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自1981年首例艾滋病患者在美国被发现以来,全球已经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艾滋病的严重威胁,我国的患者也每年逐渐增加,目前人数已经将近100万。面对艾滋病,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今天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科的主任孙丽君教授为我们解答关于艾滋病防控的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孙丽君

北京佑安医院
性病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科

工作单位:北京佑安医院

擅长疾病:梅毒及下生殖道感染性疾病(尖锐湿疣、HPV病毒感染、宫颈病变); 艾滋病的临床诊疗; 预防性病、艾滋病的母婴传播临床诊疗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什么是艾滋病呢?

    answer

    孙丽君: 艾滋病就是全身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主要是病毒进入人体内以后,先破坏免疫功能,破坏了免疫功能以后才会产生一系列的反应,会得急性上呼吸道感染,肺炎、脑炎、结核等等。产生这些,免疫功能逐渐破坏了,没有应答外界的这种病毒细菌的能力,病人可能最后就会失去他的生命。
  • Question

    HIV感染者等同于艾滋病病人吗?

    answer

    孙丽君: 有些人可能就属于带菌者,带菌者就带着病毒,虽然病毒在很高的情况下,免疫功能个体差异不一样。持续免疫功能不下降,他肯定是持续带菌感染者,有一部分它免疫功能下降很快。正常人CT4水平可能为800到1000,带菌者可能会变成几十到几百,这种情况下这个带菌者就是艾滋病患者了。
  • Question

    现在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是什么?

    answer

    孙丽君: 总的来说全国的比例还是以性传播为主要,性传播占了95%点多,其中同性是25%多,异性是69%点多,同性这个群体是相对来说是还是偏少的,。但总的通过国家的疫情来看,有两个群体的疫情是增加的。一、青少年学生,15岁到24岁这个比例是逐年增加的,二、老年人的感染的比例也是增加。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80期:拒绝艾滋病歧视!AIDS现已是可治疗慢性病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自1981年首例艾滋病患者在美国被发现以来,全球已经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艾滋病的严重威胁,我国的患者也每年逐渐增加,目前人数已经将近100万。面对艾滋病,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今天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临床诊疗中心科的主任孙丽君教授为我们解答关于艾滋病防控的相关知识。孙教授,您好。

孙丽君: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孙教授,说到艾滋病,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关于这个疾病的具体的知识,今天也向您请教一下,什么是艾滋病呢?您先给大家普及一下好吗?

孙丽君:我相信大家可能对艾滋病的知识都很了解,因为现在的网络比较发达。艾滋病就是说全身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主要是病毒进入人体内以后,它先破坏咱们的免疫功能,破坏了免疫功能以后才会产生一系列的反应,会得急性呼吸道感染,肺炎、脑炎、结核等等产生这些,免疫功能逐渐破坏了,没有应答外界的这种病毒细菌的能力,可能病人就会最后影响他的生命。这样的终结。

主持人续续:HIV感染者等同于艾滋病病人吗?

孙丽君:有些人可能属于带菌者,带菌者就带着病毒,免疫功能可能维持在高的状态,就是免疫功能没有受损,虽然病毒在很高的情况下,免疫功能个体差异不一样,可能持续免疫功能不下降,这种情况下,他肯定是持续带菌感染者,有一部分的免疫功能会这样的,下降很快,咱们正常人CT4水平可能有800、900到1000,他可能会变成几百,200、100甚至几十,这种情况下就是艾滋病患者了。当然现在国际上已经通用,不管你是感染者也好,患者也好,咱们的原则是发现就治疗,当然这个是世界上已经推行这种治疗的指南,而且咱们中国也是逐渐实施了很多年了。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是从HIV感染者到确诊是艾滋病患者,这个时间的话是要多久呢?是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吗?

孙丽君:那不一样,就个体差异不一样,这是第一。第二还跟你的感染的途径不一样,比如说你输血,当然现在输血比较少了,还有性传播,还有母婴传播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的原则还是建议患者,不管你是感染者也好,临床诊断是患者也好,只要发现就治疗。

主持人续续:现在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可能大家有一些了解,您能再给大家讲一下吗?

