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有一种大家并不熟悉的乳腺炎,专门危害年轻女性的健康,尤其是6岁以下孩子的妈妈。这种疾病发病率高,而且治疗极其困难,有“炎症中的癌症”之称,它就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本期节目,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原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乳腺科的主任杜玉堂教授,给大家聊一聊神秘的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让年轻女性朋友能够远离乳腺炎的困扰。

嘉宾介绍

杜玉堂

原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乳腺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原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乳腺科、北京当代医院乳腺会诊中心

擅长疾病:浆细胞性乳腺炎、肉芽肿性乳腺炎、乳腺瘘管,难治性复发性乳腺炎症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对于女性来讲,乳腺的作用是什么?

    answer

    杜玉堂: 对于女性来说,乳腺是第二张脸。如果没有乳腺,就不能哺乳,这会直接影响人类繁衍。现在人类的乳房很大的就是装饰作用,它能保证女性的体形美。所以女性特别重视自己乳房,仅次于脸。 无论是从人类的发展过程,还是美观的需求、性的需求,它都很重要,人人都需要一个健康美丽的乳房。
  • Question

    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有哪些常见症状?

    answer

    杜玉堂: 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被称为炎症中的癌症,它难诊断、难治疗、难痊愈,开始乳房长肿块,然后疼痛、红肿、破溃、流脓,最后成为窦道,并不断破裂。患者不能洗澡,不能抱小孩,在生活上会有很大困难。而且,非常容易被误诊为一般的乳腺炎、浆细胞性乳腺炎、乳腺结核,延误治疗时机。
  • Question

    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应该如何治疗?

    answer

    杜玉堂: 目前,我们最有效的办法是做手术,然后进行乳腺探查术把潜伏病灶清除干净;并且服用中药使乳腺导管逐渐萎缩,同时患者还需注意饮食,这样手术后复发率就能降低到2%。我不建议给患者服用激素,副作用太太,疗效不明显。早发现、早治疗、早手术,才能有最好的治疗效果。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47期:专家教你对付神秘的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


主持人续续: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有一种大家并不熟悉的乳腺炎,专门危害年轻女性的健康,尤其是6岁以下孩子的妈妈。这种疾病发病率高,而且治疗极其困难,有“炎症中的癌症”之称,它就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今天我们特地邀请到的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乳腺科的主任杜玉堂教授,给大家聊一聊神秘的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让年轻女性朋友能够远离这种乳腺炎的困扰。杜教授,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杜玉堂:大家好。我们今天讲一个题目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这个病的名字很长,十个字组成,一般的病的名称没有这么长,所以这病很特殊。

主持人续续:杜教授,对于女性来讲,乳腺的作用是什么?

杜玉堂:对于女性来说,可以这么说,乳腺是第二张脸。如果女性没有乳腺,女性从生理功能和人类的发展上,不能喂奶,这是个大问题,人类要想繁衍,哺乳是基本功能,所以没有乳房是不可能的。现在人类的乳房很大的就是装饰作用,就是体形美的作用,还有性感的作用。如果女性没有乳腺的美,整个外貌就会很受影响。所以女性特别重视自己乳房的外形,一大一小啊,或者特别小、平坦,她们就去整形。所以乳腺的美应该说对于女性来说是很重要的,仅次于她的脸。

主持人续续:所以从实用性和美观性来说,它都很重要。

杜玉堂:无论是从人类整个的发展过程,还是现实社会的人的需求,美观的需求、性的需求,人人都需要一个健康美丽的乳房。

主持人续续:是的。我听说乳腺也是一个非常脆弱的部位,特别容易得病,有些良性的疾病,也有恶性的疾病,常见的疾病都有哪些呢?

杜玉堂:乳腺疾病来说要分良性、恶性,一般恶性就是乳腺癌了,这个发病率很高。现在是女性的第一位肿瘤,它的发病率高。虽然术后生存期比较长,但仍然对女性健康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所以要预防乳腺癌,所以要定期检查,尤其是40岁以上的妇女。现在我们今天讲的病,恰恰不是这个年龄段,比这个还要年轻10岁,这个年龄段按说都是应该非常充满活力,非常健康的,带着小孩的这种年轻的妇女或者年轻的妈妈,她们的生活应该是很幸福的。可是自从1972年开始发现这个病以来,中国这个病也越来越多,所以威胁着广大妇女的健康,就叫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这个病听起来不可怕。

主持人续续:但是前面那些词觉得听起来还是很凶险的。

杜玉堂:除了这个肿瘤之外,就是咱们讲的目前的乳腺炎症,对乳房的威胁也是比较大的。癌症是威胁生命的,乳腺炎一般来说不会危及生命的,就是死不了,但是它威胁健康。乳腺炎分好多种,第一种常见的就是哺乳期的急性化脓性乳腺炎,就是生小孩以后,她的乳房突然红肿,高烧40度,那种情况下就叫化脓。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堵奶了?

杜玉堂:那是细菌引起的,那是乳汁淤积所引起的细菌感染,会红肿、发热、发烧,最后就是化脓。一般来说,经过切开引流,一个月以后就会好的。这种乳腺炎应该说问题不太大,只要产后注意乳房的保健,乳汁通畅,应该说是可以预防的。这个病目前来说对妇女的威胁不是很大,不是很困难的一个病。

同样的是炎症,但是有的病非常困难,咱们今天讲的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这个是非常难治的病,有人说它是不死的癌症。

主持人续续:炎症中的癌症?

