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说到微整形,很多爱美的女士都已经不陌生了,非常熟悉,但是市面上现在有很多微整形的项目也存在着很多误区,那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朝阳医院整形外科的主任范巨峰教授,来给大家详细讲解一下微整形存在的一些问题。

嘉宾介绍

范巨峰

北京朝阳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朝阳医院

擅长疾病:注射美容、乳房整形美容(隆胸、巨乳缩小等)、鼻整形美容(隆鼻、歪鼻矫正、鼻再造)、眼部整形美容(重睑、眼袋)、除皱。

深度问答

  • Question

    整形和微整形之间都有什么这样的区别呢?

    answer

    范巨峰: 我们基本上把一些不动刀子的这些治疗手段,我们把它归为微整形,比方说注射,注射玻尿酸,老百姓叫玻尿酸,我们叫透明质酸。注射透明质酸钠,打肉毒素,或者说是现在老百姓叫线雕,我们叫埋线,经常有一个名字,同时就有一个老百姓的名字,又有一个专业的医生的叫法,这些包括激光,我们都可以把它归到所谓的微整形。
  • Question

    我们怎么样能够规避风险呢?

    answer

    范巨峰: 我们强调要五个正规加一个规范,五个正规,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找正规的医生,用正规的产品,采用正规的操作手段,在正规的操作场所,最后一个,规范的适应症的选择。我们卫生局是有规定的,你进到这个医疗机构的时候,他在一楼大厅醒目位置会悬挂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要在一个正规的操作场所里边做,这样感染这些风险就会降低。
  • Question

    请范主任为我们总结下今天的内容

    answer

    范巨峰: 我们一定要走进一家正规的医院,医疗机构,第二要有正规的医生来帮您做。第三点要选用正规的产品。第四点正规的操作场所,在正规的医院里边,也不见得每一个房间都能够做手术。第五点要采用正规的操作流程。第六点,规范的适应症的选择,做到五个正规,一个规范,才能保证我们的手术的安全。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65期:关于微整形,专家说比美更重要的是安全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说到微整形,很多爱美的女士都已经不陌生了,非常熟悉,但是市面上现在有很多微整形的项目也存在着很多误区,那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朝阳医院整形外科的主任范巨峰教授,来给大家详细讲解一下微整形存在的一些问题。范主任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范巨峰:续续好,大家好。

主持人:范主任,说到这个微整形大家肯定心里就会和整形相对比,那整形和微整形之间都有什么这样的区别呢?

范巨峰:微整形这个词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应该是在2010年。

主持人:那没几年,八年。

范巨峰:但我觉得挺久了,这个词最早是台湾那边发明的。我们听到这个词觉得很陌生,微整形,这个词后老百姓也叫得越来越多,甚至在专业医生的这个圈子里也开始叫微整形了。实际上它也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一个界定,什么叫微整形?什么叫整形?但是我们基本上把一些不动刀子的这些治疗手段,我们把它归为微整形,比方说注射,注射玻尿酸,老百姓叫玻尿酸,我们叫透明质酸。注射透明质酸钠,打肉毒素,或者说是现在老百姓叫线雕,我们叫埋线,经常有一个名字,同时就有一个老百姓的名字,又有一个专业的医生的叫法,这些包括激光,我们都可以把它归到所谓的微整形这里边,这个微整形由于它也不是一个学术的教法,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一个界定的范围,也有人把双眼皮、眼袋这种比较小的手术也把它叫微整形,所以不是一个什么,因为它不是一个专业的规范的用词,是老百姓的一个叫法,所以说也没有特别明确的一个界定,大概齐吧,我们说至少注射是算的,微整形,埋线算,就是线雕,然后激光这种设备算,大概就是这么界定,如果说再稍微范围再扩一点,就是包括双眼皮、眼袋、隆鼻,这都可以叫微整形。

主持人:那其实微整形的这个范畴还是挺大的,我还以为这个微整形是从韩国流传过来的词,原来是从台湾流传过来的。

范巨峰:2010年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当时觉得蛮不正规的一个词,没想到现在被叫开了。包括透明质酸,我们一直就把它叫透明质酸,但是是老百姓叫玻尿酸,为什么叫玻尿酸?是曾经有一款透明质酸它的商品名叫玻尿酸,现在这个商品名,就这款商品早就没有了,但是这个名字留下来了。包括肉毒毒素,肉毒毒素,它的规范叫法叫肉毒毒素,但是我们很多人把它叫botox。为什么?是因为有一款肉毒毒素的商品名叫botox,所以说经常是传下来的东西,是有一个故事在里边。

主持人:就是一些学术的一些叫法和这种市场上大家流行的叫法,有的时候还不是特别一致。

范巨峰:比方说苹果肌,苹果肌你都知道,哪里是苹果机?

主持人:这一块叫苹果肌对不对?

范巨峰:你看你现在已经被科普到了,那么实际上在差不多3、4年前,连医生还闹不清什么叫苹果肌,很多医生……

主持人:苹果肌并不是一个学术名词。

范巨峰:不是。

主持人:很多医生把这块叫苹果肌,就在那个时候,15年之前吧。

主持人:就是打腮红的地方。

范巨峰:你会化妆,所以你就知道。其实很多医生当时把这块叫苹果肌,这是错的,那么如果把这块打起来的话很难看,那么这个苹果肌这个词也是从台湾,但是从台湾传过来,但是实际上我们查到确实在英文当中有苹果肌这个词。但是学术上不这么叫,我们把它叫什么?叫前面颊三角,前面颊是个三角形。

主持人:确实没有苹果肌那么美妙。

范巨峰:朗朗上口,对吧?那么因为有一个词叫全面颊三角,这是颧骨全面颊三角,颧骨的颧,所以这个地方叫前面颊三角,那么这样就学术上就很清楚了,它的位置它的形状都很清楚,而苹果肌这个词是老百姓发明的一个词,所以说我们用了在微整形这个领域里面用了很多词都应该说不怎么太规范,但是老百姓他叫俗了,我们也知道。

主持人:也跟着这样叫了。

范巨峰:他叫的是什么我知道,但学术上不能这么讲。

主持人:我明白了,就是这个路走得多了也成了路了。

范巨峰:也认它是一条路。

主持人:其实原来就是对于这个苹果机这一块,其实我们的就是整形外科的医生并没有意识到这块或者是饱满或者不饱满就能变漂亮是吗?也是因为不断地被提到这个部位,然后我们才去关注到这个部位的一个美丽吗?

