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如今我国近视的发病率居高不下,近视低龄化、重度化的趋势日趋严重,为了摆脱近视的困扰,很多人选择用激光手术的方式来矫正视力,但是大家对于这个手术还是存在着很多的误区的,本期节目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的是我国著名的屈光手术专家、北京茗视光眼科技术总监、原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视光中心主任周跃华教授为我们讲解关于激光手术的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周跃华

北京茗视光眼科技术总监、原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视光中心主任

工作单位:北京茗视光眼科

擅长疾病:飞秒、全飞秒、激光近视眼手术;圆锥角膜、近视、远视、散光、角膜交联手术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如何通过激光手术治疗近视眼?

    answer

    周跃华: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眼球的基本结构,外界光线通过角膜晶体、玻璃体,聚焦在视网膜上就能形成清晰的物像。近视的人,聚焦成像在视网膜前;远视的人,聚焦成像在视网膜后,都会看不清楚。其次,通过准分子激光或飞秒激光进行角膜塑形,去掉一定的角膜组织,使角膜曲率发生改变,形成一个凹透镜。最后,外界光线通过手术后的角膜就行聚焦成像落在视网膜上了。
  • Question

    临床上,激光治疗近视眼的手术有哪些?

    answer

    周跃华: 总的来说,角膜手术有两大类,一类是表层手术,像最早的PRK、EK,现在的TRANS PRK。另一类是基质层手术,其中半飞秒手术通过飞秒激光制造角膜瓣,再用准分子激光塑形在角膜基质层塑形;全飞秒手术通过在角膜上边缘上切两毫米的小口,将激光精确定位于角膜基质,制作角膜基质内镜片后将其取出,从而改变角膜的屈光度,手术后视觉质量更加完美。
  • Question

    激光手术疼不疼?手术时间多长?

    answer

    周跃华: 手术时间要看医生和患者的配合程度,如果病人特别紧张,眼睛老不停动,医生没办法操作,手术时间可能就会长一点;如果病人配合度好,手术又非常顺利,有经验的医生,五到十分钟就可以完成一台手术。医生在手术前会给患者滴药水,也就是眼科表面麻醉药,所以不会感到疼痛;术后三、四小时可能会疼痛流泪,这些反应都是正常的,建议术后注意闭眼休息。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78期:走出近视激光手术的误区


主持人续续: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如今我国近视发病率居高不下,近视低龄化、重度化的趋势日趋严重,为了摆脱近视的困扰,很多人选择用激光手术的方式来矫正视力,但是大家对于这个手术还是存在着很多的误区,本期节目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我国著名的屈光手术专家,北京茗视光眼科首席专家,原北京同仁医院眼科视光中心主任周跃华教授为我们讲解激光手术的相关知识,周教授您好!

周跃华:主持人,您好!腾讯的网友你们好,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一起了解有关角膜屈光手术的一些基本常识。

主持人续续:周教授,我发现我周围的人戴眼镜的人特别的多,然后大家平时戴框镜的时候会感觉非常的不方便,但是戴隐形眼镜有的时候又会存在一些感染的情况,所以很多人对激光手术特别的关注,但是大家又不太清楚激光手术的原理是什么。

周跃华:其实这些年,角膜激光手术是非常成熟的一种技术,可以告诉大家一个非常好的信息,因为激光这些年来整个科学界都是非常接受的,前些年准分子激光获得了美国最高的科技奖,近年来强激光又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所以都是跟我们所用的角膜屈光手术都有关系的,一个是准分子激光,一个是飞秒激光,所以我们就利用这个技术是最先进的技术,这种激光的技术是非常安全的,能够得到科学界的一个认可。

我们做的角膜屈光手术,就是利用这些激光或者是准分子激光或者是飞秒激光,在角膜上塑形,切掉一定的角膜组织,形成一个凹透镜在角膜上,所以就可以非常精准的矫正近视了。

主持人续续:周教授,我看咱们带了一个眼睛的模型,眼睛上为什么会形成近视?激光手术又是怎么样来让我们的视力重新恢复的呢?

周跃华:我们看一下,这是一个眼球的一个基本结构,我们把眼球剖开以后,就可以看到为什么有的人会近视?就是说我们知道外界的光线,通过这个角膜、晶体、玻璃体,然后再聚焦在视网膜上,这是一个近视眼一个病人。

如果这光线进去以后从光线聚焦太强了,它聚焦在视网膜之前,就在这个部位它没有到视网膜,所以我们看图像的时候就不清楚,远视的人,这光线聚焦在视网膜上,它聚焦在视网膜之后,所以也看不清楚。

我们手术的方式,我们今天谈的角膜屈光手术的部分就是在角膜的部分通过准分子激光或飞秒激光进行塑形,在它去掉一定的凸透镜,形成一个凹透镜以后,这样这个人就可以把这个光线最终聚焦在视网膜上了。

所以说角膜的屈光手术的神奇就在这里,通过一个激光的塑形可以把光线聚焦在视网膜上,所以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清晰的一个图像。

主持人续续:咱激光手术激光这么锋利的激光打在哪儿能改变?

周跃华:我们今天谈到手术是做在角膜上,我们透明的一个面。

主持人续续:就是我们眼睛最外面的这个膜。

周跃华:黑黑的亮亮的组织,我们叫做角膜组织,激光近视手术就是在这个部位进行手术。晶体的手术也可以矫正近视。我们今天不谈这个问题,主要谈角膜的激光手术。

主持人续续:主要是激光手术都在角膜的,就是激光打上去以后让它有怎样的一个改变呢?

周跃华:使它的角膜曲率发生了一个改变,所以我们做近视眼的手术,我前面谈到的是用准分子激光或者飞秒激光使角膜去掉一定的角膜组织,形成一个凹透镜。我们都知道我们平常戴近视眼的矫正眼镜都是一个凹透镜,所以我们就再把这个凹透镜不用在框架眼镜或者角膜接触镜,我们直接在角膜上塑形形成一个凹透镜。

主持人续续:您这么一讲我就特别明白了,原来是戴在眼睛上的眼镜咱不用了,直接在眼外面的角膜上就形成了这样的一个眼镜。

周跃华:对,这样,所以我们活动起来就特别方便了。

主持人续续:那这么锋利的激光手术又在这个角膜上,是不是大家会对于他手术的安全性考虑的特别多,这个是不是很安全呢?

