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据国家流行病学调查,甲状腺结节的发病率已经高达18.6%,甚至有一些文献报道显示在体检中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已经高达50%,那说明甲状腺结节真的是一个非常高发的疾病,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内分泌科的主任张晓梅教授,请张主任来给我们讲一下从甲状腺结节到甲状腺癌的防治。

嘉宾介绍

张晓梅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
内分泌科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国际医院

擅长疾病:甲状腺疾病、糖尿病及并发症、妊娠糖尿病、妊娠甲状腺病、骨质疏松症及其他内分泌疾病。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得了甲状腺结节就会转变成甲状腺癌吗?

    answer

    张晓梅: 这应该是一个误区,因为甲状腺结节确实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高发的疾病,发病率可能百分之十几甚至到百分之六、七十,但是大家应该可以放心的是甲状腺结节它的大部分是良性病变,或者是由于一些结节甲状腺肿或者甲状腺炎导致的。而其中甲状腺癌的占的比例是非常低的,5%或者是更少的比例可能会进展或者发展成甲状腺癌。
  • Question

    甲状腺上为什么会长结节呢?

    answer

    张晓梅: 甲状腺结节应该是一个泛指,只是说在各种原因影响下,比如说遗传因素、环境因素、物理化学的刺激、免疫因素等等,很多的因素导致了甲状腺组织的异常增生,或者在长期的理化因子的刺激之下,导致异常的增生。这种情况我们在体检当中或者是超声当中就能看到甲状腺的结节,所以这就是我们最常发现甲状腺结节的原因。
  • Question

    所有的甲状腺结节都需要治疗吗?

    answer

    张晓梅: 甲状腺结节患者就诊以后,通过超声检测,我们首先要看结节的大小,验血、验甲状腺功能和抗体,观察有没有一些可疑的征象。如果仍然无法鉴别再进一步做核素检查,通过吸碘率核素扫描进一步看是什么原因。如果结节大小超过一厘米,并且考虑有恶性的可能,就建议患者进行细针穿刺。或者结节过大影响功能也要考虑做手术。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86期:甲状腺结节别害怕,专家为您解答误区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据国家流行病学调查,甲状腺结节的发病率已经高达18.6%,甚至有一些文献报道显示在体检中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已经高达50%,那说明甲状腺结节真的是一个非常高发的疾病,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内分泌科的主任张晓梅教授,请张主任来给我们讲一下从甲状腺结节到甲状腺癌的防治,张主任您好。

张晓梅:续续,你好,大家好,很高兴能来到《名医堂》做客。

主持人续续:张主任,我们刚才说到甲状腺结节,我就有同事就查出有甲状腺结节,大家就非常的恐慌,觉得就是从甲状腺结节就说明了可能是要得甲状腺癌,这是不是一个误区呢?

张晓梅:这应该是一个误区的。因为甲状腺结节确实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高发的疾病,是像您刚才说的很多文献报道检出率数据不一致,但是总体来说可能从百分之十几甚至一直到百分之六十、七十,那么人群当中我们看体检当中,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比例也非常高,但是大家应该可以放心的是甲状腺结节它的大部分是良性病变,或者是由于一些结节甲状腺肿或者甲状腺炎导致的,那么其中甲状腺癌的占的比例是非常低的,而且就是说可能其中的甲状腺结节也仅有很少的这样一个比例,那么5%或者是文献报道更少的这样一个比例可能会进展或者发展成甲状腺癌,所以大家这样的话可以不必担心,主要的是要有一个非常规范的这样一个诊断和治疗来鉴别和进一步的诊治。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上为什么会长结节呢?这结节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张晓梅:其实甲状腺结节应该是说它是一个泛指,只是说在各种原因影响下,比如说遗传因素,环境因素,包括这样的一个物理化学的刺激,还有免疫因素等等,还有一些情志不良这样等等,那么这些很多很多的因素导致了这样一个甲状腺组织的这样一个异常增生,或者在长期的这样一个刺激之下,这种理化因子刺激之下,那么它导致一个异常的增生。那么这种情况我们说在体检当中或者是超声当中就能看到这样的一个甲状腺的结节,所以这就是我们最常发现的一个甲状腺结节的原因,所以原因很多,但是并不是很确切。

主持人续续:像我同事他们发现了结节以后,很多医生就是在去医院复查,医生会告诉他一定要注意观察。

张晓梅:是的,就是说发现了甲状腺结节,其实这里面有非常重要的一些步骤,比如说在体检当中,往往是在体检中偶然发现的,那么这样的话,或者是说由于自己在触诊,对着镜子摸颈部的时候,因为我们的甲状腺是在甲状软骨的下方,在气管的两侧,所以有的时候……

主持人续续:是在这儿。

张晓梅:对,是在这个部位。

主持人续续:可以,如果是自己摸的话就摸一下这个部位是吗?

