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说到癌症,大家都怕,尤其是女性的生殖系统是肿瘤的高发地,而且又常常因为难以启齿而拖成大患。本期节目里,我们请来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科肿瘤中心主任崔恒教授,来和大家一起聊聊妇科肿瘤,重点是卵巢癌的话题。

嘉宾介绍

崔恒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科肿瘤中心主任、妇科副主任。

工作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擅长疾病:精通普通妇科各种疾病和妇科肿瘤的诊治,尤其在卵巢癌和子宫内膜异位症等疾病的诊治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

深度问答

  • Question

    前段时间,安吉丽娜.朱莉给大家做了很好的科普,下一个阶段切除卵巢,因为患卵巢癌的几率也很高,卵巢癌究竟用什么态度对待它?

    answer

    崔恒:发病率其实并不是那么高,在人群里边,所以没有必要对它产生一种恐慌。安吉丽娜.朱莉我觉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她的母亲可能是2007年死于卵巢癌,她自己通过检测,身体里边有两个抗癌基因,都是发生了突变的,属于突变类型的。所以对她来说,她得乳腺癌和卵巢癌的机率比普通人要高。
  • Question

    刚才说卵巢癌死亡率那么高,是因为卵巢癌这个疾病本身有一些特点吗?

    answer

    崔恒:对,每个疾病都有每个疾病的特点,对于卵巢癌来说,因为生在盆腔,可以这样说,中国妇女都不是特别习惯于去做,或者是很容易就接受做这种妇科检查,所以常常得到出现症状以后才能发现,原来是卵巢癌,但是实际上卵巢癌最重要的就是现在缺乏特别有效的,比较简便的,这样能够早期发现卵巢癌的方法。
  • Question

    刚才说到安吉丽娜.朱莉不是筛查,是检测。宫颈癌、子宫内膜癌都有很好的筛查方法,现在卵巢癌有筛查方法吗?

    answer

    崔恒:宫颈癌有很好的筛查,子宫内膜癌的筛查也在研究中,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由于宫颈癌的筛查做的非常好,所以发病率在逐渐下降,确实像卵巢癌这样的疾病,可以考虑用某种筛查方法来解决呢?国际上其实在前些年一直都在做这方面,比如说在美国有5万多例的肺癌、前列腺癌和卵巢癌筛查实验。

访谈实录

名医堂11期:聊聊死亡率最高的妇科肿瘤——卵巢癌

主持人黄鹤: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腾讯健康的名医堂节目,欢迎您收看,我是今天的特约主持人黄鹤,以及健康评论员戴志悦。您好。

戴志悦:大家好,我是本期节目的健康观察员,也是腾讯健康频道的副主编戴志悦。

主持人黄鹤:说到癌症和肿瘤大家都害怕,尤其是女性,女性的生殖系统是肿瘤的高发地,很多女性因为男女启齿而延误病情,今天请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科肿瘤中心的主任崔恒,聊聊今天的重点卵巢癌话题。

崔恒:腾讯微博的网友你们好。

主持人黄鹤:说到肿瘤,大家都会非常害怕。可能网友朋友非常关心,无论是从妇科肿瘤发病率,以及死亡率来讲,排名前三位都是哪几种类型呢?

崔恒:讲第二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说一个别的,你刚才说了一个词叫“害怕”,我不知道你害怕什么?

主持人黄鹤:一提到癌症,大家都会非常恐慌。

崔恒:其实更多的疾病,糖尿病、高血压,发病率更高,你对这些病害怕吗?