周跃华:这个是非常安全的,我们从93年就引进准分子激光矫正近视手术,手术的准分子激光的精确性是0.25个微米。

主持人续续:首先微米,我想想,微米是多少个毫米。

周跃华:毫米已经非常小了,是毫米的1/1000,所以它就是非常非常小,0.25个微米,所以它非常精确。我们现在谈到的全飞秒手术,是飞秒激光一个微米左右,所以它这个精准性是非常精确的。

所以我们这个手术为什么能够取得非常满意的效果?就是这个激光,它的损伤小,而且聚焦非常准确,它想切到多大的组织,基本上它就能达到这样一个精确切削,所以我们这个效果就特别好。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手术的成功率是非常高的。

周跃华:对。它是一个一点强脉冲的一个切削,但是周边的组织损伤很小,这就非常安全。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也讲到什么激光,什么半飞秒、全飞秒,其实我周围朋友也他每次也在说,做这个手术有各种各样的名称,让大家不太明白。什么样的手术方式是最好的手术方式呢?

周跃华:其实就是大家特别困惑,因为从网络上看,尤其是一些年轻的近视朋友都喜欢上网查一些资料,会有很多的名称,其实这个手术归结起来,角膜的手术就是两大类,一个是在角膜这个表层,我直接在这个表面做手术,然后这种叫表层的手术,表层的手术有很多种,像最早的PRK、EK、Epi-LASIK,现在的TransPRK,就是一个表层手术就有很多方式,所以大家我们不必要就在这费尽心思去琢磨,但是这一类的手术我们都知道叫表层手术,后面我们会谈什么样的人适合表层手术。

另外一种就叫基质层的手术,基质层的手术是跟表层手术不一样,它是一个角表面是保留的,前弹力层也保留,所以把角膜瓣,我又分成一部分,然后我通过刀的形式或者飞秒激光的形式,就我们谈到的半飞秒,是为什么叫半飞秒?通过飞秒激光制造一个角膜瓣,我们想一般做90到110微米的厚度,它的精确性也是非常高的,5到10个微米,所以就是说现在的技术为什么这样好呢,就是我们这个激光应用到我们人体上了,所以它激光的精确性非常好,我们做一个角膜瓣把它掀开,在这个角膜基质层再打激光,这样我们叫基质层的手术,就是说你不用费尽脑子里去想这种手术,那种手术,一个是表层的手术,一个是基质的手术。

主持人续续:原来的手术都是做在表层,现在更先进了会做在基质层吗?

周跃华:其实基层的手术,我们就已经是现在主流的手术,表层手术已经做得很少,但这两年发展得最快就是你们谈到的全飞秒激光,全飞秒激光,它不像传统的半飞秒激光,就你们谈到的半飞秒,我们其实医学叫飞秒激光辅助制瓣的LASIK手术。

主持人续续:全称是这样的。

周跃华:为了简化,就是说这样大家更通俗易懂,我们就说叫做半飞秒,因为半飞秒第一步只是打开了角膜瓣,其余的部分又用我们谈到的准分子激光去塑形,表层手术,它只需要准分子激光,不需要飞秒激光,但是我们也叫它全激光。

基质层的手术,现在最新的发展就是一个全飞秒的激光,我们谈到的半飞秒和全飞秒相对而言,半飞秒就是说一半用来做瓣,另一半用准分子激光塑形,它不是整个角膜的塑形都用飞秒激光,所以叫简称叫半飞秒,那全飞秒整个的塑形的过程中不用准分子激光,完全用飞秒激光塑形,它只在角膜上边缘上切两毫米的小口,通过一个透镜的一个塑形,就把这个透镜取出来,所以我们就叫它全飞秒激光。

主持人续续:那听起来全飞秒激光是不是比半飞秒激光手术更先进,更好呢?

周跃华:其实各种术式它都有它自己存在的一个必然,就是说不同的人群适合不同的手术方式,后面我们会谈到怎么样选择各种手术才是最佳的手术方式。

主持人续续:反正我现在周围听到最多的还是说全飞秒手术,并且说全飞秒手术在做的时候对于专家这种经验值的要求也特别的高。是不是这样的呢?

周跃华:对,相对起来表层的手术和飞秒激光制瓣的LASIK手术也就是半飞秒手术,全飞秒的技术,因为它只在两毫米的一个小口,从开口到透镜塑形,整个的操作都在一个两毫米的小口之内,所以对于医生的要求相对来说要技术又更高超一点,学习曲线会更加的难一点,所以要有一定基础的视光学知识手术熟练的医生才能够很好的完成这种手术。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要前面积累了好多您刚才讲的表层,还有基质层的这种手术经验才能再做全飞秒的手术呢?

周跃华:对,您理解的非常正确,一定要有基层,半飞秒的手术的经验才能做全飞秒的手术,所以我们在医学上是有一个要求的,要医生要掌握了多少半飞秒的手术以后才能做全飞秒的手术,这也是为了病人的安全做一个保证。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就是最先进的,最好的手术方式其实还是全飞秒手术?

周跃华:也不能这么说,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难度高的就是最好的。

周跃华:其实难度高的最贵的不一定是最好的,最适合病人的才是最好的,所以这种这么多的手术方式都是存在的,就是因为有不同的人群适应不同的手术方式。

主持人续续:哪些人群适应哪种手术方式呢?特别想听您讲一讲。

周跃华:那我们就简单的讲一下,比方说表层的手术。

主持人续续:就是说表层的手术是等于是最简单安全的手术方式吗?

