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幸福感调查:超2/3人幸福 体制内最幸福

2013幸福感调查:超2/3人幸福 体制内最幸福

(国家卫生计生委家庭司司长王海东)

你幸福吗?1月15日,2013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结果新鲜出炉:超过三分之二的被调查居民家庭幸福感指数较高。本次调查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家庭司组织,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联合举办。

据介绍,幸福指数较高的人群的基本特征是:健康状况良好、家庭收入较高、人际关系良好、受教育程度较高、拥有较高安全感和获得良好卫生保健服务。

调查发现,影响家庭幸福感的八大关键性因素分别为:健康、收入、教育、人际关系、安全感、沟通与交流、与周围家庭对比、性和谐。

对照前两年的调查结果,健康已连续三年排名影响家庭幸福感因素的首位。在家庭发展和家庭服务的诉求中,调查显示,“社区医疗”排在第一位,其后依次为“健康知识指导”、“文化生活”、“老人赡养和护理”、“就业”、“亲子关系、家庭教育咨询”等方面的需求。

与2012年相比,本次调查城镇居民感觉幸福的家庭比例为68.51%,农村居民为66.22%,城乡家庭幸福感差异发生显著变化,城市家庭幸福感评分首次超过农村家庭。

本次调查首次增加了对外来务工人员的调查内容,结果显示:半数的外来务工者有长期居留的意愿、影响他们融入城市的最大难题是“就业”与“住房”。如果计划长期居留的外来人口都要购买自有产权住房,北京市未来住房需求套数在167万-233万套之间,深圳市的这一数值在195万-327万套之间,供需矛盾极大。

本次调查按照不同地区经济、社会和人口发展状况,抽取北京、辽宁、安徽、浙江、河南、宁夏、重庆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21个县级单位作为全国概率抽样样本点,采用调查员直接入户方式进行现场调查。实地调查总样本量为6000份,其中北京作为试调查地区,总样本量600份,其他6省每省样本量900份,共5400份。本次调查共获得成年人有效样本5998份。

为深入了解城镇化背景下2.6亿名外来务工人员家庭幸福感的来源和渠道,本次调查专门增设了针对这一群体的独立问卷,采取在工作场所集中调查的方式进行。其中,在外来务工人员集中的北京和深圳各完成500份样本,在抽样6省各完成200份,集中调查的样本量共计2200份,有效样本2198份。

数据质量评估结果表明,实地调查结果对全国具有代表性。调查结果发布后,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刘精明、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齐亚强副教授和郭静副教授,结合此次调查数据反映出的家庭幸福感若干热点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并提出政策建议。

同时,为了满足更多中国家庭广泛需求,与中国家庭的幸福密切相关的《中国家庭网》也在同日正式启动上线。这是一个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家庭司指导,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和中央党校中国干部学习网联合主办,面向亿万家庭提供健康指导、家庭教育和家庭服务的公益性网络平台。

与往年的幸福感调查结果相比,2013年的调查结果有几大特点:

特点一:城乡家庭幸福感差异逆转

2013年的调查数据显现出一个鲜明特点,即与2012年相比,中国人的家庭幸福感预期显著提高。其中,农村家庭的幸福感预期提升幅度更大。

本次调查的家庭幸福感基准为7.96分,比2012年调查(7.27分)提高了0.69分,上浮9.49%。而2013年调查家庭幸福感原始得分为8.00分,比2012年的8.15分降低了0.15分,降幅为1.84%,变化微小。在幸福感预期显著提高与幸福感原始得分基本持平的共同影响下,2013年调查全国家庭幸福感平均水平(6.22分)与2012年调查(6.90分)相比有所下降。

“幸福感基准分主要体现了人们的家庭幸福感预期。十八大以来的一年间,党和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改善民生的实质性举措。特别是实地调查时,十八届三中全会日益临近,重大改革信号逐步释放,人们对党和政府的期待不断增高”。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认为,幸福感预期的明显提升,反映出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中国经济社会转型的方向与图景。

在2011年和2012年的调查中,农村家庭的幸福感均高于城镇家庭。而2013年调查数据显示,城乡家庭幸福感差异发生了逆转——城镇居民感觉幸福的家庭比例为68.51%,这一数字在农村为66.22%。

这同样与幸福感预期的提升有关。2013年调查农村家庭幸福感基准为7.92分,比2012年的7.13分提升了0.79分,上浮11.08%;而城镇家庭幸福感基准为8.00分,比2012年的7.47分提升了0.53分,上浮7.10%。与城镇相比,农村家庭幸福感预期提升更为明显,这导致农村家庭幸福感平均水平(6.17分)略低于城镇家庭(6.28分)。

