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儿童近视问题不仅关系到每一个孩子自身的健康,更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国民素质和未来。本期节目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的是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程氏针灸第四代传人、“暖心工程–护眼计划”公益项目发起人程凯教授,以及原北京丰台眼病防治中心副主任医师、暖心工程护眼计划专家组组长、大诚中医眼科主任覃晓漓主任为大家一起来讲解一下如何预知和预防儿童近视。

嘉宾介绍

程凯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程氏针灸第四代传人;
擅长疾病:治疗各种针灸适应症,尤以内分泌失调引起的系列症状见长;

覃晓漓

原北京丰台眼防中心副主任医师;
擅长疾病:眼病、儿童弱视诊断及治疗训练;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如何看待儿童近视率越来越高的现象

    answer

    程凯: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看到的是近视之后潜在的问题,因为近视是一个多因素遗传性疾病,再加上我们周围社会环境的一些变化,过多使用电子产品,包括孩子的这种课业负担越来越重,都会导致孩子的近视越来越早、越来越重,一旦发病之后,孩子成了高度近视,不仅对他的后辈有遗传的可能,而且会对他未来做精细工作的能力有影响。
  • Question

    如何预知近视眼?

    answer

    覃晓漓: 12岁以前的儿童,眼睛没有发育成为正视眼,那时候是个眼轴短的状态,称为生理性远视。如果不控制眼球发育,很快孩子就会成为正视眼,那么就可能发展成近视眼。因此我们要及时控制,保证孩子在正常的发育周期中不要过早发育。我们的视觉监测只是把视觉的观测点做了一个提前量,通过监测不是观测孩子近视没近视,而是观测到孩子未来近视的发展趋势。
  • Question

    近视会不会有再复发的情况

    answer

    程凯: 在关键的发育期当中及时干预是非常好的,等发育期一过,眼睛基本定型了以后,你再怎么用眼,它也不会太出现太大的问题。所以要倡导及时发现、早期干预,这样效果才好。如果你说我都近视了,现在300度了,大夫你给我治回去,我们怎么可能给治回去?咱们都知道一定要未病先防。现在国家特别强调的是大健康,强调健康管理,未病治疗,未病干预。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68期:关注儿童眼健康 近视防治刻不容缓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儿童近视问题不仅关系到每一个孩子自身的健康,更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国民素质和未来。为此,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与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程氏针灸”联合发起了“暖心工程-护眼计划”公益项目,该项目针对5到12岁的儿童进行动态的视觉监测和中医干预。本期节目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的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程凯教授,程凯教授是程氏针灸第四代传人,也是“暖心工程–护眼计划”公益项目发起人,以及原北京市丰台区眼病防治中心副主任医师、“暖心工程-护眼计划”专家组组长、大诚中医眼科主任覃晓漓主任为大家讲解如何预知和预防儿童近视。 程教授您好,欢迎您。覃主任,也欢迎您做客我们《名医堂》节目。现在儿童近视发病率越来越高,周围越来越多的小朋友戴上了眼镜,作为医生您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呢?

程凯: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家长总觉得说孩子近视了不就戴个眼镜嘛,但是从我们医生角度来看,我们看的是近视之后的潜在的问题,近视是一个多因素遗传性疾病,也就说如果父母在他的有生之年,在他生育之前他就已经成为了一个高度近视的话,他对孩子是有一定的遗传因素的。那么再加上我们周围的社会环境的一些变化,用眼习惯的一些变化,比如说现在我们用电子产品的数量、时间大大的增加,孩子的这种课业负担越来越重,最终都会导致孩子的近视越来越早,越来越重。孩子发展成了高度近视,不仅对他的后辈有遗传性,而且会造成他的做精细工作的能力受到影响。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飞行员,前一阵全国政协的一位委员写提案的时候写了这样一句话,说今后我们可能再找不到像杨利伟这样的航天员,是因为我们的孩子的后辈的眼睛都出了问题。那么这对我们的国防安全还有高科技的一些应用来讲,人才筛选就越来越难了。再加上高度近视对我们的孩子的眼睛的眼底,眼底病的发病率还是大大的一个影响,我们都知道近视会造成眼球的轴径的拉长,拉长的过程当中,我们的视神经细胞就是视网膜上,这个神经细胞的数量是不会增加的,所以它就像摊大饼一样,里边的内镜内表面积就会越来越大,于是我们的看东西的能力,包括视网膜病变的几率都大大的增加了。

主持人:所以说近视眼的危害不止是现在这一点点,对于孩子后面的这种身心健康的发展其实都还至关重要。

程凯:对,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国民素质的问题,因为这个是一代人或者几代人未来将面对的严峻的挑战,就像我们现在对孩子来讲说孩子的体质下降了,肥胖,对吧?我们认为他不就胖点吗?有什么问题,可是你知道女孩子如果过度肥胖的话,她可能造成她未来青春期的时候性腺轴发育出现异常,很容易出现一些比如像多囊卵巢这样的一些不孕的这种问题。男性过度肥胖又会造成他的心脏功能的一些异常。所以我们对肥胖的控制其实我们不仅要象对待疾病的那样去考虑,而且还要考虑到就是说对我们未来做一些工作,选拔一些人才,对他身体素质的一个影响。国家已经把近视归入到对儿童的体质评估的关键指标当中了。

主持人:是,您刚才说的这个观点我也特别的认同,并且政府也发文说要重视儿童近视眼的防控,要保护儿童的视力健康。

覃晓漓:对,所以这是让我们特别深受鼓舞的新闻。因为我作为一个大学的老师,作为一个医生,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我们站在我们的学术角度上去认识这个问题,看到它的危险性,也提出我们的一些意见和建议,国家最高领导人特别重视我们下一辈儿童身体素质的发展,那么这是对我们的国民素质来讲是非常好的一个事情。

主持人:刚才其实您也提到说我们的近视眼是可以预知和预防的,我觉得这一点大家可能就不太明白,这怎么能预知近视眼呢?