孙丽君:传播途径,这是根据它的地域有一定的差异,比如说在我们东边,可能经济发达地区可能有同性的比例比较高,在有些偏远的地方可能是异性恋传播的比例高,但总的来说全国的比例还是以性传播为主要的,性传播占了95%点多,同性是25%点几,异性是69%点多,这种情况因为同性这个群体是相对来说是比较还是偏少的。异性的群体还是比较大,但总的通过国家的疫情来看,有两个群体的疫情是增加的,一个就是青少年学生,15岁到24岁这个比例是一年比一年是增加的,还有一个是老年人感染的途径,感染性传播的比例也是增加的,而且它的感染人群是逐年增加的老年人,而且就是说15岁到24岁青少年感染的男性主要是以同性为主,15岁到24岁的女性主要是以异性恋为主。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续续:那现在总的发病人数是已经将近100万人了。

孙丽君:这个数据应该是国家疾控中心来报,但据我所知是目前在治的艾滋病患者应该是75万左右。

主持人续续:75万。

孙丽君:75万左右,你比如说有19个省的艾滋病患者人数都上万了,其中有几个县可能比例还会高,达到了人群的感染率能达到1%,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大家都认为艾滋病是非常可怕的一种疾病,是不治之症,现在这样的一个看法还是正确的吗?

孙丽君:艾滋病可能主要是大家都比较恐惧,主要是因为它传播的途径,这是第一。第二就是说刚开始发病那几年,它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死亡率很高,大家对它比较恐惧。通过随着抗病毒药,鸡尾酒疗法就是抗病毒药开始使用以后,国际上已经把它当做一个慢性疾病,如同高血压、心脏病是慢性疾病,要终生服药,服用抗病毒,但反过来这个药物它有一定的毒副作用,可能在这过程中服药的时间比较严格,比如说像我是高血压,可能我有时候晚两小时三小时可能没关系,今天睡个懒觉,我再吃了,可是这个药是要求按时间吃药,比如说你每天八点吃,那你就八点服用,前后移动最好不要超过一小时,就比较局限,会影响你的生活质量是吧,他服药时间比较局限。再一个药品是有限的,有一定的局限性,国家免费的药我们就那么几种,如果不好好吃的话,容易产生耐药。耐药意味着你的药没有用,我们要换药,换药也在有限范围内,你换药,就是免费的药你用的不合适,你就要服用自费的药。因为很多药,比如进口的药正在走医保,医保的流程,到底什么时候能用,什么时候落地,政策还得有一段时间,所以说对他的生活的质量还是有一定的影响,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到鸡尾酒疗法和抗病毒疗法,这是一样的是吗?

孙丽君:这是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为什么要叫鸡尾酒疗法呢?

孙丽君:鸡尾酒疗法就是,吃药可能是几种药在一起口服,有核苷类、非核苷类还蛋白酶、整合酶等等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很多种药一起吃?

孙丽君:对,根据病毒在体内复制的情况,这药物作用的部位不同,所以组合成不同的药物成一个组合来让患者吃,相当于就是鸡尾酒疗法,就是抗病毒疗法。

主持人续续:拼凑在一起的。

孙丽君:鸡尾酒不是好多酒放在一起吗?

主持人续续:鸡尾酒很漂亮,这个效果也很好。每一个人的体质不同发病的情况不同,然后是配的药物也是个性化的不同的是吗?

孙丽君:对,根据你的感染的状态,根据你的免疫功能的状态,还根据你并发症,你是不是合并有乙肝,合并丙肝,还有再一个你是不是有计划妊娠等等,如果是男性,还根据你的肾脏肝脏的承担的程度,我们来制定不同的治疗方案。

主持人续续:我听说以前艾滋病患者是没有药物治疗的,所以您刚才讲以前的话,他的病死率非常的高,现在有了这种疗法以后其实艾滋病病人也能活很长时间对吗?

