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马上就是母亲节了,今天我们请到了来自中国最顶级医院的妇产科的一位年轻帅气但在专业领域很优秀的一位男大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龚晓明,来和大家聊聊女性的话题。

龚大夫在门诊和手术时,发现女性对很多常的妇科疾病,有很多的误区,去年,他终于忍无可忍,为“宫颈糜烂”的问题去挑战网络上那些长期误导女性的信息。我们就请龚晓明大夫给大家对最常见的几个误区进行解释,希望对女性朋友有帮助。

嘉宾介绍

龚晓明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工作医院:北京协和医院

擅长疾病:子宫肌瘤、生殖道畸形等普通妇科疾病及盆腔脏器脱垂、尿失禁等妇科泌尿问题的诊治。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宫颈糜烂与宫颈癌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answer

    龚晓明:宫颈癌的发生是和人乳头状瘤病毒(HPV)的感染有关,有些HPV的所谓的高危型HPV,在宫颈鳞柱交界区持续感染的时候,容易发生癌前病变和宫颈癌。宫颈癌自从有了宫颈刮片以后,死亡率有了大幅度的下降,关键就是提前预防和治疗。
  • Question

    那么很多女性查出宫颈糜烂以后,会担心影响生育,会不会影响生育呢?

    answer

    龚晓明:这两个没有直接关系。首先在整个宫颈糜烂,本身不是一个病,本身就是一种状态,就像你的嘴唇,你会红一样,看到是同样一种状态,如果非得嘴唇变成白色的,你通过物理治疗也可能变成这样一种方式,但是这种状态不影响你吃饭,所谓恭敬柱状,正常情况下不影响你的生育能力。
  • Question

    宫颈糜烂需要治疗吗?

    answer

    龚晓明:宫颈糜烂不需要治疗,但对于有症状的宫颈炎,需要进行治疗的。具体的治疗方法需要根据不同的医院来定,但是通常情况下,急性的炎症用栓剂药物治疗就可以了,慢性的炎症可以采用激光或者冷冻等物理治疗的方法。

访谈实录

名医堂6期给妇科“病”纠纠错

主持人:腾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腾讯健康名医堂,再过几天就是母亲节了,请到中国最顶尖医院的年轻帅气,而且专业领域非常优秀的妇产科的男大夫,我们跟他一起聊聊女性话题,请看大屏幕。

龚晓明:大家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和龚教授是很多年的朋友,经常聊天的时候,您说到门诊中很多女性有误区,您特别强调希望跟大家讲讲女性妇科疾病的误区。

龚晓明:非常愿意给大家讲这些误区。

主持人:我记得去年您是在网络上曾经发起过一次关于误区的一次挑战,您能跟大家说一下吗?

龚晓明:故事其实也是蛮有意外的情况,因为我原来没有觉得科普有这么大的效果和作用。之前因为我们每天临床工作都在做每一个病人的治疗,去年当时有一些网友跟我提出来说,因为得了一些宫颈糜烂的病,在很多医院做了不必要的治疗。当时我写了一篇科普的文章,结果没有想到那篇文章被很多的网友所称赞,因为我当时里面谈到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宫颈糜烂问题,其实是我们医学界对于这个病的错误的认识。

主持人:也就是说宫颈糜烂,这个病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误区。我们今天第一个话题就是关于宫颈糜烂的,其实我们自己也是一样的,我们在体检的时候,去体检应该说十个女性可能有8、9个都会被体检出宫颈糜烂,然后特别紧张,这个医生会开一些治疗的方法,这是什么情况呢?