范巨峰:你说的真是。就是这个这一块。

主持人:原来都不知道这一块部位在哪儿吗?

范巨峰:你说的对,在我上研究生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这块饱满会作为一个美的一种标志,实际上可能不只是说这一块,其实在,我是03年博士毕业的,那在此之前的话,我们实际上对美容外科这块是不怎么重视的。这是一个历史一个演变,那么不光我们中国,在美国也是如此,对美容外科是非常不重视的。

主持人:是的。

范巨峰:那么我记得我们一位前辈,我们张涤生院士写了一本书叫《整复外科学》,这书出的很早了,文革那会出的,那么他这里边在前言里边有这么一句话叫“美容外科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

主持人:这个一下就被戴了一个帽子。

范巨峰:对,这是他的前言里边的话,那么我还记得就是在美国有一个非常大的专家叫米拉德,米拉德他写了一本书叫《整形外科学原则》,他在序言里面写到说三个非常有才华的年轻的整形外科医生,他们放弃了做整形外科,去做美容外科去了,他认为这是非常丢人的一件事。

主持人:整形外科和美容外科是不一样的是吧?

范巨峰:整形外科,我们大的可以叫整形外科,但整形外科里边有一个广义的整形外科,它其实包含了,整形外科又包含了美容外科,那么狭义的整形外科指的是治病的叫整形外科,那么锦上添花的叫美容外科,所以说,相对而言,在我们那个时代,大家对这个美容外科是第一不重视,第二甚至还有点反对,那么现在这个时代可能大家也吃饱了,需要再吃的好一点,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要结合起来的时候,美容外科就发展起来了。所以说你刚才讲到说苹果肌这块我们没有意识到,其实在那个时代,可能我们对很多美容外科的东西都没有特别去关注。

主持人:那是不是一开始只关注到说眼睛割个双眼皮,然后鼻子高一点。

范巨峰:那是很早的美容外科手术,大家一直都知道有这个手术,但是有些是后来被发明的,要求越来越高了,比方说唇,那么唇,其实我们原来对唇的要求也没有那么那么的多,但后来什么唇珠、唇峰都要把它做饱满了,原来没有这么细节的要求。

主持人:包括其实以前我都没有听说过,就是这个眼睛这个底下的叫这个叫什么?

范巨峰:你很专业,那么这个叫我也是,老百姓这么叫,叫卧蚕。

主持人:对,叫卧蚕,是前几年从韩国,然后我听到这个叫法,我说什么叫卧蚕?那就说是有一个像就是有一条这个,我说那这不是这个叫眼袋吗?说眼袋和卧蚕不一样。

范巨峰:你做了功课了。那么这个,你说到这儿的时候就很有意思。这其实也代表着一个我们美容外科的一个演变,因为在此之前,我们确实把眼袋里边包括三个内容,其中有一条是眼轮匝肌,有一条是脂肪,有一条是皮肤,就是眼轮匝肌松弛,脂肪膨出,再加上这个皮肤的皱纹,这三点加在一起是眼袋,其中这个眼轮匝肌就是你所说的卧蚕,我们当时是要把它切掉的。这个手术在我上研究生的时候,甚至在我毕业头几年,他都是要把这个卧蚕给切掉的。

主持人:那多可惜呀。

范巨峰:那个时候大家觉得很难看,必须要把它切掉,这是难看的标志。那么这几年可能就是受韩国的影响吧,然后又变成好看了,所以有人叫卧蚕,有人叫眼抬,还有叫,还有一些其他叫法吧在韩国叫嘟嘟。做这么一条嘟嘟在韩国要10万块钱,对,而我们以前把这个10万块钱都这么给去掉。

主持人:10万、10万。

范巨峰:所以说这是一个审美观的一种改变。那么包括什么?你说到这儿,我就又想起来,我们当时比方说做这个欧式眼,你还年轻嘛,你不知道,那么在曾经很流行叫欧眼,什么叫欧眼?因为欧洲人的眼窝深陷,我们亚洲人的眼窝没有那么凹,他为什么眼窝深陷?因为他额骨整个是非常的这个包括眶骨非常的高,包括这个颧骨,整个这块它都是非常,上颌骨它都很高,特别立体,这样的情况下,它的眼窝非常的凹陷,我们中国人做不出来怎么办?想了个办法就把这块给掏空,把这个上眼睑这个眉下方这块把它掏空,掏空了让眼窝往里边凹,叫欧眼。当时这个欧眼是非常流行的,所以掏得很深。做完了,说不好听话,有人说像鬼一样,很难看,就是非常凹非常难看。那么这是一个,现在没有人再怎么要求再这么做了,可是在那个时代就有,十五、六年前,十七八年前就有。那么还有一个手术就是这个切眉,你听说过吗?

主持人:听说过。

范巨峰:眉毛完全切掉。

主持人:没有完全切掉,我听说的是这个眼皮就比较下垂了,然后可以提上一点,这个叫切眉术。

范巨峰:那个叫提眉。提眉的话我认为是合理的,比方说确实松了,把眉毛的上方或者眉毛的下方去掉一块皮。

主持人:做一点提拉。

范巨峰:这是可以的。

主持人:切眉是什么?

范巨峰:把眉毛完全切掉,然后以后就没有眉毛了,就靠画。

主持人:哎哟,那现在这个韩国的这个叫绣眉或者是叫纹眉或者怎么样的,就原来是把它完全给弄干净,靠自己画是吧?

