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唇部整形手术越来越受到爱美人士的喜爱,嘴唇是面部唯一一个能够表露性感的器官,现在流行的M唇、嘟嘟唇、微笑唇等成为了众多求美者的追求。本期《名医堂》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潘柏林教授,为我们讲解关于唇部整形的一些相关知识。

嘉宾介绍

潘柏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擅长领域:上唇人中短缩手术、口角上提手术、M唇成形手术等新兴唇部整形项目,鼻部整形美容,易性症综合(团队)治疗等。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人中缩短术会留疤吧?

    answer

    潘柏林: 做外切口是会留疤的,但能够控制疤痕不太明显。一般来说在日常的社交距离内基本看不清楚,但如果距离特别近或是很亲密的距离,有可能看到。但综合评估它的利弊,性价比是很高的,人中缩短以后,人的气质、精神面貌、年龄感都会有很大提升。相对效果来说,有一些痕迹上的瑕疵,是能够被大多数求美者接受的。
  • Question

    做唇部填充会很痛吗?

    answer

    潘柏林: 唇部比其他地方更敏感一些,所以会感到痛。但可以通过麻醉的方式减轻疼痛,比如表面麻醉,打玻尿酸前做一个唇部的麻药,敷40分钟以后再进针,疼痛感会降低。但敷完麻药以后,嘴唇相对来说会有些肿胀,可能影响对注射量的判断。也可以选择在神经组织打麻醉,会把整个唇周区域麻醉,注射的时候便不会感到疼。
  • Question

    唇部手术有风险吗?

    answer

    潘柏林: 最主要的风险在于形态是否是求美者所满意的,另外就是嘴唇两侧是否对称。因为嘴唇不像骨骼手术一样可以精密的设计。嘴唇很软,有时候即使提前设计的很好,但它切下来后的形态可能跟我们预期并不是非常吻合,并且会有一定程度的反弹。所以到最后,虽然形态能够做出来,但是不一定会精确地符合求美者的要求。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333期:听专家讲解唇部整形,看嘴唇上的艺术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唇部整形手术越来越受到很多爱美人士的喜爱和追求,那现在流行的M唇、嘟嘟唇、微笑唇等。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的邀请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的副主任医师潘柏林教授来给大家讲解关于唇部整形的一些相关知识。潘主任,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名医堂》节目。

潘柏林:主持人,您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潘主任,我们都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鼻子又代表了一个人的气质,这个唇部它是有一些什么样重要的作用呢?

潘柏林:其实主持人你问这个问题很好,可能现在大家求美者可能关注比如说眼睛、鼻子轮廓比较多。会想,嘴唇会有这么重要吗?但实际上这几年从我们的数据发现,我们关注到嘴唇整形和美容这方面,求美者是越来越多的。嘴唇重要不重要,其实我们可以用几个词来形容,来概括一下。眼睛、鼻子、嘴唇。眼睛、鼻子、嘴唇都是脸上的一个……

主持人:非常重要的三个器官。

潘柏林:一个美学单位,一个美学器官。那么这三个美学器官都是各司其职的,如果我们说眼睛是我们的情感之窗,那么鼻子可以说是气质之梁,那么嘴唇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比喻为情欲之门。听这个好像什么意思呢?但是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在脸上,嘴唇是唯一一个能够把性感去表露出来的一个器官。

主持人:原来是一个性感的器官。那我要想一想,就是什么样的嘴唇是您觉得很性感的,然后很美丽的嘴唇呢?

潘柏林:这个其实不同的种族和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年龄段,还有不同的诠释。一般来说像我们面对的一些求美者,多数还是我们的东方人,东方人他一般来说对唇部的美学还是带有东方人的特征,东方人喜欢比较有曲线,精致这种偏可爱,比较温和一点的一种嘴唇。所以也是基于这样的审美,我们这几年也是开发的这一块的,为了表达出这种东方精致的美的这种嘴唇的项目也是比较多,比较受欢迎。

主持人:那潘主任,像我们刚才提到M唇、微笑唇、花瓣唇、嘟嘟唇是不是都是现在根据求美者现在的一些对求美的一些追求,然后起到的一些名字呢?

潘柏林:其实你刚刚提到那些名字,其实都是求美者他们口口相传的,起一个比较形象的名字。

主持人:不是大夫起的是不是?

