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有关数据显示中国脊髓损伤的患者和脊柱裂的患者达到的530万。这些人由于脊髓神经受到损伤,会失去行走、工作和生活的能力。随着科学的进步,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帮助他们吗?今天我们很高兴地请到的是北大医疗康复医院的院长张庆民院长和北大医疗康复医院康复部的副主任葛萌葛老师,来给大家一起讲讲关于脊柱脊髓创伤和修复的话题。

嘉宾介绍

深度问答

  • Question

    NJF是什么?在康复治疗中有哪些作用

    answer

    葛萌: NJF翻译过来就是神经、肌肉、关节三方面问题导致的疾病,帮它来疏通的一个综合方法。人要动起来,首先通过大脑的中枢神经支配肌肉,肌肉力量一收缩,就改变了关节骨性运动的变化,完成目的的同时,它又回馈给中枢神经,人就动起来了。跟这些相关的疾病,比如神经、肌肉或者关节的疾病,都可以通过这个疗法帮助患者康复。
  • Question

    康复的过程会痛苦吗?

    answer

    葛萌: 咱们康复的理念基本达到无痛的治疗,当然疼痛也是在符合他的耐受的情况下,不会说让他特别特别痛苦。多少有一点疼痛,因为在急性期肯定多少有些自身的疾病的痛苦,通过手法治疗能缓解他的疼痛。
  • Question

    除了NJF,还有哪些前沿的康复治疗手段

    answer

    张庆民: 比如高压氧治疗,在高压氧舱内,给病人一个高于标准大气压的纯氧吸入。高压氧治疗有很多好处,第一,这种治疗一般没有什么明显的副作用,第二,它能很好地去和康复医学的措施结合,共同帮助意识障碍的病人或者昏迷的病人促醒。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38期:告别“脊髓损伤” 康复治疗要趁早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有关数据显示中国脊髓损伤的患者和脊柱裂的患者达到的530万。这些人由于脊髓神经受到损伤,会失去行走、工作和生活的能力。随着科学的进步,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帮助他们吗?今天我们很高兴地请到的是北大医疗康复医院的院长张庆民院长和北大医疗康复医院康复部的副主任葛萌葛老师,来给大家一起讲讲关于脊柱脊髓创伤和修复的话题。张院长,您好,欢迎来到《名医堂》节目。

张庆民:主持人您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续续:也欢迎葛主任。

葛萌:您好。

主持人续续:张院长我们说到脊柱脊髓,我觉得大家都不是特别陌生,但是这个脊柱脊髓在什么情况下会容易受到伤害呢?

张庆民:脊柱脊髓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受到外伤的时候,就是创伤的时候容易受损害。还有一种是非创伤性的原因,比如一些脊髓炎、脊髓血管畸形的时候,脊髓功能也会受到损害。外伤情况下,更多的是主要是交通伤,通过砸伤或者坠落伤等等情况下,只要对脊柱脊髓造成冲击,都会造成脊柱脊髓功能的受损。

主持人续续:这个脊柱是不是特别脆弱的一个器官呢?

张庆民:脊柱好像很坚强,其实很脆弱。

主持人续续:我听说这个脊柱个子越高的人,这个脊柱越容易出现问题,是有一些体型什么的一些特点的总结和归纳吗?

张庆民:这方面倒不是说个子高的就容易受到损害。主要这个人的这个脊柱本身骨骼和间盘,包括周围肌肉韧带的它的组织是完整的,完整性很好,一般就不会那么容易受到损害。

主持人续续:所以就是健康的话,正常保护自己的脊柱就是OK的?

张庆民:是。

主持人续续:您接触的患者刚才有两种情况,一种外伤造成的,还有一种是非外伤的,哪一类患者会更多一些?

张庆民:一般来说在中青年的患者中,受外伤造成的脊柱脊髓损伤的比较多一些。但是老年人来说,更多的是一些非外伤因素造成的脊髓损伤多一些。

主持人续续:就是这些退化性的疾病了?

张庆民:对,因为中年人出行比较多,从事高危险的行业比较多,所以他受外伤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两类患者数目还都是挺多的?

张庆民:挺多的。

主持人续续:这个脊柱脊髓如果受到了伤害,对人体有什么影响呢?

张庆民:脊柱脊髓受损害以后,这个损害是比较明显的。顾名思义,脊柱受创伤了,你的运动一定会受影响。不过脊髓受影响,那个损伤就比较严重了,因为脊髓的功能非常重要。如果脊髓受了影响以后,一般会出现人体运动功能的损害、感觉功能的损害,以及括约肌的损害。括约肌的损害主要是指大小便功能的损害。感觉功能的损害一般是深感觉的损害和前感觉的损害。前感觉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的触觉,手轻轻地一摸,没有感觉了,或者感觉不敏感,跟平常不一样了,这是前感觉受损害了。那么深感觉主要是什么,比如位置觉,我们的大拇指是朝上还是朝下,正常人很清楚,但是这样的病人可能就不清楚了。不知道是朝上朝上或者很模糊,这就说明他深感觉受影响了。如果他的膀胱括约肌或者肛门括约肌受影响以后,他的大便小便他的控制协调能力就下降,这样的话他就会出现大小便的功能障碍。当有一些别的功能的障碍,比如植物神经的排汗功能的障碍等等的功能都会出现一系列的障碍,对人的生活影响是比较大。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脊髓里面的神经管的人的这些功能还是特别的多,特别丰富?