范巨峰:这个和韩国这个还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就当时在那个时代就是把这个眉毛完全切掉,光光的没有眉毛,然后给你画。

主持人:这是多少年代的事儿了。

范巨峰:差不多十多年前,十五六年前。

主持人:十五六年前,这个审美好奇怪。

范巨峰:在东北非常流行,一个是欧眼,一个是切眉,在东北非常流行。那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大家没有人再要求这么做了,会觉得很怪,你现在把人做成这样,非给你打官司不可,在那个时代就要求做成这样子,但是我没做过。我个人觉得太难看了,不能接受这种。包括其实你刚才后来讲到纹绣、绣眉这块,这倒不是韩国人发明的,这个一直就有,只是这几年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叫什么半永久。

主持人:对,叫半永久,我刚才想那个词想半天没想起来。

范巨峰:这个半永久,这个倒是说什么韩国人或者哪儿发明的,这我不知道没考究过,因为它是生活美容的范畴,不属于我们医疗美容,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没考究过,但是确实也要注意,它其实用了一些材料里边可能会包含一些重金属,对人体可能有害,还有它那些颜料里面可能含有,所以这个是要小心的。我们也对这个观看视频的朋友做一个提示吧。

主持人:OK。那其实就是说随着这个审美观的这个改变,然后我们这个整形美容外科其实也是经历了就是随时随地也在经历着很多的变化。

范巨峰:不停地在更新,不停地在改变,不停地在进展,我们真的是与时俱进的。

主持人:OK,那现在一些新的一些项目其实流传过来大多都是从韩国流传过来的吗?

范巨峰:不是。韩国的,其实我们其实在视频当中我们觉得不应该针对某一个国家,那么当然确实我们受到了韩国的影响,也受到了中国台湾地区的一些影响,那么因为他们发展得比较早,但实际上从整形外科的角度,经常有病人会问,是不是我们中国的整形外科发展的不如韩国好或者不如中国台湾,大陆发展的是不是不如台湾好。

主持人:很多人专门也是跑到这两个地方去做。

范巨峰:其实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们中国大陆的整形技术其实在,至少在亚洲来讲我们是数一数二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说从审美来讲,我们的审美观,就是我们亚洲人来讲审美观也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审美观和韩国人的审美观和日本的审美观都不一样。我举一个例子,我们曾经有一个非常出名的韩国演员在在大陆发展,在中国大陆发展,那么她的那个眼睛就是圆圆的,然后瞪大了那样的看着人,我就不说她叫什么名字,但是你可能会知道这个人瞪大了,她很可爱的样子,很多韩国人做出来的双眼皮都是那样的,双眼皮特别窄,然后眼睛圆圆的,瞪大了,有点像,中国人感觉像受惊吓的那种样子。这样的,很多韩国人都是这样做,做出来的双眼皮都是这样的,它不符合我们中国人的审美观。 那所以说再说一个我们亚洲人和欧洲人的审美观差别更大了,比方说隆鼻,其实隆鼻这个手术,我在美国的时候就见过中国人去美国,请美国医生帮他做隆鼻。美国的医生说我没做过。

主持人:没做过亚洲人的隆鼻?

范巨峰:我没做过隆鼻。

主持人:没做过隆鼻,本来我们鼻子已经很高了。

范巨峰:他们那边做的这个正好跟我们相反,他是要把鼻子切掉一部分,这个地方切掉让它变矮,刚好跟我们相反。其实包括你比方说隆胸这个手术,也是中国人可能要求变大,那么有一些欧洲国家,或者说我们美国有些地区,它是希望变小,对,但是美国也有很多愿意做隆胸变大的,确实如此。但实际上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这个长相和老美是不一样的,所以大家的,就是大家长的不一样,那么可能我们的需求就不一样,审美观也不一样,比方包括吸脂,吸脂手术,我曾经在美国的时候遇到有一次中国某个地区的人吧,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找我的,那个我记得那次应该是去哈佛大学,去哈佛大学的医学院,找当时一个非常出名的主任做吸脂,他就给他吸了这么点出来,我说你再多吸点不好吗?他说够了。我说他是个中国人,他希望的那个肚子是稍微凹一点,那么在美国人看来,平着下来,甚至稍微凸一点就能接受了。所以这是一个大家的……

主持人:有点小腹,他们觉得是比较性感的。

范巨峰:对,审美观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也不知道中国的,我们的病人群体,或者说我们的求美者的要求是什么?他从他的审美观来讲,这是足够的。所以包括腋臭,腋臭在中国是要治疗的。狐臭。我们在中国是专门有这个手术治疗腋臭的。

主持人:是的。

范巨峰:在美国是不做这个手术的,他认为那是正常的一个体味,不能把它做掉,所以他们会笑话我们给病人做这个手术。

主持人:OK。所以选择的时候,我们还是其实选择我们自己的专家,然后有自己本土的这种审美观的这种专家其实是最好的。

范巨峰:对,而且包括什么,包括后期你真的出现问题之后,你出现医疗赔偿,或者跨国的一个医疗投诉,你怎么解决这种东西,其实解决不了,语言也不通,很不方便的,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在前几年吧可能迷信我们周边一些邻国的一些医生什么的,这几年可能会好一些,是吧?会好一些,而且我经常跟大家讲说,中国的好医生,他有时间每个周末跑到国外去做手术吗?同样,国外它也有好医生,也有不好的水平一般的医生,那么真正他是非常出名的好医生,他有时间每个周末跑到中国来做手术吗?也不可能。

主持人:是的。

范巨峰:要知道这个,要明白这个道理。

主持人:其实稍微想一想其实就明白了,那今天我们说到这个微整形,其实您刚才讲到的这个微整形这个注射,我觉得我周围的朋友有很多他们去接受到注射的这个项目,您刚才讲的主要就是两种是吧?一个是玻尿酸,还有一个是肉毒素。