主持人黄鹤:但是这种常见病,慢性病不涉及到死亡这个字眼。

崔恒:妇科肿瘤中间的卵巢癌,现在通常也认为是一个慢性病,而且发病率其实比我刚才提到高血压、糖尿病要低得多,所以我觉得害怕其实不必,但是认真的对待,可能倒是真的应该。所以现在我就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就是在妇科或者是女性的生殖道恶性肿瘤中间,通常三大恶性肿瘤,其中宫颈癌、子宫内膜癌、卵巢癌。卵巢癌现在从全世界范围统计看,发病率在第二位或者第三位。在我们国家大概还是第三位,但是死亡率却是高居首位的,比我们通常大家比较熟悉的宫颈癌,子宫内膜癌还要高。比如在美国有一个统计,基本上每年卵巢癌的死亡人数是子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的总和还多,卵巢癌有一些非常特殊的情况。

戴志悦:刚才您说到关于害怕这个词,您觉得可能大家不需要对这个问题太过于恐慌。但是您刚才其实在后面说到的,卵巢癌的死亡是宫颈癌加子宫内膜癌的总合,大家就是源于对死亡的害怕,对卵巢癌比较恐慌一些。再加上前段时间,安吉丽娜.朱莉给大家做了很好的科普,关于乳腺癌和乳房重建,这个问题留了一个尾巴,下一个阶段切除卵巢,因为患卵巢癌的几率也很高,她母亲就是得卵巢癌去世的。卵巢癌究竟用什么态度对待它?

崔恒:发病率其实并不是那么高,在人群里边,所以没有必要对它产生一种恐慌。安吉丽娜.朱莉我觉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她的母亲可能是2007年死于卵巢癌,她自己通过检测,她在身体里边有两个抗癌基因,都是发生了突变的,属于突变类型的。所以对她来说,她得乳腺癌和卵巢癌的机率比普通人要高。但是实际上也并不意味着她一定会得,只是在她今后一生过程中间,可能患这两种癌的机率比普通人要高。这时候如果说患者自己有意愿,不愿意在这样危险情况下继续生活,我愿意采取一种更积极的、平安、安全的这样的一种情况,特别是像好莱坞著名影星,经济实力很强,又可以做这样多次,而且很精细的,又有一些复杂的这样一个乳腺重建的手术,所以她这样一个选择,应该说我自己个人认为,对她直面人生,不惧怕这种病痛的态度还是很积极的。但是是不是它绝对都适合每一个这样情况的人呢?那倒是不一样。

戴志悦:刚才说卵巢癌死亡率那么高,是因为卵巢癌这个疾病本身有一些特点吗?

主持人黄鹤:对,每个疾病都有每个疾病的特点,对于卵巢癌来说,因为生在盆腔,可以这样说,中国妇女都不是特别习惯于去做,或者是很容易就接受做这种妇科检查,所以常常得到出现症状以后才能发现,原来是卵巢癌,但是实际上卵巢癌最重要的就是现在缺乏特别有效的,比较简便的,这样能够早期发现卵巢癌的方法。而且卵巢癌本身也在早期没有特殊的症状,一旦到了晚期,已经形成盆腹腔的广泛转移,这时候才会出现一些症状,一旦出现症状,引起大家警觉,发现的时候,2/3基本上都是晚期的。所以这是它的一个最主要的,死亡率高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比如说像宫颈癌,现在宫颈癌的筛查实际上很好做,取材非常方便,也没有什么痛苦。子宫内膜癌通过阴道、宫颈,跟外面可以相通,比较容易取得活检标准,可以做出诊断。而且子宫内膜癌也是绝经后的疾病,还有阴道出血,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可以提示我们做一些必要检查。这两个病现在目前都可以,绝大部分病因都可以在非常早期的时候发现,虽然这两个癌在我们中国发病率比卵巢癌要高,但是死亡却是卵巢癌最高,这就是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黄鹤:也就是说卵巢癌往往发现,一般都是,差不多60%到70%情况下。

崔恒:70%发现的时候都是晚期,就是三期或者四期。

戴志悦:晚期之后,存活期有多长?

崔恒:早期的卵巢癌,5年生存率可以达到90%以上,相当不错。但是一旦到了晚期,5年生存率可能不足30%,还是相当低的。

主持人黄鹤:崔教授,在这里有一个疑问,其实子宫内膜癌,还有宫颈癌,虽然发病率高,但是死亡率低,是因为筛查的过程,或者这两种疾病癌症,有很显著的特点,但是卵巢癌,死亡率高,而且发病率低,是不是检查筛查过程有一些困难?