张庆民:特别丰富。咱们人体大脑通过脊髓来管四肢、管躯干、管呼吸,是通过脊髓发挥这些作用的。

主持人续续:脊柱是外壳,脊髓是里面粘稠的那种物质是吗?

张庆民:在里面保护着呢。

主持人续续:对,就是包着它,保护它,我们简单理解它就是这样。是不是脊柱外形受到了变化,才会造成脊髓发生病变,那脊柱不发生变化的话,脊髓会不会发生变化?

张庆民:一般来说脊柱的结构发生变形以后,才会压迫里面的脊髓,但是不是绝对的。医学上还有一种无骨折脱位型脊柱脊髓损伤。就是无骨折脱位型,就是骨头本身在影像学上你看不出它有任何的错位,没有任何结构的位置的变化,但是里面的脊髓也受影响了。这里面有几个主要的原因,一种情况下,我们认为是瞬时的这个关节错位,又回去了,在影像学拍照的时候它已经回去了,所以看起来解剖结构是完整的,所以它并没有体现出它有损害。但其实它损害的瞬间回去了,这是一种。 还有一种是牵拉,本身确实没有任何的脊柱脊髓损伤,这样容易发生在小孩子身上,比如跳舞的孩子。我们过伸的时候,那么脊柱本身的伸缩范围大,但脊髓跟不上去,不跟它同步移动,它的活动范围是更有限,所以把脊髓牵拉伤了。这是一种无骨折脱位型脊髓损伤。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也不是完全就是同步的?

张庆民:是的,不是完全同步的。脊柱本身解剖结构没有损害的情况下,也是可以出现脊髓损伤的。

主持人续续:这个怎么能够知道说我是脊髓有一些问题,是通过我的身体有一些改变然后反向推,说我脊髓可能受到了伤害吗?

张庆民:一般临床上主要是这样,一个主要是通过它的症状和体征,这个病人如果脊髓受损害以后,他一定会出现他的感觉、运动、腱发射、大小便的改变。除非是特别轻微的脊髓损伤可能表现不明显,但大多数情况下表现是很明显的。这是一种。 还有一种如果说脊柱结构上和脊髓本身里面有各种的受伤、创伤以后,通过我们的核磁共振一些检查,能够反映出来的。

主持人续续:核磁共振就能查出来?

张庆民:对,包括一些电生理检查,他的神经传导速度等等都会出现改变,也可以有一些客观的依据

主持人续续:脊柱从头到臀部这么长,哪一段是特别脆弱需要我们重点保护的呢?

张庆民:是这样的,脊柱通常我们说容易损伤有几个部位,通常来说,活动范围越大的地方越容易受损伤。

主持人续续:想想,哪活动范围最大,头颈。

张庆民:对,头颈,你看颈椎,我们颈椎活动范围特别大,颈椎就是第一容易受损伤。你看胸椎,大家都知道胸椎有胸廓保护着,这么多肋骨,通过胸椎过来还有一个肋骨,固定在那,胸廓固定在那。所以它就比较稳定。一般这个地方受损伤可能性小。 再往下数,腰椎,腰肯定很灵活,这个地方也容易受损伤。底椎相对来说和骨盆在一块,关节固定在这,就稳一些。活动范围越大的地方,越灵活的地方,越容易受伤。

主持人续续:所以颈椎就是大家老说的我是不是有颈椎病,就是这个。腰椎特别常听的一个腰椎间盘突出。还有哪个病?

葛萌:腰肌劳损什么这些的。

张庆民:腰椎退行性病变。

主持人续续:这个都是您这边要攻克的难题。

张庆民:对,还有颈椎间盘突出,颈椎病,都是这些原因引起的。

葛萌:都是颈部、腰部的疾病。

主持人续续:而且现在像我们这个职业的人,而且还算比较年轻的,颈椎病得的就很多,因为每年我们也要体检,查片子,而且我看到有的同事这个脖子不能动。

张庆民:颈椎领。

主持人续续:这叫颈椎领?

张庆民:对。

主持人续续:他们还故意把电脑放得很高,就这样看。

张庆民:这是预防了。

主持人续续:这是预防的作用?

张庆民:这就是我们康复最大的特色,颈椎病患病是有原因的,像您这种工作性质的,平常就得注意调整姿势,不同的角度用电脑。这就是一种预防措施。平常注意颈肩部肌肉的训练、活动,这样就能预防颈椎病。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说到这个,因为我们传统上可能一说到脊柱脊髓受到损害,这都是特别大的一个病,都要去做手术的,传统的治疗方法是不是手术治疗的方法呢?

张庆民:其实不一定,比如说我们举一个例子,腰椎间盘突出,通常大家认为腰椎间盘突出就一定要做手术,其实不是这样的。大多数腰椎间盘突出可以通过非手术疗法进行治疗的,效果也很好。当然更重要的是预防,提前把我们的腰椎周围的这种肌肉训练好,让它腰椎的稳定性保持得好,只要减缓它的腰间盘退化,这样就能够提前预防腰椎间盘突出。这时候我们康复医学院优势就比较明显了,可以采取很多的办法来训练。

主持人续续:预防这块属于康复医学了?

张庆民:对,康复医学最注重预防医学了,康复也有三级预防。

主持人续续:是吗,这个需要您好好给我们普及一下,我一直认为康复只是做完手术以后,然后配合骨科大夫,让这个患者更好的恢复,有更好的生活质量,是在这方面。那预防这一块也是属于我们康复医生的是不是?

张庆民:对啊,预防医学、康复医学、临床医学,包括保健医学,并行的,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在康复医学里面,本身就特别注重三级预防。比如在一个病人发病之前需要克服哪些因素,让他不发病,这是最好的治疗方法。

主持人续续:您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我们不知道日本对这两个疾病是怎么认识的?