范巨峰:还有别的,还有脂肪,还有胶原蛋白。

主持人:注射脂肪跟原蛋白,这还真没有听过。那就是在注射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些什么样的一些危险?因为大家可能想到微整形就是觉得没有什么风险,但可能其实在我们看到一些新闻报道的时候,偶尔也会跳出来一些这样,所以我们在选择的时候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

范巨峰:你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实际上在去年国务院携同七部委在全国组织了一个就是针对微整形针对这个整形美容的一个大力整治的这么一个活动,应该是到,可能到去年年底,还是到今年年初才结束这个活动。那么这个活动当时就是说不要让微整形成为危整形,微小的微变成危险的危。其实你刚才问题为什么问的好?我们以前做双眼皮,真正说做双眼皮死人的这种情况你还没听说过。

主持人:没听说过,最多是切的不好看。

范巨峰:对,但实际上做这个注射出现植物人,出现死人,出现瞎眼,这种情况一点都不少见。比方说脂肪注射,注射脂肪在去年我们知道的就有七八起出现了植物人,就很严重的。

主持人:是。

范巨峰:那么还有一些不知道的。那么所以说这个包括什么注射透明质酸出现瞎眼,就这样的情况,实际上就我们自己知道的,第一时间马上医生出了问题来联系我们的这种案例已经有很多了。那么烂鼻子的就那就更多了,瞎眼、烂鼻子、偏瘫、植物人这种情况一点都不少见。而且比以前做双眼皮什么,这比起这些的风险简直大多了。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

主持人:为什么呢?

范巨峰:我想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医生也认为这个很简单,老百姓也认为它很简单。那么所以做的人就多了。很多病人都来做,很多是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都来做,基数比较大。基数大,分母大,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确实这个微整形它本身就有很多风险,风险就在了。比方说我们说打鼻子这个部位的这个透明质酸,那么我们现在看到的报道打鼻子的话,打鼻根,他是一共有50例,他讲的有50例并发症,那么出现问题的,其中有26例是打鼻根出现了问题,32例是打鼻背出现了问题,还有26例打鼻头出现了问题。

主持人:哎哟,就说明这个位置是非常危险的。

范巨峰:这几个位置风险非常大,包括鼻唇沟这个地方风险也很大。

主持人:鼻唇沟这个风险也很大。

范巨峰:对,现在我们看到的报道打进这个眼睛里的基本上没有出这几个部位的,基本都是鼻根、鼻背、鼻头、鼻唇沟,那么打进脑子里的,还包括了就是这个颞部,就太阳穴这个部位,基本上去年我所知道那七例导致植物人都是打太阳穴出现的,打脂肪,打太阳穴,用脂肪填充太阳穴出现的问题。所以说这些问题它本身就是一个存在这个高风险,比方说你听说过下颌角吗?

主持人:下颌角应该是这个位置吧。

范巨峰:你下颌角还挺明显。

主持人:对,所以我比较关注这个。

范巨峰:那么下颌角这个,你知不知道以前这个下颌角曾经有一次死过人。

主持人:就是做这个削骨的这个手术是吧?

范巨峰:对。我不知道那会你多大,超女,你知道吗?

主持人:我都已经从事工作很多年了,那个报道我没有做过。

范巨峰:超女当时不是死了人吗,当时卫生部也抓这个事情,那么为什么做下颌角会死人?因为这个里面有个解剖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面动脉在走上来的时候刚好经过,你咬一下这个牙,你咬一下牙,然后你这有一块肉正好刚好鼓起来,你咬下牙,然后在这个,咬肌,刚好在这个咬肌的下方跟下颌骨下缘这个交界的地方往前往前磨,再往前再往前再往前一点,再往上一点,再往前一点,好,你咬牙。刚好是在肌肉的前端吧,你有没有摸到有一个动脉在跳?

主持人:有。

范巨峰:就在这个地方,下沿这儿,面动脉,面动脉就是从这儿往上再经过鼻唇沟这样上来的。那么这个手术为什么它风险大?他从嘴巴里边做手术,他从嘴巴里边做,他是看不到下面的面动脉的,面动脉是从这样走过来,走过来之后,它刚好被下颌骨给挡住了,从里边是刚好就像桌子的下面,你看不到这个血管。所以你进去在无论是截骨还是在磨骨的时候,很有可能伤到这个血管。而且它视野非常小,就一点点,视野就这么大。只有主刀能看到,连助手都看不清。所以这个手术为什么风险大?后来这个手术被评级评为四级,只有在三级甲等医院才能做了。这就是因为这个王贝事件。

主持人:对。

范巨峰:所以说为什么现在我们说注射微整形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其实一个就是说大家都忽视了,都觉得很简单,很多人都来从事,是不是我们这一行,甚至很多不是医生都在做,人家说80%的这个微整形都不发生在医院里,发生在美容美发,什么这些地方这些场所他们在做,那风险就更大了,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它的基数大。那么第二点就是这个本身可能就存在风险,以前我们做手术没有这一块的这个跟血管有什么太多关系的手术,现在它有,对吧?为什么我们讲说这个地方是个危险三角,长疖子都不要去挤,挤会挤到脑子里去,听说过吧?

主持人:听说过。

范巨峰:对,那么这块的血管四通八达,各个血管之间都有吻合枝。那么你可能在这打进去了,它就会进到这个眼动脉有一个吻合枝,最后进了视网膜中央动脉,视网膜中央动脉就直通我们视网膜这个位置了,视网膜就是我们能不能看东西吗?在这个眼睛的地方,那么最后这个血管进到视网,东西进到血管,进到视网膜中央动脉里边去以后,视网膜中央动脉有个特点,它跟其它的血管没有交通枝,我们很多血管之间都像网络一样有交通枝,视网膜中央动脉是没有交通枝的,那么进去以后只要把视网膜中央动脉一栓,旁边就没有代偿的机制了,视网膜这就被损伤了,所以就看不见了。那么同样我们打颞部脂肪,这也是一样,颞部这个地方填充脂肪的话,颞部这个血管,它跟我们的颅内很多是有交通的,这是第一点。那么第二点我们打脂肪。脂肪和透明质酸还不一样,我们看到的报道当中,打脂肪把血管堵塞的没有一例抢救成功的,国内国外都是这样,没有一例抢救成功。

主持人:就把脂肪打到血管里面去了,是吗?

