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实录

名家08期 许晓椿:做生命科学的前瞻者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健康名家》。有这样一位医学创业者,他立志要做生命医学的前瞻者,为中国营造一条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生命健康产业链,他的梦想是打通实验室到市场最后一公里,他就是博雅集团干细胞的董事长许晓椿博士。今天就让我们跟随许博士的脚步一探前瞻医学与市场接轨的最后一公里,许博士,您好!欢迎您做客《健康名家》。

许晓椿: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续续:许总是博雅干细胞集团董事长,说到干细胞,很多人都不是很理解,您能不能先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名词。

许晓椿:那是当然。大家觉得干细胞是非常高大上的,非常深奥的。其实我们身上都有,在我们的骨髓里面,在我们的骨头里面。大家经常在网上看到又有谁得了白血病,要做骨髓移植,要配型,其实移植的是骨髓里的干细胞,干细胞在其他地方也有,包括小孩生下来我们过去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胎盘、脐带里面都有大量的干细胞。

主持人续续:那干细胞和普通的细胞有什么不同呢?

许晓椿:这个问题也是非常好的。干细胞的发展历史差不多有50、60年的历史。它其实是一些很原始的细胞,它具有一定的分化的能力。它可以变成体内的造血细胞,变成神经细胞,变成我们的肌肉细胞。那这些细胞有什么用呢?就拿我们的神经来说吧,神经是不能自我再生的,所以经常有人说,出个车祸,脊髓受损,终身残废。我们有一个运动员桑兰很不幸跳马时摔伤了终身残废。当然还有其他的,像巴金森、陈景润,巴金森病,大脑退行性疾病,手抖得不得了,我们还有很多伟人得了老年痴呆,都是因为神经无法再生,我们现在通过干细胞产生神经细胞,就可以修复过去这些根本没有办法修复的疾病,所以它的用处主要是来自它的临床应用。

主持人续续:那人体的干细胞的数量是固定的吗?还是可以再生的。

许晓椿:很遗憾它生下来的时候很多,应该出生前更多。生下来如果是这么多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少,而且不光越来越少,它的质量,它的活力也越来越少。所以这是一个遗憾的事情。但是好在是,我们现在很多技术可以在他刚生下来的时候,把他活力最高的那些干细胞保存下来,而且他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我们原来只知道治疗白血病,那现在可不是。现在可以治疗已经全球批准的治疗八种。

主持人续续:八种疾病。

许晓椿:是的,进行临床实验的疾病118种,加在一起126种,上个星期美国临床数据库注册在案的全球的所有的临床研究,4500个,可见这个领域发展是非常快。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说的八种疾病是哪八种疾病?能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吗?

许晓椿:急性心梗,急性心衰,软骨组织损伤,克隆恩氏病就是自身免疫性肠炎,包括我们部分的遗传性的血液性疾病,包括我们的骨修复,包括我们的肛瘘,包括儿童的急性抗宿主反应。所以我们现在更多的像最近通过的糖尿病引起的黄斑病变,这些过去都没有任何方法。

主持人续续:现在通过干细胞的移植再生可以把它治好。

许晓椿:是的,刚才的八种疾病是全球已经批准的八种治疗手段。但是还有118种我们正在非常积极的推动,包括我们的老年痴呆,包括我们的帕金森,包括系统性红斑狼疮,这些过去都没有任何手段。但现在我相信在未来几年内我可以看到这一系列的疾病被攻克。

主持人续续:许总,您说得我眼前直放亮,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桑兰如果小的时候存储了干细胞,是可以把她的病治好的?

许晓椿:可以说增加了很多治疗手段。因为即使任何一个治疗手段它都不能确保一定把她的病能治好,但是你有这样的治疗手段会大大增加你治愈的机会。未来离我们有多远,未来离我们比想象的要近很多。医学发展最近十年,二十年,医学发展是最快的一个领域。很多我们过去以为是科幻小说里才发生的事情是传说,现在都变成了现实。

主持人续续:许总,您投身干细胞生物医药是一个非常新兴的产业,生物医药也是近些年非常火爆的一个产业,这个产业平时大家觉得很高大上,离我的生活很远,是不是这样的?您觉得和我们老百姓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关联?

