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冬季是骨关节疾病的高发季节,也是患者最痛苦的季节,患者不仅在身体上饱受痛苦,在心灵上也是备受煎熬,所以我们今天请到了在骨关节疾病治疗方面非常知名的两位专家作客我们节目,跟大家一起聊一聊关于骨关节疾病治疗和康复的一些问题。

嘉宾介绍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哪一类人群是骨关节病的高发人群呢?

    answer

    张庆民: 一般是中老年人多发,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类人群的患病率越来越高。还有就是肥胖的人群,身体关节有些异常的,过多的负重也会加快关节的退变。要有良好的运动习惯,不要受外伤,如果在运动过程中交叉韧带断裂了,一定会使关节功能受很大的影响。所以要保持良好的关节,使它的退变慢一点,程度轻一点。
  • Question

    膝盖哪个结构有问题了引起我们的疼痛感?

    answer

    林剑浩: 关节是一个器官,看起来是两个骨头,但是它有好几个韧带,比如侧方有韧带,中间也有韧带,把它连在一块。除了韧带还有垫片卡着它,也就是我们的半月板,这样就稳定了。当我们说关节炎的时候,不是单指骨头,这些结构里面任何一个部位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关节稳定性。这些器官里面任何一个结构出问题都可能引发关节炎。
  • Question

    总结一下今天的内容

    answer

    张庆民: 骨关节炎是一个中老年人常见的疾病,随着岁数的增长也是必然要发生的一个疾病,这是一个可防可治,通过有效手段能够缓解的疾病。也希望各位网友身边有这样的病人,鼓励他们,让他们有信心,让他们相信这个病是有方法治疗的。通过治疗,能够使我们的中老年人有一个良好的生活质量。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44期:专家教你从防到治,远离骨关节炎的折磨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冬季是骨关节疾病的高发季节,也是患者最痛苦的季节,患者不仅在身体上饱受痛苦,在心灵上也是备受煎熬,所以我们今天请到了在骨关节疾病治疗方面非常知名的两位专家作客我们节目,跟大家一起聊一聊关于骨关节疾病治疗和康复的一些问题。坐在我旁边的是北大医疗康复医院的张庆民院长,张院长您好,欢迎您。

张庆民: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续续:在张庆明院长旁边的是北大人民医院关节科的主任林剑浩教授,林教授也欢迎您。

林剑浩:腾讯的网友们好。

主持人续续:林教授我想先问您一个问题,说到骨关节这个病我觉得好像这个疾病是一个发病率挺高的一个疾病,您先给大家科普一下什么是骨关节疾病呢?

林剑浩:骨关节疾病呢就是大家感觉到关节疼了,那就是有病了,但它具体原因会是比较多。大家一定听说过骨关节炎、类风湿关节炎,有很多种,100多种关节炎。但是我们经常遇到的跟老年人相关的叫骨性关节炎,这是最常见到的。骨性关节炎的发生跟年龄有密切关系,你只要年龄活到一定时候,各个器官都会衰老,所以关节也不例外,那这就是一个骨关节炎年龄相关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续续:我其实也做了一些功课,我查到一些数据说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骨关节疾病的患病率说50岁以上超过50%,55岁超过80%,6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几乎都患有不同程度的骨关节疾病,对吗?

主持人续续:看完了以后特别吓人。

林剑浩:对,这个比例这么高,我觉得你肯定是很害怕的。

主持人续续:对。

林剑浩:一个这个60%、70%这个说的骨关节炎它指的是X光片子,到一定年龄了,如果你X光片子一拍,你肯定会有骨头上面的改变。但是大部分人尽管有X光片子改变,但他没有症状,就跟我们年纪大了脸上有皱纹,但是你不会觉得好像笑容就消失了,没有那事。真正X光片子有问题,同时有疼痛的,这才是我们有临床意义的骨关节炎,所以大家不用太担心了。刚才说的60%、70%更多是指X光片子。

张庆民:无症状的,我们临床指的是有症状性的关节炎。

林剑浩:对。

主持人续续:这个有症状性的最常见的疾病,因为骨关节疾病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范畴,比较常见的疾病都分哪几种呢?

林剑浩:最常见的部位就在膝关节,膝关节最常见的,那么膝关节里面又是以骨关节炎为最常见的疾病。我刚才提到的比如说类风湿关节炎,它也可以侵犯到膝关节,但是这种病毕竟是少数,大部分还是骨关节。

主持人续续:骨关节炎是骨头发生了改变吗?还是说膝盖哪个结构有问题了引起我们的疼痛感了?

林剑浩:关节是一个器官,它是两个骨头,这是关节,但是如果没有外面东西包着它、连着它,这两个骨头早就散架了。所以关节看起来是两个骨头,它有好几个韧带,比如侧方有韧带,当中又有韧带,把它连在一块。除了韧带还不够,还有垫片卡着它,就是我们的半月板,那么就稳定了。但是因为膝关节是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器官,光有这些韧带还不够稳定,人很聪明,又在外面缠了很多的肌肉、韧带,关节的形状也不一样,不是平面对平面,它有高高低低的把它卡在一块,所以这是非常稳定的关节。当我们说关节炎的时候,不是单指骨头,这些结构里面任何一个结构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关节稳定性。所以具体谁先谁后很难定,比如你年轻的时候经常活动,韧带损伤了,那么年轻的时候代偿能力很好,你可能几天时间就恢复了。但是这个病有可能会让你年纪大的时候,因为关节的不稳定提早出现骨关节炎。 所以骨关节的原因,只要是这些器官里面任何一个东西出问题都可以。

主持人续续:就是您刚才讲的韧带、半月板、骨骼,还有肌肉,都可能发生变化?