潘柏林:我们大夫肯定不会起这样的名字。打个比方说,你说微笑唇,什么叫微笑唇呢?看起来这个嘴唇是往上扬的,其实学术名称叫口角上扬,怎么做到这个口角上扬,一般来说就针对那些口角下垂的求美者。所以我们做的手术叫口角上提手术,求美者一般也不会说的这么生硬,这么死板的词,微笑唇手术,这样表达。打个比方说,嘟嘟唇,嘟嘟唇的意思就说这个嘴唇很丰满。

主持人:嘟嘟的感觉。

潘柏林:在丰满的基础上还具备一些比较特殊的一些美学结构,具备一定的曲线,这样的话看起来有时候像一个花一样,花瓣一样,所以有些时候他们也叫花瓣唇。

主持人:在您心里,你觉得哪个女明星的嘴唇是最符合东方人审美的嘴唇?

潘柏林:其实我们医生看器官,有时候像看零部件一样。比如说是整体很好看的,我们再仔细看这个嘴唇,嘴唇本身又分了好多部分,有口角,有人中,有红唇。打个比方说红唇,哪些女明星长的好看可以举几个例子,比如说汤唯,汤唯的下嘴唇,就像刚才提到的。

主持人:您说的嘴唇,其实整形它分成四个部分是吧?

潘柏林:我们把唇部整形分成几个美学单位。

主持人:四个美学单位。

潘柏林:包括人中部位。

主持人:人中部位就是嘴的这个部位。

潘柏林:鼻孔以下然后上唇的唇线以上,这叫人中部位。

主持人:您可以这样举一下,这个部位。

潘柏林:忽略我的胡子。

主持人:也很美丽。

潘柏林:还有口角,口角一般来说就这个……

主持人:这个嘴角。

潘柏林:还有就是红唇。

主持人:就是唇身本身的这个,那是三个部分了。

潘柏林:红唇又分上唇和下唇。

主持人:分成上唇和下唇。

潘柏林:其实应该是五个部位,还有一个下巴,下巴也属于唇部和口周整体的一个美学单位。

主持人:所以您说的女明星的美丽,您得是按零部件来分,按每个单位来分的是不是?

潘柏林:对,打个比方说汤唯的下唇,她具备很明显的两个侧唇珠结构,一个中央沟结构,这个是比较受欢迎的,现在东方的嘴唇的一种形态。打个比方说,范冰冰的口角还是挺好看的,嘴角是一个比较上扬的嘴角,而且她嘴角的上下唇的部位很薄,像一条线一样,这样是很多求美者很追捧的一种嘴角的形态。

主持人:还有这个是美唇的这个部分,那您刚才说的是人中的这个部分也有长的好看和不好看的区分吗?

潘柏林:对。人中的话,现在求美者关注的比较多,一开始可能在此之前,大家可能很少听说过这部位的一个整形手术。

主持人:我都从来没听说过,做了医疗节目这么多年都没有听说过。

潘柏林:但是现在人中这块是挺受求美者关注的,关注什么呢?首先第一个关注人中的长度,一般来说人中长,大部分人觉得人中长会显得不好看,为什么人中长显得不好看呢?其实我们古语有句话,人中长寿命长,所以这个地方不要动,切短了,是不是寿命就短了。

主持人:对。

潘柏林:其实说这句话有道理,人中长寿命长是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道理是反了,反过来了。是因为我们寿命长了以后人中才长,很通俗的说法,为什么这样呢?因为随着人岁数增长,皮肤衰老,这个地方是越来越长,越来越松。所以就显得人中就很长了,这样一下来,其实换而言之,这个地方又显得比较衰老,如果人中长的话,就显得这个位置就比较有这种衰老感,有那种年龄感。所以人们发现原来人中长显得人比较严肃,比较老气,所以在短的,像年轻人短的人中就显得很可爱,很年轻,很有朝气。所以现在人发现,我们把这个人中很长的地方给切短了,所以现在就有了人中缩短手术。很多求美者现在关注到医美手术。其实这个手术也很有历史的,在国外上个世纪80年代就有人在做,当然那个时候也是属于唇部的一种年轻化的手术,当然发展到现在,尤其是近几年日韩很多风,很多流行的风气影响到我们国内这种手术也逐渐逐渐的开始盛行。

主持人:您这儿有没有您做过的人中缩短的术后的效果的前后对比图,有没有?

潘柏林:可以的,大家可以看这个案例。你看这个人中,你看我们可以看到术前它的长度是18毫米,我们量了以后。

主持人:这个求美者是多大年纪?

潘柏林:33岁。我们看左边是她的术前的照片,术前的照片我们可以看到人中长度是18毫米。

主持人:确实显得比较老。

潘柏林:看起来有点长了,偏长了。我们设计,我们先通过模拟来大致的估算,她应该是多少毫米以后,切掉多少毫米,剩多少毫米比较好看,比较可爱。我们到最后算出来数值是给她切掉6个毫米。18减6等于多少呢?