许晓椿:就像我刚才说的,医学的发展可以说未来,我问别人,未来离我们有多远?他们觉得很远。医学大家想象的是一群科学家躲在一个实验室里做得瓶瓶罐罐很复杂的事情。实际上未来医学离我们非常近,我们就拿一个非常浅显的理论,大家都看过施耐庵的小说《西游记》,里面的孙猴子一拔一撮毛100只猴子,这是一个传说,这是一个神话。但是在博雅,这样的神话已经不是神话,而是现实。大家关注新闻的知道在博雅,中国第一批纯种克隆藏獒刚诞生,我们现在拿一只狗拔它一吹毛100只一模一样的藏獒。这样的狗在全球通过下属企业已经提供了450只各种工具犬,包括首尔机场的缉毒犬,包括济州岛的缉毒犬,包括很多非常有用的工具犬。

主持人续续:真的是非常厉害,然后也觉得不可思议,原来它真的就近在我们身边。

许晓椿:是的,很多事情大家过去认为是不可实现的,抗衰老,我们过去认为抗衰老是一件很难实现的一件事情。但事实证明,我们过去的很多假想都已经可以实现。通过成熟的,通过非常有活力的这些细胞。当肌体衰老的时候将这些细胞进行细胞治疗,能够重塑一部分衰老的肌体器官。这些已经通过种种的临床实验证明。包括我们讲的一些文学术语,很多学文学的说生命的蜡烛越烧越短,这是一个文学术语。但我们现在知道,生命是真的有蜡烛,而且是非常现实的。它是DNA两端的,一段没有用的DNA,染色体两端的一段没有用的DNA叫端力,它生下来很长,随着年龄增长,它每次细胞复制缩短50到100个碱基,越来越短。所以当生下来的时候可能端力很长,到我这样的时候,端力只生一半,当生命走到终端的时候几乎消失殆尽。所以这个蜡烛还真的存在。到我的这个时候蜡烛只剩下一半了。

主持人续续:原来这种生命医学不怕我们想象,原来想象的东西真的是我们存在的东西。

许晓椿:我如果能够把生命的蜡烛最长的时候,能够把它保存下来,能够长期保存。而当一个肌体,当它的生命的蜡烛都已经烧完的时候,我把这些完整的蜡烛,带着这些细胞,我把它给这个病人,可以帮他重塑很多衰老的细胞和组织。所以过去这些无法想象的技术现在都在变成现实。

主持人续续:真的太神奇了。其实您刚才讲了很多让我们觉得不太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我们博雅干细胞,很多人可能理解起来是一个存储干细胞的一个组织或者是机构。有没有误区呢?这里面。

许晓椿:当然,博雅干细胞叫博雅干细胞集团,其实之所以取这个名字,因为我们做的第一个产业化项目是推动高品质的,跟国际完全接轨的这么一个临床级的干细胞库,替大家保存蜡烛很长的干细胞。但实际上博雅是一个集团企业,下属有28家全资控股的企业,关注8个核心生命健康产业领域。包括新药研发,包括疾病模式研究,包括基因检测,包括干细胞技术。包括再生医学,那再生医学其实干细胞是再生医学里很小的一个分支,那我们除了干细胞,我们体内还有免疫细胞,还有血小板,还有成纤维细胞,这些细胞以及它的应用构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领域叫个性化的医疗,而博雅其实是一个个性化医疗的一个倡导者。当然大家过去知道一个药我给一亿人吃,给10亿人吃,给大家都吃。那发现同样一个药并不能治所有人的病。

主持人续续:个体差异不一样的。

许晓椿:是的,非常大。那现在社会的发展和医学的核心发展就是,根据个人来订制他的治疗。这就是我们未来的一个发展。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抓到了个性化治疗的根儿,其实就是存储自己个人的干细胞,其实才针对自己才是最好的。

许晓椿:虽然我们叫博雅干细胞,但是我们旗下有第五空间,它专门从事个体化血小板技术的应用。我们有旗下的再生医学,从事个体化免疫细胞在肿瘤领域的应用,我们还有从事个体化成纤维细胞在其他领域的应用。所以围绕着个性化治疗我们还有基因检测等。就像我们工业革命,最近大家都很关注德国在倡导工业技术发展4.0,讲的是在工业制造领域我们越来越走向个性化的订制,在生命健康领域,大家应该更加关注个性化的订制,博雅就是这么一家企业。

主持人续续:其实我们是一个很大的综合的健康的产业链,并不只指做干细胞存储的这一块小小的业务。

许晓椿:是的。包括我们干细胞技术它的一个延伸就是克隆技术,博雅旗下的博雅秀岩是全球唯一一家商业化克隆公司。

主持人续续:说到克隆大家觉得更不可测了,我们在克隆技术作了什么样的成果呢?

