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先天性心脏病是婴幼儿的第一大杀手,目前我国已经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患儿有200万,严重地影响到了人口素质,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院长、小儿心脏中心的主任刘迎龙教授为大家讲解关于先天性心脏病的预防和治疗。

嘉宾介绍

刘迎龙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院长、小儿心脏中心主任

工作单位:北京京都儿童医院

擅长疾病:肺动脉闭锁、完全性大动脉转位、三尖瓣下移、三尖瓣闭锁、右室双出口、重症肺动脉高压等婴幼儿重症复杂先心病。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为什么先天性心脏病是婴幼儿的第一大杀手?

    answer

    刘迎龙: 先天性心脏病讲的是心内的结构出现了问题,一生下来就有,坐胎就不正常,所以我们把它叫做先天性心脏病,简称先心病。先心病侵犯孩子的心脏和肺两个系统,不是缺氧,就是呼吸道的感染,影响孩子的生长发育。所以很多孩子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得肺炎、缺氧、心律失常就不幸夭折了,在我们国家多年来一直是5岁以下孩子的第一杀手。
  • Question

    通过什么症状来判断孩子心脏可能有问题?

    answer

    刘迎龙: 孩子吃奶没有劲,吃几口就要休息一下,妈妈就要警惕孩子是不是会受到影响。在出生早期的6个月,孩子的体重每个月应该增长600克,他长得不够,还老咳嗽、喘、呼吸快。我们正常人每分钟大概呼吸10次、12次,小孩快一些,20、30次。但是有心脏病的孩子会喘,40、50次,甚至有50、60次。注意喘、生长发育慢、吃奶没劲等症状。
  • Question

    请刘院长为我们总结下今天的内容

    answer

    刘迎龙: 先天性心脏病危害孩子们的身体健康,侵犯心肺两个系统,给家庭和社会带来非常沉重的负担,但是总的来看,它可以通过三级预防可防可治。所以让大家能够掌握先心病的这种特点,要尽早发现,到专科医生那就诊,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手术或者治疗,常常可以得到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和工作。我想我们愿意和大家共同努力,让孩子们都有一颗健康的心脏。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71期:三级预防先心病 “预定”健康宝宝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先天性心脏病是婴幼儿的第一大杀手,目前我国已经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患儿有200万,严重地影响到了人口素质,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院长、小儿心脏中心的主任刘迎龙教授为大家讲解关于先天性心脏病的预防和治疗。刘教授您好。

刘迎龙: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刘教授刚才我们讲先天性心脏病已经是婴幼儿的第一大杀手,为什么这样讲?

刘迎龙:先天性心脏病是由于心内结构病变导致的,胚胎时期就已存在。先心病侵犯孩子的心脏和肺两个系统,导致缺氧或呼吸道的感染,许多孩子因并发肺炎、缺氧、心律失常等危害健康和生命。

主持人:这两个器官都非常非常重要。

刘迎龙:两者缺一不可,若两个都出现问题,会给家庭和社会造成沉重负担。

主持人:我听说先心病现在的发病率也是越来越高,是这样的吗?

刘迎龙: 1990年左右,我在阜外医院心外科,看到孩子们因先心病饱受折磨,就希望通过手术让孩子们得以康复。但当时能做心脏病手术的医院较少,先心病的防治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1995年左右我写了一份提案,送到科技部,建议把先心病的防治作为我们国家的公关课题,遗憾的是23年后的今天,我国先天性心脏病的防治效果仍旧不理想。1995年的时候,先心病在各种先天性的畸形中大约排五、六位。当时流行的是神经管畸形,唇腭裂,脑脊膜膨出,以及手指畸形等病。经过10年的防治,2015年神经管畸形就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主持人:就是像唇腭裂之类的?

刘迎龙:唇腭裂、脑脊膜膨出等得到防治,先天性心脏病反而上升为发病率第一的疾病。在这个期间我们有一个统计表,从这个表中我们可以看出先心病是如何一步一步上升的。

主持人:为什么这个发病率会增高呢?为什么这个可以防治住,这个就防治不住呢?