覃晓漓:我们现在在近视眼的防控过程当中,其实有这样一个误区,家长有这个误区,可能很多的老师也有这样的一个误区,就是说仅检查孩子视力,视力是正常的,我们就说他是个好眼睛,对吧?没近视,可是一旦说我发现这孩子一散瞳,是有度数了,我们说这个孩子就近视了,那么它是用这种标准来评判的。但是任何一种疾病它都有发病的一个过程,量变到质变的一个过程,谁也不是今天说我不近视,对吧?明天我就变成近视了,那么这个过程时间点能不能被预测到? 现在我们是有这样的方法的,比如说我们知道这个孩子他的眼球是由小到大逐渐发育的这么一个过程,谁也不是一下就变成个大眼睛,对吧?都是眼轴逐渐延长的过程。那么在这个发育过程当中,12岁以前的儿童,他的眼睛没有发育成为正视眼,所以那时候是个眼轴短的状态,实际上是个生理性远视,一测视力,他可能看的不到1.0,但是那不是近视,可能是个远视。这种远视的我们把它叫做远视的储备值,他在12岁以前的时候应该是具备这个值,比如说七八岁的时间应该是在150度左右,有个生理性远视的储备值,一旦有这样的储备值说明这孩子眼睛没有成为正视眼,当然他就不可能成为近视眼,如果我们能够及时的控制,保证孩子在正常的发育周期当中不会过早发育,不会过早的眼轴拉长,即使是这个眼轴拉长,没有达到正视眼那个程度,但是他的远视储备值减少了,那么也是超常发育,对吧?那就预示着这个孩子如果不控制,很快他就会成为正视眼,很快就成为近视眼。所以我们是实际上我们只是把一个观测点做了一个提前量,不是观测说孩子近视没近视,而是观测孩子未来的近视的趋势。

主持人:原来是这样的,通过监测到这种实时的数据,预知以后是否发生近视,是挺有预知性的。

程凯:覃主任是这方面的专家,也做眼防的工作,做了很多年屈光的研究,那么在儿童屈光发育过程当中,覃主任也发现了观测的时点、观测的曲线,所以我们请覃主任给大家介绍。

主持人:好的,还请您再详细给大家介绍一下。

覃晓漓:好,现在我们学校现在每年都定期查视力,但是视力正常就是视力本身,它的好坏不是由视力本身决定的,就是视觉的健康的程度它也不是由视力本身所决定的,那么影响视力的关键是他背后屈光的发育。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这个孩子如果是有一个比较好的远视储备,他就不容易发生近视眼,如果他储备变得很小了,我们监测到他的储备很低,他就很容易发生近视眼。这就是说我们能够提前预知近视眼,我们根据儿童的趋光生长发育的特点来决定的,是有根据的。

主持人:所以我们现在做的“暖心工程-护眼计划”的公益项目,也是针对5到12岁的儿童进行眼睛的动态视觉监测,是基于这个原理,对吧?

覃晓漓:是的。

主持人:那这个原理我们之前是有一些依据,还是说我们这边刚发现视觉发育原来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呢?

覃晓漓:这个是根据儿童生长发育的特点决定的。我们关注到儿童生长发育的视力屈光以及眼轴之间的关系,我们发现就是说在这条线上面,如果我们发育的过早,或者是相对迟缓,它所对孩子未来的视力的发育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只要能够提前的了解每个孩子的他自身的一个屈光发育,这个点在什么地方,然后我们就能预知预判他是否容易发生近视眼。

主持人:那这个是预知,如果预知了以后如何预防呢?

覃晓漓:是这样,这里就讲到儿童的生理发育的问题。 因为我们预知的目的最终是要预防,也就是说我们正常的用眼,正常用眼是有一个动作的,从视光学角度来讲是个眼睛的三联动,也就是说调节、集合、瞳孔缩小,那么这个过程是六岁发育完善的。所以为什么全世界都是在提倡六岁之前不进行过早的学习教育?也就是说六岁左右,孩子看的能力才完善建立。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说上学就发生近视眼了,说上学是影响到孩子的眼睛,实际上上学这个问题的确会增加用眼负担。但是我们现在的儿童好像不是上学才开始用眼,是吧?我观察到,有些是我从家长那里了解到的,有些孩子一岁的时候就开始用闪卡,看绘本,甚至iPad这些,让孩子提早过度用眼。那么在当孩子的眼的结构还没有完全建立好的时候,我们提前去使用它,甚至过度的使用它,就会促进我们眼球的发育,我们的眼睛被提前发育了。所以发育并不是好事情,就会缩短我们的生理储备的保护,所以也就更容易近视眼。所以预防就是我们要让家长有这个意识,并且有这样的行动。我们提前给孩子做检查,我们了解他的眼睛是什么性质,他屈光发育的什么状态,才能进行比较好的保护。当然如果你远视储备非常高非常好,那么在用眼这个问题上,我们可能就做正常的保护就可以了。但是如果说你的储备已经很低了,我们认为你的近视眼的风险因素很高了,我们不但要有一些用眼卫生的保护,可能也需要进行一些适当的医疗干预了。

主持人:其实刚刚在开场介绍的时候也提到,程凯教授是程氏针灸的第四代传人,很多网友朋友可能会奇怪,程氏针灸为什么要跟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一起推出护眼的公益项目??