张晓梅:对,但正常的甲状腺组织一般是摸不到的,如果要是甲状腺肿可能会摸得到,而且如果是那种结节相对比较大一点的结节的时候才会摸得到,或者是说再大一点的话,那么有压迫症状可能会出现声音嘶哑、吞咽困难。那么如果说不管是自己摸的到,还是自己发现还是体检中发现的这样结节,那么首先患者可能会比较担心,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其实就应该到这种正规的医院的内分泌科来进一步的就诊,主要的目的就是来看这个结节是什么原因,什么性质的,有没有影响到功能。那么这样的话就涉及到一个一体化的治疗。所以我想这样的话就像我们北大国际医院的这种甲状腺结节的多学科会诊,那么这个的话就是能够解决这样一个关于甲状腺结节,从病因到它的一个诊断到它后续的一个治疗的一体化的这样一个治疗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所有的甲状腺结节都需要治疗吗?

张晓梅:是这样子的,那么甲状腺结节就是在内分泌来就诊以后,我们就会对这个结节首先就是通过形态再看一下,那么这个超声下面是看甲状腺结节的一个非常好的,也是一个很便捷的这样一个方式。那么通过这样一个超声检测,我们首先要看结节的大小,然后有没有一些可疑的征象,如果包括整个的这样一个结节和周围组织的边界问题,另外如果说看看它的一个抽血,验一下甲状腺功能,还有抗体。那么如果要是说通过这样一些检测,比如说初步的考虑到是什么原因,如果要是说仍然是觉得无法鉴别的时候,可能再进一步的还要做核素检查,包括吸碘率核素扫描进一步看是什么原因。因为就像刚才说的结节可能是良性肿瘤或者是恶性肿瘤,那么也可能是由于炎症导致的,那么它可能会累及功能,也可以不影响功能,所以这是否要治疗的话我们也要综合评估。如果说这个结节考虑到就是说没有影响功能的情况下,通过超声检查,首先比如说它考虑到一个比较小的结节,也没有超过一厘米,从超声考虑是个囊性的结节。

主持人续续:一厘米是界限是吗?

张晓梅:一厘米应该说大概齐是初步的是一个评估,也是其中一个界限之一,那么我们认为一厘米以下,如果是超声考虑是一个有良性特征的结节,比如说是囊性的,那我们就可以暂时不用穿刺,那么定期观察,如果要是说一般来说,我们指南是有很明确的评估,但是对于患者来讲,大概只要记住就是说如果这个超声上面,它没有这种恶性的特征,比如说所谓的恶性特征,就是说结节的边界是不是不规则,然后纵横比是不是大于1,还有是不是有这种微钙化,如果就没有这些恶变的特征,恶性的特征,然后它又没有超过一厘米,我们就会让患者定期观察,每半年到一年复查一次超声,带来内分泌就诊再看,如果说它超过了一厘米的话,我们就会要再评估,比如说超声上面如果是怀疑到有恶性的可能,我们就是建议他进行细针穿刺,这个在我们北大国际医院也是非常有特色的这样一个由病理科和超声科来协同一起完成这样一个细针穿刺的这样一个检测,所以这样可以对那种几毫米的这样的结节考虑,可能有恶变,都可以进行非常精准的穿刺和诊断。 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如果在一厘米以上到两厘米之间,那么它考虑是超声认为基本上考虑是良性的,这种情况也可以再观察。如果要是说在两厘米以上,或者是说它已经影响到功能了,有压迫症状,声音嘶哑,即便是良性结节,那么超过四厘米,我们可能就也要考虑到做手术。其实这里面就是因为涉及到这个学科很多,包括我们的内分泌科,胃肠甲状腺外科,还有我们的病理科、超声科、核医学科,然后可能有一些恶度比较高的,不适合做一些手术治疗的患者,可能还可以需要肿瘤内科,是不是要靶向治疗。 这一系列的检查和治疗在北大国际医院是可以很好地实行的,就是这种一体化的治疗。尤其是我们内分泌科就是成立慢病工作站,慢病工作站也是我们的国际糖尿病联盟副主席,就是我们的纪立农教授发起,让我们创建慢病工作站也是其中包括这种甲状腺结节的这种多学科诊治,所以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可以多个学科对患者集中进行会诊和治疗。

主持人续续: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您刚才讲到说甲状腺结节有的还是比较大,然后有的也比较小,我不知道就是现在一些诊或者一些误诊的情况会不会很多?