张庆民:包括神经。

林剑浩:对,包括神经。

主持人续续:这是一个挺脆弱的部位吗?您觉得这个部位是不是很脆弱,我们应该重点保护的一个部位?因为现在很多人对膝关节特别关注,我觉得以前好像关注程度没有这么高,包括现在大家都喜欢做一些运动,有些都人跑步会对膝关节造成很多的损伤,大家应该重点保护。我就在想我们这么年轻的时候应不应该去保护膝关节呢?

张庆民:其实关节脆弱也不完全是这样的,关节只要是合理的使用、正确的使用,有时候也是很皮实的。因为人的解剖结果是非常精细,刚才林教授说的那个膝关节,膝关节这个关节周围有很多的机构,它非常稳定。那个半月板、交叉韧带、侧副韧带,外部的肌肉、神经组织,非常完善的一个解剖组织,人类进化这么多年,它其实是非常稳定的。它又稳定,又能保证它的灵活运动,所以没有特殊的创伤,没有特殊的原因,一般来说是能够很安全的、很稳定的。当然随着年龄的增加,随着退变,韧带松驰、肌肉力量的下降,包括软骨的退行性变,会造成关节稳定的下降,所以就会出现一些症状,但是它并不脆弱。

主持人续续:好吧,那就好,我就觉得心里还是比较踏实的。但是也有人说骨关节炎有人管它叫“不死癌症”,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就是得了这个病以后特别特别的痛苦。我之前看到一个数据,就是很大的一个范围,又看到这个名字我就觉得还是不寒而栗的,所以您觉得这个病有这么严重吗?

林剑浩:我搞这个专业,我们以前倒是有“不死的癌症”来形容我们关节病。刚才我提到了骨关节病实际上有100多种,其中有一个病叫类风湿关节炎,这个倒是有人曾经用“不死的癌症”来描述它。因为类风湿关节炎是侵犯的年龄都比较小,有些十几岁就可以出来了。如果那么早的年龄段就得这个病,让他最后又动不了,所以有人就把这个病,年幼的类风湿关节炎描述成“不死的癌症”。但是一般我们现在比如提到中老年常见的膝关节疼这一类的病,好像还没有人用这个词汇来说。

主持人续续:没有那么严重。

林剑浩:对。

张庆民:类风湿性关节炎,他说的“不死的癌症”,估计和发病的关节多有关系,有没有早也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类风湿关节炎是每个关节都发病是吗?今天我们讲的主要讲膝关节这一块。

林剑浩:对,类风湿关节炎发病率很少,之所以以往大家都比较重视是因为这个病它的后果比较重,早年得病那么后果比较重。但现在为什么大家对骨关节炎越来越重视?我相信跟我们发展的阶段有关系,我们以往是温饱,吃饱饭就行了。后来慢慢慢慢到物质的追求,我有汽车,有房子。现在实际上我们国家发展很快,现在到了第三阶段,第三阶段就是健康,就是幸福。这个很重要。那么健康和幸福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到老了我能自由地活动。一活动不了,比如膝关节有问题了,他会感觉这个生活质量就下降了,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对这种健康诉求很高,对于关节病特别重视的一个原因。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就是我们现在的生活矛盾改成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个主要矛盾了是吧?

林剑浩:这个原话应该是什么来着,是十九大提出的。

张庆民:对。

主持人续续:所提到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其实这个骨关节疾病到了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这个疾病,如果是比较严重的情况,就是不能走动是吗,这是最严重的情况?

林剑浩:对,你只要活得足够长,比如200岁100%都会得。因为人跟动物是一样,植物也一样,都会衰老的。只是这里面说有些人早一点,有些人晚一点。我们医疗不可能让人长生不老,那不可能的。但是医疗是可以做到延年益寿,所以从我们医疗这一块来说,既然大家都会老,没有问题,那我们怎么样让现在的医疗技术去帮扶我们每个人,让它相对延缓一些,健康的质量高一些,主要是这个问题。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这就跟现在整形美容特别火,您讲到的皱纹的问题一样,就是老了以后大家都会有皱纹,但是看到这个皱纹我觉得我现在还有条件,我需要把这个皱纹怎么样去掉,这个也有点同理对吗?

林剑浩:这是美好生活的向往。

张庆民:是,良好的生活质量了。

主持人续续:我们应该从多少岁的时候就开始要关注这个骨关节病,能够到我们老的时候不要这么痛苦?

张庆民:其实这个问题我觉得良好的运动习惯和生活习惯自小就得养成,而不是说到什么岁数再开始注意这个事情。比如从小就要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良好的运动习惯,这些良好的生活习惯非常重要。控制我们的血糖、控制血压,其实它和关节病都是有直接的相关性的。

主持人续续:哪一类人群是骨关节病的高发人群呢?