周跃华:医生来说操作最简单,其实它并不简单,医生也要判断要给哪些人做表层的手术,这是非常重要的。

比方说他喜欢运动,然后皮肤愈合又比较好,年龄相对来说比较大一点,就是说机体的组织愈合能力相对弱一点,不是那么活跃的一些人群,他的度数又不高,一般低于600度以下,这样的人群可以考虑做表层的手术,表层的手术,它相对于基质层的手术会有点疼,就是说皮在生长的过程中前三天会有不适的感觉,他的视力恢复要慢一点,激素用药的时间要长一点,病人的随访密度要大一点,但是对于年轻的医生,他经验不足的医生,他操作起来是相对容易的。

这种表层手术在角膜表面直接塑形,所以它干扰的因素,角膜基质愈合的因素影响就比较小一点,所以它有它自己的优点,但也有它的不足,所以它的适应症范围比较窄,基质层的手术就可以做的宽一点,就我们按照要求可以做到1200、1500这样的度数范围。

主持人续续:1200度和1500度之间?

周跃华:对。 这样的病人都能做,从50度、100度一直到1500都是可以做的,比较基质层的手术,我们一般原则上做600度以下的近视,像全飞秒最高只能做到一千多。

主持人续续:全飞秒最高只能做到1000多。

周跃华:是因为每一家设备公司为了病人的安全的利益,它都有一个限定,不允许医生超过这个限度去做手术。

主持人续续:一千度以上应该做什么样的手术呢?

周跃华:一千度以上的病人就根据病人的角膜厚度和病人的手术的期望去要求,我们可以给他做半飞秒,也可以做晶体的手术,这个不在我们今天的讨论范围之内。

主持人续续:就是比较更严重的这种近视患者。

周跃华:超高度的近视,我们可以在晶体上再做手术。

主持人续续:有很多人都会想做完这个手术以后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就完全不近视了是吧?

周跃华:这也不一定,首先病人的条件要满足于做手术,举几个具体简单的例子,说我们做件衣服说能不能做一个合身的衣服,我们首先我看这个布够不够,如果这个布够了,我们就可以做一个合适的衣服。

我们做角膜的手术,首先要看角膜的厚度够不够,如果角膜的厚度足够了,这个病人的度数就能完全矫正下来,他的度数完全矫正下来,他的视力就能恢复到它最佳的视力。

比方说我术前检查我能恢复到1.2、1.5,我做完手术以后只要度数完全矫正,基本上绝大多数人都能达到1.2、1.5这样的一个视力,但是本身这个角膜厚度不够,比方说他是一个一千度的近视,他的角膜厚度只够做800度,手术以后他可能还剩200度左右的一个近视,这一部分并不是说手术做的不好,而是因为本身角膜的条件限制,它只能做到800度左右。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每个人的角膜的薄厚度还有一些情况都是不太一样的。

周跃华:对。所以做手术之前一定要到医院做一个规范化的一些检查,看你适合做哪种手术,找一个专业的医生帮你判断是做表层还是基质层,还是做全飞秒的激光。表层和基质层的手术,还有一种地形图或波线差引导的个性化的一个手术,其实医学并不是简单的几个概念,它是需要非常有经验的一个医生帮你去判断,根据你的条件去判断哪种手术最终适合你。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手术方式没有好坏,只有适不适合你。

周跃华:对,这是绝对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我们在考虑手术的时候,其实我自己就不用考虑说我应该是做半飞秒还是全飞秒,应该完全是放心的交给医生,让医生来建议做什么样的手术方式吗?

周跃华:当然病人也是很重要的,你要把你的诉求告诉医生:我要达到什么样一个目的。比方说我就是一个拳击运动员,足球运动员,就运动接触碰撞的时候很多,这种情况下医生就会有建议,我可能会建议你做表层手术或者做全飞秒的手术,因为这两种手术术后运动不受限,你做半飞秒的手术,运动会受限,角膜瓣有可能碰到眼睛会错位,有一些并发症,所以我们在手术之前,医生一要了解病人的诉求,我做这个手术我是为了单纯摘镜,还是为了职业需求,大家之间有一个良好的一个沟通。

比方说这个病人我又是一个画家,我又画画,对颜色比较敏感,对细节比较敏感,我有散光,那这种情况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一个手术,所以我们医生要根据他的角膜的特殊的一个情况,根据他的相差的一些变化给他特殊的做一些检查,根据这些特殊的检查去引导或者利用DN图引导或者相差引导做一个个性化的手术。所以你看一个手术,其实你们理解出来就是一个个表层手术,一个半飞秒,一个全飞秒,到我们医生这里就来了,就不一样,这交叉组合就是有很多种类的手术适合到你。这个病人的具体的一个角膜的一个情况,所以如果不进这样的筛查,你就不能达到一个非常精准的个性化的一个手术方案的定制。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手术之前的这种检检查,还有就是制定手术方案也是非常重要的。

周跃华:对,这是非常重要的,大家一定不要忽略这一点,把这个方案制定好了才能进行到下一步。

如果这个方案制定错了,我们医生的技术再高,也不能取得一个最佳的一个效果。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所以我们其实要找一个有经验的这种团队,来为我们做眼科的手术是吧?

周跃华:而且病人一定要知道你的诉求,你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你必须告诉医生,因为你要不表达清楚,医生不知道你的诉求是什么,我就没法帮你去选择,所以你知道有一个明确的一个诉求,你只要找到有经验的医生,他会根据你的条件给你制定一个方案,可能这个手术一次性矫正,也可能通过二次的手术方式进行矫正,所以这个手术有很多的设计方案。

主持人续续:很多人会担心说这个手术做完了以后,我再看东西看的多了会不会视力再反弹?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周跃华:手术以后视力会下降,下降有几种情况,一个就是说你谈到反弹,就是说在手术一年之内,我一开始的时候视力很好,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又近视了,视力又下降,这种情况是反弹,是因为切掉的角膜组织它又往回长,所以这种情况我们就要称为反弹,一般在一年之内。

但有一些病人是高度近视眼的病人或者年轻的病人做了手术几年之内都很好,过了几年他又近视了,这种情况就不叫回退,他不叫反弹,他就是近视的再发展,这两种情况都没问题,只要他没有别的一些问题,它都是可以通过手术,只要角膜厚度在够的情况下,通过再次手术可以提高视力,把自己近视都做掉,但另外一种情况也可能是术后发生一些其他的一些问题,手术操作,病人的配合,也可能组织的愈合出了一些问题,病人的视力没有达到理想的一个状态,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检查,也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术,比如个性化的手术把这一部分的病人的视力去提高,这个相对来说就是难度比较大,一定要有非常有经验的医生才能完成这样一种补救的一个措施。

主持人续续:那这样视力又变差的这种发生的概率多不多呢?