程凯:程氏针灸是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那么我们的代表性传承人是国医大师程莘农院士,他是我们首批的国医大师,也是工程院院士,对我们中医针灸可以说是一个近代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因为他是我们近代的针灸科研教育临床国际推广先行者和重要的推动者,特别是他写的《中国针灸学》现在在世界范围之内还成为主要的参考教材、参考用书,所以我们是把程老的这套针灸治疗的经验和他的学术思想我们来继承和传扬下去,然后用以治疗各种各样的疾病,。针灸它的适应症非常的广泛,在世界卫生组织当中,我们就知道早期的时候会认为有40多类疾病是可以用针灸治疗的,近期又有大概有确认了60多类,它是一类疾病,都可以用针灸来治疗。目前在世界上18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使用针灸,126个国家和地区都立了法,进入到他的保险体系当中去。

主持人:针灸针对于近视这个疾病有一些什么样的特殊的作用呢?

程凯:对,近视它是个多因素遗传性疾病病,但是遗传性的因素在这里面是占了一部分的原因,还有一个相当大的一个部分就是遗传我们可能改变不了了,但是后天的影响因素却是这里面的主体。就是说后天这部分会导致近视过早出现或者加重,或者发展的过快,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想办法解决好什么?比如孩子的用眼习惯,用眼环境,正常的放松,减轻他的疲劳,我们的近视的发病过程,它有一个叫假,我们的原则叫假防真,真防重,实际上就是说我们的眼睛如果排除了遗传因素的影响,他每天用眼的近距离和时间会造成眼肌的疲劳,造成我们睫状肌的紧张,晶状体的调节过程当中调节也不正常了。如果你长期这样一个状态的话就会反馈给我们大脑信号,这大脑说你别那么累了,你老天天那么使劲,比如说我们看正常的一尺距离的时候,我们认为孩子学习正常一尺距离是好的,对吧?但是即使是这么一个距离,我们眼睛大约也需要有300度的调节力去调节它,如果我们看到一个十厘米的距离的,近距离用眼的过程大概要一千度的调节力去调节它,所以这时候你的眼睛周围的肌肉是非常紧张的一个状态,何况你越看近的时候肌肉都往里边去调节,所以这个造成眼睛的疲劳,不仅说影响眼睛周围的血液供应、营养供应,还有更重要的说就反馈给大脑一个信号,说我这太累了让我休息休息吧,大脑就会给眼睛一个信号,说咱们就把眼轴拉长一点,这样我们的晶状体就不会那么收缩,不会这么调节了就好,于是我们眼轴就开始拉长,当它每拉长一毫米的时候,那我们就会有300度的近视出现。 所以就是说孩子的近视度数是实际上在每天的过程当中潜移默化的由疲劳,由假性的成分转向到真的眼轴拉长,就是假性近视变成真性近视的过程

主持人:近视演变原来是这样的!

程凯:对,近视它永远是在进行当中的,不是说今天我近视了,我不会加重,也不是说今天我不近视,明天我就不会近视,它就是在这个过程里边的,所以只有阻断这个过程,我们及时的把我们的视疲劳的缓解掉,我们才能够假防真,真防重。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药物是有一些方法,但是药物现在也没有大范围的这种使用或者是更适应的程度。所以物理性治疗是我们中医的特点,也是我们中国防治近视当中能够发挥重要作用的,就是能够跟现代医学之间,特别是跟儿童的视觉屈光发育原理,这个就是它的系统之间规律之间建立好关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一个治疗的方式,所以我们就强调是用物理性的方法来干预。比如说我们可以理解,当我们的肌肉,我们拿出一个东西,时间长了以后肌肉酸痛,我们可能对它进行一个按摩,这个症状就没有了,对吧?我们颈肩疲劳疼痛,我们按摩一下没有了,我们拔拔罐什么艾灸一下就没有了,我们可以理解,我们的眼睛周围肌肉也是这样的对吧?我怎么做可以简单,比如说现代医学它认为眼睛的放松性的训练是望远,什么叫望远?我们默认是五米以外的光线是个平行光线,所以我就往远处看的时候,眼睛是不需要调节的对吧?所以我们就要求孩子经常你近距离用眼一段时间你要往远处去看一看,然后远近调节,这时候眼睛肌肉能够放松,那么这种情况就是一个物理性治疗。

主持人:对的。

程凯:还有就是自我肌肉训练,比如说我们眼睛累了,咱们大人都会揉一揉。

主持人:做个眼保健操,学校里每天都有。

程凯:所以眼睛保健操它其实就是眼周的肌肉的放松,还有一些按摩方法,按摩耳穴上的眼穴的,脚底的一些穴位,通过这些穴位的刺激来刺激大脑的一些视觉反射区,来放松我们的眼睛周围的肌肉,提高视觉的能力。 这些方法都属于物理性方法,再加上我们的针灸治疗有一些就是经络穴位,对我们的眼睛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我们知道针灸,咱不说治近视防控近视,对很多疾病,比如说弱视,对干眼症、青光眼、视神经萎缩,这类的问题,针灸都是有它的适应症和擅长范围的,我们可以用我们古人留给我们的这些经络穴位的刺激方法,筛选出来一些适用于孩子的刺激方式,然后我们给他进行干预。物理性治疗干预的优势在于什么?它可以重复性进行。它虽然存在着一定的比如说药物有耐药性,对吧?穴位可能也有一定的疲劳度,不能老去刺激,但是穴位恰恰也是绿色自然的,不会出现什么药物的偏性,安全性很好。所以我们推荐就是说在孩子的视觉发育被监控的过程当中,我们根据孩子的不同的情况,我们给予它要么监测,要么教育,你合理用好你的光源环境,适当休息,再加上眼肌的训练,以及我们的经络穴位的一种自助性的保护措施和医疗级别的保护措施,这些都是中医的干预措施。

主持人:有人说针灸治疗是一种绿色的治疗方法,如果吃药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副作用,针灸其实就不会有这样的一个情况发生是吗?