孙丽君:对,最开始的时候没有抗病毒药,或者刚开始的抗病毒药比较少的情况下,这个患者生存时间可能就很短,因为都死于它的并发症,肺炎,有些结核。

主持人续续:是并发的。

孙丽君:因为这是艾滋病的病人,因为他免疫功能没有了,病毒还有别的感染都会有合并,合并以后,多脏器衰竭不就死了嘛,这生命就终结了。自从这个药物不断地研发,刚开始最早是一类药,就吃一种药,最后有两种药,以前最早的时候还有一天要吃三次,恨不得一次吃一大把,副作用更多。现在来说一天就可以吃一次,有一天吃一片的,也有三片的等等,当然现在还有针剂,将来可能也许会有更好的方法来治疗。

主持人续续:现在其实这个药物越来越适合服用了是吧?

孙丽君:毒副作用也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安全,但是总的来说还是不要得,因为如果得了你每天都要吃药,不能漏。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这个毒副作用很多,都会产生哪些毒副作用和副反应?

孙丽君:副反应,首先第一就是说有时候你比如说要吃有些施多宁就会有皮疹,皮疹有轻有重,如果你们这关能过去了,轻度,我们就可以不换药,如果你反应特别大要换药,还有会头晕、多梦、乏力,有些人还会造成肝脏的损害,还有肾脏的损害,还有血脂的问题,还有你长期吃药对骨骼的损害,骨质疏松等等,还有贫血。

主持人续续:那其实这些问题还挺严重的。

孙丽君:这些问题有一定的发生率也不是百分之百,但都能过去,起码在我们医院在治的患者中,我们就是用国家免费的药,国家其实投入很大,给这些感染者不用花一分钱药物就可以免费,有些检测费也是可以免费的,一分钱不用花,他们这样的情况下,病毒的抑制率都可以达到百分之百,我们死亡率是0.03%,还都不是因为这个病死的,还都因为有些人合并,咱们正常人也会得肿瘤嘛,有些人得肿瘤,癌症,就是得肿瘤走的,有人得脑梗,正常人也会得这些病嘛,是吧,这些病毒还都不完全是因为这病,只要你按时吃药,好好吃药,生命不会受影响,但是还是那句话,最好别得。

主持人续续:最好别得。

孙丽君:得了还会影响你生活质量,你有可能也会有些药品的毒副反应,因为这是不可预知的。

主持人续续:现在进医保的艾滋病的药都是国产的药品吗?

孙丽君:有些可能是国外的,有些是原研的,人家还在保护期内的,这些因为咱们病人有需求,肯定咱们就进来,进来后有些已经在医保内了,有些可能还没有在医保,但是具体怎么做可能大家都会有相应的措施,政府也有相应的指导意见。

主持人续续:我还听说如果艾滋病病人长期服用一种药品的话,对这个药品会产生耐药性,这种情况多发生吗?

孙丽君:耐药,我不是刚说了吗,我们病毒抑制能达到百分之百,就表示几乎很少发生耐药,我们佑安医院在治的患者有9000人了,9000人真正耐药率是0.0056%,它没有几个人,耐药是因为有些人一感染就感染了耐药的病毒。

主持人续续:他是感染了耐药的病毒,并不是他本身体质……

孙丽君:有两部分,一个是他感染了耐药病毒,刚开始他就感染了病毒,还有一种是他服药不好好服用药物,有几个患者就是这样的,服药一个月恨不得能落七八次,因为艾滋病病毒变异很快,那他肯定就耐药了,耐药的情况下怎么办?就要换药,这个药没有作用了,那就换另外一种药,我们会定期地去监测,他有没有病毒,病毒出来了才表示这药没作用,压制不了这个病毒,病毒出来了,病毒学失败,然后才会破坏他的免疫功能,免疫功能在失败之后才会出现临床表现发烧、结核等等,所以说我们对所有的在我们吃抗病毒药的患者,我们会定期给他检测这个病毒载量。趁他还没有出现临床表现,我们就赶紧给他换药,是这样的,所以没有关系。当然就是药品是有限的,品种是有限的,所以我们一般叫患者要认真服药,患者从刚开始发病到吃药,我们一般要给他教育七次才能把这药给他吃上。

主持人续续:要教育七次,要这么长时间的教育工作?