张庆民:一种就是骨关节炎的发病率,一般是中老年人多发,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类人群的患病越来越高。刚才已经提到了,65岁以上有70%以上的老年人在影像学是有骨关节炎表现的,但是其中有一部分有症状,但是骨关节炎如果不去重视,发展到一定程度,确实使得我们的关节运动功能明确地受影响,会使我们的生活质量下降。老人疼,走不出去了,疼就心情不好。还有一些原因比如我们肥胖的人群,身体关节有些异常的,过多的负重,也会加快关节的退变。那么减重、注意体重那也很重要。包括良好的运动习惯,不要受外伤,你在运动过程中,滑雪过程中,后面铲了一下摔倒了,交叉韧带断裂了。那么韧带这种断裂一定会使你的关节功能受很大的影响,等等等等方面你一定要注意,你才会保持良好的关节,使它的退变让它慢一点,让它程度轻一点,这样能使你的一生中能保持更长的时间有良好的运动功能、有良好的生活质量。

主持人续续:男性和女性之间的比例有没有影响?还有您刚才讲的这几个原因以外,就是跟季节有没有关系,比如冬天是不是特别容易患病这样的情况呢?

张庆民:这个还是请我们的林教授专业的回答。

林剑浩:性别上有区别,女性会比男性多。这个区别还是跟它的体内的激素跟男性不一样有关系。至于说第二个问题,关于病跟寒冷有没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还有一些饮食情况、地域的特点有没有关系?

林剑浩:地域还是有关系。前年刚刚有一篇文章我们发表在一个很好的杂志上面,就是把我们国内骨关节炎的一个区域分布做出来了。做出来以后会发现一个让我很有感触的现象,我原来以为北方寒冷区域骨关节炎的发病比较高,因为我们也是从小当然也受一个中医影响,还有受很多的老百姓的这种沟通时候提供的信息,就是我冷了,我膝关节疼,寒冷嘛,老寒腿嘛,我在湿的地方我膝关节疼。所以以往一直给我这个印象,尽管西医没有明确说寒冷跟腿的骨关节病发病率有关系,但起码环境当中的一个接触的感觉是这样的。所以这个数据出来以后,那个数据非常科学。你发现东北的骨关节病发病率并不高,发病率高的地方是在哪里呢,云贵、青藏高原,一个是山区,第二个是生产GDP比较低的地方,生活水平相对低的地方。所以这是我们发现的情况。 有人肯定说我确实是感到我冷的时候我腿疼啊,一保暖就好了。实际上是这样一个情形,冷了以后,你的血脉流通性会没那么通畅,就像手在冷的地方你会冻一样,血脉不好。这个地方血脉不好,而这个地方又是让它活动的时候又需要血。你需要血,血又供应不上,所以这个地方你会感觉关节不舒服。但这跟骨性关节炎本身没有直接的关系。

主持人续续:是血液供流不足这个原因造成的?

林剑浩:对。

主持人续续:在不发达地区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个发病里比较高呢?

林剑浩:不发达的原因就是里面涉及到骨关节炎跟风险的因素,骨关节炎我刚才说了跟你的年龄有关系,每个人都会有。但是如果说尽管X光片子我有骨关节炎了,但是我的日常活动不需要太多的劳作,我要整天蹲着,我要整天干重体力活,我就不会给关节有太大的负担。就跟两个椅子都不好了,可是这个椅子还得坐一个胖子,那个椅子基本上不怎么用了,它可以维持着,所以跟这个有关系。所以骨关节炎我们从目前的数据来分析,除了跟年龄、性别有关系,我们可能还得有一个提示,跟人的劳作、辛苦程度会呈比例。

张庆民:过度使用就会容易造成损伤。

林剑浩:对,这句话非常到位。

主持人续续:所以运动的过度使用也会造成它的伤害。女性是不是因为在那个年龄段的话容易得骨质疏松的患者比较多,所以会引发骨关节的疼痛感吗?有关系吗?我自己的猜测。

张庆民:骨质疏松是有关系的。因为人体的一些激素原因,包括骨质疏松的原因它也是引起关节疼痛的原因之一。骨关节炎的这些易患因素,包括年龄、体重、内分泌的紊乱,是不是有合并别的内科基础疾病,和全身功能状态都有关系。比如说关节是好的,心脏功能很差,那也不能用得太多,用得太多了,关节本身没症状,你心脏的功能不行的时候,那也是不行的。所以它是全身的,其实关节炎和全身的功能状态是有密切联系的。

主持人续续:骨关节如果发生了一些疼痛,我们就应该立马去医院看一看这是什么情况吗?我觉得好像很多人稍微有点疼痛感也不是特别当回事,像您刚才说的保保暖或者是不动弹伸几天就是这样子的。什么情况下应该到医院去就医看大夫呢?

张庆民:其实从医生的角度,只要你的关节出现异常的情况,出现疼痛、肿胀或者活动受限了、很不舒服,我们还是主张早诊断、早治疗,应该到正规的医院,找正规的医生,早期地进行诊断,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提前把这些原因去除掉,这样就有利于这种关节功能的恢复。

主持人续续:在临床上在骨关节炎的诊断用到一些什么样的方法和手法呢?