主持人:12啊。

潘柏林:算术不错。

主持人:切掉这么多。

潘柏林:实际上最终可能还不是12,她还会再反弹上一到两个毫米甚至三个毫米都有可能。到最后,正因为这样,一般来说我们设计的时候会矫枉过正一些,多切一些,最终会切比较合适的一个长度,看术后显得温和一些,可爱一些,年轻化一些。

主持人:这个效果是很明显的,但是我有几个问题问您,这个嘴唇,您一下缩短了三分之一,人中这个部位缩短三分之一,它会不会盖不住牙呢?

潘柏林:对,一个很好的问题,有些人担心你说我提上去了以后,是不是牙齿露出来了?牙齿露出来好不好?

主持人:不好看。

潘柏林:这个我们得因人而宜了,其实是有很多一部分的求美者是刻意的要求到最后把牙齿露出来。当然人家牙齿好看,很洁白很整齐,露出来是给她的美丽加分的,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也有人有这个诉求。

潘柏林:有人有专门有这样的诉求,一定要做完以后,牙齿一定要露出来。

主持人:那牙齿露出来,上面还有牙龈,但是牙龈露出来就不好看了。

潘柏林:对,牙龈露出来就不好看了。现在生活当中有很多人他笑的时候牙龈就露出来,可能跟很多有关系,可能跟骨骼有关系,也可能跟他上唇上面的肌肉力量太大有关系。这个露牙龈一般来说,我们笑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露牙龈,或露的牙龈不要超过一毫米的宽度。

主持人:对,所以您做手术的时候,会不会考虑这些问题呢?您只是在电脑上做这个模拟,说缩短了多少好看,但是它还有一些实际功能,它这个上面。

潘柏林:一般来说人中缩短,我们只是缩短静态,静态的长度。至于刚才如果说露龈笑一般来说还是动态的,动态跟肌肉的力量有更大的关系,而不止是说人中长度多少。一般来说我们通过人中缩短手术,缩短人中以后,他原来没有露龈笑的,一般也不会术后就变成露龈笑,一般不会这样的。

主持人:所以不存在我考虑的这样的问题,我考虑的问题您都已经考虑了。

潘柏林:很理所当然,但是这个问题是不会出现的。我们更多的考虑会不会有痕迹,毕竟我们做外切口,这个切口会不会有痕迹,也是很多求美者首先会考虑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那这个手术大概的一个原理,您能给大家讲一下吗?

潘柏林:大概原理,大家可以看一下这张图,就是我们把这个皮肤切掉,切掉同时我们还需要……

主持人:是在鼻子底下这个位置且掉?

潘柏林:鼻子底下,顺着鼻孔的一个海鸥线,那么一个线条做切口,然后切除一定的宽度,宽度就是刚才提到的,我们通过设计算出来的。然后切完了以后,我们除了把皮肤去掉以外,我们还需要把深层次的肌肉做一个悬吊,就像我们除皱一样,我们也会分不同的层次,所谓拉皮,我们也要分不同的层次往上拉,这个地方也一样,我们除了皮肤去掉,往上拉以外,我们还要把肌肉进行一个悬吊。这样才会加强他的效果,同时也减轻他的反弹和他斑痕的程度。

主持人:那这个手术的斑痕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那会不会留疤呢?会不会被看出来。

潘柏林:所谓留疤那是肯定的,做外切口肯定会留疤,一般来说我们能控制疤痕不是太明显,什么叫不是太明显?一般来说我们能够在日常的社交距离基本上是看不清楚,但你说离得特别近,很亲密的距离,能不能看到,那有可能能够看到。但综合的评估它的利和弊,它的性价比,其实还是相当高的,这个短了以后,一下,整个人的气质各方面,精神面貌,年龄感都会有很大提升,相对她的效果来说有一点点痕迹的瑕疵很大,还是能够被大多数的求美者接受。

主持人:看到您对比图,我就觉得这个手术的效果还真的是非常的明显。然后一下人就感觉年轻了很多。还有一个问题,人都说人中这个位置是非常关键,也非常危险的一个位置,如果动这一块位置的话,那在手术的安全性方面有没有保证呢?

潘柏林:对,有些求美者会求提类似的问题,说潘医生,我把人中缩短了以后,以后我昏迷了以后,掐人中以后还能醒过来吗?这个也很形象,实际上其实我们在探讨不同的一个层次的一个问题。掐人中可能会刺激这个地方,让她从中医的角度,人中穴。但我们从西医角度上我们去掉这个皮肤,做了肌肉悬吊以后是不影响这方面的。

主持人:跟那没关系是不是?