刘迎龙:大概在1985年~1990年前后,我们把补充叶酸作为促进中胚层发育的药物投放给备孕的妈妈们以来,中胚层的发育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所以唇腭裂、手指畸形等的发生率在我们国家下降了很多,排在第七、第八。

主持人:先天性心脏病一点都不能预防吗?通过B超怀孕期间都不能预防吗?

刘迎龙:我们把先心病的预防叫做三级预防。一级预防就是致畸胎因素的预防。为什么孩子一坐胎就不正常呢?第一,内因,也就是遗传因素。第二,外因,也就是环境因素。比如在胚胎早期母亲感冒、发烧,过度抽烟、喝酒,接触射线等都会造成孩子的心脏发育不正常。

主持人:在怀孕期间是检查不出来是吧,比如到比较大的月份,七八个月还看不出来吗?

刘迎龙:孩子坐胎不正常,在妈妈肚子里大约三周的时候就形成了。越复杂的畸形形成的时间就越早,但需要到四五个月的时候才能比较清楚的看出来。可以通过超声,隔着两层肚皮,根据它的结构或血流判断有没有心脏病,准确率可以达到99%。

主持人:是挺准的,但是查出来以后并没有能够治疗的方法吗,就是在孕期的时候。

刘迎龙:在国际上,孕期个别病种在少数国家可以开展,但是效果也都不是特别好。

主持人:明白,所以只是能看到而已?

刘迎龙:家长要做好思想准备,可以考虑优生优育,或者生下来及时治疗。大部分先天性心脏病生下来都是可治性强,治愈率高,远期效果好的。大概70%、80%的婴幼儿手术后与正常人差别不大。但是,也有少数极其复杂的先心病会对孩子生命构成威胁,不做手术可能就会危及生命,即便手术也可能需要几次手术,术后与常人有一定差距。对于这类病人由家长自己来选择是不是优生优育。

主持人:查B超的时候就能看到这个心脏病是严重还是不严重的?

刘迎龙:不但可以看出来有病,还可以得到准确的诊断。

主持人:现在这个先心病在我国的发病率有多高?

刘迎龙:2007我们对北京8万多的新生儿进行过充分调查,当时就发现先天性心脏病的发病率为千分之六点七。

主持人:那还是挺高的一个数字。

刘迎龙:千分之六点七是生下来活着的孩子,还有早产或者生下来就死亡亦或死胎等等。还有一部分是生下来没有及时发现的。

主持人:也有没有发现的情况?

刘迎龙: 2013年我们又对2007年出生的孩子进行了补充调查,并为当时没有及时发现先心病的孩子做了手术。这样的发生率占千分之二点三。所以,北京至少先心病发生率至少有千分之九。

主持人:千分之九,这是一个很高的数字。刚才除了您说的遗传,还有环境因素,现在大龄的女性生二胎的这种情况,您觉得会不会未来造成先天性心脏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呢?

刘迎龙:二孩政策以后,山东的高龄产妇比较多。二孩母亲当中大约60%都是在35岁以上,所以我们也做好了各种准备进行三级预防,进行健康教育,让孩子一坐胎就正常,在妈妈肚子里能被及早发现,做好充分治疗和救助准备。

主持人:在北京这种大城市您刚才都说发现大概应该是百分之七点几,是不是在山区一些贫困地区它的发现率更低,出现的情况会更紧急呢?

刘迎龙:北京代表了我们国家发达地区,估计大部分经济发达地区都是这个情况。北京当时发现的是千分之六点七,补充调查又发现了千分之二点三,所以北京的出生存在先心病的孩子是千分之九。前些年,我们在甘肃、甘南山村和学校调查,发现先心病的发生率占千分之十四,可以说相当高了。因为处于高原地区,当地的居民吃蔬菜又比较少。因为蔬菜里含有比较多的叶酸。如果我们叶酸摄入量少了,或者饮食方法不太科学,可能就会造成中胚层的发育受到影响,从而影响心脏发育。

主持人:心脏跟中胚层也有关系?