杜玉堂:炎症中的癌症,它比较难诊断,也难治疗,治疗没几个月甭想好。而且开始是一个大的肿块,疼痛,然后红肿、破溃、流脓,最后就成为好多窦道,不断破裂,导致乳房外形非常难看。患者又不能洗澡,又不能抱小孩,所以生活上会有很大困难。尤其是对于年轻的妈妈来说,小孩才两三岁,不抱孩子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时候她生活上会感到非常的困惑,也很难办。甚至,很多医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

主持人续续:我不知道,医生也不知道?

杜玉堂:很多医生不知道,我指的不是一般的医生。你要知道医生是分科的,有各种科室的医生,内科、外科,我说的这个是乳腺科的医生,还不是说一般的医生。一般的医生要不知道这个名字,我觉得情有可原,如果你不是这个专业的。我说的是乳腺科医生,就是成立乳腺科,自己独立起来搞乳腺了,这种叫乳腺专业的医生,他也不知道这个病名,这个病名都不知道。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个疾病是一个发病率很低的疾病吗?

杜玉堂:过去来看好像是很低,现在来看,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发病率并不低,尤其是中国的南方,尤其沿海一带,沿江、沿河的城市,发病率很高。大部分患者在当地被误诊为一般的乳腺炎,或者误诊为浆细胞性乳腺炎,或者误诊为乳腺结核,就是没有诊断出来,所以发病率就不好统计。将来的话,如果全国医生都认识这个病了,可能我们的发病率就能统计了,现在根本统计不了。

根据我们个人的经验,这个病历年来逐年升高,一年四五百例,所以是相当可观的。所以说从我们治病的病例数可以看出,它的发病率是逐年在增加的。发病率不好统计是因为当地误诊,早期不能够诊断出来。

主持人续续:医生和患者对这种疾病都不认知?

杜玉堂:对,都不认知。

主持人续续:杜教授,其实今天我们也摆在了很多模型,您刚才讲到了普通的乳腺炎,我们这个疾病跟普通的乳腺炎有什么区别呢?

杜玉堂:可以用模型说吗?

主持人续续:可以,也讲一下这个疾病的发病原理。

杜玉堂:这个是讲乳腺的结构,这是乳房的外形,这个里边是一个乳头,乳头下面是输乳管,你看粗的是叫输乳管,这些是导管。这个白色的是小叶之间的间隙,这个是一个腺小叶,这都是像树枝一样,就像一棵树一样。

主持人续续:白色的是什么?

杜玉堂:白色是导管,黑色是它的导管系统,白色是它的小叶的间隙,纤维结缔组织,黄色的是脂肪。这是它的一个解剖结构,就像树一样,里面像树一样,好多树枝、树叶。小叶就是它的树叶系统,就是细小的树枝,周围腺泡。这是它的结构上的问题。

这个模型的部位就是乳腺发炎了,红的部分就是说可以理解为我们的肉芽肿性乳腺炎。这两个比较清楚的东西,有包膜,可以长良性的纤维腺瘤。

主持人续续:我们的肉芽肿性是一大片的?

杜玉堂:肉芽肿性是一大片的;囊肿是一个圆球,里面有液体;纤维腺瘤是一个包块,有一个膜,当中是实心的;甚至小的部分,这些部分可以理解为长癌了,都是小结节或者癌症。这是大的纤维瘤,这是一个囊肿,所以显示了乳腺的几种疾病。

主持人续续:所以结构特点是完全不同的?

杜玉堂:这个病的部位是不一样的,肉芽肿的部位是放在小叶上,在分泌乳汁的部分。

主持人续续:像这种结节大家可以做一些乳房自测,可以摸出来,这个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可不可以摸出来?

杜玉堂:应该说是这样的,乳腺长了病以后,大多数妇女自己能发现,因为长个纤维瘤自己能摸出来,长个乳癌,如果自检,一般也能摸着。如果你摸不着的话,医生也会摸到。所以说应该能够检查出来的。如果你麻痹大意,你不做检查,就很容易误诊。

肉芽肿性乳腺炎症,主要是疼痛,一疼,你必然就会注意到。或者小孩踢一脚或者无意中受个外伤,就疼痛了。一疼,一夜之间长一个大块,那大块应该能摸得着。

主持人续续:都是急性发作的是吗?

杜玉堂:都是她绝对能发现的,绝对不会像有些乳癌发现不了,因为它不疼,乳癌没有症状,要不仔细体检根本发现不了乳腺癌。等你一发现的时候,就到晚期了,危及生命了。所以乳癌是提倡预防,提倡体检的。肉芽肿不需要,肉芽肿发现会疼的,会出现一个大块,必然就会去就医。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还是比较好发现的。

杜玉堂:就是发现起来比较容易。

主持人续续:就是误诊率比较高一点?

杜玉堂:对,不会说不看病,不会的,乳房疼痛就会看病去的。现在的问题是这样,现在她来看病了,医生不知道什么病,问题出在这个地方。

主持人续续:不知道怎么治?

杜玉堂:对,不是病人不求医,而是病人求医了,病人求医是及时的,因为她发现疼痛,一个长肿块,她必然到医院看病。现在的问题是医生不知道什么病,把它误诊,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了。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反复的强调这个病,就是因为误诊率太高,早期的时候如果皮肤不红,就是一个肿块,医生会怀疑这是乳癌吧,做钼靶、做穿刺,怀疑是癌,早期就是怀疑癌。乳头有凹陷,长一大肿块,皮肤是白的,当然就怀疑癌了。所以这个误诊癌的,有的文献报告100%都误诊为癌。过不了几天就红了,一红了以后,就误诊为乳腺炎了,就按普通的乳腺炎,就是产后的急性哺乳期乳腺炎。还有当成乳腺结核,当成浆细胞性乳腺炎和当成别的病来诊断,然后就开始治疗。所有的治疗应该说是无效的,不管是抗菌素,就是消炎,输液或者是按摩、理疗,包括好多的保守的治疗方法,应该说基本上是无效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个疾病的治疗方法和那些疾病是完全不同的?

