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全球神经系统肿瘤发病率在过去40年呈持续上升趋势,其病情具有高度异质性和复杂性,是临床诊疗中的难点。常见的神经系统肿瘤包括垂体瘤、脊索瘤、颅咽管瘤等,对人们的健康造成了很大困扰。本期《名医堂》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外科五病区副主任——任铭老师为我们讲解关于神经肿瘤的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任铭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神经外科五病区副主任

工作单位: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

擅长疾病:脑脊液鼻漏、垂体瘤、脊索瘤、拉克氏囊肿、颅咽管瘤、脑膜瘤等中央颅底疾病的内镜手术治疗,内镜下三叉神经痛、舌咽神经痛等微创手术治疗。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什么是神经系统肿瘤?

    answer

    任铭: 神经系统肿瘤主要发生在神经系统,通常我们所说的神经系统不仅包括我们的大脑,还包括脊髓以及中枢神经的周围神经。这些神经掌管着我们的肢体活动,我们的肢体感觉等。在这样一套系统中产生的肿瘤,就叫神经系统肿瘤。这些肿瘤的变化非常大,种类繁多,所以这是非常复杂的一类疾病。
  • Question

    垂体瘤的高发群体有哪些?

    answer

    任铭: 从高发人群上来讲,除了少儿发生垂体瘤很少见,即垂体瘤一般不发生在青少年儿童身上。从育龄期开始,二十几岁就可能发生,一直到中老年时期,其中临床上40到50岁的人检出垂体瘤居多。在这个阶段中的发病男女的比例差不多,但是女性检出的可能要比男性更多一些。
  • Question

    临床上如何治疗垂体瘤?

    answer

    任铭: 由于垂体瘤变化非常大,它的形态和质地都不甚相同,所以需要进行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比如现代医学发展到现在,我们要做到微侵袭,也就是对病人的创伤最小,那么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临床上就需要对病人的病情个体化、私人订制。同样这个肿瘤,更需要个体化治疗。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98期:脑垂体瘤防治“难”在哪?个体化治疗要精准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全球神经系统肿瘤的发病率在过去40年呈上升趋势,神经系统肿瘤发病具有高度的异质性和复杂性,所以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外科五病区的副主任任铭教授来给大家讲解关于神经肿瘤的相关知识。任教授您好。

任铭:你好,各位腾讯的网友大家好,我是任铭医生,我来自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很高兴今天来到这里,一起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神经系统肿瘤的相关的一些的科普知识,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任主任说到神经系统肿瘤我们感觉应该是特别大的一个范畴,您能给大家先讲一讲什么是神经系统肿瘤,然后这些肿瘤有哪些分类吗?

任铭:好,其实神经系统肿瘤它主要是发生在神经系统,这样的话有一个前提的概念就是什么是神经系统,就是我们讲神经系统通常想到的是我们的大脑,其实神经系统是涵盖了我们的大脑,还有我们的脊髓,这个都是叫做中枢神经系统。那么由这个中枢神经系统它还会发出一些的叫做周围神经,那么在脑子里面有颅神经,这是周围神经,那么从脊髓发出来的是一些周围的一些神经,比如掌管我们肢体活动,我们肢体的感觉,是由这些周围神经的,所有这一套系统都是叫神经系统。那么发生在这一套系统当中的一些肿瘤就是神经系统肿瘤。 那么这些肿瘤可以说是一种变化非常大,应该是非常多的肿瘤,类型也很多,包括肿瘤的形态,包括比如说我们做手术的时候会发现各种形态的神经的这种肿瘤的生长的样式。它跟我们平时理解的,比如说我肝脏的肿瘤,它是一个圆形,是一个类圆形,你能够描述出来。而很多神经系统肿瘤它是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甚至是非常不规则的,而且从质地上来讲,手术当中也能看到可以特别软,软到什么呢,我们拿吸引器,因为手术当中有一些器械叫做吸引器,可以把它吸走,软到这个程度;有些肿瘤特别的特别的韧,你吸不动,然后需要剪刀一点点去切,分块,切成小碎块之后再拿走;还可以非常的硬,硬到什么程度呢,就跟我们叫钙化,钙化到跟骨头……

主持人:结石似的这种。

任铭:跟结石一样,跟石头一样的东西,你根本切不动,也咬不动,甚至你拿磨钻去给它磨碎了之后,然后把这个肿瘤拿出来。所以说神经系统肿瘤,其实这种肿瘤还是一个是种类特别的多,再一个它的这种形态,包括它的质地,就是千差万别,是非常复杂的一类疾病。

主持人:做手术什么的这个难度非常的大吧?本来就有这么多种,然后并且又长在我们的神经中枢上面,那是不是危险程度非常的高?

任铭:对,手术相对来讲风险会比较大,要求手术操作的精细程度也就非常的高。这可能后面我会讲到,所以说是需要非常良好的一个显微技术操作的一个技能,需要长期的一个临床的积累和培训。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说发病部位,一个就是神经系统的部位,一个是颅内,然后还有一个是脊髓,肿瘤的分类也是分为这两种吗?颅内肿瘤跟脊髓肿瘤?

任铭:可以这么来讲,但是其实从专业的角度来讲,神经系统的肿瘤,世界卫生组织就是WHO它是有一个非常正规的就是专业性的一个神经系统肿瘤的一个分类的,这是全世界都通用的,而且这个也是不断的在随着这个研究以后,它会出现一个版本、另外一个版本,那么最新的版本是2016年的一个版本,关于神经系统肿瘤的一个分类,它是分成了17类。那么再往前是2007年,那是第三版,最新的是第四版。第三版的时候是你看这中间跨度了将近10年才出现一个新的分类。说明神经系统肿瘤它确实是非常的复杂,全世界的所有的医学工作者,还有一些的基础工作者,大家都在研究。你研究非常困难,所以它才能够迟迟出不来一个更新的,不是说三五年我就能够更新一次,它很难去更新的。所以说这是一个WHO的一个分类,这种分类其实更多的还是一个临床病理的一个分类,它会告诉这个肿瘤将来的一个良性还是恶性,那么对于我们判断将来病人的愈后是很有帮助的。 那么实际上对于临床工作来讲,我们更多喜欢用一个什么?就是说解剖部位的这种分类,就像您刚才谈到的,是分为颅内呢,还是脊髓上的肿瘤。那么我现在拿到一个标本,这就是一个颅骨的一个标本。我们特别喜欢就是说把肿瘤的分类,我们按照部位来分。因为作为一个神经外科医生,最终是我们要去做手术,要把肿瘤要切除掉。那么同一个部位,它可以生长非常多的肿瘤,但是到达这个部位的手术的这种通道相对来讲还是比较恒定的,或者说你会选择一个对于到达这个部位最恰当的一个手术的一个通道,我们叫做手术入路。所以说我们临床上更喜欢用一些通过手术部位来进行的一个肿瘤的一个分类,这样对于我们制定手术计划、制定手术的方案是很有帮助的。

主持人:您讲得真清楚,那么分为哪几类呢?