葛萌:在日本那边,康复来说,日本是比咱们国内要领先很多,做得比较早。包括咱们国内的第一家康复医院,中国康复研究中心也是由日方派来师资,帮咱们组建的对于咱们康复的这些很多的方向,在日本他们也是提倡早期的预防,预防跟康复他们是并行的,就像刚才院长说的,他们是并行的,并不是脱轨。因为康复、临床、预防,还有保健,是平行的四门医学。所以相互穿插,我们在这种康复里面当中,要把预防当中的这些理念也要提出来。

主持人续续:也要提出来,要重视是不是?

葛萌:也要重视。

主持人续续:可能我们现在重视的主要还是在临床治疗这方面会比较多一点。

张庆民:是,我们康复医学就希望康复医学要走到临床前面去,比如临床疾病发生之前我进行预防,怎么预防?对于老年人提前可以测定他的平衡功能怎么样,他的动态平衡的能力怎么样,他的静态平衡功能怎么样。通过分析等等的一些客观的方法判断他的哪些肌肉力量需要加强,他的核心肌力,哪些核心肌力需要加强,他的稳定肌需要怎么加强。这些康复医学可以介入很多的措施,提前进行训练,让他不跌倒,让他不摔倒。提前稳定以后,叫他减少退变,提高他的功能,这样他的生活质量就好了。我们老年人最常发生的一脚跌倒了,骨质疏松,骨折。骨质疏松骨折摔倒以后,好多老年人就会出现很多并发症,甚至有的老年人生命保不住,这就很严重。但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提前预防,让你不跌倒或者让你训练你怎么跌倒。通过几次训练以后,大脑就记忆住,这个方向他就不跌倒,这样使他不容易出现骨折,所以这个意义很大。比生了病再去治疗要效果好得多,意义大得多。

葛萌:没错,因为在日本那边80%的老人都是跌倒引起的并发症,比如骨关节的,甚至像刚才说的脊柱脊髓的一些病变都会发生。所以他们把早期的康复引到预防当中去,包括刚才张院长说的我们怎么知道他什么时期会跌倒,那就会通过一系列的数据的分析、统计、评估,得到我们有效的这种数值,帮助他恢复他的身体状况。

张庆民:其实不局限于老年人,比如我们女同志特别容易出现的20来岁髌骨软化,打软腿,上楼费劲。髌骨软化到年龄大了以后,可能就变成骨性关节炎。我们这个时候康复技术介入非常有效果,我们提前让他膝关节周围的肌肉进行训练,把他的稳定肌肉、韧带都练好了,可以促进他的囊的运动,这就是NJF技术特长。提前激活他的关节的关节囊的这种各种肌肉和肌肉的活性,就能够让他的关节在很正常的情况下进行运动,阻止这个疾病的发展。有的人上楼没劲了,通过几次治疗,上楼就明显的改善了,非常有效果。甚至出现什么笑话,要是给他练一个腿肌肉,非常快,一两分钟做完以后,他走路不会走了。做过的腿特别轻松,这个腿没做过,它很重,可能不会走路了,还非得把这个腿给他做了。

主持人续续:得对称了?

张庆民:对称才舒服,很有意思,非常快。

主持人续续:而且效果还是特别好?

张庆民:即时效果。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中国人的观点都是比较能忍耐这个疾病的,有很多这个疾病得是不得不看了才去看,真正是有意识的国人也是比较少的。刚才您讲的这个病,也是拖到不行了才去找您看的吧?

张庆民:其实这是我们做医生的一个重要的责任了,让大家知道有这么好的技术,并不会给病人造成太多的经济负担。大家知道了他才会来做了

主持人续续:而且有人觉得时间上,尤其是年轻人这一看病,一做手术,工作也没法做了,其实担心还挺多的。

张庆民:对,其实这个治疗花不了很长时间,而且我们不但要医生给他治,治疗师给他治,我们的理念是要教会他,给他非常简单的一些辅助的工具,他回家自己可以练。

主持人续续:其实也有预防加治疗的一个作用是不是?

张庆民:是,预防加治疗一定要结合起来

葛萌:同时的同步进行。

主持人续续:我理解一下是不是针对比较轻的这种症状,用我们的康复的一些治疗方法是OK的,到比较重症的话可能还是需要借助一些手术的治疗方法呢?

张庆民:对,有些疾病需要借助手术的治疗方法,比如刚才举例的脊柱创伤,爆裂骨折,骨折了往后脱,脱到椎管里已经对脊髓明显的压迫了,你还是要把压力解决掉,脊髓才有恢复的基础。如果对一些压迫很轻,没有手术适应症的可以不做手术,进行保守治疗,不是绝对的

主持人续续:张院长是骨科大夫,您说这话最权威的,什么情况下做这种保守的康复治疗?什么情况下做这种大的骨外科的手术治疗。我们医院有没有一些比较好的案例展示给我们,比如我们什么情况下做康复治疗,在前期就能取得一个很好的成果,我们就不用做手术治疗了?有没有一些疾病的一些案例?

葛萌:当然了,我准备了三张我们打印的彩图,这个是我们之前有一个患者是年轻的男性,才27岁,但是身高1.9米,个子挺高的。来我们医院查的是腰椎间盘突出,我给他把影像学的片子拿过来了,这个是他在之前的一个影像学的片子。我们可以看到中间这幅图,这个腰椎间盘突出已经压迫到后面的神经根了。他在来之前呢,他已经在咱们北京的专科医院进行了诊断,肯定要做手术。

主持人续续:这个首先中重度吗?