许晓椿:克隆技术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这么遥远,其实我从1983年开始就接触克隆技术,我换一个话题,您吃草莓吗?

主持人续续:当然吃草莓,很喜欢吃。

许晓椿:您吃香蕉吗?也吃。你吃木瓜吗?也吃。但你知道这些是运用植物克隆技术,又叫植物无性繁殖技术或者是植物组织培养技术生产出来的。所以植物克隆技术从60年代发明到80年代进入商业化应用,到现在广泛的应用,这是植物克隆技术。而博雅下面的博雅秀岩把这个又往前推动了一步,进入了动物的无性繁殖技术,所以技术发展会推动社会的发展。我们可以想象在不远的未来,我们有很多的技术可以让大家来获益。博雅从技术的挑战性上,我们去年很荣幸的把一只已经从世界上灭绝了的狼,把它重新救了回来。

主持人续续:已经灭绝的狼。

许晓椿:很多濒临灭绝和已经灭绝的生物,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技术让它们重新见到阳光。

主持人续续:太神奇了,我觉得您是一个制造生命的奇迹者。

许晓椿:其实倒不是,我们是希望现代医学的发展能够让更多的人获益,让大家觉得科学不是那么遥远,科学能够让每个人获益。希望大家能够吃到更好的牛肉,见到更好的动物,过去根本见不到的。

主持人续续:继续说干细胞的话题,现在很多小宝宝出生的时候,妈妈都会给她存脐带血,干细胞。我们现在通常的干细胞和博雅的干细胞有没有差别呢?

许晓椿:有。因为干细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我觉得大家能够想到干细胞存储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目前很多人问我们,是不是干细胞就是脐带血,这是非常大的一个误区。干细胞不等于脐带血,脐带血里面含有少量的干细胞,它只是干细胞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光讲出生的小孩,他的胎盘里面也有干细胞,脐带里面也有干细胞,脐带血里面也有干细胞。胎盘里面干细胞的含量占85%到90%,脐带占5%到10%,脐带血占剩下的5%。这些构成了整个的围产组织干细胞。当然全世界第一个存储的是脐带血的干细胞,成立于1992年,在纽约。但是到现在,我们能够存储的不光是脐带血,包括胎盘,包括脐带,包括脐带血。整个技术的发展不停的由第一代技术变成第二代技术,变成第三代技术。光保存脐带血,像我们讲打手机,我们3G手机为什么要变成4G手机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带宽。光脐带血这个量还是很少。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因为脐带血比较好取,所以一开始我们会先留脐带血。

许晓椿:是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但现在现在的技术的发展,干细胞也有4G技术,所以我们在推动干细胞的4G技术其实是胎盘的干细胞存储和应用。这些新的技术会让更多的人来获益。就像我们刚才讲的8种干细胞的全球的干细胞的临床应用,中间6个是来自于胎盘组织的,叫间充质干细胞,其中两个是来自于脐带血的造血干细胞,所以两个的比例可能是3:1的,75%:25%。

主持人续续:现在很多人都已经接受干细胞的概念,并且也给孩子做这个事情。但是有很多新闻媒体报道干细胞的存储,在市场上很混乱,我在几十年以后把它拿出来,它没有存储好或者是很多乱七八糟的情况。我们怎么规避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许晓椿:其实这个是挺遗憾的一件事情。因为从全球角度,我觉得发达国家还是做得很好的,像美国它有专门的立法,每个小孩,美国妈妈生小孩的时候必须要告知有这件事,所有的医生,这是一个强制性的告知义务,但是他可以不推荐哪家公司。我们香港也是,香港的保存率高达20%,每100个有20个,那在中国它其实一个是过去的发展,任何一个发展都有一个野蛮发展的过程,第二是它的规范性和传播性,知识的教育不够。大家对干细胞存储这件事也不够了解。所以从博雅的角度一直在推动着和倡导着的是行业的标准化,规范化,所以我们成立的时候就把博雅干细胞库打造成一家可以跟全球任何一家医院,任何一个顶级的干细胞库直接接轨的一个平台。所以博雅通过了美国血库认证,世界卫生组织认证和美国病理学会认证,三大认证。直到今天,在中国所有的干细胞库里面,只有博雅是通过这三大认证的。

当然我们非常高兴的看到,在博雅的理念的引导下,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开始关注国际认证,关注标准。所以现在到今天为止,通过美国血库认证的企业已经达到了3家,除了博雅以外,还有两家通过了有限认证,博雅通过的标准高一些,通过了全认证。这说明大家朝着一个规范化的运营方向在走,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走这条路。