崔恒:确实像你所说的,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一方面这些疾病本身都在早期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症状,而提示我们应该去做检查。另外,也有很好的,大众比较容易接受,相对的又经济方便的,这样早期诊断的方法。但是卵巢癌,目前没有这样的方法。

戴志悦:刚才提到安吉丽娜.朱莉的检测方法,是通过基因检测,来得出自己得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几率比较高,所以她能做预防性切除,这种方法适合普通的女性吗?像我们这种女性?

崔恒:应该说也适合,但是实际上这个检测是比较昂贵的,不适合真正的在人群里面进行。

戴志悦:昂贵就不适合了。

崔恒:应该说不太适合用于人群筛查。确实有一些高危因素,而且有明确家族史的病人,做这样的检查是合适的。但是也有一个问题,检查完了以后,有了这样基因的突变,但是是不是一定会得呢?这就是另外的问题了。并不是说检查出来有突变,这个人就已经是癌了,不是的。所以后续的处理方面,实际上还有很多问题。

戴志悦:您刚才说到安吉丽娜.朱莉不是筛查,是检测。宫颈癌、子宫内膜癌都有很好的筛查方法,现在卵巢癌有筛查方法吗?

崔恒:宫颈癌有很好的筛查,子宫内膜癌的筛查也在研究之中,但是应该说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由于宫颈癌的筛查做的非常好,所以宫颈癌的发病率在逐渐下降,所以这个提示我们,确实像卵巢癌这样的疾病,是不是也可以考虑,用某种筛查方法来解决呢?国际上其实在前些年一直都在做这方面,比如说在美国有5万多例的肺癌、前列腺癌和卵巢癌筛查的实验。那么另外以哈佛一组研究人员主导的,也是以卵巢癌风险模型,数学模型这样一个,通过动态的观察一种C125抗原的,C125是卵巢里面最常用的卵巢标地物。用动态的C125数学模型,评估病人的风险程度,做这样一个工作。这些工作也都有了一些初步研究的报道。另外在英国,现在在进行一些20多万例的大规模的筛查实验,但是这个结果还没有出来。他们所使用的中国现代还没有,我们现在在做一个筛查的工作,这个待会儿我会再详细跟大家介绍。

国外这些研究通过,主要通过C125卵巢癌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这样一个肿瘤标地物进行筛查。但是C125实际上并不是一个非常特异的蛋白,并不是一旦一高,就一定是卵巢癌。在很多其它情况下,它也可以升高,比如像炎症,一些特异性炎症,像结核,结核的时候有可能比在癌的时候,有些药物的值还要高。比如怀孕的时候C125也要高,再出现一些,有一些病人甚至临床也可以看到,感冒了C125也可以高。所以C125并不是那么特异,另外C125在早期的卵巢癌表达率并不是特别高,文献报道,最高不会超过50%。所以这样的一个指标,一方面不是特别特异,另外一方面敏感性也不够,他可能很难承担像筛查这样的作用,很难做到真正的一个早期诊断。但是国外通过多年的研究,建立一个所谓的数学模型,那么他是动态的观察C125变化,把动态的变化的值,再带到公式里面,使原来C125不能做早期诊断的指标,变得有可能能够做早期诊断。那么他们把这个方法用于50岁以上的这样的绝经以后的妇女,发现她对筛查确实还有一定的效率。但是她们也提出来,这种方法还需要改进,比如说在美国哈佛的这组科学家,他们就提出,是不是可以考虑用四种跟卵巢癌有关系的标地物,联合进行筛查。