刘迎龙:心脏来自于中胚层,为什么我们投放了叶酸以后其他的发育都比较好,心脏发育的就不是很好,我认为心脏在发育过程太复杂了,形成一个管,要拉长,不断地扭曲、旋转、分隔、吸收后再重长出来,这个过程太复杂。所以,发病率比较高,情况更复杂。我们再往西看,西藏、新疆可能发生率就会更高。一个是跟他们的医疗保健条件不高,饮食习惯不科学,有时也和缺氧有关系。心脏里面有两个重要的通道在妈妈肚子里是通着的,出生以后,因为缺氧,这两个通道一个叫动脉导管,一个叫房间隔,它不闭合,就是开放的,所以就更高一些。

主持人:如果是在孕期没有被发现的一些患儿,到后期出生以后,妈妈是不是会发现孩子一些什么症状可能会判断孩子心脏有问题?

刘迎龙:出生到医院或者出生以后妈妈来观察孩子的情况,根据孩子的病情大概能够分成这么几类:一类就是肺里的血多。肺里血多,心脏的负担加重。这类孩子最典型的就是生长发育慢,比如孩子吃几口就要休息一下;6个月以内的孩子体重每个月应该增长600克,如果孩子长得慢,还老咳嗽、喘、呼吸快,孩子每分钟呼吸40、50次,甚至有50、60次,这时候就要怀疑先心病了。喘、生长发育慢、吃奶没劲,这个可能就说明有心脏病。还有一类动脉血和静脉血在心内造成混合,混合以后孩子是紫的我们在医学上叫做紫绀,严重的像茄子一样颜色,孩子缺氧,所以会喘。遇到这些情况,爸爸妈妈就应该尽早到医院检查,请专科医生会诊,选择适当时机进行手术。

主持人:所以其实还是挺好自己判别的是不是?

刘迎龙:妈妈对孩子们观察都比较细,发现孩子吃奶没有力气,老休息,喘,容易感冒,体重长得不够,或者严重的紫绀,尽早到医院检查。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关于预防这方面其实我们做了很多的努力和工作,并没有一个特别能好的预防的一个方法,在治疗方面这么多年有一些什么样的进步吗?现在主要的治疗方式是什么呢?

刘迎龙:先天性心脏病总的来看可治性强,就是都可以做手术,或者有些孩子可以自己长好。经过治疗,观察一段时间,他自己长上了,这个占少数,大约10%左右的孩子。

主持人:自己长上的占少数,绝大多数都要治疗?

刘迎龙:绝大多数都会有症状,需要我们进行干预,进行治疗。可治性强,几乎都能够做手术;治愈率高,总体来讲,我们把心脏病的治疗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介入治疗,心脏有一个小窟窿,孩子长到比较大或者合适时机,下个管进去,把窟窿放上一个小东西把它堵上,我们叫做介入封堵。还有一种有的地方狭窄,不太通,下个管把它扩张,叫做介入球囊扩张。这个可能更安全一些,手术风险五百到一千分之一。这一类叫介入,不开刀,插个管到心脏里,从大腿边插管进去,给畸形纠正一下。第二类是开刀手术,开刀手术大概每年做将近3000例的开刀手术,手术风险在0.5%到0.7%之间。也就是说做500、600个孩子有3、4个不活,会有生命危险

主持人:那就是跟正常孩子是一样的。

刘迎龙:我们有一个大夫,她是8个月的时候做的四联症手术。四联症是复杂畸形,她从山西农村到北京来治病,这个孩子因为缺氧,发紫,像茄子一样。一缺氧就晕过去,她妈妈带着她到北京来做手术。8个月做了手术,做得根治术,一次做好。她上大学读研究生,查体是没查出来,读的是医学院校查体也没有查出来。

主持人:她做手术的时候还是20多年前呢?

刘迎龙:25年前吧。

主持人:那个时候做的手术就这么好了?