调查还发现,农村家庭的主要公共服务诉求更趋近于城镇家庭,城乡居民在家庭幸福感的主要决定因素、家庭不幸福的原因等方面,均表现出一致性。“农村家庭幸福感预期提高、城乡家庭追求更趋一致,这些反映在调查数据上,就是城乡家庭幸福感差异发生逆转”,王广州认为,这也反映出加快推进城镇化背景下,农村居民对于进一步深化改革、统筹城乡发展的期望更为强烈。

特点二:仅半数外来务工人员愿“留城”

调查显示,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的家庭幸福感平均得分为6.09分,低于城市本地人口(6.28分)。

“外来务工者的家庭幸福感直接影响其长期居留意愿,而居留意愿关联着一个城市的‘安稳度’。”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齐亚强副教授说,在城镇化过程中,地方政府首先要估算出外来人口市民化的规模,才能确定公共服务的提供数量和提供方式。“此次调查的一些数据具有较强的参考价值”。

调查显示,约有一半左右的外来务工者明确表示计划长期居留目前所在城市。比如,北京的外来务工人员计划长期居留的比例为50.93%,将来打算离开的比例为28.78%,另外还有20.29%的外来务工人员还在“去留”之间徘徊。

调查显示,外来务工人员平均每周的工作总小时数达60.6小时;仅有56.1%的外来务工者与目前的工作单位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87.3%的农民工参加了至少一种社会保险。

调查中,77.7%的外来务工人员坦陈,自己与本地人之间存在差异,其中最普遍的差异来自住房(占比39.0%)。大部分外来务工人员面临着“返回老家”与“立足本地”的双重困境,98.4%和97.1%的被调查者认为经济及就业压力(64.7%)和没有住房(61.0%)是最大困扰。

71.10%的外来务工人员认为拥有住房是影响家庭幸福的重要因素,但仅有14.4%的被调查者住在自购房里,其余被调查者只能选择租赁(57.8%)、寄居亲友或雇主家中(5.3%)、或栖身集体宿舍和工棚(21.1%)。“这表明,外来务工者的住房需求远未得到满足。通过对调查数据的精细化分析,可以将这种需求具象化”。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博士后王军表示。

王军介绍,为简化分析起见,假设计划长期居留目前城市的外来人口将来都要购买自有产权住房,从长期来看,北京市计划长期居留外来人口的未来住房需求套数在167万-233万套之间,深圳市的这一数值在195万-327万套之间。

若以现有共同居住家庭人口为基础来估计,北京市计划长期居留外来人口的“目前住房需求”面积在3153万-4399万平方米之间,深圳的这一数值3884万-6514万平方米之间;若以计划长期居留的外来人口实现家庭团聚为基础来估计,北京市计划长期居留外来人口的“未来住房需求”面积在5758万-8034万平方米之间,深圳的这一数值在7332万-12295万平方米之间。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表示,如此惊人的住房需求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特大型城市房价飙升、楼盘供不应求的深层原因。同时,巨大的住房需求也给城市的公共服务能力提出了严峻挑战。这即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在户籍制度改革方面提出“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的一个决策背景。同时,北京和深圳在城市规划管理方面的得与失,也值得全国其他城市在加快推进城镇化和户籍制度改革时充分吸取。

特点三:国人重视“大健康指数”

与往届相比,本次调查开始引入中国家庭“大健康指数”的测量。数据显示,健康已经成为家庭幸福感的首要决定因素。此处的“健康”包括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健康(社会交往和适应能力),即“大健康”概念。

76.88%的受访者认为家庭幸福主要取决于家人健康,占所有取决因素的首位。全国城乡居民健康平均水平为5.97分,其中60.60%的受访者自感健康标准化评分超过6分,21.70%的受访者超过7分。这表明,大部分被调查者的健康状况良好。

调查显示,健康状况越好的人,家庭幸福感越强。生理、心理、社会适应健康与家庭幸福感均呈相关关系,其中心理健康对家庭幸福感的影响最大,社会适应健康次之,而生理健康对家庭幸福感的影响相对较小。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郭静认为,这表明,当人们普遍拥有较好的生理健康状况时,就会将目光转向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健康,此时生理健康对幸福感的边际效用降低,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健康对家庭幸福感的影响更为显著。

特点四:家庭幸福“八大要素”浮出水面

当处于转型期的社会矛盾凸现,家庭幸福感更显得弥足珍贵。通过“2013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的实地调研和数据分析,决定家庭幸福感的八个关键性因素日益清晰。