周跃华:这种概率是一个极小概率的一个情况,极小概率,所以这种情况也不用担心,其实现在的角膜屈光手术的技术非常成熟的,只要你的角膜厚度足够,所以在我的病人来说,我做第一次手术的时候,我都尽量要考虑到我不管取哪种方式,我要尽量给病人留有一定的空间,一旦他有一个意外情况下的问题,不一定是手术的问题,一些其他的意外的情况下,我可以给他再次一个修复的手术,不能一次把角膜都浪费掉了,所以这是非常宝贵的角膜。

主持人续续:很多人都说比如说学生,大家都会讲可能眼睛还没有长成型,不适合做这个手术或者说年纪大的这种患者,他除了近视以外他还有老花等等一些其他的一些情况。

我听说您做过20多万例这样的患者,您遇到的最小的患者和最老的患者都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您觉得推荐大家是在哪个年龄段做这个手术?

周跃华:其实对于普通的人群来说,一般我们要求在18周岁以上。

主持人续续:还是要成年以后。

周跃华:成年以上,就是说18岁以上,近视稳定,就是两年以上就相对比较稳定的这样的一个阶段,我们才做手术。因为为什么要这样?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像我们平常做衣服,当你的身材不变的时候,你做衣服以后,这个衣服只要你洗几次,它就大小不会发生变化,就相当我们伤口愈合的过程,一年以后了它就稳定了,只要不发展,你就不必担心再近视了。

但是有一些特殊的人群,不到18岁,可能最低五六岁以后,我们也可以给他做手术,这是一些特殊的人群,是什么样的一个特殊人群呢?

比方说这小孩两只眼睛差的特别大,一个眼睛没有近视,这个眼睛一千多度,他这样的没法配眼镜,他没有立体视,它影响了他视觉发育,因为我们平常谈到的视力,不光是说你看到1.0、1.2,就是一个正常的视力,我们对人的一个视力的一个要求,不但单眼视力好,而且要双眼有立体视,比方说作为眼科医生,你没有立体视,你就不能做手术。所以有一些画家,你要没有立体视,也不能画出有层次感的一些非常完美的一个作品,所以就是为了这些双眼视觉的发育,像这些特殊的小孩,他有屈光参差的人,会有混合散光的人,大散光的人,他通过普通的框架眼镜,角膜接触镜都不能解决他这个问题的情况下,或者他有弱视性屈光不正性的一个弱视,我们都可以通过手术的方法给它提高让它恢复单眼视力,恢复立体视。

另外有一些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像我有几个63岁64岁的这些退休的一些中老年人,他们非常活跃,喜欢运动,比方说他只有一百多度的,我有个病人,他就喜欢冲浪,他喜欢滑雪,他觉得戴眼镜非常不方便,他觉得我能接受我这个年龄,我戴一个花镜我能接受,但是我运动的时候我不戴眼镜,我觉得非常舒服,所以他们就是活得很潇洒,就是说这一人群。

这两年五十几岁、六十几岁的做手术的人特别多,因为大家没有人觉得我五十六十岁就是已经很老了。其实大家觉得是很年轻的。

主持人续续:还是青壮年所以现在其实60多岁来做这个手术的也挺多的。

周跃华:只要他晶体没有问题,也没有白内障的情况下,它可以通过角膜的手术可以完全摘镜了。

主持人续续:远视和散光都可以,但是白内障是不可以的。

周跃华:如果他有了白内障,我们就不用矫正近视了,通过人工晶体,我们把这部分也就矫正了。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子的,我们回归到手术本身,做这个手术的话,它的时间长不长,然后疼不疼?这个也是很多人比较关心的话题。

周跃华:其实这个手术不论是表层的手术还是基质层的半飞秒手术还是全飞秒手术,只要是手术顺利,这个医生比较有经验的情况下,就是说比方拿我自己来说,一个病人五分钟左右,但是手术的长短跟医生的经验是有关系的,跟病人的配合也是有关系的。

如果这个病人特别紧张,眼睛老不停地动,医生就没法进行操作,所以这个时间可能就会变得长一点,如果一个病人配合非常好,手术又非常顺利,有经验的医生,一般五到十分钟就可以完成一台手术。

主持人续续:对,那手术过程中疼不疼?毕竟是要往眼睛上去打激光。

周跃华:其实手术的过程中是不疼的,我们要给他点一滴药水,就是麻药,就是表麻,所以这个不用担心,因为五岁的小孩都可以做,只要他不紧张都可以做,所以手术的时候不会疼,表层的手术,前面谈到了术后在3到4天的时候,上皮散和愈合好之前,它会有疼痛。基质层的手术,做完手术以后三四个小时可能有疼痛流泪的感觉,一般三四个小时就不会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主持人续续:我知道周教授您的患者特别多,您一天最多的时候能要做一百多例这样的手术吧?

周跃华:这个尤其是在暑期这种特殊的一个阶段,我上午一般约三十几个,下午约三十几个,因为在暑期这个特殊阶段是没有办法,这些高考的孩子要考军校考艺术院校,他一定要在这个时间段去完成,在这种情况那就没有办法,其实我们也不希望,但是这些孩子就要在这段时间去完成视力的一个矫正,在这种极特殊的情况下,我一天最多做了一百多人。

对我来说我的体力精力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最重要的并不是我们想这样做,是主要是为了满足这些孩子,因为人的一生他就这么一次高考,所以他的其他的条件都具备了,只是因为视力的原因不具备,所以我们也愿意帮助这些孩子实现他的人生的梦想。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做完手术以后多久就能恢复到比较好的良好的一个视力情况呢?

周跃华:一般要基质层的手术就是说第二天看远就没有问题。

主持人续续:第二天就没有问题了。

周跃华:看书写字一般像一个礼拜左右比较舒服,那像表层的手术一般一个礼拜以后就看得非常好了,所以大家对视力的一个担忧,不必要有太大的一个担忧,只要这个手术顺利,手术方案是正常的,基本上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所以像考一些艺术院校,然后飞行员等等,就是对视力有要求的这样的学生,其实在考试之前可以选择做这样的手术来改善视力,这个是可以的,允许的是吧?

