风险的患者上,或是已经确诊患有癌症,在治疗的过程当中用PET-CT来做检测,这才应该是它的定位,所以它是不应该用来做早期筛查,但就算是目前最先进的PET-CT影像学诊断手段,它只能看到差不多两毫米到五毫米这样大的肿瘤,就差不多是芝麻大小。

但是一个肿瘤的整个的发展的过程,平均长达12年左右。从针尖大小或者从一个单细胞发展到一个针尖大小,发展过程大约在八年左右,然后再从针尖长到像芝麻大小,大约也就两年左右。从芝麻大小到绿豆大小,甚至就是我们说蚕豆或者是核桃大小,可能就是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其实它越往后面生产速度越快,但遗憾的是我们一般发现的就是后面几年的阶段,因为这就是影像学的局限,所以前几年大家都要去日本做癌症的早筛,就是因为它的影像学,还有它的读片技术特别的发达,是世界上的尖端技术,去美国也是这个道理,如今生物医疗已经越来越发达了,有很多的生物医学技术是通过血液从人体的蛋白、细胞这个层面去做癌症的早筛,从你的DNA片段,就比如像我们ctDNA甲基化检测,它是测你人体内肿瘤的细胞,我们通过已经凋亡的肿瘤细胞的DNA碎片去检测体内肿瘤的危险的程度和状态,我们每个人身体里面都有癌细胞,这些癌细胞也在不断的凋亡,在凋亡的过程中会产生很多的DNA碎片,所以只要碎片的量,也就是你身体内肿瘤细胞的数量低于你的免疫的防御能力,肿瘤的发生就不会进入真正的临床期。所以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用最先进的手段,和一些生物医疗的手段,尽可能早的去发现癌症。

第二的话就是不断提高我们的免疫能力。其实癌症的发生就是癌细胞的生长速度和我们免疫能力之间的一个抗衡,只要后者大于前者,无论外面的那些坏分子有多少,只要你的国防部队,你的防御能力足够强,就会避免肿瘤的发生,所以除了早发现,第二点就事持续提高免疫能力。

主持人:那所以我们在生物医疗这一方面的检测其实做的努力更多,对吧?

陈力:对,我们不断的在寻找全球最好的技术,不断地在更新。

主持人:那我们生命滙一开始定位在高端医疗,高端医疗就是服务高端人群吗?

陈力:不是的,确实是有一些社会因素和现实因素的存在,让我们的医疗机构能够开始,能够活下来,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再去长大。

现在我们所谓抗衰防癌的这些医疗服务,它其实是没有完全能够进入医保的,相对来讲属于前沿医疗,我们的医保体系目前还只能保障国民最基本的生老病死,也就是重大疾病和救死扶伤的这一块,如果你想活得更好或者更美、更久的话,就会有一些个人的投入,无论是时间还是经济方面,所以最有可能投入的当然是高端人群,这是第一个。

第二呢,其实高端人群的整体健康状态,是不如社会大众的平均水平的,我记得有一个数字,我们的精英人群的平均寿命要比大众少八年。

主持人:也就是说精英人群比一般人群更容易衰老,从而导致平均寿命要比大众少八年。

陈力:对,相对来讲,患重大疾病风险的程度也会更高。

主持人:相当于拿命换钱了是吗?

陈力:因为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经济发展的30年,其中的企业家也好、社会的精英人群也好,在这当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但是这个过程其实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时间的、精力的、健康的,所以应该说他们比很多大众人群更需要健康的保障和支持,所以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但是健康不是属于或者说不止属于高端人群的,生命面前人人平等,所以我们希望从高端开始,逐渐下沉,让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到抗衰防癌这样一个先进的服务,哪怕是大众人群,哪怕他们由于各式各样的原因,来不了北京、上海,或者是有生命滙的地方,又或者是他没有这个预算,但是他只要接受这个理念,在家里或者用自己的方式能够多做一些也比不做好。特别感谢像腾讯这样的媒体能够一起把这个概念传给大家,传给更多的人,所以在这个基础上,一方面希望能跟媒体朋友们,尤其是像《健康名家》这种专门做健康的栏目,能够把抗衰老还有癌症预防的理念传递出去,让大家相信,我们人是可以活一百多岁的。