程凯:对,针灸它的危险性是很低的,在我们采用针刺治疗过程当中,可能会有一些比如说皮下血肿或者是一些小血管出血这些方面的问题,包括可能有成年人有些晕针等一些情况,但是我们给孩子用的是我们改良了的一些特殊的针具和刺激方式。

主持人:那太好了,不然扎针的话小朋友会很害怕。

程凯:对,比如说你看我们选择针具,我们用皮肤针,所为皮肤针,它就是像一个针尖像一个梅花状一样,七个小针头,但是真的针尖,它不是特别锐利,它不像我们的毫针,常用的针灸针很锐利,它是针头比较圆润,对穴位的表面进行叩击,刺激它,刺激皮肤,皮肤表面很多感受器兴奋,等于刺激到了穴位,针尖又不扎到皮肤里面去,不破皮,所以这时候孩子会有一点轻微的刺痛感,但是完全又可以接受,又不用出血,不会感染,安全性非常好。再加上配合耳穴眼保健操,国家推荐的新版的眼睛保健操专门增加了一个耳部的眼穴,就在我们耳垂的中央,除了这个穴位之外,我们的耳朵上还有很多个可以对我们眼睛有帮助的穴位,我是中国针灸学会耳穴专委会的主任委员,推广耳穴也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这些耳穴就更安全了,就是在耳朵上我们用物理性按压的方法来刺激这些相应的穴区,来通过神经反射的方式来改善我们的视功能,只需要让孩子能够养成一种习惯,每天去做。

主持人:去揉一下就可以了。

程凯:我们叫按压,这样一种物理性刺激都是一个非常轻的介入,不介入躯体之内的安全性,是很好的绿色自然的方法,但是这些绿色的方法,它就要有持久性,不是说我做一次就好了,而是要不断的去做,恰恰因为他有这样的重复性,我觉得可以让我们孩子第一体会到中国传统医学的它的特点,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个了解,第二也培养他的一个坚持度。因为现在我们很多孩子对某一个事情的这种习惯很难养成,我们可以帮助他去养成这样良好的习惯。第三个,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他实际上做这个的时候他就望远,远近调节,他可以跟很多的保健方法融合在一起。

主持人:那程教授刚才您也讲到耳穴,我记得我上学的时候好像就很多人在耳朵上贴一个小点一个小点了,是不是您说的?

程凯:这叫耳穴贴压治疗,梅花针是另外的一种特殊的皮肤针的针具,一般在医疗机构当中才会采用,耳穴很多人会用在一些保健的治疗过程当中,因为它非侵入。那么耳穴其实在我们近代大概在五六十年代开始在中国兴起,大量的使用,很多人都研究耳穴发现,耳穴对很多疾病有非常好的治疗效果,比如说疼痛,比如说内脏的一些分泌类的一些问题,那么我们发现对眼睛,它也有很好的调节作用。因为我父亲当时花了很长的时间专门研究哪些穴位对眼睛是有帮助,然后通过临床实验的这种方式,最后确定了很多组这种搭配起来的这种穴位,包括体穴也包括耳穴,然后在儿童身上来进行就是青少年近视的防治的这种干预。

主持人:也就说梅花针治疗近视是您父亲研发的是吗?

程凯:梅花针其实它源于我们中国很早以前叫九针,其实它是一种皮肤刺激的方式,古代就有这种类似的针具,近代其实做了改良,然后把它变成了近代针具,当然这种针具应用的范围很广泛,比如像带状疱疹,像斑秃都可以用梅花针去治疗,皮肤性的一些疾病,都可以用它来治疗。我父亲创新性地使用了一个梅花针来治疗近视弱视的这么一个研究,花了好多年的时间来专门研究这个项目。

主持人:我听说这还是因为您小的时候有一些近视眼,所以您父亲是为了给您去做治疗,所以才专门去研究这个项目的。

程凯:对,其实当时我那时候小学,小学的时候眼睛不太好,也是没注意保护。

主持人:肯定是学习太优秀了,用眼用太多了。

程凯:也许吧。最后这个眼睛就是出现了一个当时应该是假性近视,就刚刚近视,所以为什么治疗一定要早期观测、早期治疗、早期干预?因为我的父母双方,包括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这块都没有近视的这种因素,所以他们都是保护的比较好的,所以遗传性不大,那么这样在那个时候我用眼比较多,没注意保护,所以突然出现了视力下降。 那么刚好那时候,我父亲他在研究耳穴,他是我们中国针灸学会耳穴专委会的委员,所以他就去研究耳穴,然后他就想耳穴对这个眼睛是有帮助的,于是他就尝试用耳穴的方法给我贴,结果我一个假期的时间,就光贴耳穴,视力就恢复了。当然我想可能也源于因为那时候课业负担没有现在这么重,假期那时候,我们的假期是都是玩的,现在的孩子的假期基本上都是在什么教育机构度过的。我前两天看了一个孩子,是从美国来的一个孩子,去年的时候程老给他看过,他就已经是大概200度左右的近视了,然后这个孩子就是14岁的男孩子,你想正好青春发育期,我想这孩子去年都已经这么重了,按照我们近视的发病的基本规律,没有遗传因素影响的话,应该是每年50到100度的速度增长,他父亲是600多度,母亲是400多度,就这种遗传因素是很明显的了,但如果有这种遗传因素的话,他孩子的度数肯定是每年超过一百度以上的速度增长,所以后来我想我说去年200多度,今年得成什么样?结果一拿来一看这个孩子,今年咱们检测结果还是200多度,就是增长幅度很低。为什么?后来我就问我说你这14岁的孩子每天都干嘛?他说每天我就是玩,因为他在国外生活,所以他就没有很强的这种课业负担,所以一放假就到处去踢球户外活动,所以我们现在国内的孩子真的挺可怜的,就没什么活动,所以当时我想我那时候好,可能也原因说课业负担没那么重,然后假期都是放松眼睛,眼睛真的是一个放松状态,也没电视也没手机也没ipad的,我也没什么可玩的,所以做户外活动,我觉得是保护视力的一个很好的一个方法。因为我好了,我回去以后我们班主任,今年都80多了,昨天还到我那去看病,然后看看身体情况怎么样,这老太太当时就说你父亲给治好,把你给治好了,我们班那么多同学眼睛都不好,过来都给治治吧,结果我父亲就去给同学去治,就没想到一治一发不可收拾,别的班也治,别的学校也治。那不是在东城区吗,东城区大概当时他每天就住的很近,那的时候骑自行车就骑着自行车到周末也不休息,然后都去,在这些学校里边去……