范巨峰:对。那么透明质酸打进血管是有抢救成功的,而脂肪打进血管没有一例。因为脂肪它粘稠度比较高,颗粒比较大,堵住了就堵住了,散不开。透明质酸它是相对颗粒比较小,它还是有可能散开的,所以脂肪打进血管,为什么脂肪易填充颞部的风险这么大,出现植物人出现死人,就是因为它这个原因造成的。

主持人:那您说的我都不寒而栗了,那我们怎么样能够规避掉这些风险呢?

范巨峰:怎么去规避呢?我们也在很多场合都讲过,我们强调要五个正规加一个规范,五个正规,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找正规的医生,用正规的产品,采用正规的操作手段,在正规的操作场所,最后一个,规范的适应症的选择。为什么强调这五个正规?就是说我们有的时候,你根本你今天就进了一个美容院,比方我们叫生活美容院,美容美发的,你进到那里边说要打一支玻尿酸,你第一步就走错了。那么很多老百姓就问了,我怎么去鉴别它是个正规的医院?好,我们已经强调过,在各个不同的场所都在强调,包括各个不同的媒体,我们都在强调,我们卫生局是有规定的,你进到这个医疗机构的时候,他在一楼大厅醒目位置会悬挂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你看到这个了,他是有多大,像两张A4纸那么大,你看到这个了,这是一个医疗机构。那么生活美容场所,它有工商的那些,它都不是医疗的,医疗它一定要有一个卫生局或者卫计委有这么一个,给它发了这么一个证,叫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你进到这了,这就对了。OK,那好,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你进到这里边之后,还要在一个正规的操作场所,你不能说进到他随便一个小房子里面都能操作,要在一个正规的操作场所里边做,那么这样的感染这些风险就会降低。那么第三点,在这样一个场所里边,当然如果你进的是这个比方说公立三甲,那他没有问题出来迎接你的肯定是一个医生,可是在有些地方可能它不见得是个医生出来,对吧?给你操作的也不见得是个医生。前两天北京电视台也报道过非医生操作,那么出现了问题,那么所以他操作者不是医生,所以我们要求正规的操作操作者,对吧?正规的医生。那么第四点要正规的产品,因为现在有一些他确实是不讲良心,他卖的产品不是正规的产品,确实有这样的情况,假的假冒伪劣,那么第包括以前肉毒毒素,有一段时间假肉毒毒素一支就毙命。真的肉毒毒素的话,按照他们说的是30只打进血管才毙命,假肉毒毒素,它那个毒量特别高,一支就可以毙命。

主持人:谋财害命啊。

范巨峰:那么第五点就是这个正规的操作流程,怎么去操作,最后一点就是规范的适应症的选择,就这个到底该不该用这个,规范的适应症选择,我们讲五个正规一个规范。

主持人:五个正规一个规范,我觉得好好要把这一块内容给消化消化,就是简单的看似简单的一个注射,但其实存在着很多的风险,然后并且对我们的医生对操作者的这个要求其实是很高的。

范巨峰:是的,它其实是看似好像简单,其实是可以致命的,原先我们很多双眼皮它不致命,隆鼻它不致命,对吧?这个是致命的。

主持人:您确实也是,就是其实我们整形外科其实也面对着很多就别的科室他们没有面对到的情况,包括您刚才讲其实原来鼻子这一块,它很少动刀子动手术的,然后现在我们要去注射这个,为了我们的美丽,但是我们要知道其中的风险,然后要规避掉这些风险。

范巨峰:没错。

主持人:那其实现在刚才我们讲的就是注射的这个物体,比如说玻尿酸或者肉毒素,就是我觉得,我自己觉得就是这样的一个产品的名字经常会有一个不断的新的词新的词,然后出现,那就是在这种新的这种可以注射的这种物体出现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怎么样知道它是安全的,怎么样知道它是正规的,包括我好像原来很多年有一个叫奥美定,当时也是用的非常非常多,然后忽然就说它有问题有毒,就是在注射物体的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怎么样去注意呢?

范巨峰:注射这个东西,或者它是一个药品,或者它是一个我们叫械字号,对吧?比方说注射的透明质酸就是这样一个药品或是一个器械,这样一个东西,那么这个首先其实我们的消费者,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去鉴别,就是没有必要去学这个鉴别,而需要学什么,需要鉴别什么是正规的医疗机构。我记得前几年的时候,有一个媒体请我们几位专家也好,然后做了一个节目,什么节目?就是把一款透明质酸的盒子拿出来让大家看是真是假。当场我们拿手机一扫它那个二维码吧,就是那个条形码,出来的是婴儿车。

主持人:太吓人了。

范巨峰:所以说这些东西让老百姓去鉴别,很难很难鉴别,老百姓第一学不会。连我都学不会,我们自己都认为是真的假的,结果一扫扫出来是婴儿车。所以其实应该选正规的医院,选正规的医疗机构,这个是保证自己安全的一个比较好的办法。你说奥美定这个东西让老百姓怎么去,甚至当时在医生内部针对这个奥美定争论都是非常的尖锐的,当时的矛盾,大家都在争论,都在讨论,所以作为一个老百姓,他如何来鉴别呢?很难鉴别。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只能是选择正规的医疗机构,对吧?风险会降低很多,不懂嘛!对吧?你把一个不懂的人,一个老百姓,一个小白怎么培养成一个专业人士呢?很困难很困难,只能去相信正规的医疗机构,相信卫生局批的这些医疗机构,那么去选择。

主持人:那您觉得经历了这么多年,就是在注射微整形这方面有什么进步吗和进展?