主持人:就是让人们活得更长更好更美。

陈力:您说的特别对,就是活得更好更久更美,不是那种很衰老的状态活着,每天溜溜弯,不知道该干什么,而是很有品质、很有生命活力的,甚至是很有使命的活着的一种状态。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加入、接受且受益于此,不管是不是生命滙提供的,只要这个概念大家能接受,我觉得就是对的。这也是我们非常想做这件事情很重要的一个初衷。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现在有北京、上海还有博鳌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的生命滙国际抗衰防癌医疗中心,我们的旗舰店本身规模比较大,相对来讲偏高端,各方面的投入、服务状态、服务的环境也很好。但其实我们现在也开始做生命滙的微型店——生命滙Lite,更针对白领、中高端人群,让大家在预算、时间有限的情况下,也能享受到抗衰防癌服务的理念。

同时我们还会上线一个——生命滙Plus,用产品的形式,可以带回家的,比如一些穿戴式设备或者可以在家里治疗的小型治疗仪器,还有口服的保健品、护肤品等,能够在健康领域帮助到你一些,这样一来覆盖的人群就广泛了。我们希望做的其实不仅仅是服务精英人群,同时用不同的方式、产品、理念,让更多的中高端人群能够享受到我们的服务和产品,希望有一天有越来越多像生命滙这样的机构出现,给越来越多的人提供健康的服务。

主持人:其实高端医疗不是指的价格贵,是高品质医疗。

陈力:是的,高品质、服务好,甚至是先进的理念。

主持人:对的。其实我刚见您的时候,觉得您是一个高冷的女神范儿。但刚刚跟您聊了很多,听到您讲到说医保的一些情况,还有我们现在国内的就医情况都觉得特别的落地。

陈力:对,必须要落地,因为不落地的话,事实上你就没有带给客户价值,如果你没有客户价值,不能带给客户价值、创造客户价值的话,那这个医疗中心就没有存在的理由。

主持人:然后就是您在专业的知识方面储备是非常的深,对于国际这种医疗的一个形式,我觉得您也是理解的特别深,所以我的话肯定要先尝试一下您的这个生命汇Plus,先从这一步开始吧。

陈力:非常欢迎。其实生命滙Plus针对的就是像您这样的相对比较年轻,状态也挺好但希望自己更好的,或者希望自己年轻的状态维持久一些的人群。

主持人:先从保养开始哈。

陈力:对。

主持人:那刚才您也讲到说我们的人群定位,还有整个生命滙的一个方向,其实都按照您当初所想的去发展的,那其中经历了一些比较困难的事情,让您比较难忘的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陈力:就特别多了。

主持人:特别多。

陈力:很有意思,就是你在做一个企业的过程,其实一方面你每天特别享受看到它一点一滴的进步,尤其是看到很多的客人能够把他的健康托付给你,真的是不敢辜负。我们有很多客人都是一个人来了,然后把他的伴侣带来,接着把他的父母、孩子带来,一个家庭一个家庭的交给我们的一种感受。当你看到他们指标的变化,尤其是看到他在特别忙、压力特别大的状态之下,还能保持很好的指标、精力的改善,他会告诉你他比原来还忙,但精力更好了,或者睡得更好了,他已经好久没这样睡过觉了,甚至一些一直未能得到解决的疾病,如一些慢性或是跟生活方式有关的一些疾病,你都能够帮他解决,甚至是生出来更健康的宝宝等诸如此类事情的时候,你会感到特别的开心和欣慰。每次看到这些数字时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主持人:我之前跟很多大夫就聊这个事情,什么时候最开心,他说是看到患者好了或者患者跟你分享他怎么怎么样,情况好转了,这是一个医生最兴奋的点。

陈力:是的,所以我们从刚开业的时候到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生命滙的会员,做我们的会员其实并不复杂,就是一年愿意在健康和美丽这件事情上投入大概1万元左右,就可以成为我们的会员了,并不是很难。

主持人:确实挺简单的,那我也可以去生命滙了。

陈力:当然。我们现在开启了健康启动基金,就是让你踏上健康这条路,然后接受这个理念并开始行动起来的过程。

相对来讲,一些年轻的朋友们,其实也不太需要有特别高的投入。随着年龄和健康状态去慢慢增加,这是一个方面;现在每年过节的时候,我们都会收到很多生命滙的会员,从全国各地寄来各式各样的礼物,从大米到榛子。

主持人:又实现落地了。

陈力:真的是会员给我们的,还有水果,大家就是用这样的一种方式给我们的感谢,你就会觉得你做的这一切是特别值得的,这是好的一面。同时,每天还是会面临着很多的问题要去解决,可能有些问题是这个阶段解决不了的。在这种情况下,每天一方面享受成长过程当中的喜悦,另一方面是承受着各种问题的压力,在这样的交织过程中,度过每一天。

主持人:那有没有一些具体的事情呢?