杜玉堂:不一样的,如果是急性化脓性乳腺炎,抗菌素特别有效,那是细菌引起的。所以应该输液、打针是有效的。这种是无菌炎症,找不到细菌,找到那个细菌也不是真正的病因。有人说找到了棒状杆菌或者找到革兰氏阳性菌。但找到这个细菌,不见得就是你的病因。这个问题医学上没有承认这个问题,就是你用抗菌素,用头孢,用各种抗菌素输液,基本上都没效。

主持人续续:听得我都头痛,这怎么治啊?

杜玉堂:所以这个病很可怕,就是它各种治疗方法应该说是无效的,要是按摩或者理疗,反而是有害的,加速它的发展。所以早期的治疗是非常的困难,医生不知道怎么治,怎么治也治不好,它还继续发展。它的发展有时候很快,一周就化脓,就红肿化脓了。有的慢的三个月化脓。有慢的,有快的。还有的人自己可以好转,不用治自己也会好,叫自愈性,有这么一个过程。有人说它是自身免疫性疾病,就是跟她的免疫状态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也有自己好了的是不是?

杜玉堂:也有自愈,也有自己缓解的,但是以后还会复发。可能是劳累或者生气,或者吃螃蟹等饮食的问题,或者轻微的外伤,一下子突然爆发,还会复发。这个病是一个复发性疾病,就是反复发展,反复发作的病,不是说好了就没事了,高枕无忧,不是这么回事。以后还会犯。我们最长的病有十年的,一般的五、六年、八年,这么一个身上的潜在危险,叫做定时炸弹或者不定时炸弹。所以说威胁你的健康,这个病必须要彻底地治疗,这个病很复杂,也很可怕吧?

主持人续续:对。

杜玉堂:就是你乳房红肿、破溃,生活肯定不方便。

主持人续续: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杜玉堂:对,这种病几个月好不了,急性发作、慢性期、慢性乳腺炎,是这么一个情况。所以它比较难治,很困难,当前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头疼的疾病。刚才说的头疼在哪里呢?

主持人续续:有点疑难杂症的意思?

杜玉堂:对,医生误诊,第二,知道方法,各种治疗基本上没什么效。第三,本身的发展也是很可怕的。所以说它有反复性,给你的健康带来很大的威胁,所以很不方便。有人说这个病死不了人。

主持人续续:比乳腺癌要轻?

杜玉堂:乳癌最终要死的,乳癌一般来说虽然活得时间长,但是还是威胁生命的。肉芽肿不太威胁生命,有人过一年、两年自己就好了。虽然复发呢,但是有的人不复发,所以它还不是那么厉害,但终归是一个问题。有人说这个病可以不治,可以不管它,让它自己待着等它好。可是要我说,到医院看病的人并不见得都能死啊,大多数病都是不死人的,比如说感冒或者咳嗽、气管炎、鼻炎,你说哪个人死了,没死。

主持人续续:它还能转成其他病呢?

杜玉堂:这敢说,现在因为这个病历史还短,还不知道以后到底发生癌不发生癌。如果若干年以后,可能就知道了,这种病人将来会不会发生乳腺癌,现在目前不得而知。不管怎么样,对她的生活是一个很大的困扰,非常疼痛,而且生活质量肯定是明显的下降。有的因为这个夫妻打架,还有离婚的。所以这个也很严重的威胁着妇女的健康。我们在讨论乳腺疾病对妇女健康的威胁的时候,不能光看到乳癌,还要看到这么一种非常麻烦的、非常烦人的一种疾病,可以说是疑难杂症,在世界来说没有好的治疗办法。

主持人续续:杜教授我知道在20多年里一直研究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治疗的一个方法?

杜玉堂:不是,我是2002年开始关注这个病的,当时我在东方医院当乳腺科主任,碰到一个新疆来的病人。我们诊断是浆细胞性乳腺炎,然后手术也好,吃药也好,中西都治了,就是不好,老发作,做完就发作,做完就发作。所以我们当时觉得这个病非常非常奇怪,我们也认为我们这么多年研究乳腺,一个炎症都对付不了?

主持人续续:可以理解。

杜玉堂:我们就想这个病是什么病呢,觉得这是一个怪病。因为这个病人治不了了,治得很困难、很棘手的时候,你就应该去想想办法。这时候一查文献,原来是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

主持人续续:这个是有文献记载的?

杜玉堂:医生遇到困难的时候,首先就查文献。就是这种状态在文献上有没有记载,有没有先例,得查这个。美国的杂志就报道了,一个以色列人写了一篇文章就写的这个病,就报告五例。这个五例他们都诊断是癌了,最后病理证明不是癌,是这个怪病。就说抗菌素无效,治疗手段非常非常困难。我们想就是这个病。当时我们觉得这个病是这个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可是我们拿切片到北京的病理专家去找人会诊,会诊结果:浆细胞性乳腺炎,就这么诊断的,给我打回来了。可是我不承认这是一个浆细胞性乳腺炎。我一直在东直门医院中医系统工作,平时患者乳腺的炎症就很多,所以对浆细胞性乳腺炎就是非常习惯了,经常见到,不以为然。就是这是一个能治疗的疾病,没有说治不好的。可是这一例就治不好,你就需要研究了,这时候开始查文献、找病理专家。就是你诊断不了,诊断临床不算数了,必须得病理结果肯定。我们跑遍了北京的大医院、各个病理中心看切片。中心在昌平,报告为浆细胞。可是发的病理照片,我一看跟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非常想像,我就拿这个书找这个专家,跟他讲我说您看您显微镜下的所见是不是跟我这书上这个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很像,他一看挺像,他把我的诊断就改过来了,改成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

主持人续续:所以当时是确定了这个病?