主持人:给小孩去治近视眼了。

程凯:这就是咱们叫做防治,就是治还是一方面,我主要在防。就给这孩子贴耳穴加敲梅花针。

主持人:一开始是贴耳穴。

程凯:他一个人,有十几个学校都要去跑,所以贴耳穴今天去这个学校,明天去那个学校,还能跑得起,所以他基本上每天中午、晚上,他都是这样骑自行车去到学校里去做这个事情,当时有的学校就出了无近视班,全都好了,我们班差一个。因为这同学是后来四年级转过来,后半学期转到我们学校来,他的治疗时间短,好像他还戴眼镜,我们弱视的孩子都好了。

主持人:太厉害了,现在近视眼的发病率,刚才我们也看到一个数字,好像说有中小学生有一半以上现在都是有近视眼的情况,如果在这样的高的一个比例的一个情况下,如果能班里能做到无近视,这个太不容易了。

程凯:对。我想是在那个年代,在现在这个年代这个事情是不可完成的任务了,因为就在2016年到2017年的北京市发布数据就是北京市中小学的近视发病率在56.8%,所以你看一半多的孩子在中小学的都已经发生近视,那么如果小学就已经发生近视,每年50度增长,你就算到他的中学的时候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中度以上的近视,这样的话对他下一辈就有遗传性,所以这样一辈一辈叠加的话,我们的民族可能成为一个戴眼镜的民族。

主持人:四眼民族。

程凯:很可怕。

主持人:是的,其实很多人都关心您说当时眼睛治好了,后面再看书什么的,会不会再又复发近视的情况呢?

程凯:我因为遗传因素没有太强,所以我后来在学习过程当中,特别是在12岁以前,保护的还是不错的,那时候每到假期父亲都给贴耳穴,因为方便,就是究竟每天逮着你都给你弄了。

主持人:就给贴上了。

程凯:所以我也没在意,所以后来我现在回想就是说在关键的发育期当中及时的干预是非常好的,等发育期一过,眼睛基本定型了以后,你再怎么用,它也不会太出现太大的问题。然后我们后来发现有另外一个例子,我父亲徒弟,陶冶,他是我们儿科的主任,他的儿子当时也是小学大概是二年级的时候发生近视,因为他跟我父亲学习,所以他全套的方法他都会,于是他就给他治疗,但是我每天我就回来以后我就给他敲梅花针,给他捏耳穴,就用这种物理性干预的方法,现在这个孩子已经上初中了,视力非常好。所以这就是及时发现早期干预,它的效果好。如果你说我都近视了,现在我近视300度了,大夫你给我治回去,我们怎么能给治回去,对吧?咱们都知道得病了,一定是未病先防,咱们现在国家特别强调的是大健康,强调健康管理,对吧?未病治疗,未病干预。

主持人:覃主任,是不是5到12岁这一个时间段是对这个人的眼睛视力终身都非常有影响的这一段时间,就在这一段时间我们应该做足预防工作?

覃晓漓:对的,我们认为儿童的眼睛是一个发育的过程,一般是到十四五岁,甚至女孩子十四五岁,男孩子十六七岁,基本稳定下来基本完善。所以在整个发育过程当中,我们的过度用眼,我们的学业负担的过重,包括视觉刺激的加重,这些都会让眼睛超常发育,就是不断的超常发育,不断的发育,停不下来,所以这个年龄段是一个风险非常高的一个阶段。所以我们的干预防治的重点应该是在放在12岁之前。

主持人:如果过了12岁,眼睛视力真的近视了,就很难再调整回去了是吗?

覃晓漓:是的,因为近视眼,我们说它不但是视力问题,它有一个屈光度的改变,也就是由一个生理储备比较好的一个状态,它变成了一个负屈光。所以近视眼的概念是视力低常,就是远视力低常,近视力正常,合并有一个负屈光,也就是近视屈光,我们用负符号表示。这个负屈光就是代表我们眼睛的超常发育。

主持人:所以应该注意这一段时间,12岁应该是小朋友应该上到初一。

程凯:应该是在这个过程,5岁到12岁之间基本上都是在小学年龄段,他跨到了幼儿园大班和初一就这么一个阶段,就是我们把这个阶段及早的,特别是上刚上小学那个时期抓紧把它评测,很多的时候,我们错过了这个时间,甚至上小学一年级有时候都晚了,一测,这孩子已经超常发育了控制不住了,那么加上课业负担一重,他马上就又诱发近视。所以为什么小学的近视发病率逐年的递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我们去提前的去监控,我们发现这孩子现在是要成为近视,你想假设一共有十个孩子,有三个孩子已经近视了,对吧?我们对这个孩子的防控的原则就是我叫真防重,就尽量的别让它加重。 我们在监测过程中,孩子现在是不可能成为近视,那我们就不要关注他,就是你们去正常用眼,好好保护就完了,如果要趋向于要成为近视的时候,我们重点的去关注它,重点的干预它,不让他成为近视。