潘柏林:没关系的。

主持人:我们又多虑了。所以其实这个手术还是一个很成熟然后又很安全的一个手术。

潘柏林:对,风险就在于一个是痕迹,另外一个,当然也有个别人不太适合做,我们的工作还需要甄别出,在术前评估的时候,我们需要看清楚,这个人做完这个手术以后会不会好看。不是说所有人中长的人做完以后一定都好看,人中短了是短了,但是短了适合她或者好看,这个我们还需要术前做一个很完善的一个评估,模拟看一下她术后是不是确定是好看了再做。对于某一些人,她可能不太适合做这个手术,那我们需要劝退。

主持人:所以还要做这部分工作,是不是真的好看,然后要在手术之前就先确认下来。

潘柏林:对。其实有些时候,医生水平在于多少,并不是说你做一个手术做的多漂亮,更多的还是一个综合的,包括你术前的沟通,术前的评估,这个人风风火火来了,我一定要做这个手术,但是你看了以后,你觉得不太适合,做了充分的评估以后,你觉得做完以后可能会更不好看,你要充分的跟她解释清楚为什么会这样。这部分工作也挺重要的。

主持人:挺重要的。您刚才说那个求美者,她的人中的长度是18毫米对不对?

潘柏林:对。

主持人:大概是多长的一个长度可能就需要去做这样的一个缩短手术?我自己在家量一量,然后我是不是就过来咨询您就可以了?

潘柏林:您的人中长度挺合适的。

主持人:但老了可能就不一定了。

潘柏林:不同年龄段的标准不一样,所以我们以我们团队做过的研究,年轻族群的女性,比方20到40岁年轻族群的女性,一般来说,我们男性人中大概在14到16毫米左右,平均。女性大概在13到15左右,但是多长算长,这个其实目前也没有一个特别的标准。其实可能在每个人脸上不一样,有些人在这个脸上,她可能再短一点,再短一点都可以。但有些人在另外一个脸上可能再短就不行了。所以也是刚才我提到的,很多人需要术前先评估一下。

主持人:大概有个数,女性是13到15之间。

潘柏林:13到15左右。

主持人:我今天跟您聊了以后,我对人中的美丽,长度的美丽,觉得能影响到我们整个脸部的整个的美丽,它是一个美丽的单元。接着人中下面就是我们的嘴唇了,嘴唇的这个美学有几个单元因素呢?

潘柏林:嘴唇我们看上唇和下唇,大家可以看这个图,就在以前很多传统的整形项目当中,大家关注的也就是嘴唇太薄了,我们变厚一些,或者我们太厚了,我们变薄一点,所以的薄唇增厚,厚唇修薄这些传统项目。

主持人:还有纹唇说的也比较多。

潘柏林:我们整形医生动手术都是针对比如说厚度,针对这个形态。当然嘴唇的问题还有色泽的问题,色泽的问题比如说唇色太暗了,或者是太浅了等等,我们可以通过纹唇来改善,而不仅是唇色。大家看我们这个图,上面这个红白唇之间有一个交界,我们很形象的叫它丘比特宫,这条唇我们叫红白唇交界或者是唇红圆,这条线如果它的线条并不是特别好,比如两边不太对称,或者说唇峰起伏不太明显,不够明显等等,这些情况其实也是可以通过纹唇来改善的。我们把唇线纹得更加整齐一些或者说更加明显一些,唇峰高低不一样做一个调整,或者唇峰离得太近了,我们稍微往外画纹一点,这些都是可以通过纹唇来改善的,但纹唇现在一般来说都是那种所谓的半永久,一般维持三五年左右,他们慢慢慢慢唇色慢慢色度就淡了,淡了以后,我们可以进行再补充。

主持人:那这是纹唇,您做的唇形的手术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原理和结构呢?

潘柏林:我们一般来说红唇手术有调整它的厚度,有调整它的形态,厚度一般来说比如说太厚了,我们就修薄,太薄了,我们一般可以说比如说注射,让它更加丰满,注射丰唇。除此以外,有些单纯的厚度调整已经满足不了很多的求美者对于美的追求,她还希望这个嘴唇具备一定的形态,有一定的线条,比较精致,符合东方美的这种感觉。那我们可能会给她做一些唇形。比如说一开始你说的上唇M唇,什么叫M唇,大家可以看这个图,上唇的中间有一个唇珠,很丰满的唇珠。然后唇珠两侧我们有一个往上弓的一个弧度,我们叫穹隆,穹隆外侧又有相对丰满的比较红唇的部位,我们目前把它叫做唇辅,唇辅以外我们再有一个口角。从这个口角到唇辅到穹隆到唇珠,我们是有一掉M形的一个曲线,这个就是所谓的上唇M唇,我们把这个结构做出来。 然后有下唇也有下唇的一些结构,比如下唇,很多求美者喜欢两侧有比较丰满的一个侧唇珠,中间有一道直的沟,这种唇形也是现在很多求美者比较喜欢的一种,符合东方美的一种唇形。

主持人:那这样的要求会通过,您刚才讲的注射,那注射的话是注射玻尿酸吗?还是注射什么来完成呢?