龚晓明:我刚才讲到这个,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容易被很多女性朋友到了体检中心也好,到了医院也好,非常容易被过渡诊断和治疗的情况。先从非常常见的误区入手。宫颈糜烂是怎么回事呢?这不是一种病,而是过去医学界对于这种生理情况的错误认识。

主持人:是一个生理现象,而不是一种病。

龚晓明:是。类似于,我们说举例来说,我们看嘴唇,为什么有红的地方,也有偏白色一点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有淋状细胞和柱状细胞。当没有月经的时候柱状细胞不是那么活跃,来例假了,柱状细胞显得明显一些,有一部分是发红的地方,外面的地方仍然是一个白色地方。在过去很多医生把它当成是一种病了,甚至在我们上来医学院的时候,那个时候教科书里面写的,就是宫颈糜烂这个病应该怎么做诊断,应该怎么去治疗,写成教科书的。而这个观念其实,昨天我跟台湾的医生聊,台湾医生告诉我他们在30年前开始消除这个误区了。

主持人:台湾30年就已经把这个宫颈糜烂从教科书里面拿掉了。

龚晓明:国外的医生,你告诉他是一个宫颈糜烂,他甚至不知道你的中国医生在谈什么。

主持人:他们没有这个词。

龚晓明:没有这个词。我当时在客户那里提到一句话,如果把宫颈糜烂跟老外医生讲,老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一个中国特色的病了。

主持人:可是现在还是有很多的医生在进行治疗。

龚晓明:涉及到我们一个核心的问题就是,这里面医学教育的问题。所以刚才没有讲完,我在上医学院的时候,我们教科书里面仍然有这么一个病,在十年前你要问我,我仍然可能会做这个诊断,仍然做一些治疗。但是最近一些年,我们随着观念的更新,随着我们跟外界的交流的增多,那么我们就认识到这个问题是中国医生认识的误区。从第八版医学的本科生的教科书里面开始,就把这个病取消了。那么作为我们这个病当时一个主编,教科书的一个主编,当时广州的林教授提出来,前沿里面提出来,在这一版的更新里面,一定要把这个病取消掉,这不应该再成为一种病。

一直到现在已经大概有5年左右的时间了。那么关键问题就是说,我们很多的医生知识没有去更新。那么就 很多人仍然说,这个东西仍然是一个病,所以把它作为一个疾病,时至今日,还有很多医生在做诊断,在做治疗 。所以这个来说,在中国这么一个庞大的人口的基础国家里面,因为很多医生观念没有更新的问题,所以造成了 很多的病人被诊断,紧接着被治疗的情况。

主持人:刚才说到了,宫颈糜烂不是病,但是从患者的角度上来说,大家确确实实能够感受到一些症状,比如有出血,然后还有就是异味或者是白带异常的情况,这是宫颈糜烂造成的吗?

龚晓明:首先我们回过头来说,我们讲的实际上原来讲的宫颈糜烂这种病,我们换一句话就是说,我们这种病不是病,我们是一个生理状态,是柱状细胞外翻了以后形成的生理状态。这个问题,如果合并有一些炎症的情况,就是刚才提到的有异味,白带发黄这些情况,它不属于宫颈糜烂导致的问题,它是另外一种病,我们所谓叫做宫颈炎,受到外界的干扰,导致疾病的情况,出现白带增多,有一些异味的情况,这是另外一种情况,是一种炎症的情况,这种炎症情况是需要治疗的。

治疗的前提,因为宫颈的地方是宫颈的肿瘤发生的区域,我们做治疗,就是恭敬防癌刮片的检查,如果检查 出来有问题,那我们就用癌前病变处理,没有问题要考虑进行炎症的对证治疗,可以用一些阴道的栓剂治疗,如 果栓剂治疗效果不好,也可以采用一些物理疗法,包括冷冻、激光,或者是聚焦超声,这些方法都是可以的。

主持人:我可不可以理解,宫颈糜烂本身是不需要治疗的,为什么要治疗,是合并有其它的炎症,比如宫颈炎或者其它的问题,要治疗这些问题,而不是治疗宫颈糜烂的问题。

龚晓明:是的。

主持人: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宫颈糜烂本身不是病,但是因为宫颈糜烂,这个糜烂的特点,让女性的宫颈特别容易生病,是这样吗?

龚晓明:这个地方,因为属于一个零度交界的地方,容易遭受外来的干扰。比如说性生活不干净情况下,细菌容易带进去,这个地方容易成为细菌寄生的地方,容易造成一些症状的出现。

主持人:那么很多女性查出宫颈糜烂以后,会担心影响生育,会不会影响生育呢?

