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说到“癫痫”,人们的印象一般是病人发病时突然倒地、失去意识,还有四肢抽搐等症状,而且感觉是说犯就犯,病人无法控制,癫痫常见的症状有哪些?

我们邀请到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张建国与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癫痫病区主任邵晓秋和大家谈谈关于难治性癫痫的诊断与治疗。

嘉宾介绍

张建国

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

工作医院:北京天坛医院

擅长疾病:癫痫,帕金森氏病,疼痛及立体定向功能神经外科。

深度问答

  • Question

    癫痫的症状有哪些?

    answer

    邵晓秋:除了抽,倒地之外,相对比较常见的癫痫症状,还有些病人会突然有种很特殊的感觉,然后出现突然发楞,你叫它,他没有反应,另外在这个阶段可能有一些比较奇怪的动作,比如他可能无意识在地上乱走,可能有时嘴有咀嚼或者吞咽的动作。还有些癫痫发作时间较短,突然身上一抖,打冷战一样。
  • Question

    目前我们主要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answer

    张建国:目前有两大类:一个是药物治疗还有手术治疗。手术治疗有两方面,一是开颅手术,就是做病灶切除,或是显微联系切断,还有调控手术。癫痫的外科治疗方法,主要就是一个切除性的,达到一个根治的目的。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神经调控,通过刺激神经细胞,使他的兴奋性降低,减少发作的次数。
  • Question

    癫痫如果做手术,成功率高吗?风险大吗?

    answer

    张建国:总的来讲,癫痫手术的成功率还是较高的,但也分不同的类型,比如说你根治,它也是最理想的,癫痫病人追求的,有些病人一天可能发作几次,十几次,甚至几十次,如果你给他发作减少,也是成功的一种吧。但是不同类型不一样。但也有一些功能区的癫痫就比较复杂,涉及到一个功能的问题。

访谈实录

名医堂28期:难治性癫痫的诊断与治疗

主持人XUXU:腾讯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名医堂》,今天来到访谈室有两位嘉宾,一位是北京天坛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张建国,还有一位是北京天坛医院功能神经内科主任邵晓秋。

张建国:大家好。

邵晓秋:大家好。

主持人XUXU:跟大家聊的话题是难治性癫痫的诊断与治疗,说到癫痫都有一些接触,癫痫病人突然晕倒,失去知觉,四肢抽搐这样的症状,而且说犯就犯,邵主任,我们这样理解癫痫症状是否正确呢?症状有哪些?

邵晓秋:你刚才说的是癫痫的一部分症状,这是没错的,除了抽,倒地之外,癫痫还有其它的症状,比如说相对比较常见的,病人突然有一些很特殊的感觉,然后呢会出现突然发楞,你叫他,他也没有反应,另外在这个阶段有可能有一些比较奇怪的动作,比如说他可能无意识在地上乱走,可能有的时候嘴有咀嚼或者吞咽这样的动作,家属去描述呢,可能认为这个人是灵魂出鞘一样,有的时候持续几秒钟,有的时候几分钟,这是癫痫比较常见的发作形式。

还有一些癫痫发作,时间比较短,突然身上一抖,打冷战一样,身上的东西会掉在地上,这些相对比较常见的形式,但是这些形式可能比抽搐的发作容易被忽视,家属观察的时候不太容易注意这些发作类型。

主持人XUXU:癫痫对于患者主要影响表现在哪些方面?

邵晓秋:癫痫这个病它对整个患者还有家庭影响是非常大的,因为它很可能要贯穿这个病人的几十年甚至一生的时间,因为我们知道很多癫痫病人是孩子,从儿童期开始有癫痫发作,那么他可能在儿童期的时候,如果频繁的发作,控制的不好的话,可能会影响他的智力上的发育。因为智力发育不好,将来可能影响学业,受教育程度比较低,成年以后影响就业,包括以后的成家,这些都是对他的影响。

另外,因为癫痫病人有的时候这个发作是不能预知的,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家属,都不知道病人发作是什么时间,有的时候需要有专人看护它,这样给患者家庭带来巨大的精神和经济负担。

另外,比如说成年的癫痫患者,他可能对他的影响更多了,比如说他可能在工作单位发作了,他会因此失去这个工作,他原来可以开车,有了这个发作之后,就不能开车,有的病人因为这个发作,整个社交范围都会受到很大限制,因为他很担心在一个公开场所发作,他感觉精神压力非常大,他很自卑,癫痫对病人影响是全方位的,涉及到从儿童期到老年期各个方面,都会受到影响。

主持人XUXU:这个问题张主任,癫痫现在发病率多高,发病原因一般都是什么?