主持人续续:这是很让人欣慰的,很多客户想做这个事情,但是找不到可以信赖的公司,如果大家都是统一标准,国际化标准的话,双方都是可以获益的。

许晓椿:因为制药企业在80年代也没有讲GMP,在80年代末,在一些行业领导的企业的推动下,我们中国发布了100GMP标准,现在中国所有的制药企业全部要达到GMP,干细胞领域也一样,我们在过去发展中没有强调它的质量,没有强调它的标准。希望现在在我们的推动下能够大家都要达到这样的顶级的标准。包括美国血库标准这样的认证。

主持人续续:野蛮生长阶段稍微有一些混乱的情况,但是会越走越好。

许晓椿:我们希望大家有更多的了解,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做的一件事情,干细胞保存。

主持人续续:许总,您是哪一年从国外回到国内创业的呢?

许晓椿:我们创立博雅干细胞集团,它最早叫博雅干细胞科技,是在09年下半年在无锡创立的,当然它现在已经覆盖了中国12个省份。

主持人续续:发展得还是很快的。

许晓椿:非常感谢很多的顶级的科学家和团队在过去5年里加入了博雅。我觉得博雅的成功正是这些人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

主持人续续:其实大家说到创业是万事开头难,您当时从国外怎么就在国内打响了自己的第一炮呢?中国的环境和国外的环境还是差别很大的。

许晓椿:大家看到中国最近几年有很多企业高速发展,博雅只是中间很小的一个企业,有些企业做得比博雅甚至更好,发展甚至更快。中国的环境,现在的创业环境像美国的80年代,美国的80年代讲究美国梦,就是你可以从很基础的情况下起手,甚至是白手起家。通过自己的努力打造一个非常庞大的一个成就或者是事业。中国现在就像那时,是一个创业的非常好的时期。所以正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当然中国又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欠缺表明是机会,那在生命科技领域,我觉得中国的创新力和它的市场机遇是非常大的。我们希望通过理念改变现在的生命科学对创新的理解。对他未来发展的理解,我们一直信奉,我们相信我们下一个浪潮会发展在生命健康领域。就像美国时代周刊早在2000年就写过一篇文章,《什么将取代信息技术革命》,人类差不多在2020年会进入下一个大的浪潮,而这个浪潮是由生命科技来推动的,它不是今天,而是2020年。所以我们相信,同时已经看到了这个发展的趋势。我希望在这个新的浪潮里面,不光我们,能够有一批人通过创新力把这个企业和中国整个国家推到世界的舞台的前列。

主持人续续:其实这五年咱们企业发展得非常快,那您当时的预想跟现在的结果是不是一致的,在这五年期间有没有在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方向,根据我们国内的国情还有一些实际的情况?

许晓椿:其实我们从创业到现在,我们的理念一直没有变,我们的这条路还算走得比较顺利。因为我们最早关注的和今天关注的其实非常相像的,我们关注的不是博雅能够成功。我们一直说,我们能够通过这家企业让一大批科学家,阳光的成功起来,阳光的富有起来。我们很多下一代谈起科学,谈起医学,都觉得很辛苦,很不愿意去做,为什么呢?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做歌星、影星呢,大家觉得歌星、影星非常有影响力,非常光鲜。讲起科学,讲起医学,觉得它是非常苦恼的,但实际上不是,科学能够创造非常大的价值,医学能够创造大的价值。我们希望让一代人看到如何把这些创新力能够变成企业的价值,变成一个社会的财富。这是我们一直想做的。过去通过一家企业变成20多家企业变成现在将近30家企业,通过不断的把科学同实验室推向市场,不光让企业成功了,我们让很多科学家变得非常成功。这是我们非常欣慰的看到的。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许总真的是非常有感染力的一个人。而且还有特别强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在身上。

许晓椿:我们一直信奉做雷锋,虽然大家一直受教育说要学雷锋。但真正意义上,雷锋其实是代表了一种精神,你先考虑别人,你是帮助别人成功。你在帮助别人成功的过程中,你也获得了成功。所以我们一直说是的,企业要善于做雷锋,但最后雷锋也是不吃亏的。

主持人续续:现在中国在生物医药这个产业是属于新兴的产业,市场前景也很好。但是面临的困难也不小。您在创业这么多年,您觉得最大的挑战和困难是什么?能不能说一说具体的感触。