任铭:所以说整个部位大体来讲,你看这是一个颅骨,整个颅底是底面,这是一个结构,上边是颅盖,颅底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一个相对来讲一个水平的这么一个平面。这个就像一个颅板一样,它已经把颅腔分为了楼上楼下。

主持人:就是这个位置吗?

任铭:大脑,我们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因为这是我们的面部。这是眼睛,这是前边,所以说这个颅底其实是相对来讲是跟我耳朵,它不是完全水平,是前面稍微高一些,后边稍微低点,有一定角度,这么一个平面。这个平面跟它吻合下来,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所谓颅底的平面。这个颅底就相当于一个颅板一样,这个板可以把整个颅腔分为楼上一个空间,是一个大房间,然后这个楼板下边是一个小房间,楼上这个大房间就是涵盖的是什么结构呢?就是我们大脑,我们的大脑,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盖上这个盖的话,你看这个空间是非常大的,这个空间是非常大,这里面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大脑的结构。那么这个颅板的下边那个小房间里面主要是什么?是我们的脑干,还有我们的小脑。虽然这两个体积相对来讲比较小,但是它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我们生命的这种维持来讲,脑干远远要比大脑还要重要。你可以把大脑形容成是我们人体的司令部,我们经常这样讲,说人脑是我们的司令部。那么脑干你可以相当于形容成什么?脑干是大脑的司令部,这个脑干就是在我们的下面小房间里边。然后再往下,就是从脑干再往下就是到了我们脊髓了,那么脊髓跟这个衔接的部位就是从这个地方,因为整个在颅底有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孔道这个叫枕大孔,是通过枕大孔然后和我们的脊髓这样才连续起来。 所以整个把大脑你大体分成这个部位之后,然后再去研究是不同的部位会生长什么样的肿瘤,什么样的肿瘤在不同的部位它好发。

主持人:大脑好发还是?

任铭:都可以好发,都好发肿瘤,所有这些结构其实都可以生长肿瘤,这也是为什么神经系统肿瘤它的种类非常非常的多。

主持人:17种是吧?

任铭:对,它不光是脑子,就是我们说的大脑的,脑子外面还有脑膜,脑膜上可以生长肿瘤,你说里面有没有毒神经,各种神经有啊,所以神经上也会长肿瘤。然后里边肯定有血管,血管上这个时候就不叫肿瘤了,血管你可以讲这就是血管病,比如动脉瘤、动脉畸形。跟血管非常关系密切的肿瘤还有,比如叫海绵状血管瘤,它是跟血管也是非常密切的肿瘤,还有叫做血管网织细胞瘤,也是跟血管非常密切的肿瘤。所以说我说了这么多,就是说所有在我们的颅腔内,这还是颅腔,我们没有讲到颅骨会不会长肿瘤,颅骨外面还有头皮呢,颅骨上面也会有肿瘤,而且本身颅骨自身也会发生一些病变。只是说光讲这个颅腔内的神经系统肿瘤,确实种类非常的多,而且每个部位都会有。 我们就是说研究,你看我本人做的最多的是关于颅底,颅底这个区域。

主持人:下层是吧?

任铭:对,整个我刚才说平面的情况,正因为是有这么一个平面,这个平面跟外界它是有一个沟通,那么所有的一些的我们的脑组织神经血管必须要穿过,这不是一个完全的一个死板的,板子上是有空眼的,是有颅孔的,这些颅孔要穿行这些结构,所以说它相对来讲是比较复杂的一个区域。那么到达这些区域其实是有一些固定的手术的一些入路和方式。

主持人:明白,那底层的这个板大概要分为哪几类呢?哪个是最常见的肿瘤?

任铭:对,这就说到很好了。

主持人:咱们不讲上面的大脑了,咱们讲底下那个板。

任铭:再往下讲,就是整个颅板它又分成就是说前颅窝、中颅窝和后颅窝。也就是说你要把这个板子大概分成三块,但它不是平均分,中间的可能会少一些。前面的和中间其实也差不多,最后面那个相对来讲多一些,就是分成前颅窝、中颅窝和后颅窝。虽然颅底这个结构是最复杂的,它的肿瘤的种类也很多,但是有一条是比较好的一个消息是什么?颅底肿瘤多数是良性肿瘤,这一点是非常不错的。所以说我们神经外科是医生来讲治疗积极性很高的,能看到希望。

主持人:能看到希望,患者和医生都能看到希望的。

任铭:对,它挑战是有挑战,对于医生来讲,但是确实它能够治愈手术,手术如果一切成功的话,这个又有挑战,最后你又能够治疗得很好,那带来的成功的喜悦,无论从患者、家属还是从医生来讲,这是最大的一个成功。所以说整个颅底区域的肿瘤是良性肿瘤为多。

主持人:那还是挺好的,您刚才说分为三块,今天因为之前跟您也沟通得比较多,有一个肿瘤叫脑垂体瘤,它是不是发病率最高的一个肿瘤?

任铭:对,就是说颅底的这块肿瘤,刚才谈到了良性肿瘤最多,其中最多的那个瘤,一个叫垂体瘤,一个叫脑膜瘤,而这两个瘤呢还是颅底的呢就是一个良性肿瘤。就是说有没有垂体癌,恶性的有,但是非常非常罕见。脑膜瘤有没有恶性的,也有,但是发生在颅底的基本上也都是良性的脑膜瘤。

主持人:所以说脑膜瘤是长全脑的是不是?

任铭:脑膜瘤是不光是大脑的问题,就是说脊髓上也有,就是说所有中枢神经系统都可以长脑膜瘤。

主持人:但是它的位置如果是脑膜瘤也长在这个底部的位置的话,它也是良性居多?

任铭:也是良性居住,就是颅底的脑膜瘤,颅底的脑膜瘤也是基本上是良性的。然后垂体瘤它基本上就是发生在颅底区域,而且它有一个特定的一个生长区域。这两个肿瘤是颅底肿瘤里边发生几率是最大的肿瘤,而且它们确确实实基本上就是良性肿瘤。

主持人:那垂体瘤具体是长在哪个位置?

任铭:垂体瘤就是我们下面想重点的,你看整个颅板,这样分下来之后,后边是所谓楼下的小房间,其实在这个小房间前面还有一个小小的那么一块结构,也是在楼下。

主持人:在这已经看不到了?

任铭:也能看到,就是如果这个平板这样过来之后,你看这个平板如果这样放下来之后,确实你能够理解在这个平板的下方是有一个房间的,这个房间是相对来讲,我刚才讲的比上面它是小,它里面容纳的是脑干和小脑。你看这个前面如果说我这儿也有一个平板的话,那么这个区域是不是也是个小的一个空间,它是一个更小的一个房间,而这个板是确实存在的,这个板叫做鞍膈。鞍膈下面这个小房间它叫做垂体窝,或者叫做蝶鞍,或者叫做垂体窝,它是一个很小的凹形的这么一个结构。这里面容纳的是我们正常的垂体,有腺垂体,有神经垂体。那么垂体瘤的发生其实从这里边开始生长,就是从这里面发生的。

主持人:好,您可以把这个模型先放下,您刚才讲到这个垂体,可能很多网友朋友们并不知道这个垂体是做什么用的,您能先讲讲它的作用吗?