筛查出来以后,带到公式里边去,那么计算出一个风险值,这个风险值如果提示我们非常高的话,那么这个病人就有可能可以缩短筛查间隔的时间。比如说从原来每年筛查一次,变成三个月筛查一次,甚至如果这个值高的更高了,那么我们可以直接去让病人做阴试超声的检查,对卵巢癌发现有很好的价值。另外,当然一定要做彩超,因为彩超有多普勒血流测定,测定血流是不是丰富,血流方面阻力指数,血管都是有一定阻力的,那么阻力指数是低阻还是高阻,如果是低阻,对判断是不是恶性肿瘤,还是有很大的帮助。所以他们采用这样的策略,就是动态的观察C125带入公式,然后计算风险值,风险值高,就去做B超,甚至把他介绍到专科的妇科肿瘤医师那儿做手术,这样的一个所谓的筛查的,我觉得可以称为筛查的模式。

但是这个研究并不是非常的成功,为什么?正如美国科学家他们提出来的,可能效率还没有那么高。所以他们提出来,有可能还可以考虑四种标地物去做检查。

但是经过我们自己检索的文献看,实际上两种标地物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查阅了文献了以后,发现卵巢癌里面,最近一个新的肿瘤标地物,叫附睾分泌蛋白4,叫做HE4,明显性比C125基本持平。联合对卵巢癌进行检测发现,加入其它标地物的时候,阳性率并没有增高多少,所以当然多加一种标地物,可能要多花一份钱,从卫生经济学不合算。所以我们现在发现提出来想能不能用这两种标地物。

戴志悦:我特别期待您跟大家说一下,您现在做的筛查项目。

崔恒:我们现在筛查,已经获得了北京市卫生局的科研基金的支持。那么是我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牵头,另外由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还有北京大学的数学院,还有北京大学的肿瘤医院,我们几家共同合作,设计出来这样一个方案。这个方案原理借鉴了国外的动态观察标地物的数学模型的模式,北京大学数学院,跟我们合作的教授,已经为博士和硕士做了好几年的研究。把单一的指标带到数学模型当中,和两种指标来到数学模型当中,这个难度可能有相当难度,不像单一指标那么容易了。所以要推倒出一个,从数学模型建模的角度,做很多工作。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就是希望能够在1到3年之内,能够招募到16000例卵巢癌的高危人群,从这些人群里面招到16000例的志愿者,参加这个实验。在这个实验中间,我们将对这些志愿者免费进行C125和HE4两个标地物的检测,我们现在设计基本上是半年检测一次。

然后大概在两三千例病人之间的时候,就可以推导出这个模型。以后我们就会把动态变化这样两个标地物值带到这样一个模型里面,也可以得到一个高危的值。

我们这个实验更有一个特点,现在关于卵巢癌的起源有新的学说,过去认为卵巢癌主要发生于卵巢的生发上皮,现在认为不是这样的,在卵巢癌里面有两种类型,一型癌和二型癌。那么一型癌,现在认为可能源发于卵巢。但是二型癌是占所有卵巢癌里面大概90%、80%。在这里面90%又认为,这个癌可能来源于输卵管。

戴志悦:卵巢癌是一个转移癌。

崔恒:为什么国外研究没有达到那么好的效率,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只是专注于源发于卵巢的20%,我们现在这个课题里面,关注到了二型癌,那么二型癌如果是来源于输卵管,在我们这个课题设计里面,我们可能不仅要做B超,但是B超如果发现不了病灶,我们可能会给病人进行输卵管镜的检查,这也是一种微创或者无创的,经过自然腔道,经过阴道、宫颈、子宫,到输卵管,这样一个无创的技术,都是微创或者无创的技术。取输卵管的活检,或者做输卵管的切除。发现早期的卵巢癌。

美国,他们选择的人群是50岁以上的绝经妇女,我们选择人群是准备要选择有家族史的这样的卵巢癌的高危人群。可能包括一系列的癌普,比如说在自己的直系的近亲里面,有人患过卵巢癌、乳腺癌,非息肉性的结直肠癌、输卵管癌、子宫内膜癌,他们一二级血亲,他们的女儿、姐姐、妹妹、姨、姑姑、外孙女或者孙女,这样一些一二级的血亲,而且我们标准,这些病人得大于45岁,所以这些病人就可以进入到我们的课题当中。