主持人:重点要放在预防。

程凯:所以这个动态监测很重要,因为今天你可能是那三个人,明天你可能进入到中间的四个人,对吧?后天你可能就变成了已经发病的三个人。所以这个过程当中它是动态变化的,所以我们要建立一个完善的动态监测的这么一个体系,那么这个体系当中,家长也不要认为我一个学期监测一回就可以了,对于高危人群来讲,可能我们每个月都要监测。一旦说你有这个,甚至你说我感觉到自己有些不舒适了,我马上再去监测它,然后这时候及时的给他一些物理性干预,如果物理性干预还不够了,我们还要再增加一些其他的治疗性的方法。

主持人:我看到您在北京市政协会上也提出“关于在北京市幼儿园、小学统一开展视觉发育监测及早期干预工作”的提案,并且获得了北京市政协优秀提案表彰,呼吁北京市幼儿园中小学建立视觉发育档案,并以此来控制近视的发病率,是不是源于您之前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所以看到这样的现象,然后呼吁社会去关注?

程凯:对,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的工作。除了在临床当中的几百例案例的总结,我们还做了很多的实验性的研究。比如说我们对这些部位给予刺激,发现眼睛的一些指标跟视觉功能的相关的指标发生了一些变化,大脑当中的一些皮层的一些功能区域发生了一些变化,那么这些都是一些客观的一些数据,我们用这些方法验证了我们的治疗的方式,干预的方式是有效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去找到干预的时点,就是干预的高危人群和干预的时点,那么这时候我们视觉发育的曲线就非常有帮助了。如果我们没有这个东西,作为医生来讲,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这样的孩子去干预,这样的孩子找到我们的时候,他就失去了干预的有效的窗口期。所以我们要首先我们就是说呼吁,因为我们是作为医疗的角度上考虑说站在医疗的角度上,孩子的视觉发育既然有这么个曲线,有这么一个视觉的生理性储备值,远视的储备值,那好我们的观测时点能不能前移呢?我们去做调研,因为政协提案,它是要在调研的基础上去表达的,所以我们调研了以后发现,我们现在的北京市的小学,全国的这些小学能够做到每学期都能够去监测的,监测什么呢?监测的是裸眼远视力。

主持人:对,查一下视力表。

程凯:就看看视力表,那视力表的这个是一个主观评测,他不是客观评测,那么视力表正常我刚才说了不意味着他未来不可能就成为近视对吧?所以我们要把监测的时点放前,同时把监测的关键指标改变,我不要观测一个主观的数据,我观测一个客观数据。那么客观数据就是我们眼睛的屈光,但是我们观测屈光的时候,咱们又遇到问题,因为如果我们需要通过散瞳的方式去观测屈光的话,对孩子的学业课业负担来讲它是一个影响,那么所以这时候我们就要通过一些其他的方式,比如说通过一些无损的不需要药物的这样的一些机械的一些测评方式。

主持人:还有这样的方式?

程凯:对我们去测评,这需要专家的经验,为什么要有屈光学的专家参与进来,我们是做中医的干预方式的,但屈光学的专家他会用他的经验和他对眼科的一套方式来评估一下,这孩子它是有着这样的可能性没有,如果我能够判断,那我就不需要做更多的检测,如果我判断不了,我就需要去做一些比如说散瞳的这样的检测,最终我拿到一个客观数据,就我的目标是拿到一个可以评估的客观数据,并且去监控这个数据的变化,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去建立好观测时点和干预时点,然后给他小最小量的刺激,这时候孩子得到最大的益处。

主持人:刚才程教授也讲到说有无损的这种检测的方法,来请您给介绍一下。

覃晓漓:我们对孩子的视力状态做一个评估分析,我们要看他的一个动态屈光,那么当然客观的指标就是客观的屈光状态指标,散瞳是最准确的。当然我们现在有一些药物,比如说我们有一个中散的药物,它在临床上的研究证明,它的效果更接近于阿托品,我们通常讲的慢散,需要耗时三天点药,然后三周才能完全恢复,那么中散,它效果上接近阿托品,它的恢复时间更接近于这个快散,也就是说一天到两天就恢复了。所以我们对八岁左右的孩子,如果是视力正常的话,我们要了解他的屈光状态,我们是可以用中散的办法的。

主持人:程教授,您觉得大诚中医作为“暖心工程-护眼计划”的项目执行方,用的这一套的干预体系跟您父亲当时的这一套治疗体系相比,有什么一样和不一样的地方吗?