任铭:垂体瘤其实比较特殊,它的部位就是说我们看到了刚才说在垂体窝里面,或者说你可以更大范围的理解它是长在颅内,但是从肿瘤的真正的这种归类来讲,它并不属于神经系统,它属于腺,是垂体腺,它是属于内分泌系统。

主持人:属于腺癌?

任铭:不是腺癌,它是属于内分泌系统,所以说它是神经内分泌肿瘤。它严格意义上不是神经系统肿瘤。所以在神经系统肿瘤分类里边,其实没有垂体瘤。就是垂体瘤的分类应该是去找,应该最新的版本是2017年的,神经内分泌系统肿瘤里边才有垂体瘤,关于垂体瘤的分类。所以垂体瘤它是比较特殊的一个肿瘤,它长是长在颅内,但是它是属于神经内分泌系统。我们正常的垂体它属于我们的神经内分泌系统当中的一个器官,它非常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因为它要分泌一些激素,然后这些激素会影响到我们全身,所以说这是正常的垂体。那么在正常垂体上这么重要的一个结构,它如果发生肿瘤的话,它一定会影响到我们人的整个的内分泌系统。你内分泌紊乱之后,你就会出现全身的各种各样的症状和体征。

主持人:我知道内分泌系统有一些疾病,像甲亢、甲减,那这些症状我们都比较了解了,如果长了肿瘤的话会出现什么样问题?

任铭:对,这就是关于涉及到就是垂体它有一些所谓的这种靶器官。

主持人:靶器官?

任铭:对,它有它的靶器官。就是说这个垂体分泌出来激素以后,这个激素到达血液里边以后,它要到达它相应的靶器官,然后作为靶器官,然后再发挥功能。那么很重要的就是一个轴系,就是从下丘脑到垂体之后有一个性腺轴系,这个性腺轴系的最后的靶器官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男性来讲,那就是我们的这种男性的生殖器,那么对于女性来讲可能就是女性的卵巢这些结构。所以说垂体瘤的临床的症状、体征它相对来讲也是非常多样的。 那么对于一个女性患者如果得了垂体瘤的话,她就会出现什么呢?内分泌的紊乱,表现的就是月经的紊乱,月经的不规律、量少,甚至就停经了,然后还有就是无缘无故的泌乳。比如说我不在育龄期,我不在哺乳期,怎么会有泌乳呢?而且这种泌乳有时候是很明显的,有一些它不明显,是偶然自己不小心比如说一挤压,怎么会有就是说乳汁出来。就是说这些临床的症状有时候是非常隐秘的,需要我们非常有意识的要去关注一下。而且有一些症状它是单一的,就是停经泌乳,没有其它任何症状,但是有些垂体瘤她会有症状, 比如说她会有头疼,但有些人她不会有头疼,或者说有一些她是有头疼,但是她没有停经泌乳,单纯的就是头疼。所以说从临床和症状来讲,它还是很复杂的,这种疾病它的这种隐蔽性还是很强的,需要我们很好的有一个这种健康的意识在里面。

主持人:您刚才讲了女性的一些典型的特征,那也就是说这个疾病的高发人群是女性居多吗?

任铭:也不是,刚才是谈到了女性。

主持人:男性也很多?

任铭:这些靶器官作用到男性的靶器官上,那他也有问题,男性多见的比如说性功能障碍这种情况,但是一般来讲这个也是特别容易让人去忽略的问题。

主持人:而且也不好意思说。

任铭:也不好意思说,然后可能意识到肿瘤已经就发展了,长得比较大了,或者引起别的症状了。待会儿我们还会讲关于垂体瘤除了这些针对性的这种,因为内分泌紊乱之后,靶器官出现问题以后出现的症状,还有本身肿瘤长在那里,它对周围压迫也会有症状。然后比如说他出现了真正的头疼了,出现了我眼睛看不清东西了。

主持人:会压迫别的神经?

任铭:也会压迫别的神经,然后才可能发现。但是这个发现还是你可能前期你也不会想到我是得肿瘤,我还跑眼科去看看,所以你有可能最后绕了一个大弯了之后,后来是眼科医生介绍你,因为眼科医生一查,你眼睛没有问题,你眼底也没有问题,你视力什么都没问题,那你怎么会看东西重影?有复视,一些有经验的眼科医生就说你是不是去拍个片子,这时候才去发现可能垂体这个地方这个部位才能发现是长了肿瘤。

主持人:在临床上做诊断的话,就是用影像的这种方式是不是很容易来诊断脑垂体瘤?还是说在影像诊断上它也有很强的隐蔽性?

任铭:对,这就涉及到肿瘤首先它大小的问题。

主持人:越大越容易发现?

任铭:当然,越大越容易发现。再有一个先说大小的问题,如果瘤很小的话,微腺瘤,特别的小。

主持人:那有多小?

任铭:一厘米之内,一公分之内。

主持人:就是直径一厘米?

任铭:我们临床上定义一厘米之内的,它就是微腺瘤。

主持人:那可是我觉得也不小了啊,一厘米。

任铭:但是在影像学上跟正常的垂体,它如果是掺在里边,然后你再不通过特殊的检测的手段,你是看不到它的,甚至有时候你通过一些特殊的检测手段了,你还是疑似,只能说是怀疑。

主持人:其实就是边界不是很清晰了,是不是?

任铭:对,边界不清楚,再一个它的信号没法区分出来,你只能疑似那个地方好像是长了一个东西。

主持人:它的特点就是您刚才讲到的说,其实隐蔽性也还是有的,如果是大的话,发现率就会比较高一点。

任铭:就会比较高了。所以说谈到这里就是说它的隐蔽性,一个从临床症状上来讲,它有它的隐蔽性,然后即使说我去拍了影像学的片子了,我做了核磁了,它还有一定的隐蔽性。如果没有一定的这种经验,甚至一些影像学的医生,就是专门看片子的影像学的医生,如果他这方面的这种片子见得少的话,他也未必能够做出很明确的垂体微腺瘤的诊断。他也要写一个,因为我们经常会看报告会写到建议结合临床。

主持人:是的。

任铭:为什么结合临床就是这样,所以对一个垂体瘤来讲,就说一定要结合病人的症状体征,然后再结合他的影像学,然后要一定再结合他的内分泌化验。然后各个方面结果都出来以后,共同如果都指向了是垂体瘤了,那你这个也怀疑,这个也怀疑,这个怀疑,但是都怀疑垂体瘤,那它是垂体瘤的可能性就非常的大。你单纯某一种手段来讲要去给他下这个定义,说这个病人是一个垂体瘤,这个其实是不客观。

主持人:所以至少要有三个来一起来判断。

任铭:对,至少要三个一起判断。

主持人:如果是肿瘤比较小的时候,我们要说会涉及到说观察,等它稍微再长大一点,然后再确诊吗?