潘柏林:如果说这个本身的唇形基础是偏薄的,我们就用这种加法,我们就需要往里填东西。目前符合中国的求美者的这种喜好,大多数人比较受欢迎有两种,一种玻尿酸,一种是自身的脂肪。玻尿酸大家很了解了,我们相当于打针,把玻尿酸打进去以后,它就会变得丰满了,效果很立竿见影,而且满意度也相当高的。缺点就是它不是很持久,一般来说可能唇部吸收比较快一点,五六个月左右,差不多吸收就没了,需要反复的注射。有些人不想反复注射,用自体的脂肪其实也是可以的。从别的地方取她的脂肪以后填进去,填进去以后,因为自己的东西还是有一定存活的机率,存活下来以后,它相对来说就稳定了。但因为唇部这个地方,你是吸收率比较高的部位,而且不同的个体吸收也不一样,确实也有人填了以后,基本上没存活的,那可能脂肪填充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对她。那有个别的还是能存活下来,或者说填一次不太够,我们再填一次,这样的话,她就能够维持一个比较稳定的形态。

主持人:那这个唇部填充的话,因为我们知道之前做脂肪填充,填充泪沟这样的一些部位,唇部填充会有一些它什么样自身的特点?会不会更疼痛或者更敏感怎样的?

潘柏林:唇肯定是比其他地方要敏感一些,要疼痛。我们打玻尿酸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打出来我们都流眼泪了。但是可以通过一些,我们其实也可以通过一些麻醉的方式让他减轻疼痛,一般来说比如说有表面麻醉,打之前40分钟我们做一个嘴唇的麻药,敷上,放40分钟以后,再进针的时候,相对来说疼痛感会降低一些。但这也有不好的地方,敷完麻药以后,这个嘴唇相对来说可能会有些肿胀,这样的话,有一点点可能会影响注射量的一个判断。 除了敷麻药以外,我们也可以打麻醉,比如说我们打嘴唇,我们不会在嘴唇这里打麻醉,我们可以在这个位置,我们叫神经组织,打完这个组织以后,整个唇周这一块这个区域全都麻醉掉了,注射的时候一点都不疼。

主持人:所以其实这个唇部主要还是注射的一个方式来提升它的美丽度。

潘柏林:如果是偏薄的嘴唇,我们就以注射的方式。如果本身比较厚,我们就不要注射了,注射出来以后就更难看了,我们需要用手术的方式,用减法。

主持人:吸脂吗?抽脂吗?

潘柏林:不叫吸脂,我们是叫后唇修薄,切掉一部分,大家可以看这个案例,这个比较厚的。

主持人:这个人的嘴唇就比较厚。

潘柏林:而且厚,而且没有什么形态,像香肠一样比较平坦,那我们通过两侧修薄,这样把唇珠给显露出来,这个上唇具备刚才提到的M唇的这个形态。

主持人:这个手术是怎么样做的?怎么去做这个切除?

潘柏林:这个切除其实也比较简单,我们就是设计好了,比如像这个,我们设计好这个切除的范围以后,直接把这个黏膜,黏膜下层部分的肌肉直接切掉。

主持人:是从口腔里面去切吗?还是怎么样切?

潘柏林:是在这个边缘。

主持人:在嘴唇边缘去切。

潘柏林:不是这个边缘,大概在这个位置。我们切完了以后,没拆线之前可能是还能看到这个线,但拆完线以后,基本上这个痕迹还是比较隐蔽的。

主持人:因为它在里面。

潘柏林:在红唇部位。

主持人:那在中国做丰唇的会更多吧,然后做薄的那种更……

潘柏林:各占一半。我们按经验,我们觉得大概是各占一半左右,有人喜欢丰满的,也有人喜欢相对薄一点的。也有人就因为喜欢这个唇形所以来做这个手术。

主持人:如果从您刚才讲的这种香肠唇,做完了,消除,把它变薄了,它的形态这方面的轮廓的勾勒也是通过外科手术的方式来勾勒吗?