林剑浩:骨关节诊断普通的X片子,问问他疼痛的情况,基本上诊断就可以出来了。它是比较容易诊断的。

主持人续续:那治疗是不是有难度呢?

林剑浩:我刚才也提到这是跟衰老相关的,看你治疗的定位,完全消掉还是我让衰老的过程延缓,健康的衰老,这看你怎么想。你说完全消掉,跟年轻人一样不可能。所以我一直在跟我的朋友们,在跟我的患者也说,咱们得把治疗的目标明确了,你只有明确目标了,我们才能说各种措施跟上去,最后你也能得到满意的结果。所以这个预期的预判值很重要。什么是预判值?我希望的一个结果就是骨关节炎最后大部分病人是不需要去做手术,关节稍微有点疼是不影响他的日常生活,这就是我当医生的对于我所管辖的专业的一个治疗的预判,一个目标。很多病人来了跟我抱怨,说我现在蹲不下了,疼了,那是不是我的治疗目标就是让你蹲下呢?很难。就跟病人来了说医生我牙齿不好,我现在咬不了核桃了。到了一定年龄确实咬不了。我有时候也劝自己就是自知之明,一定的年龄段,一定的生活方式,这是一定的,你不能超过我年龄肌体的性状去干超越它的事情,那是不现实的。所以在治疗里面得让患者明确我们的目标是在哪里,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有时候医患之间沟通的会比较被动的地方在于我们太多的许诺,而没有真正地把治疗的预期目标给设定好。我说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主持人续续:我能理解,我们要尊重年龄,这是第一。其实我们的医疗的治疗是有局限性的,也根据它的年龄的一个特点然后去达到一定的目标。这个骨关节病是治不好的,可以用这个词吗?

林剑浩:你不能说治不好,凡是你不能让我长生不老的,那都是治不好,那不能这么讲。但是目标有一个东西是可以实现的,就是通过我们的治疗,尽量减少这个疾病的导致你不得不去做手术的状态,又相应的年龄段能够健康生活。

张庆民:从医生的角度帮助别人确定合理的、可实现的目标,这是第一。第二从医生的角度,愿意采取对病人创伤更小的,使病人承受更小压力的一个方法,同时达到目标,这是医生要做的事。在骨关节治疗过程中,不能一味地说完全治好还是不能治好,因为正常的生理退变是必然存在的,我们要做的是采取一些合理的措施,让他的症状尽快地缓解,让症状轻一些,尽量减少对他生活质量的影响,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续续:您说的合理措施是指哪些措施呢?

张庆民:比如骨关节炎治疗中几个主要的方法,比如我们的有氧运动,这个非常好。

主持人续续:有氧运动,这么简单的方法?

张庆民:对啊,我们的走路、游泳,这都是很好的方法。甚至跳比较舒缓的交谊舞,这都是有氧运动,我们正规的肌肉训练,包括我们神经肌肉的训练方法,包括我们林教授那个团队创造的神经肌肉训练方法,对骨关节炎的治疗非常有好处。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到关节是有四到五个部位是很复杂的结构,我们先要诊断到底是哪个部位发生了问题再做相应的治疗是吗?

林剑浩:对。刚才你提到一个比例,说60岁以上70%,这个比例很高。实际上我们在治疗的时候应该根据他的X光片子的情况,以及跟他沟通中他的疼痛或者不适的程度,我们会给他做一个处方,因人而异,不一样。从治疗上来看,我们有运动,运动肯定是好的,你什么时候开始运动都是好的。不用觉得我年纪大了,或者我年轻可以以后再说。运动一定是现在开始,就是当下开始,做什么运动只要不过量,什么运动都是好的。刚才张院长提到的有氧运动。当然运动里面会有成绩上的区别,有些运动可能针对你的情况更好。我们现在在做这件事情,怎么样能够找到适合你的,总有一款适合你的,这不是广告吗。适合你的,把你的关节的功能调整好了。另外张院长那边现在让我觉得比较顺畅是一个什么概念,我们以往的治疗是我心脏的就管心脏的,我是糖尿病的我管糖尿病的,我搞骨科的我管骨科。实际上人是一个整体,我们希望说打造的一个康复的概念是整体。所以这里面营养也得跟上,怎么样调整他的营养,怎么让他在运动过程当中的心血管得到很好管控、保驾,这是一个一整套的东西,这个治疗的理念是非常行。实际上我们摸索到现在也有两年时间了,是在慢慢慢慢地前进,但是这个东西对于康复这个理念我们现在从大的政策上来说,国家也在推。因为你意识到大家所有的医疗资源集中在终末端,花钱多,疗效也差。相对来说跟预防来比,疗效也差。所以这个钱,性价比不如移到前面来,但是前面移到大健康的概念怎么做,所以现在是各个专业都面临这个问题。