任铭:这个涉及到对于这种就是垂体瘤怎么去治疗的问题了,那么对于这种疑似的垂体瘤,又特别的小,然后就可能得需要他先观察。你观察半年,观察一年,我再拍片子,看它生长不生长。再有一个你要看这个肿瘤到底对病人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如果他已经严重的头疼。这个肿瘤它不是说长大了才会头疼,有的一些肿瘤非常小,也会头疼的,症状也很重,也会头疼。为什么呢?就是说我们刚才谈到垂体窝,这个小房间,这个小房间其实还是相对密闭的一个空间。上面是有一个相对来讲,就是说比较略微薄弱的一个区域叫做鞍膈,鞍膈也是一个硬膜的一个反折。

主持人:有点像房顶的意思吗?

任铭:或者说你理解成一个我们敲这个鼓,你理解成那个鼓面,它是有一定的弹性的。那么这个鼓里边的它本来饱满的,就是我的垂体结构,现在里边非要长出一个东西来,那势必里边压力会高。这个鼓皮就是鼓面它一定是张力很高的,它紧绷了,这种张力有时候会刺激到这个鼓皮硬膜,那病人就会头疼。反而是肿瘤再长再长,最后把这鼓皮它撑破了。因为鼓皮它不是说完全密闭的,中间还有一个叫做鞍膈孔的结构,鞍膈孔里边走的是我们的垂体柄,这是我们正常生理情况下,它就存在这么一个孔道。如果这个肿瘤再长再长以后,把这个鞍膈孔整个都撑开了,就顺着鞍膈孔整个肿瘤就突破了,把鞍膈孔都给撑开了,这个鼓就整个都敞开了,反而这个压力可能就是释放了,他可能反而又不疼了。

主持人:那这个隐蔽性更强了?

任铭:对。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因为它已经突破了这个鼓面之后,它可能还会继续再长,再长之后它就会压迫到周围的结构,就有了新的其他的症状。那么最近的结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视神经。所以说垂体瘤的病人,如果他已经出现了视力下降,视野的缺损,所谓视野缺损,就是我们看东西也是这个田野的野,它是一个范围的意思,视野就是我们看东西的范围。如果说他看东西的范围,比如我们正常人能够看这么宽,他只能看这么宽,越来越窄,以前他开车看后视镜就没问题了,现在不行。他得使劲扭头才能够观察到底有没有车过来,这叫做视野肯定会受影响,或者过马路,我明明的这个车在那,我已经知道了,但是他因为视野很窄,他过马路就觉得很小心。 出现了视力的下降,视野的缺损,这个肿瘤已经是不小了,至少是一公分以上,它已经突破了这个鞍膈。

主持人:突破了鼓面了。

任铭:对。从临床症状上来就已经高度提示我们,我可能是得了垂体瘤了,我不要再等待了,我要去眼科要看。如果我还有头疼,如果我眼睛出现问题,我不应该头疼,这解释不了,我一定要再去查一个头部的,你最起码我拍个CT,简单吧?我要是如果继续筛查一下,如果进一步查,最好我就做一个核磁,这样的话就能够早期能够发现这个病变。

主持人:您在临床上碰到的一般都是多大的瘤子的患者找您多一点?

任铭:还真是一般来的微腺瘤的病人比较少,尤其咱们国内这个情况就是人的健康意识,一个是还没有达到这个情况,再一个呢,大家确实工作很忙,有一些他愿意拖。

主持人:觉得不太是大事的问题。

任铭:我是头有点头疼,我是不是工作累了,我休息休息吧,也可能休息休息还真的就缓解一些。但是他只是缓解一时,他一定是持续的,这种疼的状态不会减轻。 所以这里也要提醒大家,就是说神经系统肿瘤现在的这种检出率比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确实发病率也是要高了。大家如果遇到一些就是说我没法去解释的临床的症状和体征的话,一定要想到我是不是可能脑子里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们平时每年的体检也很少给职工做头部CT的体检,头部的CT不会做,所以说这也是特别容易忽略的地方。 所以说如果大家出现了我没法去解释的问题,比如说我这个耳朵听力不好,是不好,但是这个耳鸣,我可能开始考虑我是不是工作最近比较累,我休息休息,可能耳鸣缓解一些,但是耳鸣老持续的存在,或者说我突然间一戴耳机,发现我这边听力比这边又差了,你就不好解释为什么这个耳朵听力差,你也去耳鼻喉科医院也看了,医生也查了,说你这个就是说叫做神经性耳聋,那我怎么引起神经性耳聋?不能说到神经性耳聋了,我就打住了,一定要去考虑是不是不单纯是神经或者说我耳朵本身有问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要深挖一步,深问一下,尤其是遇到了自己解释不了的问题,我视力是不好了,视力不好人眼科大夫也看了,说你这个眼压也没问题,眼底这些情况都好好的,那我怎么会视力就不好了呢?

主持人:多问点为什么。

任铭:要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我近视我也配镜子了,我怎么会在一年之内我视力下降就这么快,我也很注意保护我的视力了,要问一个为什么,我可能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压迫我的视神经,一定要去专科的医院专科的医生再做进一步的检查,这样的话能够早期的发现自己的疾病。

主持人:这个疾病有没有高发人群?我们是不是能够做到一些预防工作?

任铭:从高发人群上来讲,其实除了这种小孩垂体瘤很少见,垂体瘤几乎不发生在青少年以下这些情况。那么从育龄期开始,二十几岁就可以发生,一直到年纪比较大。这个阶段男女的比例差不多,女性检出的可能比男性更多一些。

主持人:多一点?

任铭:多一些。

主持人:青年人跟老年人也差不多的比例?

任铭:其实是成年人,临床上看可能四五十岁这种会可能相对来讲更多一些,越年轻的可能是多出现的,就是年轻女性老是生育老是怀不上孩子。

主持人:这也跟垂体瘤有关系?

任铭:跟它是有关系的,因为你整个内分泌它是受到影响的,所以说这个是有关系的。这样一批的病人稍微多一些。那么四五十岁这批病人是比较多发的,就是头疼、视力视野障碍的为多。那么再到一些岁数再比较大的,可能有一部分病人这个肿瘤它会生长得非常的巨大,大到成什么程度,它不是对周围神经血管是一个推挤粘连的情况,它是已经过来包上了,已经包裹上了。

主持人:有长到这么大的?

任铭:可以找到这个体积非常大的肿瘤都可以。

主持人:它这个跟遗传有关系吗?

任铭:所有神经系统的肿瘤现在的发病机制现在其实都不清楚,但是垂体瘤跟家族有没有家族遗传史,这个几乎没有。

主持人:没有是吗?

任铭:几乎没有。

主持人:都是突发的这种?

任铭:对,我们推测就是说所有疾病其实最后跟我们基因它是有关系的,它一定还是有一定的关系的,但是你说这个有没有遗传性,或者说我得了,会不会我的孩子也会,这个临床上没有这种情况,有也是偶然的事件。

主持人:说到这个垂体瘤,我觉得尤其是长在脑部,大家都会非常的紧张。但是您刚才讲到说这是一种良性的一个肿瘤,它是不是一个凶险程度很高的,就是得了会不会致命呢?

任铭:对,这就是我刚才强调为什么我们说了很多要去多问几个为什么,要早一些去把这个病的发现早点给它检出来,早点做出一个比较好的一个诊断,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下一步,你要早期的去治疗,或者要早期要干预。这个干预不见得说我就一定得早期的就要去切,就要去做手术。

主持人:早期不见得非要做手术?