刘迎龙:那一段我们做的四联症还获过国家科技进步奖。

主持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技术上肯定会更成熟了。

刘迎龙:不但像这种复杂畸形能做得比较好,我们还采用一些小创或者微创,让孩子们减少损伤,能够得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当然这几年发展的像介入封堵术属于小创治疗。有的孩子不能够微创必须开刀,所以我们采用右腋下小切口做的手术。

主持人:什么叫右腋下?

刘迎龙:正常我们的开刀都是从这到这,把胸腔切开。心脏就在这,显露出来很方便,便于操作,利于急救。后来手术技术不断进步,风险不断缩小,但孩子的心理损伤成了一个问题。孩子这有一个大疤,女孩子不敢穿这样的衣服,男孩子不敢穿衬衫,心理上肯定有障碍。因此,我就想能不能把刀口搬家,到腋下来切一个小口进行畸形的纠正。1994年10月7号,我和我的同事孙严松大夫两个人,给患者从右腋下切一个小口,这个口一般五六个公分这么长。从两个肋间进,不伤筋不动骨,从肋间进去以后把这个体外循环下把缺损修补上。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主持人:第一次做就很成功?

刘迎龙:现在我们大多数的疾病,像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的,还有动脉导管未闭、二尖瓣成形、部分心内膜垫缺损,以至于四联症都能够从这来做,叫右腋下小切口进行先心病的矫治,我们这个也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奖。

主持人:刘院长您在这么多年的临床经验上的积累太丰富了,您还有一些自己独创的技术,并且得到了国家的认可,真是太厉害了。现在通过右腋下小切口的手术的患者您还记得有多少例吗?

刘迎龙:我们从1994年到现在,做了几万例,每年到夏天的时候,特别是在开学前很多孩子跟着爸爸妈妈来复查,他们考上了大学,开始人生新的起点。

主持人:真好。您刚刚讲根治手术,就是有一些类型的疾病可以做,有没有必须要做开膛手术的?

刘迎龙:正中切口是吧?

主持人:对。

刘迎龙:这个大约占整个手术的30%,有的孩子还是需要正中进行切口去修补。

主持人:这样显露的其实更明显。

刘迎龙:常常这些都是一些比较重的、复杂的,还有就是急诊的孩子。特别有几种疾病叫做完全性大动脉转位,肺动脉闭锁,肺静脉的完全性的易位引流,这些都是属于在我们的心脏手术中的重症,不受年龄和体重的限制,一旦发现,就应该尽早手术。

主持人:刚才您讲到您之前的患者是做的根治的手术,就是根治手术做一次就完全好了,跟正常人一样。除了根治还有不根治的是吗?

刘迎龙:总体来看,心脏手术80%叫做简单畸形。比如有一个窟窿,或者哪个管没有闭合,有些地方狭窄,也包括一些四联症,法洛四联症等。

主持人:就是比较简单,在治疗上比较简单好处理?

刘迎龙:手术存在五百分之一的风险,比较低。还有一些就是特别复杂的,手术风险大,需要正中做,进行修补。简单举一个例子叫完全性大动脉转位。

主持人:一听名字压力就特别大。

刘迎龙:就是动脉转位长反了,本来应该长肺里面的血管,长到全身。应该往全身去的动脉,长到了肺里。所以这个孩子循环过程中加不上氧,体内大循环的血局部循环,中间也缺乏良好的运输,所以叫做完全性大动脉转位。这类孩子一般生下来几天就要做手术。通常三、四天效果最好。生下来两公斤多或三公斤左右,要做体外循环手术,把两个动脉都调个,还要把冠状动脉扣下来,给它移植到另外一个血管上。这个孩子要把温度降到20多度,完了再复温,心脏要100分钟不跳, 做完还让这个孩子活,所以是件挺艰难的事情。通常做这种手术的风险比较大,手术风险大概在5%左右,做100个有5个不活。

主持人:那也还好啊。

刘迎龙:这类孩子手术是唯一的办法。给孩子和家庭都带来沉重附带,所以应该进行三级预防,让孩子一坐胎,心脏就健康。

主持人:争取不做这样的手术是吗?