周跃华:对,现在从今年开始,飞行员只要近视不超过400度,可以通过手术以后去考飞行员的,以前还是没有这个优待。

主持人续续:那您做了这么多的手术案例,您觉得您的患者为什么要选择您,患者在选择专家的时候,您觉得应该注意哪些点呢?

周跃华:其实通过这么多年的体验,我跟下面的大夫,年轻的医生,我的研究生、硕士生、博士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说你在选择手术的方式的时候,你就要把这个病人当做你自己的家人,如果你的家人做这台手术,他这个条件应该做哪种手术是最好的,你给他选择了就一定不是错误的选择,你不要考虑钱的问题,除非这个病人真的有经济的问题,如果没有经济问题,你的家人要做哪种手术,你给他选择哪种手术就没有错,所以这些年,我就是把握着一个原则,我不管用药还是做手术,我一定要是给病人做几种选择,给病人用最少的药,用最少的钱,但是给他达到一个最好的效果。

如果他的条件允许,肯定要选择最好的一个手术方式,如果经济条件真的不允许,像有一个小孩,他就是真的是没钱,他角膜又薄,度数又高,他又不适合做表层手术,他又非得用机械刀做的方法,我说现在对你来说不合适,我说我可以为你出一部分钱,但是我建议你做一个飞秒激光做一个瓣,因为它的精确性非常好,这个小伙子我就给他做了一个飞秒激光制瓣,我说可以少收你一点钱都可以,但是一定选择最适合你的手术方式,但是对这种特例,每个医生在他的人生经历,在行医的过程中都有这些特殊的一个案例,我看到这个小伙子确实反反复复的来了很多次,问他以后,他说确实是因为钱的因素,他也想做这种手术,这种情况,如果每个医生就是能把握这样一个原则,你能给病人选择一个最适合你的手术方式,那就最好。

虽然他没有钱,但是也不能给他选择一个不适合他的一个手术方式,因为眼睛比钱更重要。所以我想这么多年了,我从公立医院,到了民营医院,病人能追随我,我想病人心里头有一杆秤,医生是不是设心处地的去为他着想,所以我想每一个医生都有自己的一个原则,我开任何药的时候,我觉得不应该要的药,即使它一分钱,我也不给别人用,如果这个手术即使是25000,那他就该做这种手术方式,我也不觉得是贵,就这样,我做人就是这样的原则。

主持人续续:我问这个问题的话,我觉得一般我们专家会回答说选择正规的医院,然后经验丰富的专家怎么怎么样,您完全是从情怀的这种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信任,医患之间的信任。

周跃华:其实我觉得做医生设心处地的为病人着想其实是最重要的。有的时候医生接待的病人很多,有可能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者急躁的时候,可能你会语言会有过重的一个时候,但是我觉得,你从内心里头,你还是为了这个病人好,我想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说的太多的大话,我觉得都可能……

主持人续续:您说的很实在,主要不要给患者太多的这种心理压力。

周跃华:我觉得医生跟患者交一个朋友,朋友之间,我能设心处地站在你的角度来说,怎么样的方式是对你好,我不能强加于你,不是为了这个手术最贵,我就一定要推荐这个手术,所以为什么我说没有最好的手术,只有最适合病人的手术。

主持人续续:我想到一句话,人家说谈钱的老板是好老板,其实谈钱的医生也是好医生。本来这个手术的话,医生多为患者考虑,患者是完完全全能够体会得到的。

周跃华:其实我觉得每一个医生,我当时就有病人有很多顾虑的,在行医的过程,他们一次一次的跑,到这家医生去看一下,那家医生看一下,其实我给病人的建议,你一定要找一个你信的医生,不管这个医生技术有多好,你不信这个医生,你心里也很不舒服,所以你一定要找你信任的医生,医生也设身处地的为你着想这样的医生。

即使这个手术结果达不到你的心理需求,你也不后悔。在我的微博上,你们会看到我有一条就是说医学它是一个经验的一个科学,它有一些不确定性,有的时候你手术做得很完美,但是这个病人效果并不一定非常满意,这种情况,所以你要能把握这种心态,最后大家就能够很好的解决问题。

主持人续续:能够互相体谅。

周跃华:如果大家起点就是一个抱着一个不平衡的心态,这样最终来说对大家都不好。其实我从来都觉得医学不是一个服务,我觉得医学是一个支持,我是通过技术来支持你,达到你想要的一个目标,所以我觉得医学不能简单地归为一个服务,很多人都觉得医院的患者是上帝,我觉得这样的理解是不对的,医生医护人员是给病人一个很好的一个技术支持,我告诉你,我这边现有的技术能帮助你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一个人生目标,我想如果站在这个角度来说,其实医患之间互相都非常能够理解,即使有了一些矛盾,也都能通过一种比较舒缓的一个方式去解决。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这个理解肯定是非常正确的,因为您的患者越来越多,信任您的人也越来越多。

周跃华:其实,我这些年还是很感谢病人的,尤其是我开展了一些新的手术方式的时候,遇到一些阻力的时候,完全是依靠病人对我的信任。

其实有些手术,比方说儿童弱视的一个矫正手术,还有一个远视透镜植入的手术,透镜植入矫正远视,都是我在全世界第一个做的这种手术,这种手术方式其实完全是病人对我自己的一个信任,他们才能放心把自己的眼睛交给我去做这个手术,所以我做这手术前我要有很多思考,要做很多的准备,所幸我们这个手术达到最好的预期,所以就是说医生和患者之间如果偏离了这个信任,那就是没有医学的发展,病人也不可能有一个意外的惊喜获得。

主持人续续:所以其实您也很感谢您的患者。

周跃华:其实您的患者其实医生和患者之间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所以大家不要把这个关系扭曲了,扭曲的这种关系其实对医生是一种伤害,其实对病人是一个更大的一个伤害。

主持人续续:我其实听说眼科的这些仪器设备,包括我们做全飞秒、半飞秒的这些手术,还有检测的一些仪器都特别的昂贵,所以其实我们手术的价格会比较贵。 在我们团队里,尤其现在您在茗视光眼科做首席专家,在设备方面您能给大家介绍一下吗?