任铭:不见得一定是要做手术的,有一些情况是观察,临床观察也是一个治疗的一个手段。

主持人:我听到“观察”这两个字我也很担心。

任铭:它不是,因为你这种观察是什么,是在医生的这种治疗的整体一个计划里边,你不是盲目的观察,跟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疾病,然后呆在家里面任由它发展,这是不一样的。你这种观察是医生会告诉你多长时间要来复查,医生要通过肿瘤的变化程度,然后最后再给你拿出你最佳的一个手术的时机。这是一个观察。 还有一类垂体瘤,因为垂体瘤就说刚才讲了,它是垂体内分泌腺的一个肿瘤,我们人体内那么多激素了,是不是?所以说它是一个大的家族,不同的肿瘤它可能会最后影响的不是说所有的激素,是某些激素,所以说是某些激素出来之后,它临床症状就不一样,病人的诉求就不一样。所以说垂体瘤它其实也是一个大家族。

主持人:它里面也还分为很多种是吗?

任铭:它里面还要分很多很多种。

主持人:就像您刚才讲的,有的特别软,有的特别硬,它的那些质地什么的不一样。

任铭:可以这么去理解,当然垂体瘤多数都是软的,韧的很少,硬的、钙化的,那就更罕见。你只有做了很多很多例了,几千例之后,你可能能遇到那么一两个。垂体瘤的种类其实它是一个大家族,这里边有各种类型的垂体瘤,还要再去细分。

主持人:这个我们有没有统一的一个治疗方式?都是小的时候我们要等待着,然后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去做?

任铭:对,正因为它有这么多类型,所以说一定要做到什么,个体化的治疗。比如我们现在的神经外科医生,包括整个医学你发展到现在,我们叫做微侵袭的治疗的时代,微侵袭就是对你的创伤要做到最小,怎么去做到最小,一定是个体化,私人定制。你同样是这个肿瘤,但是你和他的肿瘤可能就是不一样。 你的要求你的诉求和他的诉求其实也不一样。

主持人:我的诉求不都是要把它治好吗?

任铭:最终是治好,但是怎么去好,这还是不一样的,一定要去个体化,有一些个体化的一个治疗的这么一个思维。它一定不是流水线的,一个固定的一个标准,不是这样的。因为这个人脑本身是很复杂的一个器官,这个疾病也是很复杂的。我们要是说得了垂体瘤,不要觉得就是说有多么恐怖,首先你要有一个很好的信念,这是一个良性肿瘤。我通过合理的治疗,合理治疗里边手术是一方面,我刚才谈到了观察还是一个方面。手术是一个方面,而且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你还有是可以吃药的,有一类垂体瘤长得很大,但是吃药之后它就可以缩小,有一些病例他就甚至可以吃没了。所以说它是真的是千差万别,一定要有个体化的概念。你除了吃药之后有没有别的方法,有啊,也有人要去做这种所谓的这种放射性的治疗。当然这个放疗它是很宽泛的一个概念。到底放疗你用哪一类的物理射线去做治疗,这里边还是不一样。所以这又涉及到一个个体化的治疗。那么从我们临床上来讲,那么这么多手段,哪个是首选?哪个是次选?哪个是主要治疗手段?哪个只是仅仅作为一个辅助的手段?这里面它都是一个综合的一个评判的。所以对一个垂体瘤的病人来讲,它的治疗远远要比其他肿瘤要复杂。一个治疗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别的肿瘤你可能就是把它拿掉,随访也不用特别长的时间,或者是简单的随访。 垂体瘤不一样,垂体瘤是肿瘤拿掉之后,你内分泌有没有恢复到正常,是不是?因为垂体瘤它是影响人的内分泌的,你如果光把肿瘤拿走了,片子很漂亮,但是病人的内分泌有一类肿瘤,比如说生长激素腺瘤,这个可以造成成人的这种骨骼的这种,就是嘴唇的肥厚,颧骨很高,眉弓也很高,就是一看这个人长得很雄伟,甚至跟大猩猩一样,指头很粗,个头很高,很伟岸的,但是其实这有一部分这样的病人,他是一种病理性的一种面容。肢端肥大面容就是叫做生长激素腺瘤。这个肿瘤就是有时候影像学上看的肿瘤已经没有了,也很好,但是它的生长激素水平可不见得就恢复到正常,它还是高的。所以说手术是主要治疗方式,你就还得依靠别的手段继续来辅助治疗,它的治疗远远还没有结束。 所以说对垂体瘤的病人住院期间这是一个治疗的一个时间段,可不是我出院了我治疗就结束了,出院以后一定要跟自己的医生有一个长期的一个关系,保持一个关系。当然医生也会跟他讲,你什么时候要抽血,要复查,复查什么,复查激素,什么时候是除了复查激素,你还要复查片子,然后甚至你要除了你的外科的手术医生,你还要去跟内分泌科的医生帮助你去调整内分泌。这个调整内分泌是需要一些药物,这也是有专科性的这种医生的调整,比如协和医院的内分泌,这是非常著名的,我们跟他那边也有很好的一些协作关系。

主持人:我们要联合内分泌要一起来治疗。

任铭:要联合,现在叫做MTD,多学科这种协作,就是说对于这样的病人一定是最后还要有一个综合的治疗,或者说还有的就是为了怀孕的问题,你跟生殖妇科其实跟他们还是有关系的,肿瘤切掉了,只是把那个最危险的根给它去掉了。就跟这个土壤一样,它现在不长东西,我把这个土壤原来是很糟的,我现在也刨好地了,也都弄得好好的了,但它能不能长出来这个庄稼,结不结出来果实,还得需要方方面面的。

主持人:还得施肥、浇水。

任铭:对,还要做这些工作,所以说垂体瘤的治疗是很综合的一个治疗。

主持人:我们就是说其实主要的治疗方式还是手术来治疗,一说到颅内的这种手术治疗,大家都会很害怕,现在我们的颅内手术治疗有没有一些新的方式让大家可以不用那么担心?

任铭:这就是神经外科特别引以为自豪的一点。

主持人:听说进步很快。

任铭:对,这么多治疗的这种方式了,其中手术治疗是治疗垂体瘤一个最最重要的一个手段,也是最核心的一个手段。这反过来呢,其实对我们医生来讲,神经外科作为一个外科医生来讲,也是最大的一个责任在里面,因为这个肿瘤你没有做到在你这儿是最好的话,其实给其他的治疗都是造成了一个障碍。

主持人:咱先打草是吧,要拔草拔干净。

任铭:要拔得干净,或者说你这一次拔得不太满意,你会给第二次做手术就增加了一个困难。

主持人:有可能还复发?