杜玉堂:就是诊断这个病必须有病理专家的最后拍板,我们临床大夫只能说像什么或者可能是什么,最后诊断要靠病理。比如诊断一个乳腺癌不是我说癌就是癌的,得有病理证据。病理诊断是金标准,所以2002年到2007年,大概5年的时间就是找病理大夫。做一个找病理会诊,会诊完了,报告是浆细胞,我又不认帐,我又找医生,翻来覆去,我找不着一个合格的,就是我认为满意的病理科医生。就是他得会诊断我这个病,我才能研究这个病。最后找到了一位教授,陆军总院的丁华野教授,他专门研究这个炎症的病理,他一看这是肉芽肿。从此以后,我所有的病理切片全送给这个医生看切片,他签字我才认,别人我也不找了,就不送了,直接送给他。无论我在那个医院做手术,把样本全部送到他这,这样我的病理诊断算过关了,就算比较可靠一点,这样开始正规的研究这个病。从2007年开始,光找病理,就耽误了5年的时间。好多病例我怀疑是这个病,但是病理报告不是这个病,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必须以病理为准,所以我无可奈何。

主持人续续:您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医生跟你一起非常不容易。

杜玉堂:找一个能配合的专家提供病理后盾,那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大量的病例就被浪费掉了,就是你没法统计那个资料,病理不准你能说什么,所以也是很烦恼的事情。

主持人续续:不过后来您终于把这个事情搞定了。

杜玉堂:后来找到了丁华野教授以后呢,病理诊断的问题就解决了。现在外地之所以研究这个病困难,就是因为他们缺乏病理的后盾,像各个省市他们都诊断浆细胞,那是病理不过关,没有办法。当然我为这件事情也费了五年的精力。所以从2007年开始就专门做这个病,就做这一个病,别的病全不做了。我原来乳腺癌也做,增生也做,也用各种办法治疗乳腺疾病。后来我觉得别的不干。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更有挑战是吗?

杜玉堂:我觉得这个是世界难题,而且大多数人不知道,我想那时候我也退休了,我想我退休以后干吗去?我专门研究这个病。所以我专门做这个手术,其他手术都不做。比如乳腺癌找我了,转到什么什么医院去治吧,找谁谁谁,我不治了,我专做肉芽肿。这样开始了这种专门做这一个病的研究历程,研究它的病因、诱因、临床表现、怎么鉴别,就开始写好多科普的文章。现在到2017年的年底,一共做了1666例,1928个乳房,因为一人有两个乳房。

主持人续续:一般都是两个乳房一起发病吗?

杜玉堂:13%多。

主持人续续:一般还是一个乳房多?

杜玉堂:一般的一个多,有13.59%的是双侧的。有人对侧发病,所以我们的乳房的个数要超过例数,大概有这么多年下来,大概有213例是双侧的,剩下的都是单侧。如果按单侧算,2017年以前的一共是1666例。这在世界上是不得了的数字,这个病最多的国家是土耳其。土耳其报告的到现在为止,最多的,就是写文章,有3例、5例的、1例的,最多写的一个是77例,这算多的,都没有超过100例,全世界报道才200例,我一个人就做了1666例,你说这个数字怎么能比。所以在发病率上,可以说按世界来讲这个病是地中海国家,首先在地中海国家发现。我想可能是地中海的污染,就是说地中海周边国家,土耳其、伊朗这些国家,西班牙这些国家他们发病率最高。欧美的发病率,白人发病率并不高,但是我们中国我觉得发病率我觉得世界第一,因为人口大,而且是属于发展中国家。

主持人续续:经济不发达的地区是不是?

杜玉堂:就是正在发展的国家,像印度都是很多,发病率很高的,像巴基斯坦、埃及都是这种国家。

主持人续续:其实很多病例还没有被发现?

杜玉堂:有的病例根本不知道,得了也不知道。中国也是这样,中国我说了大部分被误诊,在当地误诊。拖到一定时候自己就好了,所以真正的发病率是不知道的。只能说从我个人的感觉来说,发病率肯定在增加,而且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这个基数很大,所以说从我的病例来看,我认为全世界最多。这个病在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很值得重视的疾病,如果对这个病进行忽略的话,就等于忽略了妇女的健康。

主持人续续:是的。

杜玉堂:尤其是一般的老百姓。

主持人续续:所以大家对这个疾病应该需要有一些认知,自己有一些判断。

杜玉堂:对,这个病在全世界来说,发生在社会经济地位比较中低的层次,高层人士一般比较少,跟她的经济状况、文化程度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国家可能就是像小商小贩、教师、护士、医生,得这个病很多。总体来说,它不是高端的病,而乳癌是个高端妇女的病。

主持人续续:乳癌我一直以为是年老的妇女的病。

杜玉堂:不是,乳癌是一个高层次妇女的病,越富裕,文化程度越高。

主持人续续:发病率越高?

杜玉堂:对,经济越发达,越富有,文化水平越高,国外统计以12年为界,12年以上,12年以下,就是文化程度。所以我认为乳癌是高端妇女的疾病,可以这么来分。但不是说低端就不得。

主持人续续:对,明白。

杜玉堂:大概这么分,要这么分的话,肉芽肿属于社会中低下的就是一般老百姓得的病,社会层次上是不一样的,人群是不一样的。还有不一样的就是年龄不一样,乳癌你知道岁数都是很大的,老太太,当然年轻的也有,一般来说高峰年龄是45岁,40岁以上要注意防癌。一般二三十岁的比较少,不是没有,是少。

但是这个肉芽肿性乳腺炎发生的年龄就非常的年轻,平均就是30岁。所以我们总结就是“三个三”,一个是病人年龄是30岁,你的小孩两三岁,六岁以下,两三岁是最多的。然后就是病程,两三个月。这样的炎症,首先就要考虑它是肉芽肿。

主持人续续:经过五年的病理您终于确定这个疾病,咱们就研究这个疾病是应该怎么治疗,因为之前都没有人研究过这块,您就完全自己开始做科研,现在这个治疗方案主要还是以手术为主吗?