张晓梅:您说的这样一个情况,我觉得在目前现在的这样一个,如果给予患者这种一体化的治疗,其实就是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这样的一个漏诊或者误诊的情况。因为超声,尤其是这样的一个有经验的超声科医生,他会对结节的良恶性会有一个非常精准度非常高的这样一个辨别,如果说这样的一个通过这种影像学,如果有异常,超声有异常,内分泌的医生也会根据这样的超声的结果和患者体检的一个情况,还有他的家族史,那么综合起来要评估这个患者要不要做细针穿刺活检,或者是考虑到有没有必要的手术的指征,包括外科医生在给予甲状腺癌患者手术以后,那么也会了解到这个患者是一个有没有残留,有没有高危的,这样的肿瘤是不是需要我们的核医学治疗。所以这样的话我们的MDT多学科会诊,其实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这样的一个误诊或者漏诊的可能性。

主持人续续: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多学科,这么多优秀的专家的情况下,基本上是不会出这样问题的。

张晓梅:我们会最大限度的减少这样的一个几率。

主持人续续:我想问我们内分泌科来讲,我们是内科,然后如果发现了结节的话,内科有没有治疗方式,比如说一些药物的一些治疗,就可以把这个结节缩小或者怎么样,当然大家都会觉得不动手术尽量就不动手术。

张晓梅:对,那就是这个问题也是很多患者非常关心的,就是刚才说的是鉴别,如果说有问题或者是有需要考虑到有恶变的,或者是考虑到需要这个手术的,我们就会让他建议做穿刺,或者是建议他手术。但是像您刚才说的,其实大部分患者通过我们这样的一个鉴别,认为他其实还是说不需要穿刺或者是不需要手术的,那么他可能根据我们的初步的辨别判别是认为他考虑是良性的病变,或者是说甲状腺炎导致的,包括这种亚急性甲状腺炎或者是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就是我们说的桥本甲状腺炎。那么如果是这些炎症所致的话,也是不需要外科治疗的。

主持人续续:这些病也可能引发甲状腺结节是吧?

张晓梅:是的。这些原因都可能,包括高功能腺瘤,包括这种毒性结节性甲状腺肿,原因非常多,我们会通过对它的一个超声的检测,还有血化验,包括抗体的检测,还有一些包括甲状腺球蛋白检测,然后包括就是说必要的时候做核素的核医学的检测,其实就可以精准的来鉴别它是良恶性,或者是它的原因在什么,那么我们会根据原因再进一步治疗。 像我们北大国际医院检验科,我们的中心实验室也都对相应的甲状腺的这些指标,包括它的抗体,还有肿瘤标志物的一些检查也都非常的能够检查很全面了。所以我们其实内分泌医生会根据患者,那么必备的检查,我们给他开具这些检查,然后根据这个结果,加上我们临床的评估,然后分析出他是什么原因,然后看是不是需要治疗,像有一些炎症的话,那么就要看它是不是要给予,比如说桥本甲状腺炎,它抗体很高的情况下,我们可能要考虑给予他一些硒酵母或者是免疫调节的治疗,如果是亚急性甲状腺炎的话,我们可能会考虑到是不是有这种抗病毒治疗,或者是这种解热镇痛的相应的治疗,它也可能会自己会自愈。所以就是这样的话是不同的病情要观察的,如果是这种毒性的高功能腺瘤,甲状腺高功能腺瘤,那么可能我们就认为这个结节是有功能的,它影响到我们的功能,那就需要做手术,对,无论它的大小,只要它功能影响到我们甲状腺的功能,我们可能是需要和外科这样一个合作考虑要不要手术治疗。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这样的甲状腺结节,其实它不是自己原发的是吧?它是根据其他的病然后一起来并发的,把原来的病治好了,这个甲状腺结节就自然好了是吗?

张晓梅:这个其实可以理解这个结节有很多种原因所形成的,那么如果把像您说的根据原因治疗的话,那么它可能这个也会有好转,但是像这种甲状腺的良恶性肿瘤的话,如果过大的这种结节,那么可能它完全消失的这样一个几率也并不是很大。那么如果要是说良性的结节,比如说一厘米以下或者是1到2厘米,那么考虑是良性,其实也是这种情况增长很缓慢,而且也是说定期的复查甲状腺超声就可以了,我们认为比如说半年甚至一年做一次这样体检,那么如果他没有一个快速的增大或者是没有恶变的迹象,我们其实可以长期随访,甚至几十年他都未必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主持人续续:我听人说爱生气的人就会得甲状腺结节,还有经常在一些辐射的一些条件下就会容易得甲状腺结,这个是对的吗?