张建国:这里面涉及到两个概念,一个是患病率,还有一个发病率,那么患病率呢,主要是指在特定的一个时间内,占所有人群当中新老病例,所有的病人,他占人口的总数的一个比例,那么在60年代,我们国家神经外科的开拓者之一,王忠诚院士,他做了六省市的调查,这个患病率是前分之四点四,那么最新的流行病学资料显示,这个患病率是千分之五到七,按照这个估算,我们国家有将近900万癫痫病人,如果按照发病率来算,这个发病率是指在一定的时间内,这个新发的病例所占的比例。

那么咱们国家就每年新发病例大约是40万,那么我们国家有600万活动性,就是900万当中是活动性,每年新发40万,那么在这其中有20%到30%是难治性癫痫。

主持人XUXU:癫痫患者人数还是很巨大的一个数字。得了癫痫以后,患者最关心得救是如何治疗,那么应该怎么样选择一个合适的治疗机构呢?

邵晓秋:正像你刚才讲到的,咱们国家有很多癫痫病人,那么实际上呢,有很多病人得不到正规的治疗,有病乱投医,这些病人可能到一些非正规的单位去治疗,可能花了很多钱,也得不到一个有效的治疗。那么实际上咱们现在国家一般的正规三级甲等医院,都是有专科门诊的,比如癫痫专科门诊,包括内科、外壳都来看癫痫病人,都是有的,病人可以到这些正规的医院。

比如说天坛医院就有每周几乎每一天都有人出癫痫的门诊,比如说我和邵主任,每周二下午有特需门诊,联合出诊,来去评价看癫痫的病人。

主持人XUXU:就诊之前,应该做好哪些准备工作?

邵晓秋:癫痫是一个很特殊的疾病,是一个发作型的,每一次发作都是几分钟,癫痫病人在看大夫的时候是非发作期,医生并不是有很多机会亲眼目睹患者的发作,这个就是需要家属对癫痫病人的发作给予给一个仔细的观察,注意发作是什么样子,包括动作的特点,这些在就诊的时候向医生做一个仔细的描述,这样给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提供非常有价值,非常有效的信息。那么现在我们有很多都有智能手机,这个实际上在癫痫诊断帮助是非常大的,就是病人在家里发作的时候,家属可以把发作录下来,然后在就诊的时候给医生看,这样医生诊断的时候就会非常有帮助。

另外,在就诊之前,最好把最近几个月,甚至最近几年病人发作的频率,家人要有一个详细的了解和总结。然后这样的话,提供给医生的话,便于医生去决定这个病人的严重程度,另外能决定下一步的这个治疗策略。 还有一个方面就是说,很多病人比如说他到天坛医院就诊之前,他可能都在很多医院就诊过了,他也做过很多检查,那你来就诊之前,最好把以前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带来,包括不同时间段的这些检查结果,那么对医生去判断病情,做出诊断,都是非常有帮助的。

主持人XUXU:那么目前我们主要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分别适合什么样的病人呢?

张建国:目前有两大类,一个是药物治疗,还是绝大部分癫痫病人的治疗,还有手术治疗,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开颅手术,就是做病灶切除,或者做显微联系切断,还有调控手术,就是关于咪唑神经电刺激这种方法,癫痫的治疗方法,外科治疗方法,主要就是一个要切除性的,把这个癫痫灶切掉,如果能够切除掉,达到一个根治的目的。

再有一个目的,癫痫是神经细胞异常放电,我们把放电的传导通路切断,这是改变发作形式,减少发作,比如说做其它一些横切等等这些手术。

那么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神经调控,就是通过刺激神经细胞,使他的兴奋性降低,我们通过神经调控,给它刺激,它就可以减少神经原的兴奋性,减少发作。

主持人XUXU:邵主任还有补充的吗?