张庆民:就是骨关节炎的病人很多都是发生在中老年人以后,中老年的病人很多都有基础病,有的有心脏病,有的有冠心病,有的有糖尿病,有的有肥胖、内分泌紊乱,都有。在这种情况下好多人就会有误区,人们这些病不能运动,其实恰恰相反,运动治疗不但对心脏、高血压、糖尿病这些基础疾病有很好的治疗效果,它也是必须用这些运动治疗来进行干预,同时对骨关节炎的运动也是非常有好处的,其实是一举两得,对这个病非常有好处。这是第一。 第二,从整个人体的生活质量的提高来说,它必须是全身功能的整个的提升。单纯地说如果我们的心脏的基础病控制不好,光是关节炎就算你把它练好了,那些疾病也会造成病人的生活质量下降。所以随着人类的发展,随着我们的寿命越来越长,对于骨关节炎本身疾病的认识更多地去关注全身的状况,同时兼顾骨关节炎本身的治疗,这样也造成骨关节炎的效果越来越好。

主持人续续:是的,可是很多人会觉得我本身关节很疼痛了,再去做运动,会不会在做运动的时候让关节更疼痛?或者在运动上有什么方法需要注意吗?这个需不需要专业的医生给我们做指导?

张庆民:这个是肯定的,骨关节炎的运动本身也是很专业的,我们肯定要对他的关节的功能状态进行正确的评估,在这个基础上哪些运动能做,做到什么程度,肯定有一个特别专业的评估和对他正规的指导训练。这样不能让病人痛苦的情况下,进行适度适宜的运动,使他的功能越来越好。

主持人续续:可是很多人都觉得我得了这个,我关节这么疼,我做做运动就行了吗,好像要吃药、输液等等一些方法,可能让我心里更踏实一点,我自己是这么觉得,林教授您觉得呢?

林剑浩:这是一个很常规的推理,我关节疼了,你再让我运动,关节会更不好了。实际上这里面是一个恶性循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恶性循环。你的关节疼了你就不动了,休息了,但休息的结果肌肉很快会萎缩的。你24小时躺在床上,肌肉就开始会萎缩。肌肉一萎缩,没力了,关节稳定性就差了。那个时候再起来的话,它会更不稳,更疼,所以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很多人再想动也动不了,我们经常会碰到病人,我看这个关节,你根本不需要手术,根本不需要推着轮椅过来,完全是可以站起来。他为什么会到了这一步,那是因为他的恶性循环一直在里面。我们原来的理念也是说疼你就休息,不动,但是我们医疗一直是前进的,实际上这个东西不是说不黑就白,它当中有一个灰色的东西是可以有一个缓冲的地带。我们的目的现在第一步就是怎么样把它的恶性循环给它打破了,通过一些特殊的运动方式,让他感觉到信心能回来,我能活动,再慢慢慢慢把这个不是恶性循环了,一个正能量的循环。所以我们现在在做的很多病人,确实做完运动治疗以后,很好了。我有这样的病例,上下楼感觉疼,做完了上下楼就可以,这是实际存在的病例。

主持人续续:很多患者因为没有做运动,导致肌肉萎缩,最终导致要去更换膝盖的一个很不好的情况是吧?

林剑浩:对。

主持人续续:这种情况确实应该多多教育这些患者。

林剑浩:我们治疗上张院长一直跟我们在一块,也知道去医院里看病,无非是开药,或者严重的就手术,或者还有一个就是回家休息。但是实际上有一个东西我们没有用起来,很大的一个东西没有用起来,就是病人自身愈合的能力。怎么样去激发这个能力。现实的例子,我一直在举例,你要过独木桥,底下是悬崖,你不敢过。可是我给你寄一个保险带,你最后还真没有用到保险带,你过去了。所以人完全是有一个潜能在里面。实际上我一直认为我们开发潜能,让这个病用自身的能力去治疗它,这是最好的治疗。并且人会有一个记忆,信心会增强,信心一增强了以后,身体各个系统都会是正能量的东西。所以我们现在运动治疗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利用病人自身的愈合能力,我们激发这个能力,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理念的一个转换。

张庆民:从康复学的角度来看,关节炎好多病人关注的就是骨关节本身的运动治疗。其实在我们的医生角度看,不光关注骨关节炎局部的治疗,其实局部的坚持运动治疗对他的心肺功能,全身功能的维持,非常重要。退一步讲说,就算你躺在床上休息,关节炎症状缓解了,但是就像林教授说的,肌肉一天以后就开始萎缩了。其实一天以后,他的心肺功能也开始下降。就算你关节不疼了,如果心肺功能,全身功能这些关键功能下降了,也会造成你下地以后不适应,运动障碍。所以运动治疗本身能兼具很多的非常好的治疗效果,能够促进心肺功能恢复,能够防止骨质疏松,能够促进他的甚至泌尿系统、排尿功能的正常,这些都非常重要。因为直立和卧床是不一样的,卧床时间长了,还容易出现很多血栓这些并发症,所以它不单单是对于有利于骨关节炎的治疗,还对全身各种功能的恢复都非常有好处。所以不单单是那一点局部的意义。

主持人续续:这个运动疗法只能在医院进行吗?

张庆民:运动疗法应该说在医院进行正规的诊断、方案设计以后。

主持人续续:需要一些设备帮助他去做运动吗?

张庆民:其实也不是都是这样的,运动实际上很多是非常方便的,在家里经过医生的指导训练以后,在家里也是可以做的。

主持人续续:可是在让患者每天吃药,很多患者都不能每天按时吃药,如果让他在家里做运动,又是在很痛苦的情况下做运动,那能完成吗?