任铭:会复发,而且你做过一次以后,周围已经形成了一些斑痕了,这个结构就会比第一次做更复杂,粘连会更重,造成的困难会更多。其实就是给病人的风险它又增加了。所以说作为一个医生来讲,外科医生来讲这个动刀是一个很慎重的事情,要么不给病人动,你要动的话,一定要说给病人一定要做得要非常的好,至少从你来讲,你认为这个手术做得是非常完美,要做得很漂亮,这个程度才可以。 那么具体来讲,现在来讲做垂体瘤,我认为就是说所有神经系统肿瘤里面来讲,相对的来讲是比较成熟的一个手术的技术,是一个微创的一个手术技术。那么从它的发展来讲,以前我们就是开颅,得开颅,因为刚才说了垂体瘤在鼻根后边,在脑子最重要的地方。

主持人:怎么开颅呢?在最中间的位置是不是?

任铭:是啊,所以以前怎么做的,那就是在头上开始切皮,要把颅骨打开,然后从头顶上经过这么深的一个通道之后,然后到达这个区域,然后才开始切肿瘤。所以说先且不说你在这个区域做手术有多大的风险,你就是经过这个通道都是有一定风险的。你必须在通道上对这些正常的组织有很好的保护,然后才到达了这个区域,然后你才开始进行各种分离,然后才能够切除肿瘤,这是以前所谓开颅的方式。

主持人:创伤太大了。

任铭:创伤还是比较大。那么肯定就会有医生去想有没有别的方式,确实也有,那么最早的时候还有的就是我不用开颅的方式,我不用把这个病人的颅骨打开,那么怎么办?就是从前面走,从前面走这个路径呢,它最起码你不经过大脑了,对大脑几乎就就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这首先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但是从前面走有前面走的问题,以前是通过唇。

主持人:从嘴里面走吗?

任铭:从这个唇下入路,然后把嘴唇翻上来之后,从下边一直这样进来,沿着骨头,然后这样再到达这个区域,这是唇下入路。这样的话其实这个路径还是有一定创伤,那么到现在已经发展成什么?就是经鼻,从鼻子去做,然后直接到达这个区域。这样的话就是说已经完全避开了我们对大脑的影响,这就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进步。这是第一个进步。 那么第二个进步就是说我们手术的这种照明工具的进步,因为其实现在的神经外科叫做显微神经外科。 显微神经外科是怎么出现的呢?是因为有了显微镜,以前手术全是在裸眼下肉眼下这么去看,这么去操作的。有了显微镜以后把局部的放大了,很清晰。其实就是把我们的人眼所不能够看到的东西,或者你根本注意不到东西,它给你局部放大,而且非常的清晰,既然已经这么清晰的结构已经摆在你面前了,我再进行操作的话,我势必要去正常的我已经分辨得很清楚了,我就开始注意保护。是有了这种科技的进步之后,有了良好的这种照明,其实这样出现,首先是有了局部的解剖,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你就要先开始研究,以前是大体的解剖,现在已经有了显微镜,可以已经看到很局部的结构了,就要研究局部的解剖了。然后在局部解剖基础之上,势必就发展了局部的这种叫做显微操作的技术。 那么科技继续在进步,现在就是说我们除了显微镜以后,因为显微镜它放大是放大,但是它光线是从外边这样照进来的,通过鼻孔然后到达这个区域。

主持人:它有照不到的地方吗?

任铭:一定有,因为你鼻孔就这么大,手术的时候我们是用一些牵开器,我们叫鼻窥器,会撑,撑开之后,撑开也就最多这么大一个圆。

主持人:那怎么办?

任铭:光线是直的,光线不能拐弯,那你肯定还是有死角,还是有看不到的地方。所以说现在又有一个新的进步的方式,就是说我们把光线就给它放到里边去。既然光线是直的,我光线打不进去,我把光线放进去可以吧?所以现在出了叫做神经内镜。神经内镜就是说一个四毫米直径的一个硬性的一个镜子,它里边走的是光纤,然后是这个光线,这个镜子直接四毫米嘛,放进来这个鼻孔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然后直接放到了病变的局部的区域,然后前端开始照明,因为光纤它导光又过来了,然后前方有这个摄像头,然后就把这些图像全部传输出来了,这样的话就对于局部的这种显露,第一个是原来看不到的盲区,现在能看到了。第二个它清晰度比显微镜下的清晰度又更好。

主持人:这个是照明这方面,照明是最大的一个进步?

任铭:这是科技的进步,一定是这样的,因为只有医生说我看清楚了,我才可能去动手,才能去得的更好,或者说已经是看得很清楚了,才能够要求我们去做得更精细。显微镜下非常明显,你这个倍数放得很大的话,你这边的操作你觉得非常轻微了,但是在放大倍数下的图像上看的话,你会觉得这个手还在晃得比较明显。这个好理解?

主持人:好理解。

任铭:所以说我们如果放大的图像越来越清晰,放大的倍数也很大的话,反过来其实是要求我们医生你的手要更稳,你的操作要更精细,你原来认为的我这个训练已经可以了,但是低倍镜下是可以的。一放大高倍以后不行,其实不行,你原来认为可以,其实你放大高倍以后发现还挺晃的,这样其实反过来要求就要提高自己的显微操作的技术,所以这种操作技术不是说你无缘无故的我天天去怎么去训练,其实是科技进步以后,反过来迫使我们要求这么去做,带动了我们显微医生的这种手艺的提高。

主持人:我们怎么样提高,我们就是多练就能提高?还是说也有这个机器来辅助我们让我们的手术手更稳、更精准?

任铭:对,所以说这就是要科技带来这一套的东西。其实我刚才说到了内镜这一块,现在还有就是说更好的照明的这种手段,叫做神经外视镜。现在基本上很少,基本上在北美地区可能开展有十年,或者说十年多一些。

主持人:为什么这个开展得比较少?

任铭:整个在欧洲包括在国内现在做得还非常的少,这个是需要一个观念的接受,需要一个过程的。包括你这个训练,你刚才讲了这个培训、这个训练不是说你拿来就能用的,它有一个培训学习的一个曲线。话又说回到刚才您问的这个问题,怎么去培训,这就需要实验室的训练,动物模型上的训练,现在也有一些很多的一些的配套的的模拟器,手术模拟器的一些各种的发明,包括专利,包括内镜手术操作,也有很多这些搞工程的这些,比如像北航一些工程,这些专科他们在设计这些东西,然后结合我们临床来培训我们这些医生,培训年轻的医生,这些东西其实都是配套的。所以说要想把一个手术做好,把一个病治疗好,其实您可能来医院,对于您来说就是这么一个治疗过程,其实背后其实真的是付出了很多很多,有很多很多人其实都是在做这件事情。

主持人:现在是金字塔尖的医生就是指的是神经外科医生。

任铭:是,科技进步这块对整个医学的发展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是难度最大的。

任铭:医生不能说天天只是做手术,一定要了解最新科技的前沿,比如现在的AR技术,这些东西一定要去关注,一定要去了解。真正的医学这个东西的发展,医学它没办法去创新的,它要想进步,有所突破,它一定是在科技已经进步的前提下,你再往前才能够突破,才能去走。你说你不依靠这个,我单独我医学就要突破一块,我发明一个什么,然后就能够治疗这个疾病,我觉得这个是达不到的。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我们手术主要是您觉得是器械类的这种科技类的进步,其实推动了这个手术更精准,然后治疗效果更好。

任铭:对。

主持人:因为我们讲其他地方的一些肿瘤,现在像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等都开展得比较不错,在脑垂体瘤方面有没有这样的一些治疗方式的开展呢?