戴志悦:其实是三个条件,第一个是刚才说的那五种癌症,家族里面有这五种癌症的患者。第二种是说这些患者是他的直系亲属。第三个条件,就是他45岁以上。

主持人黄鹤:戴老师有没有发现,一开始崔恒教授讲述美国、英国做课题的时候,都是国外的研究,但是中国只是在最近的这一段时间有针对性的,有这样的研发课题,这样研发课题的出现,绝对是对于中国的女性同胞是一个利好消息。

戴志悦:是的。

主持人黄鹤:一开始我并不了解卵巢癌,但是刚才听说死亡率排在首位的时候,这项隐秘很深的疾病,虽然说不可怕。但是还是害怕。

崔恒:谢谢你的鼓励,我希望这个实验成功,为妇女造福,卵巢癌2/3的病人都是晚期,之所以死亡率高,缺乏早期诊断的方法,筛查有可能做到早期诊断,早期癌的五年生存率达到90%以上,一旦做到早期诊断,卵巢癌的死亡率一定会降下来了。

戴志悦:我还想为网友问一个问题,符合您三个条件的人都可以到您这儿报名,做检查,这个检查是很麻烦吗?需要做哪些检查?

崔恒:初期的时候,这些病人不会做检查,我们也不会推荐他去做检查。但是一旦我们标地物如果检查出来有异常,我们就会推荐病人去做超声检查。

戴志悦:只要抽血就可以了。

崔恒:开始的时候5毫升血,做两个标地物检查,然后需要填写一个登记表,这个表将来都会进入到我们电子计算机的档案里边,然后这个表其实也主要是包括,比如说亲属里面得癌的病人的情况,以及他自己的联系方式。另外,我们对每一次进行筛查以后的记录,都会在这一张表上显现出来。一旦这个病人有高危的情况出现了,我们就会建议病人采取进一步措施。

戴志悦: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如果报名了,符合条件,进入到您的,成为您的志愿者以后,只需要抽5毫升血,需要抽几次?

崔恒:目前是每半年一次,但是如果对一些高危,但是又不属于,一定要先去做检查的那些人,有可能我们会先缩短他筛查的时候,比如说3个月来一次,但是如果我们经过一次检查,他属于低微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危险,也可能会延长检查时间到一年再检查一次。这个实验设计里面都会设计出来,都是按照这样一个思路去走。

戴志悦:对志愿者来说还是很方便,又是免费,而且每次来也并不麻烦,只要抽一次血就可以了。

崔恒:应该是这样。

主持人黄鹤:我特别好奇,对于这样一个便民的方法,这样一个筛查的手段,我们的女性朋友要怎么样报名,怎么参与其中呢?

戴志悦:现在可以通过,我们有一个手机号码,已经在一些小范围的进行了公布,但是我相信很多人可能还都没有看到,其实这个电话号码我也记不下来。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将来我们可以在这个节目里面,把这个号码搁进去。

主持人黄鹤:网友朋友不要着急,崔教授提供的号码,让大家参与到免费筛查的活动当中的号码,也会在我们节目当中,向大家公示出来。

可能还有网友在想,如果我不是在北京地区,就是北京以外的女性朋友,也可以参与到这样的活动当中吗?

崔恒:我们非常欢迎,但是唯一的就是,她能够来到北京,她只要愿意参加这个,符合这个条件,也愿意按照我们要求的复查的时间来进行复查,这样的人都可以参加,即使是外地的,也可以,我们也欢迎。但是现在我们外地也是准备在建立一些合作的意愿或者合作的教授,妇科肿瘤的专家,但是目前这个工作还没有进展到那么深入。所以外地,也许我们建立起这些点的时候,特别在一些大的城市,病人比较集中的这样一些城市,那么我们可能会建点,但是目前这个工作还没有完成,所以那个时候也许外地的病人在那儿,但是目前只能到北京来,跟我们联系,然后到我们北大人民医院来建立登记表和抽血。