龚晓明:这两个没有直接关系。首先在整个宫颈糜烂,本身不是一个病,本身就是一种状态,就像你的嘴唇,你会红一样,看到是同样一种状态,如果非得嘴唇变成白色的,你通过物理治疗也可能变成这样一种方式,但是这种状态不影响你吃饭,所谓恭敬柱状,正常情况下不影响你的生育能力。

主持人:能治好吗?

龚晓明:回过头来说,我们在过去治疗,包括十年以前,如果问我,我说打了激光以后,确实把红的变的,从颗粒状的,看起来像糜烂的东西,从柱状上皮变成淋状上皮,看起来是好的,但是这种治疗是没有必要的。

主持人:宫颈糜烂和宫颈癌之间有关系吗?

龚晓明:没有必然关系。

主持人:我们现在就要说到第二个误区,就是关于宫颈癌的问题,就是宫颈癌就是HPV病毒的问题。应该说现在临床上,我们在交流的时候,您也说到,大家对HPV病毒的阳性特别害怕,这种情况,您觉得是一个什么样的正确态度?

龚晓明:从这个病上讲,我必须要讲到癌症和HPV的关系,这是我们在妇科领域最近十年大概比较重要的进展。也就是说,你要得了肝癌或者是得了一些肺癌,要找病因是很难的,但是在科学家通过努力,就是找到我们宫颈癌的元凶了,元凶是HPV。现在意识到一个宫颈,宫颈绝大部分就是淋状上皮癌,90%以上都是淋癌。有HPV感染以后,才有可能激发癌前病变,发展成为癌的可能性。如果这个人没有HPV的干扰,出现宫颈癌的机会很少。这就变成癌和HPV成为非常密切的关系。现在在医学领域里面,检测宫颈癌的方面大概有两个方面要检测,第一个就是说肿瘤有没有形成,这是通过我们,一个是肉眼看,但是在特别早期的时候肉眼看不出来,怎么办呢?所谓我们已经有100多年的方法,就是所谓的宫颈刮片,到医院里面去,医生推荐你做TCT,LCT,其实都是宫颈刮片,用一个刷子,从宫颈的地方取一个细胞里,放在显微镜看看形态有什么异常,如果形态有异常,这是一个筛查叫做阳性,紧接着我们进行进一步的活检或者是检查。

还有一个检查是病毒的检查。病毒的检查实际上是我们查这个病人有没有病毒的干扰。这个方法现在有很多 方法,但是现在比较常用的是宫颈上取了标本,放在瓶子里面,放到实验室,不是看细胞,是做里面的定量的检 测。这种方法测,实际上测的是你这个人在宫颈位置有没有两中HPV的病毒,两大类。如果这个人有高危型HPV, 但是不等同于你得了宫颈癌。从高危型的病毒感染,到发展成宫颈癌是两个概念。有些人到医院检查发现HPV阳 性就非常紧张,我要纠正一个概念,首先我们重要的是这个人宫颈上、刮片上有没有,这个更加重要。HPV有什 么帮助呢?假设说你这个人要查出HPV是阳性,尤其是高危型的HPV阳性,那就说明你这个人比较容易出现,相对 于阴性的这些人来说,比较容易发生成宫颈癌的情况。

主持人:但也不一定会发展成宫颈癌。

龚晓明:这种情况下要加强监测,定期做好检查。你查出来这个问题,如果HPV阳性,但是细胞学没有事,没有问题。现在通常情况下有一个误区,一查出来阳性,搞的病人特别紧张,坏了,我要得宫颈癌了,这差的远着呢。

主持人:我看了一份资料,从HPV阳性查出的,可能发展成为宫颈癌,如果最终发展成宫颈癌,中间有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可能有10年到15年的时间。

龚晓明:刚才讲你的是癌前病变到宫颈癌发展的时间很长。我对教科书里面提到的,这个问题打一个问号,过去对这个认识不一定对,但是不管怎么样,你查宫颈刮片,有一个癌前病变到癌很长的过程,如果你要是宫颈刮片检测是阴性,至少未来一两年没有太多可以担心的。国际上我们对筛查的规范,也提到了什么时候应该做HPV。

主持人:什么时候应该做?