许晓椿:可能最大的挑战和困难是在于这个市场的不规范性。它其实这个困难是非常大的一个困难,市场不规范性,过多的行政干预。它造成什么呢?大家追求的短期利益,大家对创新性这件事关注度非常低,因为创新没有价值,你的创新随时可以被模仿。而社会的发展的原动力是在于创新,生命科学之所以未来能够成为主导产业,它一定靠的也是创新力。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要保持“出淤泥而不染”是需要有足够的定力。我们感觉非常好,坚持下来了。

主持人续续:真的是很厉害的一件事情,能不断的保持激情,不去看别人干了什么事情,只看自己往前走。

许晓椿:就拿干细胞领域,我们在干细胞领域大量的临床投入,我们救了非常多的病人,我们一直信奉的是我们非常严谨的去做这件事。所以我们也去年刚拿了跟合作单位共同拿了江苏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等等。很多人说你们为什么不收费,为什么傻傻的,我觉得收费这件事透支了这个行业,当然行业有的时候追求短期效应,把一些不成熟的技术过早的商业化开发,这就会造成行业的透支。

我刚才讲我们碰到的最大的困惑可能是像这样的生命健康行业里,大家用一种比较短期的盈利目光在看一个长期的产业。而我们一直宣导的是要靠创新力使这个产业阳光的发展起来。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创新两个字说起来容易,但是实际上做起来真的是很难的,要不断的投入很多很多的精力还有物力在里面。您能不能谈一谈您公司这一块的投入有多少?

许晓椿:我们每年的投入,研发投入上占我们总数的百分之几十,在早期都是占50%以上。我们的创新力从几个角度理解,一个是最简单的产品创新,我们做一个产品出来,这是一个最基础的创新。你要把一家企业做起来你要靠模式的创新,甚至更进一步的金融上的创新。而博雅需要的是大量的吸引最顶级的科学团队,他非常强调的是协同创新,靠大家的智慧把这件事做好。我们最擅长的是把实验室技术走完最后一公里,把它推向市场,把它变成标准化,把它变成规模化,这是我们最擅长的。

我们能够帮助科学家成功,但我们不取代他们的作用,我们不会说这些所有的技术一定要从零开始,从博雅来发展或者是研发,但是我们会帮助这些技术走向成功。

主持人续续:许博士,您以前是做技术出身的吗?还是直接在经商?

许晓椿:我其实是做器官移植背景出身,我在美国呆了17年,从事器官移植,在外科呆了五年,然后在辉瑞和两家上市公司一直做新药研发,做产品的开发。

主持人续续:对市场这一块也比较了解。

许晓椿:当然一个企业家必须要同时具备对产品的敏感性和对市场的敏感性。所以我也非常荣幸有机会接触到整个过程,和接触到很多杰出的人。一个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身边的人,我非常感谢今天不在这儿的无数的顶级的科学家,顶级的管理者和顶级的金融行业创业者,正是这些人我们才一起打造这么一个平台。

主持人续续:非常厉害。目前您怎么来看待国内健康产业发展的情况以及我们博雅怎么样在这个产业里如鱼得水的?

许晓椿:中国的这个产业发展的潜力是非常大的。健康产业是跟人口基数是直接相关的。可以理解中国占了全球人口的差不多五分之一,它的市场是非常大的。但同时它也只占五分之一,还有五分之四是在国外。所以一家生命科学企业第一要立足中国,但是它必须要放眼全球和在全球竞争的能力。所以博雅在下一阶段主要做好的是把国内的这一块业务做得更强。但是在同时能够进一步把我们海外的研发基地做强。我们在韩国和在美国都会分别投资我们的研发基地。

主持人续续:在国内要做好,也要放眼全球。

许晓椿:但是这个市场是非常非常大的。因为中国现在生命健康产业领域,最大的上市公司可能市值才不到1000亿,就是600到800亿,这已经是最大的市值公司。而全球在生命健康领域前十大,是2万亿人民币到3万亿人民币的市值区间。这儿有很大的潜力。

主持人续续:很大的蛋糕要分。这是不是您未来企业的发展方向呢?

许晓椿:我一直跟大家说,不见得博雅一定要变成这么一家企业才算成功。我们如果能够把这样的理念来引导到国内,能够帮助很多企业能够成功。至于是不是博雅变成这一家企业,那不重要。我们希望能够成为一个正能量,能够影响到整个大家的思维模式。通过不是简单的做一个仿制药便成功,而是要从它的产品整个的发展来定位。我们希望中国不光产生像腾讯这样杰出的公司,像华为这样在设备制造领域这样成功的公司,同时在生命健康产业也有这样的公司,它在核心技术创新力上不亚于全球任何一家公司。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目前我们国内的环境和国外有什么区别和差距呢?