范巨峰:应该说本身注射相对于这个用刀子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在差不多十几、二十年前,像作为我们和我们的老师都是很反对用注射的,非常反对,反对注射反对激光。那个时候我们认为只有我们外科医生认为只有动刀子才是对的,其他都是骗人的,真的。

主持人:彻底改变了一下。

范巨峰:已经颠覆了我们的观念了,那个时候我们认为这些都是骗人的,都没什么效果,但是逐渐的包括你像从2005年开始起吧,在美国也是这样一个趋势,在2005年之前美国的美容外科也是,它是以这个动刀子的为主,从05年开始起,美国的美容外科就开始以注射为主了。那么它已经达到了当时达到了80%是注射,只有20%是用刀子的,2005年。那么到了这个去年的时候,美国就达到了只剩10%是动刀子的了,90%都是不动刀子的了,那么在中国我们的数据看不到,因为我们的数据,你也知道,有的时候没法去相信它。

主持人:但是我您临床上接触下来呢?

范巨峰:我们也觉得是这种非手术的越来越多,非手术的越来越多,微创越来越多,就像其他学科一样,包括骨科也是微创的手术越来越多,对大家都不愿意动那么大的这个创伤,导致老百姓的创伤,对不对?其实觉得是越弄,越用一个最小的这个创伤获取最好的效果,这是最好的。所以说这个其实来讲注射包括你刚才说的这个微整形,它是一个趋势,我们至少可以把它叫微创整形外科吧,它是一个趋势。

主持人:这个词用的好,微创整形外科。

范巨峰:它是一个趋势,那么材料学上也有很多的进展,包括你看以前奥美定对人体是有害的,那么现在的这些所谓的新的一些透明质酸,它对人体确实是不像说奥美定那么大的一个危害了。那么从我们国家药监局批准了这么多的透明质酸来讲,他认为对人体是没有什么无害的,对吧?所以他才会批准。那么所以说应该来讲从材料学也是一种进步,那么从我们的观念也是一种进步,从医生的技术来讲也是一种进步。但其实这个时候我觉得医疗的本质其实还是不光我们整形外科,其实我们整形外科一定要注意,后面还有两个字是外科。我们是外科学的一个分支,是医学的一个分支,不要把它看成好像是一个很简单的事,风险很低的一件事,不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归医疗的本质,应该把医疗看作一件很神圣很严肃的一件事情,就像你刚才讲了很严谨,对吧?所以我们应该这么去看待它,包括老百姓也要有这样一个态度,因为有一次曾经网上报道说网上可以团购肉毒毒素。

主持人:一看到团购这两个字就接受不了。

范巨峰:200块钱团购一支肉毒毒素,再加50块钱,团购一个医生回家就给你打了,一共250块钱。那么我就想问,有没有人在网上团购一个医生回家做阑尾炎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当然这是前几年的现象,因为我们老百姓对整形外科觉得好像是一个没有什么风险的事,甚至有人把它当做它不是医疗,而觉得就是个美容,其实就这个问题,我觉得老百姓应该引起这个重视,它就是外科就是医学,应该谨慎,应该严谨,应该慎重,只要我们有这样一个端正的态度,我们的安全性就会有很大的一个提高。其实我们要的是美,但是比美更重要的是健康,比健康更重要的是安全。

主持人:对的,对的,说的太好了,所以就是大家在做这种注射美容的时候还是一定要小心的。那刚才我们讲到了注射这一块,然后很多朋友也对激光这一块也是特别的感兴趣,那我觉得激光就相当于注射的话,这个新的说法更是层出不穷。然后比如说前几年可能特别火的叫水光针,然后现在又有什么,反正这些词,我都已经记不住了,就而且我有的时候问一些医生,他们说我也是头一次听说。

范巨峰:是的,其实前几年出现了像什么一些什么叫叫什么什么娃娃,什么等等等等的都出现过这些词,然后这几年也有很多新词,说句实在话,有时候我也不明白。

主持人:你也会晕是吧?

范巨峰:因为用了很多是一种商业的一种东西在宣传在包装,那么激光这个事情,我经常在讲激光就好比是水,那么水有什么?有甜水,有咸水,有有毒的水,对吧?水分很多种,那么我们老百姓一说到激光,认为就是一种,其实激光有很多种。老百姓比方说你说,我说你这个适合用激光打,老百姓说我打过了,我在某某地方打的激光,激光跟激光不同,它的波长不同,它的治疗范围就不同,适应症就不同,效果就不同,在不同的医生手里,它就更加的不同。

主持人:每个医生打出来都不一样。

范巨峰:不一样。同样的激光在不同的医生手里做出来效果是会相差很大很大。所以说激光其实也是一个,我们不能说这个市场乱或者不乱,我觉得也是蛮需要用一个严谨的态度来对待它的,老百姓也是如此,老百姓也不能说我们家旁边有开了一个铺子,现在说有激光我就去做,或者免费或者怎么怎么着,其实这个时候挺害人的,因为有的比方说有的这个斑吧那么可能不打没事,一打就把它招惹出来了。有这样的,等我们见到有的斑打到头两次没事,第三次哗一下就严重了加重了,所以这个时候就跟医生的技术就有关系了。医生如果说他的技术确实没有那么的好的话,可能就是本来不严重的一个斑被打出来了。

主持人:所以就是激光也存在着很多的风险,我一直以为激光是比注射要简单的很多的事,就是这个对医生的这种操控性来讲,它是更easy,更容易上手,门槛更低的,我这么理解对吗?

范巨峰:有一点,激光可能不至于死人吧,我要这么说的话,它确实是……

主持人:安全性上好一点。

范巨峰:对,可能不至于马上就死人,对吧?

主持人:效果上呢?