龚晓明:首先我们讲HPV,这是一个病毒感染,只要有性生活以后就有可能出现HPV干扰的情况。这个情况就是说,其实在人群当中广泛做筛查,有一定和概率的问题。

主持人:好像这种比例非常高。

龚晓明:是的。如果做人群的普查,你可能发现有一半以上左右的人群可能HPV阳性。我说的是年轻的人群当中。现在30岁之前,我根本没有必要去查HPV,到了30岁以后,因为通常情况下人要得了HPV感染,身体里面一些免疫力把病毒清除掉,清除掉了以后就阴转了。如果这个人到了30岁以后还是阳性,就说明你身体里面免疫系统有一点问题了。比如说SARS也是病毒,有些感染了以后就好了,但是有一些人过不去,就死掉了。人跟人之间的原因是什么,搞不清楚,但是部分跟免疫有关系。如果到30岁以后,你的病毒没有被清除掉,这个时候要注意了,你要注意你HPV细胞的筛查了。现在我们过去医生通常讲,我宫颈细胞学检查一年要做一次体检,我没有做HPV检查的时候我需要一年做一次,但是30岁以后,我们现在规范讲叫什么?如果连续3年,你做HPV的检测阴性,宫颈刮片阴性,三年连续这样子,这个时候变成每三年做一次筛查,没有必要每年做一次筛查。目前国际上的规范大概是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30岁以后的HPV阳性要引起重视,30岁以前其实不需要去查HPV,没有意义。

龚晓明:是。

主持人:HPV的病毒,我记得前年我看过一个报道,香港那边好像是说有一个,查出来在很多公共场所,什么电梯,电梯的扶手,上面都查出来有HPV病毒,这是不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

龚晓明:也没有什么可怕,你说你得感冒可怕吗?不可怕。大部分人感冒一次可能就是经过身体的抵抗力以后,可能就好了,要重视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些感冒一直不好的,然后继续发展成为肺炎了,这也是这样。如果说你要是持续感染,你清除不掉它,这种情况下需要注意,你是一个高危人群,不是高危人群是得了宫颈癌,就是需要加强监测。还有一个误区,大家认为HPV有需要什么药物进行治疗,但是很遗憾,目前来说没有特效药能够清除掉HPV。所以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应该要更加坦然的心态去面对它。比如说得了HPV病毒感染,查出来阳性没有关系,要注意细胞学的筛查。

主持人:在这个问题上,好像患者还是非常被动的,他只有靠每年进行一次筛查,然后刚才举了,您一直用感冒这个例子来举,感冒有症状,如果一个女性感染了HPV病毒,有症状吗?

龚晓明:通常没有症状。

主持人:怎么样知道,她除了一年查那一次宫颈刮片,她能力只有HPV是阳性还是阴性,不可能每个月做一次,她怎么知道自己体内的HPV病毒被清除了。

龚晓明:这没有关系,假设现在没有被清除,今年查了阳性,细胞学查了阴性,明年仍然可能是阳性,一年做一次宫颈刮片,这很重要了,宫颈刮片的结果决定有没有可能出现癌前的情况。如果恭敬刮片查出来有问题,这是筛查阳性,下一步检查你有没有进一步癌前病变的存在,宫颈癌,在过去没有HPV检查的时候,我们就是靠宫颈刮片。现在更重要的一个问题不是说HPV怎么样,而是现在我们更多的女性需要建立起定期筛查宫颈刮片,如果当地地区做不了HPV检测没有关系,定期做宫颈刮片检测。目前国际上有HPV的疫苗了,但是通常情况下,最好打的时候应该在你还没有开始有性生活的时候,这个时候你打HPV疫苗的话,你身体刺激产生抗体,那么以后再有HPV来的时候,就可以把它清除掉。但是有一个东西还是要记住的,你打了疫苗,并不代表你这一辈子就不得宫颈癌了。所以打了疫苗,你后面还要定期做宫颈刮片的检查。

主持人:这个疫苗,目前宫颈癌是唯一能够被预防的癌症,是这样的吗?有了这个疫苗之后。

龚晓明:是不是唯一我不太清楚,但是至少在妇产科领域里面应该是唯一的。

主持人:目前在中国疫苗上市了吗?应该还没有上市。

龚晓明:目前没有上市。在香港台湾都有的。其它国家早已经上市了。

主持人:这种疫苗贵吗?