孙丽君:对,我们会进行好几次,就打个比方让你做个事,比如你最爱吃的什么?比如说打个比方,你最爱吃苹果,那我们天天让你吃个苹果,每天早上8点钟一定让你准时吃个苹果,你能做到吗?你可以尝试尝试。不容易做到,所以说我们必须要告诉这个患者它的这个重要性,咱们有时候可能随意,比如一个患者我都告诉他了,12小时吃一次,你必须是早上8点和晚上8点,他会想反正一天两次嘛,那么早上8点吃一次,下午2点吃一次,他就会这样,他不遵医嘱,改变了医嘱,所以我们要不断告诉他这个药跟别的药不一样,咱们一定要怎么吃怎么吃,然后他说记住了。第二次来我们再问他,他就忘了,他一天两次,所以要不断的强化他,我们有一个团队,我们自己的团队全是护理团队,专门有几个小姑娘就专门做他们这个思想工作。

主持人续续:专门叮嘱他们好好吃药。

孙丽君:对,同时如果他没有来的话我们还会打电话。让他过来,是这样的,其实艾滋病,不光是医疗的问题,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歧视的问题,还有让病人自己自强不息等等,但是很多现在的工作都落在医院上了,所以我们除了诊疗,诊疗是一部分,其实占了30%左右,很多的都是咨询、随访、陪伴,我们还有志愿者。

主持人续续:多长时间他们一般来医院检查一次呢?

孙丽君:这个是这样,刚开始吃药比较密集,一个月来一次,刚开始吃,一个月一次。三个月以后,病情平稳了,我们对他三个月一随访。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所有艾滋病患者就是吃药以后都能够参加正常的工作,进入到正常的生活状态呢?

孙丽君:没有问题,我们给患者第一次拿出阳性或确认报告的时候,我们都会给他说三句话,第一你死不了。

主持人续续:死不了。

孙丽君:第一,死不了。我有时候跟患者说,到时候孙老师死了,你也死不了,想着给孙老师送送花,他们心里就开心了,这是人的本能,这是第一死不了。第二能工作,当然你不要当有些特殊要求的工作性质,比如说你参军可能就不现实了,是吧?参军还有些地方可能会受限制,比如说你要献血,可能也受限制是吧?工作会不受影响,包括你出国生活学习也不受影响的。这是第二点了,能工作。第三点还能够结婚生孩子。

主持人续续:还能结婚生孩子?这个不是母婴传播吗?

孙丽君:结婚生孩子,当然如果你积极吃药了,病毒载量控制到有效范围内就检测不到了,对你的性伴没有什么传染性,一般就是说不会感染给配偶,孩子也不会影响。这个病毕竟是传染病,不是遗传病,就是说现在就是男阳女阴,要孩子的比较多,当然我有个队列就将近2000多例,2000多,快3000了,就男的是阳性,女的是阴性,就是要孩子的可能。

主持人续续:这男性是艾滋病患者,女性是正常的,这种情况下没有问题?

孙丽君:对,也有女的阳性,男的是阴性的,也是这样子的。还有一个就是双方都阳性的。

主持人续续:这种有问题吗?

孙丽君:也没有问题,生孩子都没有问题,阻断,没有一例配偶感染,也没有一例孩子感染,是这样的。但反过来说还最好要尊重你的性取向,你的心理的。以前我就说你们可以要孩子,现在我看了有一些,我就觉得我就不说了,我就说你先问问你的性取向能不能改,你改不了,咱们就不要委屈自己,也不要委屈这个女孩子。你想要孩子,国外可以代孕,是吧,但现在我又看到了,又是这样这么想,有几个代孕,孩子现在都大了,都六七岁了,该上学了。他们会问我说,孙老师,现在我的孩子有点纠结,别人都有妈妈,自己没有妈妈。有些孩子可能心理上还有一定的问题,所以说我对如果说你有要孩子的打算的话,我要奉劝大家就是说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要孩子不是那么简单的,最好培养一个身体健康,心理也健康的孩子。

主持人续续:如果他们想要孩子的话,之前应该先会跟您来说,然后您帮他们去调理这个药物是吧?