邵晓秋:药物治疗和外科治疗是癫痫治疗两个主要方面,一般来讲,癫痫诊断明确之后,都要进行一段规范的药物治疗,那么比如说一个药,两个药,甚至联合治疗,如果效果不好,我们会进行神经内外科在一起进行一个详细的评估,符合手术适应症的会考虑手术治疗。

另外对于儿童来讲,有一部分药物治疗效果不好的病人,还有一种饮食疗法,叫做生铜饮食,这个在我们国家也有开展。

主持人XUXU:癫痫患者都需要做手术吗?

张建国:不是所有的癫痫病人都需要手术,也不是所有的癫痫病人都能手术,这个要根据情况来看,比如有说一些青少年良性癫痫,可能随着长大以后,自然就会痊愈,那么这是伴随着青春期可能出现的。那么像这种就没有必要手术,因为自己会自愈了,有一些癫痫病人病灶很多,目前手段没有办法发现癫痫病灶在哪里,或者有一些病灶是位于重要的功能区,要通过手术可能就会,癫痫可能解决了,但是会出现严重的并发症,比如说偏袒或者失语,这也不允许做手术的。所以这一类的,不能做手术的,或者不容易做的,那么也有。像这样的病人,可能需要其它方法,比如说电刺激,或者是说通过药物。

但是有一些病例呢,如果说通过目前的检测手段,定位很明确,那么像这种也能够切除的,可能就会取得很好的一个治疗方法。那么现在呢,大家可能也有一个误区,老百姓当然也能理解,他要追求我通过手术,要根治,大家可能都会要达到这个想法。实际上有一些癫痫呢,比如说医生只发作几次,那么你做这个手术意义不是很大。但是病人觉得可能这个对心理压力很大,就是觉得我担心下一次发作,这个我们也能理解。但是现在也有一些方法,包括药物能控制的很好,不发作,或者通过其它一些方法能够减少发作,这也是一个,达到一个目的吧。

主持人XUXU:邵主任这边呢?

邵晓秋:张主任刚才讲的这样,很多病人手术的主要目的就是根治,但是作为癫痫专科来讲,无论内外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从这些病人里面做一个筛选,什么样的病人是真正的手术适应症,这是最大程度保护病人的利益。那么我们实际上做很多工作,包括内外科联合这种术前评估。是这样的,张主任刚才讲的,我们现在通过各种检查手段,能发现很明确的病灶,也能确定这个病灶确实跟癫痫有直接关系,那么对于这样病人,我们是坚决不犹豫,应该尽早去做,越早去解决这个问题,对整体生活质量改善是越明显的。但是对于定位不明确,医学上明确了解到不适合做切除性手术病人,我们也是坚决不能做,因为这样做,实际上给病人带来更大的伤害。

张建国:实际上这一块补充一句,因为现在起码让病人有一个,知道怎么看病,心里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吧,比如说像有些病人来了以后,张主任,我想找你来做手术,因为我们家邻居,或者我事实的人,你做完手术以后非常好,完全不发作了。可能那个人效果很好,那对于他来讲可能就不一定适合手术。我们一般建议病人,你能不能做手术,而且能不能取得很好的效果,那么到正规医院来,我们给你做一个详细的正确的一个评估,然后来确定你到底是适合哪一种治疗,包括是手术还是用药。

主持人XUXU:刚才您也提到1/3的难治性癫痫性患者,说到难治就是很棘手,这部分病人有没有乐观方法治疗?

张建国:这个问题很好,实际上癫痫来讲,就是难治性癫痫,我们主要说是药物难治性的,经过系统用药,比如定义当然现在也不是说特别统一,但是大致是这样的,就是说通过系统的用药,两年以上,然后也没有控制住发作,每个月可能要发作一次以上,那么像这种就属于药物难治性的,这样的病例是外科积极考虑评估以后,用外科手段能够解决的,减少发作,或者是根治,就是我们要做的工作。

但是像这样的难治性癫痫的病人呢,也是它的情况不一样,那必须得经过系统的来进行评估,才能取得比较明确的一个结论。

主持人XUXU:癫痫如果做手术,手术成功率高吗?风险大吗?