杜玉堂:对,这个治疗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本身是中医学院出来的人,我研究好多中药,好多中药是我发明的,所以对这些中药我并不陌生。开始也给她吃中药,效果不理想,就是效果不好。中医你知道这个辩证属于阴阳辩证,到底是阳症还是阴症,中医很在乎这一点。中医效果也不理想。抗菌素肯定没用,人家早就说了抗菌素没效。这时候你说怎么办?面对这个病人不做手术,我本来又是西医的,我是做手术的大夫,手术拿刀。

主持人续续:您是中西医结合是吗?原来也是这个方向?

杜玉堂:我是北大毕业的,我是六年的医疗系,应该说是纯粹的西医,我本人的性格特征、基本的素质完全是一个西医大夫。

主持人续续:只是东直门医院是中医的医院是吗?

杜玉堂:熏陶的结果吧。

主持人续续:所以中西医结合了。

杜玉堂:懂一点中医,也开中药,但是我觉得这个病效果不好,保守疗法都不理想,那我只好我动用我擅长的手术,就是做手术。开始我们做的手术复发率也很高,也20%几的复发。国外统计的复发率是15%到50%,平均38%。这个复发率太高,所以他们就不做手术了,就吃激素了。

主持人续续:激素管用吗?

杜玉堂:激素总体来说效果非常快,但是不持久,30%的复发,而且大剂量吃激素的副作用很大。一吃马上就胖,就像你这个体格,吃上一个月就会胖很多。那个体形改变非常难以接受,也有好多副作用。所以长期吃激素不是一个好办法,我也不赞成吃激素。我要么就是中药治疗,要么就是手术,我不赞成吃激素。有的人还认为是结核,说乳腺结核,就吃抗结核的药,我认为这也是不对的,也治不了这个病,根本不解决问题。所以用我们最拿手,也是最基本的技能,就是手术。开始我做手术复发率也很高,复发了以后,病人也很反感,我们觉得也没有自信。那怎么办?再做呗,我就采用一个措施,复发了免费,不收钱,给你免费做。所以病人复发了自然还来找我,就再做呗,做到不复发为止。最多的一个病人做六次手术。

主持人续续:就是您刚开始研究这个病的时候?

杜玉堂:嗯,很可怕,你怎么治也复发。所以对医生来说,那是非常非常头疼的事。你想想看你治一个病人,六次复发,你会有什么感觉,所以非常沮丧。但是你不研究下去怎么办,不做下去怎么办,想办法,从手术技巧上、方法上进行改进,就是目前的手术复发率降低了。怎么发现的?我们发现复发就是因为你做手术做得不干净,旁边潜伏一个病灶啊,因为肉芽肿的病灶不是一块,好多分散在各处,这个潜伏病灶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发现潜伏病灶,就是做完之后,大面上被切了,还有看不见的这种潜伏病灶15%。所以我就发明一个乳腺探查术,我做完这个,把病灶给你切完之后,我探查我找,把好的地方也切开来看看,就发明了乳腺探查术。

乳腺探查术不是随便可以用的,你听说过开颅、开腹探查,急性阑尾炎诊断不明确,开腹探查,这是外科最常用的。还有开胸探查,唯一没有乳腺探查术,所以我们就独出心裁的乳腺探查术。乳腺不是空腔的,是一个实心的东西,那也要切开找。我们就发明这个手术以后,就找这个潜伏病灶。我们的复发率降低了15%,一下降低15%。到先我们的复发率就2%以下,几乎看不见复发。所以这个手术的方法的改进,那是非常重要的。我也认为外国人他们做不好这个手术,就是因为不探查,不再寻找潜伏病灶,这是他们失败的主要原因。所以我想只要改进手术方法,这个手术就是可以成功的,这个病可以手术治愈的。国外的文献现在的趋势,是因为手术复率那么高影响医生的信誉。所以外国的医生都不敢做这个手术,就给吃激素。吃激素也有30%的复发率,而且有副作用,所以改用抗结核、改用其他疗法。外国医生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不治疗,就是观察,你等着吧,回家待着去,慢慢就好了,到时候一个月复发一次。就是这种疗法,我认为这种疗法作为医生来说有点不太人道。你说得了这个病不治,回去养着去,三个月来一趟,这个对病人来说我觉得难以接受。

主持人续续:确实是。

杜玉堂:还是应该想办法给她治疗治好。

主持人续续:我们准备了一些图片,我不知道在手术之前乳房是一个什么状况?手术之后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请您结合这个图片给大家讲一讲。

杜玉堂:我讲到手术方法,还讲手术效果。手术效果就是这样,比如这个是术前的乳房肿块,这个肿块是白皮的,肿块8×4公分这么大。

主持人续续:白皮是指什么?

杜玉堂:白皮就是不红的,还没有红肿的,比较早期的,我们就说是白皮,就是说不红肿的,光一个肿块,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手术时机。做完以后,外形基本上就是看不见刀疤,刀疤开在乳晕边上,所以好了以后看不出来,这是一种早期的,就是手术时机合适的。

到了这种程度的时候,你看这红了,肿了。

主持人续续:一般发生在乳晕周围?