孙丽君:这个药物一般就是说女阳男阴的情况下,我们一般育龄女性,她如果开始抗病毒治疗,我们首先问她,你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是这样,我们会给她调合适的药物,将来她妊娠不用换药。如果男阳女阴就很简单了,我们会给他咨询,我们专门有一个生育咨询的微信号和小组,专门针对这些病人的。

主持人续续:艾滋病人的生育咨询号。

孙丽君:对,我们准备做的队列比较细,包括双阳家庭,单阳家庭,不管你生育需求有没有,还没有生育需求,我们都把病人分类了,还有一些特困的病人也分类了,还有吸毒的患者我们也分类了,青少年也分类了,和老年人也分类了,还有一些女性,我们也该分类,这样管理起来就比较顺畅,患者也顺畅,我们也顺畅。

主持人续续:那也会定期的给他们去组织一些线下的活动吗?

孙丽君:有些我们会定期组织一些活动,会有通知的。但是有些患者有时候不愿意来,有时候我们有什么政策我们也会发布的。

主持人续续:如果是说这样的家庭他们生孩子的话,患者会不会压力很大,会担心自己的孩子也是艾滋病感染者?

孙丽君:会,大家压力都很大,当然就说我们再给他讲,他还是不相信,人都是见了事实才相信,但是就是说等到孩子出生随访的都正常。

主持人续续:他心里踏实了。

孙丽君:我马上出了一本书,就专门讲女性和HIV的,上面后面有很多的文章,有几个故事,都患者自己写的感言,也有医生是阳性,丈夫是阴性,也有丈夫是阳性,女的是医生,这种情况都能包容孩子生下来都没有问题。那本书我发表了给你一个,已经出版了,上周我刚拿到了小样。那几个故事很感人,都是他们自己写的。

主持人续续:太好了,这种故事我觉得应该让大家更多正能量地传播。

孙丽君:首先第一就是咱们不要,第一咱们首先自己不要得。第二,如果得了话传染到我,到我这儿为止,咱们不要再传给别人是吧?第一不得,第二得的话咱们不要再传染,第三就是说咱们不要歧视,不要歧视感染者,咱们自己也不要歧视自己。

主持人续续: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这种孩子在出生的时候,在分娩的过程中的对于这种医护人员,他的一些接生的要求是不是会更高呢?

孙丽君:这个是这样子,相当于母婴阻断的一个助产。要求助产,这个防护,肯定是我们医务员都会培训到位,都会做的。我们国家妇幼中心定期到全国各地方的县市去。助产机构去督导检查,我也去过。

主持人续续:不是一定要在咱们佑安医院生是吗?

孙丽君:北京比较特殊,北京比较幸福,有两家传染病医院接诊。接着就这两家助产是我们这两家,协和和302都不接的,就我们两家。

主持人续续:所以要求还是很特殊的。

孙丽君:很特殊。但是孩子出生以后不能母乳喂养等等,这些临床大夫都很清楚,都很知道的,孩子出生以后还要吃药,服用抗病毒药,服用四周到六周,孩子要随访到18个月到24个月,随访到一岁半到两岁,一般抗体都能转移。这个传染病,相当于咱们就跟乙肝和梅毒还有这种来随访一样。

主持人续续:一样的,现在这样的孩子在我们佑安医院出生的有多少例?

孙丽君:我们累积将近有200例,就是我们佑安医院阳性孕产妇指导分娩的有200多例,阳性孕产妇,就是阳性妈妈200例。包括有些时候在我们指导分娩,该分娩她就回去了,我们药什么都给她备上,或者说跟当地助产机构联系。当然关键另外一个群体就比较大了,就是单阳,血清不一致性,就配偶双方有一方是阳性,一方是阴性,这种情况下要孩子的可能性,我们知道的更多,将近两千例了。因为中国对助产机构,对咱们中国传染病法也是规定对阳性的,单阳、双阳不能做辅助生殖,这方面技术,咱们中国也不能代孕,所以说有些人他们可能做这方面都是去国外做的。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反正这样生产的过程中还是有很多特殊要求的。

孙丽君:还有医务人员还容易产生职业暴露。我还暴露过一次。

主持人续续:您是?