范巨峰:它确实这是两个方向,激光治疗的问题和注射治疗的问题,它是完全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多关系的两件事。那么确实它的操作难度相对而言比这个注射要相对简单一点,相对简单一些,但是也是也不能说绝对有它就比它简单了,它是两个领域,会打渔的不见得会种地,会种地的不见得会打渔。

主持人:那倒是。

范巨峰:这两件事也不能说谁比谁就简单,谁比谁就难,不好说。那么激光其实蛮专业的,激光非常专业,其实做激光非常重要的是医生对你这个疾病的判断,到底他应该适合用什么激光,然后用什么样的一个方案去治疗,该怎么去打,还是把几种激光组合起来打?其实这个很需要医生的判断,真正到操作这个层面的时候相对就简单了。方案的制定是非常难的。

主持人:您这个这么讲的话就完全,我以前完全没有这么深度的想过,因为每次去他说打个水光针或者是打个皮秒,你这个还挺适合的,然后我说那就试一下吧。

范巨峰:水光不是激光,水光是透明质酸,它属于注射。

主持人:它属于注射,我一直注射以为是一根针这样插进去。

范巨峰:水光属于注射,它打的是透明质酸。

主持人:皮秒是属于是激光。

范巨峰:对,但这些层出不穷的名字确实我们有时候也不明白是什么,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个新包装,新药,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个新包装,把一个老药包进去了,这确实不知道,甚至挺有意思的是我们中国人这种称呼传到美国去了,有的时候像我国外的一些朋友华人问我,皮秒是什么?

主持人:他也不知道。

范巨峰:他说在我们这很火,我说这东西是国内的一些词吧,所以说其实有时候就是其实这个宣传、包装,有的时候我们不是针对这个皮秒这件事,我只是说就是这样一些现象。

主持人:那我们在选择上有大致的一个分类吗?

范巨峰:这个真的很难分类,不是由病人去选择,不是逛超市的。是由医生去选择,就是你到了这个医院以后,应该由医生告诉你做什么不做什么,医生应该提供多个方案,然后你在方案里边,你可以根据你的这个,有的人敢接受手术,有人不敢,有人觉得贵,有人觉得便宜,有人觉得希望终生的,有人不希望终生一劳永逸的,所以其实医生应该提供你几个方案,由你在这几个方案里面做选择题,把方案的利弊都告诉你,你来做选择题。

主持人:那刚才我们讲了这个注射也讲了激光,那其实您在前面还提到了就是线雕,线雕也是我们现在很多爱美的女士就是特别关注的一个项目,但我不知道线雕竟然也属于微整形的这样的一个范畴。

范巨峰:它是微整形。

主持人:据说做起来动静还是挺大的是吧?

范巨峰:线雕其实我们愿意把它叫埋线,那么去年我们也写了一本书叫《埋线美容外科学》,在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了,我主编的,那么我们中华学会发了一个共识,也是由我们单位来主笔的,讲埋线美容外科专家共识,那么埋线相对于注射来讲,它是一个相对新兴的事物。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出书?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发共识?就是我们不希望出现了像透明质酸那么多的问题以后再来规范这个市场,对吧?那么最好是不要老着了火去灭火,最好我们叫规范先行指南,先行引导先行,引导大家朝一个。

主持人:不要着火。

范巨峰:对,不要着火,这是最好的,预防嘛,治未病,对不对?

主持人:对的。

范巨峰:所以说那么埋线这块我们出了书,发了共识,就是引导大家去按正规的方法去操作。那么你刚才问到这个埋线和注射相比,那么埋线相对于注射确实是它算一个手术,这算一个手术,创伤会大一些,效果也相对会持久一些,会好一些,对,但是他是在不同的人手中可能也没有可比性。可能在这个专家的手里,他做出来可能也持续不了多久,在那个专家手里可能做出来持续时间就比较长,它取决于很多时候医学,它取决于这个医生,不是说同样的一个产品对不同的医生做以后效果都是一样的,他有时候差别会非常大。

主持人:那您刚才提到的这个埋线的共识,也就提前预防这个火灾的发生。那我们特别想了解一下就关于这个共识里面有一些我们患者应该,我们爱美者应该注意和意识到的一些东西。

范巨峰:那个共识确实很厚,我讲一些可能老百姓应该关注的问题吧,比方说有人说透明质酸是水泥,这个线是钢筋,最好把这个钢筋跟水泥混在一起用。所以我们的脸来讲,有钢筋有水泥,它支撑的时间长,效果好,这点我们是反对的。我们反对在同一部位同时既使用透明质酸,又使用线,因为它们两个可能会发生反应,我们确实见到过这种情况,这两个发生了反应。所以这就是一个老百姓的,一个不要不要掉进这个坑里。

主持人:所以其实我觉得线的效果是不是更好一点?

范巨峰:是的,立竿见影,效果好,维持时间长,但是线毕竟是一个新出现的一个事物,那么合法的线大概也就是两年多在中国,所以它的这个并不是所有的医生都完全掌握了这门技术,所以说这个不是说线就一定比它效果好,我反复强调这个是看在不同的医生手里,那包括激光也是这样的,在不同医生手里做出来效果完全不同。

主持人:OK。那这个埋线的这个手术在国内现在做了两年多了,是吗?就是时间不是特别长,所以就是说我们可能有一些东西还没有意识到它是不是在未来会发生。

范巨峰:你说的对,所以我们这个共识很多时候采取的是一个open的态度,观察的态度,是这样的,那么但其实埋线这个技术已经在中国国内已经有20多年了,只是我们以前用的线不是现在这种线,以前我们用的线是光滑线来做这个埋线。

主持人:也是用于这个咱们美容?

范巨峰:也可以用于。

主持人:只是线不同而已,但是技术上还是一样的。

范巨峰:没错。就相当于我们用手术刀,现在来了一个新刀片。那么这个线,现在的线是锯齿线,是倒刺线,它在往脸上一放可以提拉上去,而这个原来的线是光滑线,提不上去。所以为了要提上去,原来我们要打结,在这儿打一个结,在这儿打一个结,这样提上去,就两个点,现在的点,它上面有很多很多的倒刺,一拉,把这一排全部拉上去了。就像原来的除皱手术,原来就是我们老百姓的拉皮吗?原来的除皱手术拉不到鼻唇沟,为什么?就两个点这一个点,这个点固定以后固定不住,你哈哈一笑,一绷开就掉了。现在有一排几百个这样的点,很多的锚扣在固定,锚就是那个抛锚的那个锚,有很多的锚把它固定住,那当然效果好了,所以这是一个技术的材料的进步。但这个技术已经存在了,在中国存在二三十年了。

主持人:那这个线的话是就是我们国内产的线还是国外产的线?