主持人黄鹤:但是来的女性朋友一定是符合崔恒教授提供的三项界定原则的。

崔恒:对。

主持人黄鹤:所有的癌症都是多因素,综合原因造成的,现在卵巢癌,有没有一个明确的发病原因呢?什么原因患得卵巢癌。

崔恒: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目前为止并不知道卵巢癌发病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但是目前比较清楚的,或者大家比较公认的一些原因或者是高危因素,一个最周期的就是家族史,遗传因素,那么刚才说到的,一、二型基因突变,中文翻译就是乳腺癌基因一和乳腺癌基因一。有这样基因突变,得乳腺癌几率是50%到85%,得卵巢癌的几率可能高达40%左右的情况。

那么另外如果是有家族史的,有遗传倾向的这样的病人。因为一般的普通人群里边,得卵巢癌的几率大概1/70,一个妇女一生当中得卵巢癌是1/70,如果有卵巢癌的家族史,家里有一个卵巢癌的病人,再患卵巢癌的几率可能就是5%,如果有两个病人,就是7%。这样其实远远高于1.4%的情况。所以我们为什么把筛查人员限定在家里面已经有人得过这种癌的情况。那么同时又避开了BAC1,BAC2,这样大量的资金进行检测的人。BAC1、BAC2的检测,我自己个人认为,再好的检测很难盖全,突变有数百种,怎么通过一次检测,都能把基因检测到,是阴性,你能说它真的没有风险吗?或者说这样贵的检查,实际上在大规模的用的过程中间,对于社会是很大的负担。

我们采用两个比较简单的标地物这样,实际上这两个标地物的检测,可能在中国来说,大概200块钱左右。

主持人黄鹤:这还可以,大众可以接受。

崔恒:大家都知道,现在一个宫颈筛查实验,跟这个钱相差不多,稍微便宜一点点而已。

戴志悦:刚才说到发病原因,尤其中国人很相信是病从口入,很多病高血压、糖尿病,其实很多是生活方式引起的,卵巢癌跟生活方式有关系吗?

崔恒:有很大关系,现在一般认为,不生孩子,或者生的太少,或者是不孕的妇女,又促排卵的治疗,这些都是高危因素。另外高脂饮食,还是有一些影响。

戴志悦:难怪以前人老说,我们的祖母生了几个孩子,她能够长寿,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的?所以生孩子是一个让人长寿的。多生孩子。

崔恒:这个应该说,很难回答,因为我觉得我们国家的国策计划生育,我们不能说少生了孩子,就得卵巢癌的几率增大,卵巢癌总体的发生率很低,没有必要为这个来忧心忡忡,反而为了预防卵巢癌,你多生孩子,你多生或者早生,你宫颈癌的发生率又高了。

戴志悦:说到促排卵的问题,不孕的妇女需要促排卵,促排卵和卵巢癌是高危因素之一,前段时间,以前网上经常出现为了生双胞胎,可以吃多排卵的药物。

崔恒:这是我们不允许的,违反自然的,我们是不提倡的,而且基本上是不允许的。

戴志悦:以前还看到一个新闻,用爽身粉,尤其小女孩儿,就是因为到夏天了,我们也都有小女宝宝,用爽身粉,是不是有卵巢癌的风险?

崔恒:这个我没有听说过。

主持人黄鹤: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崔恒:你从哪儿听说,我不太清楚。

戴志悦:以前看到过这种想法。

崔恒:滑石粉是得卵巢癌的,过去也提,这是因为什么呢,就是过去的有一些避孕套,表面涂的都是滑石粉,所以这些东西可能有人认为也跟卵巢癌的发生有关系,但是现在已经都过时了。

戴志悦:使用的里面不含有这些物质了。

崔恒:这些东西很难说的,如果用在皮肤的表面,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有致癌作用,很难想象,我自己个人不太同意这样的说法。

主持人黄鹤:崔老师说完之后,我们的戴妈妈是不是一下子安心很多。

戴志悦:是的。

主持人黄鹤:我听到网上据说,油煎食品会促进卵巢癌的危险性,这样说法有吗?