刘迎龙:他们说刘主任你是心外科大夫,怎么天天下去讲预防呢,我希望减轻孩子们的痛苦,减轻家庭的负担,让孩子们的心脏都健康。

主持人:是,也有很多的经过您的手术他们已经恢复了健康,其实家庭也幸福了,孩子生活也很幸福的。

刘迎龙:随着二孩政策的开放,儿童数量的增长,大龄产妇的增多,还有些地区对于先心病的三级预防的知识不够普及,每年依然有30多万的孩子出生带有先天性心脏病,所以我想通过我们这个节目让大家知道先天性心脏病可以预防,让孩子们一坐胎就正常,特别是家里本身就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应及早预防。

主持人:有遗传基因。

刘迎龙:有些基因不正常,存在遗传倾向,要引起高度重视,孩子在肚子里时就尽早去做胎儿超声来确诊,避免在怀孕前期和期间抽烟、喝酒。预防感冒发烧和病毒,切忌乱用各种药物,避免射线辐射。此外装修空气中的苯以及腌制品腊肉都存在风险。

主持人:也是导致孩子有问题的一个原因。

刘迎龙:有妈妈在怀孕期间患有糖尿病,以及我们饮用水里面含有氯,氯的衍生物也可能对胎儿的心脏造成影响。孕妇要多吃蔬菜,蔬菜里含有叶酸。

主持人:所以吃生一点的蔬菜会更好一点是吧?

刘迎龙:对备孕的妈妈用叶酸来作为补充。在美国叶酸是一种添加的东西,比如面包里有添加,面包不加热就吃凉的,可以补充叶酸。中国食物没有添加,叶酸非常怕热,一热就破坏了结构,孕妇应尽量不要把蔬菜烫的过熟,以免破坏叶酸结构,影响吸收。

主持人:那在孕期发现了先心病的患儿,没有治疗的方式吗?只能是优生优育或者怎么样吗?

刘迎龙:在国外,比如欧美等发达国家,有少数的病人需要进行治疗,在胎儿时期治疗。比如有一个瓣膜狭窄,可以经过穿刺把那个东西放到心脏那把它扩张。但是总体来看,失败率很高。

主持人:所以不如出生以后再治疗?

刘迎龙:这项技术不太适合于我们国家,隔着肚皮两层去穿刺,或者进行治疗,对母子的生命安全可能都会有很大的影响,而且胎儿的准确率、成功率也比较低。所以这项工作在我们国家目前基本没有开展。

主持人:做完手术以后很多患者的家属都会担心会不会有一些并发症或者后遗症的情况发生呢?

刘迎龙:刚才说了治愈率高、远期效果好,70%、80%的孩子做完以后,女孩子可以生双胞胎,心脏功能没有问题。男孩子可以上战场打仗,冲锋在前,逃跑也能跑在第一。

主持人:我觉得刘院长您给他们做手术,患者看到您这么阳光的笑容,我觉得他们心里也会特别安心的。

刘迎龙:小朋友对我都很好,他们长大成人了,每年都有十几、二十个到这来报到,来跟我报喜,他们长大成人走向了新的生活,可以上大学,可以工作,不受影响,包括我的学生还读了研究生。我问他你体育课上吗?他说上。跑一公里比赛他跑了第20名。他班里有40个同学,他跑在20名,还是很不错的。他入学以后查体没有查出来,我还是给他指定专人做了一套检查,去做超声、做心电图,几乎和正常人一样。

主持人:我知道了,虽然手术的压力很大,挑战也很多,您每天精神都很紧张,但是看到这些孩子们现在的一个生活的情况,所以您的笑容是由内而外发出来的。

刘迎龙:感到无比的喜悦。

主持人:刘院长您现在也是任北京京都儿童医院院长,刚才跟您聊了一下,您原来是阜外医院、安贞医院的小儿心脏中心的主任,现在在这边做院长,您觉得是不是能够帮助到更多的孩子,现在的一个情况跟原来在公立医院的体系您觉得有什么不同吗?