张建国:癫痫总的来讲,癫痫的手术的成功率还是比较高的,但是也分不同的类型,比如说你根治,它也是最理想的,癫痫病人追求的,有些病人一天可能发作几次,十几次,甚至几十次,如果你给他发作减少,也是成功的一种吧。但是不同类型不一样。举一个例子,我们经常做的颞叶癫痫,这样发病率很高,每年手术效果占1/3,手术效果很好,根治率达到80%以上,国内国外的文献报道都是这样的。那么这样的病人就比较好。但是也有一些功能区的癫痫,就比较复杂,涉及到一个功能的问题,比如说你做完手术,是否还要注意不要损害,对功能进行损害,做完手术以后,癫痫没有了,但是病人偏袒,也是不允许的,这样比较难。所以都要经过详细的一个评估。这也是内外科合作的一个必要性吧,就是这样。

主持人XUXU:现在有没有什么微创手术方法?

张建国:实际上现在对于微创,我个人理解是一个理念,微创是一个理念,不是单纯咱们普通老百姓讲到的,一个小切口,就是一个微创,实际上不是这么简单的。因为我们知道,对于人来讲,这个最重要的是大脑,那么你头皮的切口很小,但是呢,脑组织这个里边损害很伤,那么这也不是微创,但是呢,我们这个切口设计应该符合,为你的内容服务,比如里面的切除手术,需要多大切口,就做多大切口,里面操作是非常清晰的。

那么除了要把这个病变切除以后,还要最大限度保护大脑正常功能,这是微创的理念。比如说现在做神经调控的手术,咪唑神经刺激,这种方法就是一个微创的,第一个不需要开颅,只是在胸部和颈部,脾下,做两个小的切口,把刺激器埋到体内,这种方法就是微创的,因为手术后乐观副作用,或者并病症很少。

主持人XUXU:咪唑神经是指?

张建国:咪唑神经是一个自主的神经,在颈部做一个切口,找到这个神经,有一个电极缠在神经上,刺激器放电,刺激神经,通过神经传导到大脑,控制大脑神经原的兴奋性,使它的兴奋性降低。刚才讲到了,癫痫主要是神经原的兴奋过高,异常放电,导致人的功能障碍,或者意识的肢体控制。它的刺激是间断的刺激,比如说休息4分半,刺激30秒,这样循环刺激,这样一般刺激器的寿命,就是电池的寿命,大约是6到11年,那么如果说觉得效果很好,以后还可以再更换刺激器,这个手术当然是比较简单,也比较安全的。那么这个方法呢,目前是从97年美国开始,就是问世这个方法以后,目前为止全球11万人次做了这个手术。咱们国家最近这几年做的比较多,我们国家只有300多例,但是你可能说为什么做这么少,大家对这个方法不是很了解,再就是也是价格有一些稍微贵一些。但是这个方法还是比较安全有效的,天坛医院也做了将近有100例病人。总体效果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XUXU:这个方法是不是对小孩儿会比较好一些?

邵晓秋:对。是这样的,最近美国神经病学会新公布一个指南,因为在美国可能是全世界做的最多的,他总结了很多相关的研究发现,就是说这个咪唑神经刺激,对儿童,除了对发作的控制是有效的之外,它对儿童的智力发作,包括情绪的改善,包括行为的改善是有比较明显的作用,我们知道家里有一个癫痫孩子,那么家长最担心的,除了癫痫发作本身,那么就是智力的发育,就是这个孩子将来会不会傻。那么咪唑神经治疗呢,相比药物来讲对认知的影响是正面的,因为我们知道家长很担心我吃药会不会吃傻,咪唑神经刺激这个治疗,对这个方面影响基本上都是良性的,这也是将来应用前景比较好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XUXU:癫痫患者做完手术以后,还用再吃药吗?

张建国:如果手术后效果很好,达到根治的目的,以后不需要吃药,但是原则上呢,手术后的两到三年,还是建议吃药,这主要是来巩固手术疗效,再就是神经原细胞的放电,它有一个缓慢,就像火焰一样,有缓慢熄灭的有一个过程,所以一般都建议先有两年药,如果用药以后呢,这个期间没有发作,然后脑电图检查,包括影像学检查,发现都很正常,咱们逐渐可以把这个药物减下来或者停掉。

主持人XUXU:如果病人有一段时间不发作了,他是不是可以自行把药减掉?