崔恒:这样说法有失偏颇,我们提倡绿色生活,我在这儿没有这个资格了,你看我这个体态,我也很爱吃。

戴志悦:您肯定不会得卵巢癌的。

崔恒:我爱吃煎炸,如果膳食当中脂肪过多,肯定不是太好的事情。

主持人黄鹤:尤其对于女性来讲,现在更加提倡健康饮食,提倡多食用色食品,健康食品,这种说法有失偏颇,这样生活方式肯定对我们身体有益。

戴志悦:我看过您的写的文章,卵巢癌的发病原因,现在也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发病原因,现在我觉得可能大家想知道,如果是说,得了卵巢癌该怎么治疗的问题。我记得我看过您的一篇文章,大概说的是卵巢癌的初次治疗非常重要,第一次的手术,为什么?您说要在最佳的时机,用最好的武器来一招致敌,可能癌细胞四处扩散,最后变成一个持久战。我很想听听您的战略战术的思想。

崔恒:谈到卵巢癌的治疗,应该说我现在特别关注的一个问题。因为在我们国家,卵巢癌的治疗,实际上从规范性、彻底性,这些角度来说做的不是很够,这里面有很多原因,当然这里面有技术层面的,也有观念层面的,那么我们现在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宣讲,能够使我们的治疗更加规范,采用更正确的一些方法来处理卵巢癌。

戴志悦:什么样是规范的?

崔恒:现在其实在国际上有很好的卵巢癌治疗的指南,比如说美国NCCA的指南,其实在我们国内也有中华妇科肿瘤学会的关于妇科肿瘤诊治的指南,在这些指南里面,对卵巢癌怎么治疗,其实提供了非常好的一个思路。特别是美国NCCA指南,在这个指南里面更强调的是证据,有很好的临床实验,来证明了这样的方法是合适的。那么才在这个指南里面进行推荐。那么如果现在在这些方面还没有很好的临床证据,也没有做过特别规范的,比如像前瞻性的,随即对照这样的临床实验证明的,他会标注给你,这个方面你可以酌情考虑,应该怎么样来做。

戴志悦:您刚才说到这个规范,可能是针对医生来说的,可能我们很期待,您跟我们的网友,给他们一些建议,比如说第一次手术建议,和他们手术之后的化疗建议。

崔恒:对于卵巢癌来说,初始治疗,或者是初次治疗,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是最重要的。如果卵巢癌能够在第一次治疗的时候非常规范,那么一定会有更多的患者或者是长期的缓解甚至治愈的情况,尤其是在早期的病人。对于一个早期的卵巢癌来说,我们现在强调的是要做一个全面的分期手术。这个全面的分期手术,包括切除子宫,双侧附件,大网膜、阑尾,以及淋巴结的清手术。

戴志悦:这不只是一个妇科手术。

崔恒:是典型的妇科手术,是妇科手术最大范围的手术。

戴志悦:阑尾也是妇科手术。

崔恒:在手术来讲,阑尾也是妇科大夫来切的。比如淋巴结,也不属于,不能那么机械,但是在我们一个规范的早期卵巢癌全面分期手术里面,包括有阑尾,包括了淋巴结,就是貌似不是妇科或者是盆腔,女性生殖道系统的器官,但是也包括在这个手术范围里边。这个对于一个妇科肿瘤医生来说,他应该具备这样的能力。那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就是因为现在我们卵巢癌的分期强调的是手术病理分期,一定要经过手术,病理证实的分期,只有这样的分期才能够真正的准确分期。比如卵巢癌1A期是非常早期的,就是肿瘤限在一侧卵巢。那么这种情况,但是如果你不做淋巴结的清扫,你不知道是不是转移到淋巴结了,所以手术一定要做到位,如果你做不到位。那么就不能说这个病人一定是一个早期,比如肉眼看着,病灶只是在一侧卵巢,但是你没有做淋巴结的清扫,就不能说是1A期。