程凯:我父亲当时研究的,它就是一个干预方案,其实更多的,老爷子自己也在说,当时我这么多年,到现在已经40多年的时间了,说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治近视,因为到我这儿来的孩子都近视了,所以我一直在治,就想办法不让他们加重,但是我很难防近视,让他降低发病率。 因为来的全都是找医生来的,都是已经发病的孩子。我们现在要通过客观监测的方法去找到那些要发病没发病的孩子,真正的把发病率给他降下来,这是我们这个护眼公益项目的核心思想,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客观的评测指标很关键。但是在客观评测指标,我不能老去给他散瞳,所以我拿到一次客观的评测指标以后,我就要建立刚才覃主任说到的一个动态的观测,那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电脑验光的方法进行比对。因为我有了一个客观值了,客观值反映了一个眼轴的长度的实际情况,因为他做了散瞳之后,对眼肌的疲劳就已经去除掉了影响因素,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去动态观察他什么,在孩子正常的情况下,那么不需要散瞳,我就做一个电脑验光的结果,这时候我就看到孩子可能有他眼轴延长的程度,但是也有什么呢?一个疲劳造成的假性的成分。那么这时候实际上就是说说这个前面是一个真性的值,对吧?我散瞳得到的,后边是一个真性值加上一个疲劳值,所谓假性的真假混合在一起的,我们叫混合性近视。好,如果我及时发现他有这种混合的趋势出现了,有假性成分出现了,我及时的去通过物理性刺激干预它,阻断它,放松它,让他的假性成分祛除掉,这不就回到原来这个状态下了吗?这就已经发生近视的,我就让他不再加重,那么没有发生近视的,我们就可以让它不发生近视。所以这对于很多病例来讲,它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观测和干预方法,不能说所有的病例最后都能够得到非常理想的结果,因为还有一个自身的遗传因素影响,还有一个突发性的一些其他因素的影响,就是我们不能够及时预知的一些因素。但是这样去做了以后,我们可以让相当多的孩子,他在近视的过程当中就不迈过这个临门一脚,所以这个监测的频率和干预的方法和频率其实取决于这孩子的自己的屈光状态和他屈光发育的曲线的状态,所以叫因人而异。咱们都知道中医的治疗就是因人而异的,所以我们在这里面充分体现了中医的思想,就是每个孩子都不一样,甚至孩子的体质,孩子的喂养习惯,对吧,都对发育过程产生一些影响。比如说孩子过甜食,影响了他的钙的吸收,眼球壁是比较软的,他就很容易拉长。 对吧?孩子的早期的比如课业负担的比较重,对眼睛造成疲劳度加大,就很多的因素都会影响。

主持人:也就是在您父亲的研究的基础上,您其实把这个治疗给前移了是吧?初衷其实是一样的,就是为了孩子的视力健康。

程凯:对,所以我想就是说对程老来讲他是治近视,但是最后到他晚年的时候,他就说我们真的应该是防近视,所以我们把这样一套绿色自然的方法,然后结合到我们视觉发育的这样一个规律曲线,然后我们把它总结在一起,形成一套完善的对近视防控的一个模式,一个体系,这个我觉得对我们的青少年儿童来讲,它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东西,然后我们希望通过社会公益的方法,通过各方面的包括教委、卫计委,家长、各种教育机构,老师、学生、社会,我们实际上叫家庭、社会、医疗三者之间的共同的努力,我们给孩子营造一个良性的视觉发育的氛围。

主持人:所以这也是您自筹50万基金跟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一起发起“暖心工程-护眼计划”公益项目的初衷吗?

程凯:对。是我们写政协提案的时候做了调研,那是2016年的时间,我们也向相关的政府和委办局来提出我们的建议的想法,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得到了教委、卫计委各方面的支持,那么在这样一个社会,大家都很关注这个事情的过程当中,我们在现有体制基础上,我们希望能够建立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一个管理体系,因为这里边就是说其实主动性是在家长,因为家长是每天跟孩子接触,他需要去管理孩子的视觉发育过程,对吧?然后同时特别是当孩子没有发病的时候,你怎么样去监控他,你怎样去参与这样一个项目当中来,所以这里边社会有社会的责任,学校有学校的责任,家长有家长的责任,但是主体是家长。所以既然是主体是家长,我们就要跟家长产生很好的这样一个影响,所以我们是通过社会福利基金会的方式,也通过像腾讯这样的一个媒体平台,更多的媒体平台参与进来,能够让这样一个知识传递给很多家长,当他知道了以后他后悔了,就我们前一段遇到一个家长说我们家这孩子一测完了以后已经这样了,我怎么办?没办法了,他说还好我还有一个老二。

主持人:还好有老二,老大就耽误了。

程凯:对吧?这个我们过了这个时间我们就没有后悔药吃,没有办法。所以如果是我们能够让社会上更多的家长能够知道这个信息,同时他又能够有渠道参与进来,体验到这个过程,而因此获益,慢慢的时间以后,这个信息就广泛传播,更多的家长就会知道,在孩子生下来以后,四岁到五岁的时候,我就要对孩子的视觉我要进行一个监测一个预知,一上小学,我马上就要建立这个管理档案,如果能变成这样的过程,最终我们能推动变成什么?行政性的是国家政府引导性的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昨天听到政府发布这样一个对近视防控的一个指导意见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的兴奋鼓舞,因为这说明我们国家政府越来越重视这样一个事情,我想未来看到我们所做的这样一个工作,不仅在社会公益的角度上来做,不仅社会更多的层面能够参与加入,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政府也在引导也在支持。也在变成一种政府行为的时候,我觉得才是我们这项工作取得的成绩。

主持人:太棒了,如果现在想参与的话是怎么样来参与呢?

程凯:现在参与的也非常简单,如果你正好在北京市,因为我们现在是在北京市的范围之内来推广这个项目,在不久的将来也会通过各种合作机构推广到全国的其他的城市里边去,那么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你可以通过我们的“程氏针灸”公众微信号了解项目,进行报名预约。 微信号里面有护眼计划的专门的栏目,有这个项目的介绍,如何加入的说明,也有去你需要去填写和知情同意的相关的信息,这样的话你了解了整个的公益过程和你怎么去参与,你填写什么样的资料发起你的申请,这时候我们的专家就会根据你发出的申请填写的资料来进行联系,安排就诊时间。

主持人:这个检查还有报名是不是免费的?

程凯:对,现在我们都是公益的,这个工作想让更多大家一起来参与,通过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来去主导这个事情,就是我们是把款项捐给了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由他们来进行统一的管理和规划,我们作为专家的角色,我们只是一个执行,那么希望社会各界的对这个项目关心的人一方面也参与,另外一方面你也可以参与公益,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得到了很多知名的人士对这个项目的认可,因为他们有些人的孩子也因此而获益。

主持人:好多明星和名人是吧?