任铭:您谈到靶向治疗这些,其实就涉及到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说为什么2016年的WHO就是我们刚开始话题讲的时候,对神经系统肿瘤的分类,谈到一个2016年的一个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个神经系统肿瘤的一个分类,它最大的一个变化是什么?就是说从传统的原来的组织学分类上,它加了分子病理,分子和基因的一些的检测,然后把这块加进来了。 这块加进来就代表了什么呢?现在我们对于这个疾病,它的基因学的研究现在是越来越深入。其实这个事情是很困难的,大家可以想一下,我们得病是在我们人脑里边,我们要用我们的人脑来研究我们自己的人脑。从逻辑上来讲,确实它有一定的悖论,是很困难的。但是既然已经出了这么一个《蓝皮书》,出现了这么一个分类,虽然时间是很长,但是它毕竟出来了,而且指向的就是分子病理,肿瘤的这种标志物基因的这种研究,它可以说真的已经就是说进入了新的一个阶段,它才会这样,所以才有了像您刚才说的所谓的靶向治疗这些东西。 所以说对于垂体瘤现在来讲还是比较困难,所以说直接针对垂体肿瘤我采用靶向治疗,其实就是化疗嘛,一种药物然后通过抑制一些靶点什么的,可能就限制肿瘤生长,甚至让肿瘤就消失掉。当然现在很多化疗药靶向治疗就对某些肿瘤是可以,但是现在对于垂体瘤现在还是不行。我为什么刚才谈了很多手术方面,就是因为垂体瘤的综合治疗里边来讲手术还是重中之重的,还是第一位的。 那么什么情况下用靶向治疗呢,还是对于一些难治性的垂体瘤,因为确实有些垂体瘤,临床上会见到的顽固性的、难治性的垂体瘤,手术也做了,其他的也确实也做了,没有更好的办法,它该长还得长,而且长得还特别的凶猛,那怎么办呢?我们就只能用一些靶向的一些治疗的手段。因为靶向治疗现在对垂体瘤它并不成熟,你可能研究的是某一些靶点,可能是研究的是这个问题,但是这是一个综合性的。你除了A因素之外,你有没有B因素,有没有C因素,C因素会不会反过来会影响到A因素,就是这个还是很复杂的一个问题,但是这确实是一个研究的一个方向,靶向治疗确实是一个研究的方向。我们不能依赖于所有东西最后全部靠手术,疾病治疗的最高级的一个还是治未病,如果我们采用一种方式,我可以预防,我可以通过非手术。

主持人:让疾病不发生。

任铭:对,保守的方法,非倾斜的方法,然后能够治疗,这是最好的。

主持人:经过我们这么多年的努力,现在咱们脑垂体瘤的一个治愈率能有多高?

任铭:因为垂体瘤它是良性的肿瘤,多数病人其实还是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一个治疗。

主持人:绝大多数都治好了?

任铭:对,绝大多数还是都治好了。

主持人:做完手术以后,其实我们还要配合内分泌治疗,刚才讲的还有一些相关的一些治疗方式,然后随访的时间会长一点。

任铭:会稍微长一些,可能早期间隔时间稍微短一些,后边可能两年、三年,这样的密切的观察一下就可以。其实垂体瘤的治疗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多数病人治愈率都是很高的。

主持人:这个手术存在不存在一些风险?

任铭:手术是肯定是有风险的。

主持人:如果是有风险的话会可能会存在哪些问题?

任铭:这就是跟具体肿瘤的部位有关系了,因为它的风险其实来自于这个肿瘤周围有哪些重要的结构。

主持人:眼睛,您刚刚说的是视力、耳朵。

任铭:我们谈到了视力的问题,当然耳朵现在没有,刚才只是举一个例子,但是垂体瘤确实从神经上来讲最近的神经是视神经,其实除了视神经以外,两侧就是我们说这个垂体窝不是这样的吗?前有骨头,后头有骨头,是吧?那两侧它也是两个很重要的结构,它不是骨头,它也是很重要的一些一个结构,它叫什么?叫海绵窦。整个海绵窦里边有一些非常重要的颅神经和血管,最重要的是两根大血管,就是颈内动脉。我们心脏上来的血要供应到大脑,我们要有主干的血管,前面的就是颈内动脉,后面的当然还有两根椎动脉,就是四根血管,其中有两根就是在我要做手术的区域的两侧紧挨着。所以说你想想这个风险其实就已经很大了。作为供应大脑的主要的就是四根大的血管,有两根就是在这个手术的区域,你说这个风险大不大?所以说对于颈内动脉的保护,这是做垂体瘤手术很重要的一个。

主持人:重中之重。

任铭:当然除了这个之外,你刚才谈到的视神经,海绵窦里边还有别的神经,别的颅神经,是动眼神经、滑车神经、外展神经,它都是在这个区域。就是说肿瘤周围它有一些重要的神经和血管,这些神经血管哪一个出现问题,病人都会造成一些很不好不良的这个后果在里面。

主持人:主任,您在临床工作这么多年,现在大概做了多少例脑垂体瘤手术了?

任铭:我参与的垂体瘤手术应该来讲工作这么多年了,已经是相当多的了,上千例估计也有了,但是自己作为主刀,然后做这些手术还并不是很多,可能有个一百例以内。

主持人:也很多了,本来这个疾病的发病率就不是很高。

任铭:所以说刚才谈到手术的这种风险主要是肿瘤周围的涉及到正常结构的一个风险,那么对于垂体瘤还有一个手术的风险,就是跟我们现在常用的一个手术入路,因为刚才谈到了我们要进鼻子做手术,你不管是显微镜做,你还是通过内镜来做,你要通过鼻子到达手术区域,你必须要有一个创面过去。我们开颅的话,你这个头皮你这个颅盖,头骨打开,打开之后没关系,创伤是大,但是它能够一层一层给你复原。这个地方你怎么缝?你打开了这个地方是缝不了的,只能是说把打开的通道给它复位,黏膜掀开了,黏膜给它复位,甚至骨头是磨开了,骨头磨开之后,当然有的就把一些的多余的骨片给它复位,叫做颅底的骨性重建了。当然这个是有争议的,有些人强调一定要有骨性的这种复位,也有些人说这个没有必要,可以不需要,但是不管怎么说,你这个通道最后要愈合。如果这个通道没有愈合,愈合得不好,始终鼻腔外界跟颅内它是相通的,我们颅内它是有一些液体的,我们的脑子我们的神经血管它是在一个水环境当中,这个水叫做脑脊液。液体是水嘛,它是无处不在的一个东西。

主持人:从鼻子里它会流出来吗?

任铭:所以说你有这个通道,这个水它会流出来。

主持人:天哪,从鼻子里流出来脑脊液太可怕了。

任铭:所以说这是经鼻做手术,跟手术直接相关的一个并发症,叫做脑脊液的鼻漏,这是跟手术相关的一个并发症,这也是手术风险当中的一个。其实这个情况就是这么去看,首先不要说这个手术完之后,我脑脊液鼻漏了不好,首先这个观念是不对的。

主持人:鼻漏了不一定是不好?