张晓梅:其实刚才您说的这两个情况也是说甲状腺结节形成的原因之一,因为就是说刚才说到甲状腺结节形成的原因,可能包括这种遗传因素,还有环境因素,还有说情绪的因素,其实包括这种物理、化学的刺激、辐射,其实这些都是它的原因之一。当然如果尽量能够避免这种甲状腺的辐射,尤其是在童年期、青少年期不要做X光片,尤其是做牙齿的检查也好,什么也好,尽量不要让甲状腺暴露在辐射范围之内。

主持人续续:您说小朋友做牙的检查。

张晓梅:X光片也好,或者是做颈部的检查也好,还是尽量减少对甲状腺腺体的直接的辐射,还是要有一个保护。对甲状腺腺体的保护,避免它接受这样辐射,因为辐射也是确实是甲状腺结节甚至甲状腺癌的这样一个危险因素。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这个可能很多家长都就不太注意这一方面。

张晓梅:不太了解。

主持人续续:对,不太了解。今天我也学习到了。甲状腺结节它是还比较小的时候,如果说我们鉴别出它是良性的话,以后它长大了以后会不会就变成恶性,还是说它一开始是良性,它大了以后也是良性。恶性然后大了以后也是恶性呢?

张晓梅:其实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是医学界在非常关注和研究的问题,应该是说在指南当中或者现有的证据研究,认为这种甲状腺结节,那么在增长的过程当中其实是极少的一部分比例可能有恶变,也只有5%左右甚至更少,但是甚至有一些研究认为,良性的结节就是良性的结节,很少发生恶变,但是我们其实还是说对这部分情况,因为目前还是在研究当中,所以我们希望即便是考虑是良性结节,虽然它生长也很缓慢,裂变的几率极低很低,但是我们认为也不排除恶变的可能性,那么应该来说还是要一定时期定期要进行复查。甲状腺超声是一个非常便捷的,而且没有这种辐射,没有什么影响,没有什么危害的这样一个检测,所以就是说这种检测应该是定期会看到这样结节的变化。我们医生也是做到心中有数。

主持人续续:明白,其实恶变的比例非常的小,但是自己如果有这种情况的话,还是应该多去医院做个检查。

张晓梅:就是定期还是要寻访,要听医生的,这样的医生也会对那个结节进行对比。像我们的患者在就诊的时候一般需要来复诊的时候,我们会在这个电脑当中也会调出他之前的这样一些超声结果的检查,然后进行一下前后的对比,看看是不是有这种恶变的迹象,或者是说有没有快速长大的这样一个情况,所以这样会帮助患者来决定下一步的这样一个诊治方案。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结节患者的高发人群有没有一些什么样的特点?

张晓梅:您是说甲状腺结节的高发人群是吗?

主持人续续:是的。其实甲状腺病本身其实它是有一定的性别发病的一个差异的,尤其像您说的包括甲亢,还有是甲减,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肯定这里面它是女性的发病更高一些。其实甲状性结节也是它是非常常见的内分泌的这样一个疾病,应该是说从这种数据显示一般中年更容易发病,然后在女性的发病率会更高一些。 还有就是说在那些比如说这种碘缺乏地区,或者是说这种生活不规律,压力过大,熬夜或者是暴饮暴食,或者是这种我们说的它有一定遗传家族史,或者是他接受这种辐射、放射线,经常性地接受这样的一个暴露,这些其实都属于危险因素的,那么还是要关注这种甲状腺的体检。

主持人续续: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采访就进行到最后了,然后也请张主任最后再给我们总结一下,然后也让我们的网友朋友们对甲状腺结节这个疾病有更多的更全面的一个认知好吗?

张晓梅:甲状腺结节这个病是非常常见的一个病,尤其是目前生活节奏的变快,还有这种体检的普及,所以检出率也是很高的,但是大家也不用担心,甲状腺结节大部分都是良性的病变。如果发现了甲状腺结节,一定要这种科学的诊治,到这种内分泌的专科来,看下一步是如何来鉴别结节的它的一个性质,还有它发生的原因以及有没有甲状腺功能的异常。 那么这样子的话如果进一步我们会根据结节的性质来决定下一步是如何治疗,是否需要外科治疗,或者是需是否需要核医学的这样的一些合作,所以我们北大国际医院包括甲状腺结节的这种多学科会诊,也是会在尽最大可能的能够实现这样甲状腺结节病人的这样的一个方便,他的一个一体化诊治。所以如果大家有这方面的需要或者是困惑,可以到我们这边或者是到其他的医院的内分泌科来就诊。

主持人续续:好,就感谢张主任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