潘柏林:对,在修薄的同时我们就把这个形态做出来了,比如说他不是像香肠一条都很厚吗?我们希望他中间这个地方保持唇珠,两侧就不要厚,所以我们就把两侧这个地方给修薄了,但中间唇珠的这个部位,基本上我们就修得很少或者一点都不修,这样就自然出来这个形态。

主持人:我还是感觉很奇怪,不太清楚,这个手术,那手术在里面,比如说有的地方肉就会多留一点,有的地方会少留一点吗?

潘柏林:可以这么理解吧,我们是切了一个类似三角形的。比如说刚才我们提到的穹隆这个地方,是最往上弓的这个位置,我们肯定要切得最多,两边慢慢过渡过去就切得少一点,这样才出来这个形态。

主持人:OK。那做完了以后,它会肿很多天吗?毕竟你要动里面的。

潘柏林:唇其实跟眼睛一样,也是比较疏松的组织,也会肿一段时间,尤其头三天肿的会比较厉害,很多人形象比喻是,像《东邪西毒》里面梁朝伟那个嘴唇一样,类似那样的。确实很形象,三天以后就开始慢慢开始消肿了,一般来说,如果术后有很重要的社交场合,我们建议还是稳妥起见还是给两周的时间恢复,这样相对来说基本上消的会比较自然。

主持人:那这个手术的安全性怎么样?

潘柏林:这个还好,这个相对来说跟刚才提到的人中来比,红唇留疤痕的机率会更小,黏膜形成的增生性疤痕机率还是比较小。然后最主要的风险就是在于形态是不是她满意,另外一个就是两侧是不是很对称。因为嘴唇很软,我们不像切骨头一样,切骨头精密的设计,完了以后切掉了两毫米就是少了两毫米,嘴唇不一样,嘴唇很软,有时候就算我们设计的很好,但是它切下来,到最后,可能跟我们预期并不是非常的吻合。再加上它有一定程度的一个反弹,所以到最后,虽然那个形态能出来,但是是不是那么精确的符合求美者的要求,有些时候还不是那么,掌控还不是这么好。

主持人:明白,所以最大难度不是技术上的难度,是审美的标准,然后大家是不是能够达到统一的这样的一个难度。

潘柏林:这是一方面,另外整个手术最终的效果,可控的因素比较多。不过我们如果说她做完以后还是不够满意,我们有一点好处是嘴唇的可修复性比较强,不像其他有些手术做了一次以后,再做第二次,它的难度要增加很多,嘴唇相对来说还好。比如说它稍微有点不太对称,我们再修,也是比较简单的事情。

主持人:好,那大概了解,美唇的这一块我们也清楚了。刚才您还提到还有一个部位,就是嘴角的这个部位。那这个地方的上一点,下一点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呢?

潘柏林:这个大家都很关注的,其实。人都很希望自己的表情或相貌很阳光很喜庆。所以说如果一个人嘴角是下垂的话,总体她的审美肯定是不好的,给人的感觉肯定是不好的,觉得很丧或者很高冷,很不可亲近。所以口角上提这个手术现在可以说是有绝对审美的。一个上扬的口角肯定是比一个下垂的口角要受欢迎。

主持人:我觉得老笑着一点,它就自然而然的是扬着的了。

潘柏林:所谓相由心生,是的,如果平时就很阳光很高兴,那嘴可能显出来也会很看,但也有些人天生的嘴就是下垂的,这个也让她觉得很苦恼,平时我觉得我这个人亲和力挺强的,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很高冷。

主持人:很难接近。

潘柏林:下垂的嘴角可能会给她造成这种困扰,所以可以考虑用口角上提手术让嘴角扬上去,这样她的亲和力就会好很多。

主持人:那这个手术怎么做呢?

潘柏林:比如说刚才提到,这个原理是什么呢?很多人嘴角垂下去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地方皮肤是很多的,甚至有冗余的。所以我们首先需要把这个多的皮肤先去掉。比如这个地方,我们把这个多的去掉,去完了以后还不行,我们还需要加强上提的力量,我们还要把整个嘴角的组织往上吊,吊到上面去。这样才能维持住它一个上扬的一个效果。除此以外,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地方还有一块肌肉,我们这块肌肉叫做降口角肌,这个肌肉做什么用呢?就是把这个嘴角往下拉,生气、沮丧的时候,这个肌肉就发挥它的作用了。所以我们也要把这个肌肉给做一个离断,减轻它这个肌肉的力量,把这个嘴角往下拉的这个力量。最终这几种手段综合在一起,这个嘴角我们就扬上去了。

主持人:我感觉这还是一个挺复杂的手术,是不是?