任铭:不一定是不好,为什么?是因为有些肿瘤它已经长到颅内了,你把肿瘤拿走之后势必要漏了。你要是不漏的话,说明肿瘤没有切净。已经长到了颅内,那你要把颅内的肿瘤要通过鼻子要把它切出来,肯定这个通道就打开了。所以说它是百分之百一定要漏的。从我们临床上来看也是,现在手术当中就已经看到脑脊液漏的情况。

主持人:那得漏多久漏多少?

任铭:越来越多,所以说脑脊液鼻漏是一个手术并发症,但是它并不可怕,它是跟手术切除或者跟手术有时候就是需要这么去做的。那么面临的下一个问题就是你漏了怎么办?其实它主要的危害是什么呢?是这种经久的它老不愈合,老不愈合之后,有些气体会进去,气颅。这样的话病人会颅压高,头疼很厉害。还有一个就是说细菌会进去,就是颅内感染。颅内如果出现严重颅内感染的话,那是危及生命的,所以说它真正的危害在于哪呢?是因为脑脊液鼻漏,这个治疗得不彻底之后,造成了颅内的感染,或者颅内的积气,甚至会危及到生命。所以说脑脊液鼻漏出现以后,关键的关键是一定要把这个漏要给它堵上,要给它治疗得非常的彻底。 所以说这个情况就是说有分这么几种情况,手术当中肿瘤倾斜的很明显,漏口很大,破口很大,已经明显看到脑脊液漏了,那就毫不犹豫。手术当中,肿瘤切完之后,一期就要把这个漏要堵上。那么堵的方式就五花八门了,很多,传统的比如说在病人的身上切一个口,取一些肌肉、筋膜、脂肪,把漏口给堵上,用传统的方法。那么现在有了内镜的话,可能这刀多数情况下你不用挨了,我们可以在内镜下把病人的鼻中隔的粘膜给它完整地剥离下来。我说的是剥离,可不是游离,它一定要留一个蒂,就是带蒂的一个黏膜瓣要下来。这个蒂是这个瓣的血运,给它血运之后这个瓣将来才能够活。让这个活的瓣贴在哪呢,就贴在你那个漏的地方。这叫做带蒂的黏膜瓣的脑脊液鼻漏的修补的这种方式。这个技术出现了之后,已经把脑脊液鼻漏经久不愈,甚至造成了病人颅内感染,这个发生率也是远远地降低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技术,而且这个技术现在来看是越来越成熟。现在很多医院都可以开展这种手术。

主持人:所有做的从鼻进的这种手术之后都要做这样的一个小的一个手术来,最起码要预防它这个流出来?

任铭:对,问得很好,这就是我刚才说到了这叫做这么几种情况,这是说漏得很明显的,一期就要补漏的情况,也就是漏得最严重的情况,你一期就要这么去做了。那么是不是每个病人都要去做这样的操作?它不是这样的,有些肿瘤它就漏得不明显。你可能看到有一点渗,可能也就不需要这个黏膜瓣了。

主持人:过几天可能就好了是吧?

任铭:对,你通过别的,我们有时候用一些明胶海绵,填塞医用的一些东西,复位,甚至把蛛网膜它本来是这样撑开的,你一推以后蛛网膜它缩起来了,缩起来那个漏口可能蛛网膜自己就闭上都有可能,你再用一些其他的生物的一些材料,就可以把这个漏完全就能够堵上。就是漏很小嘛,你就没有必要给病人造成这么大的创伤。当然这些情况每一个医生做垂体瘤手术,经鼻做垂体瘤手术的病人,医生术后一定要跟病人讲,你要跟病人讲说你这个术中这个漏的情况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是高流量的漏呢,还是仅仅有一些渗漏,我们已经给你做了一些什么样的处理了,然后我们继续还要再观察,也可能按照我们的经验,我们这样处理之后,它应该慢慢就长上了。你早期鼻腔有一些分泌物,有一些血水,也别太过于担心,可能是正常的一些分泌物,我们还可以再观察。甚至就是说再稳妥一些,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做腰大池的引流。这是又谈到另外一个话题,就是我们刚才谈到了神经系统是一个水环境,这个水环境除了大脑到脊髓,它是循环的一个环境,这个水它是有一定的压力的。这个压力存在的情况下,然后从鼻子流下来的。那么我们手术以后让病人回到病房以后,腰上扎一个小细针,割一个小管,然后进去以后就是放到了腰上有个结构叫做腰大池,腰大池里面也是脑脊液的,相当于整个水的环境通过这个细管,这个水从腰大池这个地方引走了,压力是从这个地方释放出来,它这个地方就不会再流脑脊液。这样的话可能就更加有利于促进这个地方漏口的封闭,因为它自己闭合最终还是需要自己的一个生长,周围的一个显微的黏膜的生长,一个爬行最后才能闭上,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主持人:所以需要有几种方式来治疗这个后遗症。

任铭:对,就是说这需要手术的医生他的临床的一个判断,具体情况的一个判断,但总的来说就是说鼻漏首先是可能会出现,而且出现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我认为是比较大的,尤其是你要是把肿瘤想给它彻底清除很干净的话,这个漏这个并不是说我一定要去避免,这个观念是不对的,该漏就要漏。关键是漏了之后,你一定要做一个很好的一个处理,要给病人把漏要赌得很好。

主持人:好。主任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访谈就要进行到最后了,最后也希望您给我们的网友朋友们,关于脑垂体瘤这个疾病再给大家一些意见和建议好吗?

任铭:好。其实脑垂体瘤它还是在我们颅内比较多见的一个良性的肿瘤,而且它影响我们的是方方面面,它不是说单一的症状和体征,它会非常的隐蔽,比如说她得垂体瘤就是停经泌乳,他得垂体瘤就只是个头疼,他得垂体瘤就是视力不好,这个症状上它也不是说一致的,就是差异性比较大。但是有一条就是你遇到了觉得我不合逻辑,逻辑上我解释不通的一些情况的时候,你要想到我是不是颅内是不是得了肿瘤,你就要去找专科的医生去做检查,要找专科的医生给你看片子,这样的话能够尽早地能够发现一些颅内的这种肿瘤,当然垂体瘤是其中当中的一种了。然后你如果说已经早期发现了垂体瘤之后,也不要说特别的紧张,因为垂体瘤毕竟是一个良性肿瘤,治愈率非常的高。我们要和专科的医生进行沟通,然后要让医生可以拿出一个详尽的诊疗计划,什么时候做手术,还是说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手术的合适的时机。手术做完之后,然后还要有很长期的一个预期的随访,一个综合的治疗。然后这样的话综合治疗起来,最后才能把这个垂体瘤治好。所以说总结一条,垂体瘤并不是那么特别的可怕,还是要去早发现、早干预,然后尽早地得到一个合理化的个体化的治疗,这样的话我们能够得到一个最后完全是正常人的这么一个状态。

主持人:好,再次感谢任铭主任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任铭:好,再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