周跃华:其实茗视光,我为什么选择了这么一样一个机构落脚作为我临床工作的一个地点,因为它在视光领域这方面,不论是从检查设备还是说手术设备都能够让我自由的发挥。就是说我想给这个病人做一个表层的手术,做一个半飞秒的手术,做全飞秒的手术,我想给病人做一个地形图引导的手术,我想并做一个波前性的手术,在这个机构里,我在同一天之内,只要这个病人适合我,可以在不同的手术间去自由的移动,即使在公立的医院,我也很难达到这样自由的一个移动,我在这家医院我只能完成这一类的手术,我在其他的医院,我才能完成另一种手术,医生和病人的选择余地都特别小,所以在这个机构,只要我的就诊病人,我在一天之内,我就能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他到底能不能做手术,他到底适合哪一种手术,我都可以非常明确,病人不用来回跑。

主持人续续:别的医院不能完成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机器太贵了吗?这些设备引进不起吗?

周跃华:其实这个设备非常昂贵,每一台设备都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样的,并不是说每一个医院,他都有实力购置勇气,它在同一个机构里,它既有准分子激光,又能做表层的,又能做个性化地形图引导的,又能做波前像差的,在国内这样的医院不会超过五家。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的,所以其实茗视光眼科的仪器我也参观过,真的是非常多,各种各样的,都是现在世界范围内最先进的吗?

周跃华:从目前来说应该是世界范围内的水平,我们这个设备是完全能达到国际化这种绝对的一个标准,所以茗视光虽然是一家民营的企业,但我作为一个首席专家,我对所有的工作流程来说,只能比公立医院要更加的规范,因为规范是保证医疗安全最重要的一个标准,如果没有规范就没有医疗的安全可言,所以我们对自己来说从规范上要求更加高的一个标准,公立医院能做到的,我们一定要做到,公立医院做不到的,我们也一定要做到,所以医疗就是要把握这样一个原则,如果每一家医疗机构都能把握这样一个原则,这样就会有更多的病人会受益的。

主持人续续:但是很多人在网上会有一些传言说做完近视眼手术就不能顺产了,我不知道近视眼手术跟顺产之间是不是有关系的?

周跃华:其实这个问题是大家对于交叉的学科不太了解,妇产科医生就不太了解眼科的一些知识,其实近视眼手术,不论你是做表层做基质层还是全飞秒,正常的顺产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除非你在妊娠过程中伴有眼部一些并发症的情况下,会影响正常顺产,所以如果没有这些问题是可以放心大胆的顺产。

主持人续续:是没有问题的是吧?

周跃华:对。

主持人续续:我看了以后都觉得有点比较搞笑。

周跃华:对,其实经常有这样的孕妇挺着一个特别大一个肚子,然后天又特别热或特别冷,我都不忍心,我说你回去告诉你的主管的妇产科医生一定要给全科讲一下,近视眼手术术后顺产是没有问题的,不要再单纯为了问这一事专程跑来跑去的。

主持人续续:问了这一件事,我们今天您在这儿讲了以后,然后这些孕妇朋友们都可以看得到了。

周跃华:希望妇产科医生也能看的到。

主持人续续:也能看得到是吧。也有些人说他们做完这个手术会存在一些比如说眼睛干,然后眩光或者说就是晚上开车会看不清楚这样的情况,是存在的吗?

周跃华:对,这个问题确实会存在,尤其在术后半年之内,角膜还没有完全愈合好的情况下,会出现这种情况。

绝大多数的病人在半年以后这种情况都会逐渐的消失。有个别的病人还有眩光的一些问题,比如晚上开车不敢开,如果是这样,我们要到医院查一下原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有几个方面,我们知道,我们中间这是一个瞳孔区,我们在角膜塑形的时候只能做中央这一部分的一个切削,因为我们晚上的时候瞳孔是放大的,就是褐色的部分瞳孔要放大,如果放大的一部分超过了我们手术的区域,就像我们照相的时候就有一部分就是不清楚的了,它不聚焦了,所以它不能聚焦在视网膜上,所以它就会光线发散,有眩光的这个问题。

这种情况有几种可能,一个是手术本身设计的光学区相对你这个瞳孔大了,或者你的伤口愈合不均匀,或者手术的过程中你眼球偏位了,这种情况都可以产生眩光,只要是角膜厚度够,利用地形图引导或者波前像差引导这种个性化的手术,是完全可以消除这种症状,把这个角膜的光学区扩大,把角膜的光学区给它修平,都可以完全改善这种情况,所以大家不要紧张,有了这种情况一定要到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只要你的角膜厚度够,也是为什么前面我谈到的我要做手术的时候,我习惯给病人留一点余地,如果他有了这些,包括像这种是其中的一种现象,我都可以机会给他修补,因为并不是说手术做得好,这个效果就一定会满意的,就像我自己做了这么多的病人,也有病人不满意,但是我可以通过二次手术去给他去修补,如果角膜都给他用掉了,那就没有机会再二次修补了。

主持人续续:是这样的,确实存在这样情况。

周跃华:对,确实存在这种情况。你说干眼的情况也会出现,因为我们知道神经都是从周边往角膜长的,我们手术的时候要进行光学区进行一个切削,所以神经要部分切断,神经有个恢复,由于手术原因引起的干眼,半年左右神经恢复,基本上就能恢复到术前的一个水平,但是大家不要忽略了一个问题,不要以为做了手术以后的干眼,这都是手术原因引起,其实我们现在接触的化学用品就是像女孩子化妆,堵塞的那些皮脂腺,还有我们看手机电脑过多,这辐射都会影响我们眼表的一个功能,引起干眼的一个症状,所以出现了干眼的症状,我们一定要到医院要进行全面的检查,去分析干眼的症状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从根上去掉了,然后才能把这个干眼去做一个很好的治疗,所以不要盲目的特别紧张,说这个手术以后,干眼都不行了,其实手术的人一般半年以后就会恢复到术前的水平。

主持人续续:如果是做完了近视眼的手术以后,比如说以后又得了白内障,或者说眼内的其他的一些疾病需要做手术,这个影响吗?