刘迎龙:京都儿童医院是一个社会资本办的医院,当然也包括国有资本,是一个混合所有制的医院。其实我们现在有不少的社会资本,还有混合所有制资本在诞生,就数量来讲有很大的数量,但是能力来讲还不太够强。我认为这种混合所有制也好,社会资本也好,办的医院是在我们卫生体制改革的前提下对我国的医药卫生工作的一个重要的补充。我们是人口大国,经济在发展,人们对健康的需求日益增长,所以为了满足这种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和我们还不很发达的卫生状况下,政府开辟了加大社会资本办医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道路。我想我们要摸索如何去办医,怎么样让社会资本能够更好地为我们社会主义服务,为我们国家的健康服务,我们民族的健康,为孩子的健康服务。京都儿童医院到现在目前为止已经做了将近300例孩子的心脏手术了,都很好,缓解我们国家这种医疗资源不足的情况。我们做的孩子有一个多月的时候,从各地用救护车拉来的,复杂的多次的手术也有,整体来看,还是发展很不错的。还有很广阔的发展前景。

主持人:您觉得患者本身是不是原来在公立医院会更信任公立医院,对社会资本办医的医院会不会偶尔有一些质疑?

刘迎龙:不是偶尔,是很多,说这个医院是社会资本,他们是赚钱,或者对他们的技术力量不很信任。我想这是必然的,正常的。社会发展,我们新开辟的,大家会有一些质疑,特别是还有一些不好的先例,比如过去我们有不好的地区不好的医院,对百姓的医疗工作有坑蒙拐骗的情况,大家对他们不放心是肯定的。我想京都儿童医院和我们绝大多数的社会资本办的医院,会用我们的实际证明我们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保证大家身体健康,让大家得到良好的医疗卫生服务的机构。京都儿童医院还是我们医保定点单位,如果孩子们到这看病,医药费用还可以得到政府的医保部门的报销。所以,我想可能很快这种顾虑就会逐渐地减少,以至于消除。社会资本办的医院有它的特色,可能在某些专科会有更强的发展,比如说京都儿童医院除了为我们回龙观、昌平、海淀区这部分孩子们就近医疗提供方便,还在先天性心脏病的治疗,白血病的治疗上很有特色,打造特色的专科诊疗,能够解决很大的社会需求。

主持人:您觉得是不是在我们的医疗服务上会更有优势呢?

刘迎龙:在医疗服务更有优势,我作为心脏外科的大夫曾经到全国很多地方去给他们进行会诊、手术治疗。曾经到我们国家至少有10多个民营的医院,社会资本办的医院去行医,给他们开刀,帮助他们开展先天性心脏病的外科治疗。这项工作要求技术高,也需要领导的重视、政府的支持以及大家的信任,至少能有一半的医院能得到很好的发展。

主持人:所以其实您看了这么多的医院,公立的、私立的,其实对于现在这个社会资本办医的医院您也是很看好的,所以投身到这项事业当中来?

刘迎龙:我有充分的信心,我认为在我们的政府领导下,社会资本办医是对我们目前国有医院的不足的一个重要补充,而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补充。

主持人:就是未来非常看好。

刘迎龙:我们政府制定了“健康中国2030”,首先看我们国家5岁以下的孩子死亡的第一原因是先天性心脏病。总的来看,各种原因加在一起, 2015年我们国家,不是先心病,就是5岁以下儿童死亡大概占千分之八,我们希望到2020年到千分之六,2030年到千分之五。其实我们这个医药卫生水平和国际发达国家比还有很大的差别,现在在发达国家已经是千分之一了,所以我们任重道远,努力办好我们目前的医疗卫生工作,为大家的身体健康特别是孩子们的身体健康能够做出贡献。孩子强,民族强,民族强,我们国家就强。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的。刚才您也讲到了我们医院的特色是先心病跟血液病,我们知道这两种疾病都是风险特别高,治疗特别困难,容易发生孩子的死亡率的很高的疾病,并且有很多公立医院都不开展关于血液这方面的一个治疗,您为什么要挑战这两个难度非常大的疾病呢?