葛萌:中重度了。来的时候他已经是得有人扶着,他自己来的时候步履蹒跚的那种,很年轻,27岁他那样走道,摇摇晃晃,还有人扶着,对他的生活质量肯定有很大的影响。

主持人续续:还是很典型的腰椎间盘突出?

葛萌:对,腰椎间盘突出,刚才院长说的影响他的运动功能了,能力上都有些丧失了。来到咱们医院了,我还问他,你这是该手术了吧?他说没床。那怎么办啊,说这种情况回家自己生活自理方面也有问题。说那先康复一段,先去康复医院缓解一下。来我们医院做了几次的康复的这种手法,刚才说的NJF的手法,突然感觉轻松了,发现他能挺起来走了,不是颤颤巍巍的走了。在我们这做了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以后,我们看第二幅图,可以看到这是中间这个片子,可以看到他明显突出那个,压迫这个症状已经好转很多了,吸收了。我们可以看到一下扩大的这个,这是我们的治疗前跟治疗后。这是治疗了一个月以后,这是治疗之前的,两幅图。

张庆民:这是原来压迫的位置,这是突出的髓核,这个是基本上回去了。

主持人续续:这个接受了多长时间的治疗?

葛萌:一个月,一周的频率是四到五天,一周来四到五次

主持人续续:也不用住院?

葛萌:也不用住院,门诊治疗就可以了。不影响他的正常工作,你想才27岁,他的工作也很频繁。

张庆民:腰椎间盘突出在骨科里面是最常见的疾病,好发在什么年龄段,就好发在20到60岁,尤其是三四十岁的中壮年人特别容易出现腰椎间盘突出。腰椎间盘突出以后,一般突出以后,就容易压迫旁边的神经根,造成病人下肢运动的障碍,不舒服。病人腰也疼,病人很不舒服。大多数情况两种方法,一种是保守治疗,一种是手术治疗。骨科医生有时候碰到这种情况更倾向于手术,把突出间盘给它摘了,解除它对神经根的压迫。但是通过我们的一些保守的治疗,也有很多的病人,包括这个病人就是非常典型的病例,通过这种康复的训练,使得病人的髓核有一部分可以吸收掉,其实有一部分可以进行回纳。腰椎间盘是这样的,髓核,外面是纤维环,纤维环里面有一侧后纵韧带,挡着间盘不出来。一旦出来就容易挤压后面的神经根。如果韧带出现了破损或者纤维环出现破裂,髓核就会出来。出来第一就是压迫着神经根,第二它的一些化学刺激,会起一些反应,它会刺激神经根,也会出现症状。那么这个病例就非常典型,27岁,如果我们通过保守治疗,通过训练能使他恢复,那对他未来的生活、工作都非常有帮助。

主持人续续:刚才我们一直在提到NJF的治疗方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呢?

葛萌:NJF翻译过来就是神经、肌肉、关节三方面问题导致的疾病,帮它来疏通的一个综合的方法。简单来说,咱们人要动起来,首先通过大脑的中枢神经要支配什么呀?支配咱们的肌肉,肌肉收缩有力量了,肌肉力量一收缩,就改变了关节骨性的运动的这种变化,完成你的目的。完成目的的同时,它又回馈给中枢神经,人就动起来了。跟这些相关的疾病,比如神经的、肌肉的或者关节的,都可以通过这个疗法帮助他们康复,来改善他们的基础功能。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涉及到神经、肌肉跟关节这三个方面,具体需要采用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呢?

葛萌:具体的情况下,它适用面特别广,因为刚才说了神经方面的、肌肉方面的、骨骼方面的,我们就针对不同的类型来说。咱们拿腰椎间盘突出来说,人体的脊柱都是有一个生理弯曲的,就是刚才主持人说的咱们做个围脖这个,为什么要做围脖这个呢,其实就是要调整它的曲度。咱们拍出来以后看,叫生理曲线变直。那说明什么?说明你的颈椎的正常曲度已经变值了。正常的人体的曲度是一个S型的,它是有曲度的。咱们看之前的片子的曲度也变直了,腰椎也是有向前突的这么一个曲度。颈椎也是向前突的,胸椎是向后,这么一个S型的过程。这些常识大家应该都知道。 通过这一段训练以后,明显的这个曲度治疗以后,多少回来了一点。

张庆民:生理弯曲正常了。

葛萌:如果说你这个脊柱有这种生理弯曲变形,也会导致一系列的脊柱方面的疾病的一些问题。包括刚才腰椎间盘突出的症状。我们就要手法要把你的脊柱的生理弯曲,以及它周围的这些软组织,共通来恢复它正常的一个体位。因为椎间骨的周围,刚才张院长说了,它是受里边的周围的韧带,包括小的深层的肌肉来保护这个椎体。腰椎为什么这么松呢,因为它不像胸椎边上能保护,它有靠这些小的肌肉维持稳定。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是有特殊的设备还是采用一些什么样的方法,还是就是让大家做操、扎针灸,是不是很痛苦啊这个过程?

葛萌:咱们康复的理念基本达到无痛的治疗,当然疼痛的也是在符合他的耐受的情况下,不会说让他特别特别痛苦。多少有一点疼痛,因为在急性期肯定多少有些自身疾病的痛苦,通过手法治疗能缓解他的疼痛。

主持人续续:你说按摩的手法吗?

葛萌:也不光是按摩,按摩只是最基础的。

张庆民:我们康复的理念我们主张主动训练。

主持人续续:患者自己动?