龚晓明:贵。

主持人:但是好像其它国家都是免费接种的,对于一些孩子,一些青少年。

龚晓明:有些国家是这样的。

主持人:我们还是很期待这个疫苗能够尽快在中国上市。

龚晓明:我也很期待。

主持人:刚才说到了宫颈糜烂,接下来就说到了HPV,这两个有很多相关性,因为很多人担心贡井糜烂和宫颈癌之间有一些必然的联系。那我们现在刚才龚教授把这种必然联系帮我们讲清楚了,就是以后大家不需要再为这两件事情这么纠结了。

接下来谈的第三个误区是关于子宫肌瘤,这也是女性非常非常常见的一种妇科的疾病。您在门诊中,您对子 宫肌瘤这一块,您觉得最大的误区是什么?

龚晓明:目前从我看到的情况来看。我觉得一个治疗的误区就是说被太积极地治疗的太多了。

主持人:积极治疗也不行。

龚晓明:也就是说,当我们认为它还不需要做手术的时候,很多时候被做了。这个实际上跟医生的教育应该有一点关系,实际上很多时候跟病人倒是关系不太大,因为通常情况下要去就医。

主持人:他听医生的。

龚晓明:但是因为我们,我发现还是一个,我们国内的医学教育和国外的有一点不均匀,我们国内医生可能全国这么大的地方,因为没有一个统计的标准,所以大家各有各的标准,但是我现在看到的情况大概就是说这样。

主持人:子宫肌瘤应该很多。

龚晓明:资料有的说10%,有的说20%,欧美的国家,你看到更高的发病率,一些黑人人口大概到60%、70%的发病率,我们国家没有那么高的比例,就是从人群当中,哪怕是10%的比例,仍然是一个很高的概率。

主持人:那还是在中国人口基数这么大的国家。

龚晓明:是。

主持人:您的观点是子宫肌瘤就是能不切就不切,能不手术就不切除,您基于什么考虑,是因为手术的副作用和风险吗?

龚晓明:这是一方面。第二个方面,子宫肌瘤是一个跟激素相关的疾病。也就是说如果他有例假来的时候,这个瘤子可能会长大,当例假彻底没有的了,这个瘤子就不会再长了。如果能够渡过前面的来月经的一段时间,当他这段时间之内,我们讲肌瘤什么时候要处理呢?一个是有症状,症状影响生活了。

主持人:有一些什么样的症状?

龚晓明:主要症状就是说,一个是月经量过多,乱,这种情况。还有一种就是说引起压迫,太大了以后压迫他周围的一些脏器情况。所以这是两个,大概主要的症状,除此以外,我们还有一些情况需要去干预处理。如果说怀疑他这是一个恶性的情况,我们可能也要,但是本身来说,肌瘤,年轻人的肌瘤,恶性变的机会很少。还有一些情况,部位比较特殊,长在下面马上能够看得见的情况。还有一些就是说,可能特殊部位,有怀孕的要求,以后需要怀孕的打算,在怀孕之前我们可能需要进行干预处理。

目前我看到一个什么情况比较多呢?就是说这个肌瘤也许有一部分的肌瘤,但是什么症状没有,到医院去, 医生说你做手术吧,这个我看到的情况会更多。为什么有这种情况呢?我个人觉得,可能还是跟我们现在医疗体 系有相关性。也就是说现在,我回过头来说,我们看国外是怎么样的,国外在美国这个地方也有很多的过渡医疗 ,但是欧洲那些地方非常奇怪,他们整个国家就是说,国家类似社会主义医疗,一切都是免费的。在这个时候医 生决定你这个人要不要做手术。这个时候把患者的利益放在最高,而不是医院的利益。国内的医院有一个什么问 题呢?就是目前的医院,通常情况下要生计,不是靠国家给钱,靠做手术维持医院的运营。我们医生会不会觉得 把患者利益放在最高,如果5公分的肌瘤不会发生问题,手术也是有风险的。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微创。

龚晓明:微创也要麻醉,并不是不出现并发症。哪怕你吃一点药,也都可能出现意外的情况,有副作用出现。所以,除非说你给你一种治疗,什么风险都没有。

主持人:有吗?