张庆民:那不会的,我们给病人提供的方案一定是根据他的病情情况。他特别疼的时候,甚至最疼的时候,可能会借助一些药物,很短的时间把症状缓解了。包括开始的时候通过被动的治疗或者通过理疗,让他的症状缓解。一定让他在症状能够疼痛能够控制,甚至减轻的情况下,让他训练,而不是说在训练过程中加重他的痛苦,这肯定不会这样的。如果训练造成他的痛苦加重,病人就会有恐惧心理,他就不愿意接受这个治疗。医生是不会让他痛苦加重的,一定会让他症状缓解进行训练。所以我一般来说不会让病人有恐怖的,我们接触这么多病人,也没有出现这个情况。

林剑浩:咱们说这个治疗最佳的预防性的治疗或者早期的治疗是在家里,是在你的生活。这是我们一定要去走这条路的。相对应的这个治疗所谓的设施需求应该是最低的,就是居家生活能够实现得了。但你里面刚才提到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点,就是运动锻炼是很难有自动的持续,我们叫可持续性。很多人练着练着停了,不练了。尤其老年人,老年人特别容易放弃我们叫治疗上的一个持续性,他是特别容易举双手投降的人。我们的治疗在这个里面起的作用就是培养他一个群体互相之间鼓励,你有这个,我有这个,带着来。你过两天不疼了,我还没呢。所以通过之间互相的鼓励,这就是医助、互助,还有自助的方式,把他的心情先调整好,他的康复锻炼变成他的生活的一部分,然后我们就可以松手了,他就可以居家锻炼了。在治疗里面就是这么一个考量。

张庆民:这也是有时候病人在医院里觉得效果更好,其实叫效果更好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医院的设备设施好,是因为医院里有一批群体,他们在一块互相的支持、互相的鼓励、互相的交流。所以我们也是在做这个工作,希望在医院里大家认识,希望在医院有一个群体,还是在互相的支持,这样使得老年人能够坚持下去。

林剑浩:他有安全感。

主持人续续:那这种方法也是一种很绿色、很经济的一种治疗方法,很便宜。

张庆民:很环保。

主持人续续:我们是不是有随访的医生经常帮他们做一些运动的治疗的定制的方案,就是经常会提醒他们怎么怎么做呢?

张庆民:一般医疗机构给病人诊治的时候肯定有随访机制,一种是定期地希望他回到医院进行复查,另外会给他指导地很清楚,出现什么情况的时候应该来医院再进行复查,定期到医院再进行一次评定,再做具体指导。还有一种随访,和病人建立一些电话、微信的通道,病人有什么变化,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顾虑和疑问,随时可以通过这些方式及时得到医生和治疗师的指导。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这种治疗方法我听说了是非常好的一种治疗方法,刚才我们都讲了这么多的优点,这种理念是不是刚从美国引进到中国的呢?

林剑浩:也不能这么说,我们现在看一下,就是同样的这种疾病的包括运动治疗在其他国家的情况,在美国一般的有很多小区,有很多叫复健中心,实际上就是一个康复中心。不大,一个居民区,小区,都会有。从这个布点上来说我们没有,我们都是医院,我们所谓的社区医疗站。但是社区医疗站跟康复中心是两个概念。运动治疗在骨关节炎治疗当中的运用也是在最近几年,你如果从2009年开始算,也就8年时间吧。8年时间一直在发展,刚开始2009年的时候,杂志上提出来就是运动、锻炼是良药,这是非常明确地提出这个东西,很多国家也在推进。但是现在推进做得到位的可能还是欧洲,欧洲做得比较到位,做得更好。所以我们现在的技术,因为我们国家发展了,跟发达国家之间的交流途径非常非常多。我们基本上治疗方案跟国外是在同一条线上,他们在发展,我们也在发展。所以现在随着国家实力的强大,经济的发展,我们医疗界也有很多叫文化自信,慢慢确确实实在内心当中感觉我们做的东西是完全可以在同一层面上的交流。去年他们就来过,欧洲的他们就来看我们做的东西,非常好,都在一个起跑线上。他们今年还会来,因为我们在做的情况他们也非常清楚。我们想做一个不仅仅针对骨关节炎的单一的一个治疗,我们希望它能够更多地把老年的常见的疾病放在一块,这样的话老年人到这个地方了,比如每个星期去两趟,两趟去完了,待个一个小时,各个疾病都给他梳理一边,给他弄完了,他出来了,这是非常好的我理想当中的一个康复。老年人进去以后,心血管、糖尿病都得到了一些康复。

张庆民:为什说运动治疗是非常好的,为什么刚才说的模式非常好,就是我们现在康复理念主张的要发挥病人的主观能动性,激发他自己愿意锻炼,这是第一。第二,他主动训练,主动训练是最安全的,他也是最快乐的。举一个例子我们按摩,他现在躺着,单纯给他按摩肌肉,是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本身并不会提高他的肌肉的耐力和力量,很难去增加他的关节的稳定性。如果他主动去训练,就能解决这些问题,这也是我们最需要、最长久的。只有稳定了、有力量了,他才能正常活动。你光是按摩的时候,让他症状缓解一下,他天天躺床上不动,肌肉更萎缩了,更没有力量了,韧带更松驰了,最后关节活动起来又响又疼又不稳定,病情反而会越来越重。所以我们现在提倡的是一种主动训练的模式了,这也是和国外完全接轨的。中国人的认识一点不比国外差。