张庆民:按摩相对来说,我们传统的康复观念,按摩更多是被动,揉得舒服嘛。揉的是舒服,能促进血液循环,也有很多好处,但是本身很难增加你的肌肉本身的肌肉耐力和力量。这是第一。第二,我们主张主动训练,主动训练能调动他的积极性,让他主动把肌肉的力量、耐力训练出来。第二,能够调动病人的主观能动性,同时主动训练也是相对比较安全的训练。我们都知道主动训练,自己训练,其实比较安全的。在我们治疗师专业的指导下它是最安全的,也是效果最好的。

主持人续续:其实每个星期四五次的训练,主要是由我们的治疗师指导这个患者做主动训练来达到的这个效果?

张庆民:是的,对于有些病人比如力量很有限,还不能更早进行训练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些设备支持他,在他肌力还不够的时候,就能帮他进行早期的需要,这样效果就更好。

主持人续续:靠自己主动运动一个月就能达到这种效果,挺神奇的。我以为要扎扎按按,再配合点什么。

葛萌:当然需要治疗师跟患者之间的互动,有时候有互动的情况。

张庆民:康复医学训练最大的好处就是第一它安全,第二它是去缓解病人痛苦。在训练过程中,一般很少或者我们几乎不会去增加病人的痛苦。

主持人续续:NJF是我们自己自创的一个方法,还是从国外引进的一种方法?

葛萌:这个技术本身根源属于中国人,然后自主开发的,只不过是当时中国人向日本那边发展,是一个华裔的一个专家在日本创造发明的。也是迎合了很多的这些康复的一些其他技术,取它们的精华,然后来创造出一个NJF新的这种技术。而且得到了一些基础研究,还有临床研究的证明,因为咱们医学是循证医学,必须有科研数据来展现,否则的话,你说你好那怎么好,你没有体现那肯定是不行的。

主持人续续:腰椎间盘突出可以不用开刀做手术了,有这么好的方法跟技术,自己练一练就能够达到很好的效果?

张庆民:是的,起码对有些腰椎间盘突出是可以通过保守治疗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您讲预防特别重要?

张庆民:是的。

葛萌:其实预防这方面给大家一个小窍门,你想体检之前可以给自己查一个,如果自己是颈椎病或者腰椎间盘突出,它都会有一些刚才张院长说了,会对感觉方面或者对运动方面都有一些障碍。

张庆民:有改变。

葛萌:比如有些手指麻或者脚趾发麻,这没准都是压迫神经的一些症状,可以拍一些核磁。因为核磁才能看到是否压着神经了,这样的话自己对自己有一个筛查。因为我们康复来说,压到神经了是最可怕的。你说单纯的一些疼痛、酸痛这种,其实那都是软组织,骨性的那些变化,咱都采取的这种康复措施还是不用特别担心。

主持人续续:我们平时这种酸痛感是软组织受到伤害了是吗?

葛萌:对。

主持人续续:要手麻、脚麻这个才是真正到了疾病的这个地步?

葛萌:对,就很严重了,因为它有影响了。

张庆民:四肢麻木有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颈椎或者腰椎本身神经根受压造成的,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原因,但是这些原因比较常见的。

主持人续续:除了NJF比较先进的治疗理念以外,我们医院还有什么样的特色治疗方法呢?

张庆民:我们医院其实康复医院治疗总体还是一些综合的,比如我们医院大力开展高压氧治疗。为什么开展高压氧治疗呢?因为高压氧治疗能够结合着我们一些重症的病人,这种治疗结合起来治疗效果就比较好,加上我们的康复性措施。你像高压氧治疗,顾名思义,高压氧,就是比平常标准大气压要高的压力。

主持人续续:就是吸氧是吧?

张庆民:对,在高压氧舱内,给病人一个高于标准大气压的纯氧的吸入,这种治疗方法其实就是高压氧治疗。高压氧治疗有很多好处,第一,他吸氧嘛,这种治疗一般没有什么明显的副作用,这是第一个优势。第二个,它能和很好地去和康复医学的措施,各种措施去结合。比如说电刺激,包括我们康复的措施,都会很好的结合,也比较容易结合。共同去促进一些意识障碍的病人或者昏迷病人的这种促醒,在这方面效果是比较显著的。尤其是对于意识障碍三个月内的,和一些脑外伤的、颅脑外伤的,造成这种昏迷的意识障碍的病人,效果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续续:他本身有些缺氧状态?

张庆民:对。

葛萌:叫早期损伤、颅脑损伤。

张庆民:所以在我们医院积极地开展这项治疗,而且我们能达到什么程度呢,我们能够带着呼吸机在舱内进行高压氧治疗。这个在全国,在北京市,能够开展的单位相对还是比较少的。在舱内可以更早地进行高压氧治疗,高压氧治疗适应症也是比较广的,对颅脑外伤的、昏迷的,包括老百姓最清楚的煤气中毒以后,高压氧治疗那是必须的,很有必要。它能够促进病人尽快地恢复正常。包括一些创面不愈合的,包括骨不连的一些患者都可以进行高压氧治疗。可见高压氧治疗的适应症是比较广泛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多吸点优质的氧气特别的重要是吗?

张庆民:对。

主持人续续:我去咱们医院参观过高压氧舱,看起来像在外太空一样,特别大的一个设备,患者都坐在太空舱里面在那特别愉快地吸着氧气,神清气爽的感觉。我想问问这种设备是不是特别贵,在别的医院有没有开展?开展的情况怎么样?