大健康——调查发现,对卫生保健服务满意程度越高者,其家庭幸福感得分越高。被调查者中对卫生保健服务很满意者比很不满意者幸福感得分高出0.88分。如今,健康的定义已经超越了“无病即健康”的传统观点,特别是良好而健全的心态可以使人们获得更多的幸福体验。

收入——调查发现,收入与家庭幸福感呈现明显的正相关关系。调查结果发现,较高收入者比较低收入者家庭幸福感得分高出1.15分,年收入5万元以上的打工者比年收入2万以下的打工者家庭幸福感得分高出0.78分,不同月收入者家庭幸福感得分差异明显。

教育——调查发现,受教育程度和家庭幸福感得分基本呈现正相关关系。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者比拥有初中和小学学历者家庭幸福感得分高出0.33分和0.45分;在外出务工者群体中,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者,其家庭幸福感得分比只拥有小学学历者高出0.5分。教育仍是青年人实现“命运逆转”的最有力工具。

人际关系——调查发现,被调查者对人际关系很满意者其家庭幸福感得分比认为人际关系一般和不满意者得分分别高出0.98分和1.46分。这表明,人际关系可以为人们提供各种社会支持,对人际程度满意度越高者,幸福感越强烈。

安全感——调查发现,人们对安全感的感知程度和家庭幸福感呈现明显正相关关系。在流动性极大且充满着异质性的社会中,不确定而多变的人际关系触动人们寻找安全感的神经,而食品安全问题、空气污染问题、网络安全问题又成为困扰人们生存的新障碍。只有最大化地规避风险,让自己在充满着不确定性的生活世界中获得“安全感”,人们才拥有更高的家庭幸福感。

沟通与交流——调查发现,良好的人际沟通技能有助于人们结交更多的社会关系,在这个“人脉就是生产力”的时代中,这有助于寻找到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获得升迁,提高生活满意度从而有着更高的幸福感体验。

对比——调查发现,认为周围幸福家庭占绝大多数比例的人比认为周围幸福家庭只占极少数或者少数比例的人,幸福感得分分别高出2.15分和1.42分。这说明,幸福是一种可以在人群之中传播的“正能量”。

“性”福——调查发现,性生活满意度越高者,家庭幸福感得分越高。随着社会的进步,“谈性色变”的禁锢早已被打破。性的满足成为维持婚姻关系的重要纽带,更是破解家庭幸福魔方的密码。

特点五:体制内人员感觉最幸福

有无工作意味着有无基本的经济保障,这是影响幸福感的关键因素之一。调查显示,没有工作的群体家庭幸福感最低,无工作压力的退休人员和在校学生幸福感最高;而不同的职业类型因其连带的收入、声望、压力等,也影响着不同群体的家庭幸福感体验。

处于工作年龄而无工作的下岗、失业、待业人员的家庭幸福感得分最低,仅为5.91分。无工作压力群体(离退休人员和在校学生)因其职场压力小而家庭幸福感得分最高,分别为6.51分和6.35分。

从职业性质来看,幸福感得分从高到低依次是体制内人员(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体制外人员(外企、私企、个体工商户)、农民、外来务工者,分别为6.32分、6.20分、6.13分、6.09分。

具体到外来务工人员,不同职业类型群体的家庭幸福感存在明显差异。集市商贩、服务性工作人员和生产、建筑、运输工人的家庭幸福感得分较低,分别为5.93分、5.97分和6.07分;商业工作人员和专业技术、办事人员的得分相对较高,分别为6.30分和6.15分。这说明不同的工作环境、付出和回报,必然影响到幸福感体验。

工作稳定性与幸福感也直接相关。对外来务工人员来说,更是如此。调查发现,仅有56.1%外来务工人员与目前工作单位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可见相当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还缺乏工作的稳定性、正规性。而这种差异在幸福感上有明显表现,与目前工作单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人幸福感得分更高,为6.15分;而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人幸福感得分低,为6.04分。

欢迎收听“腾讯健康”官方微信: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或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健康”(英文ID:qq-health)。

2013幸福感调查:超2/3人幸福 体制内最幸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腾讯健康听众:
    #健康养生#【早上起床后需要做的养生六件事】1、伸懒腰;2、打哈欠;3、深呼吸;4、立远眺;5、饮温水;6、净大便。活动关节,排除废气,增强肺活量,锻炼和保护视力,洗肠排毒,刺激胃液分泌和保护牙齿,改善中枢神经系统功能!
    2014-01-16 08:10:04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