程凯:对,所以他们非常认可说这是一个对我们的国家青少年的体质素质是非常好的,有利于国民素质的一个好的事情,所以也希望通过自己的这样一个现身说法或者这样一个影响力能够让更多的人重视这个事情,所以我觉得不管力量的大与小,只要你参与了,来体验也是一种参与,对吧?你说我去捐助也是一种参与,所以这样更多的人参与,我觉得这个事情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并且传播。 2018年的7月份7月11号我们正式的启动了这个项目,然后在7月底的时候,我们才开始预约报名,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成功的运行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有几百个孩子接受到了这样一个过程当中。

主持人:一个多月已经很厉害了。

程凯:是的,但是因为你要知道我们做一个孩子要花很长时间,因为这里边除了就是说专家要去评估评测,每个孩子情况不一样,有的可能很简单,有的就比较复杂,所以有的孩子可能来一次就行了,有的孩子可能两次三次他得来,专家才能给予一个准确的判断,那么这个之后还有什么呢?就是家长,他有很多疑问,对吧?你知道的家长在得到一个信息,了解一个东西的时候,我们虽然给了他很多的线上的一些知识对吧?包括视频的一些资料给他,但是家长,我们也理解自己的孩子都很上心,所以他就问的也很多,甚至像我们的中医专家在的时候,他还问很多孩子的生活习惯,还有这点小病,身体的一些其他的发育问题,所以这个过程就会拉的时间就很长。我们也在考虑如何去让这样的过程当中更多的孩子能够缩短他的时间,提高他的效率。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花了这么多的时间精力做了这几百个孩子,真的也是很不容易,我们希望每一个进入的孩子都能够得到,但我们希望他得到的知识和干预的这种公益的这种服务。

主持人:真好。覃主任也是作为暖心工程护眼计划专家组的组长,您参与到这个项目来有一些什么样自己的感受呢?

覃晓漓:我们是7月份启动的公益项目,实际上我们是从2014年就开始在这方面的研究和观察了。我们其实特别的希望那些5到12岁尚没有发生近视眼,或者说学校体检视力正常孩子来参与到这个活动当中。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项目专家组的设置是由眼科的专家再加中医的专家,就是这两部分的专家组合在一起,对吗?

覃晓漓:对。 我们眼科比较关注具体的一个值,比如视力的值,屈光的值,但是中医它是一个整体概念。他从孩子的整体角度说,因为眼,它不是一个眼睛本身的问题,它是一个整体的观念,所以我觉得这点是非常好的。当然我们也一直在摸索,怎么通过中医的这些理论,结合西医,我们要做的这个事情,我们做一个很好的结合。

主持人:中西医结合。

覃晓漓:对。

主持人:取长补短。我们现在暖心工程护眼计划已经成功地启动了一个多月,然后并且发展的情况也是非常的好,对于这个项目未来程教授您有一些什么样的期待?

程凯:我们现在是一个公益的活动,公益的这个项目它是有很多的投入的,如果没有社会和爱心人士更多参与的话,那么这个事情它也不会持久地进行下去,所以我们第一个希望更多的社会有志于这样一件事情公益事情的人来参与进来,能够把自己的资源,自己的这种爱心能够奉献到这个项目当中来,真正的去通过这个项目影响到我们更多的孩子,保护他们的眼健康。第二个,因为在实施的过程当中,如果我们能够做到持续性,那么才可能有第二年、第三年,我希望至少通过我们这一年的工作,因为现在你提早加入进来的话,就会获得更长时间的观测,我们的项目的时间实际上是一年期,那么在这一年期的过程当中,我们希望最后得到这些进来的孩子的良性的结果。就是说没近视的孩子,我们把他保护住了,对吧?已近视的孩子我们把他控制住了,那么这需要我们专家花费,还有家长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认真的把这个项目执行好,那么这是我们在这一年之内的期许,但是一年以后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因为你这一年的公益参加,包括我们在腾讯九九公益日当中这么多的影响,对吧?因为有大家的爱心,最后能让这个项目明年还可以,后年还可以,于是它持久进行下去的时候才真正让这孩子获利,比如说你一年级进来,六岁对吧?你到12岁之前有六年的时间,这六年时间可不是你保护了一年级,二年级就不需要保护了,就不需要监测了,对吧?他同样还是需要经过这个过程,所以我们现在像覃主任这里,我知道的就是有连续四年五年一直跟随覃主任,我自己,虽然不是专门做眼科,但是也有这样的孩子来找我,所以我也有超过四年以上的孩子在我这做动态的监测评估和干预,我们看到了很好的案例,就是这些孩子已经近视了,但是很轻,这个时候我们及时的干预,结果四年以后青春期到来了,结果视力还是这样,屈光还是这样。 对吧?你说这种结果就让我们非常的振奋,我们得到了好的数据,但是我们希望这种数据量更大,于是我们在这次的公益过程当中也特别注意数据的这种严谨性和数据的这种分类性,最后我们希望通过数据的对比也得到很客观性的结果,拿客观数据去给国家提建议,让下一步的过程当中政府的参与度更高,这样的话我们大众的得到的获益性就会更大。

主持人: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访谈也要进行到最后了,最后也希望两位嘉宾再给我们的网友朋友们总结一下,就关于儿童近视这方面再给大家一些意见和建议。

程凯:我建议,对于近视,假防真、真防重是它的原则,找到观测时点,及早发现,及早干预是我们的目的。

覃晓漓:预防近视眼,我希望各位家长从预知近视眼开始,我们会帮助您保护好您孩子的眼睛。

主持人:好,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就到此结束了,再次感谢程教授,感谢覃教授做客我们《名医堂》节目,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