张庆民:这个设备还是比较贵的,这个高压氧舱的治疗技术相对比较成熟的,但是开展的医院相对来说不是特别多。尤其这种大型的多舱位的高压氧舱,尤其能够戴呼吸机进行舱内治疗的,这种医院开展的还是比较少的。

主持人续续:您当时引进这个是从国外的先进的康复理念受到启发,在引进这样大型的设备吗?

张庆民:当时我们引进设备我们还是希望康复要往前跑,刚才说过我们希望康复在临床前面,这是第一个概念。 第二个,我们希望得了病以后,也不能说每个病人来了都能把康复放在最前面,大多数病人还是发病了,这个时候我们希望康复更早的介入,能够让病人恢复得更好。所以我们希望采取一些更有效的措施和方式,高压氧治疗就是很好的一个方法,使得我们能够更早的对重症的病人进行更有效的治疗。当时就这个想法,所以就把高压氧舱给引进来了。

主持人续续:当时您主要想对重症和早期的患者进行治疗?

张庆民:对。

主持人续续:除了高压氧技术也是一个很先进的跑在前面的一个康复理念,我知道还有一个叫黑血技术,黑血技术是怎样的一个技术?

张庆民:黑血技术是磁共振里边应用的一个技术,一般我们讲叫高分辨磁共振。

主持人续续:磁共振就是在检查的这个阶段用到的?

张庆民:对,磁共振,叫高分辨磁共振血管壁成像技术。这个技术它应用的是黑血成像技术。这个技术干什么用的呢?大家肯定特别感兴趣,举一个例子,1994年的时候,由美国的华盛顿大学的苑纯教授来提出的高分辨磁共振血管壁成像技术。这个技术用的就是黑血成像技术。在2017年的时候由我们宣武医院的杨教授他提出来一个全脑血管壁成像技术和头颈一体化的成像技术。1994年提的时候主要用在颈部血管这个部位。 大家可能很感兴趣,为什么要发明这个技术,大家都知道一个疾病脑卒中,脑卒中的这个疾病因为它高致死率、高致残率、高复发率等等,使得这个疾病对人类的危害非常巨大。其中缺血性脑卒中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动脉血管壁的斑块脱落,脱落以后栓在脑血管里面了,造成脑局部组织的缺氧,造成的这个疾病。怎么发现这个颈动脉周围的斑块它是不是有斑块,斑块的程度,血管腔狭窄到什么程度,斑块里面有没有出血,成分是什么,而能够更有效地去指导临床的治疗,这就成为特别重要的问题。正好黑血成像这个技术恰恰能够早期判断这个斑块的性质有没有风险,能够判断斑块内有没有出血,因为斑块内有出血,这个斑块长得就比较快。进行早期的预防和介入筛查,这样对脑卒中的病人愈后判断等等都非常有好处。 为什么叫黑血技术呢?因为正常你看我们知道人的血管里血是红色的,可是在磁共振里我们是讲信号,因为血管里的血液我们是通过一个特殊的技术上它变成低信号,所以它呈现出来就是黑色。周围的组织是高信号。那和它就形成了黑白分明,这是非常清楚的。使得这个技术能够让你不断判断血管腔的情况,还能判断血管壁的情况。既往的普通技术只能看到腔里的情况,但是血管壁的情况很难去判断。但这个技术不断能够判断血管腔的情况,同时对血管壁的情况判断也非常清楚。而且可以从各个角度进行判断。 未来黑血成像技术我相信还有一个趋势,它不光去看大血管,它一定会往颅内一些小血管去发展。

主持人续续:现在是看大血管?

张庆民:大血管看得更多,小血管现在我们也积极地在探索,我们还希望它能够判断我们骨骼的血管,比如我们最常见的股骨头无菌坏死,如果能判断出责任血管,早点发现这个血管有问题,早点介入,使得股骨头血供能够早点恢复,是不是能够预防很多的股骨头坏死啊,因为股骨头坏死对人类的损害是非常大的。 所以这个技术我觉得还是很好的技术。全脑血管壁的成像技术和头颈一体化的技术,在北京市来说,在我们医院也是最先开展的。

主持人续续:对我们这个脊柱脊髓这方面的疾病有些什么样具体的帮助呢?

张庆民:在脊柱脊髓这个疾病目前方面这个技术还没有开发。

主持人续续:主要还是头颈血管?

张庆民:对,因为它从那起源的嘛,因为脑卒中的危害是最大的,正因为危害最大,所以美国人很早的时候就研发了这个技术,也很快的传到了我们中国,在我们中国是有发展的我认为,还是很不错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您又走在前面一步,而且也在等待这个技术更成熟,发展得更快是不是?

张庆民:对,在头颈这个血管壁的中央易损斑块的判断上,现在也是相对来说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了。能够非常针对性的指导临床进行治疗,包括患病以后的病人这种随访,看他的病情进展,判断他的斑块进展情况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续续:也都是用黑血成像技术?

张庆民:对。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康复的理念,四个并驾齐驱的?

张庆民:预防、临床、康复、保健,主要是前三个。

主持人续续:康复这方面,就是关于术后这样的一个康复的情况,您能给大家介绍一下吗?因为我们刚才讲的预防这一段讲得比较多。

张庆民:术后的康复要根据病症的不一样就不一样了,比如我们腰间盘术后的康复采取的手段是有区别的,包括有没有手术的,比如有上钉固定的,还有没有上钉固定的,这个就比较细、比较复杂了,可能要简单说了。包括我们膝关节的交叉韧带的重建术后和膝关节表面置换,做人工关节置换了,它的康复手段要根据不同的疾病采取不同的方法。

主持人续续:我问您大块的问题,所有做完骨科脊柱脊髓方面的患者都需要做康复治疗吗?