周跃华:大家不用担心,现在的医学技术就是说是完全可以很精准的做一个白内障的手术和其他的手术。在最开始的时候有影响,因为大家没有经验的时候,做完手术以后,角膜的曲率发生改变了,所以大家还按照没有做手术的一个方法去计算晶体的度数的时候,那就会出现偏差。现在的医学技术可以保留在手术之前的一个光学曲率的一个参数,也可以按照你做完手术以后的参数设置,所以现在它医学发展对于角膜屈光手术以后再做白内障的手术,再做其他的手术是完全没有影响的。

主持人续续:都没有影响的。

周跃华:对。

主持人续续:那做完手术以后我们用不用一些特殊的方式去保护我们自己的眼睛,尽量减少发生这样的并发症,或者是让视力又变差了?

周跃华:其实我们不管做不做手术,只要是近视眼的病人都要很好的保护自己的眼睛,并不是所有的成年人近视都不再发展了,尤其是高度的近视眼,他一般有1%到2%的人还在不停的增长。

像我一个朋友,他年轻的时候700多度,60多岁了,3000多度还在长,这一个长的过程,眼球就像一个气球,我们正常的是这么大一个眼球,他眼球在长的时候,度数长,它眼轴就会拉长,视网膜就会拉薄。 就会容易出现一个问题,会出现血管、新生血管,引起眼底的黄斑的出血,或者视网膜变性,有裂孔,视网膜脱离,这种情况对眼睛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所以这种情况我们不管做不做手术,我们都要定期做眼底的一个检查是非常必要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我们正常的眼睛也应该经常去做一做眼底检查。

周跃华:对,所以手术以后不要简单地归结为说手术以后视力下降了,就一定是手术出了问题,因为眼科的很多疾病都会出现一个视力的下降,所以我们不要因为这个问题,就是说医生推脱责任,不要因为你光把焦点集中在手术这一点,忽略了其他的问题。

就像前些天我有一个病人,他做完手术以后,其实手术没有问题,但是他是视神经缺血性的一个改变。这个病人他就觉得手术以后,是我手术做得不好,我的视力恢复不好,但是我说,你不要总关注这个问题,咱们可以先放一下,我建议你找神经眼科的医生去看一下,不要咱们因为这方面去纠结,耽误了你的这方面治疗,如果你这个缺血不得到及时治疗,视神经萎缩了以后,谁都没有办法帮助你恢复,是一定不要错过治疗时机,所以说病人对医生的信任都是非常重要的,其实医生是会全面的考虑,医生不光单单是做手术,医生只会看这一点病,其实所有的角膜屈光手术医生都先是一个眼科医生,然后才是一个屈光手术的医生。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如果万一出现了一些问题的,其实医生也会帮你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周跃华:一定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不要因为做了一个手术忽略了其他的疾病,所以这点我也是提醒大家,就是说你到医院来复查了,不能说我就看这手术有没有问题,眼睛其他事,我都不管了,所以只要到了我的门诊,我要对病人负责的,给他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大家觉得太麻烦了,不就做个手术吗?你怎么查了这么多,其实我是为你着想,所以我们一年以后的病人一定要散瞳,你只要来到医院,一定要建议散瞳,要详细的查一下眼底,因为眼底的问题不解决,那就是你无法再恢复视力了。

主持人续续:就是做完手术以后一年要复查一次吗?

周跃华:对,一般一两年,有条件最好每年查一下,对,所以如果没有条件,一两年也应该查一次眼底,就像我们平常每年的体检量血压一样。

主持人续续:今天听您讲了这么多,我觉得对这个手术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也知道眼科的这个手术是非常高精尖的一个手术,从国外引进的这样的一个技术,我们国家对于眼科的发展有没有一些特别好的突破呢?

周跃华:其实这个技术最早是源于国外,我们国内是从北京协和医院和同仁医院。

主持人续续:25年?

周跃华:对,其实那时候卫生部批准,我们这两家医院开始做这个手术。

主持人续续:同仁跟协和。

周跃华:所以有人在协和同仁这两家医院开始最早做这种手术,所以有幸我的导师从事这个工作,所以我从最初的时候,从93年底,94年初就参加了这项工作。

主持人续续:您做这个手术做了25年了。

周跃华:对,所以我们有二十几万例的手术积累,我们从这个阶段开始,在国内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中国的医生确实做了很多的贡献,因为任何一项技术它都不是适合所有的人种,在不同的人种之中,它的设计方案也是有一些调整的,所以我们国家的医生在这方面都做了很多的贡献,尤其在全飞秒这项技术上,我们现在是绝对不会落后于全世界的水平,甚至要有一些全飞秒的技术,我们知道以前的手术是组织消融,我们做的全飞秒是取出了一个透镜,我们这个透镜,我们可以把它植回到远视眼里。

主持人续续:能取出来,再放进去。

周跃华:对,这个手术是我在全世界第一个做了这样的远视透镜植入手术,因为以前的组织都切掉了,这个组织就没了,做全飞秒以后我们可以拿出来一个角膜基质,所以有相同度数的远视的人,他需要这个凸透镜。 因为近视眼是形成一个凹透镜,远视眼正好需要凸透镜,我就给他植入远视眼的一个病人,所以这样对于中高度的远视能够得到很好的矫正。

主持人续续:那把它取出来以后是为什么不在这个眼睛上直接修复,然后要把它取出来修复呢?