主持人续续:您今天洗脑了我对治疗的一些看法,完全洗脑了。

林剑浩:另外你说我骨科医生,我老在强调说我骨科怎么着怎么着,还真不是这意思,就是我非得强调我的科室,我的学科好像怎么牛。它这个系统各个系统的康复里面都会涉及到,包括糖尿病康复也涉及到运动,心血管康复也涉及到运动。实际上所有的康复的基石是运动,是功能锻炼。但这个运动能不能实施,实际上这一块在我们骨科,我们不是管骨骼肌肉系统吗,实际上我们这个是压力最大的。骨骼肌肉系统的康复实际上是个引领,它只要往前走了,后面都能跟上。如果这个系统不行,后面都跟不上。

主持人续续:它是保障运动的对不对?

林剑浩:但心血管的康复,尽管心血管不好的人,他说我动不了,动不了你无法康复了,你一定要能动。所以对不同的病人我们会有不同的康复的处方,但是这个运动康复一定是所有康复的一个基础。我们做好了,我们可以给其他科室他们可以实施了。

张庆民:对,运动治疗不但对骨关节炎的治疗效果是明确的,它对冠心病、心脏病,包括呼吸系统就是呼吸的康复,包括一些糖尿病这些基础疾病治疗中,运动治疗都是最重要的,都是非常重要的,是必须进行的,而且是有定论的。通过运动治疗,可以使病人的心脏的功能改善,能够使他的冠心病的发病过程延缓,甚至把患病取消掉。比如说通过运动把血糖降下来了,通过运动把血压降下来了,那么他的冠心病肯定就会得到改善。所以运动治疗就像刚才林教授说的,其实骨关节,包括心肺康复、糖尿病等等疾病的一个治疗的一个基础,它非常重要。

主持人续续:我们医院现在有接受过多少这样的运动的康复的患者了呢?你觉得他们实际的效果是不是能达到您想预期的呢?

张庆民:其实在我们康复院这是一个问题,它又不是问题。所有到康复医院来的病人,不管他是脑血栓、偏瘫这样的病人,还是他是骨科方面疾病的病人,还是说心脏的病人,到康复医院来,毫无疑问都要进行运动治疗。运动治疗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切入点,一个抓手,如果没有运动,你天天躺在那,心肺功能肯定下降,就没有手段了。其实运动治疗是你不可能回避的一个非常关键的手段,没有这个手段,别的治疗都谈不上,在一定意义上来说。所以我们的病人都要进行运动训练的,总体来说,我感觉效果还是不错的。根据不同的病人,为他制订适合他的方案,对他进行安全的、科学的、适宜的治疗,那么大部分病人的效果还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今天真的是学到了很多,也去张院长的医院参观过,看到过您的运动疗法,有机器带的,有主动的,有被动的,觉得怎么这么多花样啊。没想到其实这个意义真的是非常大。我一直以为骨关节科的医生主要是在做骨关节的手术,这个运动疗法治完了,是不是能够减少很多这样需要做手术的患者了呢?

林剑浩:是,我失业了呗。

主持人续续:对,我主要是担心您失业了。

张庆民:快乐的失业是吧。

主持人续续:提醒您一句。

林剑浩:医生实际上核心的东西是把病治好,至于用什么样的技术,一定是说围绕着我把病治好了。那么如果说我能够在早期进行预防,我非得拖到后面做手术,那没必要。所以这也是我们理念上的一个转换。从骨关节病的患者的群体来说,真正要做手术的人是极少数,大部分人是不需要做手术。你关节疼肯定找骨科医生,当骨科医生都是围绕着我怎么去做手术,围绕着一小部分的人,那大部分的人干吗呢,这个实际上是缺乏一个医疗很好的覆盖。这部分人不给他很好地处理、覆盖、预防它,最后都会到手术这一步。所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就是怎么样把手术这部分的力量放到前面去。

张庆民:预防。

林剑浩:预防,非常非常重要。现在预防来说理论上如果从国外的体系,那绝对不是我骨科医生干的事情,是康复医生干的事情。但是你反过来说,你想寻找国内有没有康复医生去做这个东西,我也在寻找,因为我的专业在骨关节炎这一步,所以从头到尾一直在捋,一直在捋,捋到后来一看发现前面没有人做。北京大学没有康复系,没有康复的学院,可是这个大健康的理念,国家已经提出来了,大健康里面很重要的一个健康的康复,我没有这个专业的人员。那北大没有,并不是说其他医院没有,那其他医院在哪里,现在北京有哪两个学校会有,一个是首都医科大学,一个是体育学院。体育学院和首都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他们会流向哪里,进北大附属医院系统能进去吗,能进去,容易吗,不容易。所以就从这点上能看见,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就是国家的重视程度还没有那么高?