潘柏林:对,不是一个很简单的手术。

主持人:相对于您刚才讲的唇部美唇还有人中的手术,是不是最复杂的一个手术?

潘柏林:是的,可以这么说的。

主持人:会不会留疤也是……

潘柏林:这个手术它有一个很大的风险就是斑痕,跟人中一样的,斑痕怎么处理呢?也是需要我们手术过程中要做一些适当的处理,才会尽量减轻她的痕迹风险。

主持人:比如说应该怎么样做呢?疤痕的这个处理。

潘柏林:手术当中我们需要很精细的去缝合了,术后也要配合,护理也很重要。

主持人:疤痕的消除。

潘柏林:包括她平时唇部活动不能太多,尽量克制一下,减少这种大笑或者张大嘴吃饭,说太多话这样。另外一个,这个切口护理也很重要,每天及时清洗,可以外用一些去疤痕的药,增生的一些膏药,另外也少晒太阳等等。不要物理的揉搓等,这些都是术后的一个护理。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比如说我做完了这个手术,嘴角上扬的这个手术,手术时间能保持多久?会不会过一阵子时间它又会下垂呢?

潘柏林:这个跟除皱的也有一定的相通,做完以后,皮肤还是会越来越松,但最主要还是看年龄段,一般来说,比如说我们20、30岁年龄段还是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当然还有一个早期反弹的一个过程,有些人刚做完的时候,刚做完的时候好夸张啊,就像小丑一样扬上去,就像扑克牌里面这样扬上去的,很假,甚至不笑的时候也像笑。实际上他恢复好了以后,经过两三个星期或者说更长时间恢复好了以后,他还存在一定程度的反弹回落,这样就会到一个比较自然的程度。我们不希望做完以后真的是像之前有一个采访,那个女嘉宾一样,不笑的时候也像笑,我们不希望这样子。我还希望她只是说她的亲和力看起来好一些,嘴角扬上去以后,看起来这个人亲和力好接近一些,温和一些,这样就可以了,而不需要真的什么时候都看起来像笑一样,我们不需要这样子。

主持人:也要是刚刚好,也要达成和谐统一。

潘柏林:对,是的。

主持人:其实刚才您讲了很多,我们对整个唇部的这几个美学单位大概都有了解了,我忽然就想到了一个手术叫唇腭裂手术,那这个唇腭裂手术,您做不做这个方面的美学修复呢?

潘柏林:这个也是我们的业务范围,但唇腭裂一般来说是以一序列的一个治疗,唇腭裂也分唇裂和腭裂,然后唇裂当中也有分单侧、双侧,完全、不全。这个唇裂的治疗过程不可能是一次治疗就完成,它是一个序列治疗。比如说就说唇裂来说,唇裂大家都知道,一侧的嘴唇裂开了,是一个先天性的一种畸形,一般来说我们在生后之后的几个月之内,我们需要先做第一期的修复,就把这个裂口先关闭掉,这样维持她一个正常的吮吸功能,吞咽功能等等。但是我们做完这一次手术是不是完全解决问题呢?不是的。所以他长大以后,我们发现畸形还会再发生,虽然他已经不裂了,但是还会遗留很多的问题,比如说这个鼻孔是塌陷的,比如说他做手术的那个地方的疤痕还存在的,另外白唇可能会长一点或者短一点,跟间侧是不一样的。另外刚才提到的丘比特弓这个结构,可能他在这一侧他是没有这个结构的,没有这个唇峰的结构。另外这一侧,患侧的红唇也是增厚或者缺如等等,都跟间侧是不一样的。这些方方面面其实都需要他在成年以后,我们进行第二次的修复。怎么修复呢?其实是可以综合刚才我们提到的各种技术来把唇线也好,人中长度也好,疤痕也好,或红唇的形态也好,做一个很综合的一个修复,让他更加接近一个正常人。

主持人:所以您做的更多的工作是在这个手术,第一期手术完成以后,然后做的这些美学的修复,是您更擅长的。

潘柏林:我们接唇裂二期畸形的患者还是挺多的。

主持人:那这个时间的修复的话,主要还是在孩子期,还是在儿童期呢?还是说成人以后去做这个修复?

潘柏林:如果说彻底稳定了,一般来说还是建议成年以后,我们做这个二期修复。当然他在成长过程中,青春期,比如上小学,上中学,上高中的时候,他会不会因为这个特别苦恼而影响他的心理发育,影响他的社交。如果这个畸形确实已经很严重的影响他的心理发育,我们适当提前一些也是可以的。但适当提前一些,因为他还没有完全发育完全,他再发育的话,他可能还会再有一些改变。当然这个改变可能就小一些,我们也可以等这些改变都稳定以后,成年以后再做一次,如果他觉得这个是比较影响的话,我们可以在成年以后再做一次是可以的。

主持人:明白,不管是我们讲的唇部的美容的手术还是唇腭裂的手术,除了专家给我们去做这个手术以外,这个求美者或者这个患者,他自己的自身的维护对于这个手术的一个效果会不会也有很重要的作用呢?