邵晓秋:这是我们非常不推荐的,很多病人,包括我自己的病人也有这个情况,到我们这儿治疗之后,用了药,然后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一直没有发作,他可能就会问,大夫我是不是可以减药了?实际上这个减药涉及到很多内容,比如说我们最初的诊断是什么,因为实际上我们在最初做出这个癫痫的诊断,包括具体是哪一种癫痫的诊断,那么我们对它的愈后大致是了解的,不同的癫痫了解是不一样的,能不能停药,治疗多长时间,都跟诊断和病因是有关系的,我们给病人的建议是什么,包括很多《指南》也是这样讲的,规范的药物治疗,三年到五年没有发作,可以考虑减药这件事,具体能不能减,结合病人最初的诊断,包括病人脑电图检查,减药以后风险多大,减药也应该在医生指导下缓慢进行,有的说不发作了,突然把药撤了,这样很容易发作,这个叫做撤药发作,这个减药一定在专科医生指导下逐渐进行。

主持人XUXU:吃药能不能根治癫痫呢?就是吃药了以后还能不能生小孩,这个对胎儿影响多大?

邵晓秋:这个问题非常好,这个问题是所有癫痫病人都会问的,包括家长,这个病能不能去根。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涉及到癫痫不同的类型,不同的病因,可能都决定他将来能不能去根,能不能彻底根治,有一类癫痫,像儿童良性癫痫,是一个年龄依赖性的,只在特定年龄发病,到一个特定年龄就完全痊愈。对于这样的孩子,我们只要经过几年规范治疗之后,他到一定年龄之后,药物慢慢减掉,以后复发风险很小,或者几乎没有,这种就是痊愈。但是有一些癫痫是这样的,他经过三到五年治疗没有发作,我们把药物慢慢减掉以后,大概1/3的人以后会出现复发,另外70%左右的病人,仍然继续没有发作。这个可能也是我们临床上说的痊愈。所以说对于每一个具体的病人的情况,可能要具体分析。

另外就是说吃药能不能生孩子?这个涉及到男性吃药和女性吃药,男性吃药相对比较简单,因为他也不怀孕,男性吃药对孩子影响非常小。主要问题就是女性服药,女性服药意味着胎儿在子宫内待十个月,相当于胎儿也在同时服药,对胎儿还是有一定影响的。那么现在的研究数据是这样的,我们正常人怀孕,大概有1%到2%的这种致畸性,一个癫痫女性不服药,大概有3%的致畸性,服药根据种类不同,大概在4%到9%,这已经有这方面的研究。那么作为专科医生来讲,很重要的一点,如果这个癫痫的女性计划怀孕,他一定要去见他的专科医生,跟他的医生商量,他的专科医生要去评价,现在服的这个药物,包括这个药物的种类,这个药物的剂量,是不是合适。我们在可能的范围内,尽可能发作少的情况下,来减少药物对它的影响,我们会选择一些对胎儿影响比较小的药物,现在有很多抗癫痫新药,他跟正常人群的怀孕差别是很小的,我们在可能范围内,把这个药物做一个适当调整。那么这个主要是需要专科医生来评价。

主持人XUXU:除了医学上的治疗,家人护理方面有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呢?

邵晓秋:这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家人的护理对癫痫患者来讲是非常重要的,那么他主要包括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家人,一定要对癫痫治疗有信心,因为癫痫病人他在治疗过程当中,因为这个治疗期可能会比较长,几年甚至十几年,那么他往往有的时候有很沮丧,甚至想放弃这种想法,那么作为家人来讲,一定要有这种信念,要坚持,把这个治疗坚持下去,这个在精神上也要鼓励患者,这是一点。 另外,因为癫痫的吃药,一吃就是几年,有的病人吃一段时间之后就不想吃了,作为家属来讲,一个是要督促病人去按时服药,另外也要鼓励病人坚持治疗。那么剩下的就是一些具体在生活方面的护理,我们知道癫痫病人发生意外伤害的可能性是比较高的。比如说他发作的时候,他并不管旁边是什么,比如说是石头或者是火,这些他都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他发作就会摔倒在地上,往往会造成一些无脑的损伤或者是烫伤,甚至有时候溺水。家庭环境内,这些设施,尽可能要安全,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讲,地面尽量不要用比较硬的地面,病人摔倒伤害比较严重,如果可能的话,用一些塑胶或者地毯,这种可能会减少伤害。