林剑浩:国家很重视,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这不是发展区域吗,现在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我相信以后会有调整,我们需要更多的康复医生去做疾病的预防。那么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等到再开始培养,等到这个事情干成,是需要时间的,我们现在处在人员缺乏,病人有需求,处于这么一个矛盾时期。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下,我得把我的研究团队的精力得匀到那边去,总不能等着,只能分点精力去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续续:明白,所以您跟张院长观点还是很一致、很投机的,其实在合作方面也是非常的顺利对吗?

张庆民:是啊,因为骨科医生和康复医生其实天然就是一家,康复医学院最早是从骨科,应该说源自骨科派生出来的。通过骨科的疾病,真正地意识到康复的重要性了。当然骨科大夫天然地也对康复有很好的理解。其实从医生的角度来说,都是采取更和缓的,使病人痛苦最少的办法为病人解决问题。这是第一。第二,希望再往前走一步,通过预防让病人最好不出现这个情况。出现的时候症状很轻,对他的生活不会造成影响,希望这样。当然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刚才林教授说的,大多数人群是不需要做手术的,或者大多数人群我们都想办法让他不走到手术这个阶段,这样才是他真正的生活质量的提高,同时可以节约大量的社会资源。所以这个大家的目标是共同的,尤其是骨科大夫、康复医生这种天然的理解,所以使我们能够很快地去走到一块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下一步医院很重要的一个方向,就是对中老年的骨关节炎,包括其他疾病提前康复的介入,使他在功能通变在一定程度之前,减缓他的功能的退化,甚至使他有的功能提高,甚至去训练他,通过评估以后发现他容易向哪边跌倒,容易造成脑骨折,还是容易造成右侧的骨颈骨折等,提前进行训练介入。甚至训练他安全地去跌倒,使他以后不去发生这种跌倒,或者跌倒以后可能不会造成严重的骨折。这样才真正地从预防的角度提前解决这些困难,否则他跌倒以后已经骨折了,那一定是很痛苦、创伤很大,治疗起来也会非常难。如果他不跌倒,那这个问题就简单多了。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今天真是给我好好地上了一课。

林剑浩:我是外科医生,我们医院做了大量的手术,如果在这一行业里面,说人工关节置换,那我们医院是做得非常早,做得很多,包括吕院长口碑很好。那么尽管我也是做手术量很大的一个医生,但是从医疗的本质上来说,你说我现在在做的事情康复,那是不是革自己的命呢?

主持人续续:有一点。

张庆民:有一点。

林剑浩:对吧,有一点。但是这个东西还是一定要回归到医疗的本质,我们是治疗这个病,而不是为了做手术。如果这个病能用其他的办法治好,那你是必须这么去做的。所以我们行业里面很多人觉得林主任现在改搞康复了。

主持人续续:改行了。

林剑浩:是啊。

主持人续续:那您的理念您觉得国外的发展也是这样一个进程吗?是看到了他们的成绩,其实也想把这些东西应用到您的实际工作当中?

林剑浩:理念上的转变跟我们的大的环境很有关系,真的很有关系。也就在国内干活促成了我这个理念的改变,你说为什么,因为我们手术量太大了,我做不过来,非常忙,你很累。很累的时候,想着为什么那么累呢,能不能不这么来搞呢,所以这就是促成我往前转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自己年纪大了,年纪大了希望,你说我搞骨关节科,我自己膝关节不疼?我有时候也疼,很正常嘛,刚才说老年嘛。但是人呢,天性我也不想被做手术,我想那能不能不搞手术治疗这个方式在我身上发生呢,能不能有其他办法。所以很多因素促成了,对外的交流也多了,现在的治疗大家确实整个潮流已经开始往预防方向走了,我们国家的政策也在往这里推,所以很多因素促成。所以任何一件事情发生是有它的原因在里面的,我也讲了我自己的理由,为什么我从一个外科医生,我还是外科医生,也别把我完全归到康复里,现在在带的团队在往那边移。希望我们国家未来有很好的康复体系的培养体系,能够接上来。因为专业还是要有专业人才。

张庆民:说到底就是一句话,是因为医生医务工作者对病人的关爱,使得大家在思考,改变这个模式的。

主持人续续:回归医疗的本质。

张庆民:用更好的模式,对。

主持人续续:今天访谈也进行到最后,也希望张院长跟林教授再跟我们的网友朋友说两句,再给大家一些意见和建议好不好?

张庆民:好,各位网友朋友好,通过今天的访谈和讨论,大家也都理解到了骨关节炎是一个中老年人常见的疾病,它是随着岁数的增长也是必然要发生的一个疾病,但是它确实是一个可防可治,有有效手段能够缓解这个疾病的一个疾病。也希望各位网友身边有这样的病人,鼓励他们,让他们有信心,让他们相信这个病是有方法治疗的。通过这个病的治疗,能够使我们的中老年人有一个良好的生活质量,谢谢大家。

林剑浩:腾讯的网友们大家好,我就说两点:一点我们医务工作者做不到让每个人长生不老,但是我们可以做到让你延年益寿;第二条,也是我自己希望活到100岁,大家走着来聚会。这个是我的理想。谢谢大家。

主持人续续:好,谢谢两位专家作客我们本期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谢谢,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