范巨峰:都有。

主持人:等于说其实现在国内国外都在做这个手术,但是其实大家运用的时间并不是很不是很长,所以效果还是有的,但是就是可能之间的可能有一些问题的话,我们还未来还……

范巨峰:不能算一个很成熟的手术,比方说双眼皮做了几十年了,这个毕竟才做了两年多,我们还是采取一个谨慎的观察的态度。

主持人:所以其实我们出的这本共识也是非常的是时候。适机然后出了这样一本故事。那其实我在网上还有一看到一些文章说经常做微整形,微整形做的多了,然后老了以后就会怎么怎么样?您是怎么看待这些问题的?

范巨峰:那个我们以一个什么来说吧,以一个光子嫩肤来说吧,光子嫩肤已经是很可就很普遍了,光子嫩肤其实这个光子也不是激光,它属于强光,激光指的是单波长的光,那么强光里边它不是单波长,有很多其他的光。光子嫩肤已经都很普遍了,对吧?光子嫩肤原来说有人说光子嫩肤做完了以后这个皮肤会变薄。

主持人:有听过这个说法。

范巨峰:但是我们观察了我们科里长期在我们科里做光子嫩肤的这个求美者,我问了他们,他们说不是,是皮肤越来越厚了,质量越来越好了,他有这种感觉。所以说这个比方说我们说长期做微整形是不会导致什么什么东西,未必见得。一定要因这个手术而异,可能有些手术是这样的,比方说隆鼻,透明质酸隆鼻,我就不主张做第二次,用透明质酸隆鼻,注射隆鼻到第二次的时候,这个鼻根这个位置特别宽,像阿凡达。为什么呢?是因为那个打进去的那个透明质酸往那边跑,所以开始是隆起来了,过一段时间就往两边跑了,所以第二次以后我就不主张再打这个透明质酸隆鼻了,要么用假体,要么用埋线都可以,但是不主张用这种能跑的东西来隆鼻了,对,所以他还是要因每一个手术而异,不好泛泛的说。

主持人:明白了,对,就刚才您讲的两个例子就非常……

范巨峰:一个正例,一个反例。

主持人:那就大家都非常的清楚了。那其实范主任您在这个咱们整形美容界已经是就是临床工作了这么多年,然后也是咱们这行业内的大咖,我特别想知道就是一位优秀的整形美容外科专家,他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范巨峰:你这个问题问的好,那么哪些素质?如果按照刚才我讲那个《Principles of plastic surgery》这本书上写的一个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他需要有鹰一样的眼睛,狮子一样的心脏,女人一样的手,这是一个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另外还有一本书上讲到,就是说也是老外写的一本书,他讲到就是说我们讲如果一个能够用手和眼来做手术的人,他是一个是一个工人,如果能用手和眼和脑做手术的人,他是一个匠人。如果能用手、眼、脑、心做手术的人,他是一个是一个艺术家,他是整形外科医生;

主持人:所以我们整形外科,优秀的大咖专家其实都是一位艺术家。

范巨峰: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

主持人:其实我接触过一些,也接触过很多整形外科专家,然后他们其实业余爱好都特别多,比如说喜欢摄影,然后喜欢画画,你会发现这个行业的专家跟其他行业的专家还确实是不太一样的。

范巨峰:我觉得其实很多大专家包括院士他们都有自己的爱好,有写字的,有画画的,都有自己的爱好,包括下棋的,其实殊途同归,也不见得是整形外科,其实我认为就是尤其是做我们这个医疗这一行,它是个人文学科,实际上有的时候是既是科学又是一个人文学科,要对人的了解是非常透的才能做得了这一行,尤其我们整形外科对心理学的把握要非常的强。

主持人:经常还要帮女性去做一些心理疏导,是不是?

范巨峰:其实在有一本杂志叫,就是世界整形一个最出名的杂志叫ps杂志,这个杂志现在的编委当中有一个副主编就是心理学医生,因为真正来找我们做整形的人,其实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心理的小小的一种……

主持人:有点不自信或者是什么的。

范巨峰:对,你不能说他是异常对吧?但是他可能都会有点心理上,包括我们每个人都会亚健康的时候,其实所以说心理学对整形外科来讲非常重要,你刚才讲到业余爱好也是这样的,业余爱好对于提高一个医生的修养,对于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理解,对于手术的提高都非常重要。

主持人:是的,所以其实是非常综合的一个学科,然后也是一个艺术,是非常综合的一门艺术。那最后范主任也希望您再给我们的网友朋友们再总结一下,对于我们今天的这期采访。

范巨峰:我觉得还是强调五个正规一个规范吧,就希望大家,我们老百姓很难自己去鉴别什么叫,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挺难的,我觉得首先我们要走进正规的医院,对吧?我已经教过大家怎么鉴别了,就是在它一楼的大厅里,我们有规定的必须摆挂一个差不多两个A4纸,那么大,一个叫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所以我们一定要走进一家正规的医院,医疗机构。第二要有正规的医生来帮您做,正规的医疗机构里未必见得走出来的都是正规的医生。那么第三点要选用正规的产品。第四点正规的操作场所,在正规的医院里边,也不见得每一个房间都能够做手术。第五点要采用正规的操作流程。那么第六点,规范的适应症的选择,做到五个正规,一个规范,才能保证我们的手术的安全。那么我再强调一下,我们美重要,但是比美更重要的是健康,比健康更重要的是安全。那么谢谢各位网友。

主持人:再次感谢范主任做客我们《名医堂》节目,那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