潘柏林: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术后我们都会指导,我们给客户,给受术者一些很严密的一些指导,告诉他术后注意一些什么,怎么去护理这个伤口,饮食上怎么样,等等等等。每个人会给他发一张卡,告诉他每天都要做什么,这样来保证维持他的效果。

主持人:术后的效果。现在关于唇部整形美容,我觉得在市场上也会有很多鱼龙混珠的一个情况,也会有一些负面的一些报道。我不知道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如何能够更好的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或更正规这样的一个求美的机构呢?

潘柏林:是的,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唇部整形它不像眼、鼻整形现在发展的那么成熟。唇部整形现在还是一个相对来说逐渐繁荣起步和逐渐繁荣的一个时期。其实真正从事这个唇部美容的医生并不是特别多,但是由于现在市场和越来越人的需求和一些市场的宣传等等。

主持人:受一些电视剧的影响,大家越来越关注。

潘柏林:越来越多人想做这个,但实际上可能医疗机构,很多医疗机构以前没接过这个业务,既然有客户来,他可能也会考虑一下开展这个业务,但是这个业务,虽然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就是在当积累了很多经验的时候,你发现原来这个问题可以通过这样的技术来解决,那个问题通过那个技术来解决。但是当你还没有很丰富的经验的时候,你发现怎么碰到很多很多问题,而且感觉好像很多地方都埋有地雷一样。

主持人:都是坑。

潘柏林:对。所以经历过了这些过程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个情况是可以这么解决的,这样至少减轻他术后不满意这种机率。所以怎么说呢?还是像节目之前说的那句话,我们选择医疗机构,选择医生还是最好选择经验丰富的,或者说安全系数相对高一些的地方。

主持人:那我们北医三院的整形美容这个手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展的?

潘柏林:我们这个团队大概从12年就开始开展唇部整形了。

主持人:有8年的时间。

潘柏林:有8年的时间了,对。那个时候,很多时候也是参考了很多,比如说周边的一些国家,日本和韩国,它们一些相关的信息,然后结合我们自己的一些经验,一些手术是我们在参考文献和其他国外的一些资料以后,我们再结合我们自己的一些经验积累起来的,来开发起来一些唇部美容的项目。

主持人:那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求美者也并不是特别的接受,然后我们在这个经验的积累上,会去跟日韩去做一些学习吗?或者是怎么样的一个交流?

潘柏林:我们会有一个交流。其实现在很多时候,求美者也是我们的老师,他会给予我们很多一些信息,甚至他们会自己主动要求,我需要怎么做。当然我们也衡量一下,觉得他这个确实是挺理性的一个想法,做完以后更好看,那我们也会愿意支持他去这么做。

主持人:但也有的会拿到女明星的照片来找您说,我要弄成舒淇这个嘴,您会不会给她做?

潘柏林:舒淇的嘴是很受议论,舒淇的嘴很性感,但她不是那种很符合我们所谓的东方传统美的那种概念,她是比较厚,比较张扬这种唇部,但是给人感觉很性感。求美者如果说拿明星的照片来看适不适合,当然我们也先看一下本身的基础是不是相近,如果相接近的话,我们是有机会能做到类似的效果的。但如果说本身基础差的很远,那可能我们还需要理性的去解释。

主持人:理性的去解释,好的。那好,那潘主任,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节目访谈也马上进行到最后了,最后也希望您给我们这次的节目再做一个总结,对于我们唇部的求美者,再给他们一些意见和建议。

潘柏林:唇部整形现在还是求美者越来越关注的一个项目,他其实在合适的适应症,在挑到合适的适应症的情况下,总体的效果,有些时候可能还是挺惊艳的,让你觉得原来可以变成这个样子,满意度还是相当高的。当然我们也好掌握好这个适应症,适应人群适不适合做,这个可能需要,一个是选择比较权威,比较合适,比较权威,比较胜任的一些医疗机构和医生,然后给他做充分的沟通,把你的想法跟医生做足够的沟通,然后了解清楚,你可能达到的效果和可能的风险,并发症等等。在充分的了解以后,我们再选择做这个手术。

主持人:再次感谢潘柏林主任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潘柏林:再见。

微信扫一扫