张庆民:严格来说,从理论上来说,所有的疾病不光是手术以后,其实都应该及早的介入一些康复的措施和手段,这样疾病才能够更好的恢复。

主持人续续:我原来理解上康复就是针对于骨骼的这种或者或者运动损伤的患者才做康复呢,但是其他的一些疾病比如癌症这种患者做完手术也应该去做康复的治疗方法吗?

张庆民:当然了。

主持人续续:真的是,又扩大了一点。

张庆民:对,因为从理论上说,康复学科其实就是一种临床学科,从面上来说是同样广泛,甚至比临床疾病还要更广泛。比如亚健康,包括一些病人还没有疾病的时候,就是锻炼我的功能,就是康复预防的理念。这时候根本没有临床疾病,临床不需要介入,其实这种情况也是常见的。

葛萌:像我们医院,像院长说的是癌症的那个术后的,有乳腺癌的切过乳腺的,她做完手术以后,就会一侧的肢体抬不起来,水肿,然后功能丧失。她不能完成她的日常动作,比如拿个毛巾擦擦身体都不行,我们就进行康复治疗帮助她恢复日常动作的能力。

葛萌:康复这个理念不能理解为做了髋关节手术就练关节,不是这样的。举一个例子你就知道了,比如这个人有心脏病,心功能不好,即使腿的手术做完以后,那也不是所有的都康复了,那你可能引起他心脏功能又下降了,甚至心栓了,那不就很危险吗。所以其实康复的理念是全身全功能的理念,要把他的体能恢复好,同时局部的功能恢复好,它是一个综合的概念。所以你比如说我们心脏康复,现在我们国家积极地在开展心肺康复也再往前开展,包括我们也重点要开展心脏和血管疾病的康复,这个很重要。在发达国家在美国个心脏病的病人你要做介入这些治疗,支架的治疗,要求你必须进行康复介入。因为他做过详细的调查研究,康复介入以后,能够使病人下次发病的时候程度减轻,发病的周期延长。综合来说,病人更有生活质量,而且节约社会资金,它是有定论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在美国这个康复已经在治疗里面必须要去做的是吧,在日本是不是这样的?

葛萌:对,肯定的。

主持人续续:也是这样的,那就差我们了。

张庆民:我们现在追赶得也很快,我们的理念其实现在也不输给他们了。比如我们现在提出来了在我们医院,我提出来能不能老人不等他出现残疾、出现障碍的时候我们就介入。因为岁数大了,好多各项功能,心肺功能,全身功能,肢体各种功能都下降,我们能不能提前介入,阻止下降的趋势,甚至提升有些功能,使他能够健康的过一个老年生活。提高他的健康年龄,这样才能真正地减轻他的社会负担、家庭负担和个人的负担,使他过更有生活质量的生活。

葛萌:没错。

主持人续续:刚才我们讲有这么多种疾病,我们都需要做康复治疗,我们是不是要跟各个医生也要知道他前面的手术是怎么做的,针对每个人个性化的情况做这种康复,不知道怎么配合的?

张庆民:我觉得你提的这个问题特别好,这是两个层次的问题了。第一个层次,就是现在康复医学得到全社会的认可,还是有一定的路要的走,因为它毕竟发展得比较晚。所以很重要的就是让临床医生要认识到康复的重要性,要给临床医生普及康复知识,教他能够指导病人来进行康复,这个很重要,要不然老百姓不知道。这是第一。 第二,康复医学本身很复杂,临床医学已经很细分了,这么多专业,成熟了很多,光一个骨科就有脊柱外科、手外科,什么创伤骨科,主流方向等等,别的机构也这样,都细分了。可能康复医学现在细分的不够,细分的不够就使得我们康复更泛泛了一些,其实不好。未来一定要和临床的亚专科疾病结合得更紧密,更有针对性的进行康复治疗,才会使病人获得更好的效果,这是未来一定要发展的一个方向。

主持人续续:所以您预测以后我们的康复也分为心脏康复、肺康复,然后运动康复?