陈力:比如说生命滙所在的每一个地方,都是一个医疗机构,尤其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核心地段,首先要得到医疗牌照的审批就非常非常难,是一个很挑战的过程。

主持人:不光要医疗专业条件上适合,还要有各方面的关系去把这个事情办下来。

陈力:挺有意思的。我们在申请牌照的过程中,其实走的不是一个个关系的路。记得当时北京生命滙,我们去申请的时候,这个领域不能在朝阳区,已经饱和了,因为这里高端医疗很多,不需要了,不能再开了,怕太拥挤。后来我坚持要见一下他们的领导,领导很好,他答应见面后,我就跟他讲到,我们更多做的是疾病的预防、衰老的延缓和持续性的健康管理,也和他讲了我在英国十年感受到的私人医生、家庭医生的这种整个医疗体系的各种好处等等。他说这个挺有意思的。因为卫生局的领导也是一个医生,他说这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但就是一直还没有能够去实现,所以后来就办成了。

主持人:我觉得您的表达,第一,特别真诚;第二,特别有感染力,而且您都拿您自己的事说事,我刚才都被您给感染到了,我觉得那位领导肯定跟我一样,也被您感染到然后被您说服了,所以顺利的开了。

陈力:对。因为他感觉到,在公立医院这种传统的医院,其实现在中国已经和国际越来越接轨了,但在预防医疗这一块还有持续性健康管理这一块,还是非常缺乏专业机构的,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其他机构加入,我从来不觉得同业机构是竞争的关系,我是希望更多的人、更多的机构能够加入到这个领域来,这样全社会都越来越意识到疾病、衰老是可以被预防和管理的,重大疾病也是可以被预防的,都建立起这个理念,其实对全民的健康会有很大的帮助和促动。

主持人:就是大家一起来共同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并不是说您只希望生命滙一家做这个行业是吧?

陈力:是的,所以刚才和您说到的就是第二个面临的各种挑战,其中一个挑战就是,还是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个概念,他可能觉得人60岁退休,70岁养老,80岁就等着要走了,就是这种状态,其实并不是的。

刚才讲到人这种物种,其实是能够活到120岁的,而且整个社会的平均寿命,也是不断在进步的。比如说,1900年的时候,美国的平均寿命才40多岁,还不到50岁,那时候中国,我想也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现在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基本上平均寿命已经到75~78岁,女性会稍微大一些,可以想象比90年代初有了一个大的增长。

主持人:年龄快是两倍了。

陈力:是的。我们身边的这些朋友,可能你会看到越来越多过了90岁的长者们,对吧?甚至百岁老人也越来越多了,比如我父母都是80多岁还挺好的,所以我的努力就是让他们要先活过90岁,然后活过一百岁,这也是我希望践行的一件事情,希望我的父母、公公婆婆,都能够因此受益。 所以我们说,整个社会平均年龄的增长也是医疗技术带来的,对吧?我们的环境更差了、污染更多了,但是我们的寿命在延长,为什么?其实就是医疗技术的发达或者是不断的进步,让我们能够活得更好、活得更久、活得更美,让这件事情成为可能,但是这个过程需要很多的教育。

主持人:还是一片蓝海。

陈力:我记得卫生部曾公布过一个数字,就是大部分人80%的医疗和健康的消费是在生命的最后三个月还是两个月,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数字。我们希望把这个消费能够提前,做好疾病的预防、健康的管理,可以活的更好。

主持人:对,最近不是有一个电影叫《我不是药神》吗?就是您反映的这种情况,人在生命最后的时候,才会尽所有最大的努力去挽回自己的健康,但是在前面却没有意识到健康是那么重要。

陈力: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特别希望像《健康名家》这样的媒体朋友一起来传播这个概念,不要再说买一个几千块钱、上万块钱的包,觉得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儿,但是要花几千块钱去做一个健康的管理或是给自己一些健康的指导,就觉得好贵呀。

主持人:不愿花这份钱。

陈力:是的。

主持人:那生命滙第一家是在北京开的,在上海、广州还有博鳌都有开旗舰店是吧?