龚晓明:没有啊问题是,吃药,长期治疗不了肌瘤,开刀或者做微创的手术,仍然有一定风险的操作。从医学的角度来讲,当然需要去平衡这种风险和得到的好处。所以从我的角度上考虑,我觉得如果说这个病人没有病状,那OK,我们不要去干预他,如果看国外的规范,他是没有把这些肌瘤需要做手术的,5公分的肌瘤没有症状。

主持人:患者是听医生的,医生说得切了,他就得切了,这个时候更多需要医护人员更新他们这方面的知识,然后把像您刚才说的,把患者的利益放在最高处,而不是把手术给医院或者医生带来什么利益,把这个放在最前面。

龚晓明:这个问题说句实话是比较大的,因为首先涉及到医疗的支付体系问题,我们现在医生护士不是公务员,也不是拿国家公务员的钱,所以他也得生存,这种情况下,有的时候这种东西稍微偏远一点的医院,如果把病人都放掉了,他可能就没有病人了。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处理好,但是今天邀请我来做这个访谈,我说如果这个问题,我们从一个对患者最有利的角度考虑,我觉得你确实是该手术的手术,不该手术的时候不要去动它。

主持人:对于患者来说他听医生的,他自己心理还有一个担心,毕竟是有一个瘤子长在自己身体里面,他会很担心,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恶变了,这样子是对于患者来说怎么办?有没有变化呢?

龚晓明:还是一个问题,就是患者教育的问题。实际上来说,年轻人出现这个恶变的机会很多。所以一般来说,因为人群当中10%的发生概率,但是你真正出现肉瘤的病例很少。所以这个方面应该没有什么担心。如果说你过去比较小,突然之间长的很大,这个时候,因为我们要看恶性病变,这是一个真相,这个时候我们可能需要会干预,干预也就是说我们怀疑他有恶变。

主持人:如果说像您刚才说的,患者他这个不切,暂时没有症状,所以不切它,患者也是跟HPV一样,每年去要定期做一些检查,一年做一次,还是多做几次检测发展?

龚晓明:一般而言一年一次就足够了。但是监测过程当中,如果但凡出现一些症状,随时做检查就可以了,通常情况下他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得学会跟他共存,因为你要知道,到了绝经以后,他不会再长大了。

主持人:刚才提到了一句,什么时候需要去处理的呢?是未育的女性可能因为受孕,怎么判断会影响受育?

龚晓明:这是学术性的问题,目前而言对这方面存在不同的观点和争议。因为这方面做研究也非常的困难,本身来说要把这些病人进行随机对照研究,可能会存在一些,尤其在中国做这种。

主持人:宁愿全部都切了,全部处理掉。

龚晓明:不是这个问题,就是目前对于这种情况下,做判断的时候,通常情况下是由医院和医生的经验来决定的。那么这个时候,实际上我们在医学当中最高的建议是来自于研究。国外的指南很有意思,这个东西我没有搞清楚,用A药还是B药,这个时候指南里面写清楚,建议患者进行临床研究。

主持人:根据患者选择。

龚晓明:根据病人的情况建议进到临床实验里面去,国内就是帮助自己进入临床实验的意识没有培养起来,所以目前而言,我们劝说一个患者进入临床实验,目前而言只能根据医生的经验,但是这种不太可靠。在这个时候目前我们处理这个肌瘤,各家医院有标准和方案。从我目前来看,我接受在国外,写进我们的指南,或者写进我们的综述里面,他们怎么处理,大多数的医生怎么处理过去,大概是这么一个处理。