孙丽君:我是给一个病人做手术,当时我打了局麻药,那针拔下来就扎着我了,当时我腿都软了,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当时就吃阻断药,吃了ABCD的D,就是阻断药,就暴露以后,去接触艾滋病病人的血液或者什么,就吃阻断药吃了28天,当时还没有现在的好药,当时药物反应比较大,我吃了又吐又拉,这个也折腾了很长时间。

主持人续续:所以对于艾滋病的医护工作者,大家也从内心里面非常尊敬的。

孙丽君:对,不要歧视就行了。医护人员也要受歧视,这个很正常的。

主持人续续:没有,我觉得是受到国家政府的高度的关注。

孙丽君:希望能够关注,希望各方面能够实实在在地关注。

主持人续续:社会上也是非常理解,您这个工作都非常的辛苦,不容易。关于这个疾病的话,很多人都会想说是不是如果和艾滋病的感染者发生一次性关系就会传染上艾滋病这个病毒?

孙丽君:对于艾滋病患者首先我们现在进行宣教第一让他发现就治疗,治疗就因为为了让他病毒载量查不到,没有病毒了他就没有传染性了,跟你发生性行为应该就没有问题,这个在国际上都已经得到论证了,我也写过这么一篇文章并发表了一篇英文文章,被美国的母婴阻断的技术指南作为行政医学引用了,这也是唯一个引用的,我也特别高兴,去做的这个血清不一致性的这种的阻断。所以说如果你跟艾滋病患者发生性行为,首先第一,先看他是治疗了没有,他治疗了就没事。

主持人续续:一般他都会隐瞒吧?

孙丽君:有些会隐瞒,有些会说的。如果治疗了,你放心就OK就没关系。第二如果没治疗的话,或者他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很多情况他不知道他是艾滋病感染者,这个肯定没治疗,他病毒载量相对来说可能很高的,这时候传染机率很大。总的来说是这样的,血液的病毒载量,血液的病毒是占的比例是最高的,如果同样一毫升液体里面,血液是第一,第二是精液,第三是阴道分泌物,第四是羊水。所以说男的容易传染给女的,女的不容易传染给男的,它跟这个接触面来决定。为什么同志容易传染?同志就因为他是肛交嘛,主动方和被动方,姑娘,你懂吧?什么叫主动方,什么叫被动方,什么叫0,什么叫1,什么叫攻和受,对吧?这种情况下也是根据他组织的黏膜和结构来……

主持人续续:两边都容易被传染是吧?

孙丽君:他是因为也就破会出血嘛,肛交的情况下,就是直肠的黏膜,静脉丛比较多,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续续:关于治疗这方面,现在我们国家的治疗水平和国外的治疗水平是一样的吗?

孙丽君:总体来说我们的治疗水平是不错的,全国来说都是不错的,病毒抑制率能达到90%多,这也是国家、世卫要求的三个90%,治疗覆盖率90%,病毒抑制率90%,还有发现90%,这个应该是没问题,在北京各大城市恨不得百分之百都没有问题的,对吧?而且我们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拿现有的药物,我们能达到国际水平,治疗率不是说我们自己吹,我们可以看到,当然还有一些我们有些偏远的地区,可能有些落后的地区,可能病毒抑制率各方面可能还不是很理想,咱们国家现在花费很多力气力量去扶贫,比如说四川、梁山,还有一些新疆边远的地区,是吧?我们去给他们技术的指导还有财政的倾斜,还有人员的去支持等等,希望就是说发展落后的城市,我们不发达地区和发达地区能够平衡,在大的城市是没有问题的,我们队列的维持率也很高,就说这些病人可能吃药十年、二十年了,还都在国家的库里,国家控制队列保持率,我们佑安医院能达到98%,美国还达不了这么多数,美国也是60%、70%都不错了,因为他们有些是要商保,有些社保,他们真正像国家政府这种能够全部都买单的真的很少,而且中国这么大的人群,相当不容易。