另外病人自己在家的时候,尽量不要动这些明火,还有就是比如说洗澡,尽可能用淋浴,不用泡澡或者浴盆,发作的时候有溺水。 很多癫痫病人长期发作会造成心境的低落,他会抑郁,有时候很焦虑,作为家属来讲,可能要对他多方面的开导、劝解,发作控制相对比较理想情况下,家人要尽量鼓励他多参加社会活动,多进行社交活动,而不要对他过分的保护,让他跟社会隔绝。

张建国:如果癫痫病人发作的时候,家人看见他发作,不要上去搬他的胳膊或者是头部,把他放在安全的地方,尽量侧身,防止呕吐,如果有条件,家人可以把发作的情况记录下来,你录下来以后,或者医生问的时候能描写出发作情况,可能对问诊,癫痫治疗有帮助。

主持人XUXU:天坛医院在治疗癫痫病方面有什么优势吗?

张建国: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大家可能都知道,是我们国家著名的神经外科老前辈王忠诚院士,他创建了神经外科。功能神经外科是神经外科的一部分,现在癫痫治疗不是以往这种模式,应该以疾病为单元,现在关键就是说,内外科合作,或者多学科合作,对这种疾病治疗可能效果最好,或者对病人帮助最大,我们就采取这种模式,因为一切以病人为中心,所以天坛医院在这几年,在于神经内科一起合作,这方面癫痫治疗,应该说还是提高非常快。我们每年外科手术,院内院外加起来完成300例左右,这个数量也是很多的。而且手术的成功率也越来越高,所以内外科合作,对于癫痫病人,我想是一个福音。

邵晓秋:是这样的,癫痫治疗现在有这种专门化,专业化的趋势,实际上它在大的范围内,它是属于神经科学,但是实际上现在已经非常专业化了。我们医院很多搞癫痫的医生,包括我,张主任,包括其它看癫痫的医生,都受过非常好的专业化的训练,其中很多医生都在顶级中心接受过临床或者电生理培训,专业化的背景,对癫痫的诊断和治疗是非常非常有帮助的。 那么刚才您也说到,有1/3的病人是难治性癫痫,其实我们在临床工作中也发现,有很多病人在其它医院,或者在以往的治疗中,认为是难治性的,但是我们通过检查和问诊发现,以前是因为诊断问题,或者药物选择不当,我们把诊断做调整,把药物做了相应调整以后,有相当一部分病人发作是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那么这个就是所谓的假性的难治性癫痫,所以专业化,专门化的癫痫中心,对于癫痫病人来讲肯定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主持人XUXU:您刚才说,我们内外科结合治疗癫痫,如果患者来到天坛医院大概看病流程是怎么样的?

邵晓秋:很多癫痫病人他可能来了,因为不同的目的,他可能会,他想直接手术的,可能直接到外科,有的想寻求诊断和药物治疗,可能去内科,无论去哪科都没有问题,我们遵循一个统一的诊疗流程,现在内外科,先有一个详细的门诊的问诊,然后有一些必要的检查,包括脑电图,包括影像学的检查,如果现在暂时认为不需要手术,只需要药物治疗,那我们就会根据诊断,给它一个规范的药物治疗。

那么即便是内科大夫,他看了一个病人,他认为这个病人需要考虑外科治疗,我们会第一时间就把它介绍给外科,或者我跟张主任有这种联合门诊,我们就会在联合门诊的时候,对于这个病人做一个评价,他下一步需要怎么做。

主持人XUXU:张主任还有要补充的吗?

张建国:没有了。

主持人XUXU: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本期访谈差不多要结束了,最后张主任跟邵主任还有什么跟网友说的,最后总结一下。

张建国:是这样的,我觉得得了癫痫病不可怕,随着现在医学技术的发展,可能有更多,更先进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这一块,到正规医院去做,我们会帮助大家。

邵晓秋:现在我是希望很多癫痫病人,在最初的时候,刚发病的时候,能够得到非常规范的诊断和规范的治疗,尽量缩短它走弯路的时间,实际上包括天坛医院在内的北京很多大的这种,以神经科为特色的医院,那么基本上我们在癫痫的治疗上,跟国际上是接轨的,就是说无论有什么新的治疗信息,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掌握。所以我们会尽我们所能,给病人提供最好的这种治疗。

主持人XUXU:非常感谢两位主任作客腾讯《名医堂》,跟我们分享这么多癫痫病的知识,非常感谢大家收看本期节目,下期再见。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