还有一个情况可能,我现在在临床上,如果这个病人没有什么症状,他有肌瘤,他也有生育要求,通常情况下要放在生育之前一年左右做一次评估。有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什么情况呢?就是说年轻人有肌瘤,挺大,4、5公分,但是没有症状。那有的着急,那个时候他可能还没有结婚呢,还在学校里面呢,但是医生看,有肌瘤,不行,我给你做了。过了两年,还是没有结婚,又长了。长了以后就很为难,那个时候你再做一次手术,还是你不做,所以我的现在观点就是说,如果没有什么症状,尽量拖到生育之前一年以后。

主持人:这一点提醒非常重要。

龚晓明:再来评估一下要不要做手术,大概这样子一个观点,我想有必要减少不必要的手术。有些医生说大了就不太好做了,不存在太大不好做的情况,因为还是有一些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主持人:刚才其实说到了,要很多的女性,他没有症状的话,要适应带瘤生活,带瘤生活,每一年要对瘤进行监测。在生活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龚晓明:这是经常临床里面被问到的问题,我们还是回到医学体系里面,证明吃什么东西对他有用,吃什么东西对他抑制肌瘤,或者不让它生长,或者吃什么东西让他没有办法生长。这个东西目前缺少足够的临床资料。目前在我们写进规范里面或者是教科书里面,通常只是认为吃那些红肉,酒精,可能会肌瘤有不利的影响。其它的饮食,包括有人说豆浆,我不知道,喝豆浆很多人是猜想的,说这里面还有一些雌激素,这有没有可能刺激肌瘤成长,我们得一组人去喝,一组人不喝才能知道,目前没有这样的研究结果。

还有一些如果某一种特定的东西能吃或者能喝,目前这种情况下可以咨询中医科的医生,让他们根据身体情 况进行辩证,然后回来决定,因为食品在他们体系里面有一些辩证的方法。

主持人:刚才说到了,比如说了豆浆,这些都没有一个证实的情况。

龚晓明:科学的证据没有。

主持人:像蜂蜜、蜂胶呢?刚才说到肌瘤跟激素有关系,任何一些外援性的激素,可能补充到身体里面,从理论上来说,都会对肌瘤有影响。

龚晓明:因为蜂胶或者是蜂蜜,没有绝对的身体里面的雌激素的成份。如果说吃口服避孕药,如果时间长了可能会刺激,但是蜂胶这个东西是什么结果,老百姓当中传的很多,但是同样没有科学对比的研究结果。

主持人:口服避孕药可能带来一些影响。

龚晓明:长期的,短期我们还用它控制月经量。

主持人:什么样的人容易长子宫肌瘤?

龚晓明:我们看到一个情况,家里妈妈容易得子宫肌瘤,妈妈容易得。

主持人:这是遗传性的。

龚晓明:不是单基因的疾病,多基因的疾病影响很多,很难找到一个基因定位它,所以这种情况下很难能够判断说哪些人容易得子宫肌瘤。我刚才讲的像黑人,从种族上来说,黑人在子宫肌瘤发病率似乎比我们黄种人或者是白人高得多,这个原因我们不知道到底是基因上有一些问题还是饮食习惯上有一些问题,还不知道。所以目前而言,你问我哪些人容易长疾瘤,不知道。

主持人:还有子宫肌瘤除了用手术来治疗,有很多女性他比较相信吃一些药物,来让肌瘤缩小甚至吃没有了,包括一些西药和中药,我不知道您对这个的态度是什么?

龚晓明:如果要想详细看,大家有兴趣可以翻我写的好大夫网站上的几篇文章。讲到吃药的问题,目前而言,我们有一些术前用药,瘤子在手术之前缩一缩,这个通过抑制雌激素,让它缩小。这个是停了药以后就会长回去,所以目前来说,我们主要就是手术之前用。日常当中有没有一种药物能够阻止他的生长或者是缩小,很遗憾,没有。没有一种药物被证明用来控制这个子宫肌瘤,很多中成药写的是治子宫肌瘤,但是很遗憾,没有研究结果。

主持人:目前来看,我觉得我听完了以后,对于子宫肌瘤也是女性很被动的事情,长了子宫肌瘤,要不然割,要不然带着,带着的话只能检查。

龚晓明:还有几个治疗方法我没有提,手术治疗之外还有非手术的治疗方法,插一个管子到血管里面去,把血管堵住,就是动脉栓塞的治疗,还有超声波的治疗方法,他做完了也没有疤痕,通过太阳罩的原理。通道的地方没有损伤,焦点的地方温度很高。通过这种治疗也是有可能治疗子宫肌瘤。除了刚才讲的,我们其实除了手术治疗以外,还有这几种方法可以选择。药物治疗在长期的里面没有太多的地位,主要用于术前的处理。

主持人:怎么样正确对待子宫里面长的细胞,其实子宫肌瘤就是在子宫里面多长出的细胞,是这样吗?