杜玉堂:一般来说红肿都在乳晕周围,肿块即使发在周边,最后红肿还在这个位置。像这个病人红肿的位置非常好,可以把它切掉,这样外形也影响不太大。到这时候就不理想了,因为你要切开一块皮,外形就不好了。

主持人续续:这个稍微有一点疤是吧?

杜玉堂:对,这个看到外形稍微有点影响。

主持人续续:这个手术的切口一般在哪切?

杜玉堂:我们说典型的切口,经典的切口我们是开在乳晕边上,这样一缝看不见,就不长疤了,它的疤痕最小。在别处开的疤都是去不掉的。这个就更严重了,这个红的地方太多了。

主持人续续:整个乳房都肿了。

杜玉堂:你看红了好多地方,好几个肿块,好几块红。这样病就是最大的毛病就是侵蚀皮肤,首先皮肤要红了。

主持人续续:这不能不治啊,都这样了还不治,太可怕了。

杜玉堂:这样不治的话,对病人来说,我觉得医生的责任有问题。这样的手术外形效果就有刀疤了,到这个时候做手术,只能是治好疾病,恢复外形的可能性比较小,达不到美容的效果。

主持人续续:所以应该早发现?

杜玉堂:所以应该什么时候呢?就应该早发现、早治疗。早治疗效果非常好,晚做的效果就不好。

主持人续续:晚了就大夫也控制不住了?

杜玉堂:对,治了以后仅仅说达到治愈,但是外形就不好看,就有刀疤不好看。刚才我们讲了肉芽肿性乳腺炎的特征,你看这个,如果我要给你看这么一张图,我说这是乳腺病引起的,好多人不会信的。腿的结节红斑、皮疹,一般不会想到跟乳腺有关系。假如说一个病人乳腺有毛病、腿有毛病,有红斑的时候,这个时候医生会把她转到皮科、转到骨科去;关节疼转到皮科,这是结节红斑你上皮科去看。病人就是皮科推到乳腺科,乳腺科推到皮科,出现这么一个问题。其实,这个并发症全是乳腺所造成的。

主持人续续:一个是脚红肿起红斑起泡,也疼、痒。

杜玉堂:对,起泡,然后结节、红斑。

主持人续续:这个手,这个是膝盖,这个是小腿。

杜玉堂:所以说并发症也是很厉害的。

主持人续续:也是到比较厉害的时候才有并发症吗?

杜玉堂:一般来说一个月以后,得病一个月以后就发生这些并发症。

主持人续续:是所有的患者都有并发症还是?

杜玉堂:25%,不是关节疼,就是结节红斑,还有一部分病人就坐轮椅看病。我们现在病房里住的就是坐轮椅而来,不坐轮椅走不了道,她生活非常的不便。还有的并发症是想不到的并发症,头疼、脱发。你想不到脱发跟乳腺有什么关系,你都解释不了。

主持人续续:真的是一种神秘的疾病。

杜玉堂:对,有些根本解释不通,她脱发、失眠。有一个病人半年前就开始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觉。你说失眠这是一个内科病,不会想到乳腺有毛病,失眠、脱发,还有头疼,再就是关节疼,最常见的是关节疼痛。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手术做好了,这些并发症都消失了?

杜玉堂:做完了以后,这些并发症在一个月之内自然就消退,所以不用给药,自然就好,致病源可能就在乳腺上。把乳腺解决,就好了,我不需要再给什么药,不要推到骨科、推到皮科,不需要让她吃激素。所以必须要认识这个病,要是不知道这个病的时候,你觉得很茫然,你上皮科看、上骨科去看,把病人支走了,其实这就是你的病人。

主持人续续:你也是在1000多例手术不断接触这样的患者,然后不断地对这个疾病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杜玉堂:对,不断总结它的临床特征,详细问病史,有的病人在半年之前就有症状。你根本不能解释是乳腺的问题,你也想不到是乳腺的问题,这叫做前期症状,得了病以后,再出现这叫并发症。所以这个病可以说是莫名其妙,医学上目前解释不了。

主持人续续:很多问题都解释不了?

杜玉堂:解释不了,有人说是自身免疫,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可是你查免疫指标,正常,查不出任何阳性的指症。所以专家们说只能说怀疑是自身免疫,但是没有证据。所以现代医学对这个研究,就是基础研究还差得很远。我刚才说了临床都不认识,何谈基础,大夫都不认识这个病,怎么搞基础研究。

主持人续续:您竟然做了1600多例手术了是不是?

杜玉堂:那是出于无奈。

主持人续续:优秀是被逼出来的。

杜玉堂:因为病人摆在这了,必须要解决,必须要给别人解决问题。就是做6次手术,最终病人还得要解决问题,免费,不收钱也得给做,做好为止。通过她的一例失败,别人就不再失败了,就总结经验,到现在为止手术复发率降到2%以下。我认为这个复发率降到5%以下就认为可以接受了。任何一个病你说绝对不复发,这个医学上没有这种100%。我认为要是5%以下,就是很不错的了。

再有这个手术除了复发率降下来之外,我们还要求术后外形要基本恢复外形,就是得恢复外形的美。刚才讲乳房对女性来说是第二张脸,对于体形、外观、自信心,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器官。你做完了以后,乳头歪了,或者乳房明显减小,都不太合适。所以要尽量恢复外形。就是病要不复发,病要治好,还要保持外形尽量接近于原来的样子。