许晓椿:有。虽然大家都在讲创新,对创新的激励不够。对企业从事真正的原创性的工作,它的激励不够或者它的投入也不够,社会资本也不关注。这样的企业会面临很大的困惑。核心就是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在改变,大家越来越多的认识到。第二方面,企业它要从种种角度来克服自身的薄弱点,你要走向世界,你要在海外竞争,你不光是在国内竞争。华为能够成立起来,腾讯能够成立起来,都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开头的时候我们已经介绍了,您说您要打通实验室到市场的最后一公里,那这一公里的距离您是怎么样丈量出来的?能不能给我们解读一下您的这句话。

许晓椿:科学家都认为技术非常重要,科学家认为技术占所有成功的100%甚至是120%,因为我也是科学家,只不过我现在很少在实验室。但一个技术真正能够成功应用到我们的健康领域,应用到我们日常。它科技的成份可能会占到30%左右,而后期的很多的看不见的无名英雄,包括它的安全、标准、质量控制等等,这些会决定这个技术能否成功的走向市场。所以我们走的最后一公里,我们第一是解决了这些问题,帮科学家解决这些问题。第二帮科学家把这个技术找到客户,走到客户。因为技术如果你不能进入客户,那你其实再好的技术也没用。所以我们核心是通过一个比较大的平台或者是网络,让技术走到我们的客户那儿。

主持人续续:这是不是也是您说的为中国营造一条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生命健康产业链,这个产业链其实还是最重点的。

许晓椿:这个产业链从前期研发,我们强调从前期一直走到它的应用。所以这个产业链同时它包含了不是一个点,是干细胞。干细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我们在干细胞领域的领先性已经非常荣幸的说,我们不光在国内要领先,我们在全球都有非常大的话语权。因为我们经常说,你如果再离开,同样的干细胞技术,你帮我克一只啥出来。但是我们讲我们要从一个点走向一个面,我们把一个产业链,不光是干细胞技术,它的基因检测技术,它的肿瘤治疗技术,它的成纤维细胞技术,我们打造的是整个个性化医疗。为了人的健康,我们解决他的衰老问题,解决他的美容美体问题,解决他的疾病问题。所以这是我们考虑的一个产业链。

主持人续续:把科学家在实验室的那些想法落地到我们的实际生活中。

许晓椿:大家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技术,让大家活得更年轻。我相信在我们这一代,很多人可以活到100岁,可以活到120岁,我有充分的信心。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您是活在未来世界的科学家。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本期访谈就快要结束了,最后我也特别想听到您能给我们现在在职场或者是在创业中的一些年轻人,您的一些成功的经验,很宝贵的经验,能不能分享给大家。

许晓椿:我想第一个建议是始终做你喜欢的事情,因为你不喜欢的事情,哪怕它再赚钱,你是坚持不下来的。只有你喜欢你才会有激情,所以第一是做你喜欢的事情。第二,不要担心你生活中的任何一段浪费。其实我们一辈子这条路走过来,哪怕是失败,哪怕是没有成功,它都是有意义的。Nothing is complete failure, it can always serve as a bad example, 即使你失败得再惨,它也可以作为一个坏的案例让你学习,即使失败,它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历。第二个经历就是在生活中,始终学会积累,因为每一点,哪怕你明天不用,说不定你未来的20年回过头来,发现你20年前做的一件事,突然今天又用上了。好比我1983年,那时候做的植物克隆。今天突然回过头来,我突然发现,我是这么多人里第一个从事这个领域的。

主持人续续:原来又在克隆狼,克隆猴子。

许晓椿:是的。所以我觉得这两点,如果大家对年轻的创业者有所建议的话,你的失败同样是你未来成功的一个核心的基石,珍惜现在,珍惜身边所交往的所有的人。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许晓椿博士今天讲得非常好,让我们的未来生活近在眼前一样。我们本期访谈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许晓椿:谢谢各位网友,谢谢主持人。

执业经历


许晓椿(PHD, EMBA),博雅干细胞集团董事长、CEO。博雅干细胞集团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在干细胞和生物医药领域以创新为核心的企业。

个人经历:许晓椿博士,90年代出国留学,先后在加拿大、美国学习生活工作了17年。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博士学历,同时拥有美国艾默里大学商学院高级工商管理学硕士(EMBA)。<更多详情>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