陈力:对。 主持人:那刚才您说的生命滙Lite是在哪里有?已经开了吗?

陈力:我们今年会很快开出来第一家Lite,相对来说店的规模会小一些、轻一些,但也是有医疗资质的。

主持人:也是在一线城市开吗?

陈力:会走到二线。

主持人:二线城市。

陈力:对。

主持人:未来的话您有一些什么样的计划吗?可以跟我们大胆谈谈一下。

陈力:因为现在生命滙的几家旗舰店其实都在一线城市,而且我们整个的无论是提供的产品还是服务,以及专家团队的配置都越来越好,也受到了越来越多客人的认可。

我们希望还是坚持到全球去寻找最好的技术产品和专家,然后引入到中国。比如说8月份,我们就会有来自美国、以色列的两拨专家专程过来谈合作,主要在技术方面和治疗方面;在中国的一些合作会去做进一步的推动,这条路会持续的走下去,把最好的医疗技术还有专家带给我们的客人,这是一件事。

与此同时,我觉得健康不是一个跟钱直接相关的一件事,但它还是需要金钱的投入。我们也在做很多探索,包括我这次去美国和日本参观的机构,相对来说针对的是中高端人群,那生命滙Lite这样的一种商业模式,我们大概已经探索了三年多,现在终于可以去落地和出街了。

我们北京的旗舰店是在朝阳区CBD的银泰中心,相对来说比较高端。

主持人:非常高大上的地方。

陈力:我们希望在相对周边的其他一些地区,会有生命滙Lite。

主持人:开到中关村吧。

陈力:西边确实是一直在考虑的一个领域。还有就是比如说一些二线城市,或者我们叫1.5线城市,我们会持续的开店。今年的话我们会在杭州接着开旗舰店,有很多的合作伙伴邀请我们去成都、重庆开店,但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握好这个品质。我们可能会用生命滙Lite的形式去落地,这也是一方面。

第二方面的话,一些朋友可能相对来说他的预算各方面较少,那我们也会持续的去寻找可以在家里使用的一些围绕着抗衰防癌、美丽活力的相关产品,能在家里就迈出第一步,我们会持续地走下去。现在来讲,我们有很多从国外甄选的好产品,比如说现在正在看的一个口服的细胞营养剂,发明人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在美国蛮成功的,现在也要把它引入中国;然后就是一些以色列的仪器,还有日本的一些内外护肤等等的产品,陆陆续续为热爱生命健康、热爱美丽的朋友们找到一种适合他们的产品和服务。

主持人:其实看陈总,您的这种状态,我就觉得特别的好,本身就有气质,还有自信、美丽包括您整个皮肤好的状态,所以也是深受这个行业的福利,我要向您学习。

陈力:谢谢。说起来当时做生命滙这个抗衰防癌医疗中心的时候,最早的一个雏形,实话实说还是一个小我,先把自己照顾好,然后把自己的亲朋好友照顾好。但其实包括我们的投资人都是非常著名的企业家,他们当时的第一思路也是说自己需要这样的照顾,自己的亲朋好友、团队、高管团队都需要这样的照顾,所以刚开始的初心并没有那么宏大,后来在做的过程中发现有这方面需要的人真的挺多的,就觉得这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事情,或者是亲朋好友的事情,其实是希望通过我们的服务、宣传的理念以及产品,能够真正的帮助越来越多的人群,希望在这个领域能为社会做一点小小的贡献,尽一点微薄之力吧。

主持人:我觉得追求美丽和美好的事物是每一个人很人性的方面,看到您这种状态,我觉得特别好,我们之前去过生命滙,整个装修的设计,还有一些摆设的小细节都觉得特别的喜欢,在里面呆着本身就是特别享受的事情,还听说经常会开一些party或者读书会什么的,让大家能够参与到这么美好的环境里,是吗?