主持人续续:保证生活质量。

杜玉堂:对,外形要太差了,比如开一个大刀疤,不在乳晕上开,在别处开一个大刀疤,超过10厘米的刀疤,这个手术就没有难度,就可以随便做了。

主持人续续:是,乳房本来才多大呢。

杜玉堂:对,手术就不存在难度了。如果让两三厘米做一个手术,那难度很大,所以口的大小决定手术的难度。但是切口小,才能保证乳房的外形好。做完以后一个大刀疤,病人觉得肯定是不理想,觉得心理上是一个压力,不敢脱衣服了。你这露一大刀疤,你怎么敢穿低胸的衣服呢。所以必须要保证外形的美。但是我说了保证外形美得需要条件,就是你得早。你要到了晚期再来,我就没有办法了。

主持人续续:大夫也束手无策了。

杜玉堂:对,要到这个时候再来,到处都是红,红的皮一切掉,外形就保持不住了。到这个时候只是治愈疾病,而达不到美形的效果,你会牺牲掉整个乳房的外形,但是这个病可以给你治好。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治疗这个病的意义就不是很大了,所以我主张得了病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如果太晚来,效果就不理想了。

主持人续续:杜教授,今天我们也请到了一位您之前做过手术的患者,也请她谈一谈自己的感受。

杜玉堂:好啊。

患者尹征:大家好,我叫尹征,来自四川。但我是2017年在浙江发病,2017年11月份。我就是一夜之间起了一个很大的硬块,就是10×8那么大。我就去我们那里的中医院看,医生就说我这是乳腺炎,叫我回去热敷。我回去热敷了两天我觉得不对劲,就换医院了。就去浙江人民医院,说我也是炎症,开始叫我打吊瓶,我就连续挂了一个星期。但是硬块一点没消下去。我问医生怎么办,又叫我再打吊针,我又打了半个月。但是还是一直没有效。我就急了,我就去浙江附医了。我去那里,医生跟我说是浆细胞乳腺炎,我就穿刺。

主持人续续:跟刚才杜教授讲的是一样的。

患者尹征:对,医生叫我穿刺,穿刺出来了说我是浆细胞乳腺炎。我说能手术吗,说我这不建议手术,复发率特别高。我怎么办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医生就建议我吃中药。我不知道去哪里吃,后来我回老家四川就开始吃中药。吃中药然后就叫我去抽脓,当时我回家的时候还没有脓。我回家抽脓,越抽越多,越抽越厉害。后来越来越严重,我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看,我又吃中药,又去抽脓。到了后期的时候是怎么样呢,每天只能躺在穿上,很痛,不想起来,只能打抗生素,每天打。这种病很受折磨的,所以说得了这个病要尽早找杜老。

主持人续续:您后来怎么找到杜教授的呢?

患者尹征:我就各种网上查,开始我也是抱着怀疑的心态。但是我自己没有办法,我就把杜老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我就来北京了。

主持人续续:之前查了很多信息,专门找杜老来看病的?

患者尹征:对,开始我也没有想到这种病那么可怕,我不知道它真的会破溃、流脓,整个胸部就是千疮百孔。我本来只是右侧发病,但是到过年的时候,我左侧也开始有一点刺痛,也发病了。就是说这个病很折磨人,我在家喝了两三个月的中药,每天早中晚喝中药。

主持人续续:一点效果都没有?

患者尹征:没有,医生给我开的西药,把胃都给吃坏了。我有一段时间我连饭都吃不下去。

主持人续续:后来是什么时候来北京这边看病的呢?

患者尹征:就是8号。

主持人续续:上个月3月8号来找到杜老,第一次见她是吧?

杜玉堂:对,3月8号。

主持人续续:3月8号,这一天还挺有纪念意义的。

患者尹征:所以我特别感谢杜老。

主持人续续:当时杜老看了以后说什么?

患者尹征:杜老看了我这个,就是说肉芽肿,再摸了一下,再彩超,就确认是肉芽肿。

主持人续续:什么时候做的手术?效果怎么样?

患者尹征:我是26号做的手术,现在我感觉挺好的,真的是一天比一天好。因为我之前就是喝中药,在我们当地抽脓,我看不到希望的。我就问医生说,我这个到底什么时候能好,医生都说我也不知道,不确定你这个治多久,一年、两年……说都没有时间段,我觉得我看不到希望,我觉得生活像别人都是充满阳光的。

主持人续续:你这突然得了一个特别奇怪的病?

患者尹征:对,我觉得我的生活真的是挺阴暗的,看不到了阳光一样。但是现在手术之后一天比一天好,终于这个病好了。所以我觉得那些正在求医路上的姐妹,如果是这个肉芽肿,早点来北京找杜老,早点解脱,早点好。以后也可以好好陪一下孩子,不用抱孩子也不能抱,生活真的是看不到希望的。只有生过这个病的人才知道。

主持人续续:才能感受到这种心情。

患者尹征:对。

主持人续续:你们家小孩现在多大了?

患者尹征:我的小孩两岁零两个月。

主持人续续:她所有的一些特点都是跟您刚才说的是完全一致的。

杜玉堂:你今年多大?

患者尹征:27岁了。

杜玉堂:差不多30岁左右。

患者尹征:打吊瓶完全没有用的。

主持人续续:手术整个过程你感觉是怎么样的?多长时间的手术?

患者尹征:我的双侧稍微久一点,快两个小时左右。因为进去就是全麻,睡一觉起来也不疼,出来之后就是那个绷带勒得稍微有点紧,但是手术感觉不到疼。

主持人续续:手术以后住院要住多久? 患者

杜玉堂:要住两三周。

主持人续续:住院的时间还是蛮久的,两三周。

患者尹征:反正要看好嘛,两周应该就是拆线就可以回家了。

主持人续续:在做完手术以后,需要进行护理或者药物的配合治疗?