葛萌:对,骨科康复、运动康复……

张庆民:其实在康复界已经有这个共识了,已经在这么往前推进了,只是还是需要一个过程。我们希望在北大康复医院更快的进行康复亚学科的建设,使得病人获得更好的疗效。

主持人续续:现在大家还感觉就是在一起的我去康复康复,大概应该是这样的。

张庆民:比较笼统。

主持人续续:对,而且主要还是指的是运动康复。

张庆民:对。

主持人续续:我知道我们医院不光在临床这方面做得特别好,其实在教学、研究这方面也是跑在了前面,这方面也希望张院长给我们介绍介绍。

张庆民:对,我们在医教研这些方面还是比较重视的,我们就明确地提出来康复一定要想办法走到临床的前面去,虽然我老说临床和康复是孪生子,还不知道谁先来到世界上的。

主持人续续: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张庆民:其实没有疑问,康复肯定在临床前面。我们古代的针砭治疗、日光浴,在古代就有。那个时候对临床疾病认识还是很轻的,还没有手术这些治疗方法呢。那时候其实就有一些康复的理念了,只不过没有叫康复这两个字而已。所以在我们这来说,我们希望在理念上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康复一定要和临床紧密结合,最好在临床疾病治疗之前就渗到前头去,举一个例子,一个腰椎间手术的病人,如果是必须做手术的,有手术适应症,在之前我如果进行康复的一种客观的评估,进行训练,把他的一些心肺功能、肢体功能、腰腹肌的功能都进行一些训练以后再做手术,手术以后再进行康复训练,这样效果一定会更好。 本来这是最正确的模式,但是因为综合医院关注于临床疾病,康复医院关注于术后康复或者关注一些疾病的康复,它俩很难去紧密的结合,在我们北大就有这个优势。因为我们临床的医院本身就和我们非常紧密的结合,所以我们就会把康复越到前头去,康复临床,康复,一体化的对病人进行治疗和观察。未来病人回到家以后,我们也会跟过去,只要我们给病人进行过治疗,我们就一直跟着他,观察他的病情变化,让他恢复。这是我们要把这个工作做好。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产生大量的医疗科研的课题方向,我们也希望围绕着如何让病人取得更好的疗效,进行紧密的临床性的科研,这也是我们必须要最好的事情。当然为了医院长久的发展,我们也特别重视康复医学人才的培养,也更重视康复医学人才去更多的学习临床知识,让临床医学的人才更多的学习康复的知识。

主持人续续:是,大家要互相了解。

张庆民:只有互相了解才能真正的融合,真正受益的最后是患者受益,这样才能确实使我们的疗效更好。疗效更好不光是效果好,还要在最短的时间给病人提供最高性价比的治疗。这就是我们的方向,所以在医教研都要进行同步的推进,所以我们现在也是招了很多的进修生或者一些实习生到我们这进行实习。我们也是希望为我们康复医学储备更多的人才,培养更多的人才,让大家去服务社会,而不仅限于在北大医疗服务。

主持人续续:我不知道现在国家在对于这个康复政策方面推广的怎么样,我们有没有进医保,有没有得到政策面上的支持?

张庆民:康复医学事业的发展国家是越来越重视了。

主持人续续:也在追日美是吗?

张庆民:真是,咱们国家政府对这块的资金力度非常巨大,比如国家现在明确提出来医养结合,医养结合其实我认为康复医院是最有能力去结合的,和养老结合。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国家规定二级以上的综合医院都必须建设康复医学科,国家对康复医院的建设门槛降低,希望更多的社会资本、更多的人投入这个康复医学事业发展。国家其实在下一盘大棋。另外在康复医学的医保支付方面,国家也不断地增加社保支付的康复项目,这样提高支付能力。再加上随着我们国家的这种经济发展,商业保险的介入,个人支付能力提高,所以我相信我们国家的康复医学发展还是会非常迅速地往前推进。

主持人续续:我们知道康复除了在医院康复,患者自己在家可能也要配合医生,才能够更好的恢复。我不知道患者到了家以后,我们这边随访的工作是不是开展得特别的细致,是怎样做这部分工作的?

张庆民:这部分工作对医院来说,随访工作是一个必须的工作。

主持人续续:但是是比较薄弱的环节?

张庆民:是比较薄弱的环节,这个是所有的医疗机构面临的问题,但是作为康复医院来说,我们觉得我们应该肩负更多的这样的责任。所以我们最近也在快速推进这个工作,我们希望我们的治疗师能够跟着病人回去,在医院治疗阶段结束以后,我们要做的几个事情:第一,治疗就不用说了。第二,在治疗期间要更多的教会病人自己能够进行一些康复训练,让病人自己学会,家属学会。这样病人回到家里,还能自己进行训练,而不要因为回到家功能下降。这是一个。另外我们希望和病人建立紧密的联系以后,我们把他的信息随时要获取,随时要知道他的功能状况、疾病情况。我们通过合理有效的组织,我们希望能够上门去进行一些服务,这是我们北京市政府鼓励的居家康复、居家养老。这样的工作做完以后,我觉得应该十分的有意义。虽然这样的话我们的资源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希望在点的突破能够启动这个模式,能够逐渐逐渐地带动更多的人共同做这个工作,我觉得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续续:现在市场上对这种康复、保健其实挺混乱的,我们北大医疗康复医院是一个非常正规的医院,我不知道我们在日常的患者怎么去鉴别这个,还有怎么能够避免进入到那样的一个混乱的地方受到伤害?

张庆民:这个我们明确提出几个理念:第一,要真正的一切以患者的利益为中心。主要就表现在要尊重患者的意愿,要真正的为患者考虑,而不能去逐利。第二,通过我们高效的管理、成本控制,有效地提高学科服务能力,使得患者得到更高性价比的服务,更多的给别人服务,通过更多的服务,让患者认可你,创造你的价值,使得医院能够健康的成长。第三,就是长远观点,要服务在先,确实有优质的服务,你有优质的服务,大家都认可你以后,你这个企业才能发展。而不是急功近利的让别人花更多的钱,疗效又不好,最后伤害的就是品牌,这个我们肯定不能这么做的。就是要正规化的管理,高效的管理,解决发展的问题。而不是一个病人拼命地让他花费,而没有效果,这个肯定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北大要特别正规的搞学术,正规的做服务,不能做别的不正常的东西。

主持人续续:好,谢谢张院长,谢谢葛老师。

张庆民: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续续:最后也希望您再给我们网友朋友们再总结一下。

张庆民:各位网友好,非常感谢今天有一个机会和网友能够见面,今天系统的把我们医院的特色的技术和服务理念都给各位网友做了介绍,我们希望北大医疗康复能够在康复学领域能够更多的发挥引领作用,使得我们国家康复医学更快的发展,使它惠及更多的患者,谢谢大家。

葛萌:谢谢大家。

主持人续续:好,本期《名医堂》就到此结束了,我们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