主持人续续:说明我们政府是高度关注这个事。

孙丽君:高度关注。每年12月1号艾滋病日,国家总理也好,包括我们的国家领导也好,都去学校参加健康宣教,去大凉山去参加扶贫,参加健康宣教等等,而且国家的财政力度给的真是很多的。

主持人续续:也经常去咱们佑安医院参加活动。

孙丽君:总理已经连续三年去我们佑安医院看阳性妈妈生的健康孩子。13年是国家领导去的,14年是国家领导和国家领导。15年是国家领导请艾滋病防控人员交谈,我都参与了。

主持人续续:是,所以哪里敢歧视艾滋病医护人员呢?

孙丽君:我觉得还是有歧视的倾向的。

主持人续续:在国外的用药跟我们国内的用药也是一样的水平吗?会不会国外的用药更先进一些,或者一些新的药其实进到国内是比较困难的?

孙丽君:以前可能这方面流程可能走的时间比较长,最近几年就走得很快,我打个最简单比方,可能我们国家是全政府买单,药是国家免费的,以前都是没有问题的,现在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最近一两年左右艾滋病新药出来比较多,但是现在上药的频率,就是国家审批的频率,速度也快。我特别记得就是今年,今年从7月份就开始陆续上药了,马上可能上药了,有七八种。

主持人续续:一下上七八种进口的药。

孙丽君:马上就陆续到今年年底,但这些药以前不会这么快的,你比如说有一个BIC的药,美国刚上市一到两年,我们国内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就能上来了,应该是这方面加大力度了。但这些药到底是怎么使用,那可能是在以后会有进一步的研讨,但肯定的说,你现在来说,你要是吃抗病毒药,品种都是没有问题的,各类药的品种。

主持人续续:那是刚才我们讲了很多关于艾滋病治疗方面的,然后我们也知道就在佑安医院。通过抗病毒疗法,我们的治愈,其实治愈率都已经很高了,基本上是治愈了。

孙丽君:只要你好好吃药服药,按时服药就没有问题。

主持人续续:艾滋病病人其实也还面临着很多其他的问题,心理上的,然后还有一些社会的一些层面的,就是这些的话,我们作为医护工作者是怎么样帮助他们的呢?

孙丽君:是这样。实际上其实艾滋病患者刚才我说了30%左右可能靠治疗,治疗也是很简单。就是说只要你依从性好就没有问题,心理是很重要,心理健康是很重要,因为咱们正常人群的心理健康也是很重要的是吧?尤其是感染者,他心理有疾病,他心理方面的障碍比咱们正常人群还是要高好多的。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我们说我们有北京佑安爱心家园,有我们的团队门诊,门诊我说了,我们病人上药之前要经过七回的才能够记住吃他的药是吧?那就是说我们每一次都会跟病人沟通,还给他评估他心理的状况,如果心理状况属于特别,每次都要评估尤其头三个月,如果真是有特别的心理上面有疾患问题的话,那我们会把他转接到心理科,进行心理的咨询,我们有专门的主任专门大夫,由他们来帮助,评估。但总的来说我们还有一个问题,你看还有一个就是除了我们爱心家园,还有一个同伴教育,同样是感染者,在我们做志愿者,志愿者在我们门诊就有两个,有些患者他不听我们的话,他听志愿者的话。

主持人续续:一样的遭遇。

孙丽君:而且有些又是gay。他们更容易沟通,更容易交流,是这样子的,一般还好。所以说我们从患者人群中分出有心理疾患的患者人群。

主持人续续:其实做了层层面面的工作,都是能够更好地为他们服务的。

孙丽君:吸毒的,还有鸡鸭的等等特殊人群。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可能就是跟您聊了才了解那么多,就是好像大家很多都不太能够真正的理解他们生活的状况,因为有一些是比较边缘的。

孙丽君:他们很多人不愿给家里人,也不愿意跟亲戚朋友说,还是因为怕受到歧视。有时候家里人也会歧视的。

主持人续续:做了这么多年艾滋病的工作,您有没有觉得现在这个社会还有患者本人,他们对于疾病的一个接受度能比原来那些年会好一些?