杜玉堂:对,术后就是预防感染,输液什么的,一般就没有什么特殊治疗了。如果出院之前要做彩超,看乳房的情况,没有积液,确实没有问题,才让出院,大概在术后两周左右出院。

患者尹征:像我们看这个病,不在乎它的时间长短,只要能看好。因为这个病真的是很折磨人,只有生过这个病的人才知道这个痛苦,太痛苦了。

杜玉堂:年纪很轻吧?

主持人续续:是啊,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

杜玉堂:这种年龄非常轻,就是30岁左右,她才27、28岁,所以年纪很小。

主持人续续:所以杜教授您现在是她们心里的男神了。

患者尹征:对。

杜玉堂:这怎么说呢,就是病人摆在这,你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你的责任,你当医生看什么呢。

主持人续续:救死扶伤,医者仁心。

杜玉堂:对,你首先有这个责任,你就要研究这个病,是挺困难的,就像我说的五年找一个病理科大夫。

主持人续续:她们得这个病的人也很痛苦,也很煎熬,您治这个病的过程也很煎熬。

杜玉堂:对,她们受煎熬的时间也很长,她算短的。

主持人续续:她还算比较快的?

杜玉堂:对。

主持人续续:去年年底11月份发病,3月份找您做的手术?

杜玉堂:对,她还算是上网比较快的。

主持人续续:刚才我们听了小尹讲了一下她自己的患病的经历,包括就诊的经历,真的让我感触特别深。您救了很多这样年轻漂亮的姑娘。

杜玉堂:这个病发病年龄段非常特殊,平均就是30岁,像这个病人才27岁。所以说病人年龄都比较小,正在年轻的阶段,小孩也很小,所以这个时候对她们家庭来说,正是一个家庭应该是美满的时候。

主持人续续:对,特别幸福的时候。

杜玉堂:对,这时候突然得病,要是流脓、破溃,确实是很烦。虽然说死不了,可是很痛苦,所以这个病必须要治。

主持人续续:您解决了她们的这个问题,那后面有一些什么样的计划,因为现在做这个手术也就是您一个人做是吗?还是有团队一起来?

杜玉堂:有团队。

主持人续续:有学生也在开始做这个手术了?

杜玉堂:对。这个手术是治疗的第一步,一般的病人对侧很容易发病,我们一般给她吃中药让她乳腺导管萎缩,就是说彩超下如果超过两毫米,这个管就算扩张。然后我们给她吃中药,让乳腺导管逐渐萎缩,这样防止复发。所以术后还给一段时间中药吃,也算是中西医结合,要不然容易对侧发病。但是吃着中药有时候也难以防止,对侧该发有时候还得发。所以说对侧发病的几率也是很大的,所以饮食要注意,就是吃饭,我不建议大街上的小吃可以随便吃。

主持人续续:还是要吃健康的食品是吧,她们这样的患者要注意这方面?

杜玉堂:对,我们会跟她们说注意饮食,尤其海鲜是不能吃的。她们一般吃海鲜就复发,吃完了螃蟹以后就发病,我们尽量让她们不吃这些东西,自己做饭,吃素食,注意饮食卫生,这样饮食这个环节注意了,污染的机会就减少了,乳汁就会更健康。就是存在里边也不要紧,你说解放以前的人不生孩子吗?难道她们就没有乳汁淤积呢?为什么现在的淤积了就不行了?肯定淤积了乳汁,乳汁出了变化,受到污染,人体才对它有反应。如果是正常乳汁,应该没反应。所以说应该说是乳汁的污染导致了这个病,跟环境有关系。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个疾病您确实是在不断地研究、不断地在认知、不断地在提高?

杜玉堂:对,不断地总结发病过程,询问她吃了什么。

主持人续续:现在咱们能治好了,去找一些发病原因,怎么来预防。

杜玉堂:对,诱因必须得寻找,有的诱因有时候非常明确,有时候吃了达英三五或优思明,还有精神类的药物,就是精神抑郁症药物,有些诱因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我虽然不知道病因是什么,但是我知道诱因是什么。诱因也要防止,发病几率也会减少,所以要预防一些发病的危险因素。

主持人续续:您现在是不是有出一些什么书或者一些这样的文章?

杜玉堂:科普文章,网上的文章都是我写的。还有准备出书,出一本完整的书。还有准备国际上发表一个SCI论文。因为我们的例数在全世界是最多的,我们要总结一下发表,我想会引起国际上的重视。这个医学水平不断提高,到时候总结学术论文,还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主持人续续:这也是咱们对这个疾病治疗的一个长远的规划?

杜玉堂:对,因为你必须把自己的经验写出来,让大家共知、共享,才能整个提高这个病的整个水平。所以有必要写论文或者写书,让大家都知道这个病,都会治这个病,目前来说还需要一个困难。

主持人续续:教授最后您再给大家总结一下关于我们这个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的预防和治疗。

杜玉堂:主要这么几句话,包括医生和病人在内,特别要关注肉芽肿性小叶性乳腺炎,对它要提高认知。不要说我不知道这个病,我也不知道怎么治,这样很影响病人的生活质量。所以应该对这个病加强认知、加强学习,一个是看国外文献,一个是切身认识到这个病和其他的炎症是不一样的,这个是非常复杂的、难治的一个疾病,应该加强研究。然后就是希望我们和全国的医生进行合作,把这个作为一个重要的科研题目来完成。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这个病应该能被攻克,我们国家的发病率找到病因之后,应该能够发病率有所下降,而不应该成为世界第一。

主持人续续:好的,再次感谢杜玉堂教授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杜教授同时也在北京当代医院有出诊,如果有这方面问题的患者,也可以去当代医院里面咨询杜教授对吧?

杜玉堂:可以。

主持人续续:好,我们本期节目就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