周跃华:因为是一个近视眼的病人取出来的一个透镜,可以植入到远视眼的一个病人眼里。

主持人续续:就是两个人不同的这种眼睛的。

周跃华:对,我们这个技术获得了北京医管局的一个支持,100万的一个项目支持,这个对于以前不能矫正的中高度的远视患者,因为我们知道远视患者,他那个镜片是特别厚的,所以就是这些病人更渴望摘镜,以前的方法,准确的激光方法是矫正不了这样的病人,所以我们这种方法就能矫正。

另外一个透镜的再利用,这都是我们国家的医生给全世界带来的一个福音,一个是远视的矫正,另外一个圆锥角膜,我们知道角膜都是变薄了,或者角膜有溃疡有损伤,我们知道我们国家的角膜的供体都很奇缺,我们中国的医生也是比较聪明,我取了这个组织,我把这个植到圆锥角膜薄的角膜层间,然后再连和一些交联的技术,这样就推迟了他做角膜移植,因为我们知道在我们国家得到一个角膜的植片是非常难的,有的病人等了几年都等不到,所以另外有一些角膜,有一个微穿孔的病人,你要是整片的角膜去修补又太可惜,所以我们就可以把这个,在这方面协和医院的李莹教授,他就把它利用一个角膜微缺口的透镜。

所以我们两个在角膜的再利用这方面,可以说是为全世界的病人来说提供了一个经验,这种方法现在都取得同行的关注和认可。现在有以下一些其他的医院医生也利用这种透镜的植片去进行角膜的一个修复。

主持人续续:哎呀,这个太先进了,而且是符合我们国家这种国情。

周跃华:其实这种不完全是符合我们国家的国情。

主持人续续:别的国家还是很丰富吗?

周跃华:国外的一些专家,现在也在follow我们这个技术了,所以说我们其实国内的屈光医生,不仅是对国内的病人是有贡献,对于世界医学的发展也是起了一定的贡献。

主持人续续:所以您在做近视眼手术,每天这么多案例手术的基础上,还能再去做一些这种科研,还有新的技术的一些研究,我觉得非常的不容易,您是怎么做到的?

周跃华:其实对我来说,在保证正常的一些普通病人的完成的情况下,我还是希望我有一些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是希望能给这样的一些人群,他们更渴望,因为这种常规的案例,我不做,别人也能做,但有一些特殊的案例,我就说像刚才我们谈到这些,如果你没有这个思路,别人都没想到这个思路,你也没有想到,那大家就在一定的时间之内,可能就这些病人得不到救治,如果你最先想出这个方法提供给大家,大家就一起可以对这样的病人进行一个新的治疗,所以我想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倒是愿意一些挑战性的一些手术。

所以在这种挑战性的过程中,我还得再一次说特别感谢这些特别信任的这些病人,所以他们对我的信任是有了这些新的技术问世,因为在这之前,全世界没有这样的手术术式,所以这些病人是我一再要感谢,我每次采访或者讲课的时候,讲到这种手术的时候,我都要对这些病人表示非常的感谢。

主持人续续:您20多万的患者这么大的积累量,然后给了您太多的信任,也给了您更多的空间去发挥自己的新技术。

周跃华:对。

主持人续续:其实您现在在民营医院工作了,也在科研的道路上,其实是越走越远是不是?没有放弃科研。

周跃华:其实我也不完全是民营,我只是在北京,我是在民营医院,我在成都,就是中医药大学,每周有一次的供职。

主持人续续:也还要去成都这边。

周跃华:在那边他们有一个视光学的一个专业,我会指导他们一些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博士后,也是一个非常强的一个团队。在这个团队里头,我们还要做对于青少年近视的一个防治。

我还有两项,一个大的科研的任务去做,也是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所以我希望3、5年以后,我还能在青少年近视防控这些方面能给大家提供一点新的方法。

主持人续续:人生不设限。

周跃华:我觉得每个人在你的人生过程中,有的人做一些日常的工作,满足我自己的生活需求就觉得够了。

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常规工作,对于绝大多数人日常工作是不能少的,因为世界上每天都有新奇的事情,绝大多数的工作都是一个常规的工作,但是做常规工作之外都有一些能够让你兴奋,能够调动你挑战的因素,所以我每隔一段时间,我愿意尝试这些新奇的东西,去吸引我去探索,所以我现在在近视防控这方面有两项大的研究,但是这也不是说一两年就能成效,因为我觉得科研是不能用时间去衡量,就看你有没有一个兴趣,你有一个兴趣点,可能三年、五年、十年,如果你这个能有所突破,我想对整个的一个社会都会有一个很大的一个贡献了。

其实我不愿意别人把我简单划为一个我是民营的工人,我觉得医生就是一个病人的医生,他不存在公立、民营的医生,就是看这个病人是否能够真正为病人着想,如果这个医生能够为病人着想,不管他在公立医院和民营的医院,他都能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一个医生,我既然能有决心走出来,那我就是按照这样一个原则。我不觉得离开了公立医院,我的人生就是结束,我觉得恰恰相反,我觉得是一个人生的开始,我觉得我可以更好的主宰我自己的医疗生涯,我也可以更加主动的去寻求一些合作伙伴,就不受条条框框的一个限制。如果完全的把我理解一个民营医院就是想赚钱,我觉得那是完全错误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挺大胆的,然后您是做近视眼手术的专家,您现在去做近视眼防控,会不会有越来越少的人去做这个手术,是不是有点革自己的命的意思?

周跃华:其实做任何事情都不是单打独斗,我觉得要有一个团队,所以我现在能够每周三能够去成都,我觉得这样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团队,有一个平台,这个空间能够更大的发挥我的作用,每一个空间,它不在于大与小,他最重要的在于能不能叫你展示你的才华,我觉得这个舞台能够展示你的才华,这才是一个大的舞台,所谓的大的舞台不能充分展露你的才华,我觉得这个舞台是很小的。

主持人续续:周主任,咱们俩聊了这么多,我们也知道近视激光手术现在是一种非常安全的手术方式,但是在选择手术的时候一定还是要多听听专家怎么讲,然后听听我们讲的这些科普的知识,在节目最后也希望您再给大家总结一下关于我们本期节目的一些重点和要点好不好?

周跃华:好。腾讯的网友,非常感谢腾讯的邀请,跟大家谈一谈近视的一些治疗方法,其实我觉得得了近视,大家不要觉得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主要是你要了解近视的一个知识,从青少年来说,我们可以对近视的防控有非常好的一个手段,现在我们有小孩的塑形镜,只要你定期到医院进行检查,医生给你的眼睛一个很好的呵护,让你的近视减缓你的发展,只要不引起它的并发症,这个近视并不是一个可怕的事情。

如果我说我就是不想戴眼镜,那等我们成年以后,18岁以后近视稳定的情况下,现在通过准分子激光、飞秒激光可以轻松地帮助你摘掉眼镜,这种手术可以帮你实现你人生不戴镜,摘镜的一个人生目标,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续续:再次感谢周跃华主任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