戴志悦:这样一台手术很长吧。

崔恒:手术时间肯定比一般手术要长。那么医生要付出很多的劳动,病人也要经受更多的风险。这就是为什么在相当多的一些医院,很难做到规范,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大型的手术,有一些医院技术,医生手术技巧,达不到,或者是外科的监护,或者是麻醉的水平,达不到做这样大型手术的程度。所以只能缩小,因为我们国家还是太大了。在我们国家没有专科医师制度,在美国妇科肿瘤医生,一定要经过至少四年的专科培训。而且淘汰率很高,最后你通过了,你获得了专科医生的资格,那么你才有权利做这样的手术,在我们国家因为没有这样的专科医师的制度,所以卵巢癌的手术,妇科肿瘤的手术一直都是普通妇科大夫都可以做。这样使得我们国家卵巢癌的治疗实际上相当不规范,在很多情况下都不规范。比如说在晚期卵巢癌,那更是。晚期卵巢癌的时候,我们要做的手术,要做肿瘤细胞检验。普通的手术,子宫切除,附件切除,都是有具体的器官名称的,现在这个手术,说是肿瘤细胞检灭术,在晚期卵巢癌,只要对检瘤有好处,这样好处就应该做。对于晚期卵巢癌来说,不仅仅限于一个妇科的手术范围了,那么可能涉及到肠道的切除和吻合或者是修补,涉及到可能部分膀胱的切除或者修补。那么也可能是盆腔脏器的清除,也可能涉及到脾切除,肝切除,胃的切除,所以可以看到,只要是外科能做的手术,都包括了。那么只要对检瘤有目的,能够达到检瘤的目的,病人又可以耐受,这个手术才能做的很大。国际上有一个很著名的研究,6000多例的病人,分析下来以后,发现肿瘤细胞率,每上升10%,病人的生存提高了5.5%,所以肿瘤细胞的检梅数是病人生存直接相关的。在我们医院,这几年晚期卵巢癌,就是三四期卵巢癌的肿瘤细胞数在85%以上,一般文献里面,我们国内的文献里面报道,能够达到50%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戴志悦:好的。今天崔教授给我们讲了很多卵巢癌的知识,从包括怎么样做检测,再到发病原因,再到可以高危人群一些筛查,以及最后崔恒教授给我们讲了卵巢癌患者,什么样的是规范的治疗,卵巢癌的大夫,你们的确是非常辛苦,一台手术下来,可能包括外科大夫,泌尿外科大夫很多工作你们都得要做,可能是一个非常大的团队。

崔恒:对,这个手术要有一个团队来完成更好,有一些能力不能强的妇科肿瘤医生专科大夫,他们可能自己本身也可以完成。但是我们比较更提倡的是一个多个专科的,在一起一个团队的工作,也里面可能需要很多医生构成一个团队,这里面包括麻醉医生,ICU重症监护医生,也许涉及到一个并发症,还需要心内科、呼吸内科、神经内科等等这样多个学科的支持,所以才能完成这样一个比较大的手术。风险还是相当大的。

主持人黄鹤:今天听完崔教授的讲解,我突然发现之前的阑尾炎手术,是不是找错大夫了呢?应该是找妇科大夫为我所这个手术。

崔恒:还是应该普外科大夫。

主持人黄鹤:开一个玩笑。今天崔恒教授来到节目现场,为大家讲述了卵巢癌的相关知识,我们希望今天的节目能够为我们的女性朋友带来帮助,今天由于时间,我们的节目也要到这里和大家说再见了,本期节目,大家可以通过腾讯健康频道,以及央视网健康频道同时收看,同时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腾讯健康官方微博和官方微信。最后在这里我们真诚的祝愿所有的网友朋友们身体健康,同样祝愿崔恒教授以及戴妈妈能够身体健康,好的,今天节目到这里结束了,非常感谢您的收看,让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崔恒:再见。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