孙丽君:其实我感觉一下,今年2018年,我整整工作30年了,但是以前没有艾滋病,以前也是传染病。干了三十年,我感慨现在社会的进步,大家对艾滋病宣传,我们走进高校等等,大家对艾滋病现在接纳度强多了,理解度也强多了,艾滋病患者真正恶意传播的极少,一般都不会。

主持人续续:不要紧张。

孙丽君:而且他们就像说的有个艾滋病妈妈是个医生,她生完孩子,她是这么说的,他说你们不要害怕我们,我们跟你是一样的,也不要歧视我们,就说相信明天会更好。

主持人续续:真的听了特别暖心的一句话。节目最后也希望孙教授再给大家总结一下,尤其是怎么样预防艾滋病这方面。再给大家多讲解一下,好吗?

孙丽君:好的。其实我觉得任何疾病咱们都先应该讲预防,不论是高血压、心脏病,还有糖尿病。艾滋病既然当慢性病,咱们也讲预防,我想给在座的各位就想提几个点,首先就是说A是禁欲,咱们做不到,是吧?B是忠诚,是很美好,咱们大家都希望有一个性伴,一个情感,所以咱们大家都反对什么?反对小三,反对劈腿,咱们努力去做B,但如果说在特定环境下,也许一些新型毒品、迷幻药比较多,一定在陌生的环境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误服了毒品和迷幻药,你服的话就容易发生高危性行为,这是B。这个B要忠诚。如果真正发生了动物的本能,上床了怎么办?一定想要戴好安全套,安全套各个酒店都有是吧。如果你今天要去参加聚会,见初恋的情人、朋友聚会,包里面放个安全套,酒店里也都有,这是C。C,你如果做不到,激情过后,很多人就说就是第二天一起来,我昨天上床了怎么办?啪啪了,那怎么办,赶紧去医院,去医院干嘛?我们院开了一个“啪啪后门诊”,就是你高危以后24小时越早越好,干嘛?D,就是药物,我们又叫后悔药。因为你不知道哪朵菊花带毒,你也不知道哪根香蕉带刺,你戴好安全套,安全套没戴好就吃药,但药要花钱的,花多少?药费4000块钱,加检测费1000,那就是5000块钱。所以安全套才一百块钱,最好的才一百多,当然我不知道,也许有比这贵的,所以说咱们要是实在不行就D。E是什么?E就是今天我坐在这里教育大家干嘛?忠诚,安全套的重要性,希望虽然艾滋病咱们得了艾滋病死不了,能活跟正常人寿命一样,也能结婚生孩子,但是会影响你生活质量的,同时你还要忍受很多毒副作用,哪怕你有钱,你吃自费药,你也天天是要服药。很多人在谈判的过程中告诉我,到点了一提醒,赶紧到卫生间,你看那么大的总裁,那么大的CEO,拿出一张纸包了一片药,还得服。这个动作刺激了你是患者,所以咱们大家干嘛,最好不要得病,啥病也不要得。简而言之,咱们对艾滋病患者也是应该给予更多的关爱,更多的支持。因为一个艾滋病患者是跟我这么说的,他是个工程师,他说人都会犯错误的,不是犯错误的孩子都是不可救的,希望这些患者们,更多地给予支持,打开生命的窗户,他们才会有感恩,才会给这社会带来越来越多的和睦。就这些。

主持人续续:孙教授,这是我听到的最幽默最落地的一个关于艾滋病预防方面的一些知识,您刚才的讲解太精彩了!

孙丽君:我说给孩子们讲课,经常去高校,所以说我可能说的比较实在一些,不像专业讲课。

主持人续续:原来我们佑安医院还有“啪啪啪后门诊”,我觉得如果有需要的朋友们,其实可以去关注一下佑安医院“啪啪啪后门诊”,很好地预防艾滋病。

孙丽君:有暴露后预防和暴露前预防门诊。

主持人续续:暴露前、暴露后预防门诊。好,再次感谢孙教授做客《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