龚晓明:不能说叫多长出,叫做长乱了的细胞。

主持人:还有人说,比较文学的说法,这个子宫是女人的一个情绪器官,每一个月就会哭泣一次,就是月经,就是形容是哭泣的一次。所以说女性应该要很好的保护它的子宫,保护好子宫,除了保暖,可能还需要注意好减压,保持好一个好心情,还有对子宫的一些保养方面,您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龚晓明:其实这方面我觉得中医比我们做得要好。有一个现象,其实西医没有搞明白,女性月经期受凉了以后,特别容易出现痛经的情况,中医就有讲法和讲究,西医里面就是痛经,但是痛经里面,甚至病因没有讲到因为受凉容易形成这些,为什么?画一个问号,我们没有搞清楚,但是并不代表后面没有原因。其实从保养的角度来说,很遗憾,目前我们可以提出的建议可能不是很多,怎么预防肌瘤,还有可能很常见的囊肿,囊肿很多是生理情况。我们目前对于子宫肌瘤的病因实际上是不清楚的,从现在的医学还是不清楚的。但是你要问中医大夫,他能够给你讲出来一二三,但是他们这套理论跟我们完全是两条并行线,没有交叉在一起。目前跟中医有一点讨论的地方,但是很遗憾,以前研究我们没有细致到成因。

主持人: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关于清洗的,女性比较爱干净,所以说会每天都会去洗,甚至还有一个比较著名的广告词叫“洗洗更健康”,您对这个问题也是有一些异议的,大概跟大家说一下?

龚晓明:现在讲洗哪儿,这很重要,洗外阴,这个部位都没有关系,清水洗都没有关系。但是阴道不一样,阴道这个地方是有一个自身的小环境,它里面有一些正常的情况下,存在一些乳酸杆菌,里面存在了以后,能够维持在阴道里面弱酸性的环境,如果冲引导,恰巧把正常的东西冲掉了,这样对于身体健康反而是不利的,这可能是另外一个不好的误区的情况。

主持人:可是女性要冲洗,因为有一些异味,觉得不舒服,这样能洗得掉吗?

龚晓明:如果你讲的有异味的情况,通常情况下是合并有白带多的情况。这种情况下,我们先要查清楚是什么问题,有一个细菌的感染或者怎么样,如果细菌感染或者是真菌感染,光冲是没有用了,关键是拿到对这个病进行治疗。比如说我们要是发现是一个念奴菌的感染,我们需要放一个栓剂,对症进行治疗,还有一个厌氧菌的干扰,需要针对这些厌氧菌进行治疗,如果没有找到病因,就只是冲的话,是没有用的。甚至在国外的规范里面,我们甚至不推荐任何的情况下进行阴道冲洗。

主持人:其实阴道冲击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其实都是没有太大必要。民间有很多说法,比如用阴道冲洗容易生男孩儿。

龚晓明:没有证据。

主持人:还有一些人用引导冲洗能够防止怀孕。

龚晓明:更没有证据。

主持人:引导冲洗可以防止性病,都是没有道理的吗?

龚晓明:对。没有道理的。老百姓很多传这个东西,其实想象当中的。

主持人:谢谢。其实女性对妇科疾病的误区远远不止这一些,因为时间有限,大家有更多误区或者想了解更多女性疾病的知识,我们可以去关注一下龚晓明的大夫微信公众帐号,只需要搜索龚晓明医生就可以,同时也欢迎大家关注我们腾讯健康的官方微博和微信,谢谢。

龚晓明:谢谢。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