陈力:对。因为我们整个的定位叫美好医疗。

主持人:美好医疗,刚才说到这个词了。

陈力:是的,医疗可以很美好。我们说与传统医院最大的不一样,就是美好的医疗,传统的医院更多的是救死扶伤。就像刚才您讲到的,可能今天下午您正好有两个多小时,可能会说我去生命滙坐一坐、喝杯茶,如果是雾霾天还有雾霾茶,然后看一看有什么让我能够很快缓解疲劳的项目,给身体很快的充个电。但您有两小时,不会说我今天正好走到这个医院旁边了,进去坐着喝杯茶、逛一逛,这是最大的一个不一样。我们的会员、服务的客人,更多的不是在一个发病的状态,而是健康或亚健康的状态。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的话,我们给客人提供的是整体的,不是单一而是全身器官系统、持续的管理和服务,和医院里面,比如说我看这个病就这个科,看完后我不会跟这个医院、医生、护士间建立一个长期的联系。而我们的每一个会员,是有私人医生、健康管家、客户经理一起来服务的,很多慢慢成为了朋友。我们也有内科、外科、妇科,还有手术室、医疗美容科、整形科等,更多的想打造成一个去医疗化的很舒服的环境,大家愿意在没有治疗的时候坐下来喝杯茶、聊聊天,我们也会组织一些读书会、艺术鉴赏会、行业交流会等等,更多的是提供一种“以健康会友,与快乐同行”。

主持人:真好。其实说到环境好,我觉得咱们俩用语言都描述不出来,我知道之前,还有一部电影是在那里拍的吧?足以说明环境有多好。

陈力:对。

主持人:说明环境多高大上。

陈力:对,是被一个很著名的电影,选做它的拍摄地。但现在我们就不再接受了。当时是希望给这样一个有国际水平的电影制作团队,同时也是贺岁片提供一个好的取景地,但后来发现对客人服务的干扰太大了。

主持人:一个剧组进来事情太多了。

陈力:因为要涉及到各种布线,对客人的服务会有打扰,生命滙其实是一个很安静、舒服的地方。

主持人:很有禅意的地方。

陈力:对。所以之后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不再做了。

主持人:好了,那今天采访我们也要进行到最后了,也希望陈总您再跟我们的网友朋友们说几句,总结一下我们今天的访谈内容。

陈力:其实我希望更多的网友们,还有各位朋友们能够首先相信,相信生命是一种特别美好的事情,医疗也可以非常的美丽。经过今天的访谈,我特别希望腾讯的网友们能够跟我们一起建立起一个健康的理念、一个相信。

这个相信就是相信我们每个人这份美好的生命其实至少是能够活一百多岁的,这个过程当中,可以是活得非常有品质、有精力、有活力、有美丽的一百多岁。那么如何做到就需要从每一天的每一滴,从我们健康的生活习惯开始,其实我也一样说,知道生活习惯很重要,但有时候我做不到还是会熬夜,还是不得不去吃一些盒饭或是快餐,还是不得不去承担很多的压力,但是没关系,有很多的医疗技术,还有相应的产品能够帮助我们,维护我们的健康和疾病的预防,保持我们的美丽,让我们活得更久、活得更美、活得更好。健康是可以被管理的,而且健康是必须被管理的。

主持人:好,那再次感谢陈力女士做客我们本期《健康名家》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我们下期再见。

执业经历


陈力 生命滙联合创始人、董事长

  中国抗衰老促进会副理事长、曾任宝洁亚太首席美尚科学家、大中华区美尚事业对外事务总经理

  陈力女士在中国第三军医大学完成临床医学学业并成为临床医生。1992年赴英国女王大学从事临床医学研究并获得硕士学位。后在英国Randox工作三年,又于1998年初在英国加入世界500强公司宝洁(P&G)医药事业部。2001年底,陈力受邀至宝洁公司亚太区负责组建技术市场及美尚事业对外事务部,曾任宝洁亚太首席美尚科学家、大中华区美尚事业对外事务总经理,被认作是“宝洁中国的美尚面孔”。2012年,陈力女士离开宝洁,回归医疗行业,在沈国军、杨向阳、以及以沈南鹏为代表的红杉资本等知名企业家及投资机构支持下,创立了包含生命滙、生命滙LITE、生命滙PLUS在内的美力三生科技集团系列品牌。


生命滙企业简介

  生命滙——国际领先的抗衰防癌医疗中心。

  由沈南鹏代表的红杉资本,及沈国军、杨向阳、何巧女等数位关注生命健康产业的知名企业家与海外归来的医学专业人士共同创立。生命滙是中国抗衰老促进会的副理事长单位,拥有首个国务院特批的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资质,在服务中国精英人群的医疗健康领域中享有盛誉。

  全球贵宾服务中心: (+86)4008903339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