刘迎龙:这两个疾病对孩子的危害都最大,2009年我们政府首先实行对孩子们的大病费用统筹就是从这两个病开始的。我记得非常清楚,2009年国家总理在外出调研的回途当中看到先心病的孩子的困难,所以很快就出台了两项政策,一个是对白血病的政策,一个是对先心病的政策。当时我们还没有医保,当时确定了四种先天性心脏病的经费上给予了统筹,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孩子们看病贵的问题。

主持人:我觉得您可以从咱们技术难度这方面,比如医院医生在两个疾病上的配置,完全可以达到公立医院的水平,服务又比他们好,我觉得您可以讲讲这方面。

刘迎龙:我想介绍京都儿童医院如何开展心外科的经验,先心病的孩子是因为活不下来才要做手术,还得让他活,我们常常是刚生下来就做,这个技术难度可想而知。刚生下来的孩子做手术要心脏100分钟不跳,温度要降到20度,孩子体温再升上来,让孩子能活下来,这不是简单的一件事情,需要有非常专业的医疗技术才能实现。

主持人:对,大家其实都可以想象的到。

刘迎龙:所以要求我们能够做到三个方面:第一,就是要有良好的支持,包括政府。你看政府给孩子们解决看病经费问题,政府加强对各个医院的监管,包括对社会资本办医院的监管,这都是对孩子们的负责,加强领导,这都可以看作是支持,鼓励这项事情的发展;第二,就是有一支团队,特别是在京都儿童医院在院长、董事会的领导下,加快这支技术团队的建设是非常重要的。有团队,还得有团长。

主持人: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刘迎龙:这个团队不说百战百胜,也得百折不挠。不但要团结作战,而且还要技术精湛,所以能够让孩子们的小小的心脏能恢复健康,让孩子能够起死回生,是要付出很大很大的努力的。所以京都儿童医院这支技术队伍非常的好,领导也重视。第三条,就是设备,要有很好的设备。因为京都儿童医院在资金上不困难,所以添置的设备在国内都是一流的。所以有政府的支持,有领导的重视,有团队的协作,还有良好的设备的支撑,才开展得很顺利。从去年10月15号做的第一例手术到现在还不到一年,已经做了将近300例的心脏手术了,孩子们都恢复的很好。其实这里的条件也不错,家长到这来治过病的,回去有的医保可以报销,有的可以得到三万块钱的基金资助,再加上本身大多数也就是五六万块钱,所以还都能够承受得起。这些病人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有广西的有新疆的,有内蒙的,北京的病人可能占5%左右。

主持人:所以大多数都是外地来的?

刘迎龙:大多数都是外地来的。

主持人:95%都是外地来的。

刘迎龙:对。

主持人:说明了我们社会资本办医的医院,原来都是走医疗服务的路线,现在我们其实也在挑战高精尖的技术方面也是越走越远了,并且医疗费用的方面有政府的支持,我们自己医院也有这个基金会可以帮助患者去减轻一部分的负担,是大家在就医的时候一个很好的选择。

刘迎龙:其实要讲到经费问题,除了政府、除了医保、除了基金会以外,还有医护人员的努力,我们也在搞成本核算,让大家能够尽量少花钱,能够治大病。除了看病方便治好病以外,我们也帮助家长减省费用。大概如何能够少花钱,这里的学问也挺大呢,我们在不断地努力。

主持人:谢谢刘院长,今天我们的时间也接近尾声了,最后请您给大家总结一下好吗?

刘迎龙:先天性心脏病危害孩子们的身体健康,侵犯心肺两个系统,给家庭和社会带来非常沉重的负担,但是总的来看,它可以通过三级预防可防可治,就是手术介入进行干预也通常比较安全,手术的风险不到1%,介入相对风险就更低了。大家要能够掌握先心病的这种特点,做到尽早发现,到专科医生那就诊,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手术或者治疗,常常可以得到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和工作。我们愿意和大家共同努力,让孩子们都有一颗健康的心脏。

主持人:再次感谢刘院长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